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252-253)

作品:《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作者:p585。

    字数:12212。

    第二百五十二章。

    张志平在女人身上获得了极大的满足,看着被自己射得一塌糊涂的黑丝腿说

    道:「宝贝,怎么样我射的够多吧。你看看你的大腿,全是我的精液。刚才射精

    时我太舒服了,比跟我女朋友做爱都爽啊」。

    程可研一边用手抹着男人射在自己丝袜腿上的精液一边说道:「好老公,你

    果然够厉害,一次能射这么多精液。嘻嘻,老公你几天没玩女人了?卵蛋里能有

    这么多的货啊?」说完又伸出手摸了摸张志平的鸟蛋。

    「他奶奶滴,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老子好长时间没玩女人了,都快憋死了。

    宝贝,还好你今天过来让我泄泻火。这么多的货能把你的子宫灌满了」。张志平

    说道。

    「嗯,确实很多啊。老公,你的卵蛋还是很大啊。等会我们再做一次吧,我

    看看你还能射多少。好期待啊」。女人笑着说道。

    「骚货,我看不是你想看我能射多少,而是自己没吃饱吧。是不是骚屄还没

    过瘾,想再跟我打一炮啊。老实交代否则我这根鸡巴就不玩你了」。张志平说道。

    「讨厌啦。老公,你就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啊。人家的小屄是没吃饱嘛。不过

    我是女人你就不能让着我一点嘛。真是的,坏死了」。程可研撒着娇说道。

    「哈哈,现在就我们两个人有什么好留不留面子啊。你想操屄就直说呗。放

    心吧,要是没吃饱哥哥我鸡巴里还有货呢。等过会我们再打一炮这次我要内射你。

    小骚货,刚才叫得这么骚,我也没玩够呢」。张志平一边说一边摸着女人的奶子。

    「讨厌啦。明明是自己还想折腾我。老公,你坏死了,人家今天刚穿着这双

    丝袜又完蛋了。你看看上面全是你的精液就算洗也洗不掉了,你们男人的精液射

    在上面会结成一块一块」。女人噘着嘴说道。

    「呵呵,一双丝袜而已。我就喜欢你穿丝袜的样子,够骚。就象是岛国动作

    片里的女优一样,让我看了鸡巴就硬。我跟我女朋友做爱时也要求她必须穿丝袜」。

    张志平说道。

    「流氓加变态。你们男人都一个样子,就是喜欢女人穿丝袜」。女人一边说

    一边准备将腿上的黑丝袜脱下来,但是却被张志平阻止了,男人显然想看女人继

    续穿着丝袜的样子。

    「宝贝,别脱丝袜,等会我们做爱我还是要你穿着它。对了,这双坏了你还

    有没有别的啊?明天我还要你穿丝袜」。张志平问道。

    「臭流氓,还好我早有准备。行了,人家还有一双肉色超薄丝袜,明天就穿

    那一双吧。满足你的需要」。程可研白了男人一眼说道。

    「不错不错,好姐姐你可真是懂我的心啊。怪不得人家都说熟女就是比一般

    的小姑娘贴心。我感觉这句话非常有道理。我女朋友可没有你懂事啊。好姐姐,

    我以后可是越来越不能离开你了」。张志平口花花地说道。

    「切,我看你就是尽说一些哄女人上床的话。你这张嘴太甜了。我看在你女

    朋友面前就不是这么说了吧。我一猜就知道,你肯定会说老婆你可真是嫩啊。身

    材好,皮肤好,最主要的是小屄特别紧啊。我插进去太舒服了。没几下就想射精」。

    张志平一听还真是这么一回事,自己要是跟小璐在一起肯定又是变着花样哄

    她开心。难道自己就真是这么没有立场嘛。换个女人换一个说法,太操蛋了,连

    自己现在都听不下去了。自己看来真是变化太大了,以前也是立志做一个年轻有

    为的医生啊。没想到进了社会现在越来越没有立场了,社会真是个大染缸啊。

    「老婆,你说人为什么会变呢。刚出在学校里我也是个愤青,对我们国家的

    医疗制度和医生的态度非常不满。当初我还立志不能同流合污,穷则独善其身达

    则兼济天下。可是现在我才毕业没几年功夫,当出的思想就不一样了,变得跟所

    有人差不多了。只不过我不是过河拆桥的人,有些事我还做不出可是现在该拿的

    回扣我拿了,不该碰的人我也忍不住碰了。你说我是不是堕落了」。张志平摇了

    摇头问道。

    「呵呵,谁在学校里没有理想呢。但是现实是残酷的啊,你的理想跟这个社

    会格格不入。这不是你的错但要是你不改变最后必将被社会抛弃。除非你有天大

    的背景,可是我们都是老百姓,没这么大的本事。就像你说的,穷则独善其身,

    可问题是你想独善其身也很难啊。除非你无欲无求,一辈子没有碰见什么事否则

    ……」。

    「是啊,你说的不错。只不过我真的有些难过,当初说过的话简直就是放屁。

    要是我想独善其身那所有人都会孤立我,我会显得格格不入,最后被人排挤走。

    这个社会太现实了,我一个人扛不起」。张志平感叹道。

    「呵呵,姐姐不也是这样啊。刚开始做这行姐姐可不愿意陪那些老男人,可

    是我慢慢发现不陪他们你就算做的再好也没有用,你的药就算再便宜效果再好也

    无人问津。所以姐姐为了生活就只能一步步放开自己。陪吃饭,陪唱歌,陪玩最

    后陪上床。我也不想但是做了这行必须这样,我们女人吸引男人的地方不就是这

    具身体嘛。说到底这个社会笑贫不笑娼」。程可研抹着男人的脸说道。

    「是啊,就这这么回事。我们医院从前太乱了,这是从上到下的问题,虽然

    现在大整治问题纠正了不少但依然有些事是不会改变的。算了不说了,我这是干

    什么啊。想太多了,今天真是怎么了,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了」。张志平自嘲地说

    道。

    「呵呵,我看你是有些不习惯吧。毕竟年纪轻有些事情经历的少难免有时候

    发几句感叹。等以后你就不会了因为麻木了」。程可研安慰道。

    「也许吧。我真是猪脑子,有你这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在居然跟你感叹人生。

    好姐姐,要不我们梅开二度怎么样啊?」张志平问道。

    「切,谁怕谁啊。你行不行啊?鸡巴能不能硬起来啊?要不要姐姐给你吹一

    下?」程可研看着男人问道。

    张志平指着自己已经勃起的鸡巴说道:「你自己看呗。我的弟弟怎么能不行

    呢。不过姐姐你要是想给我吹我自然不会拒绝了。来吧,好姐姐,用你的小舌头

    给我舔一会吧」。

    听了张志平的话后程可研就蹲了下去用手握住了男人的鸡巴张开小嘴又开始

    舔了起来,今晚的第二场大战正式拉开了序幕。

    一夜过去,第二天两人醒来已经是十点钟了,昨天晚上两人最后做了三次,

    本来做完第二次后就去洗澡了,但是洗着洗着两人的性欲又起来了,张志平拉着

    女人在浴室里摆好了姿势又开始在她身上奔驰起来,一直做到了十一点多两人睡

    下。

    起了床两人就开始收拾起来,十一点约了高峰吃饭,所以两个人也不停顿了,

    赶紧洗了一个澡,张志平很快就收拾妥当了,程可研是女人所以稍稍麻烦一点,

    化了淡妆,又换了一件衣服腿上穿着肉色丝袜,丝袜还是张志平帮女人穿上的,

    这双丝袜手感很好,张志平在给女人穿的时候又占了不少便宜,搞得程可研下身

    又开始流水了,后来答应今晚穿这双丝袜继续陪张志平做爱才收手。

    两人穿戴整齐这才离开了酒店,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高峰订好的酒店,酒店

    离这里不远大概十分多钟后就到了,直接走进了包间高峰已经到了正在喝茶等着

    他们。

    高峰看到两人一起过来自然是心知肚明,看来这两人昨晚已经搞上了,看女

    人的脸一脸春意似乎非常满足啊。张志平看上去对她很满意啊。

    「志平,可研你们来了啊。快点坐吧」。高峰迎了上去很是热情地说道。

    「阿峰,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今天是周末还要让你过来家里人没意见吧」。

    张志平坐下后接过高峰递来的烟点上后说道。

    「呵呵,怎么会呢。家里也没什么大事,孩子有我父母和我老婆照顾,我在

    家也是闲着没有什么事能做啊」。高峰一边说一边招呼服务员上菜。

    酒菜上来后,三个人边吃边聊了起来,张志平首先定调了说道:「阿峰,今

    天就我们三个人,都是自己人,这酒我们适可而止怎么样。稍稍喝点就行了,酒

    喝多了伤身体。对了,你小子还要开车回去呢,那就别喝了。我们喝茶吧」。

    高峰听后正中下怀点了点头说道:「那行,都是自己兄弟,那就不喝了。这

    瓶茅台那就送给你了。以后我来你这里我们再把它喝掉怎么样啊」。

    「哈哈,那好啊。就这样,自己人随便一点,我也真怕应酬,一出来吃饭就

    是喝酒,我也真是搞不明白了,我们中国人不喝酒难道就做不成生意了吗。阿峰,

    今天我们就不喝了。来,喝茶」。说完张志平就端起茶杯碰了一下一口喝尽了。

    吃了一会后大家就开始聊到了正题,张志平开口说道:「阿峰,可研,最近

    我们医院出的事你们应该都知道了吧。我虽然人在这里但是心里很清楚,我们医

    院这次的问题不小啊。要不是前段时间张院下大力气整治了一下估计问题更多」。

    高峰放下茶杯说道:「我知道,这件事也不是你们医院一家。这次我们全市

    所有医院都发现了类似的问题,相比之下你们第一人民医院还不算太糟糕。你们

    张院长有先见之明啊,自己早就开始动手了否则现在他的日子就真的难过了」。

    「谁说不是呢。不过我们医院在深圳市第一块牌子,所以所有人的注意力都

    在我们身上,这就是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啊。出了事大家都盯着我们。就说这一次,

    我们医院一个副院长,好几个科室主任和副主任都完蛋了。你说说是不是触目惊

    心啊」。张志平说道。

    「呵呵,没办法谁让他们顶风作案呢。他们不出事谁出事啊。怪只能怪自己

    贪得无厌,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啊。没什么好说啦」。高峰说道。

    「是啊,所以这些人全都进去了。这次一下子空出了这么多的位置医院里有

    些人注定要上蹿下跳了」。张志平说道。

    「呵呵,正常啊。谁不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对了志平,你是不是也能有些

    说法啊?按照你的履历,你们院长没道理这次不考虑你吧。快说说,你这次回去

    后有什么说法啊?」高峰看这张志平问道。

    「呵呵,托你的福,我这次学习回去就是内科的副主任了。也算是一个机遇

    本来我不可能这么早就上去,几个副主任最年轻的一个才四十左右,我要熬出头

    还早呢。没想到这次那家伙也没逃过去,所以内科一下子就缺人了。我是沾了光」。

    张志平笑了笑说道。

    「哎呀,我说志平你可真够厉害啊。你才二十五吧,就能在第一人民医院内

    科做副主任了。太厉害了吧。这个位置你这个年纪上去没有一点本事可不行啊。

    在我记忆里全市所有医院内科副主任中你的年纪最轻了吧,之前那一个今年也三

    十七了,你可是整整提前了十多年啊。恭喜你了」。高峰说道。

    一边的程可研也说道:「阿峰,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啊。我都不知道,恭喜

    恭喜啊」。说完两个人又举起了茶杯敬起了张志平。

    「呵呵,我也是运气啊。要我说这里面你们也有功劳啊。而且还不小啊」。

    张志平说道。

    「呵呵,此话怎么讲啊?我可就不明白了」。高峰抽了一口烟问道。

    「这次我们医院被查出来很多科室用的药价格高效果差,上面非常不满。因

    为这么一来直接影响了医患关系,大家也知道这几年医患关系非常紧张,国家正

    在下大力气治理,我们这是撞在枪口上了。不过我们内科的药倒是非常不错,不

    但比别的医院便宜效果上也有过之无不及。被重点点名表扬了」。张志平说道。

    听了张志平的话后高峰和程可研也很开心,这说明自己公司的东西被人认可

    了,以后做事情就简单多了。这里面的门门道道就多了啊。

    「今天让你们过来就是想跟你们说,我们医院对不少科室的药很不满意已经

    下定决心换药了。一定要把药的价格降下来,效果也要上去。这件事一出来我们

    医院的患者数量直接下降了百分之三十,这太可怕了,说明老百姓对我们不认可

    了。我们院长很着急,一定要改变这个势头所以改变药物就成了当务之急」。张

    志平说道。

    「这么厉害啊。百分之三十是够你们医院喝一壶了。医院虽然是事业单位但

    是我们国家因为体制关系医院很大程度上要靠药品维持运转,这大家都知道。人

    少了药的需求就少了,确实麻烦了」。高峰说道。

    「谁说不是呢。所以我们医院决定有些不好的药要换,现在我想先找你们两

    位,看看你们都有什么药,能代替的就全部代替。当然这个价格和效果必须保证,

    有没有问题啊?」张志平终于说出了目的。

    听了他的话后,高峰和程可研高兴坏了,程可研昨天就有感觉张志平要说这

    个问题但是一时还吃不准,毕竟他们医院太大了,是深圳龙头医院,要换药可是

    牵一发而动全身没这么容易啊。自己不敢想太多。

    「志平,你此话当真?我和可研的公司涉及的药物比较多,大概你们医院常

    用药物百分之八十都能满足了。真的可以吗?这是不是会引发众怒啊。?万一引

    起众怒我们以后日子也不好过啊」。高峰想了想说道。

    「我们给过他们机会,是他们自己没把握住能怪谁啊。价格不便宜效果又差,

    捞油水也没这么干吧。现在他们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啊。这几个进去后就怕把

    他们供出来一旦受到牵连别说他们就是他们的公司也要完蛋。局里已经下文件了,

    对于一切不合格的药物一定要追查到底,绝不姑息。你看着吧,这次的事件有不

    少公司要受牵连可能以后在深圳看不到他们了」。张志平说道。

    「好,那我就放心了。这样吧,我们回去弄张清单给你,所有的药物都在上

    面。我这里出来的药品质我能绝对保证,在价格上嘛,以前我也知道比他们便宜

    三成没问题」。高峰抽了一口烟继续说道:「志平,知道我以前为什么打不进你

    们医院嘛。在遇见你之前我想尽了办法,但是我们的药太便宜,导致回扣太少了

    很多人不满意啊。为了自己拿钱,有些人情愿用效果差的药,只要有利可图就成

    了」。

    「呵呵,我知道。所以他们出事了。做医生不是想着怎么解决病人的痛苦而

    是整天想着捞钱那就完蛋了。我张志平也不是什么好货,也喜欢钱不过我还是有

    底线滴,效果永远是第一位」。张志平缓缓说道。

    「志平,你就放心吧,我们北药集团出来的药绝对质量上有保证。要是出了

    问题你拿我试问。价格上我们肯定比你现在的价格要便宜。这一点我也说到做到」。

    程可研也说道。

    「好,那就好啊。我们张院给我这次机会,也是给你们一次机会啊。可要好

    好把握。丑话我说在前头,我只看药效,钱不钱是其次,以后我们医院绝不会出

    现只看回扣不看效果的事了。你们一定要把握好啊,机会只有一次,将来要是有

    问题我也没办法了。到时候追究责任你们可别找我啊」。张志平说道。

    「放心吧志平。我们都是十几年的朋友了,我高峰什么人你还不知道。行就

    是行,不行就不行。你的条件我完全能满足。做人不能太贪,能赚就行了,再说

    我们赚的是个数量,你们医院的量大,就算是微利一年下来我们也是盆满钵满了。

    当然今天是对你我才这么说出了这个门我可不能这么说了,否则我老板还不生吞

    了我啊」。高峰说道。

    「我知道,做生意嘛。我们医院你看看外科,内科,内分泌科,中医科,五

    官科等等之类,用的药实在太多了,你们回去分门别类交给我,我到时候给我们

    领导看看。当然价格也要标注好,我们能有比较」。张志平说道。

    「没问题,这件事我们回去就做,三天之内一定搞定交给你」。高峰拍着胸

    脯说道。

    「那就好,以后我们还要长期合作,希望我们合作愉快啊」。张志平笑着说

    道。

    「志平,说真的,在我遇见你之后我的职业道路那是越走越宽了,你小子就

    是我的财神啊。我是真没想到啊。自从去年遇见你之后我在公司里的地位那是水

    涨船高,现在已经是副总了,当然我也知道老板就是看我手里你的这条人脉。没

    有你我什么都不是啊」。

    第二百五十三章。

    「自己兄弟说这些干什么啊。你们老板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我估计他是千

    方百计要拉拢我啊。最不济也要跟我建立好关系,他现在最怕你跳槽了,你一旦

    走了他的损失就太大了。他能不急嘛」。张志平说道。

    「是啊,你知不知道我去年的业绩占全公司多少?我们是去年下半年开始合

    作的吧,光短短半年不到我的业绩就占了全公司的百分之三十。今年我估计能占

    到百分之六十。你说说我们老板是不是要拍我马屁。我是他的摇钱树啊」。高峰

    说道。

    「不稀奇啊,在深圳哪家医院能赶上我们。以后你的业绩还会进一步提升,

    你们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企业,你一个人现在就是命脉所在啊。不像可研姐姐,她

    的北药集团可是庞然大物,在全中国都是大企业,国家背景。能不能拿下我们无

    关大局」。

    程可研听后噘着嘴说道:「志平你这话就不对了。我们北药集团确实够大但

    是有钱赚谁不想啊。再说了,姐姐我现在就是南方的代表,你给我做生意我才能

    有活路嘛。我们公司只看业绩不看人情啊。志平你可不能甩了我哦」。

    张志平听后笑道:「姐姐,你说笑了。我怎么可能甩了你啊。阿峰你跟可研

    姐姐一起商量吧。我估计你们公司最多只能提供我们医院百分之三四十的药物,

    剩下的就给可研姐姐吧。她也不容易,你看行不行?」

    「没问题,我回去看看,把我公司的所有药品开份清单交给你和可研,我和

    可研之后再说怎么分配。志平,这事你就不用操心了,我知道该怎么做」。高峰

    点了点头说道。

    高峰也是个明白人,张志平已经暗示过了自己必须冷得清。程可研跟张志平

    有一腿,自己虽然跟志平十几年关系但也不能太自以为是,枕头风的力量可不能

    小瞧啊。万一自己不注意得罪了程可研那就不好办了。现在想想都有些后悔将程

    可研介绍给他了,不过世上没有后悔药,当初也是由当初的无奈,自己心态放平

    就行了。

    吃过饭后,高峰就独自先走了,张志平则跟程可研又回到了酒店房间里,程

    可研明天早上才离开,仅是因为张志平要她今晚再陪他过一夜。当然过夜做些什

    么事谁都知道,程可研本身也有需求自然是答应了。

    张志平的床上功夫挺不错让程可研很满足,两人回到酒店后没多久又开始脱

    光了大战起来,张志平很迷恋程可研的身体,程可研也使出了浑身功夫在床上满

    足张志平,穿着肉色丝袜的女人又跟昨天有了不一样的味道,由于时间充足两人

    一直在房间里滚着床单,做完了休息聊天,想了又做,这一晚足足做了五次。张

    志平最后都射不出精液了。当然程可研的肉色丝袜也全毁了。

    不说张志平的风流史,高峰离开后难掩内心的激动直接掏出了手机打给了他

    的老板:「老板,有件好事要跟你说啊。你现在方便吗?」

    「阿峰啊,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我现在方便说话」。秦老板说道。

    「好,今天我跟志平见面了。你应该知道前几天他们医院的事吧。今天他来

    找我说是以后他们医院需要用的药只要我们公司有就全部供货给他们。老板,这

    可是大生意啊。真要是能这么做以后我们就不愁了。坐等数钱就行了」。高峰说

    道。

    「阿峰,你说什么?全部供货给他们?这,你有没有搞错啊。这要多少品种

    啊。志平真的这么说嘛?」秦老板听后也很是惊喜,这太出乎意料了。

    「没错,他是这么说。主要是我们的药价廉物美。这次他们医院被查出来很

    多药价格贵效果差,被点名批评了,患者也很不满意。而我们原来给他们内科提

    供的药物因为价廉物美被点名表扬了,所以他的医院下定决心换供药方了。我们

    算是从中得利了」。

    「太好了。阿峰你的消息太振奋人心了。这么一来我们公司的业绩可以短时

    间之内翻几番啊。对了,他说供货多久吗?」秦老板问道。

    「老板,只要我们的价格和效果没问题那就是长期的事了。不过志平说了,

    以后关键看效果,这我已经打包票了所以质量上以后一定要保证。还有价格上我

    已经说了比现在同类药物可以便宜三成」。高峰说道。

    「便宜三成。是不是有点多啊。这样我们赚的就不多了啊」。秦老板说道。

    「老板,我们走的是长线,再说第一人民医院的供货量是现在一些小医院能

    比的吗?完全不是一个等量级,我们走的是个数量。该放弃的我们必须放弃。老

    板你说呢?」

    「是啊,你说的不错。是我贪心了。就算便宜三成我们也有赚头而且也不小

    了。他们医院现在的那些药我也知道,完全就是乱来,不出事才怪啊。阿峰,你

    可真是我的福星啊。去年打进第一人民医院今年全包,你太厉害了。到年底我必

    须给你一个超级大红包啊。你厉害」。秦老板不忘夸奖一番。

    「呵呵,都是为了公司。那就先这样了,我要赶回来,等周一要整理一份我

    们公司的药物清单,而且都要标好价格,到时候我要交给志平」。高峰说道。

    「嗯,没问题。我这就叫人去办,你放心吧,星期一这些东西我保证送到你

    的面前。以后我们公司就全靠你了。阿峰,你真是个人才啊,我的公司能有你这

    样的人简直就是大幸啊」。秦老板开心的说道。

    「呵呵,没什么。那就先这样了,我们周一碰头再细聊吧」。高峰说道。

    「行,那就周一再说。阿峰,你路上慢点啊。等这件事成了我好好给你放假,

    请你出国玩玩到时候一切费用走公司账上,我全包了」。秦老板说道。

    「哈哈,那就多谢老板你了。行,先这样吧,我挂了啊」。说完高峰就挂了

    手机发动汽车准备回家了找老婆亲热去了。

    话说这个秦老板正在公司里,今天公司没人这家伙饥渴难耐就打电话让他的

    秘书徐兰过来,两个人准备在办公室里玩玩偷情,这不徐兰刚过来就看到秦老板

    在打电话,一脸的喜气。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这个徐兰就是上次陪张志平过夜的小妞,这妞在秦老板身边做秘书要说能力

    这姑娘还真没有,就连秘书的事也做不好,但是人漂亮啊。秦老板之所以留下她

    一方面是自己解决性欲另一方面可以让女人去陪重要的客人,男人嘛谁不好色呢。

    所以这个徐兰就是一个高级妓女罢了,没什么其他用处。

    徐兰对自己的定位也很准确,她知道自己不是什么有能力的女孩子但是花钱

    可不少,因此对于秦老板的安排也不排斥,自己除了脸蛋和身材没有什么值得傲

    人的资本了。每次秦老板让她陪完客人都会给她一笔钱,少则五千多则一万,也

    算是不错。

    见秦老板放下电话徐兰走过来坐在了他腿上说道:「老公,谁的电话啊?怎

    么你看上去很开心啊。有什么事吗?」

    秦老板把手放在女人的黑丝腿上一边抚摸一边说道:「宝贝,我能不高兴嘛。

    高峰来电话了,这小子厉害,真厉害。第一人民医院要我们公司所有的药物,以

    后我们可就发了。这要是做成了,我们的业绩直接飙升几倍啊。你说我高不高兴?」。

    「什么,我们公司所有药品他们全要?我没听错吧。这要多少量啊?我们以

    后只跟他们合作就不愁了啊。那就是坐等数钱啊。老公,你没说错」。徐兰也吃

    了一惊。

    「当然没有听错。我们公司的药价廉物美谁不喜欢啊。以前是人为因素所以

    我们没市场现在大环境不一样了,我们还不趁机崛起啊」。秦老板得意地说道。

    「那太好了,要是真能成功今年我们的收入肯定又要翻倍了。这可是关系我

    们每一个人啊。这个高峰这么厉害啊。以前我怎么没有发觉啊」。徐兰说道。

    「别说你了,就是我也没发现啊。这小子以前默默无闻虽然工作一直比较努

    力但是没有大背景,业绩一直不高不低,公司缺他不少,多他不多。没想到去年

    他人品大爆发攀上了第一人民医院这棵大树。谁能想到呢」。秦老板说道。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啊。有的人无声不响说不定哪天就时来运转了。老公,

    怪不得你把他提为了公司副总,还是你有远见啊」。徐兰一个马屁奉上。

    听了徐兰的马屁秦老板很是受用,点了点头说道:「他现在可是我们公司的

    财神爷啊。得罪我也不能得罪他。我现在是把他当老爷一样供起来了。对了宝贝,

    上次那个张志平怎么样了?你陪过他一次后你们有没有什么说法啊?」

    「老公,这个人不简单啊。自从那一次后我有时候主动联系他,不过这个人

    对我一直保持距离,没有表态。你说他不好吧,倒是客客气气。不过我知道他心

    里是拒我千里之外啊。我想我们要拿下他估计不太可能。我也跟你说过他暗示过

    只要高峰不走我们就无忧」。

    「哎,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啊。看来这个人警觉性不低啊。知道我的小

    算盘。看来我们以后是只能被高峰牵着鼻子走了。除非我不做这生意但这可能吗?

    高峰现在的名声要是说跳槽别的公司还不哭着喊着让他过去啊。我当初对他也只

    有知遇之恩啊。回想几年前这小子还是个新人很多公司不要他是我留下他,没想

    到今天我收获了回报」。

    「老公,算了别想这么多了,我们有钱赚就行了。我观察了高峰,这家伙为

    人还算低调,虽然现在很牛但是跟大家关系不错,这个人可以留下,我们尽量给

    他面子满足他的要求就行了,我估计他也不会有太过分的要求」。徐兰说道。

    「嗯,你说的是。今年还有大半年功夫,看情况吧,要是高峰真能搞定这件

    事那年底分红可不能少了他。别人是按提成他可就不一样了,我准备按净利润分

    钱给他了否则留不住人啊。还有你,你跟着我好好干,年底我不会少了你的好处,

    真要是生意做成了年底我给你十万的红包」。秦老板想了想说道。

    「啊老公,那太谢谢你了。我一定好好伺候你。不过我们是不是太便宜他了?

    分红可是股东才有的权利啊。别人怎么想?」女人笑脸如花地说道。

    「别人怎么想我不管,谁要是有这个能力我也给他同样的待遇。你要知道钱

    是赚不完的,舍得舍得,不舍哪有得啊。我赚的钱是少了但是未来可以省力了,

    留住这样一个人值得啊。眼光要放远点啊」。秦老板说道。

    「嗯,老公,还是你厉害。我可佩服死你了」。女人笑眯眯地说道。

    「我有什么厉害啊,做了几十年还抵不过这小子做几年。他现在才是我们公

    司的大明星啊。我也要靠边站了。得罪了他谁都没好果子吃。你记住,等会就跟

    公司里的几个老资格成员说一下,以后谁看到高峰都要客气一点,谁要是惹恼了

    他我一定让他滚蛋。现在全公司得罪我也不能得罪高峰。对了还有,你让办公室

    加班整理一份我们公司所有药物的完全名单,后面标注好价格,周一我要给高峰

    过目,到时候他要给张志平」。

    「老公,你是不是把姿态放得太低了啊。他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员工,这样他

    的尾巴会翘得太高啊」。小妞说道。

    「没办法,形势比人强啊。他现在有牛逼的资本,他的业绩去年就占全公司

    百分之三十五,今年要是真能成功至少能占百分之七十,这是个什么概念?他手

    握我们公司的命脉啊。换了我可能早就单干了」。秦老板说道。

    「那他为什么不单干啊?」女人问道。

    「呵呵,第一,第一人民医院他刚拿下没多久心里还没底不敢。第二,这家

    伙比较小心,自己单干风险太大了,跟着我钱不少风险没了。第三,他在等我的

    表示,我的诚意够足能满足他的胃口他自然不愿意单干。所以我才要分红给他啊」。

    「老公,你可看的真够透彻。我看这家伙再厉害也注定只能被你玩弄在手里」。

    「哈哈,玩弄他我可不敢说,不过玩弄你我可是最喜欢了。宝贝,不说了,

    今天我开心你好好伺候我,拿出你的全部招数好好满足我一下」。秦老板极为猥

    琐的说道。

    「讨厌啦,什么玩弄我。说得这么难听,坏死了」。女人说归说还是蹲了下

    来用手解开了男人的裤子在秦老板的配合下将他的裤子全都脱了下来,露出了一

    根不算太长的鸡巴。

    徐兰用手握着秦老板已经发黑的鸡巴轻轻套弄了几下随后就张开自己的小嘴

    将鸡巴含了进去,舌头开始在龟头上舔了起来,女人口交的技术极为熟练,将秦

    老板伺候的欲仙欲死,舌头在马眼上来回扫舔着,舌尖顶开马眼口钻了进去让钱

    老板浑身直打颤。

    「哦,宝贝。你的口交技术太厉害了吧。鸡巴被你舔的太舒服了。嗯……来

    舔舔我的冠状沟和卵蛋,里面的货不少,今天我要射满你的小屄」。

    女人听后继续用舌头按照秦老板的要求舔了起来,从马眼一直顺着系带舔下

    来然后又在冠状沟里打转,最后又将两颗卵蛋吸进了嘴里,把秦老板伺候的快要

    升天了。

    秦老板将女人拉了起来让她坐在了自己的腿上,解开了女人特意穿着的OL

    套装,先是小西服然后是里面的小衬衫,露出了女人穿着的黑色蕾丝半透明奶罩,

    秦老板粗鲁的拉下了女人的奶罩,张开嘴就把一个奶子吸了进去,嘴唇将乳头紧

    紧吸住,这个秦老板也是色中老手了,玩女人也是一套一套,舌头在乳头上不停

    舔着,一只手握住了另一个奶子。

    「哦……啊……老公,你吸得好棒啊。人家好舒服啊。奶子上又酸又麻。哦

    ……老公,大力一点吸我的奶子啊。摸我,用力点。揉我的奶子啦」。女人眯着

    眼说道。

    钱老板一边舔着女人的奶子一边将徐兰的套裙拉了上来,将她里面的黑色配

    套小内裤脱了下来,舌头从奶子上一路向下舔来,越过平坦的小腹来到了女人长

    满了屄毛的小穴口,此时的小屄已经开始有些湿了,女人的阴唇已经是深红色了,

    这几年陪的男人不少,性经验自然也不会太少,不过看上去还算比较漂亮。

    秦老板用手分开了女人的阴唇露出了小屄口,舌头伸了出来就直接钻了进去

    开始在屄洞内搅了起来,由于已经是下午了女人的小屄有一股浓浓的屄骚味,不

    过秦老板似乎很喜欢这个味道,不断用舌头舔着小屄连同屄内的淫水全都吸进了

    嘴里。手指还按照女人的阴蒂上不停磨插着,让女人达到高潮。

    秦老板也知道自己现在年纪大了,性能力不如从前了,做起爱来有时候只有

    十分钟就射精了,不像十年前玩一个女人没有半个小时不会射精,所以前戏玩的

    特别充分,让女人特别舒服,这也算是他的特色。

    「老公,你舔的太舒服了啊。哦……啊……屄水都被你舔干净了。哦……小

    屄里面好酸啊。不行了,我要高潮了啊。哦……老公,别舔了,我实在受不了了

    啊。哦……高潮了,又要喷水了啊」。女人在秦老板的攻势下达到了性高潮。

    看到女人在自己的舌头下就达到了高潮秦老板很是满意,站起来后就对女人

    说道:「骚货,你是满足了现在该让我爽一爽了吧。快点给我躺在桌子上,老子

    这就用鸡巴肏你了」。

    徐兰听后也顾不上还在享受快感的身体直接就躺在了桌子上分开了自己的黑

    丝腿一手摸屄一边说道:「好老公,大鸡巴老公,快点用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吧。

    小骚屄好痒好痒啊。老公,我要你的大鸡巴干我啦」。

    秦老板听后哪还能忍得住,直接握着自己已经充血勃起的鸡巴将龟头对准了

    小屄口,龟头钻进屄内,随后一压身体整根鸡巴就全根插了进去,男人趴在女人

    的身子上不停耸动着自己的身体,鸡巴在屄内进进出出好不快活。

    「宝贝,你的小屄被不少男人操过吧,怎么还是这么紧啊。就跟我第一次肏

    你时一样啊。鸡巴插在里面太舒服了。骚屄,屄水怎么这么多啊。都流你一屁股

    了」。

    「老公,那些男人的鸡巴怎么有你这么粗这么大啊。人家的小屄当然你会觉

    得紧啦。舒不舒服啊。我夹你的大鸡巴。哦……好舒服啊。老公,你再用力一点,

    速度快一点嘛。人家好满足啊。哦……嗯……美死我了啊」。

    秦老板架起了女人的丝袜小脚一边闻着徐兰的臭脚一边肏着她嘴里说道:

    「你个骚货,小脚怎么这么臭啊。妈的,太过瘾了。看不出你人长得漂亮小脚这

    么臭」。一边说还一边用舌头在上面舔。

    「哦……啊……老公,人家的脚容易出汗吗。今天走了不少路丝袜上全是脚

    汗,丝袜又不透气当然很臭啦。你不是最喜欢我的臭脚了嘛,每次操屄都要舔。

    人家是为了满足你啊。哦……好舒服啊。鸡巴真硬啊」。

    听着徐兰的淫话,秦老板操的越来越来劲,一根鸡巴在屄内次次插到最深处,

    龟头顶在小屄内,不少屄水被挤了出来,沾满了两人的屌毛和屄毛。

    「骚屄,屄真是紧啊。太舒服了。不行了,我要射精了。你的屄太紧了,宝

    贝,你有没有高潮啊?」秦老板感觉自己马上要射了急忙问道。

    「嗯,老公,你干的我好舒服啊。我也要高潮了,你再肏我几下,我马上来

    了啊。哦……太舒服了。太喜欢老公你的大鸡巴了」。

    秦老板咬着牙又在女人的屄内操了十几下,最后实在忍不住了,将鸡巴插进

    小屄最深处后一松精关一股股精液全都射进了女人的屄内,大股大股的精液把女

    人直接射到了高潮,男女都发出了尖叫声。

    射完后秦老板象是被抽干了力气直接趴在了女人的身子上,两人就保持着这

    个姿势再也不想动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