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309)

作品:《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作者:p585。

    字数:9456。

    第三百零九章。

    回头又说我,在龙天和杨威离开之后我也没有太把他们放在心上,以我现在

    的水平就算人再多也不够我看,在我眼里他们不过是些蝼蚁罢了,只不过凭着父

    辈的优势作威作福,自己完全就是草包,要是不惹我也就算了,如果真的惹到我

    那就不好意思了,我自问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

    我们几个在展厅里来来回回走了一遍,在我看来都不是什么特别好的东西,

    我感觉有些失望!当然所谓好不好我是以我的那幅字为标杆,米芾的字流传下来

    太少了,能跟他相提并论的东西自然是寥寥无几,大多都在各国博物馆里躺着呢。

    走了一圈我发现这里的东西百分之七十都是清代的物件,只有少数是明代以

    前的东西!不过阿文带来的专家也说了,这里清代的东西基本上都是真品,明代

    的那几件也不会是赝品,但是再早的那些东西就不好说了,按照他们的经验十有

    八九是假货。

    按照他们的意思要是我想出手就最好买清代的东西,他们能基本分辨出来真

    伪,因为市场上清代的东西最多,他们也见的最多辨别起来最有把握!如果是年

    代久远的东西光这么看很难说最好是能亲手把摸一下才行。

    我继续边走边看在我来到一个号称是三国时代的陶罐面前,这个陶罐品相已

    经残缺不齐了,口上已经有了不少缺口,陶罐的罐身之上布满了细纹,给人的感

    觉就像是碰一碰就要裂开了,弱不经风的样子。

    突然我体内的真气开始毫无征兆的躁动起来,就像是像要从我体内逃出来一

    样,这种感觉我从来没有遇到过,我吃了一惊但是很快就回过了神极力将体内莫

    名其妙冲动的内力镇压下去,我慢慢感受着内力的流动特然发现了一个令我极为

    吃惊的现象,我的内力似乎是要向我面前的这个破罐子涌去,看来这个罐子有问

    题,有大问题。

    我好不容易控制住了体内的真气随后转头对几个专家问道:「各位专家你们

    看看这个罐子怎么样?是不是真的啊?我挺喜欢想拍下来」。

    其中一个听后就仔细看了起来最后对我说道:「陈先生,对于这个罐子按照

    我的经验百分之九十是三国时期的东西,不过它的品相太差了,简直可以说是糟

    糕!完全没有收藏的价值了,说不定你一碰它它就完全坏了」。

    另一个也点了点头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陈先生你看这个罐子全身上下

    布满了裂纹我怀疑这个罐子之前早就已经碎了,现在是人为将它又粘在了一起,

    只不过放在这里做摆饰,你一碰它就散架!像这么厉害的裂纹一般早就碎了不太

    可能还能这么放着,毕竟从年代上来说也将近两千年了,哪会这么结实」。

    之前那个又说道:「是啊,像这种罐子拿去做科考可能还有一定的价值但是

    收藏就算了,它连最基本的收藏价值都没有,就算是三国的又能怎么样!别说三

    国了就算是夏朝时期的也没人会要!太坑人了」。

    我听后就说道:「这么说来一般人是不会拍下这东西咯?你们确定?」。

    「嗯,要是没嫌自己钱多那就不会拍这东西!买这个东西还不如买一个现代

    的工艺品呢!简直就是坑爹货!当然要是陈先生特别喜欢那就自己看着办吧!不

    过它的最大价值也不会超过一万块!」又有一个专家说道。

    我听后暗自高兴,我的内力对这个罐子有特殊的反应就说明这个罐子一定内

    有乾坤只不过一直没有人能发现!这世上有内力的人本就不多,有本事的人也不

    会参加这种在他们看来没有意义的事,这个罐子真是明珠暗投了!今天我必须拿

    下它,就算是花一定的代价也在所不惜,过了一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好吧,我也不过是说说罢了!这东西看上去太破了,似乎没人会要,我就

    是看着好玩,要是价格不贵那我就买下吧!哪怕是当个玩具玩玩也行!」我随口

    说道。

    几位专家听后直接无语了,有钱人的世界果然看不懂,这东西有什么好玩一

    个破烂货,拿到古玩街没人愿意收购,百分之百的赔钱货。

    也别怪他们有眼无珠,他们不像我身怀内力自然不知道这个外表一塌糊涂的

    罐子内有大乾坤,这东西就是为我量身定制的一样,除了我谁也不知道它的妙处。

    我们又四处走了走时间就到了,等我们坐在了安排好的座位上之后,主持人

    和拍卖师就上台了,主持人自然是说了一些没营养的话我直接忽略,之后就是正

    式拍卖了!对我来说除了那个罐子其他我没有任何感兴趣的东西!坐在这里我就

    是等它出现。

    这次拍卖的东西一件一件上来,东西是按时间排列上来的,一开始是民国的

    东西,这类东西市场上比较多价格也不贵,从几千块到上万再到几十万都有,不

    过竞争也不算激烈,大家也比较理性,所以到手价格也不贵,基本上没有太大的

    溢价。

    出价拍下的人都是一些小帮会的人,刚才那两个大少都没有出价,这两个家

    伙都没有坐在大厅里而是分别坐在了属于自己的包间中,他们都是广东大帮会所

    以主办方才特意这么安排,也是为了少一些麻烦,但事实上谁在哪个房间大家都

    心知肚明。

    很快就有十几件东西找到了它的新主人但是也有不少东西流拍了,之后上来

    的是一件徐悲鸿的奔马图,也算是一副名家作品了,比之前的那些东西有价值多

    了。

    徐悲鸿(195- 1953年),汉族,原名徐寿康,江苏宜兴市屺亭镇

    人。中国现代画家、美术教育家。曾留学法国学西画,归国后长期从事美术教育,

    先后任教于国立中央大学艺术系、北平大学艺术学院和北平艺专。1949年后

    任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擅长人物、走兽、花鸟,主张现实主义,于传统尤推崇任

    伯年,强调国画改革融入西画技法,作画主张光线、造型,讲求对象的解剖结构、

    骨骼的准确把握,并强调作品的思想内涵,对当时中国画坛影响甚大,与张书旗、

    柳子谷三人被称为画坛的「金陵三杰」。所作国画彩墨浑成,尤以奔马享名于世。

    对于这件作品想要的人就不少了,毕竟徐悲鸿在国内的名气也算是很不错了,

    这些混混自然也想做一些附庸风雅的事,徐悲鸿的大名自然在中国是家喻户晓了,

    他的画自然是值得拍下,所以有不少人都跃跃欲试。

    包间中龙天抱着女孩对几个专家说道:「你们几个觉得这幅画怎么样?值不

    值得我出手啊?你们倒是给点意见啊?」。

    极为专家互相看了看说道:「徐悲鸿的作品自然是可以买下但这幅作品看他

    的技法应该是早期的作品,所以离他的巅峰期还有一定的差距。而且这副作品的

    落款也证实了我们的猜测,应该是在1923年所创作」。

    龙天听后很不满意撇了撇嘴说道:「我说你们几个说了一大通能不能讲点我

    能听懂的话啊!拜托你们说人话!告诉我这副画值多少钱!我老爸下个月就要过

    生日了我要送他一件好东西,这副画我感觉不错要是挂他书房很配啊」。

    几个专家听后真是敢怒不敢言,你这个二世祖懂什么啊!不就是靠着你老子

    才有今天的地位啊!琴棋书画什么都不会,吃喝嫖赌样样精通,还敢说我们,他

    奶奶滴要不是你爸出了不少钱请我们,你以为我们愿意伺候你这头猪啊!还说人

    话,我说你一脸啊!完全就是不懂,你老爸不懂还装懂,你倒好不懂连装都省下

    了。

    其中一个年纪比较轻的专家笑了笑说道:「龙少,你不要急啊!以我们的经

    验这件作品最多也就值五百万到八百万,超过一千万就没意思了,要是他巅峰期

    的作品那就算是三四千万也可以但这件显然不行」。

    龙天听后这才点了点头说道:「知道了,好像很便宜啊!老头子会不会嫌太

    跌价啊!不管了,买下再说吧,老子不差钱」。

    回头又说杨威,这家伙也在包间里跟他的团队讨论,估价都差不多不过杨威

    比龙天稍稍理智一些,对于这副画他也不是志在必得,如果价钱合适他不介意拍

    下但是价格拍的太高他也不愿意做冤大头,这种东西只能说是比较一般吧。

    就在他们互相在做打算时竞拍已经开始了,由于是无底价所以第一个出价的

    人叫了一万,这引起了全场人的爆笑,纷纷表示你这是在恶搞!一万块你也想买

    徐悲鸿的真迹是不是当别人都是瞎子啊!行了那里凉快上哪呆着去吧,别在这里

    丢人现眼了。

    此人倒也不生气他本来就是博人一笑,一个小帮会的头目没多少钱但是遇见

    喜欢的东西就算拍不下来也要叫个价,也算是这画在自己手里过手了!这属于典

    型的阿Q精神,也算是一个小插曲吧。

    价格一路上涨,在叫价达到两百万后全场就静了下来,一时间再也没人出手

    了,主持人就准备落锤了:「两百万一次,两百万二次,两百万三……」。

    就在这时杨威的包间传出了一个声音:「等一下,我出三百万!」他的声音

    顿时引来了不少人的关注,一下子提高了一百万大手笔啊!知道的人自然明白他

    的身价,通天会老大的儿子,区区三百万九牛一毛,不知道的还以为又是一个凯

    子出现了。

    龙天一听杨威想拍卖立马不干了别人买下可以但是杨威就不行,这家伙刚才

    就扫了自己的面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嘲笑自己简直就是耻辱啊!不行,自己绝

    对不能让他这么轻易地把这副画拿下,就算自己不想要也不能便宜了他,更何况

    自己还想买下来送给老头子作为生日礼物呢。

    「五百万!徐悲鸿的画怎么也值个五百万吧!没钱的人就赶紧闭嘴!什么三

    百万也好意思说出口啊!」龙天很是牛逼的说道。

    杨威听后皱了皱眉头自言自语道:「什么意思就是跟我作对咯?我出三百万

    你一下子又涨到了五百万!你当就你们财帮有钱啊!一个草包,五百万就以为是

    天下第一了!这也太搞笑了吧!行,我就陪你玩玩」。

    「六百万!本少爷也不差钱」。

    说出这句话后场内所有的人就明白了看来有两个家伙是杠上了,于是大家纷

    纷打听起来,后来才知道这两个家伙分别是通天会和财帮的少爷,估计是谁也看

    不惯谁开始斗气了!这两个帮会一般人可惹不起,神仙打架那些个小杂鱼就只能

    躲一边了,万一被误伤那可真是哭都没地方哭了。

    「八百万!要加就加两百万,一次加一百万有什么意思啊!钱对我来说不过

    是数字罢了!不像有些人这么小气,太抠门的人怎么能进拍卖场呢!我看你还是

    早点滚蛋免得在这里丢人现眼!」龙天极为嚣张的说道。

    「怎么八百万你就以为稳吃我了?!你也太小看认了吧!就你说话的样子活

    脱脱一个暴发户!我看你家除了钱什么也没有了吧!知道什么叫底蕴嘛!一个小

    丑大呼小叫!我出一千万!」杨威很不屑的说道。

    「滚蛋!本少爷活到这么大还没有人敢跟我这么说话呢!你小子胆子够肥啊!

    行,我出一千五百万!怎么样有没有本事接啊?」龙天说道。

    现在这个场面已经成了两人的斗气,单从这副画来说根本不值这个价,这不

    是徐悲鸿的顶级作品,一千万已经顶天了,现在一下子就高出了五百万等于溢价

    了百分之五十,要说最高兴的那就是拍卖会举办者了,无论是什么情况他们稳赚。

    「二千万!」这次杨威想也没想就说出了一个价格,这个价格完全是两倍了,

    所有人都在看着热闹,这两个冤大头真是不把自己老爸的钱当钱啊!也不知道他

    们的老爸知道后会不会吐血!怎么就成了这种倒霉孩子。

    「杨少,两千万太多了吧!这副画根本不值这么多钱啊!你何必跟他一般见

    识呢!用这么多钱买这副画太亏了!」一个专家看着杨威说道。

    「呵呵,宋老,你不知道这个龙天的脾气!这家伙非常要面子既然已经开始

    出价了自然不会轻易认输,更何况他的对手是我,我不愿意输给我,所以他还会

    加价!太要面子的人总是吃亏嘛!」杨威胸有成竹的说道。

    果然他的话刚落下就听到龙天的声音:「我出两千五百万!这副画我势在必

    得」。

    「看到了吗?我说的不错吧,这家伙就是一个坑爹货!两千五百万买这副画

    亏到老家了!」杨威耸了耸肩随后转头说道:「好吧,你厉害!两千五百万这副

    画我就让给你了!龙少果然不是一般人,我比不过啊!财大气粗不同凡响啊」。

    龙天听后这才意识到自己被他耍了,不过此时此刻自己决不能表露出来,就

    算是亏本来也要死撑,不就是两千五百万嘛,本少爷出的起,算个屁啊。

    直到主持人叫了三下这副画尘埃落定后龙天才说道:「呵呵,才两千五百万,

    太没有挑战性了吧!我还以为今天有你的出现能好玩一点,可以让我太失望了!

    我说杨少你要是没带够钱也不要紧,过来叫一声大哥,我就送你一百万怎么样?!

    这买卖很划算啊,非常适合你这样的抠货啊」。

    龙天的话虽然说的让自己非常不爽但是杨威还是沉住了气笑了笑说道:「哈

    哈,确实不如龙少你啊!财大气粗不把钱当钱!非要花双倍的钱买东西,果然是

    有钱任性!像我这样的人只能没钱认命了」。

    听了杨威的话后龙天感觉自己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肚子的火气没地方撒,

    只能用手狠狠摸了一把女人的奶子不说话了!刚才自己确实有些傻冒了,非要跟

    那个阳痿一争高下,被他摆了一道!不过不要紧下面还有不少机会,自己知道这

    家伙很喜欢字画,等会只要他看上的东西就一定要哄抬价格,让他不能轻松下手!

    老子的便宜可不是这么好赚。

    一边的杨威心情大好,刚才莫名其妙就摆了龙天一道让他硬是花了双倍的钱,

    这里这个爽啊!这年头跟人斗才是其乐无穷!那个傻吊估计现在都要气的吐血了

    吧!要不是有个好爹这家伙连扫马路都没人要。

    看到自己的主人高兴杨威的小弟也拍起了马屁说道:「杨少,你真是神机妙

    算啊!刚才随便动动嘴巴就让龙天那个蠢货多出了一倍的钱了!依我看龙天这个

    傻吊现在正在吐血吧!还只能死要面子!跟杨少比这家伙简直弱爆了」。

    「哈哈,说得好,我喜欢听!去,给我找个妞来,老子心情好要发泄发泄」。

    「是,杨少,你就放心吧,我一定给您找一个脸蛋身材一级棒的妞!」说完

    此人就离开了包间。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杨威不禁想起了小蝶的影子,虽然还不

    知道这个女人的名字但是这个女人太美了,简直就是自己平生仅见啊!一定要弄

    过来玩玩。

    就在这时主持人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下面这幅作品是是我国近代着名的画家

    张大千的画作,自然这副画的价值比刚才徐悲鸿的那幅又高了不少,杨威听后眼

    睛一亮,他对这副画倒是走了很大的兴趣。

    张大千(gDai- ),男,四川内江人,祖籍广东省

    番禺,199年5月10日出生于四川省内江市中区城郊安良里的一个书香门

    第的家庭,中国泼墨画家,书法家。

    20世纪50年代,张大千游历世界,获得巨大的国际声誉,被西方艺坛赞

    为「东方之笔」。

    他与二哥张善子昆仲创立「大风堂派」,是二十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

    的泼墨画工。特别在山水画方面卓有成就。后旅居海外,画风工写结合,重彩、

    水墨融为一体,尤其是泼墨与泼彩,开创了新的艺术风格,因其诗、书、画与齐

    白石、溥心畲齐名,故又并称为「南张北齐」和「南张北溥」,名号多如牛毛。

    与黄君璧、溥心畲以「渡海三家」齐名。二十多岁便蓄着一把大胡子,成为张大

    千日后的特有标志。曾与齐白石、徐悲鸿、黄君璧、黄宾虹、溥儒、郎静山等及

    西班牙抽象派画家毕加索交游切磋。

    这副画是张大千五十来岁时的作品,可以说当时他的技法已经完全成熟了,

    这副画非常漂亮很值得收藏!所以蠢蠢欲动的人有不少,大家都在磨拳擦掌而且

    这幅画经过鉴定百分之百是真迹,所以更没有后顾之忧了。

    这副画的价格一路攀高,从一开始的一百万一路到了三千万,这个时候叫价

    的人已经少了,毕竟现在已经是三千万了不是三十万,出的起这个价的黑帮大哥

    可真心不多,不是大型帮会的老大根本无能为力。

    杨威抱着怀里的年轻姑娘问道:「各位专家你们看看这副画能值多少钱?现

    在已经是三千万了,我还要不要加?」。

    「杨少,我看差不多了,这副画虽然是大千的佳作但是尺寸太小了,三千万

    已经是封顶了,要是再加那就不合算了!当然这东西杨少要是实在喜欢可以再加

    五百万」。

    听了专家的话后杨少点了点头,于是开口说道:「三千五百万」。

    只不过还没等他的话音落下一边的龙天那里也响起了一道针锋相对的声音:

    「我出四千万!不好意思了杨少,这幅作品我也很喜欢,不如你就让给我吧」。

    杨威听后脸色果然变了变,这个龙天真是太讨厌了,今天就是专门跟我作对

    吧!滚蛋,我加五百万你也加五百万,这不是明着让我不爽嘛。

    正在杨威犹豫要不要再加的时候他身边的专家又开口了:「杨少,四千万让

    给他吧!他嫌自己的钱多谁也没办法!四千万买下这副画亏太多了!就算未来能

    升值也不会升值这么多这个尺寸已经限制了他的发展趋势」。

    杨威听后点了点头也就按住了自己相加价的打算了,他要就让他拿去吧!就

    在这时有一个包间内传出了一道声音:「四千一百万」。

    一边的龙天听后非常不爽自己叫了价还有人不给面子,正想继续说下去一边

    他的团队就有人发话了:「龙少,别加了,这副画就让给他吧!四千一百万买下

    这副画太亏了!现在我们正好能从泥潭里抽身出来」。

    龙天一听就想到也是,反正不是杨威那家伙叫的价让给刚才的那个人也无所

    谓,自己本来就没打算买这画,只不过听见杨威出价自己才忍不住抬杠,算了就

    不叫了。

    在主持人的三声后这副画就以四千一百万落锤了,总算还没有太离谱,这次

    短暂的交锋两个二世祖谁也没有占便宜不过他们可不打算放手一旦有了机会自然

    是要狠狠咬对方一口!因为对方太让自己讨厌了。

    之后又有不少作品但是两位大少爷谁也没有出手,所以最后的成交价都不是

    特别高,这对于主办方来说可不是想看到的啊!可惜对于这个他们无能为力!近

    百件拍品很快就有近六十件上过展台了,其中百分之七十成交了,这个成交率不

    低了。

    之后主办方就宣布中场休息,时间为一个小时,之后继续开始拍卖,所有人

    听到这个声音后就纷纷站了起来开始活动起了身体,上厕所的上厕所,抽烟的抽

    烟,有认识的就开始聊了起来,大家难得休息了起来。

    整个上半场我一次都没有举牌,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可有可无,没有一件东西

    能让我心动,我在等那个陶罐,今晚除了这个东西我什么都不需要!它是我唯一

    的目标,只希望到时候这两个蠢货别来掺一脚就行了。

    我对身边的武文说道:「阿文,你今天准备了多少钱?或者说你今天一共能

    动用多少钱?我需要知道一个总数」。

    「我带了五千万,不过卡里还能动用七千万,再多就没有了。」武文说道。

    我听后算了算,武文那里有一亿二千万,我自己也有一个亿左右,估计拍下

    应该没有大问题了,毕竟这东西别人不知道用处只知道是个三国时代的陶罐,品

    相有非常之差,估计抢的人不会太多吧!我又看了看身边的小蝶顿时有了计较,

    到时候就让小蝶出声拍卖,美女总要比我这个大老爷们有市场。

    包间之内杨威跟他的跟班和几个专家在一起,杨威看着他们问道:「极为专

    家刚才你们也看过展品了,哪一件最值得拍下呢?」。

    「杨少,我们觉得有一件八大山人的山水作品非常不错,值得你拍下!我们

    估了一下价这件作品没有七千万怎么也拿不下来!当然这里跟一般的拍卖会不一

    样,按照实力杨少算是最强的了不过那个龙天是个不安定的因素,我怕他会趁机

    抬杠,这样一来代价就大了!」一位专家说道。

    「呵呵,八大山人的作品确实不错,不过那个家伙要是愿意出高价我也不妨

    让给他!所以不夺人所好嘛!我杨威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他要是愿意出几倍的

    价格那就归他了!」说完杨威脸上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一边他的跟班自然明白少爷的意思马上拍起了马屁说道:「杨少,那个什么

    龙天想跟你过不去我看就是找死!到时候我们就玩死他,像他这种人怎么可能是

    我们杨少的对手啊!要我看杨少你只要稍微动动脑子就能把他玩的团团转」。

    此人的马屁让杨威听着心里非常舒服,掏出烟分给了几人随后说道:「去,

    带几位专家到外面好好休息休息,喝几杯酒放松一下吧!为我杨威服务的人我自

    然不会忘记」。

    跟班听后自然明白自己主子的心思点了点头就对几个老头说道:「各位专家

    请跟我来吧!外面有不少好东西,我带你们随便看看,有什么需要你们尽管提出

    来,我们少爷对有能力的人一定会全力满足!」跟班将杨威摆到了一个礼贤下士

    的样子,这让杨威听了之后非常满意,自己的这个跟班很会揣摩自己的心思,是

    个人才。

    几个专家听后也很开心,就跟着此人离开了包间到外边享受去了,难得来一

    次这种地方自然是要好好玩玩,又不用自己出钱何乐而不为呢。

    等他们走后杨威这才看着刚才进来的姑娘问道:「妹妹,你叫什么?长的很

    漂亮啊!在这里做了多久了?好好跟哥哥我说说,你知道哥哥不差钱,把我伺候

    好了小费少不了你」。

    女孩在男人的怀里靠着,刚才的一切全都落在了她的眼里,小妞自然知道眼

    前的杨少绝对是有钱人,既然他说会给小费那肯定是不会少!这种人刚才一开口

    就是加五百万,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像自己加五百块一样,人比人真是气死人啊。

    「好哥哥,人家叫丹丹,刚来这里没多久,所以有好多地方还不懂要是有什

    么地方做的不好哥哥你可不要怪罪我哦!这里的规矩可是很严的啦,要是客人不

    满意我们就惨了!哥哥你有什么要求就提出来,丹丹一定满足你啦!」女孩在杨

    威怀里娇声娇气的说道。

    「哈哈,我就是喜欢不会的女孩子啊!放心吧,哥哥我会好好调教你啦!只

    要你愿意伺候我就行了!去,给我倒杯酒喝!」杨威看着女孩说道。

    女孩听后很乖巧的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来给杨威倒了一杯酒随后就想递给他

    不过杨威没有接而是看着姑娘说道:「妹妹,你喂给我喝!用你的小嘴把酒渡到

    我的嘴里」。

    女孩听后白了杨威一眼说道:「哥哥你太坏了!居然想出这么个法子让人家

    为你喝酒,羞死人了!太会折腾我了吧!」不过女孩说归说还是喝了一口酒随后

    把头伸了过来,杨威张开了嘴女孩就把自己嘴里的酒渡给了他。

    就这样几杯酒下肚后杨威对这个女孩子越来越满意,不但人漂亮身材好还特

    别听话,自己打算包她几天好好玩玩,这样的小妞要细细品味才行啊。

    一杯酒喝完后小妞将酒杯放下看着杨威说道:「哥哥都快半个小时过去了,

    你是不是应该要准备一下了,一会还有下半场呢!希望你能拍下自己喜欢的东西」。

    杨威听后笑了笑说道:「宝贝儿,你的话说得不错!不过在此之前哥哥我要

    先尝尝你的滋味怎么样!其他的等我们爽过了再说吧!」说完杨威就开始动手脱

    起了女孩的衣物,三两下就把她脱光了。

    丹丹的皮肤非常光滑让杨威很满意,一对奶子虽然不算很大但是也足够挺拔,

    这里的高级货色果然不错这放在外面也算是极品女孩了,今天自己一定要好好玩

    玩她!此女虽然比刚才那个女孩子姿色上差了一筹但也算是难得了。

    杨威张开嘴就把女孩的一对奶子轮流吸进了嘴里,舌头开始在奶头上挑拨起

    来,女孩的一对奶头在男人的刺激下开始慢慢变硬,你别看这个杨威年纪不大但

    是玩过的女人不少,从十八岁破身开始,六七年间至少上过上百个女孩子,绝对

    是花中老手了。

    「哦……好哥哥,你好会舔人家的奶子啊!嗯……美死我了!哦……好哥哥,

    你这么玩我要是被人看见怎么办啊?刚才你的那些人要是突然回来就惨了!嗯…

    …好哥哥,吸我的奶头啦!又酥又麻,爽死了!」女孩一边呻吟一边也把自己的

    手摸上了杨威的鸡巴,感受着男人的本钱如何。

    两人互相抚慰着杨威在女孩的抚摸下性欲不断提高,一只手伸进女孩的内裤

    中直接摸起来她的小屄,手指插进屄内不停搅动着,女孩屄内的淫水不断被男人

    扣了出来,屄水早就已经把杨威的手指弄湿了甚至还有几滴顺着手掌流到了手臂

    上。

    「哦……好哥哥,杨少!你弄死我了啊!嗯……小屄都快被你扣破了!嗯…

    …老公,别弄了嘛!人家实在受不了了!哦……我要飞了啊!老公,你的手指太

    厉害了,简直就是加藤鹰啊!嗯……高潮了啊」。

    听着女孩不停的淫叫声,杨威感觉自己很有成就感,自己的鸡巴还没有插进

    去女人已经高潮了!看着因为性高潮而全身瘫软的丹丹杨威将自己的衣服全都脱

    了下来,一根不算太短的鸡巴就跳到了女人的眼前。

    丹丹用手握住了眼前的鸡巴轻轻套弄起来,速度不快也不慢让男人非常舒服

    眯着眼说道:「宝贝儿,你的技术真不错,来给我舔舔鸡巴」。

    丹丹听后张开嘴就把男人的大龟头含进了嘴里,舌头在龟头上不停扫动起来,

    舌尖顶在马眼口上将男人的马眼都顶开了,刺激起了男人的尿道,让杨威差点就

    忍不住射了。

    「宝贝儿,你的口技太厉害了,这条小舌头简直就是活了,把我舔的差点就

    忍不住了,厉害啊!少爷我也玩过不少妞了就属你的口技最厉害,好家伙太会伺

    候男人了!让少爷我这么痛快一会小费少不了你」。

    丹丹听后吹得就更卖力了一条灵活的香舌在男人的鸡巴上吹拉弹唱施展各种

    手段让男人简直要爽歪歪了,小手还揉着男人的卵蛋不停给杨威生理和感官上的

    刺激。

    丹丹的舌头在冠状沟内不断绕着圈,嘴唇吸吮着男人的鸡巴手,小手握着嘴

    外的鸡巴杆子套弄着,感受着鸡巴上一次次的脉冲,随着鸡巴不断的跳动女孩知

    道眼前的杨少马上要射精了,于是用小嘴更加用力的吸吮鸡巴头,舌头在系带上

    来回滑动,想把杨威的精液吸出来。

    「宝贝儿,不行了我要射精了!啊……接住我的精液,全都喝下去知道嘛!」

    杨威一边叫一边再也忍不住快感了,被女孩最后吸了几次一股股精液就从马眼内

    射了出来全都射进了丹丹的小嘴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