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246-249)

作品:《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作者:p585。

    字数:20418。

    第二百四十六章。

    第二天从广州回来的路上,我还在回味昨晚陈静给我的紧窄滋味,小妞的屄

    屄真的太紧了,大概是她的人比较娇小吧,小屄也是一样的紧,每次都紧紧夹住

    我的鸡巴,后来我还在她身上用起了双修之法,估计今天这丫头会发现自己的奶

    子怎么变大了。

    昨晚上我们一直做了三次,小妞对我的要求来者不拒大概是怕以后没有机会

    了,可是我怎么可能就玩她一次呢。以后来广州又多一个女人可以干了,还真不

    错。

    对于陈静我还没有给她定位,毕竟昨晚只是一夜晴,还要看以后的发展情况,

    要是这个妞真的愿意跟我那我也不介意帮她结局家里的困难,我从她嘴里得知他

    家也就欠了十万块钱,虽然对于一个农村家庭来说这不是小数目但对于我来说还

    真不算什么,不过这一切现在我还不想参与进去,不过只要这小妞不想嫁给那个

    人我也愿意帮她解脱出来。

    就在我在广州风流潇洒的时候,深圳市第一人民医院可就不太平了,之前杜

    伟民在上台后就开始大刀阔斧的改革起来,对于之前全市政府机关的一些不正之

    风开始追查起来,很多人一开始并不在意但是事实告诉他们杜伟民是来真的了。

    这不,张金发在之前就开过了班子会,特别提到了市委下发的关于正四风

    的文件。会上张金发表示从今天开始医院要好好整顿,以前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事

    从现在开始一律不能做了,他这个院长带头大家一起监督。

    市委这次是动真格了,对于群众反映的问题大家一定要多注意,对于群众对

    于医院反映较多的问题市委将以档的形式下发,到时候大家都要认真学习,努力

    整改。之后市委将通过明察暗访的方式进行走访,一旦发现问题绝不姑息。

    会上张金发还给所有班子成员透露了一下,他从局里知道,我们医疗系统在

    群众反映的问题中存在最多的就是医生拿回扣,对病人态度不好,甚至有的科室

    还有让自己熟人插队的情况。

    这里面最大的问题就是回扣,这直接牵动着所有医生的利益,我知道这件事

    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是从现在开始必须收手了,谁要是还敢乱来那对不起了以后

    谁被抓自己负责,今天我已经说清楚了,会议记录也都记下了。

    以后我们医院的医药进货一律按规章制度操办,该进什么药,什么药效果好,

    什么药价格低才是我们的首要考虑的问题。同时张金发还成立了医院整风科,直

    接对自己负责就是要发现医院内部现在的问题,尽可能马上解决,自己发现总比

    让别人发现要好吧。

    我作为院长绝不希望看到在座的各位有什么事发生,所以大家一定要把握好

    自己,决不能撞在枪口上。我们全市有不少公立医院,光三级医院就有十几所,

    我想说的是别管别人怎么样,我们管好自己就行了,大家明白了吗。

    张金发对于这件事非常上心,毕竟就算自己没事自己的手下出了事自己也脸

    上无光,自己总是有领导责任。所以张金发不敢大意,这些事也是卫生局局长冯

    仁亮重点跟自己说的,要不是关系好,这种事是绝不会透露出来的,所以张金发

    极为重视。

    之后张金发又开了几次会,每次都是老生常谈,强调今后的医院建设,同时

    对医院整风科发现的种种问题进行讨论,大家拿出意见解决这些问题。

    张金发自认为工作已经做得比较到位了,重要性已经跟大家说清楚了,按照

    他的想法自己都开始收敛了,下面的这群人没道理一条道走到黑啊。前面没有活

    路了,没这么蠢吧。

    可是让张金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在上个星期医院里的一个副院长和几个

    中层干部被人发现了问题,这个副院长是分管后勤的家伙,平时言语不多但是这

    一次通过群众举报市委直接派人过来检查,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这个家伙

    在张金发三令五申后依然不知道收敛,仍跟不少医药贩子有利益勾结,大肆收受

    回扣,初步检查这家伙这些年一共收了几千万的黑心钱,太明目张胆了。

    张金发知道后非常震怒,自己三令五申可还是出了这么严重的事,光一个副

    院长还行,问题是还有几个中层也有同样的问题。这几个家伙都是跟这个副院长

    一伙的成员,包括内科的两个副主任,外科的主任,后勤处的副处长还有内分泌

    科的主任,简直快成了窝案你。张金发简直要吐血了,要不是自己提供了不少会

    议记录和一些自创的举措,自己这个院长也做到头了,但还是让冯仁亮非常不爽。

    这件大事出了之后,第一人民医院的名誉受到了极大的损害,虽然这些人都

    进去了但是很多老百姓都不相信这家医院了。

    这里面就因为医院用了不少价格高疗效差的药,这次曝光出来的有好多种,

    后来检查之后才发现每个科室都存在这种问题,不过内科还算不错,张志平提供

    的药物价廉物美算是唯一的发现了。

    当然也不是就第一人民医院出了问题,全深圳所有的医院都冒出了各种各样

    的问题,相比而言第一人民医院还算可以,在张金发的三令五申后已经收敛了不

    少,很多问题都在之前内部解决了,但是第一人民医院在深圳名气太大了,这导

    致所有人都把视线放在了这里而那些其他的医院反倒是好一点,可怜的张金发出

    狱了风口浪尖之上。

    面对这样的局面张金发非常无奈,他已经足够重视了也采取了不少办法但是

    有些人不见棺材不掉泪,就是心不死。张金发认为这已经不是自己能控制的了,

    所以这家伙觉得自己很冤枉,算是躺枪吧。

    冯仁亮从一开始的震惊到之后了解了情况这次暗自放下了心,这个老张这次

    总算不会出太大的问题,这不冯仁亮跟张金发又在联系了,这次的事必须好好处

    理。

    「冯局,我是老张啊。你看这次的事道理怎么处理啊?我感觉自己真是好冤

    啊。我已经三令五申了,上个月开始就不断开会强调还成立了纠察科,整顿了不

    少问题,我真的做了不少事啊」。张金发在电话里诉苦道。

    「老张我知道,你以为这事有这么简单。我实话跟你说吧,要不是你有这么

    多的会议记录还有各种自查手段你今天已经下来了,还想坐在院长的位置上?我

    们不是瞎子,你的努力我们都看见了」。冯仁亮说道。

    「那就好。冯局,那这件事有没有可能大事化小啊?对我们医院影响太大了,

    我们医院的病人这几天至少少了百分之三十,太夸张了。我们有的问题其他医院

    也有吧。怎么现在倒霉的全是我们」。张金发抱怨道。

    「老张,你们是第一人民医院。全市也就独一份,在市民心中你们的地位无

    法取代啊。出了这种事大家自然全都看着你们,要是没有一个满意的交代你我都

    要被问责啊。这件事是绝不可能大事化小了」。冯局说道。

    「啊,那可怎么办啊。我岂不是要晚节不保啊」。张金发说道。

    「老张,问题还不至于这么严重。首先你没有问题,其次之前你做的事我们

    全看在眼里,这次属于天灾人祸,有些人你也管不了,所以对你的处理不会太严

    重。这一点你放心吧。不过涉事的那几个就没的说了,必须严惩啊」。

    「是是是,我知道,那几个家伙是咎由自取谁也不会为他们说话了。冯局,

    那你看我之后该怎么做好啊?」张金发问道。

    「对于你们医院的问题,我们局里先要开班子会下一个定论,随后我还要向

    分管市长汇报,最后市政府也要开班子会做最后的处理意见。那几个作奸犯科的

    家伙现在已经进去了,他们的问题由公安去管了,我们没有权力插手了。对于你,

    我的意思自然是不痛不痒给一点处罚」。冯仁亮说道。

    「那就多谢冯局了啊。我真是感激不尽啊」。张金发说道。

    「老张你也别怪我,你是领导就算自己本上没有问题也足够重视,但是手下

    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你的领导责任必须承担。有时候权力越大责任越大啊。我不处

    罚你无法服众啊。好在之前你做的不错我的压力也小了不少」。

    「是是是,多谢冯局照顾了。以后您说什么我一定执行绝不会打折扣」。张

    金发表起了忠心,拍着马屁说道。

    「老张,出了这种事之后你要想办法重新树立医院在群众心中的地位啊。有

    道是金杯银杯不如口碑。对于不足之处你一定要好好整改,比如说你们医院的环

    境吧,群众就反映强烈,厕所有不少坏了也没人过来修,清洁度不够等等。这些

    都是小事但是你不能忽视啊。以后你一定要抓好服务知道吗」。

    「是,我明白了。以后我会在这方面下大力气,一定让群众满意。以前我是

    疏忽了总是认为治好病就行了,很多软件方面没有做到位,一定改正,马上改正」。

    「嗯,你知道就行了。这次你们医院一下子空出来这么多位子估计有不少人

    又眼红了吧。你可要把好关啊。按照惯例,这些人都由你推举,到时候你给我一

    份名单我研究一下。中层干部我们能决定但是这个副院长需要分管市长点头,你

    要把握好啊」。

    「是,我清楚。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再说,这些人经过这次的整顿估计也怕

    了。就算借他们几个胆子我看也不敢了。再说了,我准备扩大纠察科的人手,以

    后好好管管这些人,纠察科直接对我负责」。张金发说道。

    「嗯,老张,你这个纠察科倒是个创举,这一点很不错为你加了分。我打算

    在全市医院推广下去,到时候你倒过来介绍经验啊」。冯仁亮说道。

    「冯局你客气了。只要你发话我一定马上过来绝不打回票」。张金发说道。

    「那好,就先这样吧。我估计处理意见下个星期就会出来了,你先把人物色

    起来,你们医院的工作不能落下啊」。说完冯仁亮就挂了电话。

    张金发放下电话后松了口气,自己在这次风波中总算保住了位置,就自己的

    年纪本来也不想升了能够保住就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自己真是命大啊。那几个王

    八蛋自己想死还差点拖上我,真是混蛋啊。

    之后张金发就开始在心里排人了,对于内科副主任其中一个肯定是张志平了,

    这家伙现在在进修等回来之后资历也够了,坐上这个位置应该没有问题,等主任

    退下来之后可以先让他主持工作等再过几年自己退休前再把他扶正了。

    至于副院长这个位置给谁,张金发比较犹豫,按说有这个资历的人在全院里

    也有这么几个,自己比较倾向于钱大军这个家伙。有水平有资历,现在有事心内

    科主任做这个位置绰绰有余但问题是他没有背景啊。很容易被人搞掉啦。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响了起来,门开后钱大军走了进来,看到钱大军来了张

    金发笑着说道:「老钱,我正想到你你就来了啊。太巧了。快点坐吧」。

    「张院,我没什么事就想找你聊几句。怎么你找我有事?」钱大军掏出烟递

    给了张金发一根随后两人点上抽了起来。

    「老钱,你们这么多年的关系了,我也不跟你绕圈子了。你也知道这次我么

    空出来一个副院长的位置,我的意思让你上,你有没有问题」。张金发问道。

    对于钱大军来说这时喜从天降啊,自己还真没想过能再进一步于是急忙说道:

    「多谢张院栽培了。我钱大军一定肝脑涂地不负重托」。

    张金发摆了摆手说道:「老钱,没这么容易啊。我心里想你上不假但是你没

    有背景啊。你想想,内分泌科主任还有外科主任他们几个资历都不比你差,就算

    水平上不如你但是他们都有背景啊。难啊」。

    「这……张院那你说怎么办啊」。钱大军听了之后想了想觉得张金发说的没

    错,谁都知道,内分泌科主任是局里一个副局长的连襟,外科主任跟教育系统的

    领导有关,只有自己毫无背景,怎么跟他们比啊。

    「老钱,这种事没有可比性啊。在我们国家人情永远存在。领导一句话我们

    就完了。就算我在班子会上把你推上去还要经过卫生局这道关,没有关系估计够

    呛。所以这件还要从长计议啊」。张金发说道。

    「张院那我怎么办呢?我可真是毫无背景走到今天全靠自己本事。你说求人

    我现在去求谁啊?没人认识我啊」。钱大军皱着眉头说道。

    「呵呵,老钱你别泄气嘛。我听说你认识一个人叫陈枫是不是啊?你们关系

    怎么样?你跟我说说」。张金发说道。

    「陈枫。?我是认识啊。我们关系还算不错,他找过我几次让我帮忙我都搞

    定了。不过他只是一个年轻人能有什么作用啊。张院你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啊?我可真是猜不到就直说吧」。钱大军说道。

    「哈哈,好吧。这个陈枫不简单啊。我也认识他不过关系不算很熟。但我知

    道他跟刘市长的关系非常好,是铁哥们啊。你说要是刘市长愿意帮忙,你的事还

    是事嘛」。张金发抽了一口烟缓缓说道。

    「不会吧,陈枫认识刘市长?之前分管卫生教育,现在主管经济的副市长?

    他现在是市政府红人啊。据说是杜书记身边的红人啊。我还听说常务副市长马上

    要退了,以后这个位置就是刘市长的了」。钱大军说道。

    「不错,就是这个刘市长。你说说要是他愿意帮你说句话,你做副院长的事

    不是十拿九稳了吗?所以这件事关键在陈枫身上啊。你试试给陈枫打个电话问问,

    看看他愿不愿意帮你一把呗」。张金发说道。

    「好,我马上联系他。多谢张院提醒我了啊」。钱大军兴奋地说道。

    随后就掏出了手机拨通了我的电话,没过多久电话就通了:「喂,老钱怎么

    是你啊。今天不用上班啊。有事?」

    「阿枫,好久没联系你了。今天老哥确实有点事要麻烦你了,也不知道你愿

    不愿意帮我一把啊」。钱大军开门见山地说道。

    「老哥你的事我自然不会不帮啦。只要有能力决不推辞。你说吧是什么事啊」。

    我问道。

    「老弟是这样,这次我们医院出了事,一个副院长进去了,现在医院空了这

    个位置,老哥我有这个能力上去但是苦于没有人给我说话。所以我想问问你,你

    认不认识刘市长啊?」钱大军问道。

    第二百四十七章。

    「谁?刘元。我认识,关系还不错啊。不过我知道他现在不管教育和卫生了

    吧。找他办是不是找错人了啊。你确定能行?」我问道。

    「当然。老弟你看啊,刘市长刚高升没多久原来的人还比较熟悉,新来的分

    管教育和卫生的市长还不熟悉人头,再说了刘市长要是发了话这个人情当然去做

    啦。谁愿意为这点事得罪刘市长啊。所以这件事只要刘市长答应下来,老哥我就

    十拿九稳了」。

    「这样啊。那行,我回头就跟刘元说说,看看他怎么说啊。只要能办我一定

    帮忙」。我想了想还是决定答应下来,这个钱大军也帮我不少忙了,自己不能薄

    情了。

    「好,老弟那真是太感谢你了。这件事要是成功了老哥我一定好好谢谢你啊」。

    「呵呵,不必了,我们什么关系啊。还说这种见外的话,我以前一直麻烦老

    哥你,老哥你有事我也一定不会不管。放心吧,我一会就跟刘元说说,等有了回

    音我再联系你啊」。我对钱大军说道。

    「好好,老弟那就太谢谢你了」。又聊了几句后钱大军才挂了电话。

    「怎么样?陈枫怎么说啊?」看到钱大军挂了电话,张金发就问道。

    「张院,陈风答应帮我去问问了。他说只要能帮就一定帮。我现在就是不确

    定他跟刘市长的关系到底怎么样」。钱大军说道。

    「放心吧,只要陈枫愿意帮你去说,刘市长一定会帮忙。他们的关系非常好

    肯定出乎你的意料。即然这样,那我就可以把你的名字提上去了,只要刘市长说

    了卫生局的那些肯定连个屁都不敢放。老钱,我要恭喜你了」。

    「呵呵,张院,这全是靠你栽培啊。没有你就没有我。以后我一定唯您马首

    是瞻」。钱大军马上再次表起了态。

    「老钱,我们医院这次出的是在全市范围内影响很大啊。你看看,从这个星

    期开始看病的人大幅下降,我看了看数据居然少了百分之三十,所以我们之后还

    有很长的路要走啊。等你到位之后,我要给你加加担子啊」。

    「没问题,张院,你说吧要我干什么。我绝不皱一皱眉头」。钱大军说道。

    「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老钱,等你上位之后,我要借这次的事重新安

    排一下每个人的分管内容。按照我的打算,以后你就分管人事和后勤。这可是一

    块让人眼红的蛋糕,你要知道你的前任就是栽在这了了。你可要把握好啊。千万

    不要重蹈覆辙」。

    「我明白,您放心吧。我绝对会把好关,不会再让一些以次充好的药进我们

    的医院」。钱大军拍着胸脯说道。

    「嗯,这是一方面,还有你听好了。现在群众对我们医院的一些硬件非常不

    满意啊。医院是一个服务型单位,不能只顾看病我们要给患者一个非常好的就医

    环境。以前我在这方面也忽视了,所以这件事就交给你了」。张金发说道。

    「我明白。张院既然你说到这里,我也就直说了。我们医院虽然医生水平不

    错,一些医疗器械在全市范围内来说也算是领先了但是在一些医疗之外的方面做

    的很不到位啊。我一直想提意见甚至还给之前的分管副院长提过但是没人理我」。

    「哦?老钱,你说来听听啊。以前是我忽视了,这方面没有下力气,现在不

    能再这样了。知错就要改,我们要把群众的心赢回来否则我们就完蛋了。你说说,

    你都提了一些什么意见啊?」张金发很有兴趣的问道。

    「好,张院我就直说了。我之前就发现我们医院就医环境比较脏,也就是说

    保洁方面太差了。这中间一方面是我们医院建造的年代久远另一方面是人员不到

    位。我认为主要是自身不重视。我举个例子,就说我们医院的厕所吧,据我观察

    有百分之四十的都已经坏了,有些已经坏了长达几年了,但是一直没有人来修」。

    「嗯,那你说说要是你分管之后,你要怎么去做呢?以后我会时不时检查一

    下」。张金发抽了一口烟问道。

    「要是我分管,现在后勤不是有维修组嘛。这些人现在在干什么?拿工资不

    干活啊。这是为什么主要就是没有机制制约他们。做和不做一个样。所以我打算

    在制度上督促他们,让患者提意见。我在大厅里设一个意见箱,对患者提出的问

    题及时处理,凡是涉及我们后勤部门的事第一时间解决。绝不会再有什么坏了几

    年不修的情况出现」。

    「嗯,不错。人确实要有督促啊。这样吧,我支持你的想法。最近不是人少

    嘛,那好我就准备首先对厕所重新装修一下,话说回来我们医院的厕所已经装修

    了十几年了,确实不行了,这次正好是个机会」。张金发说道。

    「对,还有保洁,我准备添加人手。对于保洁人员我要求她们每一个小时打

    扫一下厕所,决不能像现在一样,上午打扫一次后就不见人影了。要让患者有一

    个最直观的感受这样才能把他们吸引回来」。钱大军说道。

    「嗯,你的提议非常好。好了,你的事先看看吧。等陈枫有了回音我们再进

    行下一步」。张金发看着钱大军说道。

    「好的,那张远我就先走了啊」。说完钱大军就离开了张金发的办公室。

    离开办公室后,钱大军心情非常好,想不到这次自己能无意中再上一步,副

    院长也算是在这个医院里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以后就看自己的了。

    心情一好钱大军就想到了自己的情人小金了,好久没有跟那丫头亲热了,挺

    想念啊。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三点了,于是钱大军掏出了手机打了过去:「宝贝,

    你在干什么啊?今天上班吗?有没有想我啊?」

    「讨厌啦,怎么问人家这种问题啊。人家今天休息,怎么了?」小金问道。

    「哈哈,当然是好事啦。这样吧,我下班后跟你一起吃晚饭,今晚你陪我吧。

    咋们不到你宿舍了,我去开一间房怎么样啊?」钱大军说道。

    「嗯,行啦。老公,那我等你电话啊。我订好了地方我直接过来就行了」。

    女还说道。

    「没问题,那你等着我啊」。说完钱大军就挂了电话。

    下班后钱大军找了一家比较有情调的西餐厅随后告诉了小金,小姑娘过了半

    个小时就到了坐下后说道:「老公,今天什么事啊?居然在这种高级的地方吃饭?」

    「呵呵,先保密,我们先吃饭等会去房间里再说啊。古人说要食不言嘛」。

    钱大军一副骚包的样子对女孩说道。

    既然男人说了,女孩也没有追问,于是两个人一起吃了晚饭之后就去了一家

    比较有档次的宾馆开了一间大床房进去了。

    进门后小金就忍不住问道:「老公,到底什么事啊?你今天又是西餐又是高

    大上的宾馆。有什么好事发生了啊」。

    「哈哈,你老公我快要做副院长了啊。这次不是一个副院长下马了嘛,下午

    张院长找我谈话了,他的意思让我上去做这个位置,以后分管人事和后勤。都是

    有实权的地方啊,张院长对我非常信任啊。等我以后成了副院长自然会多照顾照

    顾你。怎么样,你老公我厉害吧」。钱大军很是牛逼地说道。

    「啊,老公这是真的啊。你要做副院长了啊。这么厉害啊。人家就是一个小

    护士。老公,你以后一定要罩我啊。我是你的人啊」。小金开心的说道,自己的

    男人厉害那自己也跟着水涨船高啊。

    「没问题。以后我想办法让你省力点,女孩子做夜班伤身体,我首先要让你

    只做白班。怎么样老公好不好啊」。钱大军问道。

    「嗯,老公你最棒了」。说完小金就抱着钱大军的脸亲了亲,高兴极了。不

    过夜班那简直就是太好了,多少护士熬到退休都做不到啊。自己年纪轻轻就能有

    这个待遇了还不羡慕死那些护士啊。果然有后台就是不一样。

    「哈哈,你先别急啊。我还有事要说。这个医院很复杂,你虽然是我女人但

    是不代表就能横着走。有些人你千万不要得罪知道吗。你看啊,首先张志平的女

    人你不能得罪要去搞好关系知道吗。志平跟张院长的关系非同一般,你可不要坑

    我啊」。

    「嗯,人家知道啦。不就是小璐姐姐嘛。放心吧,我跟小璐姐姐是好闺蜜,

    我们关系挺好啊」。小金说道。

    「切,你别傻了,你以为张志平就一个女人?小璐是明面上的女人,还有一

    个王佳你也要搞好关系。她和张志平现在去进修了,估计回来就不一样了,张院

    长一定会重用滴。按照我的想法,张志平回来之后就会是内科副主任了」。

    「啊,王佳也是张志平的女人嘛?我怎么不知道啊。老公,你有没有搞错啊」。

    「绝对不会,你不知道不代表就不是。记住了,以后跟张志平走得近的女人

    你都要搞好关系知不知道。在医院里做事一定要低调,我要动用关系你自己也要

    做好否则我的压力就太大了」。钱大军说道。

    「嗯嗯,老公,我都听得啦。老公,这么大的喜事我们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

    啊。那就让老婆我好好伺候老公你吧。老公,你看老婆今天打扮的美不美啊?特

    意打扮给你看的啦。化了好长时间的妆,喜欢吗?」小金撒着娇说道。

    钱大军看着身边的小美人儿心里那是火热热,今天小金刻意打扮了一下,笑

    脸化了淡妆又配上一头直发,身上的衣服是自己买了送给她的,腿上裹着肉色丝

    袜,三十五码的小脚丫穿着高跟鞋确实非常漂亮。

    「老婆,你可真漂亮啊。我爱死你了。等我离婚手续办下来我就娶你过门,

    以后你就安心做我的小娇妻吧」。钱大军说道。

    「嗯,人家等这天可是等了好久了。老公,你还要多久才能跟你老婆离婚啊。

    她是不是不愿意啊?」小金问道。

    「也不是,我们在财产上还没有达成协议,她要一套房子和一半的存款,还

    有所有的贷款全都由我负责。我正在犹豫,这个娘们这么多年不上班离婚的时候

    还想分这么多钱,我不甘心啊」。钱大军摇了摇头说道。

    「老公,你就给她吧。我跟你也不是图钱,早点离了算了。钱这东西够用就

    行了。你是凭本事吃饭的人,没有了还能再赚,我不介意你把钱分一半给她」。

    小金说道。

    「老婆,你真好。听你的,我答应她了。随她吧,这些年就当是补偿她了。

    老婆,我们别说她了。好久没亲热了,老婆我们亲热亲热呗」。钱大军看着女孩

    淫笑道。

    「流氓,跟我亲热还要我同意嘛。真是的,居然问我这种问题」。小金白了

    男人一眼说道,直接开始脱起了自己的衣服,跟眼前这个男人好上这么久了,早

    就不知道滚过多少次床单了,女人自然也没什么羞涩好说了,对方的身体全都看

    过无数次了。

    钱大军开心极了,自己也脱了起来没一会床上就多了两条肉虫,钱大军用一

    只手抚摸着女孩的奶子另一只手在肉丝腿上游动着,从腿弯处一直摸到了女孩的

    三角部位,别看小丫头年纪并不大不过屄毛很是茂盛,性欲也挺强。

    「哦……啊……老公,你的手摸在人家身上好舒服啊。哦……我要摸你的大

    鸡巴,又粗又硬,人家好喜欢啊。老公,你的鸡巴硬起来了啊」。小金一边说一

    边把手握住了男人的鸡巴开始套弄起来。

    被女孩小手一刺激,钱大军的鸡巴顿时又粗了一切,鸡巴在小手内不停跳动

    着,马眼都张开了,钱大军一边摸奶子一边说道:「老婆,你的小手好软啊。摸

    得我真舒服啊。来,摸我的卵蛋吧。哦……太爽了」。

    两人互相抚摸着对方的身体,钱大军把女孩的一个奶子吸进了嘴里舌头在上

    面舔起了来,舌尖顶在乳头上还不时用牙齿轻轻咬着奶子,另一只手放在女孩的

    翘臀上又揉又捏,感受女孩翘臀的弹性。

    「哦……啊……老公,你咬的轻点啦。人家的乳头都快被你咬掉了啊。哦…

    …美死我了。老公,喜不喜欢玩我的身子啊。这么娇嫩的身子就是让你一个男人

    玩的哦。啊……又要人家的乳头,坏死了啊」。

    钱大军兴奋极了,从奶子一路往下舔了起来一直舔到了女孩的小屄口上,舌

    头在屄屄上舔动着,分开了两片阴唇随后钻进了小屄内开始搅动起来,受到了男

    人的刺激小金的屄内开始分泌出了大量的淫水,钱大军将屄水全都吞了进去还不

    时砸吧砸吧嘴。

    舔完屄后又舔上了女孩的屄毛,把小金茂密的黑森林全都舔了一遍,屄毛被

    口水全都舔湿了纠缠在了一起,钱大军一边舔着屄毛一边用手玩了起来,一根根

    又长又卷的屄毛就象是最好玩的玩具一样。

    「哦……啊……老公,你怎么玩人家的屄毛啊。屄毛有什么好玩啊。老公,

    来嘛,我要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嗯……小屄屄好空虚啊。哦……快用你的大鸡巴

    插进来嘛。人家想死了啊」。小金叫道。

    钱大军听后直接趴在了女人的身上,分开了小妞的肉丝腿将鸡巴对准了小屄

    说道:「骚货,大鸡巴来了啊。看我不操死你」。说完就一用力将鸡巴挤开小屄

    钻了进去,开始抽插起来,只听见扑哧扑哧的声音从屄内发出。

    「哦……啊……老公,你好厉害啊。小屄被你操的真舒服啊。哦……用力,

    操的我再深一点啊。嗯……舒服。老公,你太厉害了。爱死你了」。

    钱大军一边操着女孩一边把姑娘的小脚丫放在手里摸着,玩弄着每一根脚趾

    还伸出舌头在脚趾上舔了起来,口水沾湿了女孩的丝袜脚。

    「宝贝,我们换个姿势吧。你把屁股撅起来,我从后面干你」。说完钱大军

    抽出了鸡巴让小金摆好了自己想要玩的姿势,手在女孩的屁股上拍打了几次,随

    后握着自己的鸡巴再次塞进了女孩的小屄内,双手放在女孩的腰部开始大力抽插

    起来。

    「哦……啊……啊……老公,这个姿势操得好深啊。小屄都要被你顶穿了啊。

    哦……好舒服,小屄好充实啊。爱死你的大鸡巴了。老公,大力点啊」。

    听着身下女孩的叫床声,钱大军越操越来劲,鸡巴一次次顶上了子宫深处,

    龟头撞在了子宫口上,不少屄水被鸡巴挤了出来都流到了自己的卵蛋上。

    「哦……啊……老公,你太厉害了。不行了,我要高潮了啊。哦……飞了,

    爽死我了啊。哦……不行了,高潮了啊」。说完女孩就开始不自觉的收缩起了小

    屄,紧紧夹住了钱大军的鸡巴。

    钱大军本来就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又受到了女孩的一刺激就再也忍不住了,

    将鸡巴深深插入小金的屄内一股股精液就射了出来,全都灌进了女孩的小穴内。

    射完后钱大军象是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整个人趴在女孩的背上两个人躺在

    床上再也不想动弹了,爽呆了。

    第二百四十八章。

    第二天钱大军就跟小金离开了宾馆,昨天晚上由于钱大军心情特别好所以在

    女孩的身上发挥得也特别好,足足做了三次,每一次都把小金送上了性高潮,很

    很满足了女孩一把,让小金极为满意他的表现。

    由于两人今天还要上班,因此离开宾馆后为了掩人耳目就分开了,钱大军一

    直在等着我的电话,现在对于他来说我就是他的希望,虽然钱大军心里非常着急

    但是也不好催问,毕竟我跟他之间没什么特别的关系,钱大军还有把柄在我手里。

    这次我要是能帮他那就是一个天大的人情,以后有求必应那是必须的了,听

    张金发说我跟刘元的关系非常好,实在是没想到这么一个年轻人能量这么大。现

    在的年轻人有时候真让钱大军看不懂了,外面有我,医院里有张志平都是牛人啊。

    对于这个张志平钱大军也一直摸不透,这个人原本一直默默无闻就象是突然

    冒出来的一样突然就被张金发重视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要说背景钱大军也了解一些,张志平家里也就是一般老百姓,家里没有一个

    当官的人,为什么张金发能这么重视他?简直就是有违常理啊,现在医院里所有

    人都知道张志平非常厉害,就算是张金发也要给他三分面子,这次去进修自己听

    说那个王佳就是张志平推荐的,王佳一个小护士就算是业务再精通但资历上差了

    太多。

    本来这次还有不少老护士或者是家里有点地位的护士想要去但是统统都落选

    了,谁都没有想到最后是王佳这个小护士挤上了这班车,这让所有人都跌碎了眼

    镜。有些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人甚至还说王佳是张金发的女人,被他潜规则

    了,但是钱大军不相信,他们之间绝对没有问题。

    倒是王佳跟张志平可能有些什么关系,有几次自己在值班时看到王佳在张志

    平的办公室里,虽然是在公共场合但是这个也能说明一些问题,至少他们很熟,

    非常熟。

    这男未婚女未嫁,发生一些什么又有谁能说呢。再说了,张志平现在的女友

    小璐以前可是张金发潜规则的女人,后来居然被张志平抢过去了,张金发连个屁

    都不敢放这也很说明问题。这个张志平不简单,不是有一些不为人知的靠山就是

    手里有张金发的什么把柄所以张金发只能干瞪眼。

    就在钱大军胡思乱想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我于是急忙接了起来:

    「老弟,你终于来电话了啊。老哥我不瞒你说心里很急啊。这件事对老哥太重要

    了,怎么样?那个刘市长怎么说啊?肯不肯?」。

    「老哥,你别急啊。这种事我总要找一个合适的时间吧。放心吧,我今天早

    上已经给刘市长打过电话,你的事我跟他说了,刘市长表示会去给你打个招呼但

    是能不能成功他不敢保证。你也知道现在卫生这一块不是他管,人家卖不卖他面

    子可就不好说了」。

    「啊,老弟,你是说来市长答应了。我挺的没错吧」。钱大军继续问道。

    「嗯,答应了啊。我托他的事他总归不会不做。但是没有保证一定会成功,

    毕竟不能以命令的方式下达。他也不能让别人说手伸的太长了。你也知道刘市长

    刚刚做主管经济的市长,有些时候不能做得太过分」。我说道。

    「我明白我明白。老弟真是太感谢你了,只要刘市长肯开口那这件事多半就

    没问题了。现在这个分管我们的副市长就是刘市长推荐上去的,所以我想不会不

    给刘市长面子。老哥终于松口气了」。钱大军兴奋地说道。

    「我说老哥,你怎么知道这个内幕啊?你的消息很灵通啊」。我笑了笑说道,

    其实刚才刘元在跟自己打电话的时候也提起过,这个副市长是自己推荐上来的人,

    原来就是医疗系统里出来的,长期得不到重用,所以对刘元感激万分,这点小事

    应该不成问题,刘元是对我拍了胸脯保证了的,但是我没有全盘托出。

    「老弟,你有所不知了。现在的这个主管我们的副市长以前就是医疗系统里

    的人。在张金发来之前他就是院长,当初他做院长的时候还比较年轻,我们一直

    认为他能够步步高升没想到后来调出医院后就一直原地踏步了。运气太差了。这

    个人很有水平,可惜没有背景,在我们这里关系太重要了」。钱大军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那就更好了,做过你们院长那就是认识你了。你有没有水

    平,有没有资历他应该清楚啊。老哥,你这次把握又大了几分啊」。我说道。

    「嗯,我当初也是在他手里提的副主任。这个人用人就喜欢用有能力的人。

    不喜欢那种裙带关系所以在医院里我们职工都较好但是有不少人恨得要死啊」。

    钱大军说道。

    「呵呵,没办法,这年头断人财路就如杀人父母。行了,我能帮的已经帮了,

    希望老哥你能再进一步了。我先恭喜你了啊」。我说道。

    「好,老弟,这次要是哥哥我真能当上副院长一定好好谢谢你。对了还有刘

    市长我也一定要好好表示表示」。钱大军说道。

    「呵呵,再说吧。那就先这样了,老哥你忙吧。我们再联系」。说完我就挂

    了电话。

    过了电话后刘元点上了一根烟抽了起来,今天这个真是大喜讯啊。看来自己

    坐上副院长的位置已经是十拿九稳了,内有张院长支撑外有刘市长说话,要是还

    落空那就是我命真的不好了。对了,现在先把自己家哪位搞定吧,分一半就分一

    半吧,无所谓了。

    想到这里钱大军就用手机拨给了自己还是名义上老婆的女人:「喂,桂芳,

    你说的条件我同意了。一般就一般吧,我们下午就去民政局吧。你有没有时间?」

    「怎么,你想通了。你可是要说清楚了,我要的不是一半现金而是所有资产。

    我们一共有四处房产,我要两处。而且是新的两处,你答不答应?你要是不答应

    老娘是不会跟你离婚的啦。钱大军你爱财如命能同意?」。桂芳说道。

    「算了,总归是几十年夫妻,给就给吧。你现在没工作,手里有房子还能过

    日子难不成我跟你离婚还要逼死你啊。这些年你也不容易,要不是我们性格实在

    不合我也不会出此下策了。桂芳就按你说的办吧」。钱大军叹了一口气说道。

    「老钱,你总算说了一句良心话。老年这么多年伺候你,为了你在外面工作

    没有后顾之忧就一直在家里,总算你眼睛没有瞎。行了,我也不多说了,我们总

    是吵来吵去我也烦了,你想自由你想清静我成全你。就下午民政局见吧」。

    「好,那就下午二点吧。不过有句话我可要说在前头,这些房子都是我赚来

    的这没错吧,现在给你一半也没错,随你挑也可以。但是未来你要是再婚这些房

    子可不能便宜了外人,这些房子你不要就只能给孩子,你一点你要在协议书上写

    清楚。我赚的钱买的房子没有理由给不相干的人享受」。钱大军说道。

    「废话,这还要你说。老娘死了之后这些东西还不是你儿子的啊。我会去给

    别的男人嘛。你当我脑子有病啊。还有儿子要跟我你也不要阻拦,他现在大了有

    自己的思维能力了,你无权干涉」。桂芳说道。

    「好吧,我尊重儿子的决定。没想到这小子想跟你在一起。算了算了,你一

    个女人身边是要有个男人,就让儿子好好陪你吧」。钱大军说道。

    「老钱,你别怪儿子做这个决定,这些年儿子从小到大你陪他多少时间你自

    己心里比谁都清楚。我知道你很忙但是有些事没办法弥补。我们离婚儿子能不怪

    你你已经要烧高香了,你作为一个父亲没有把儿子放在心里啊」。女人说道。

    听了女人的话后钱大军也不好受,女人说的不错,自己这些年为了事业总是

    在外面四处奔波,有时候有急诊手术半夜还要从家里出来去医院对儿子的关心远

    没有这个妈妈做得好,儿子愿意跟他妈妈在一起很正常啊。是自己没有做到位,

    没什么好说啊。

    「哎,你说的不错。是我欠他啊。回头想想儿子对我这个父亲大概很失望吧。

    我不怪他,没资格怪他。好了,以后你让儿子好好照顾你,这小子现在长大了但

    算是个男人了,也要承担一些责任了。不说了不说了,那我们下午见吧」。钱大

    军说道。

    「好,那就下午两点民政局门口见吧」。说完女人就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后钱大军发起了呆,自己已经记不清有多长时间没有这么跟桂芳心

    平气和的谈谈了,这个女人确实勤劳但是文化素养实在太差,当初他们也是阴差

    阳错才走到了一起,可是最终还是要分道扬镳,谈不上谁对不起谁,主要还是谈

    不拢,这个家完全没有家的氛围,只能徒增烦恼罢了。

    理了理思路,钱大军就离开了办公室又到了张金发那里,敲了敲门后钱大军

    就走了进去,看到张金发正在办公于是就走过去坐了下来说道:「张院,今天陈

    枫给我来电话了,他说刘市长愿意帮忙了,会去帮我打招呼」。

    张金发接过钱大军递来的烟点上后说道:「这小子办事效率够快啊。昨天说

    的事今天就办成了,很厉害啊。要是刘市长愿意帮忙说话老钱你的位置估计是跑

    不掉了。我要提前恭喜你了,刘院长」。

    听了张金发的话后,钱大军简直就是心花怒放急忙说道:「那还不是张院你

    的栽培啊。没有你哪会有我啊」。

    张金发非常满意钱大军的态度接着说道:「老钱,这件事也不是我一个人能

    说了算的,你说要是你业务上拿不起就算我想帮你也没办法啊。所以这里面你自

    己才是关键啊。我不过是推了一把,我们这么多年关系了我不帮你帮谁啊」。

    「我明白我明白。但是没有张院的支持我也走不上这个位置。张院放心,以

    后我一定好好管理我这一摊子的事情绝不会给您出什么篓子。一定严格按照规章

    制度不让人有可乘之机」。钱大军说道。

    「你办事我放心。老钱,你以后管的可是人事和后勤,这可是极为重要的岗

    位,诱惑非常多你可要好好把握啊。千万不要重蹈覆辙啊。你看首先我们这个大

    环境不一样了,以前能做的事现在不能做了,以前能办的事现在也未必能办。我

    们要让老百姓切实感受到医院的改革才行啊。争取早日把他们争取回来」。张金

    发说道。

    「是,我明白。张院你说的话我都记着呢。以后我们医院绝不能再出现什么

    价格虚高的药品,质量才是最重要的,我一定好好把握」。钱大军说道。

    「嗯,那就好。对了张志平是个好同志我准备等他一回来就让他做内科副主

    任,好好给他加加担子,以后你也要多关照关照他。他还年轻有些地方不成熟,

    你作为领导要多指正啊。他现在可是典型人物,我们医院要好好利用一下他的名

    声,见义勇为的事迹要好好宣传,把我们医院正面形象给群众看看」。张金发说

    道。

    「嗯,我记下了。小张是不错,平时为人也很低调,同事关系也很不错,这

    次进修回来之后资历也够了,再加上他见义勇为的行为,做内科副主任绰绰有余

    啊」。钱大军附和道。

    「呵呵,你说的不错啊。好了,去吃饭吧,下午我还有个会要去局里参加。

    你去忙你的吧」。张金发笑了笑说道。

    既然已经下了逐客令,钱大军也不留了,自己下午也有事,所以就站了起来

    说道:「那行,张院我就先走了啊。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啊」。说完就离开了张金

    发的办公室。

    下午的会是二点开始但是张金发吃过午饭后休息了一会就离开了办公室,他

    要先去冯仁亮那里坐坐,打听打听自己的情况然后再聊聊钱大军的事。

    到了冯仁亮那里大概是一点不到,由于早已联系过了所以冯仁亮在办公室里

    等着呢。看到张金发来了就说道:「老张来了啊,坐吧」。

    面对自己的顶头上司张金发可不敢这么随意,坐下后就掏出了烟递给了冯仁

    亮,两人点上后张金发就问道:「冯局,你看我的事局里有说法了吗?」

    冯仁亮抽了一口烟随后眯着眼说道:「老张,我们的关系我就不瞒你了。昨

    天下午我跟班子里的人通过气了,准备给你一个处分就行了。当人班子会还没有

    开,时间上来不及,下周应该能出正式结果,之后给分管领导审查」。

    「一个处分就可以了」。张金发显然有些不太相信,毕竟处分这个事可大可

    小,对于这一次的事件来说绝对是很小了,也就是不疼不痒,张金发都这个年纪

    了也不可能再有上升空间了,他现在只求安安稳稳做到退休就成了。

    「嗯,处分就行了。这个事你也没办法嘛。人心隔肚皮谁能知道谁的思想呢。

    你的工作其实已经比较到位了,我看别的医院没一个能有你这么重视,这次的事

    你实在是运气不好,手下的家伙胆子实在太大了,谁也想不到啊」。冯仁亮说道。

    听了他的话后张金发简直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多么感人的话啊。自己这次确

    实冤啊。要不是冯局这次力挺,自己估计也要下来了,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那就多谢冯局了。以后用得着我的地方决不推辞。对了还有一件事我要跟

    您通个气,关于副院长的人选我已经初步有了,现在想听听您的意见」。张金发

    说道。

    「噢?是哪位啊。你说来听听,我给你参谋一下」。冯仁亮说道。

    「是现在心内科主任钱大军。他已经做了主任有近十年了,业务能力没问题,

    这谁都知道。做事也比较严谨,所以这次我准备让他坐这个位置。这个人办事比

    较牢靠」。张金发抽了一口烟说道。

    「是他啊。我知道这个人。按说他在资历和业务上没有任何问题,我个人是

    没有意见啊。不过老张,我不瞒你了,这几天来我这里打招呼的人可不少啊。有

    我们这里的也有其他单位的领导,个个能量都不小啊。这个钱大军是有能力但是

    他没有背景啊。在我们这里没有背景就难办了啊」。冯仁亮说道。

    冯仁亮的话意思很明显,他钱大军再有能力再有资历但是没有背景也白搭。

    来说情的人或许业务上比不过你但是人家有靠山啊。这年头靠山比什么都重要,

    没人帮你钱大军说话那是没用的啦。这是整个社会的现实,我虽然是局长但也不

    是万能的啦。

    张金发早就知道冯仁亮会这么说,于是继续说道:「冯局,钱大军没背景那

    是以前,现在可就不一样了啊。他现在背景不小啊」。

    冯仁亮听后来了兴趣直接问道:「老张,你说说,这个钱大军认识谁啊?我

    可没听说过他有什么靠山啊。否则凭他的本事……」。

    「这个钱大军认识一个人,这个人跟市里的刘市长关系非常密切,所以……」

    张金发说一半留一半。

    第二百四十九章。

    「刘市长?那个刘市长啊。刘元副市长?主管经济的那位,马上要进市委常

    委的那位?」。冯仁亮眼珠子转了转后问道。

    「是,也主管过我们卫生系统。钱大军托他朋友给刘市长说说,据说刘市长

    已经答应去打招呼了,有了刘市长打招呼我估计这个位置非他莫属了吧」。张金

    发说道。

    「这么厉害啊。刘市长直接打招呼那肯定是没问题了。现在主管我们的那位

    也是刘市长推荐上来的人,刘市长一发话他肯定照办啊。绝对不会为了这么一些

    事把刘市长得罪了。但问题是,刘市长到底愿不愿意呢?这我可不好确定啊」。

    冯仁亮说道。

    「呵呵,应该错不了。这个人我也认识,他跟刘市长关系却是密切,这一点

    我也清楚」。张金发说道。他可不会把这主意是自己出的告诉给冯仁亮听,万一

    冯仁亮原来也有打算那岂不是自己去触霉头啊。张金发可不傻啊。

    「这么说来,这件事十有八九没问题了」。冯仁亮说道。

    「嗯,我看是啊。我估计过不了多久分管的那位就会暗示一下了。到时候一

    切就明朗了。我今天就是先吹个风,冯局你心里有个数,怕您到时候措手不及啊」。

    张金发说道。

    「老张,这件事多谢你了。本来我也没有下定决心,这件事现在让我挺头疼,

    你说大家都是朋友我难做啊。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也好说了,刘市长亲自点的将谁

    敢不服。谁不服自己去找刘市长去呗」。冯仁亮说道。

    其实这家伙也没有把实话说出来,他自己本来想帮一个亲戚坐上这个位置但

    是有些犹豫,这里面牵涉太广了。这么一来就可以推了,问题不在自己身上,是

    刘市长发话了,我一个小小的局长能干什么,总不见得干刘市长对着干吧。

    「冯局,没想到吧。我也没想到啊。这个钱大军眼看五十岁了居然被他逮到

    了这么一个机会,时来运转啊。据他说当初认识那人的时候刘市长还是海关的关

    长,跟市长完全没有半毛钱关系,人生真是难以预测啊」。张金发说道。

    「老张你说的不错啊。没想到这家伙能靠上这棵大树啊。本来这个刘元也是

    混退休的家伙了,没想到被他跟对了杜书记,咸鱼翻身了。现在谁不知道他是杜

    书记的红人啊。我听说下半年换届之后他就要进市委常委了」。冯仁亮说道。

    「谁说不是呢。一个主管经济的市长,本身排名就在常务副市长之后应该是

    能进常委的啦。杜书记对他可是极为信任啊,当初他才做了多久分管文教的副市

    长啊。直接就被他做了主管经济的副市长,简直是一步登天啊」。张金发说道。

    「是啊。同人不同命。这可没办法比较,他是跟对人了啊。你看看,以前的

    张守园倒下后,他的人马要么进了里面要么现在被闲置,有道是一朝天子一朝臣,

    自古就是这样啊。人要是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冯仁亮说道。

    「冯局,时间差不多了,那我先去会议室了啊」。张金发看了看手边说道。

    「嗯,你先去吧,我随后就来。今天是个业务会,我去说几句就走了。你们

    好好开吧。现在局里的事情越来越多,烦啊」。冯仁亮说道。

    「好,那我先走了啊」。说完张金发就离开了办公室。

    见他走后,冯仁亮点上一根烟抽了起来自己思索了起来:看来这个钱大军以

    后要接触一下了,没想到他还有这个关系。要是这次分管领导真的有所暗示那自

    己就要心领神会了。别到时候触了霉头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官场上实在是如履薄

    冰啊。对于钱大军自己什么态度那就看这次的事态发展了。

    看了看时间差不多了,于是冯仁亮就收拾了一下离开了办公室去开会了,由

    于是业务会因此冯仁亮也就是做了一些动员讲了几句话后离开了会议室,又回到

    了办公室,这一来一去也就半个小时左右。

    之后又来了几拨人,卫生局里的工作也挺复杂,特别是中央提出了新一轮的

    医疗体制改革,要彻底破除以药养医的机制,因此来来往往的人就更多了。这里

    面涉及的利益团体太多了,谁都不想自己的财路被断了。

    直到快下班所有人才离开了,刚静下来没多久又有人来了,进来的是一个中

    年女人,大概三十多岁,是卫生局办公室的副主任当然这是明面上的职务,这个

    女人其实就是冯仁亮的情妇,本来就是办公室里的人,后来跟她有了一腿才成了

    副主任,这里面的门门道道局里的人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只不过大家谁也不会

    说。

    这个女人叫孔丽娜,长得挺不错,很会打扮不过对于上班不太上心,自从跟

    冯仁亮有一腿后基本上在局里就是一个闲人了,占着副主任的位置整天无所事事,

    有时候经常看不见人,大家也都知道她的情况所以谁也不会说她,触这个霉头没

    意思。

    不过这个女人虽然工作上不行不过为人还算可以,对同事比较大方,抛开工

    作不谈人际关系还是不错滴。也比较会来事,有时候会给所有人谋些福利,所以

    大家吃人嘴软拿人手短那就更不会管她了。

    冯仁亮看到自己的情妇进来了笑了笑说道:「宝贝,你怎么来了啊?今天怎

    么还没下班啊?有什么事吗?」

    女人缓缓走到了冯仁亮的身边直接坐在了他的大腿上用手勾着他的脖子说道:

    「死鬼,好几天没见到你了,你就不想我嘛。整天要么不见人影要么办公室里都

    是人人家都看不到你了。你个没良心的货」。

    男人听后笑着说道:「宝贝,原来是想我了啊。那你就直接打我电话啊,我

    怎么也要挤出时间陪你啊。说得这么可怜干什么啊」。

    「去,你有时间吗?整天人来人往,你看看这都快五点了你才没人过来。我

    哪有时间陪我啊」。女人噘着嘴说道。

    「哈哈,时间总是有滴嘛。你没听说过嘛,时间就像女人的奶沟,挤一挤总

    会有啊。更何况宝贝你的这道沟有多深啊。我都一眼看不到底,能蒙死人啊」。

    冯仁亮淫笑道。

    「流氓,你一个局长居然说出这么下流的话,我可是你的下属,你怎么好意

    思啊」。女人笑眯眯地说道。

    「哈哈,那也要看人啊。你虽然是我下属但你跟是我女人啊。咋们都滚过床

    单了说几句不要脸的话有什么问题啊。怎么了,难道你那没用的男人以前就没跟

    你说过这种没脸没皮的话?谁信啊」。冯仁亮笑着说道。

    「流氓。不跟你说了。太坏了。老公,今天陪我吃饭吧。人家一个人没意思

    啦。你有没有时间啊?刚才不是说时间就像奶沟嘛,你不许说不行啊」。女人娇

    滴滴的说道。

    「呵呵,怎么,今天你家里没人可以自由了?」冯仁亮说道,他是无所谓,

    一个电话就搞定了,主要是这女人平时男人在家不方便啊。

    「嗯,那个家伙出差了。要半个月才能回来,我无聊死了,孩子在学校里上

    课。老公,你就陪陪我吧。今晚就睡我这里吧。我让你看看我的奶沟深不深?让

    你好好研究研究怎么样啊」。女人又骚又浪地说道。

    「骚货,是不是几天没肏屄,你的小屄开始痒了啊。没事,那我今天就好好

    让你舒服舒服。不过在吃晚饭之前我们要先打一炮才行,我也想了,要是现在不

    放一炮就太难过了」。冯仁亮淫笑道。

    「色狼,这里是办公室,你就不怕有人过来?万一被人看见你我都是吃不了

    兜着走啊」。孔丽娜看着男人问道。

    「怕什么,现在马上下班了没有人会来了。我这间办公室隔音很好没人会听

    见啦。你叫的小声一点就行了,咋们在这里做是不是很刺激啊。想想我就硬了。

    宝贝,你就不想试试这个滋味啊」。冯仁亮说道。

    「这……那好吧。老公,你弄得快一点啦」。孔丽娜一听倒也不错,办公室

    里没试过想想确实挺有意思,也就半推半就同意了。

    「哈哈,那就好。宝贝,我先打个电话给我家里的黄脸婆,你帮我把裤子脱

    了吧」。说完冯仁亮就掏出了手机打给了自己老婆。

    冯仁亮的老婆是个农村妇女,一个典型的家庭主妇,老实人。自己男人有了

    大出息当然不会管他,一心就在家里,所以冯仁亮特别自由,有时候不回家也没

    事,他老婆不会多问,这一点冯仁亮非常满意,虽然对他老婆没有兴趣但是也没

    想过跟她离婚。

    打完电话后,冯仁亮就看到自己下半身已经脱光了,一根黑不溜秋的鸡巴挂

    在了裆部,眼前的孔丽娜正在脱衣服,胸前一个奶罩还挂着,下半身由于是裙子

    所以也不必脱了,腿上的黑丝袜让女人显得很性感。

    由于近四十了所以女人的身材到底有些走样了,小腹上出现了一些赘肉虽然

    不算多但是一旦弯下腰就比较明显了,但是对于这个年纪的女人也算是保养的比

    较好了。这女人知道自己身材的重要性,因此经常做瑜伽,所以总算还能维持的

    不错。

    冯仁亮看着女人胸前奶子上带着一个黑色透明的奶罩脑子里的精虫一下子就

    爆发了,下半身直接夺得了对身体的控制权,一把抱住了女人将奶罩扯了下来露

    出奶子后吸进了嘴里,牙齿轻轻咬着乳头,舌头在奶子上不停舔动着,另一个奶

    子被他握在手里搓动着,还用手指捏着女人的乳头。

    「哦……啊……老公,你这么猴急干什么啊。嗯……轻点啦,人家的乳头都

    要被你咬掉了啊。哦……舔我,用舌头舔我的乳头。好舒服啊。老公,你好有激

    情啊。爱我,舔我的大奶子啊」。

    女人的奶子本来有一些下垂但是由于奶罩的衬托因此此时的形状还算不错,

    一对奶子比较大有中年女人的特色。冯仁亮不停吸吮着女人的奶子,手指不断拨

    动着乳头,在男人的刺激下女人的奶子开始变硬,本来就已经是深红色的乳头变

    成了紫红色。

    「哦……啊……老公,你舔的好舒服啊。嗯……别舔了,我受不了了啊。快

    用你的大鸡巴捅捅我吧。小屄痒死了,想要你的大鸡巴插进来啊。快点嘛。哦…

    …」

    冯仁亮听到女人的淫叫声,心里的欲望也是越来越强烈,放开女人的奶子后

    就对她说道:「骚货,我厉不厉害?奶子被我舔的舒服吗?看你一脸的骚样,屄

    痒了吧」。

    「嗯,老公,难过死我了,你舔人家的奶子可是人家的屄也在痒啊。快点用

    你的金箍棒插进来吧。好好捅捅我的骚屄」。女人一边说一边用手抚摸着女人的

    鸡巴,对这根大鸡巴爱不释手的套弄着,还不时揉搓着卵蛋。

    「骚屄,妈的一屄的水。太骚了吧。快点坐在我的桌子上老子要用鸡巴干你

    了」。一边说男人一边用手摸了一把女人的屄洞口,他妈的这个骚货想到有鸡巴

    能吃了,流了一屄的水,把我的手指都沾湿了。

    孔丽娜此时也已经是欲火焚身了,一个多星期没有性生活了,早就已经饥渴

    难耐了,直接坐在了桌子上分别开了自己的黑丝腿,漏出了长满屄毛的骚动,自

    己用手指插进了洞里搅动起来,一边弄一边叫道:「老公,快点插进来嘛。小屄

    都快痒死了啊」。

    看着女人极度的骚样,冯仁亮也不想忍了,用手握着自己的鸡巴将龟头对准

    了小屄口直接一杆到底,自己的鸡巴插进了女人又湿又暖的屄洞内感觉舒服极了,

    冯仁亮开始抽动起来,龟头顶在了女人的子宫口上,不说屄水被挤了出来。

    「哦……啊……老公,真舒服啊。你的鸡巴超级大。小屄被你干的真痛快。

    老公,再大力点。爽死了啊。哦……快点,加快速度啦。我要你的大鸡巴」。

    冯仁亮双手摸着女人的奶子下身不断撞击着女人的小屄,一边肏一边说道:

    「骚货,爽不爽啊。大鸡巴在你的屄内戳的好不好?你这个骚货就是欠鸡巴操。

    老子要操爆你的屄。看你还骚不骚。夹我的鸡巴,快点」。

    「哦……老公,肏死我吧。人家的屄早就痒了,恨不得天天被你的鸡巴干啊。

    老公,我就是个大骚屄,给你一个人肏的大骚屄啊。哦……好舒服,老公你好给

    力啊。爽死我了,继续用力一点啊。操我」。

    两人不停操着屄,鸡巴一次次插进小屄的最深处,冯仁亮用手勾住女人的小

    腰让鸡巴可以插得更深。自己的屌毛上已经沾上了不少女人的屄水,龟头感觉在

    屄内特别舒服。

    「哦……啊……老公,我不行了,你太厉害了,要高潮了啊。老公,再来几

    次,人家马上要到了啊。哦……飞了啊。来了来了啊」。

    随着女人的话音落下,小屄就开始收缩起来,冯仁亮可没打算放过女人直接

    让女人趴在了自己的桌子上,从她身后将鸡巴再次塞进了屄内,用后入式继续干

    起了女人。双手在女人的屁股上拍打着,看着自己的鸡巴在屄内抽插。

    「哦……啊……老公,你太猛了。舒服极了啊。一个星期没操屄今天全都补

    上了。老公,我又来了啊。高潮太猛了啊。哦……肏死我了」。

    女人的叫声让冯仁亮也达到了最后的高潮,鸡巴最后插进屄内开始射精了,

    一股股精液全都射进了女人的骚屄内,射精时的快感让他脑子瞬间成了空白,只

    知道女人的肉体让自己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太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