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气大陆之淫破苍穹】(6)

作品:《淫气大陆之淫破苍穹

    【淫气大陆之淫破苍穹】(第六章:祸起云山)。

    云岚宗后山的一座山峰上,站立着一个周身都被淡淡的黑色雾气笼罩的女子,

    透过雾气隐约能看到她的曼妙的身体周围有许多黑色铁链环绕,有的插向她的蜜

    穴,有的在不断的勒紧她硕大的乳房,让一对巨乳仿若断成两瓣,而身后则有三

    条铁链插入她的菊花,并且不断来回抽插,剩余的的铁链则不断鞭打着她的身体,

    而她的脸上则没有丝毫表情,仿若这些玩弄不存在一般。

    在环视了四周的地形后,她从身前的悬崖纵身一跃,周身的黑色雾气迅速凝

    聚成一对黑色的羽翅,让她在悬崖峭壁上的一处石窟停下下坠的身体,看着被人

    用巨石堵住的洞口,她轻蔑一笑,瞬间身体头部笔直的撞向那巨石,随着一阵金

    石交击之声,而那巨石并没有被撞的碎裂,却留下了那女子的身形窟窿,而在这

    山崖洞窟修炼的,正是闭关尝试突破到淫宗的云山。他也因为刚刚的巨大的金石

    交击之声而从修炼中慢慢回过神来,「你是谁」云山借助那被她撞出的窟窿中透

    进洞窟的光大致看清了来人。

    那女子依然保持着被周身环绕的铁链抽插和鞭打。不过却语气平淡的说到。

    「我是谁不重要,我来是找你做比交易的」。

    云山用自己的目光和自己的精神力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女子,从她铁链的动作

    来看她的淫气不在自己之下,甚至可能已经达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淫宗,而虽然

    全身赤裸,但那些铁链却有意无意的遮住她的阴道和乳头,让这个身材绝佳的女

    子有一种异样的美,冰冷而美艳的脸庞转向一边,任由云山打量自己,不一会后

    转过头看着云山平静说到。

    「不会为难你,只是希望你帮我们在加玛帝国内找样东西,不管找不找到我

    们都会帮你突破到淫宗,找到的话,送你到淫尊也不是不可,你怎么都不亏,」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云山谨慎的问到,「这个现在还不方便告诉你,不

    过我可以先让你突破到淫宗,到时候你出山重新执掌云岚宗,暗中多派信得过的

    手下帮我们搜查就行,有线索后我们会亲自去验证」。

    云山听到后心中暗暗开始思量,这么好的交易不会有什么鬼吧,不过脸上却

    不便表露,只是一转,问到,「敢问阁下如何称呼」。

    「叫我梦清就行,怎么样,你现在大限快到了,再不突破,就要彻底消失在

    这美妙的淫气大陆了,你舍得吗?」。

    「不知道梦清姑娘是那个门派的」。

    「这个你不必知道,只要考虑答应还是不答应,」女子的话语依然平静,不

    过却有些急迫了,「容老朽出去和派中长老商量一下,毕竟云岚宗不是我云山一

    个人的门派,况且现在掌门是我的徒弟,我就突破到了淫宗,也不好意思开口」。

    云山面露难容,「好吧,不为难你,你可以慢慢考虑,不过我出了这个洞口就不

    会回来了,到时候你就是来求我我也不和你做这笔交易了」说完,她转身就走向

    洞口,而当她走到那巨石前面时,依然像正常步行一般,不过那巨石却被她小腿

    的前迈而向外推出了相应的距离,云山看着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心中一阵盘算

    后叫道「梦清姑娘留步,老朽答应做这笔交易,」

    「我们知道云老宗主的难处,位置是自己让给徒弟的,现在又要回来,脸上

    过不去,所以我留下来帮助云老宗主突破到淫宗,并且让云老宗主发泄不满,若

    是云老宗主依然觉得不够,我还可以把同族之人一并叫来,任由老宗主发泄,老

    宗主现在就可以,毕竟是我们让老宗主为难了」魂梦清歉意的说到。

    「老朽不是那般喜好之人,」

    「老宗主不答应,魂梦清心中过意不去,会寝食难安的,还请老宗主惩罚,

    让魂梦清心安」。

    「那你先帮老夫舔舐下肉棒吧,」云山试探的说到。

    「是,」那女子周身的雾气慢慢回到体内,而铁链也顺着她腰部的脊柱慢慢

    缩回身体,那铁链最后在身后的皮肤上留下一个很小黑色的铁链纹身,因为铁链

    的撤去,她丰满的乳房,纤细的腰肢和圆翘的屁股都一览无余,脸上的平静也转

    为微红,她轻轻的从云山身后替他解开衣服扣子,然后将衣服折好放在一块石头

    上,这才跪在地上,舔舐起云山那还未勃起的肉棒,因为年老,云山的肉棒已经

    像一根枯萎的树枝,不过勃起后却依然是比魂梦清的手臂还粗大,魂梦清在肉棒

    变大后,也直接让肉棒插到自己的食道中,脸上的红晕也越来越浓,舌头也在被

    云山沾满的口腔中尽量的动着,尽可能的服侍云山,云山在看到她恭敬的一丝不

    苟的服侍后,心中对这个女子的猜疑也减少了几分,不过他又想到要自己去问徒

    弟要掌门之位,心中就不由的升起了对眼前人的愤怒,他开始将插在她喉咙的肉

    棒不断变大,看着她因为窒息而痛苦的脸后,心中不由的有些满足,不过他知道

    这点折磨对她不痛不痒,甚至可能还在享受,想到这云山又不由的有些愤怒和不

    满,他开始运气让本就粗壮的肉棒不断变长,一直伸到她的胃里,而魂梦清的脸

    上却浮现出满足的神色,似是在饱餐云山的肉棒。

    这让云山开始认真折磨这个女子,那肉棒继续伸长,直接插到她的肠道里,

    而魂梦清只是一阵难受后就很快变为享受,云山看着这个被自己肉棒从嘴插到肠

    子还在满脸愉悦享受的女人,心中满是不满,直接一巴掌重重的打在了她的脸上,

    一块巴掌大的红印出现在她的左脸颊上,魂梦清依然笑脸,很快右脸也挨了一巴

    掌,她则由愉悦转为兴奋,期待着云山继续去打她的脸,这种快感也是她一直追

    求的,因为拖欠别人而被打,那种快感让让她下身一热,淫水如泉涌般流出,而

    且一直不停。

    云山看着还在愉悦享受的魂梦清,用力直接将他弯曲的肠子全部套到自己的

    肉帮上,并且不断向下,直道从她的屁眼里出来,用阳具贯穿了她的身体,魂梦

    清呜咽了两声,然后似是母狗看主人般的看着云山,云山准备将肉棒缩回一些好

    从里面向外抽插她的菊花,但是发现自己伸出她屁眼外面的肉棒被她的菊花夹的

    紧紧的,几乎很难收回抽插,这个她自己收缩肛门的举动让云山升起一阵无名火,

    直接将肉棒一挺,魂梦清便如同被串在烤架上一般被云山的肉棒举到半空,随后

    云山肉帮一挥,将她的身体砸向一块大石头上,魂梦清的脊骨和大石相撞后发出

    碎裂的声音,而她的表情也有些扭曲。

    但是夹紧云山肉帮的菊花却丝毫没有松动,云山感到自己的肉棒还在被她的

    屁眼夹的死死的,就又将她砸向石头,依然是一样的骨头碎裂声音,但是这次魂

    梦清却不再是扭曲的表情,转为了一种兴奋,云山看到她脊柱被砸断还兴奋的表

    情就又准备将她砸向石头,而这次则是不断的用力砸在石头上,而这种不断的用

    力砸自己的脊骨,魂梦清的恢复力也赶不上,很快就全身瘫软,云山也顺利的将

    自己的肉棒从她的身体里拔了出来。任由她瘫软在地……。

    一小会后,魂梦清慢慢醒来,看着站着的云山,轻声问到「老宗主,能再来

    一次吗」。

    「我呸」云山狠狠的吐了口痰在她脸上,魂梦清则十分满足的用舌头将那痰

    全部舔到肚子里,「差点把老子的肉棒给夹断了,还想让老子再来一次,把你的

    菊花给扒开」。

    魂梦清恭敬的将菊花对准云山的身体,自己的双手则努力的将紧闭的菊花撑

    开,而云山则拿起身边的石头,用手臂将这些石头塞到她的肠道深处,而魂梦清

    感受到肠道里的石头和肠壁的摩擦后,脸上越发兴奋起来,云山直到她的肠道被

    大大小小的石块占领,这才让她不用撑了,感受着自己肠道被石头塞满的痛感和

    鼓胀感,魂梦清的蜜穴又开始不断的流出淫水,脸上也是一片满足的潮红,「小

    穴水挺多吗,让我试试肚子里都是石头还软不软,不软就把你肚子里的石头都踩

    碎再试」。

    仅是云山的言语就让她满身发热,期待接下来的抽插,云山也不客气,抱起

    满肚子石头的她,用力把她砸到石台上,这让魂梦清一阵高潮,淫水直接喷了出

    来。

    云山也是趁热打铁,直接将阳具插到她的蜜穴里,不过隔着满肚子的石头,

    他的肉棒确实不舒服,但云山很快就想到,直接像外捅,隔着魂梦清那白皙的皮

    肤,只见云山的肉棒直接向她的皮肤用力,很快小腹处就有了一个高高举起的肉

    棒,隔着那被撑起的快破裂皮肤,让云山有种莫名的冲动,桶烂这让自己为难的

    贱人的皮肤。

    于是他不断的让肉棒变粗变大,那被举起的皮肤也越来越薄,直到真的被云

    山桶出一条裂缝,桶破后,云山直接将她的小腹处的皮肤都顺着裂缝用手撕烂,

    只留下裸露在空气里的破碎子宫,魂梦清则随着皮肤被玩坏而兴奋的昏了过去。

    云山看着昏过去的魂梦清和自己依然挺立的肉棒,便一拳打在她充满石头的

    腹部,魂梦清因为刚才玩的太兴奋,被云山在腹部锤了好几拳才醒过来,带着歉

    意的对云山说到,「对不起,老宗主,我这就修复身体,让您继续」

    「皮肤不用修复了,子宫修复下就行,我要看着自己的肉棒在你子宫里抽插

    的样子」。

    「是,老宗主」。

    只见那破碎的子宫不断的飞速修复着,而那破裂的皮肤依然夹杂着碎肉分散

    在子宫周围,云山又一次插到她的子宫,只不过这次比上次松了许多,「用力收

    缩啊,这么松,怎么插」云山看着她怒气冲冲的说到,「对不起,老宗主」说完

    努力的将自己的子宫收缩以让云山抽插,「还不错,」云山在她的子宫抽插了许

    久后终于射了一点精液在她的子宫,只是一点,似是施舍一般,「能让老宗主感

    到一丝舒服,梦清就算全身都裂开都是值得的」。

    「对了,你的胸部我还没碰过呢,」说完云山看向魂梦清那依然完好的雪白

    乳房,「老宗主要如何都可以」魂梦清一直忍受着肚子了石头那种让肠道的所有

    地方都刺痛的快感,娇媚的说到,啪,云山毫不客气的用手扇了她一个耳光,

    「不许对老夫做出这种表情」。

    「是,梦清错了」,「作为惩罚,我要通过你的胸部把你的内脏都捏碎,」

    「全凭老宗主心情,梦清的身体都是老宗主的」。

    「你用手把自己乳孔分开,」云山命令道,「是」魂梦清努力的用手将自己

    乳孔撑出了一个鸡蛋大小的孔洞,云山也努力的将手伸到她的乳房中,只是有些

    挤,插进去的云山也不在意她的表情,直接用力将手插到她的胸腔,而魂梦清的

    胸腔被云山的手插入让她一阵抽搐和痛苦,不过强韧的淫宗肉体让她很快适应了

    这种痛苦,并且感到有些许的舒服,云山很快提醒道,「另一只」

    魂梦清也不去体味那种适应了多出一只手的胸腔,用力将自己的另一个乳房

    乳孔撑开,让云山还在外面的手插入自己的胸腔,这次那种插入的痛感都变成了

    一种对魂梦清而言愉悦的感受。

    「让你的恢复力达到最大,我要开始捏你的内脏了,」

    「嗯,老宗主加油,争取比梦清的身体恢复速度还快」魂梦清从没玩过自己

    的内脏被人捏爆的快感,这让她满心期待。

    云山在手伸到她的胸腔后就不在顾及她的感受,随意的在她胸腔中摸索,摸

    到什么器官就用力捏爆,而被捏爆的器官也在快速的恢复着,等待着再次被捏碎。

    而魂梦清也在不断被捏碎内脏中慢慢将这种痛苦是为一种无比难得的快感,一次

    次的舒服到高潮,最后终于幸福的昏了过去,而发现她胸腔中的器官都被捏碎了

    的云山,看着她满脸幸福的昏过去后,就准备不玩了。

    不过在看到她的肚子被石块撑的有些不平后,决定还是帮她解决吧,拳头不

    断的用力砸在充满石头的肚子里,肚子里的石头也隔着皮肤和肠壁被云山砸碎在

    肠道中,其中有不少处肠道直接被咋的稀烂,云山也不在意,被杂碎的石头也慢

    慢被肠道的蠕动排出体外。

    而魂梦清则在睡梦中呢喃到,「老宗主,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给老子醒过来」云山直接一脚踢在了魂梦清的脑袋上,而她

    的整个身体都被这一脚踢的在石壁上砸出一个大坑,而魂梦清也慢慢醒了过来,

    「对不起,老宗主,梦清没能让老宗主尽兴」魂梦清一脸歉意的说到。

    「你要怎么让我突破到淫宗?」云山对于这种玩弄很不喜欢,怎么都不能让

    她屈服,让她痛苦,反倒是自己成了她的玩具。

    「吸收我的乳汁和淫水,淫皇巅峰和淫宗虽只差了一段,但却是淫气数倍之

    差,正常修炼,没有奇遇或淫丹很难突破,而奴婢的淫宗乳汁蕴含了大量的淫气,

    老宗主如不嫌弃,可以吸收以增加淫气,直到积攒够足够突破的淫气,这可比闭

    关来的快多了」魂梦清平静的说到,似是她早已想好了。

    「你就不怕我突破到了淫宗不帮你」。

    「梦清一直梦想着,以一人挑战一个宗门」。

    「你这么厉害为什么来求我」。

    「我就一个人,在这茫茫大的加玛帝国,不找个帮手怎么行」。

    「所以你就看上了云岚宗在帝国的实力和影响力」。

    「嗯,其实是我赚了,所以老宗主不用客气,吸干梦清的乳汁」。

    「哼,老夫,自然不会便宜了你这贱货,」说完,直接走到她身前,一只手抓住她的头,直接用力将她的头压到石壁中,又抓起她的手臂用力拍到她身后的

    石壁中,用脚将她的腿和身体都踢到石壁中,然后将唯一在石壁外的乳房含入嘴

    里,吸吮了起来,魂梦清闭上眼睛,感受乳头被吸吮的快感,强烈的刺激可以让

    自己高潮,细微的摩擦也能让自己兴奋。

    乳头因为被云山的不断吸允,魂梦清也慢慢受不住那种感觉,乳汁不断的流

    到云山的嘴里。

    「还不错的味道,」云山尝了口她的乳汁后,满意的笑着说到,随后从自己

    的纳戒中飞出一个有一人大小的搾乳机。

    「这是老夫老早以前买的,准备送给我那徒弟的,不过一直没机会,现在送

    你了」云山看着身体嵌入石壁中的她爽朗的说到。

    「多谢老宗主赠物,梦清一定会帮助老宗主达到淫宗的」说完从石壁中走出,

    站到那搾乳机上,云山也从后面按下了开关,随着开关的按下,一个金属环将魂

    梦清的脖子卡到身后的金属机器上,同时腹部也被卡到身后的等人高金属柜上。

    而云山随后走到前面,从金属柜的两侧拿出两个连着金属管子的透明玻璃罩,

    那玻璃罩与鱼缸差不多,但是在她的巨乳面前还是小了些,云山费了好一会才将

    她的乳房挤到那玻璃罩里,随后又走到柜子后面,扭动一个按钮,而魂梦清则清

    晰的感觉到那从金属管子里传来的巨大吸力。

    但是对于让魂梦清泌乳的刺激还是差远了,云山又来到前面,看了眼眼前的

    情况,然后从柜子的上方拿出了两个内环都是尖刺的金属圆环,用力的从断口处

    掰开,然后不客气的直接套到她的一对巨乳上,而尖刺也全部没入乳房里,痛的

    魂梦清抿嘴咬牙,不过很快就将这刺激转化为舒爽。

    云山也发现了她的怪异之处,第一的刺激都是正常反应,而第二次则都似是

    享受,不过他也没有细想,走到金属柜后,扭动了那个闪电标示的旋钮,而位于

    前面的魂梦清则被从尖刺中发出的电流刺激的淫水直流,乳头也被电流刺激的开

    始挺立,随后慢慢流出了些许乳汁,云山看到她这个样子,明显的还不满足。

    从纳戒中飞出三根有电弧跳动的金属阳具,直接插到她下体的三个洞里,又

    将电流调大了不少,而被更大电流刺激的魂梦清也彻底放开了身心,任由乳汁如

    流水般被吸走,而自己的乳房也开始慢慢变小。

    「嗯,不错,不过这么点乳汁可不够,」说完又从纳戒中拿出了一个漏斗,

    直接插到她的喉咙深处,然后不断的将从纳戒中飞出的各种食物顺着漏斗送到她

    的食道里,云山看着自己的作品,微微一笑,似是很满意,从金属柜一个水龙头

    样式的地方接了一杯奶,慢慢品尝了起来。

    而魂梦清则满脸微笑和享受,由于喉咙被卡住,只得含糊不清的说到「谢谢

    老宗主的礼物」不过云山没注意,而魂梦清也没说的是:她分泌的乳汁中不可避

    免的带有自己的淫魅迷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