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宾的性半生】(66-70)新版

作品:《宾的性半生

    66。

    已是雨后天晴夜幕降临,站在青城山的圣灯亭内突见山中光亮点点,闪烁飘

    荡,少时三、五盏,忽生忽灭,慢慢成百上千的光点一片,山谷一时灿若星汉仙

    气缭绕。

    自然界如此神奇的现象,众人皆为这自然景观惊叹,祈祷希望仙气降临在每

    个人身上!宾目瞪口呆的增大眼睛,惊奇中不由自主地抬起右手中的书,左手无

    意抱在右手外面成作揖状,远处的光点部分变为细线仿佛飘近,线装书周围似光

    晕点点,沐然感到有种气息从脚底升起,缓慢的沿着腿进入身体。

    低头欲看脚底却见手中线装书周围的光点消失于手腕进入身体,身体仿佛没

    有了重量,飘飘欲仙!安阿乌和阿彩一左一右,宾有了一种在高处俯览众人的半

    空之感,身心在渺渺升华。

    待光点慢慢变得稀少消失,一切恢复依旧。宾收起精神感到安阿乌和阿彩的

    头真的一左一右靠在身上,「你们有看见我手上的书周围有光嘛?」。

    「我没注意,光看远处的光了,那嘛神奇!」。

    安阿乌见阿彩没听懂就用四川话又问一遍,

    摇摇头,「吾也没得主意」。

    「你们有飘起来的感觉吗?」。两人又迷惑的摇摇头,

    「那你们两个怎么靠在我身上?」。

    「太神奇料,我有点害怕无意就靠上去罗,这样觉得真实些安全些」。阿彩

    点点头表示认同。宾依旧是在恍惚真实与虚幻之间,道家的神秘有了另一层升华,

    真的有某种神秘的现象吗?

    回复心情下山赶回成都居然还是那样灯火鼎盛,来到所选的高档餐馆,这次

    是宾点菜。等菜的时候宾浏览手中的线装书,内容是道家的修炼之法,其中还有

    采阴补阳,双修吸纳秘籍的章节,看来也不是随便送人的书。读起来毫无生敝之

    感,仿佛一下就明白了其中的深奥,了然于心。

    细细的品尝川菜的代表作,也可把菜做得如此高档精致,全无了川菜只是大

    众菜的疑问。宾有了大致的设想。回到院子已近半夜,宾坐在竹椅上还有事要谈,

    安阿乌泡一壶清茶对阿彩说,

    「一天累了,洗洗睡吧」。阿彩在厕所洗完进屋一会屋里的灯灭了。

    两人在云雾遮挡的月光下坐在院子里品茶听宾的安排,「我不挖人和找人,

    我要和昨天那家餐馆在文市开分店,他们派人管理,派厨子,带佐料,人员可以

    轮换,到那边可能辛苦些要加薪。我找地方和出资,给他们干股分红。你和他们

    联系,我可以做计划书,差不多我可以过来,最好是他们过去看一下面谈。如果

    他们不愿意就再找类似的有名餐馆,开张后我不会直接介入管理」。

    安阿乌是事而非,雾里梦里的点头,「我做好计划书后寄给你,你先弄懂。

    有问题就问,然后再去谈,差不多了才可以让他们看计划书「。

    聊到很晚安阿乌说,「洗洗吧,明天还要坐火车呢。要想的事还很多,我是

    不太懂为什么你们出钱让他们经营,顾几个厨子做菜就好了,要是亏钱怎么办?

    慢慢来。我给你倒水「。

    把大盆放在院子里倒好水,「来我给你洗」。

    像五年前一样脱去两人的衣物,在月光下蹲在盆边帮宾洗去全身的疲惫,把

    浴巾递给宾,再坐在盆里擦洗全身。

    云雾散开的月光下一种朦胧的阴柔美撩拨着宾,不待她洗完就一把抱起放在

    竹桌上,缓慢的摸着湿漉漉的头发,亲着眼睛,鼻子,嘴唇,耳垂,颈脖和锁骨。

    含着乳头吸吮,两手提起双腿扶正身体,她的头垂在桌边水滴落在地上,月

    光下黑色与阴影无从分辨抵住探索一插到底,「呜」。的一声传向空旷的遥远。

    抬起手堵住嘴,宾把她的身体拉向自己使头枕在桌边可以舒服些开始用力,

    竹桌用「吱嘎」的声音配合着,圆鼓的乳房在月光中晃动留下稀白的余光,「噼

    啪」之声散落在院子内外。一会房间的窗户里多了一双明亮的眼睛紧盯着月光下

    的一切,这远比门缝里的影子清晰刺激撩拨着身体。

    月光下时阴时白的身体带起某种神秘之感,吃饭时所读书中的字句逐渐清晰

    浮现在眼前,身体开始自动地随着字句运动,心神跟随进化,眼前浮现书中所描

    塑之身形,逐渐集中精力努力控制身体与精神。

    仿佛真的有了某种气息从安阿乌体内深处经由龟头吸入宾的丹田,一种从未

    有过的包裹集中于整个阴茎,大开大阖之间宾并未大口喘气,安阿乌只有「嘶嘶」

    的吸气之声,手脚柔软抖动又仿佛在收缩,月光下的乳头也似乎陷进乳房,一切

    看起来模糊神秘,仰或是注意力集中于身心的恍惚,在飘飘欲仙的快感中宾无心

    分辨虚实,全身心的享受这大自然中的原始本能。

    许久宾才在安阿乌身体的跳动中把两天的累积灌入体内,同时又有了一种气

    经由阴道进入体内的感觉。真实还是意念宾无从分辨,也无法分辨坐在竹椅上,

    唯一的不同似乎没有了以往射精后身心的松懈之感。安阿乌起身再加热水洗去体

    内流出的液体,把衣服披在两人身上。

    「进去吧后半夜里会降雾气」。

    软软的扶靠在宾身上两人轻声地走进屋内安阿乌打开床头灯,有所感觉用身

    体挡住光线关切的低头去看阿彩,察觉到急促的鼻息,低声道,「你没睡着!」。

    「啪」随手关掉灯。

    细微的,「你闷那幕怎,吵醒罗,咋的水嘛」。身体挪进床里。

    安阿乌躺下后一翻身转到宾的外面,阿彩跟着贴过来头拱在光着的胸上,钎

    细的骨感贴在身上,「我也要得」。三个人挤在半边凹陷的床上,安阿乌贴在宾

    的耳边低声说,

    「几年前就想着把她姐姐给你,这次她都看见了,我看也熬不住了,你就收

    了吧以后多帮帮她离开乡下过上好日子,我也省心」。起身从床脚挪到另一边。

    67。

    宾用手抚摸着阿彩后背的肋骨和没多少肉的瘦小臀部,阳物昂然立起顶在阿

    彩肚腹上,「真想好了?」。「嗯」。「嗯」。两声。阿彩坐起快速的脱去汗衫

    和裤衩,仿佛生怕大家再改变主意,再次趴在宾身上蠕动,纤细瘦弱的身体,胯

    骨骼在宾身上,不大的乳房摩擦着宾的胸膛,凹进的肚腹承接住阳具和阴囊。

    「可能还没有我的胸肌高,看来是营养不良啊」。宾想着把阿彩放在床上摸

    着光滑细腻的皮肤。

    趴下用嘴啄住豆粒般大小的乳头轻轻含住,阿彩,「咿呀」的吟声飘过。嘴

    唇滑到阴阜,可触皮下的耻骨,感觉不到太多的毛发,嗅到少女特有的淡淡麝香,

    洗过不久的腿间已是一片泥泞。「啪」。安阿乌打开床头灯,一脸兴奋的看着近

    在咫尺的两人。

    柔和的灯光下光洁的皮肤罩着橙色的光,不多的阴毛拍出一幅优美的枝叶图

    案。宾伸出舌头舔向分开腿间的双唇,用嘴卷住单薄的小阴唇,阿彩的双脚拍打

    着床面。吐出阴唇向两边分开,阴蒂探出头来,用舌头抵在薄膜的下面的会阴上,

    可以看见阿彩的身体紧绷随着舌头向上抬起又落下。宾有种怜惜隐然在心,这么

    瘦弱能承受得起吗?

    宾跪在阿彩的腿间抬起她的屁股,阴茎抵在膜上,安阿乌轻轻的把枕头放在

    阿彩双眼紧闭的脸上,两眼放光紧盯着兴奋地等待着那个时刻,宾的龟头没入洞

    口,隔着枕头「啊」声闷传出来,阿彩的身体绷紧,「美得事,美得事」。安阿

    乌嘴上说着双手轻扶着阿彩的身体,嘴贴在宾的唇上吻,继而伸出舌头舔弄,眼

    里一片妩媚。

    紧凑包裹着进入的阴茎,许是刚射过精反应迟钝没有带来疼痛和强烈的感觉,

    也许是宾又在试着控制意念再次尝试感觉从龟头吸入气息!宾缓慢的进入深处,

    阿彩的身体放松了,开始轻拉慢松。一会阿彩拿开枕头捂的脸色涨红看着两人,

    时而发出「咝嘶」声,脸上的红色褪去而又复回,「咿啊」的叫着。

    当宾再次重复刚刚在安阿乌身上所用之法运动身形,逐渐集中精力努力控制

    身体与精神,真的有了一种更强的感觉从阿彩体内深处经由龟头吸入宾的丹田!

    阿彩软软的瘫在床上,眼睛全无光彩。

    安阿乌急不可待的,「第一次别太多了,搞坏了我来吧」。跪趴在旁边手揉

    着阿彩的乳房,嘴亲在她的唇上。宾拔出紫红的阴茎捅进安阿乌的阴道中,她的

    头后仰承接着快速进出。恢复的阿彩推开安阿乌起身跪在跟前,两眼放光盯着阴

    茎的快速进出,手里抓揉安阿乌吊晃着的钟乳,目光迷离的抬头看着宾,兴奋的

    脸和唇贴在宾身上摩挲,直到宾再次在已变得红肿紧涩的阴唇中射入。射精时宾

    努力想从安阿乌体内再次吸取什么,一种气经由阴道进入体内的感觉?宾不能确

    切回答,更多的是一种虚无缥缈,唯一真实的就是连着两次射精,身体依旧有种

    亢奋。

    三人都很快进入梦乡。房间的景物在晨曦中朦胧清晰,宾在晨勃中醒来,看

    见阿彩裸着身体啄着手指眨着眼睛坐在旁边盯着他,两个浅碟的乳房上肤色乳头

    周围没有乳晕,眼睛里满是期待。宾一翻身把她压在身下没费什么力气就又进入

    几个小时前开辟的通道,阿彩「呀哟」的低吟着,安阿乌被床的抖动吵醒,疲惫

    的睁眼看了一眼两人,懒散的翻身向里用枕头挡住耳朵再次沉沉睡去,任由抖动

    的床和吟声包围着。

    当宾再次重复一晚上两次所用之法运动身形,集中精力努力控制身体与精神,

    这次倒也没有了那种会有气息从阿彩体内深处经由龟头吸入宾的丹田的感觉。再

    次尝试依旧没有,逐而放弃开始全身心的用力在阿彩身上体会少女的处身之妙。

    一会阿彩又主动的学着换成跪趴,在宾后入的「噼啪」声中,大声的「呜啊」

    叫着,棕床上下抖动连带着安阿乌的身体也在晃动,她却没有回头看一眼。

    直到宾把不多的余液抹在阿彩的背上。

    安阿乌起床去上班,滨河阿彩都还在沉睡,出门前她用手轻扶宾的脸待宾睁

    开眼睛,

    「我不送你了,让阿彩送你吧」。

    「不用了车站人多她就别去了,没事也没什么东西。你们要记得和我同事庆

    伟联系阿彩的工作,主要是让她学着做人处事。还有让阿彩去学做市面上的酸辣

    粉,那个应该是个不错的生意,还要教她说普通话」。

    在安阿乌的关门声中阿彩翻身贴在宾身上似猫咪般继续沉睡直到上午。

    宾上了返程的火车,坐在卧铺上无事再次翻看那本青城山的线装书,对书有

    了深一层的理解。对面的一个中年男人在宾离开的短时间内快速的翻看了一下,

    待宾回来后神秘的坐在宾的身边低声道,

    「请问你从哪里得到这本书的,听说是本奇书,能得到的也应该是奇人吧」。

    「你怎么可以乱翻别人的东西」。

    「我就是见是一本线装书,好奇翻了一下,没细看您别介意」。

    「你听的猜的才有点奇呢,我也是在青城山偶遇这本书,闲来无事翻翻」。

    宾不再搭理他收起书放在枕头下,趁中年人离开时再把书放好,夜里在火车

    的晃悠声中宾感觉中年人起身收拾行李下车了,正在奇怪列车长换票时这人应该

    不是在这里下车呀!立即起身察看,只是那本书早已踪迹全无!追至车厢门口人

    也已消声匿迹。待列车长来找人换票时,那个中年人的票还在,宾墨记住车站想

    是否以后尝试来这里找到此人。

    列车再次飞驰,宾的心境也随着改变,决定放下这个念头,一切随缘吧。福

    祸相托,因果相依,信则灵。我是一学科学的人还是恢复自然,刻意在性交中吸

    纳所谓的真气,是否真的存在尚值得研究,是否对对方造成伤害也未可知,还是

    就此打住吧,有些对道家不利的传言和不敬就当没有过。

    68。

    回到系里宾就又回到了无人理会的状态,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地完成所有的

    研究生课程,然后通过论文答辩。系里也不安排工作偶尔在实验室做几个样品测

    试,宾在系上就心情压抑。学校唯一的好处就是一年两次假期,不用坐班或者像

    宾一样不上班。王副主任又好心安排宾代为去都市参加另一个学术会议。

    国内陆续报道了上海,杭州等地的流氓团伙案件。宾并没有时间关注现在闲

    下来了,立即想到了猴子他们也与这些类似。打长途电话去办公室说是电话已取

    消好一阵了,大事不妙!再打电话到鸽子处,她语带保留宾立即挂掉电话回家,

    过了一阵鸽子在长话厅打电话来说,猴子他们已被收监,情况不明,听说也是被

    人告了。

    放下电话想想,就约马素贤在商店见面。来到商店办公室马素贤已等在里面

    看见宾严肃的脸色没吭声等待下文,宾没有认真的看和交流低声说,

    「你知道吗,猴子他们被以流氓罪收监了,虽然还没见报。可看看上海杭州

    等地的高调,他们也麻烦」。

    「你说你没有参与其中,紧张什么?」。

    「没紧张!我是真没有,再说这两年都没联系了,还是前两天打电话给鸽子

    才知道的。我是想看能不能想法救他们」。

    「这种风口浪尖上的事你最好躲远点,我们还指着」。

    「这我知道,我得去都市一趟摸摸情况,看有什么办法,是什么罪名。你这

    边我也许会借些钱」。

    「一切小心,千万不要勉强。用钱的时候提前通知我,别的以后再说」。

    来到都市一边低调的参与会议,一边多方打听,连大哥都惊动了才打听到都

    市不止猴子他们一伙,所以才低调的调查,麻烦是有人想借此升官。可宾想想也

    许这就是转机。

    猴子们是数罪并罚,倒卖批件,流氓淫乱。

    倒卖批件的钱,没收加上补交的还差一些,再补齐了罚款就可以撤销控罪,

    宾马上打电话给马素贤凑钱。

    流氓淫乱宾无从下手,病急乱投医想到了崔明姬和带她去的人也许会有更多

    的消息。可电话号码根本没记,赶到久未来过的家找到她留的那张字条,试着打

    电话还真找到了她。崔明姬很吃惊宾两年半后打电话给她,约到公共场所知道是

    打听猴子们的事,颇为不满,

    「那次后我就再也没有和她们所有人走得太近,这件事我们都没有被牵连。

    哼,听说带头告的那个人是圈子里的,还带过不少人,带我去的人也是她先

    带去的,就是个婊子嘛!「。

    「你知道她的名字嘛」。

    「不知道。以后不要再找我了」。快速离开了。

    宾看到了希望,又来到鸽子新搬的办公室,人员增加了,看其大小是个头目

    身材略胖领宾来到办公室,

    「你知不知道有这么个人,应该与猴子他们有一段时间了,两年半前我们从

    猴子那带出来的那个女孩就是她间接带去的。我们只要证明她参与的很深,她就

    很难作为证人或受害者了」。

    鸽子认真的想了一会,写了几个名字又擦掉,最后让宾看纸上的三个名字。

    「我说她们最近那么火的,是攀上高枝了有人捧呢,应该有一个不过也许都

    不是」。

    「能想办法让她们知道可以爆她们的料脱不了干系撤告吗?」。

    鸽子翻开本子嚓嚓在纸上写了几行,「我还有事不送了」。宾瞄了一眼拿起

    纸离开。宾找了一堆报纸回后在家里忙了好一阵,离开都市的时候将几封信投进

    信筒。

    回去后没呆太久又悄悄来到都市把钱送到猴子家,猴子的妈妈告诉宾由于没

    有足够的证人流氓淫乱罪撤销了,关的几个月算是道德败坏办学习班有人陆续放

    出来,把钱补齐后猴子们也应该就快出来了。

    看其一切顺利,不用给鸽子打电话了,小心一点暂时不联系。可回程车票是

    两天后的不好换,想找个人吃饭庆祝一下。打电话给周婧宜在飞航线,就试着给

    李少惠打电话,当即约好第二天中午在西餐厅见面。

    宾等在餐厅门口看见惠穿着套装没戴墨镜走过来,依旧是鹅蛋脸,明亮的大

    眼睛,挺立的小鼻子和鲜红的檀口,只是今天有些许无奈和不满。

    入座后各点了一份喜欢的餐点,惠又点了一瓶红酒,「中午喝酒下午不上班

    了?」。

    「不去了打过招呼,心情不好。别问我吃完饭再说」。

    吃完饭惠说,「找个安静地方我要倒倒心里的不快,去宾馆吧」。

    「那就去我在这里的家吧」。

    「你还有家在都市?什么时候的事」。

    「上次就想告诉你,是几间房子」。

    「那走吧」。

    两人打车来到房间,惠看了一下房间有点头晕靠坐在沙发上,宾泡了茶坐在

    她对面默默看着她,眼泪顺着脸颊流下,

    「这两年安稳顺利了,我的工作又忙。他早就不老实,我知道他在外面有人,

    也忍了。可他得寸进尺去参加什么团伙,一帮人在一起想想都恶心,这还叫给抓

    进去关了几个月才放出来,弄得是满城风雨我在单位都没法见人」。

    「别当回事,那是你自己多心,有人知道有他嘛?不会太久过两天就没人传

    了」。

    宾坐到沙发上惠趴在宾肩头大哭起来,宾轻拂着后背,过了一阵情绪安抚下

    来,

    「你去洗个澡睡一会,一切都过去了」。

    领惠到门口打开热水关上门又拿一条干净浴巾敲敲门打开一条缝把浴巾递进

    去,惠一把把宾拉进水中,

    「干什么,你又不是没见过。安慰安慰我」。

    热水从头上淋下,衣服贴在身上,热气环绕着两人,嘴唇在水滴中贴在一起。

    没有了制服的遮挡,惠成熟的身体八年后再次显露在眼前。宾关上水龙头向

    下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饱满丰润的犁型乳房,乳头远比以前大,点点水滴沾在上

    面流动似晨雾中果园的大个鸭梨,腰依旧是那般细,丰臀更翘,在最好的时间地

    心引力和岁月还没能侵袭到它们。

    关上淋浴惠用浴巾包住两人背上的水滴,宾抱起惠往卧室走,低头吸吮乳尖。

    「等等别把床弄湿了不舒服」。

    宾在床前放下惠,她抹干身体和头发,乳房和翘臀抖动更加诱人。再把浴巾

    按在宾的胸前往下吸去水滴,蹲下用浴巾包住双腿,张开嘴吞入指向她的勃起,

    半湿的头发仰动着,舌头包裹舔弄阴茎。站起来眯着大眼睛,舌尖在唇边画过,

    双手扶在宾的肩头,乳头贴在宾的胸上,抬起右腿搭在宾的腰上。

    宾一蹲一挺阴茎进入温热的甬道,双手抓住两片臀肉一抬,另一条腿也挎在

    腰间,身体随着上下,「噢哕,还是不行」。双手想把身体撑住,宾没有停息托

    住大幅上下。惠双手环抱宾的脖子脸贴在右耳,「嘶啊」的吟叫,两只脚勾在一

    起。宾还是不由自己的逐渐集中精力努力控制身体与精神,某种气息从惠体内深

    处经由龟头吸入宾的丹田,包裹集中于整个阴茎,托着惠上下宾也并未大口喘气,

    惠「嘶嘶」的吸气之声,不连贯的声音,

    「你能,停一,下嘛」。

    「不」。干脆的拒绝,身体继续上下,粉红色和汗水渗出身体。勾在一起的

    脚松开了搭在两边晃动,下巴支在肩头头发一下下的摩抚右耳,「嗯,嗯」。的

    低声闷出鼻腔。宾一转身把惠用力抵在墙上贴紧用力低吼着射进深处,紧张和不

    满化为无有,一切停息后,

    「抱我去洗洗」。

    来到卫生间,惠手扶着墙低头站在热水中,宾关上门回到房间拿起浴巾擦干

    身体半躺在床上。过了一会惠穿戴整齐站在门口,面色红润,「好多了!我走了

    别起来。记住再来的时候打电话」。

    69。

    返回文市又面对着一大堆事,钱都垫给了猴子,只有准备再增加商店的贷款。

    接到妈妈的电话回到家里,一进门马素贤一个人坐在客厅,

    「呦,怎么你在!我妈呢?」。

    「妈和保姆带着孙子们晒太阳去了。你又要钱干吗?」。

    「孙子们!家里就二哥的一个儿子在那来得们?」。马素贤微笑着没有回答。

    「我这次去四川吃的川菜特有味,你看这里的人也都喜欢辣的,川菜一定受

    欢迎,而且川菜便宜有得赚」。

    「你这是工作失意,到外面找补,不务正业!」。

    「不会呀,还是像商店那样交给人家管理,再说我爸也喜欢川菜」。

    「你说的也对,真他妈的没法说!既然你过问了就是要审批呗,喏,这是计

    划书您老请过目。要是批准了我就安排成都的人来详谈,银行贷些款应该没太大

    的问题」。

    「文件收到了,我们呢需要时间仔细研究然后给你答复。你先回去吧」。

    「谢谢!呃,你怎么叫我回去这是我家!」。

    「先走吧一会我们还有事。你不是提过几回要谈谈这两年的事嘛,晚上去我

    哪有事和你谈,不太远我换的,这是地址好找」。

    宾十分奇怪的离开了,傍晚按马素贤给的地址来到一栋新盖楼房的三楼,马

    素贤打开门把宾让进来,是一套与学校对面房间类似的两居室。「来」。打开小

    房间微弱的灯光下布置成婴儿房的小床上一个胖嘟嘟的小男孩在睡觉,

    「你儿子?」。

    「我们的儿子!」。

    「我们的!」。宾大张着嘴吃惊的看着马素贤,

    「瞧把你吓得!一岁两个月了,缓口气我们出去听我慢慢说」。

    来到卧室马素贤坐在床上,宾心情依旧有些激动坐在对面的椅子上,

    「我离开你的时候刚怀上,那天就是要给你报喜的,你先说了要去追女神找

    真爱。我不想用孩子捆住你就没告诉你。我哥哥们知道后要找你算账让我爸妈给

    挡住了,就我一个女儿也是集千宠万爱于一身的。没外人知道我不顾反对坚持把

    他生下来,搬到这里就是离我爸妈他们近好帮我。你妈陆续打电话给我,我都没

    告诉她」。

    「一个人没指望的带个孩子容易嘛」。眼泪顺着脸颊流下,

    「前一阵你回家,你妈知道你的女神把你甩了就给我打电话,拖了一阵确定

    是真的才告诉你妈有这个孙子,马上就过来了」。

    「我」。

    「别说话,呃哟哪个喜欢呀!我看二嫂又要讲话了。老人往这跑不方便我就

    带孩子去,今是第二次去」。

    「」。

    用手指堵在宾的嘴唇上,「还没完呢。我问你,女神追到了嘛,没有!研究

    生考上了嘛,没有!物理所进去了嘛,没有!你我失去了这么多还一无所获,今

    后你要好好补偿欠我的」。

    「纵你虐我千百遍,我仍待你如初恋」。宾的心里反复念着。

    「所以你扇我一巴掌」。

    「碰到这些事你那黏糊样,我不愿意将来大家后悔」。

    宾坐到马素贤身边,右手轻拂后背,对母性的牺牲与伟大的崇拜使她变得高

    大,带有神圣的光环。嘴唇轻轻的碰触她的脸和耳垂。马素贤闭着眼睛双手支在

    床上身体向后仰,唇亲在一起,宾贴在她身上舌头搅在一起。口水沾湿了眼睛,

    鼻子和脸颊,泪水苦涩的咸味留在宾的口中。手伸进衣服碰触到解开的胸罩下柔

    软有弹性的乳房,双手把衣服往上一捋,远比两年前大而饱满的乳房在眼前抖动

    着,张嘴含住指向自己的丰硕乳头吸吮。

    「噢,你慢点!你儿子跟你一样贪得无厌」。身体倒在床上,

    嘴吸住另一侧的乳头,用牙齿轻咬,「呀,疼」。

    「你就是用她们把我儿子养大的?」。手伸进裤子里面抹到细毛复盖的腿间,

    骄傲的语气,「多得他都吃不完」。

    手脚并用的帮俩人脱去衣物,嘴亲在丰润的臀尖,一路向下双唇摩擦大腿内

    侧,滑下床蹲在床边分开双腿拉近饱满的阴阜,舌头从阴蒂一路舔开小阴唇到洞

    口,马素贤「咿呀」的呻吟扭动着,舌尖努力伸进拉开的圆洞探索着儿子来到世

    界走过的地方,「哦,不行了」。舌尖再次向下搅在变得突出的小点上,「啊」。

    圆润的腿和臀抖动几下,稀薄的水流聚在洞口流下,宾起身一挺把水流堵回

    洞内,身体一蹦,「唔」。

    刚开始抽动,「啊」。响亮的婴儿哭声从另一个房间传来,「快出来,儿子

    醒了该喝奶了」。

    「等会我刚进去,不能等」。

    「你等着!哪有爹跟儿子抢食的」。

    光着身子从厨房拿起温热的奶瓶来到屋内放在小桌上,来到床前抱起婴儿,

    「来,旺儿吃饭,爸爸来看我们咯。你去把衣服穿上」。

    宾把毯子披在她身上包住,拿起小被子围住身体,手轻抚肩头。马素贤喂着

    奶说,「马其旺,有点土我爸给起的名字,取的谐音,要不然都报不上户口。你

    妈知道后倒没反对,将来改回姓王,名字也听你的,其旺就当小名吧」。

    小家伙衔住奶嘴,安稳的躺在妈妈的怀了,闭上眼睛小手在乳房上摸索,宾

    一脸坏笑的看着,马素贤娇懈的白了一眼,

    「跟你一样没个正形」。

    「没事姓名由你定,你辛苦了。没请个保姆吗?」。

    「当然有,这不你要来就让她去我妈那了,明早回来」。

    「什么时候你也得去看望一下我的家人了,我爸妈倒还好理解你,我哥他们

    真有点生气呢」。

    「又是你把一切都兜在自己身上了吧,谢谢!温婉贤淑的母亲」。

    把儿子轻轻地放在小床上,「知道就好。来吧伺候完儿子,该爹了」。

    宾丢掉毯子双手抱起光滑的身体走进卧室,轻轻的放在床上,脸摩挲柔软的

    乳房,衔住乳头,缓慢趴在身上再次挺进依旧温热的阴道,开始快速大幅的挺动。

    柔软的大乳房上硕大乳头在灯光的斜映下画出各种图案,扭动身体收缩阴道

    配合着,大张嘴,「啊,终于又回来了,噢,亲爱的」。心里庆幸当时的正确一

    搏,如果以孩子为由拖下去只会两败俱伤,闹到不欢而散。

    突然身为人父的的心理升华,感受着母性的伟大和人类得以延续的精髓,宾

    觉得爆发有了更深的含意。

    70。

    依旧是起身拿来热毛巾擦拭干净才贴着宾躺下,乳房柔软的压在胳膊上,

    「还舒服吧,是不是没以前那么紧了。都说生完孩子后就松了,我这一阵都

    在按她们说的锻炼呢,就怕你不要我了」。

    「你真是多虑,一天带个孩子还不够累瞎捉摸。我的那么大不会的,再说就

    是不练过两年也就恢复了」。抚摸着背后光滑的皮肤俩人闭上眼睛。

    随马素贤身体一动宾惊醒过来,睁开眼看着还开着的床头灯柔和的光线下幸

    福遐意的脸,又有了勃起的感觉。

    掀开被子舌头舔在乳头上,马素贤「嗯」了一声转身躺平继续沉睡着。宾把

    被子盖住她上身转到腿间慢慢的分开腿,轻轻的用舌头在阴唇上滑动,「嗯」。

    「嗯」的双腿分得更开了,宾缓慢的用舌头分开大阴唇和小阴唇,在边缘和

    红色的内壁上舔到洞口和顶点。

    「啊」。婴儿的哭声再次不合时宜的传来,马素贤一激灵醒来,感到了腿间

    的头颅和舌头,

    「呃呀,你还是哪样总是没完没了,你歇会!你儿子叫呢」。起身披上衣服

    来到床前弯腰轻轻拍着,宾跟着来到身后,儿子闭着眼睛喳吧着嘴。宾的一只手

    伸在乳房上三个指头捏住乳头轻揉,

    「这小子怎么总是要打断她爹妈的好事呢」。

    身体扭动着,「那是儿子小小的就知道心疼他妈,保护妈妈不让他爹欺负,

    乖儿子真好,你有个坏爸爸」。可以听出语气里的幸福感。

    双手抱住细腰阴茎插进阴道一挺到底,头向上一仰,「喔」。手依旧在轻轻

    地拍着婴儿,

    「嘿!我要不欺负你妈能有你嘛,知道嘛,你小子就是这么来的」。

    「你个流氓,这么小的孩子都要让你教坏的」。

    宾没有回音大幅的前后运动起来,轻拍婴儿的手停了下来,双手抓住小床的

    床挡支住身体,婴儿床随着身体晃动起来,

    「喔,啊,我非让你整死,给你带儿子也不让休息」。「啊,用力,我来了」。

    「噼啪」的肉体碰撞声和婴儿床,「依呀」的摇晃声混在一起。

    「噢,不行了。我们换个地方,孩子会被吵醒的」。宾向后一退,马素贤双

    手松开婴儿床挡,转身对着宾。宾的双手抓住她的双臀,她配合地环抱住宾的肩

    头,宾一托转身来到厅里在卧室暗淡的光影中把马素贤放在空旷的餐桌上,撩起

    双腿再次插进湿润的阴道,「噼啪」声音再次响起,和「咿呀,呜啊」的吟声在

    空旷的厅里混响。

    两脚高高的扣在背后,乳房在手中变换形状,直到宾低吼着趴在她身上大口

    的喘着粗气。宾起身从厕所拿纸给四肢耷拉在桌边的马素贤擦去腿间残留的液体,

    双手一托把她抱进卧室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关掉床头灯在东方些许微弱的晨曦中

    俩人进入愉快深沉的梦乡。

    开门声吵醒了俩人,「姐,我回来了,你和孩子还好吧。呃呀,你怎么不关

    门!」。一边关门一边还在抱怨,声音变得模糊不清,「他是谁呀,昨天你也不

    告诉我。不是说你没男人嘛,这桌子上和地上都是些什么呀!你一天叫我保持干

    净小孩容易生病,怎么他一来搞得满房子怪怪的还那么难闻。都几点你们还在睡

    觉,孩子不吃饭嘛」。

    可以听见收拾房间的声音和拖地声。

    马素贤一看已是九点半了,一边起身找衣服一边说,「你是不是没把桌子擦

    干净,难为情死了」。宾「嗤嗤」的笑着用手去摸她的屁股,

    「呃呀,你别闹了。她人不错快两年了照顾得很好,与我情同姐妹,这下完

    了,非让她笑话我,她也不懂这些,你让我怎么跟她解释」。

    宾的手依旧不老实的揪住乳头,转身把手推开,「也是奇怪了,儿子能睡到

    这会!平时早醒了」。

    「他爹来了,他能不安心?且睡呢」。

    「呸,那是他不好意思醒来看他那流氓爹。你赶紧起来去上班,晚上过来看

    你儿子吃饭。商量一下,还有忘了告诉你了柳雯琪这几天会过来」。

    宾开始穿衣服,「她过来有什么事吗?」。

    「不是很清楚,应该是来参加二哥在他们局里搞的大型多余物资串换会。办

    了几次了,外省的许多单位过来公开的互相比价以物换物,听说是效果挺好评价

    可高了,解决了省里不少短缺物资。我看你二哥用不了多久就会高升的」。

    晚饭前宾一敲门马素贤打开门手牵着其旺,「对不起,忘了把钥匙给你了。

    来儿子,叫爸爸「。婴儿奶声奶气的,」爸爸「。

    宾的眼泪在眼眶里转悠,一把抱起亲在胖嘟嘟的圆脸上,「呃」。

    「哇」。小孩子吓得大哭起来,

    「你慢点,孩子认生」。接过小孩,「洗一洗吃饭了」。

    餐桌上宾看着马素贤一口口的喂饭,「不用操心长得挺好没生过病,走路,

    说话,吃饭都没问题。所有的苦都过去了」。

    「谢谢你」。

    「小杨把孩子抱走吧,我们还有点事商量」。

    「餐馆的事我看了,你要办就办吧。钱可以贷上些,不够再凑些,关键这些

    做的人要找对!」。

    「还有你真打算在系里耗上几年?耽误的是自己!」。

    「我知道,可他只要要卡着我,任谁也没办法。我还不想这么快就放弃专业,

    再看看吧,等研究生毕业也不一定」。

    「由着你吧,本来你也不是个听人劝的人,可当时要是我在至少会活动一下,

    结果也许会好些。闹到现在专业没法做了,副业倒不耽误。你可得保持着专业,

    不能荒废了」。

    「我知道,就是因为太自信了,老话说得好听人劝吃饱饭啊!所有生意上的

    我都不会介入太深」。

    「今晚你别再折腾了,让她笑话了一天。我也累了缓一缓。今天你先回学校,

    让我们慢慢的适应,现在一切儿子为大」。

    「也好,我再想想还有什么细节,问一下二哥他办的那个活动的具体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