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314)

作品:《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作者:p585。

    字数:56。

    第三百一十四章。

    在女孩的身子上爽完之后龙天感觉自己刚才体内的燥热瞬间完全消失了,一

    边摸着女孩的屁股肉一边说道:「骚妹妹,你可真会叫床,叫的哥哥心里痒死了!

    这不忍不住就把精液射出来了!怎么样哥哥肏屄的功夫厉不厉害」。

    轩轩故意扭了扭自己的屁股让还在体内的鸡巴又是一阵鸡冻,看着龙天说道:

    「龙少你可真厉害啊!刚才可把人家搞死了!太舒服了,龙少人家现在看见你好

    怕啊!你在床上这么厉害人家吃不消嘛」。

    不过女孩的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啦,作为一个快枪手龙天远远没有满足女孩

    的生理快感,轩轩还在心里鄙视这个没有用的男人,长了这么一根又短又细的鸡

    巴还老是想着玩女人,就你这样的本事老娘才不愿意伺候呢。

    哎,做小姐真是没什么尊严,只要男人愿意付钱自己就要伺候别说这样的大

    少爷就算是一个丑男或者是中年肥猪自己也要好好伺候,反正就当是被一头猪拱

    了一下,自己有钱拿就行了,至于是谁自己没资格挑选。

    更何况眼前的这个少爷自己可得罪不起就连自己的老板也不敢得罪他,自己

    在出来时老板一再强调这个人是黑道上的太子爷,要是得罪了他自己就算是死了

    也没人敢放半个屁,也就是说死了也白死,自己的老板在道上也算是所谓的大人

    物了可眼前这位年纪不大却比自己老板还厉害,真是看不懂。

    「哈哈,那当然,你也不看看我龙少是谁,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小妹妹要不

    要我给你普及一下知识啊?」龙天这家伙就是喜欢装逼特别是在美女面前,他感

    觉自己的身份要是亮出来一定会震惊眼前这个小姑娘。

    「龙少人家可不知道啦,不过我老板说你可是个大人物让我要乖乖听后否则

    后果非常严重!人家胆子很小啦,你可不要吓我啊!龙少你就跟我说说你的身份

    呗。」轩轩顺着龙天的话问道,这丫头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在社会上也摸爬滚打了

    好几年察言观色的本事可不小,她自然知道龙天要装个逼自然是好好配合他啦。

    龙天听后心里开心极了,这妞很懂事啊,非常符合自己的胃口于是把手继续

    在女人的屁股上抚摸着嘴里得意的说道:「你们老板当然不敢得罪我,我可是深

    圳第一大帮财帮的少帮主,知道财帮吗?」。

    轩轩听后内心自然是极为震惊,这个财帮她也听说过虽然轩轩是在广州做小

    姐但是她们跟黑道总是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就说她的老板也是道上的大哥,只不

    过比起广州的通天会差太远了,只能用天上地下形容啊。

    这个财帮轩轩在陪酒的时候也听道上的人说起过,那是跟通天会一个等量级

    的存在啊,只不过一个在广州一个在深圳大家平时各有各的地盘,只不过这个财

    帮野心很大据说几次想把手伸到广州但是最后都没有成功,被本地的通天会打了

    回去到不可否认财帮的实力极其强大在深圳是说一不二的角色,最可怕的是财帮

    做事毫无底线可言,什么坏事他都做只要能赚钱就行了。

    轩轩还听自己的姐妹们说过,曾经有几个姐妹就是得罪了财帮的人被他们抓

    了过去,据说下场非常惨,先是被卖到了别的国家做最下等的妓女等男人玩腻她

    们了之后就把她们的器官卖了,最后尸体也不放过在里面放了毒品作为运送的媒

    介。

    想到这里轩轩不禁打了一个寒颤,眼前的这位太子爷自己要是没伺候好那岂

    不是说自己也要走上这条路了啊!太恐怖了,自己还年轻做小姐是想赚点钱可不

    想把命丢了!看来眼前这个男人自己是无论如何不能得罪了否则就连自己的老板

    也没办法。

    看到女孩的面色变了龙天就知道这姑娘知道财帮的名声看她害怕的样子龙天

    笑道:「哈哈,别怕我虽然是财帮的少帮主但也不是吃人魔啊!只要你伺候的我

    舒舒服服我保证能给你不少钱!我龙天可是对女人非常大方的哦」。

    听了他的话后轩轩这才安心了一点看着男人说道:「龙少我听说你跟通天会

    的少帮主杨威有些恩怨是不是啊?江湖上都这么说,人家今天见到本尊自然想问

    一问,以后出去也有一些谈资,要是让我的姐妹们知道人家伺候过龙少你那可是

    很有面子啦」。

    「哈哈,你说的不错,看来我们的事传言很多啊!怎么你很有兴趣知道吗?

    那好吧,我跟那个阳痿作为两个大帮派的继承人自然是不太对路,要知道不想做

    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们财帮到了今天这一步自然是想百尺竿头再上一步,

    曾经好几次想在广州发展可是最后都在这个通天会身上吃了一点小亏,你说我们

    的关系能好吗?」。

    「龙少那你今天来广州就不怕他们把你留下来?我想通天会不会放过这种好

    机会吧」。

    「呵呵,他们倒是想啊,但是道上也有道上的规矩我这次过来是参加一个活

    动不是抢地盘所以一来是受黑道协会保护二来通天会也不会这么下手太有失身份

    了。所以说我还是很安全啊。」龙天分析道。

    「原来是这样还真有黑道协会啊,我以前听人说过但是从没有真正见识过还

    以为是骗人的把戏呢!今天我算是开了眼界。」女孩说道。

    「哈哈,你不知道的东西还多着呢!行了,你一个女孩子不用知道这么多知

    道太多对你没有好处,记住了你只要有钱拿就行了,其他的事还是少管为妙。我

    可不希望因为你知道了太多哪一天对你下手哦!」龙天笑眯眯的说道。

    女孩被龙天这么一吓果然不敢啃声了,这可是要命的事啊,自己可不想为了

    一时好奇把命也丢了,自己还年轻呢。

    「哈哈宝贝儿,看看你吓得脸都白了,我也不过是这么一说你少说多做就行

    了,不该知道的就别问。现在你再给我伺候一下,让本少爷再爽一次吧!」龙天

    指了指自己的二弟说道。

    第二天等龙天起床已经是十点半了,跟女人一起吃过午饭后就把她打发走了,

    女人也是松了一口气伴君如伴虎,陪在这种人身边自己的小命可是很容易就送了

    啊。

    吃过了饭龙天就打算带着自己的手下回深圳了刚下房间进入酒店大堂迎面就

    被一群黑衣人围住了,龙天这边虽然也有不少人但是跟这些黑衣人一比那就差远

    了就这么粗略一看至少有上百号人把整个酒店的大堂全都塞满了水泄不通。

    龙天的手下看到这个场景就知道不妙了,怎么会有人光天化日之下堵他们呢?

    谁这么大胆子,通天会的人不应该啊,这么做道上说不过去。

    龙天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他的一个手下头目就站了出来对这些黑衣人说道:

    「各位你们是哪里的人?为什么堵我们龙少的去路?有什么现在就说出来,我们

    龙少不想惹事但也不会怕事,请各位明示一下」。

    听了他的话后黑衣人自动分开一个年轻男子从人逢中走了出来看着龙天说道:

    「龙少你没想到今天还能遇见我吧,要不是我速度够快今天还真让你给跑了,要

    是你回了深圳那这事就真的不好办了!我杨威可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人更不是什么

    善男信女,你给我来了这么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要是一点反应也没有那以后

    还要不要在这里混啊?龙天我一直以为你是个草包没想到你今天还给我来了这么

    一出,我太小看你了」。

    眼前的男子龙天自然认识不就是自己的宿敌通天会的少帮主阳痿吗?!不过

    他这个时候过来是什么意思?还说了这么多让自己听不明白的话,是不是女人玩

    的太多了把脑子玩坏了啊?连老子的路也敢挡真以为这里是广州就拿你没办法了!?。

    「这不是阳痿大少爷吗?怎么了知道我要走你过来送我啊?呵呵,不用这么

    客气吧其实我们也不熟啊!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啊?我怎么没有听明白啊?

    杨少爷你是不是没睡醒啊?出门说胡话?」龙天点上一根烟问道。

    杨威听后眯着眼说道:「怎么还给我装模作样?你以为你这样就能蒙混过关

    了?你是做梦吧!要是你心里没鬼怎么就急着走了啊?我们广州的小妹妹你还没

    玩过瘾吧,凭你龙少的秉性应该不会急着走吧!要不是我在这里还有点能量马上

    把你找了出来还真要吃个哑巴亏了!我杨威可没习惯吃亏」。

    「什么意思,杨威别人让我可不怕你,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天王老子了,我走

    不走你也想管?我看你爹都没管的这么宽吧!一个人管太多不好吧!更何况我是

    你想管就管的吗?杨威你别弄错了你不是什么大人物,老子想走就走!我倒是要

    看看谁这么大胆子敢拦我?」说完龙天一招手就准备带着自己的人离开。

    见龙天想离开杨威也是一挥手他带来的手下就把整条路挡住了,黑压压的一

    大群人围住了龙天他们想要离开除非把这些人全都揍趴下否则那是痴心妄想。

    「杨威你到底什么意思?难道你还真认为我怕你不成?这里虽然是广州但是

    把我惹毛了我们财帮也不会怕大不了我们拼个你死我活!」龙天对着杨威说道。

    「怎么样?我也不想怎么样,不过你要把人交出来!还有今天你从我家抢了

    的钱要全都给我吐出来!还有昨晚我拍下的那幅画你也要吐出来否则你今天就别

    想踏出这里一步!我杨威说到做到!」杨威很不爽的说道。

    「你他妈的说什么人啊?还有我什么时候到你家抢钱了?简直莫名其妙不知

    所谓!你是不是想钱想疯了?要是你缺钱就直接跟我说呗,一两万我还是出得起,

    要不要我送给你啊?不用还了,我龙天这点小钱还不放在眼里!」龙天说道。

    「放屁,老子会缺这点钱?你个兔崽子今天早上在我家里抢了几千万,现在

    还装什么大尾巴狼!还有老子把陈小蝶抢了过来就是我的本事你居然玩黑吃黑到

    我家里来了,老子费神费力把人抢了过来没想到被你又抓去了!你说是不是要给

    我一个交代,要不是我来得及时你就跑了,还在我面前装真把我当成傻子啊!」

    杨威说道。

    杨威的话彻底把龙天弄得傻眼了,自己什么时候去过他家啊?还说我把他的

    钱抢走了这不是扯淡吗!老子吃饱了撑着去做这种事啊!说起那个陈小蝶自己昨

    晚派了那么多手下可最后还是铩羽而归没想到被这个家伙抓去了,他奶奶的这不

    是打脸吗?。

    「好吧杨威,你说的话我完全否认!我可以非常负责任的对你说首先你抓去

    的陈小蝶我没有派人去抢甚至我都不知道你把陈小蝶抓走了,其次你说你家的钱

    被人抢了那也跟我半毛钱关系没有,我不缺你这些钱所以请你让开,你的事完全

    不是我做的,你找错人了!」龙天看着杨威说道。

    「敢做不敢当啊!不是你还会是谁?我看除了你也没有人有这个胆子了吧!

    再说了那个闯进我家的人亲口说了是你让他过来这么做的,还说是你连夜让他过

    来,我想除了你们财帮有这种高手之外其他帮派又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人呢?你骗

    鬼呢?」。

    「杨威,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要是真是我让人干的我会这么傻让他把我的

    名号爆出来?这不是吃饱了撑着吗?拜托你用一下你不发达的大脑好不好?说出

    来的话经不经过脑子啊?你幼儿园水平啊?」龙天哭笑不得的说道。

    「别人确实不好说不过你龙天非常有可能,你平时嚣张惯了这么做不就是为

    了恶心我吗!你是没想到我来的这么快吧把你堵在了酒店里!」杨威说道。

    「你……好吧,那你看看我就这些人了有没有来你家的那个家伙,还有我这

    里都是男人可没有一个女人啊!」龙天的话意思明显,我这里疑犯,你怎么可以

    认定他就是我的人。

    「呵呵,你又当我三岁孩子啊!你很有可能命令那个家伙从我家离开后就直

    接带着女人回深圳了呢?这谁又知道?」杨威反口道。

    「杨威你他娘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告诉你人老子没有钱老子虽然有但是绝

    不会给你一毛!你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自己是什么货色就敢过来堵我的路,简直

    就是脑残了!有本事你就过来我们好好干一架,别以为人多就了不起!」龙天见

    他软硬不吃也怒了再也不想忍了直接开炮了。

    「怎么心虚了啊!我就说是你的人,今天你要是不把这笔钱吐出来就别想走

    了!」随后杨威就对身后的手下说道:「兄弟们给我上把他们给我全都拿下,等

    拿下了他我再跟他好好商量商量,我想杨少应该就能记起来了吧」。

    听了杨威的话后龙天心里有些急了万一这个杨威真的不顾一切冲上来自己手

    头这些人根本挡不住,就算自己想逃也没有机会而且看这样子阳痿明显还有后手,

    说不定自己反抗的时候他的第二波人又到了,早知道自己昨晚就闪人了,也不知

    道是哪个王八蛋做下的事让自己背了一个黑锅,要是让自己知道了一定把他抽筋

    扒皮。

    「杨威你别乱来,你要是敢对我出手我老爸绝对不会放过你!到时候大家鱼

    死网破你也没有好日子过了!我劝你还是冷静一点别给你爹惹麻烦,你也不想坑

    爹吧」。

    「哈哈,龙天怎么你怂了啊?没事还有一个办法,你要是愿意对我跪下然后

    从我的裤裆里爬过去那今天的事就一笔勾销女人和钱我都不要了。也么样龙少,

    你这一跪可是价值几千万外加一个大美女哦!我觉得吧你不亏!」杨威笑嘻嘻的

    说道。

    「放屁老子就算是死也不会跪你!做你的千秋大梦去吧!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唧唧歪歪算什么男人,我把话放这里了今天你要是让我活着回去我一定跟你不死

    不休!」龙天看着杨威一脸阴沉的说道,不知道今天可能难以善了,自己根本就

    没做过这件事就算是做过也不可能从他的胯下钻过,如果这么做那自己今后也没

    脸混下去了就算是自己的老爹也会把自己揍死,简直就是把脸都丢光了。

    「哈哈,龙天看不出你还有些骨头硬啊!我还以为你会乖乖求饶呢!不过你

    要是跪地求饶那就没意思了!我就喜欢骨头硬的人,这样玩起来才有意思嘛!」

    杨威说完就对自己的手下又道:「上去给我把龙天抓过来,他不是骨头硬嘛,我

    倒是要看看他到底有多硬!来啊,给我上要是他们反抗就给我揍趴下」。

    听了杨威的话后他身后的大汉就准备上前抓龙天了,看到如此情景龙天也是

    豁出去了对着自己的手下说道:「兄弟们给我上他们虽然人多但是我们财帮的人

    也不是什么孬种,别让他们看不起了!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还赚一个」。

    就在此时酒店外突然又响起了一道声音:「住手,这里是我们黑道协会的地

    盘谁敢在这里乱来!」说完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就带头走了进来,此人正是广州

    黑道协会的会长金在彪,没错就是精在飙,很搞笑的一个名字人如其名此人也极

    为好色几乎是无女不欢,不过此人的江湖地位非常高也是一方大佬而且为人挺仗

    义故朋友极多!

    金在彪进来后就看着两位少爷说道:「两位贤侄,我看你们一定是发生了什

    么误会吧!你们都是代表一方大帮啊,决不能随随便便就出现争端这对我们广东

    的黑道发展极为不利,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吗?我看这里面一定有误会」。

    龙天见此人到场后心中暗自松了一口气,万幸这家伙来的还比较及时要是再

    晚个十分钟那自己就没有这么从容了至少会非常狼狈。

    龙天对金在彪拱了拱手随后说道:「金叔叔你来的正好这个杨威今天莫名其

    妙到这里来堵我,还非要说我早上派人去他家抢了一个女人和不少钱,其实我对

    这件事一点也不知道,真是不知道发什么神经!我当时就否认了他还是不依不饶,

    我虽然不惹事但也不怕事,他要是想无理取闹那我接着就是了」。

    听了龙天的话后金在彪皱了皱眉头随后转头问杨威:「杨贤侄这个龙贤侄说

    的话有没有错啊?你说是他的人干的除了那个人自己说过之外你还有没有其他的

    证据?」。

    「金叔,这可是那个人亲口说的啊,难道这还不能证明吗?要不是我来的快

    这个龙天就已经脚底抹油闪人了,那时候我就只能打碎门牙自己吞了!」杨威说

    道。

    金在彪听后心里已经有谱了这件事多半是有人栽赃给了龙天,哪会有人这么

    傻把自己的出处告诉别人啊!哎,这个杨威也真是这么明显的道理他还想不明白,

    要真是龙天做那他昨晚就可以走人了还留在这个险地干什么?明显就是不符合逻

    辑嘛。

    「呵呵,杨贤侄,这件事恐怕你是误会了啊!你想想哪会有这么傻的人啊!

    要是真是龙贤侄所为他早就走人了还等你过来堵他?这明显不合常理啊!再说这

    里也没有女子你的证据不够充分啊!我看这件事多数是有人想栽赃给龙贤侄。」

    金在彪缓缓说道。

    听了金在彪的话后杨威明显不爽了说道:「金叔,你这话太有失偏颇了吧!

    怎么叫我证据不充分呢?那个贼人都自己承认了难道还不算吗?金叔我怎么觉得

    你不公平?」。

    「杨贤侄,我金在彪的人品难道还需要你怀疑吗?我一向是站在理字上。你

    的证据确实不足,那个贼人说是龙贤侄的人那就是了?万一他说是我的人那岂不

    是说我就是幕后黑手了!当时你处于弱势吧,那他想怎么说就怎么说,难道就没

    有故意栽赃的可能嘛?杨贤侄请你务必想清楚这里面的问题」。

    被金在彪这么一说杨威倒是觉得也没错,当时自己完全没有反抗的实力那个

    人想怎么说都可以,这件事确实有蹊跷,财帮也似乎没有这么厉害的人否则他们

    几次想过来也不会最后都被打回去了,就那个家伙的实力一个人绝对能干翻上百

    号人,实力深不可测啊。

    不过杨威想归想但此时已经是骑虎难下了,自己这么浩浩荡荡出来难道就一

    句话不说扭头就走,这个脸自己丢不起啊!在广州自己可从来没有这么缩卵过,

    要是被他几句话就说退了以后自己还怎么混?就算是死撑也不能退下。

    「金叔,不过怎么说今天这件事龙天必须给我一个交代我杨威不是什么软柿

    子,不是谁都能捏上几把!今天的事要是处理不好我以后还混不混?」。

    「杨贤侄,你这就是不给我面子咯?道理我已经说给你听了你要是还执迷不

    悟那才是丢了你爸的脸。你们家虽然实力不小但也要讲道理吧!这广州也不是你

    们杨家一家独大吧!」金在彪觉得杨威非常不上道,明明理亏还死撑,跟他老爸

    比起来差远了。

    「金叔你这是什么意思?威胁我吗?我杨威长这么大还从没怕过别人,今天

    的事有人必须给一个交代否则天王老子过来也没用!」杨威斩钉截铁的说道。

    不过他的话音刚落又是一道声音传了过来:「你个兔崽子,难道老子过来也

    没用嘛?!你个小混蛋知道在跟谁说话吗?我平时是怎么教育你的啊?马上给我

    道歉否则老子打断你的腿让你在家面壁思过十年」。

    这道熟悉的声音让杨威听后大为吃惊,怎么自己的老爸也过来了啊?看这架

    势自己的老爸也没有打算站在自己这里啊!这可是自己最大的依仗啊,要是老爸

    不同意那自己再怎么也蹦哒不起来啊!不行,我可要好好说说。

    「爸,你怎么来了啊?这么一点小事还要你亲自过来一次,实在是太不好意

    思了!老爸,你这么忙要是没事你就回去吧,这里我能搞定!」杨威说道。

    「哼,你能搞定?老子要是还不来我看你就要把天捅个窟窿了!你知不知道

    金叔是谁啊?!他说的话你有资格质疑吗?老子要是还不来你是不是连金叔的面

    子也不准备给了啊?」龙帮主瞪了一眼自己的儿子说道。

    「爸,我哪有啊!只不过金叔今天说的话好没道理,他明明就是偏袒龙天那

    小子。我今天一早就被人闯进了家里损失了不少东西难道还不能找回场子啊?!」

    杨威有些委屈的说道。

    「你的事我都知道了,我说你小子有没有脑子啊?那人说是龙天的人就是了

    吗?要是他说是我派来的你也信?麻烦你动动脑子好不好!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

    一个蠢货!真是气死我了,这么明显的栽赃你也会中计让我怎么放心把通天会交

    给你啊!阿威,你被人闯进自己的老家却毫无还手之力只能说自己无能,你今天

    还能跟我说话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说明此人并无杀意但是却想引起通天会和

    财帮的矛盾。」杨威的父亲说道。

    被自己的老爸一顿教训之后杨威只能闭上嘴不啃声了,自己天不怕地不怕就

    是怕自己的老爸,见老爸这么说了他就知道今天没戏了,可是自己好不容易逮到

    龙天一次就这么放过他还真是心不甘啊!就算不是他借此机会把他揍一顿也不错

    之前也能出出气。

    「老爸,可是我损失了不少啊!这笔账就这么算了?」杨威苦着脸问道。

    「哼,你还好意思说,人家都闯进了你的老家你连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真是

    丢人丢到家了!损失这么大是因为你没有能力保护自己的东西,这又能坏谁呢?

    整天就知道吃喝嫖赌,我以后怎么把通天会交给你!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你去

    给金叔道个歉,刚才说的那些混账话都给我收回来!」杨威老爸看着他说道。

    这下子杨威这小子真的要成阳痿了,虽然是万般不愿意但自己老爸盯着自己

    绝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要是自己的老爸真的生气了那自己绝对没有好果子吃,虽

    然不会下黑手但只要冻结了自己的银行卡那就足够自己喝一壶了。

    杨威只能低着头走到了金在彪面前虽然显得有些不服气但是依然对他说道:

    「金叔刚才的话你别放在心里,是我不懂事」。

    金在彪倒是很放的开笑了笑后说道:「没什么,杨少你年轻气盛有时候难免

    做事冲动了一点,年轻人都这样想我老金当年也是火爆脾气但是现在一点脾气都

    没有只留下一颗色胆了!」金在彪的话但是挺实在惹得很多人都笑了。

    杨威的老爸接着说道:「金老哥今天的事实在是不好意思了,我这个儿子平

    时被我惯坏了,不知道天高地厚你多包涵」。

    「哈哈,杨老弟你客气了,年轻人难免冲动了一点,不过这一点还是要改改

    啊,冲动是魔鬼。我年轻的时候就是太冲动了所以做了不少后悔的事。现在想想

    太不值得了,杨贤侄以后做事之前一定要三思啊!」金在彪说道。

    一边的龙天见没什么事了就对金在彪说道:「金叔现在误会解除了那我是不

    是可以走了啊?耽误了我这么长时间真是烦死了!」一边说一边露出了一副极为

    不耐烦的样子。

    「呵呵,龙贤侄既然已经晚了那就不妨再等等吧!我有几句话要跟你们说,

    今天这件事是不是很蹊跷啊?杨少一早被人闯进了家里随后又留下了让他以为是

    龙少作案的印象,但是你们仔细想一想这明显不符合逻辑啊!要是这事真是龙少

    所为那他又怎么会被杨贤侄堵在这里呢?」金在彪说道。

    杨威的老爸听后皱了皱眉头说道:「金老哥,你的意思是说我儿子这是被人

    利用做了别人的枪口?这件事的幕后之人很可能是我们不知道的一方人马?」。

    「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到底是谁我现在不知道但是有一点这群人肯定是

    没有按什么好心思,他的本意就是让财帮和通天会互相火并,最好是两败俱伤到

    时候他就能渔翁得利了!通常谁是受益人谁的作案动机就最大!」金在彪说道。

    「没错,还是金老哥你厉害,短短几句话就分析得非常清楚了,这件事我也

    认为是有人栽赃龙少了,我们通天会和财帮虽然有些矛盾但还不至于你死我活,

    你个人的心机很深啊!杨威你知不知道今天差点就成了某些人的棋子?!我们通

    天会虽然不怕谁但也不会为别人做嫁衣,龙少没这么傻再说了他们财帮之中也没

    有什么人能进入你的房子如入无人之境吧!你那里我可是重兵把守,刚才我问过

    了那些人全都趴下了,毫无声息的趴下了,来你这里的人完全可以把你神不知鬼

    不觉的干掉但是他没有这么做这又是为什么?我想你应该懂吧!」杨威的老爸看

    着他说道。

    听了自己老爸的话后杨威越想越觉得有道理,自己今天确实太冲动了,很明

    显被别人耍了,要是让自己知道是谁干的一定不会放过他。

    「好了,你们也别纠结了,杨贤侄你的那个女人是谁啊?」金在彪问道。

    「金叔,她是深圳忠义会的副帮主,今天刚被我绑过来就被救走了。她的身

    份龙少也知道,应该不会有错。」杨威说道。

    「没错,这个女人确实是忠义会的副帮主。」龙天也开口确认。

    「呵呵那就简单了,龙少你回深圳后不妨打探一下这个女人有没有回来要是

    她回来这就说明今天救她的那个人肯定跟忠义会有关系,而且从逻辑上这也说的

    通,忠义会可跟你们财帮不对付啊!」金在彪说道。

    「嗯,多谢金叔提醒了,我知道了!要是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告辞了!」说

    完龙天就带着他的人离开了酒店。

    等他走后杨威的老爸就对金在彪说道:「金老哥,你这招祸水东引可不错哦!

    那小子回去之后指不定又会闹出什么事来,反正对财帮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

    「哈哈,我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不过龙天的老爸可不是这么好糊弄,能走

    到这一步哪个会是笨蛋!不过话说回来,这件事我要是猜的没错多少跟那个忠义

    会有点关系,不过他们都在深圳跟我们没多大关系,无论财帮最后怎么样我们都

    只要静观其变!我老了不想管江湖上那么多事,不过怎么说我也是在广州,胳膊

    肘不能往外吧」。

    「呵呵,金老哥还是你厉害啊!小弟佩服啊!走,我看时间差不多了今天中

    午吃个饭,完了我找个新鲜的货让金老哥好好舒服一下!」杨威的老爸说道。

    「哈哈,还是杨老弟你最了解我啊!我这个人就是喜欢玩女人,可惜了这个

    爱好也让我丧失了很多的雄心壮志!不过现在想想也没什么人这一辈子享受过就

    行了,匆匆几十年转眼即逝何必累死累活呢!老弟,你也年纪不小了有没有想过

    退休啊?早点把位子交给杨少你我也就能多点时间喝酒了!」金在彪说道。

    「老哥,我没你这么看的开啊!我就算是想放手以现在阿威的见识和能力又

    怎么可以呢?他还年轻有没有经历过我们年轻时的打打杀杀,就像是温室里的花

    朵,要是现在让他接班我想很多人会不服啊!所以我只能再累几年让他多历练历

    练,将来时机成熟再把位子交给他」。

    「呵呵,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不像我老金一辈子无儿无女,无牵无挂到了这

    把年纪还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一个人潇潇洒洒!」金在彪自

    语道。

    「不提了,走金老哥我们上去吃饭。」说完转头又对杨威说道:「你小子跟

    我一起好好陪陪金老哥,对了让他们都散了吧,别在这里影响别人做生意了!」

    随后就带着金在彪一起上楼找了一个豪华包间享用起了大餐。

    这个金在彪虽然名字够猥琐不过人绝对是聪明,能够做到急流勇退的人可不

    多,特别是在道上的人谁不贪恋权力,所以别看金在彪这人表面上好色其实肚子

    里满是坏水,绝对是个腹黑男,一不小心就容易被他吃的骨头渣都不剩。

    一顿饭吃完后杨威的老爸就说道:「金老哥,酒足饭饱你就好好休息吧,这

    样有一张套房的房卡,你先上去等等,我马上让人把妹子送过来,你放心绝对是

    一流货色包你满意」。

    金在彪接过房卡笑了笑说道:「老弟你有心了!那老哥我就不客气了,没办

    法老哥就是喜欢这一口,让你破费了啊」。

    「哈哈什么话啊!这点小钱算什么啊!老哥你只管好好享受就行了,今天的

    事还不时否则我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好了老哥客气的话就不说了,你还是赶紧上

    去吧,别让人家小姑娘等急了啊」。

    「好,那就告辞了,我们有机会再聊!」说完金在彪就离开了包间直接按照

    卡上的房间号走了进去,五星级的大酒店装修就是好所有设施一应俱全,金在彪

    泡了一杯茶后就开始等了起来,也不知道过来的妞质量怎么样,自己这些年玩过

    的女人可不少导致眼界挺高,普通货色还进不了自己的法眼,就在这时门铃响了,

    金在彪急忙走了过去把门打开了一看,门外站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打扮的

    挺漂亮一股成熟的味道就像是一颗水蜜桃,稍稍一掐就能冒出水来,自己简直太

    满意了!这种熟女最合自己的胃口,没有年轻小姑娘的青涩,水多活好,是女人

    中的极品啊!想着想着金在彪的老鸡巴就不争气的勃起了撑起了裤裆。

    金在彪急忙将女人拉进了房内随后关上门一边摸着女人的小手一边色咪咪的

    问道:「小妹妹,你可真漂亮啊!哥哥我最喜欢你这样子的女人了,够成熟够漂

    亮」。

    女人捂着嘴笑道:「哥哥你说话好直接啊!我还怕你嫌我老呢」。

    「怎么会呢,我喜欢还来不及呢!」说着金在彪就猴急的将女人抱进了怀里

    一双色手就在女人的身子上摸了起来,一手摸奶子一手摸屁股上下左右好不忙碌。

    「哎呀哥哥,你不要这么猴急好不好啊?人家刚过来你就动手动脚简直坏死

    了!啊,好哥哥,你轻一点啦人家的咪咪都快被你捏爆了!」女人娇声说道。

    「不行啊,我实在忍不住了,哥哥我就喜欢你这样奶大屁股圆的女人,一看

    鸡巴就硬了不把鸡巴插进你的水洞了我就不舒服!来,快把你的内裤脱了老子实

    在不想忍了难过死了!」说完金在彪就把手探进了女人的裙子内将她的黑色内裤

    扒了下来。

    金在彪把女人的内裤放在鼻子上闻了闻一股骚味冲了进来,好刺激的味道啊,

    强烈的熟女气息让他的老鸡巴再次硬了几分,于是急忙将自己的内裤脱了下来让

    女人趴在桌子上自己握住了粗黑的鸡巴将龟头对准了屄洞口直接捅了进去。

    由于前戏不充分因此女人的屄内水不多插进去后抽插起来不太顺利,不过骚

    货就是骚货没几下后屄内就开始大量分泌出屄水了,将整根鸡巴都沾湿了,金在

    彪一次次抽插着鸡巴将大屌送进了骚屄深处,双手从女人背后绕过摸着一对奶子。

    「哦……啊……好哥哥,你好厉害啊!鸡巴这么硬,操死我了啊!嗯……屄

    屄里面舒服极了!啊……噢……美死我了啊!用力点,快一点啦」。

    「骚货,这么快就流了一屄的水是不是很舒服啊!叫的骚一点让哥哥我听听!

    换个姿势!」说完就抽出了屄内的鸡巴让女人躺在了桌子上自己分开双腿露出了

    屄洞口。

    金在彪握着鸡巴对准小屄口再一次一杆到底,趴在女人的身子上开始耸动起

    来,一手摸着奶子一手摸着大腿不停抽插着骚屄。

    「啊……好哥哥,你怎么这么厉害啊!嗯……人家的小屄都快被你干爆了啊!

    嗯……不行了要高潮了啊!哦……飞了,爽死我了啊!嗯……」。

    「宝贝儿,我也不行了,要射了啊!夹紧我的鸡巴!」金在彪一边叫一边将

    自己的鸡巴塞进骚屄深处,一股股精液射出全都进入了小屄内,简直爽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