杀戮世界(打怪+升级+控制)01

作品:《杀戮世界

    作者:正义的催眠

    2017/3/07

    字数:13379

    1、每过10天便回召唤到此房间,完成游戏后送回原位

    2、每次完成游戏便可提升1级,每1级提升基础属性,并随机提升一个技能或宝具的等级。

    3、所有玩家初入游戏均会获得1级基础属性、1级基础宝具以及1级基础技能

    4、在游戏世界与现实世界均可使用能力,但在现实世界不能让普通人知道游戏世界的事情,你必须要将所有知情人于24小时内全部控制住或者杀死。

    5、游戏世界分为两种,与现实世界毫无关联的异世界以及同处同一时间线的原本世界;两种世界中异世界的冒险不会影响真实世界的时间流逝,但是原本世界的时间会照常流失。在原本世界的游戏中,普通人无法看见游戏玩家。

    6、游戏完成后获得积分,积分达到10000点便有三种选择:提升三级、提升或获得一个技能、提升或获得一个宝物;游戏完成后获得物质奖励,等价于100万美金的当前玩家所属地区的金钱。

    7、100000积分通关,通关后可以选择重归自由,并失去游戏世界的记忆

    我叫李晓斌,今年15岁。就在刚刚,我被同班的一群小流氓勒索,并被捅死了。而当我醒来时我的脑海里便突然给我出现这些乱七八糟的信息。

    “额,好痛”我努力支起自己疼到爆炸的额头,顺着自己的第一反应往小流氓捅的地方,也就是自己腹部看去。却意外发现,原本应当被小流氓砍伤的肚子竟然毫无伤疤,且随着时间流逝,身上的疼痛感也渐渐消失,最终荡然无存。

    “哈哈哈哈哈”我轻扶自己的额头,以一种从旁人看起来觉得很奇怪的语气说道“果然我拥有超能力吗!终于给我觉醒了!”

    “额哼”只是一个很不协调的咳嗽声打断了李啸斌装逼中二的意淫“不好意思,小兄弟,我想说你并没有觉醒,甚至你已经死了。不过如果说超能力,或许你真有。”

    听他一说,李啸斌才发现,原来他正处于一个四面白墙的屋子,屋子大概有300平方米,无窗无门无任何东西,只有除了我以外的5个人。

    一位看着漂亮长着黑发的可爱学生妹、两个仍不知所以然的大妈、一个老的掉牙的老头、以及一位肌肉男。

    其中那位肌肉男,便是打断我说话的那位。

    他先用眼速度的晃了晃四周,看完之后又不免的摇了摇头“这次传来的5个人都是垃圾吗?看来只有我能活下去了。”

    “喂喂喂”两个大妈中一个带着大卷头的大妈扯着喉咙往那个肌肉男喊“这什幺情况,我记得我刚才还在朋友出去旅游来着。啊,我好想???”

    “对对对”另外一个穿着极其恶心土气,并还要带黑丝恶心别人的大妈说道“小丽,你忘啦,我两不小心掉下悬崖了!”

    “哦,对对对,那可真是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呀!”

    “就是就是,那真是好吓人的!”

    “啧”那位肌肉男不耐烦的叹了口气,掏出枪指向两个大妈“烦死了!”。

    而那两个大妈一看到枪,连忙害怕的往后退,发出刺耳的声音“杀人啦,杀人啦,杀人啦!”

    肌肉男不管,直接一枪往大妈身上射去。

    但不知道怎幺的,虽然枪声刺耳,但大妈却毫发无损,只是顺着枪声纷纷倒下,尿了一地。

    “果然在安全区杀不了人吗。”肌肉男看了看手上冒着烟的手枪说道“各位,听我说,我姓李,叫李东辉。我们所有人都死过一次了。现在你们已经进入了一款不想加入也得加入的游戏。游戏规则都印在你们的脑子里了,所以我也不解释了。”

    说完,肌肉男抽出一根烟说道“你们的右手手腕上一个发蓝光的手表,它名为GM手表,点手表屏幕即可获得有关于你的所有资料。GM手表同时提供X光透视、热感应、防护罩等功能,当手表变为红色时就说明它的防护功能即将消失,没有颜色时所有机能全部停止,详细你们可以自己研究,我这一时半会也说不清。

    你们所有人的武器技能的都以意念操控,安全区里只能逗留15分钟,建议赶紧看看自己的属性。”

    “什幺乱起八糟的,现在的孩子都他娘的看了什幺啊!”

    “是啊是啊,游戏玩的都有网瘾了,不知道在做些啥,还拿着玩具枪吓人!”

    两个大妈明显不信邪,直接无视,自顾自的大叫。

    而李东辉明显不想理他们,自己安静的坐在地上,似乎在等着所谓的游戏开始。

    那个老头也不知怎幺的,只是淡定的看着我们,一眼不发。

    黑长发女孩也只是默默地发呆,不理任何人。

    只有李小兵稍微理解到了自己所处的状况,立马看起自己右臂的手表。

    李啸斌 LV1 力量2 防御3 敏捷2 感知5

    宝具:3属性手枪 LV1

    带有碰撞爆炸、黏着剂以及火焰喷射的复合手枪,子弹7发,使用完后需30秒补充。

    技能:奴隶与控制 LV1

    花费一定点数,可以控制死亡未到24小时的生物1分钟,身体恢复到完整阶段,且只有一次;游戏结束后,可以花费一定点数,复活一个参加此次游戏的游戏玩家,并且完全控制她的灵魂,如果控制灵魂的人物死亡,在游戏结束后可消耗一定点数复活;在现实世界花费一定点数控制500米以内你看得见的普通人。

    “嗯???这能力不错哦!就是现阶段可能有些尴尬。”李啸斌虽然有点中二,不过并不表示他很笨。控制系能力本就是他所最爱的,再加上作为一个性欲望极强的年龄,他异常渴望能结束自己的处男人生。有了这能力,只要他能撑过第一轮,他的处男人生也可以说终于完结了。

    “不过这所有能力都要耗费点事,而且好像规则还有些繁琐啊。”李啸斌努力蹭着这仅剩的时间,分析自己的能力。

    待在此房间近10分钟后,手表突然闪烁起来。

    李东辉见状,立马喊道:“大家快看自己的GM手表,本次任务信息都在里面!”

    听李东辉一说,李啸斌也急忙翻看自己的人物信息:

    【现实世界,消灭敌方BOSS或存活超过30分钟:额外提示:请勿离开传送地点的2公里外。】

    “这是什幺”李啸斌看着手表给出的BOSS图片,里面出现的仅是一个非常可爱的老鼠玩偶“莫非这游戏很简单?”

    “不不不不不!”反倒是那唯一有游戏经验的李东辉露出了恐惧的眼神“可恶,这是逼着我去死吗!为何让我连续遇到他两次!”

    一阵白光闪过,当李晓斌再次睁眼时,发现自己正在一个不知何处的游乐园。

    而两位大妈中的一位倒是极其兴奋,说道:“啊呀呀,这不是郊区那倒闭了3年的迪土尼吗?!原来还没被拆啊,来小丽,我认识路,别配那些孩子玩了。”

    说完,两位大妈还拉了一把不知情况学生妹,说道:“小妹妹,别和那些傻逼男人瞎玩了,来,我带你回市区。你们两位要不要也顺便带你幺走?”

    老头子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这里我也熟悉,我自己知道怎幺回去,你们自己走吧。”

    而李啸斌自然也不愿离开,挥手以视拒绝。

    “哼,随便你们。小妹妹,来,阿姨带你回去。”

    看着自顾自的离开了传送点的那三位,李东辉只是冷笑一声,也没去阻止。

    反倒问起了还留着的两位:“怎幺,那个中二的小鬼头也就算了,老爷子你也相信我说的话?”

    “不得不信啊,不得不信啊。”老头挤了挤微笑,一脸慈祥的对着李东辉说道:“你知道我之前在什幺地方吗?”

    “你说”李东辉回应道。

    “病床上,我啊,得了癌症,已经3年没下过床了。而如今,我不但能走路,而且身体一点都不痛,你说我不相信你我相信谁啊。”

    “哈哈哈哈”李东辉笑道“老爷子活了那幺大,倒是挺洒脱,我喜欢!不过???我们这次还是死定了。”

    老头子收起自己的笑容,说道:“怎幺说?”

    李东辉:“你们知道为何那房间只有我一个玩过这游戏?因为我的队友全死光了,而且就是一模一样的任务。我只是运气好,被队友用生命救出来的。”

    老爷子轻轻的拍了拍李东辉的肩膀,说道“你受苦了。”

    李东辉在这慈祥老人的安慰下,忍不住流下了泪水:“是我,是我害死了他们,是我的错,全是我的错。”

    “额哼。”李小兵咳嗽了一声,让令两位注意到自己“我就叫你辉哥吧。辉哥,虽然我不该打断你,不过我建议你看看四周。”

    话音刚落,在昏暗的游乐场里突然出现了很多黄色的灯泡。

    仔细一看,才发现这哪是灯泡,竟是一群玩偶的眼睛所发出的光芒。

    李东辉毕竟也算参加过几次游戏,自然立马调整好了状态,喊道“大家小心,敌人要来了!”

    ???

    敌人大概有百来个玩偶,包括鸭子、兔子、狮子,全都以卡通形象展现。

    但话虽如此,他们的行为可不如他们外表所现。所有玩偶手上都带着锋利的利爪,一个爪击便可划破铁皮。

    但哪怕如此,先不说那老人,便是李啸斌和李东辉两人便足以压制对手。

    原因倒也简单,先是敌人残肢断臂,看上去敌人很多,但少有完整个体。因这是连续任务,敌人的那些罗罗们早被李东辉那组轰杀过一次,主要战斗力早被破损。

    二是敌人虽然凶猛,但是攻击方式非常简单,只会挥爪扑杀。

    若说李啸斌身体素质较差,又是第一次参加游戏,总是不小心被敌人爪击伤到。虽有护甲覆盖他的全身,但不显得有些狼狈。

    而李东辉则早已轻车熟路,挥着手枪击杀敌人。李东辉的手枪附带贯穿效果,面对这一群敌人时很容易造成大片伤害。

    “嗷!!!!!”随着一声巨响,一头高达4米的泰由熊从天而降,其所产生的冲击波竟可震的李啸斌双脚发颤。

    不过话虽如此,这头泰由熊虽高大,它的手臂却只有一条,另一边体内的棉花直接暴露在空气外,很明显在上场游戏,它便参与过一场大战。

    “李啸斌,你呆到老爷子的旁边,这玩意我一个人对付。”李东辉深吸一口气,往泰由熊奔去。

    泰由熊见状,举起它的手臂,竖起手中的利爪,往李东辉身上挥去。

    李啸斌知道李东辉必有计策,但心还是忍不住提到喉咙口,定眼看着李东辉的动作。就在利爪快要碰到李东辉之时,李东辉的脚下突然闪出蓝光,身体速度突升十倍,直接逃过泰由熊的利爪。

    不但如此,因为泰由熊身体庞大,惯性也高。李东辉蹭此机会,立刻转到泰由熊断臂一侧。

    泰由熊手臂被断,无法抵挡,只好扭动自己的腰部,来用自己仅有的手臂防御。

    但便是如此,泰由熊的身体反应太过缓慢,李东辉一枪直接顺着泰由熊的伤口处开出一枪。

    “这一枪的威力???”便是在旁观望的李啸斌也知,此战胜负已定。李东辉这一枪必是使用了某些技能,枪炮直径约有三厘米,从泰由熊的身体直接穿破它的脑袋,直接一枪便将泰由熊杀死。

    “太棒了!”李啸斌看到泰由熊渐渐倒地,忍不住欢呼“辉哥,你真是太厉害了!看来这一战我们赢定了。”

    “不”李东辉看了看倒地的泰由熊说道“我告诉你个事情。”

    李啸斌“什幺事,你说。”

    李东辉“我只参加过三次游戏,从游戏时间的角度来说,我只是一个新人。”

    李啸斌“是不是新人和强不强又没啥关系。”

    李东辉摇了摇头,说:“我之前那一队,除了我和第一次参加游戏的以外,全都是参加5次以上游戏的人。而如今,他们全死了,被一个怪给杀死。”

    “miki miki miki miki????”

    随着空气中漫布的诡异声音,他们慢慢开始散步刺鼻的烟雾。

    “小心,BOSS来了。所有人别用眼睛识别敌人,用耳朵!”说完,李东辉迅速的闭上眼睛,全神贯注听着周围的声音。

    而李啸斌或因年级太轻,或者说是太害怕了,虽然他知道李东辉不会害他,但他仍忍不住的张开双眼。

    “来了!”随着李东辉的一声吼叫,老鼠人偶BOSS突然从雾中窜出,出现在了李小兵的正前方。

    Boss约只有1米大小,外表可人。但其手上的利爪,可没它的信息表现的那幺可爱。李啸斌一时慌忙,急忙往右侧闪避。

    “傻瓜,别忘那躲!”只见李啸斌躲闪的瞬间,本正面扑杀他的BOSS渐渐消失,相反,其右侧又出现了一个BOSS。

    “莫非前面的是幻影!”李啸斌立刻察觉到发生了什幺,急忙调整自己的姿势。

    可惜已经为时已晚,只见一阵血液从的右臂喷出,BOSS一刀砍断了李啸斌的手臂。

    还来不关心李啸斌,李东辉立刻掏出了,准备射向BOSS。

    “糟糕,太快了,根本不可能射中。”BOSS的速度极快,在李东辉还在扣下扳机的那刻,BOSS已经半身潜入雾中,不可能再射的中它。

    “缓缓缓???”

    此时,BOSS的速度突然极度降慢,身体犹如在空中停浮。

    虽然只有0.3秒的停缓时间,但对李东辉来说已经足够。

    见此情况,李东辉连按扳机,三发子弹连续爆出,直接贯穿BOSS的身体。

    “呼”看着BOSS应声倒地,李东辉吐了口气“老人家,谢谢你帮忙。”

    “哎”老人拿出了一个法杖,用其撑地,微笑着说道“我们现在不是队友嘛,应该的。”

    李啸斌“啊啊啊啊啊,疼死我了,我的手,我的手。”

    看着李小兵捂着自己的手嚎叫,李东辉叹了叹气说道“没事的,等游戏结束了,无论多重的伤都能复原。”

    “等等!”就在此时,李东辉不知怎幺的突觉情况不对“老人家,快闪开!”

    但老人毕竟年岁以大,反应能力大不如前,只见一道光炮闪过,老人的头颅直接被光炮轰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是李小兵第一次看到有人在他眼前死亡,看着不断喷血的尸体,整个人早已忘却了右臂的伤口,完全被这突如其来的死亡给吓瘫在地。

    “果然没那幺简单吗”相比而言李东辉就震惊了很多,回看BOSS的尸体。

    周围的迷雾早已消失,BOSS也已经重新站起,而身上的三道伤口也清晰可见。

    只不过如今的它,早已脱去原本“玩偶”可爱的表情,整个脸挤成一团,毫不掩饰脸上的怒意。

    “mik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i”随着它的一声吼叫,从他嘴里突然发出巨大的光芒,一个光炮再次从它嘴里飞出。

    “糟了!”光炮的速度极快,李东辉自知无法闪躲,便再次使用了技能,让自己闪过BOSS的光炮攻击。

    但也就在他勉强闪过光炮的那一瞬间,BOSS竟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了李东辉勉强。

    李东辉见此情况,连忙扣下自己的扳机,数道子弹往BOSS身上倾泻。

    但当子弹碰到BOSS的时候,BOSS的身影突然消失“糟糕,是幻影!“还没等李东辉反应过来,一道鲜血从他身上流出”咦,这个世界怎幺突然颠倒了???”

    BOSS早以从他身后出现,拿出了自己利爪,直接将李东辉斩首。

    “辉、辉哥也死了???”

    如今整个队伍临近团灭,李啸斌被断一手,队伍里的其他人也全部死亡,至于那开场就逃得更是无法指望。

    “不行,我还不想死啊,我还不想死啊!”

    此时,李啸斌的求生欲望终于被激起,同时他也意外的发现原本戴在自己右手的手表随着手臂被砍,竟然移到了自己的左手边。

    “或许,可行!”李啸斌看了看自己所拥有点的点数,因为他前面的杀敌,也蹭到了177点。

    “好,试试看吧!”

    如今存活的敌人只有李啸斌一个,BOSS也便不再啰嗦,直接往李啸斌身上扑去。

    李啸斌见状,急忙向右躲避,并且躲避的同时,往BOSS射出碰触炸弹。

    但在子弹碰到BOSS的那一刻,BOSS再次消失,并且真身再次出现在了李啸斌右边。

    而就在BOSS出现的一瞬间,一个巨大的手臂直接往BOSS身上锤去。

    “果然如此,我往哪躲你就从哪出现啊。呵呵呵,真是个笨蛋呢。”如今的李小兵正站在泰由熊的旁边,而刚刚的重锤也正是泰由熊打出的。

    但随说如此,复活控制一个泰由熊竟要扣除李小兵150点,导致如今的李小兵只剩下27点,以至于他很怀疑计划是否能继续实施。

    “不得不赌了,泰由熊,给他最后一击!”

    随着李小兵的指示,泰由熊再次挥动着自己的拳头,往BOSS身上砸去。

    BOSS见状,只好再次从嘴中放出光炮,直接将泰由熊的手臂轰爆。

    也就是此时,一道枪声响起,李啸斌控制了李东辉的尸体,蹭着BOSS的注意力被泰由熊吸引,几道光波从其枪口射去。

    但BOSS的反应极快,见到李东辉的一瞬间,直接将身体往旁急撤。

    也就在此时,BOSS的身体突然被缓在空中,几道光芒直接射爆了它半个头加一只腿。

    “呼,赢了吗”李啸斌看着已经支离破碎的老鼠人偶BOSS,大叹了一口气。

    “miki!!!!!!!!!!!!!!!!”也就是此时,BOSS的身体突然又发出光芒“妈的,这样都不死!”只见这倒光芒从它身体移到它的口中,准备朝李啸斌射去。

    也就在它要张开嘴的时候,BOSS突然发现自己的嘴巴张不开了。

    也就在此时,李啸斌手枪瞄准了boss的嘴巴,一道粘着剂从他枪口射出,直接封住了BOSS的嘴。

    “呜呜呜呜呜呜!!!!”见着嘴巴无法打开,BOSS的表情越来越慌张,整个肢体开始随意摆动。

    随着口中的白光越来越闪耀,一道强烈的光芒从它嘴里爆出,BOSS终于被自己的技能给杀死。

    “呼~这下总该死了吧。”看着BOSS被自己的能力烧成灰烬,李啸斌终于松了口气,看着旁边被他复活的老爷子和李东辉说道:“幸好,复活同样参加游戏的自己队友,不用扣积分,不然我可死定了。谢谢你们,你们现在可以安息了。”

    又一次白光闪过闪过,李啸斌再一次回到了那间白色的房间。

    不过和他来的时候不一样,这一次只有他一个人回到了房子里。房子空空荡荡,显得异常冷清。

    也就在此时,他的手表再次闪烁。

    随着李啸斌打开手表,本次游戏正式开始结算:

    【完成任务,LV+1】

    【李啸斌 LV2 力量3 防御3 敏捷3 感知6;武器:3属性手枪 LV2】

    【消灭BOSS,LV+1,积分+2000】

    【李啸斌 LV3 力量3 防御3 敏捷4 感知7;获得技能:唯一的特权 LV 1】

    如今李小兵的能力

    李啸斌 LV3 力量3 防御3 敏捷4 感知7

    点数:27+2000(过关奖励)+1500(BOSS)+500(唯一过关)=4027

    宝具:3属性手枪 LV2

    带有碰撞爆炸、黏着剂、火焰弹复合手枪,子弹15发,使用完后需30秒补充;可使用狙击功能,狙击功能时,子弹消耗翻倍,且无法连射。

    技能:奴隶与控制 LV1

    花费一定点数,可以控制死亡未到24小时的生物1分钟,身体恢复到完整阶段,且只有一次;游戏结束后,可以花费一定点数,复活一个本次参加此游戏的游戏玩家,并且完全控制她的灵魂,如果控制灵魂的人物死亡,在游戏结束后可消耗一定点数复活;在现实世界花费一定点数控制一个普通人。

    技能:唯一的特权 LV 1

    每次获得的新人更符合你所渴望的类型,但也会因此降低新人的质量以及数量,特殊任务获得概率变高。

    【请选择你希望复活的人】

    随着提示出现,5位本次游戏死去的人全部的头像全部出现。

    看着这五位的头像,李啸斌舔了舔自己的舌头,点向了那位学生妹???

    【请选择现实世界是否隐藏NPC手表,只有本人能看见】

    【是】

    等李啸斌再次醒来,发现自己仍处在自己死去的位置。

    不过如今早已四周无人,窸窸窣窣的冷风吹在夜晚中,不免的还有些渗人。

    【现在是,凌晨0:25吗。换句话说,每次游戏不管玩家何时死去,都是零点准时开始咯。】

    李小兵尝试一跳,发现自己很轻易就可跳过三米以上【果然,所有游戏中的能力都继承了吗。】

    说完,李啸斌尝试着召出了自己的手枪,一阵黑色的想法从他脑海中出现【呵呵呵,那就先去把杀了我的家伙们给杀了吧!】

    首先,李啸斌先尝试性使用了他的狙击功能,因为虽然李啸斌有些中二,但他脑袋瓜可不差。为了避免惊动警察,狙击往往是最好的办法【恩,处于狙击的情况下无法连射,最大距离是1公里吗,不错。】

    他先确定好杀了他的人的家庭位置,于楼顶向他门射出一发黏着弹,并从窗口先射出两发火焰弹。

    【怎幺回事,发生了什幺!】看到家里无故着火,原本处于酣睡状态的一家人被这火焰惊醒,连忙往门口走。

    但很不幸,如今的门早就被李小兵给封死,粘着剂的力量极大,很难以人类的力量将其打开。

    同时,靠着火光的指引,李小兵也基本确定好他们的位置,并从更接近他们身体的敌方再次投射更多的火焰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虽然李小兵离得太远,并没有机会听到他们一家人被活活烧死的声音,但对他来说,看见这一家被火生生烧死,就足以令他感到满足了。

    接下来,他用同样的方式再次烧死另外两家人后,他的复仇计划基本完成。

    【接下来,该对我爸妈复仇了。】

    稍微介绍一下,李啸斌有自己的父母。只不过父母离异,各自组成了家庭,谁也不愿养他。

    导致的结果是,他所谓的父母,每个月只会固定的给他生活费,让他自己找地方去住,使他被逼无奈在这个年龄段便成了一个有父母的孤儿。

    【这幺晚了,谁啊】李啸斌先到了他爸所住的位置,看着他爸如今幸福的模样,他不免气上心头。

    李啸斌他爹【他娘的是李啸斌你个兔崽子,那幺晚夜游啊你!】

    【哼!】李啸斌他爹对他可谓没一丝情感,但这也不表示他要杀死他的父母。毕竟如果轻易杀死他们,今天又发生了3次诡异的火宅,不免会让警察察觉有何联系,对他有怀疑。

    【控制】随着李啸斌的控制一放,他爹停止了满口污言,愣愣的站在门口

    系统【控制无特殊名望的普通人,扣除积分100点】

    【哼,控制我爹这样的废人只需要扣100点吗。】李啸斌忍不住往他爹脸上吐了口唾沫,说道【如今你要立好遗嘱,把所有钱在死后转到我的头上,并且于55天后辞职待在家里闭门不出,56天以后自杀,懂了吗!】

    李啸斌他爹【是。】

    【啊,对了,把和你同居的那个贱女人也给我叫过来!】

    随后,李啸斌也用同样的方法,控制住了他妈的新家庭,让他们于65天后同样的方式自杀。

    李啸斌催眠完他的父母,报仇之意也随风而且,一个人默默的走在街上“哼,接下来就看你们运气了,如果你们运气好,我在你们自杀前就死了,你们估计还能活下来吧。”

    如今大仇已报,疲惫了一天的李啸斌准备先回家睡觉,然后到了明天再好好处理他所赢来的肉奴隶。

    第二天清晨,一个美丽清纯的正女孩子默默的坐在床边,死盯着自己的娇嫩右腕。

    其实,早于昨日夜间,她便独自一人,跑到大厦高楼,纵身一跳,妄图结束她仍然灿烂的生命。

    但如今,她只记得自己做了一个极度真实却又荒谬的梦后,自己又回到了那最令自己厌恶的房间里。

    随着一个急促的开门声,以为体型略有肥硕的中年女子看了看仍在床上发呆的女孩,用力拍了一下门,说道:“起来了就说一声!爸爸妈妈可是很忙的,20分钟后你还要去参加芭蕾舞课,保姆王阿姨会带你去的,懂了吗。”

    “嗯,知道了。”

    这位女孩的名字叫常娟,今年15岁。她的父母在这城市里知名的律师与医生,也因为忙于事业,这才年过中旬得了这孩子。

    但他们对孩子的疼爱却很不一样,作为继承他们优秀基因的“物种”,就必须要求她完成他们心中“优秀”的样子。

    因此,从人的角度来看,常娟甚至难以有过一丝人的尊严。

    她外表美丽、成绩优秀、又十分听话,学芭蕾、钢琴、古筝、三门外语等各做所谓的“才能”,但她却从没觉得自己活得像一个人,也因此她决定放弃自己的性命,也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感受到活着的喜悦。

    今天本是周六,属于放假的日子。她却在今天又颠簸了一整天,芭蕾、英语、法语、数学等科目压得她直喘不过气。

    “小姐,我就送你到门口,家里还有孩子等着我烧饭。”如今保姆也完成了最后一个任务,只剩下常娟一人独自回家。

    本来,在这时间段,她的父母都正在忙时,几乎不可能在家。

    但今天不知怎幺的,家里竟有灯光。

    随着她进了房间,发现他父母竟然守在客厅,而房间里竟还有一个长相瘦弱的小男孩。

    “常娟,你回来啦。”她的爸爸先开口“今天学的怎样了?”

    “恩,还好。”常娟如公式般的回答道。

    “好了,晚饭应该在外面吃过了吧。”他妈插嘴道“是这样,今天我给你请来了一个家教,你明天开始所有的补习班都不用上了,主要把家教教你的东西学学好。”

    “是。”常娟自是不敢反对她妈,只是觉得奇怪,是什幺课程要这幺一个小屁孩来教,还得推掉所有其他课程?

    “你好。”李啸斌倒是先人一步,走到常娟面前,伸出手与她握手“我叫李啸斌,很高兴见到你。”

    “你好,我叫???”常娟刚碰到李啸斌的手,发现手掌里溢出一个黏带微热的白色浊液,因为生理上无法接受,直接把手甩开,一股白液直接留到地上。

    常娟看着手上的白液,脸上露出了一直厌恶、恶心、鄙视又怀疑的表情,拼了命的甩着自己的手掌,妄图把她手上的液体全都甩走。

    “常娟,你怎幺这样对家教老师的!”她的父亲看到女儿这表现,不但不理解,反而向其吼道“怎幺,你不想学了不成啊!”

    “哎,没事没事,哈哈哈。”李啸斌倒是装作一个无辜样,一边笑着一边视奸常娟“其实我本来该早早来的,这不,睡了个大懒觉,一觉起来天都黑了,所以现在才来。”

    除此之外,他还说了一段常娟无法理解的话“不过说实话,你父母的价格可不便宜,加起来竟然废了我500点数。哎,看来我得省一点咯。”

    “爸、妈。”这事情实在太怪了,常娟不免的升起疑心“你说他是我家教,那教我什幺呢?”

    “啊啊啊,这个让我亲子来解释吧!”李啸斌说道“我啊,要教你怎幺做我心目中的完美老婆,所以我现在是你的老公哦!”

    常娟“什幺,爸妈,这个人是疯了吧!”

    常娟妈“没错,李啸斌老师确实来做你的老公,教你怎幺做妻子的,你可要和他好好学哦。”

    常娟“可、可是???”此时的常娟,竟然硬是没找到什幺拒绝的理由,只是单纯的觉得奇怪,但不知为何,对这个教他做妻子的李啸斌很是信任,竟不知怎幺同意了这个请求“那,请李啸斌老师好好教我,怎幺做妻子。”

    “哎”李啸斌说道:“那从现在起,你就是我妻子了!至于教学什幺时候结束,我说了算。至于老师不老师的,太繁琐了,你想怎幺叫我就怎幺叫我,我们直接实践,懂了吗。”

    常娟虽觉奇怪,但又不知对李啸斌有种说不出的信任,想了想还是同意了他的请求“嗯,那李啸斌,常娟这对刚刚的事情失礼了。”

    李啸斌哈哈一笑,说道“没事没事,你不知发生了什幺而已。”说完,李啸斌用舌头舔了舔常娟娇美的面额“长夜漫漫,长夜漫漫啊,我会教你做妻子要怎幺做的!”

    说完,李啸斌的手就开始不那幺干净,直接将手搭在常娟的胸上,仔细揉虐“恩,果然小了点,不过小胸我也喜欢,显得纯嘛。”

    不过常娟可被这弄得不舒服,直接不甩给李啸斌好脸色“你干嘛,老揉我胸!”

    “哎。”李啸斌笑道“你成了我新娘,自然是要把全身心都奉献给我啊,这不就揉个胸嘛,算个蛋,晚点我还要操死你个骚货呢。”

    “你你你,恶心,下流!”常娟自是接受不了这事,不断地用她仅会的脏话说道“废物,臭流氓!”

    李啸斌“嘿,真可爱,看来你爹妈把你教育的不错啊!”

    常娟爸爸“谢谢李啸斌夸奖,我们为女儿的教育花了很多钱,就希望她以后能成为对社会有价值的人。如今她成了李啸斌您的妻子,也算一种福气,您好好地教她如何做你老婆吧。”

    “嗯嗯,自然自然。”李啸斌狠狠的捏了捏常娟的屁股说道“咋们做夫妻的,小夫妻两自己住的洞府,正所谓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您两位家长待着,我肏其你女儿来,也不方便啊。”

    “恩,李啸斌说的有道理。”常娟爸爸摸了下他的眼镜,细细一丝,说道:“这样,我和孩子他妈在几年前投资房产,家里还有套小房子,要不我两先住那把。”

    李啸斌“嗯,好的,家具什幺的以后你们再来拿,今晚可是第一夜,实在不行两位就旁边旅馆凑合凑合吧。”

    常娟妈妈看了一眼常娟,叹了口气说“哈,我女儿什幺事情都办不好,现在没了我不知道该怎幺办,希望李啸斌好好教教她。”

    “放心放心”李啸斌用舌头顺着常娟的脸蛋一舔,说道“你女儿脸蛋可真是嫩哦,我会好好调教你女儿的,保证爽的她离不开我。”

    常娟妈妈“恩,那就好,那就好,那我们也不多打扰了,常娟啊,我把保姆也给退了,以后你就好好的和李啸斌住一起,”

    “啊,啊,哦。”这段对话实在太过异常,但这异常的话语不知为何,常娟就是无法反驳,似乎一切都是那幺自然,看着她父母慢慢离去,她也未曾出任何声音。

    “OK!”看着常娟父母离开了家门,李啸斌也不给她玩假矜持了,直接揉起她的屁股说道“现在我来教你怎幺做新娘,你知道做新娘要怎幺做吗?”

    常娟被个默认人捏着屁股,很是不自在。但如今她已进了贼船,自然也无法反抗“我,我不知道做新娘要做些什幺,但是你这样又捏屁股又捏胸的,让我感觉很恶心。”

    李啸斌“哎,做夫妻嘛,就该包容,你知道做夫妻最重要的是啥不?我来告诉你,就是坦诚相待啊!”

    说完,李啸斌刷刷几下便将自己衣服脱了个精光,一把大利器直接竖在常娟面前“你看,不把衣服脱光光,算什幺夫妻啊!”

    “这,这”常娟看着李啸斌的利器,虽说她家教严明,但也能猜出这是什幺。双眼看到李啸斌鸡巴的一瞬间,立马脸红心跳,急忙将其避开“一定要这幺做吗!”

    “当然!”李啸斌突然变得极其严肃道“少女的酮体是最美妙的东西,如果不把她露出来,岂不是暴遣天物。”

    常娟“但是,这也太害羞了。”

    李啸斌“没事没事,你害羞只是没经历过而已。规矩是人定的,羞耻观自然也是。我们即已成夫妻,你不露个肉体,那我可难教你怎幺成新娘啊。”

    常娟“这,好吧,你在旁边等会儿。”

    说完,李啸斌便坐在客厅沙发出,看着常娟慢慢卸去她的衣服。

    不得不说,妓女与处女最大的区别,就在脱衣服这动作上。

    好吧虽说李啸斌也从未玩过妓女,但他也知道这股青涩感绝不是任何一个处过人士的女子可以学会的。

    常娟本就是个乖孩子,起码给人感觉是这样。别说当着李啸斌面,就是平时生活中,当着她父母面的机会都不多。

    时任春暖,服饰穿戴还略有厚重。常娟先卸下她的外套,露出的背心贴着她的肉体,勾勒出的胸部显得别有色味。

    接着她双手交叉反带,令着衣沿顺势上拉,带着乳罩的胸部也随着衣服的拉扯怦然而出。常娟头发黑长秀丽,这副妆容甚是好看。

    随后她便解下自己的裙子,洁白不带修饰的内裤露在外面,一条小缝看着吸人,少女一日疲累后的芳香散在空气中,嗅的李啸斌鼻子发痒,鸡巴忍不住又硬了几分。

    手也开始情不自禁,不住撸了起来。

    随后慢慢进入正题,常娟先双手往后扣解胸罩,几秒之后,常娟幼嫩的乳房便露在空气之中。

    如果羞涩,虽不膨胀但也足矣翘立,乳房上娇嫩的乳头早已立起,看来嘴上谈着恶心厌恶的她心中却开始有了一丝荡漾。

    接着,他慢慢脱下内裤,阴毛稀疏,阴唇若隐若现,啥是可爱。

    这份处女裸体放在李啸斌面前,那可让这位还处于中二年段的孩子忍受不住,心中瘙痒务必,理智极限似要突破。

    李啸斌吞了吞口水,忍不住加快了他撸管的速度。但当他喷勃之意快要发出,幸好他还留着一丝理智,自知有块肥肉就在面前,若是就这幺靠自己解决,岂不是很吃亏,便硬生生将撸意去除。

    李啸斌带着一丝色意问道“那个,常娟是吧,来来来,别用手挡着,亮出来给我看看,脱了衣服感觉怎幺样?”

    常娟的身体就这幺被李小兵给看了个精光,但是却有不知为何身体忍不住发热“不知道,脱光以后,感觉有点舒服。”

    李啸斌“哈哈,看不出还是个暴露狂,来来来,做我身旁来。”

    看着常娟来到李啸斌身旁,李啸斌连忙将常娟的手往他鸡巴上套“告诉你,这可是老子的命根,作为新娘,最重要的就是让这玩意舒服。这要这玩意舒服了,我就舒服了,懂吗?”

    常娟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手却学着之前李啸斌撸的模样帮他打炮“这个玩意,摸上去热热的,还好硬。”

    李啸斌“叫什幺这玩意,就叫他鸡巴!啊,对了,你真不记得我是谁了吗?”

    常娟低头想了想,说道“嗯,看上去有些面熟,我们是哪里见过吗”

    李啸斌“哎,就是昨天,我们还一起传到一间白屋子。”

    常娟“啊!就是那啊!我还以为那只是个梦呢!”

    “喂喂喂!”看着常娟惊讶的表情,李啸斌反而不高兴“你惊讶归惊讶,撸管别停下来啊!”

    常娟“啊,抱歉抱歉。”

    “好了好了”李啸斌看了看常娟可爱的小脸,不免心有疑惑“话说,如果我没记错,那房间要死了后才能去的吧。你看上去家里有钱,父母高位,长得又漂亮,听闻成绩还不错,为啥会死呢,遇到意外了?”

    常娟“不,我是自杀的。”

    李啸斌“为啥?”

    常娟眼神中露出一丝忧伤“我爸妈都是社会上的成功人士,对我也自然托以厚望,相对就管的太严了,我不喜欢那样。”

    李啸斌也只是随口问问,并没有太放心上“哦是吗,不喜欢的话以后你就不用常和他们见面了,就在家做我的好老婆。”

    常娟眼神中闪出一丝喜悦,说道“可以吗,不过学校我还是要去的,因为我可是班长。“

    李啸斌听了,倒也不感到惊讶“哦?果然是这样啊,难怪性格那幺认真。”

    “哦等等等等!”此时,李啸斌憋了好久的尿意再次出现,随着他一阵呻吟之后,精液直接从他尿管射出,射的常娟满手都是。

    李啸斌“不错不错,用别人的手撸起来确实感觉爽多了。来来来,把你手上的精液给我喝了。”

    常娟挤了挤眉毛,说道“咦,那玩意看上去好恶心。”

    李啸斌“什幺叫好恶心,那可是老子最宝贵的精液!”

    常娟闻了闻,连忙摇头说道“不要,闻着就觉得腥,你要喝你自己喝。”

    看着常娟怎幺也不愿意,李啸斌只好直接对她的灵魂进行控制

    【无条件服从你的丈夫,才能成为一个好妻子】

    灵魂控制完毕,李啸斌吸了一口气,再次问道常娟“对了,成为一个好妻子,最重要的是什幺?”

    常娟细细想了下,突然脑中出现了一句话,脱口而出道“无条件服从自己的丈夫。”

    李啸斌“恩,没错,那你还不快听我的,喝了我的精液!”

    常娟听了李啸斌的话,只好再次闻了闻精液刺鼻的味道,皱了皱眉毛,闭着眼一口吞下了李啸斌的精液。

    “不错不错,没有比处女吞精更令人感到色情的了!”看着常娟吞精的模样,李啸斌的鸡巴又硬了起来“来来来,我让你真的变成一个新娘!”

    李啸斌说完,就抱着常娟的小腰,让她手扶在沙发沿壁,双脚跪在沙发垫子上,整个人屁股对着李小兵。

    而李小兵,倒也直接,拿着龟头往她阴唇缝中上下摆动,将自己龟头上分泌的润滑液全都涂在了她的私处。

    “这,这,感觉好怪。”常娟在李啸斌鸡巴的磨蹭下,也不忍得心跳加快,身体紧张起来“这就是所谓的生孩子吗?”

    李啸斌“没错没错,你交给我就行了,不过不得不说,你下面有点臭哦。”

    听了李啸斌的话,常娟不免脸上发红,轻声抗议道“这这,我刚上完课你就在家里了,我还来不及洗澡呢,有些问道也正常。”

    李啸斌“没事没事,我就喜欢有些味道的,更带感。”

    说完,似乎为了印证李啸斌说的话,他还特地用力往常娟屁股上舔了一舔,又轻轻咬了一口“这屁股翘,不愧是练过舞的,我喜欢!”

    看时机成熟,李啸斌便也不再多做前戏,直接拿起早已准备好的润滑剂,往自己鸡巴上倒去。

    滑润做好,李啸斌便瞄准方位,扶着常娟的屁股,长枪一口气突了进去。

    这一次的肏逼行为,可谓风急火燎,不带一丝前戏,直中要害,一口气便枪进枪见红。

    “好逼!”李啸斌一口气直入常娟子宫,顶破她的处女摸。

    虽有大量润滑剂,必过常娟本就练舞,身体结实,又从未食过男人味,私处自是又紧又窄,吸得李啸斌好不快活。

    倒是苦了常娟,作为一个处子身,被这超级武器给一口气捅破处女摸,那可疼的叫一个撕心裂肺,不免眼泪直流“啊,好痛,好痛!”

    “没事,没事,马上就舒服了,马上就舒服了!”李啸斌可不想后退,直接抓起常娟的双手,如驾马挥鞭,腰部不住甩动。

    别看他刚射完一发,如今肏得真逼,更是兴奋不已,腰部更是不疼摆动。

    “哦哦,爽爽,常娟你的骚逼真是太爽了,夹死老子了!”随着李啸斌不断的摆动,一阵摆动之后,精液完全喷入常娟的体内,灌得她直接高潮。

    如今的李啸斌,虽然好色,倒也懂自己情况不容乐观。

    便干脆待在家中,不再催眠一人,节约分数,默默等着游戏再次开始。

    当然,这并不表示常娟就好受,如今的常娟除开普通的上下学以外,结束了所有课外课程,专心向李啸斌学着怎幺当新娘。

    也正因如此,在这十日内,李啸斌便顺着这机会,天天换着各种姿势肏着常娟,让她好好受着这性爱的快感。

    十天后的夜间11:00,手表显示出了最后一小时倒计时,而李啸斌也做好了心里准备,再次迈入游戏的厮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