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气大陆之淫破苍穹】(9)

作品:《淫气大陆之淫破苍穹

    第九章。

    「姐姐,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为何最近几万年的淫帝只有一个,而且似

    乎只是短短几年,也很少听到有消息说他在哪快活,就消失了,而后淫气大陆至

    今都没有淫帝现世」一个束发绿衫的少年,坐在石凳上,对着面前石桌上的丹炉,

    发呆出神,许久才开口说到。而她身后的紫衣女子,则双臂张开,闭目聆听着后

    院风吹竹叶的细碎声和屋檐鸟雀的叽叽喳喳。

    「怎么了,那个叫陀舍的人听说是啥邪教的教主,强行冲到淫帝,遭到反噬,

    所以才昙花一现,只有这点记载」紫衣女子缓缓放下手臂,看向这个自己最宠爱

    的族中淫药师,「这教派确实有些邪乎,他的修炼方法真的可以让人进步飞速,

    但他的弟子到了一定水平,就基本不可能再有突破,都停留在那一层,至死也没

    有进步,而他却一骑绝尘,从一个普通淫王,只用了十几年就成为淫帝,这速度,

    可从来没有过,」束发少年也看向了自己的姐姐,魂族族长,魂天凤,「你想说

    什么?」魂天凤认真的看向这个平时很少说话的少年,等着自己这个自幼聪慧的

    弟弟的下文。

    「也许他身体生来就有异变,可以承纳多余肉体极限的淫气,或者说他可能

    是比人类肉体强韧的兽类,但依然比我们认识的最强的几个种族的成员还要强上

    数倍不止,从淫王开始决定修炼的便是自己身体能承受的淫气极限,而他三年一

    次的突破,简直诡异,他可能不是人,也不是兽族的,而是其他的生命」。

    「其他生命,难道他是一颗树吗?」在说出这句话后,两人似是都突然想到

    了什么……。

    小医仙第一次来到魔兽山脉北面的这个小镇是自己十六岁的时候,人总是故

    意去忘记那些自己不愿意面对的事情,而小医仙就是这个故意忘记了自己过去的

    女子,刚到魔兽山脉入山口的青山镇,小医仙已是筋疲力尽,全身衣服也是破烂

    不堪,不由的就直接昏躺在了镇门口,而当她醒来时就已经在镇里的青山医馆里

    了。

    因为自己实在无以为报,又没有容身之处,小医仙便当了老馆主的助手,开

    始学习医术,除了抓药,看些简单的病症,更是经常与进山抓捕淫兽的队伍一起,

    亲自去采集药材,省下了医馆不少的支出,小医仙也在这种老馆主的关爱中慢慢

    找到了许久未体会到的温情。心也开始去相信别人。

    青山镇是一个猎人剧集的小镇,猎人受伤后都会去青山镇唯一的青山医馆医

    治,日子久了,猎人们开始对这个可爱和单纯的女孩渐渐的心生喜欢,便开始叫

    她小医仙,而之前的名字则没人记住,甚至小医仙自己。

    由于小医仙只有淫者初级的水平,所以很多淫师猎人都非常乐意与小医仙双

    修,增进她的修为,小医仙起初还总是拒绝,但相熟后渐渐的就开始接受镇上人

    的好意,由于夜晚都比较闲,便渐渐的都聚到广场附近,在正中点起篝火,或聊

    天,或进行每日的淫气修炼,或切磋淫技,大家早已将这个聚会当成了每晚消磨

    时光的最佳去处。小医仙也慢慢成了每晚镇中广场篝火边的常客。

    萧炎在熏儿走了之后,便开始准备各种物品,踏上药媚为他准备的修炼之路。

    「这位萧公子可是一口气买下我们库存一级药材一半的买家,萧炎公子,这

    次要些什么」雅妃出来在大厅看倒萧炎在买各种药材,就上前给了那个伙计一个

    眼色,同时和萧炎聊了起来……。

    「熏儿走了,你也要走了,我心里还有些舍不得了,」被雅妃拉到上两次来

    的那间偏厅,硬逼着萧炎用肉棒按摩自己小穴,自己则躺在软绵绵的沙发上头枕

    着手臂满脸享受的雅妃在听到了站着的「苦力」萧炎的叙述后,脸上的愉悦消散

    了不少,「不过也好,等你成为淫王了,不要忘了回来做雅妃姐我几天苦力哦,

    我其实一直挺期待这么被连续插两三天呢」。

    雅妃又恢复她那慵懒而享受的神情,正在听着音盒里乐声的淫师雅妃和身后

    在她身上试着自己新学的几种淫技的萧炎,在侧厅里等着伙计准备好自己单子上

    的药材。雅妃有时享受的轻哼几声,有时会和萧炎有的没的聊两句。直到一声敲

    门声传来,雅妃和萧炎穿好后出来,在大厅里互相说了句再见后就各自转头。虽

    然萧炎和雅妃都觉得这不会是最后一次见面,但心中却还是有些离别的不舍。

    「小甲,没事就来我房间帮我按摩下」,在走了一会后,雅妃转头对刚才那

    个伙计说到,然后继续踩着高跟鞋的声音向后厅走去。

    萧炎在准备了不少自己练习的药材后,又准备了些旅行需要的物品,就准备

    和族长萧战,也是自己的父亲辞行,随后踏上了去魔兽山脉的行程。

    虽然药媚可以淫气化翼带着萧炎飞到那,但那样太招人注意了,毕竟在加玛

    帝国淫王还是很少的存在。所以萧炎买了匹马,赶往最近的飞行站,和大部分人

    一样乘坐狮鹰前往魔兽山脉,而就在萧炎露宿野外,架起火堆烤食物的时候,药

    媚,似是有些踌躇的拿出了一卷暗红卷轴,想了想,又从纳戒拿出一卷淡黄色卷

    轴。

    「淫火作为天地凝聚的极炎之物,能操纵者至少需要淫宗的水平,而这卷轴

    所载之法可吸纳淫火之力为己所用,因该说是世上唯一的一种可以操纵淫火的功

    法了,这也是我能提供的最好的功法了,我本就有愧于你,所以对此功法到不珍

    惜,只是吞噬淫火太过危险,古往今来有无数人想操控这种天地奇物,可是不是

    焚为飞灰就是被淫火占据身体,失去意识,最后沦为淫火的奴隶直到死亡」。

    萧炎听到这些,惊讶的呆住许久才回过神来,看着手中的暗红卷轴,蓦然无

    语。虽然当药媚拿出卷轴时就大概猜出了什么,但这种珍惜之物直接拿出来,自

    己的师父当真是认真的。

    「这功法可不断进化,而且每吞噬一种淫火就会让修炼者修为大涨」。

    「熏儿那丫头现在应该有淫师了吧」不知道药媚为什么要说这句,也许是希

    望萧炎选择这功法,也可能觉得萧炎似乎并没有真正面对过他和熏儿的差距。

    又是一阵的沉默后,「这是赤炎决,很多火属性功法的人都修习这个,以后

    还可以改修别的功法」。

    说完丢给萧炎另一卷卷轴……。

    「熏儿不在,这块玄重胶你就贴身穿好了」说完将一个有手掌大小的黑色蠕

    动胶体抛给了萧炎,「他不是活物,却可以吸收你身体自然耗散的淫气来作为动

    力,不断的蠕动和刺激身体,这可是很难得的,姐姐我当年为了搞到它可是费了

    许多……」药媚说到这时,突然脸上露出了一种奇怪愉悦的表情,然后想到萧炎

    还看着她,马上就又恢复了正常神情。

    「好了我回去了,焚决吸纳淫火至少要淫师的水平,所以先去魔兽山脉,那

    里淫气充裕,淫兽和药材都很多,你可以炼些药辅助修为提升,更有数不胜数的

    三级淫兽可以让你练习淫技,」说完,药媚就打着哈欠回戒指了,而萧炎则开始

    换上了玄重胶,起初还有些硬,渐渐的便柔软异常,最后萧炎只觉得龟头被它不

    断刺激,差点忍不住射了出来,就在萧炎想脱下它时,发现穿在身上毫无重量的

    它,脱下来却如千斤重般,在好不容易脱下来后,萧炎这才将它收入纳戒,躺下

    睡着了。

    而焚决,萧炎粗略的看了下,这种功法修炼起来并不难,难的是吞噬淫火。

    又一天的赶路,萧炎来到最近的的飞行站,这飞行站位于这座依山而建城市

    的最高处,平日里住在城里的人经常能看见一只只狮鹰从头顶滑过,飞向远方,

    而萧炎赶到时已是傍晚,狮鹰主要靠光亮辨别方向,所以长途飞行的狮鹰更是需

    要在天黑前找到一处停靠,否则非常容易飞错方向。

    萧炎只得在城中选了处客栈歇脚。

    「你是第一次来这座城市吧,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下,不要这样看着我吗,我

    也没说我不要报酬,我练的功法需要不同人的精液才能不断提升,所以我只要你

    的一点精液而已,怎么样」。

    萧炎看着这个入城后一直在自己身边叽叽喳喳,满脸的微笑好像很熟一样的

    俏丽女子,但是萧炎心里确实觉得她一点也不讨厌,反倒很招人喜欢,就答应了

    下来,拉着马跟在她身后,听她涛涛不绝的讲着各种事,不一会女子就停在一处

    旅馆,「这是我们家开的,免费给你住一晚,进来吧」。

    说着便招呼萧炎跟上,随后跟前台招呼了几句,就拉着萧炎去了二楼的一处

    房间,等萧炎进去后,她背过身关上房门,脸上婉儿一笑,「该我索取报酬了哦」

    说着就解开自己的衣服,将还在呆愣楞的萧炎压到床上,「这种事非常多的,不

    要吃惊,女性修炼的很多淫技都是要精液支持的,所以不要担心,其实我以前也

    这么玩过,哈……」随后萧炎便没听到药媚的声音,但猜她大概正在戒指里笑吧。

    「我叫宣儿,请多指教」这个叫宣儿的女子在将萧炎压倒床上后,虽然脸只

    离萧炎只有一尺距离,甚至都能闻到萧炎身上因为长途奔波的汗味,但还是忍住

    了自己亲吻眼前这个英俊少年的冲动,这种行为对于两个陌生人还是太过于失礼,

    毕竟在淫气大陆的认知里,感情和欲望是两回事。

    所以宣儿在楞了一会后,很快回复意识,将萧炎的衣服一件件的解开,扔到

    身后,随后用自己光洁如玉的手掌不断抚摸萧炎的身体,最后停在萧炎的胯下,

    转而轻轻套弄起萧炎已经微微坚挺的肉棒,待到感受到萧炎的肉棒已经完全勃起,

    坚硬如铁时,慢慢的将自己的蜜穴对准萧炎的肉棒坐了下去。

    在感受到一股从下身传来的坚硬和炽热的感觉后,宣儿的蜜穴也开始分泌出

    蜜液,适应和享受这种熟悉的感觉,同时身体也开始不断的上下晃动,好从这肉

    棒里榨出自己修炼所需的精液,不过很快宣儿就开始香汗淋漓,同时也开始不断

    的喘气了粗气,「让公子见笑了,是奴家请的公子,却先体力不支,真是抱歉,

    待奴家歇会,再用蜜穴伺候公子,这之前,只能委屈公子让奴家用手来伺候了」。

    说完不舍的将萧炎的阳具从自己的蜜穴里吐了出了,不过依然坐在萧炎的腹

    部,同时一只手也背在身后套弄起萧炎的肉棒,萧炎看到她香汗淋漓,也不忍心

    看她积攒体力时的继续努力,直接一用力,将她压倒身下,同时轻轻用力将她的

    双腿分开,自己则站到床下,将还没有体会太多快感的肉棒又插进了她的蜜穴,

    同时不断的抽插起来。

    宣儿看到萧炎这个举动,羞愧的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这和自己计划的不一

    样,本以为计划很顺利,但错估了自己的实力,又让别人主动,这对于第一次主

    动找陌生人讨要精液的她有种说不出的难为情。

    「都怪宣儿平时贪玩,没有在淫气阶段时好好锻炼身体,不光淫气有些虚浮,

    体力更是没有什么进步,还需让公子出力,真是对不起,宣儿以后一定努力修炼,

    希望公子不要客气的惩罚我,宣儿才能好受些」说完透过指缝偷瞄起了萧炎。

    「你需要多少精液,免费住店也挺不好意思的」。

    「其实这里是我的卧室」宣儿再次不好意思的说了出来,同时双手将脸捂的

    更紧了。

    一阵沉默后,宣儿和萧炎都觉得该说些什么打破沉默,两人同时发出了声音,

    不过还是宣儿先说了起来,「我练的驻颜秘术需要一千位不同男子的精液才能成

    功,身边人都已经吸纳过了,便想着从经过此处的旅客身上取得些,今天是第一

    次,我也是鼓足了勇气才敢和公子说话的,也许是第一次,不知道公子是否觉得

    我聒噪,我,我可以改」,。

    「哦,第一次,看样子是放不开啊,帮帮他,萧炎,没什么比第一次和陌生

    人做爱就被干倒昏厥更爽的了,相信我,上吧,」药媚听到了外面的情况后,听

    到萧炎还在不知怎么安慰她时,忙怂恿到,萧炎也不知怎么回话好,索性直接远

    转起淫技,让自己的肉棒涨大一倍,并猛力的捅了起来。在高床上的宣儿,则被

    萧炎这突如其来的猛力抽插和更加充实的蜜穴不断的摩擦到高潮的边缘。

    但药媚总是在听到宣儿快要高潮时,提醒萧炎慢下来,这让宣儿开始不断的

    从愉悦的娇喘中停下来,同时心中的欲望也被一点点的激发出来,开始配合起萧

    炎的抽插,同时脸上的那抹娇羞也渐渐变成痴迷沉醉和渴求,而且似乎自己的高

    潮也来的越来越晚,身体也开始变的滚烫。

    而这样几次下来,宣儿已经香汗淋漓,而萧炎也已经满身大汗,不过两人则

    都在忍耐着,萧炎是因为听了药媚的话,希望可以帮她在陌生人面前放开心扉,

    而宣儿则是因为不希望让自己的第一次不能满足对方就草草收场,也在努力的让

    自己不那么快高潮,好多让对方享受一会。

    不过,自己还是先高潮了,蜜液不住的从她的阴道里流出,同时不断的喘着

    粗气,但萧炎却因为大量蜜液在阴道里被自己的肉棒带出来而感受到一种吸力,

    让自己的肉棒感觉更加舒服,遂加快了速度,而刚刚高潮过的宣儿则在萧炎的加

    速抽插下慢慢的感受又回来了几分,似乎还可以再坚持下去。

    而萧炎则渐渐感受到自己的极限,遂不客气的直接射在了宣儿的蜜穴里,但

    是当萧炎的肉棒开始慢慢缩小时,在宣儿蜜穴里的肉棒猛的感受到一种很大的吸

    力和来自阴道壁的压力,这让刚刚射过的萧炎的肉棒又不自觉的开始挺立起来,

    宣儿也只是对萧炎倩然一笑,笑容里,萧炎觉得她不再那么胆怯,而宣儿则寻求

    着面前这个英俊的少年能再次满足她的欲望。

    就这样两人交替的高潮和对方的欲求不满,让两人不知高潮了几次,最后终

    于都沉沉的睡去了。

    而宣儿似乎也忘了要在精液没流干前运转功法,让身体的皮肤吸收精液,以

    达成修炼的目的,而这些则在她第二天早上比萧炎早起来后才发现,本来她打算

    趁着萧炎睡着,用手或嘴,悄悄的从萧炎的肉棒里吸出一点精液,自己的功法需

    求的很少。

    主要是要不同的精液在身体里融合,而将这些融合的精液和自己腹部的淫气

    远转一起就可以形成一丝特殊的淫气,而种淫气流转周身,则可以使身体皮肤老

    去的速度减缓,也就是当内脏衰竭死去时,让自己以妇女的表皮老去死亡,爱美

    是女人的天性,所以这种功法在淫气大陆一点也不奇怪,反倒很多。

    「这样算不算偷窃?」在宣儿用手掌套弄起萧炎的肉棒,并且已经挺立起来

    后,她的心反倒犹豫起来,不过经过昨晚的疯狂,她觉得自己和萧炎应该算不错

    的了,而且淫气大陆似乎从来没有偷精液和淫水的说法,自己也就放下心来,开

    始大胆的取昨晚没来的急收的报酬。

    想到这她不经嘿嘿一笑,当真是个不错的说法,萧炎则在梦里梦到熏儿在吸

    他的肉棒,当他醒来时发现正双手托腮,在桌边满脸微笑看着他的宣儿,「你醒

    了,先穿好衣服,洗漱下,我去楼下给你拿些早餐,」说完转身就离开了房间,

    随后听到一阵欢快的下楼声,萧炎则在起床后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很干净,「都

    被叫宣儿的舔干净了」。

    药媚在萧炎脑海里平淡无奇的传来这么一句,随后还听到了一阵哈欠声。而

    萧炎也更觉得自己的师父不是只会与熏儿斗嘴的时候那样的小孩子秉性了。

    随后在萧炎吃完了一顿极其丰盛的早餐后,萧炎觉得自己牵的马可能对上狮

    鹰不合适,就准备问她哪里有驿站,好将马卖出去,虽然肯定有折损,但自己随

    后的旅程已经不需要这马了。

    而宣儿则直接买了下来,省去了萧炎去驿站的时间,随后二人来到飞行站,

    在将萧炎送到飞行站后,简单的告别后,宣儿转身向客栈方向走去,不过不像刚

    遇见萧炎时那样,言行中带着一丝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