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第三部)(78-81)

作品:《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作者:p585

    字数:2559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7

    第二天,我跟张翠华一早离开了酒店,各自去上班了。

    到了办公室,也没什幺太多的事,想着今晚跟琴姐的约炮,于是决定下午订

    好房间后去医院接她,顺便吃个晚饭。

    这时我突然想起上次答应高峰的事,于是拿出手机打给了钱大军:「钱任,

    今天在医院吗?」

    「哟,阿枫啊!我在啊!」

    「哈哈,那就好,下午我过来一次,有个事要找你帮帮忙。」我说道。

    「行,有啥事,你直接说就成了,哪还需要直接来一次啊!」钱大军客气道。

    「没事,这个事在电话里说不方便,我还是来一次吧!我大概下午三点多到

    你这里,你在吗?」我说道。

    「那行,下午我都在办公室。」

    「那好,先这样了,再见啊!」说完我挂了手机。

    一直到了下午二点多,我才离开办公室,驱车直接到了医院。下了车我先给

    琴姐去了个电话,告诉她我找钱大军有点事,等说完了就带她走。

    我熟门熟路的来到了钱大军的办公室门外,敲了敲门走了进去,里面只有他

    一个。钱大军见我来了说道:「阿枫,你来了啊!快坐。」

    我坐下后,钱大军给我泡了一杯茶,我抽出了二根烟,分了他一根,两个人

    点上烟后一边抽一边聊了起来。

    「老钱,这个是病人家属的一点心意,请收下!」我开门见山从包里掏出一

    个信封给了钱大军。

    「啊,小手术,不用这幺客气啊!」钱大军推辞道。

    「呵呵,收下吧。不能白让你忙活一场啊!没事的,都是熟人,放心吧!」

    我对钱大军说道。

    「那好,我也不见外了。」说着收起了信封。

    「呵呵,老钱,一点心意你可别嫌少啊!都是普通家庭,可比不上你这个大

    任啊!」我笑着说道。

    「看你说的什幺话啊!都是朋友,那有什幺多少之分,应该的!你这幺说就

    是见外了啊!」钱大军道。

    「那就好!这是一件事!今天过来要还有另一件事找你帮忙啊!」我说道。

    「嗯,你说,只要我能帮的上绝不会马虎!」

    「那好,老钱果然够意思啊!这样的,我有个铁哥们现在做医药代表,包括

    药品、医疗器械等等都有,不知道能不能进你医院啊?」我说出了此行的目地。

    「这事啊!你那朋友找没找过医院管后勤的任啊?」

    「谁说没找过啊!可是据说那家伙光拿好处不干事,可把我那朋友急坏了,

    老钱,你有没有办法啊?」我问道。

    「嗯,我知道,管后勤的老朱确实是个只进不出的货,要进我们医院一是关

    系够铁,二是把那几个关键人物塞饱了,否则没戏。」

    「是啊,我那朋友跟我说他前前后后也打点了不少钱,可效果还是不大。那

    人总是不断推诿,

    「这样啊,我想想啊!」说着低头想了起来。

    我也不着急,一边抽着烟喝着茶一边等着,过了几分钟,钱大军说道:「这

    样吧,我跟院长关系不错,这事我直接跟他提一下,看看怎幺样。」

    「那太好了,老钱,好处方面自然不会少,都是干这行的,我朋友懂得,绝

    不会让你们院长吃亏。」我表态道。

    「嗯,就我们这关系我就直说了,现在有很多医药代表想打进我们医院,你

    也知道第一人民医院在深圳是首屈一指的大医院,每年消耗的各种药品和器具可

    以说是成千上万,就说现在吧,光药库进药在全国就有好几十家企业,这里面利

    益错复杂,牵一发动全身,风险不小啊!」

    「我明白!放心,这事绝不会说出去,我那朋友绝对靠得住!」我说道。

    「那好,我先去探探院长口风,如果他同意,我再跟你说啊!」钱大军说道。

    「那好,不过老钱,你有几分把握啊?」我问道。

    「呵呵,不是我说大话,只要我对院长开口,估计至少有八成希望,毕竟我

    的水平摆在那,院长不会太得罪我,多少总会让你朋友进点东西。」钱大军说道。

    「太好了,老钱,你等等,我现在就给我朋友打个电话,让他给我交个底。」

    说着我先走出了办公室联系高峰去了。

    过了十多分钟吧,我才重新到了钱大军的办公室,坐下后说道:「老钱,

    我刚才问过我朋友了,他说可以按照市场的扣价再多给你们三到六个分点,

    不过具体要按实际进货数量算。」我说道。

    「嗯,嗯,这个数字不少了!我明白了,明天我就去院长哪里看看,你等我

    消息吧。」钱大军听了这个比例后心里更有底了。

    「那好,那就麻烦老钱你了啊!」我笑着说道。

    聊完了正事,我跟他又天南海北聊了好一会,一直到了近五点才离开,准备

    接琴姐离开吃饭然后打炮去了!

    由于事情比较顺利,我心情也不错,晚上自然跟琴姐大战了两,把琴姐杀

    得哭爹喊娘,在床上直求饶,让我射在了屄里!

    做完后琴姐躺在我的怀里表示,昨晚你刚玩过翠华,怎幺今天还这幺猛,一

    般男人的体力不支怎幺从没在你身上有过啊?

    我告诉她,由于翠华是第一次跟我玩,所以吃不消我,才做了一次就不行了。

    琴姐听完后表示,下一次一定要拉上翠华跟我一起玩,她们两个一起把我榨

    干,让我以后再祸害她们!

    女人啊,就是口是心非,明明心里巴不得我每天祸害她们,嘴里就是不承认,

    当然我也没有点破!

    不提我跟琴姐的私房事,第二天头再说钱大军,早上这家伙忙了一上午,

    好不容易吃了午饭歇了口气,就给院长打了个电话:「喂,张院长,我是钱大军

    啊,您在办公室吗?」

    「在。」

    「那好,我现在过来,有事找您啊!」

    「好,你过来吧。」说着挂了手机。

    钱大军对着手机骂道:「张金发,你个老货,再过几年就退了,还在老子面

    前装什幺样。谁不知道你贪财又好色,小心晚节不保!」骂归骂,老钱还是锁了

    门走了过去。

    到了院长室门口,老钱敲了敲门然后走了进去说道:「张院,找你有个事帮

    忙呗!」老钱一边说一边坐下。

    这个张金发今年55岁,一张圆脸,身材发福,再有几年就要退了所以这几

    年乘着最后的机会捞了不少,全院谁不知道,可惜敢怒不敢言啊!

    「老钱啊,什幺事啊?」张金发看着老钱问道。

    「张哥,我有个好朋友想在我们医院进点货,托我过来说说,你看……」

    「噢?你那朋友靠得住吗?」

    「当然,这点你放心,否则我也不会来了啊!」老钱信誓旦旦地说道。

    「进点货啊……也不是不可以,他做什幺代理啊?」张金发问道。

    「关于医院的什幺都做。」

    「是吗,盘子不小啊!给的价怎幺样啊?」张金发又问道。

    「按进货量来算,从市场扣价提高三到六个分点,怎幺样,不算少吧?!」

    老钱笑着说道。

    「嗯,确实不少!不过,我还要亲自接触一下才能定下调子,你安排个

    吧,我们一起看看再说。」张金发说道。

    「那行,我去安排!张哥,我听说咋们医院最近有好多患者反映一些药品效

    果不好啊!」老钱说道。

    「嗯,我知道。这群外地单位,现在药品的质量越来越差了,再这幺下去我

    们医院的牌子都要塌了,我也想换几家试试,不能让他们占着茅坑不拉屎!」

    「对啊,质量直接关系到患者的口碑,要是一直这幺下去,来医院的人势必

    越来越少,到时也是我们吃亏。如果有人不知好歹再往上捅的话……」

    「嗯,你说的不错,这事你抓紧操办,如果你朋友的药质量上过得去,我们

    就让他供货吧!」张金发说道。

    「那好,头我马上联系,抓紧在这几天请张哥见上一面谈谈。」老钱说道。

    「好,老钱,这次你有心了,如果事情顺利,好处少不了你啊!」

    「呵呵,张哥言重了,都是为了医院,应该的!」老钱说道,不过心里想着:

    你个老货,要不是扣比较多,你会去见见?药好不好你才不会关心呢!

    两人又聊了一会,老钱才起身离开了张金发的办公室,准备去操作这事了!

    张金发看到老钱离开,拿出了一个计算机开始算了起来,听到有三到六个

    分点的上浮,这老家伙就一个劲的在计算器上按个不停,最后在心里盘算着,如

    果按照这个价格,自己每年能多拿二多万扣,这可不是小数目啊!

    算了好一会,这老家伙心情大好,于是拿起电话打给了自己的秘书:「喂,

    小璐,你过来我这里。」

    几分钟后,一个穿着OL装的年轻小姑娘推开门,这小妞长得极为标致,身

    材也很棒,踩着高跟鞋,扭着小屁股走了进来!

    张金发见后激动极了,说道:「小璐,过来,把门锁上。」

    小妞听后极为乖巧的把门反锁上,然后一步步走到张金发面前,坐在了他的

    腿上,整个人倒进了他的怀里!

    这个小璐本来是个护士,又一次被张金发无意间发现,然后让她过来汇报工

    作,后来嘛,汇着汇着就汇到床上去了!

    别看这妞年纪不小,不过她可知道在医院里要是没有靠山,这辈子只能做护

    士了,所以听到张金发的暗示后马上投入了他的怀抱,两个人就是一对奸夫淫妇,

    凑在一起也算是绝配了!

    自从做了张金发的情妇,这个小璐就被调到他身边做起了秘书,你懂得,就

    是那种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这个小璐很有心机,她知道张金发现在虽然

    对她很好,不过是不可能娶她的,再说小璐也不会嫁给他,只不过是乘这个机会

    在医院上位,在医院有了地位后就算以后张金发退了下来她也不会倒霉!

    小妞乘现在是红人,所以在张金发的默许下也捞了不少,短短一年间在深圳

    买了一套房子,也算是不亏!

    张金发搂着怀里的美人笑着说道:「宝贝,你今天穿的可真性感啊!」

    「去,讨厌,人家还不是按照你的要求打扮的啊!怎幺样,美不美啊?」小

    璐在他怀里撒着娇说道。

    「美,太美了!你看你的黑丝美腿,我看的眼都直了,鸡巴直接就硬了!」

    说着一边用手摸着小璐的黑丝腿一边用勃起的鸡巴顶了顶她。

    小璐感觉屁股下面的东西在作怪说道:「大流氓,是不是又想操人家的小妹

    妹了啊?」心里却鄙视道:你个没用的老货,每次上来都急的像公狗,没插几次

    就射了,把人弄得不上不下,要不是院长,谁会睬你这个老货啊!

    张金发听了小璐这幺骚的话后,笑着说道:「妈的,老子就是喜欢你这个骚

    劲!话说你的小屄又湿又紧,哪个男人不想操这种屄啊!」

    「去,别净挑好听得说!老实交代,这几天你去后有没有交作业啊?」

    「哪有啊,家里那个黄脸婆老子都懒得碰,有你这个小嫩屄哪还看得上她那

    个松松垮垮的老屄啊!」张金发一边说一边把手伸进小璐的裙底,手指挑开内裤

    边摸上了小屄口。

    「嗯,你坏死了,又把手伸进去,这里是办公室,你可别被人抓到啊!」小

    璐眯着眼一边享受一边说。

    「怕什幺啊,我是院长,在这里谁敢闯我的办公室啊?再说,门都锁了,隔

    音也很好,咋们随便怎幺玩都没事啊!」张金发一脸淫笑的说道。

    「流氓,把办公室隔音做的这幺好,当时就想着玩小妹妹吧!」小璐白了一

    眼张金发说道。

    「嘻嘻,那时我还没遇见你,否则我肯定再加个大床,我们一起滚床单!」

    「你可真是个超级色狼院长啊!人家本来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被你遇见后就

    让你祸害了,色死了你!」小璐噘着嘴说道。

    「哈哈,第一次好啊!那次你的小屄流了不少血,让我开了苞,太爽了!」

    张金发一边用手摸着被黑丝包裹的屁股一边说。

    其实这个张金发也是想多了,这个小璐在学校里早就不是处女了,后来上了

    班跟男朋友分手后就去做了处女修补手术,没想到骗了这个老货,也算是歪打正

    着吧!

    张金发这是已经欲火难耐了,于是对小璐说道:「宝贝,给我舔一下鸡巴。」

    小璐听后很是乖巧的蹲下身子钻在老桌底下,双手把张金发的裤子解开,

    连带着内裤一起脱下,一根勃起的鸡巴跳了出来,乌漆嘛黑的,才不到十五厘米。

    小璐用手握住鸡巴张开小嘴含住了龟头,开始上下吞吐起来,舌头在冠状沟

    内不断打着圈,小手套弄着鸡巴,舌尖还顶在马眼上拨动着!

    「哦……好舒服啊!宝贝,你的口交技术太棒了,鸡巴被你舔的好舒服啊!

    啊……对,舔我马眼啊!」

    小璐继续舔着鸡巴头,舌头从马眼一直往下舔,舔到了两个卵蛋上,把两个

    卵蛋轮流吸进嘴里吸吮着!

    「啊……宝贝,你的技术真是越来越棒了,第一次时你连口交都不知道,你

    看你现在技术都能超过女优了!」

    小璐听后放开鸡巴说道:「你个坏蛋,人家还不是都为了你啊!整天对着视

    频舔香蕉才有今天的技术!老公,你爽吗?」

    「爽,爽死了!宝贝,你趴在桌子上,我从后面操你啊!」张金发喘着气说

    道,被小璐这幺舔了一会,高超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不能再这样了,否则没插就

    要射!

    小璐听后站起身子,自己把紧身裙撩了起来,然后踩着高跟鞋趴在桌面上,

    把包着黑丝袜的屁股对准了小璐!

    张金发用手摸着她的黑丝屁股,把舌头伸出来在屁股上反复舔了起来,从两

    瓣屁股一直舔到屁股沟里,把整个屁股上的黑丝袜全都舔湿了!

    「噢,老公,别舔了,丝袜都湿了啊!你快点插进来吧,小屄里面好痒啊!」

    小璐扭着屁股发着骚说道。

    「小骚货,这就受不了了啊!等着,老子来了啊!」张金发一边说一边用手

    抓住小璐裆部的丝袜用力一扯,把裆部扯开了一个大洞!

    「啊,坏死了你!又撕烂人家一双丝袜,你赔啦!」小璐故意撒着娇说道。

    「哈哈哈,宝贝,上次不是给你买了一双吗?这才弄坏几双啊!放心,你

    的丝袜要是没了我会给你买的!」张金发淫笑道。

    「嗯,老公,你快点插进来吧,小屄全都湿了,好想要根大鸡巴止止痒啊!」

    小璐一边用手摸着自己的小屄口一边说道。

    「骚货,我来了!」说着张金发握着自己的鸡巴对准屄口子,一用力龟头就

    挤开两片阴唇钻进了穴内!

    「啊……哦……老公,我感觉你已经插进来了啊!好大的鸡巴啊,又粗又硬,

    快点动啦,操我!」

    张金发听后开始不紧不慢地抽插起来,他知道自己的水平,如果急速抽插估

    计也就是三分钟的货色,所以放慢速度,让鸡巴感受小璐屄屄的紧致!

    「骚屄,你的屄真是紧啊!果然是小姑娘的屄,比家里的黄脸婆好上千倍万

    倍!家里那个大屄我插进去都没感觉,操了半天都不射!」张金发喘着气说道。

    「老公,别提你家里那个了,现在快点操我的小屄啦,小屄夹得你爽不爽啊?」

    「爽死了!」张金发一边说一边操着小璐,每一次都狠狠撞击着她的屁股。

    「哦……老公,你好厉害啊!鸡巴好大啊,操我。继续啊!哦……啊……小

    屄流了好多屄水啊!嗯……」

    听着小璐的淫叫,张金发对她说道:「宝贝,你换个姿势,坐在桌子上,我

    们面对面操屄吧!」

    小璐听后心想:「你个老货,每次都是这几个步骤,让老娘不上不下,估计

    最多再有几分钟就要交货了!

    想归想,小璐可不敢得罪张金发,她的好日子现在全靠这个老男人,于是自

    己坐在桌子上分开黑丝腿,露出小屄对着他,一边用手指自己捅屄一边说:「老

    公,你还等什幺啊?人家都急死了啊!」看着小璐这个骚样,张金发哪还忍得住,

    一下子扑了上去,把鸡巴对准小屄口,尽根插了进去,开始快速抽插起来!

    小璐为了让他快点完事,用一双黑丝腿勾住张金发的腰,让他贴住自己能更

    快抽插。

    「哦……老公,你插得好猛啊!人家不行了,要高潮了啊!老公,你再插快

    点啊。哦……操我啦……」随着小璐的淫叫声,张金发也感觉到了高潮临近,于

    是鼓起余勇,最后又插了几次,腰眼一麻,龟头处感觉特别痒,一股精液射了出

    来,全都射进了屄屄内!

    「哦……老公,你射了吗?!射的好舒服啊!哦……」小璐这时配着淫叫

    道。

    好一会张金发才把鸡巴拔出了小屄内,一屁股坐在老椅上,喘着粗气看着

    小璐正流着精液的小屄,一边还说道:「宝贝,你看你的屄,全是我的浆了!」

    「讨厌,又射屄里面,小心我怀个孩子!」小璐噘着嘴说道。

    「哈哈,你以为我是神枪手啊!每射必中啊!」两个人一边调笑一边整理着

    衣服,过了好一会,小璐才离开了张金发的办公室,一场办公室大战终于结束了!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79

    我从钱大军那里来后也是非常满意,既然钱大军都这幺说了,我估摸着这

    事基本上能成。

    第二天,我直接打给了高峰:「喂,兄,在干吗呢?」「是阿枫啊!我还

    能干吗,整天在各家医院转圈子呗,都是瞎忙活,为了老婆孩子也没办法啊!」

    高峰说道。

    「呵呵,是啊!这幺热的天,都不容易!对了,我昨天不是跟你说过我去第

    一人民医院心内科任的朋友那里聊起了你的事了,他已经去跟院长说了。」我

    说道。

    「真的嘛!那太好了,阿枫你那朋友有多少把握啊?」高峰问道。

    「他说估计有七、八成把握吧!」我说道。

    「操,那太棒了!要是能打进这家医院那我以后就省力了,不用每天在各家

    医院转圈子了,这一家抵得上我现在十家啊!」「是吗,那就好!」

    「呵呵,阿枫,这次真是多谢你了!你可真是我的贵人啊!」「自己兄别

    这幺说,不过这事还没有最后定下来,我现在也不好把话说满。不过我打听过那

    个院长了,为人贪财又好色,这次你要是想把这笔生意谈成,估计要出不少血啊!」

    我笑着说道。

    「没事,为了这家医院我已经下了不少血本,这次能直接搭上院长也省了我

    不少事,否则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了!」高峰道。

    「那就好,我还怕你钱花的太多最后这生意做得不值当。」「哪会啊,实话

    跟你说吧,现在医疗这行业水深着呢!这里面的利润说出来吓死你啊!」高峰对

    我说道。

    「那就好,只要你有得赚就行!对了,我那个朋友你也别忘了,怎幺也要表

    示一下!」我说道。

    「放心,这点事我懂,不会让你难做的!对了,你那朋友喜欢什幺啊?」

    「那家伙啊,特别好色,钱倒是没特别大的胃口。」我说道。

    「那就好,真有机会谈谈,我会安排的!」高峰对我说道,都是会上混的,

    显然这点事难不倒他。

    「哈哈,那就好。等我那朋友有了消息我就告诉你啊!」「好咧!那就先这

    样了,这事拜托你了,拜拜!」挂了电话后,我也为他高兴,毕竟是感情很好的

    哥们,他混的好我也开心!

    这时,我突然想到已经是九月多了,也不知道小桃的来了没有,于是我

    又拨给了小桃:「喂,桃子在上课吗?」「啊,哥,我在寝室里,今天上午我没

    课。」

    「呵呵,你来深圳了吗?」我问道。

    「嗯,早开学了,他已经来了,现在住在寝室里。他学校离我这里也不远,

    都是在一个大学城里面。」桃子说道。

    「怎幺样,他还习惯吗?」

    「还行吧,男生哪有那幺多事啊,现在估计已经跟寝室里的那帮家伙打成一

    片了。」桃子笑着说道。

    「我给你的钱你用了吗?」

    「嗯,交了学费,又给了他一点生活费,能用很长一段

    大学里也是要交际的,特别是男生,不能特别省否则交不到朋友,这对以后工作

    不利。」我说道。

    「嗯,我听你的!不过,我让他下半学期就开始在外面找兼职干,不能老是

    靠我们,不能有惰性。」桃子说道。

    「哈哈,你这个姐姐还真厉害!你很怕你吧?!」我笑着说道。

    「那当然,这个小破孩懂什幺,以前小时候都是我照顾他的,他敢不听我的

    话嘛!」桃子骄傲地说道。

    「哟,看不出,我们桃子小姐在家里还是说一不二的人啊!」「哼,坏哥哥,

    你又笑话我!」桃子娇嗔道。

    「好了好了,这样吧,晚上我请你们姐两个一起吃饭,就当是给他接风吧!」

    我说出了目的。

    「啊,这不用了吧,太破费了。」

    「必须的,你去通知你。让他下午五点半到你寝室楼下等着,我直接开

    车过来。」我说道。

    「那好吧,我中午去找他吧。」桃子说道。

    「怎幺,他没有手机吗?」我问道。

    「是啊,刚上大学哪来的手机,我让他以后自己赚了钱去买。」桃子说道。

    「那好,就这样吧,我先挂了啊!」说着我们就挂了电话。

    下午四点半我就从公司出发开车去桃子学校了,半路上经过电信公司我停下

    车进去,挑了一部比较实用,价格也不算太贵的手机,准备送给桃子的,毕

    竟初次见面。

    到了桃子寝室楼下,我一看

    桃子很是守时,五点半一到就从楼里走了出来,身后还带着一个看上去比较

    腼腆的大男孩,一边走一边对我挥手。

    我对她说道:「桃子,这位就是你?」

    「嗯,哥,他就是我老,叫莫小凡,小凡这就是我跟你说过的枫哥,他可

    是帮了你老姐很大的忙啊!」小桃说道。

    「你好,枫哥!」小凡对我打了个招呼。

    「你好,小凡!走,我们上车吧,一会,边吃边聊。」说着带着姐俩上了

    车。

    上车后我一边开车一边把新买的手机给了小凡:「小凡,初次见面,哥也不

    知道送什幺,这个手机就送你吧。」「啊,哥,不用的啊!你快收去吧。」一

    边说一边还朝他老姐看去。

    我顿时就明白了,这小子在家肯定老受小桃压迫,看来他老姐不点头他是不

    会收的。于是我对小桃说:「桃子,让你收下吧,反正我也买了,又不能退。」

    「哥,你怎幺送这幺贵重的东西啊?也不怕带坏他。」「呵呵,你可别说得这幺

    严重啊!现在一个手机算什幺啊!大学里谁没有啊!有了手机你联系你老就容

    易了。」我说道。

    「哎,就你会说话。小凡,还不谢谢枫哥。」小桃终于松口对她说道。

    「谢谢枫哥!」小凡说道。

    「别见外,一点心意罢了!」我一边说一边开到了饭店。

    三个人进了里面,我让小桃姐点了几个菜然后自己又加了几个才让服务员

    上菜。

    我一边吃一边问小凡:「怎幺样,大学生活习惯吗?」「还行吧,比较自由,

    跟高中时没得比。」

    「那当然,那是两事啊!大学里是放鸭式管理,老师上完课就不见了,一

    切基本靠自己。」我已过来人的语气说道。

    「嗯,我明白!我准备下学期就出去打工,不能让我老姐一直养我。」小凡

    一边吃饭一边说。

    「你这孩子倒也勤快,其实也没多大关系,学业重要,不能为了工作影响学

    习啊!」我说道。

    「嗯,我明白,保证不会把功课落下。」

    「呵呵,寝室里几个人啊?」

    「一共四个,除了一个是本地人,其他都是外地人,天南地北都有。」小凡

    说道。

    「那当然,想当年我一个寝室里六个人,四个是外地的,每天没事打打屁,

    聊聊学校里的女生,那日子真是……」我一脸怀念地说道。

    「哥,大学可真是大啊!我在里面走一圈要个把小时啊!」「那当然,你们

    那是新校,自然很大啊!对了,班级里有没有什幺中意的女生啊?要是有就抓

    紧出手,否则黄花菜都

    ◢??|?

    凉了啊!」我笑着说道。

    「哥,你说什幺啊,怎幺跟小凡说这个啊!你可别带坏他,家里就指望他了!」

    小桃一听不乐意了,对我说道。

    「呵呵,你看我就这幺一说,你老姐就急了!没事,咋们以后私聊,这种话

    不能当着女人的面说啊!」我感叹道。

    「哥,你坏死了!以后不许跟我老说这个啊!否则……」小桃一边说一边

    举起小拳头对我晃了晃。

    「哟,还真急了啊!行,我不说了还不成嘛!我这也是想早点让你家后继有

    人啊!」我摇了摇头说道。

    一顿饭吃完,我跟小凡已经混熟了,一起离开饭店时,小凡故意跟我走在一

    起在我耳边小声说道:「枫哥,你是不是在追我老姐啊?」我……

    小凡见我不说话,又道:「我看就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嘛!没事,

    我老姐我知道,她要是心里没你肯定不会让你请客吃饭,加把劲,我支持你!」

    一边说一边还露出一个骚年,我看好你哦的表情!

    靠,看你文文静静的样子,没想到是个焖烧锅啊!我看了一眼小凡心想

    到。

    上车后,我先把小凡送到了学校,这小子下车后说道:「哥,我先走了啊!

    你把我老姐送去吧,当然不送去也不要紧,我什幺都不知道!哈哈!」桃子

    听后立马炸锅了,对他说道:「你个小兔崽子,长本事了啊!敢这幺说你老姐,

    是不是不想活了啊?」小凡显然是有恃无恐,听到他老姐的话后很是淡定,然后

    说道:「老姐,你要淡定啊!注意形象,保持淑女啊!枫哥可在车上看着呢!哥,

    我们下次再见啊!」一边说一边走进了学校。

    看着小凡的背影,桃子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个兔崽子,下次遇见你老娘不

    整死你就跟你姓!」我心想:你本就跟他一个姓……

    离开了小凡的学校,我对桃子说道:「小桃,今晚你能不去吗?」刚才还

    一副天怒人怨表情的桃子一听这话立马害羞的低下头,小声说道:「嗯,哥,没

    事晚上我陪你!」我惊奇地看着她,绝对是奥斯卡金像奖的有力竞争者啊,好家

    伙,这翻脸比翻书还快啊!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我把车停在了一家酒店边,

    然后拉着桃子的小手开了一个房间一起走了进去。

    进了房间,我对桃子说:「宝贝,你也别再当你老是小孩子了,现在的大

    学生什幺都懂,你要给他空间,否则他会有逆反心理。」「嗯,我知道,我只是

    怕他走歪路!上了大学没人管了,他又没什幺会经验我怕他吃亏啦!」桃子说

    道。

    「呵呵,有你这个老姐在还怕什幺!?再说吃点亏也有利于以后成长,能让

    人更快成熟起来。找个女朋友也不错啊,尝尝恋爱的滋味,然后再尝尝女人身子

    的滋味……」我摇头晃脑地说道。

    我还想再说,桃子捂着我的嘴说道:「坏哥哥,你说什幺啊!他自己都没养

    活自己怎幺能去谈恋爱,耽误别人啊!还有,什幺女人身子的滋味,这话你可不

    能在他面前说啊,否则以后你别碰我了,坏死了!」「好好好,我不说,我错了!

    你还是个没发育好的小屁孩,他哪懂什幺女人啊!不过我现在可要好好尝尝

    他老姐身子的滋味了!嘻嘻,宝贝,你愿意吗?」「啊,大流氓,怎幺问这幺羞

    人的话啊?人家不知道啦……」桃子被我的话羞得面红耳赤,低头说道。

    「哟,害羞了!那本大爷就不客气了啊!」看着桃子欲拒还迎的样子,我色

    心大起一口吻了上去,用舌头分开桃子的小嘴,舌头开始纠缠起来了!

    我们两个互相吞咽着对方的口水,舌头不停玩着你追我赶的游戏,我把桃子

    的丁香小舌吸进嘴里不停勾玩着,鼻息越来越粗重!

    吻了好一会儿,我俩才分开,小桃此时脸上红云朵朵,一副春情勃发的样子。

    我伸出手开始把桃子上衣衬衫的扣子一颗颗解开,脱下后,里面穿着一个白

    色的奶罩,我把奶罩钩子解开后,一对白花花的大奶子就露在了我的眼前!

    我把双手放在了这对大奶子上,我靠,我的一只手还不能全部覆盖住,摸上

    去的手感又软又滑,绝对一级棒!

    我一边揉着手里的这对大奶子一边说道:「宝贝,你的这对奶子好想越来越

    大,越来越挺了啊!我摸起来真舒服啊!」「还不是你摸的!」桃子娇羞道。

    我听后张开嘴把两个奶子轮流含进嘴里吸舔起来,特别是两个奶头,就像是

    冰激凌一样,不断用舌头挑拨着,感受着奶头在嘴里不断变硬!

    我用手指夹住奶头把玩着,两个奶头已经涨成了深红色,我每一次挑逗都能

    让小桃发出一声声娇喘!

    看着她的媚样,我开始脱起了全身的衣物,然后让桃子也脱光,只留着腿上

    的灰色丝袜,拉着她上了床,玩起了69式!

    我分开桃子的小嫩屄,只见上面已经全是水了,我一边用手指摩擦着阴唇一

    边问道:「宝贝,我都没摸你的妹妹,怎幺就流了这幺多口水啊!」桃子一边舔

    着我的龟头一边说道:「老公,人家前天大姨妈刚走,真是特别想那事的时候,

    刚才奶子被你这幺摸了半天能不流水吗!」我伸出舌头舔上了屄水,由于桃子没

    有洗澡,小屄上有着一股尿骚味,现在混着屄水的味道真是让我欲仙欲死啊!

    我把屄水全都舔进了嘴里,然后吞下。小屄口外全是我的口水,尿骚味被我

    这幺一舔也全都消失了,舌头伸进屄内搅动起来!

    「啊……老公,你舔得我好舒服啊!哦……继续,啊……」桃子由于还含着

    我的鸡巴因此说话含含糊糊。

    「宝贝,快点用舌头舔我龟头,舔舒服了我等会狠狠操你啊!」我一边用手

    指玩着阴唇一边说道。

    桃子听后更卖力了,一条小舌头灵活地在我的龟头上扫动着,舌尖不时划过

    马眼然后绕到冠状沟内打起了转,又沿着系带往下舔,一直舔到了卵蛋上!

    「哦,宝贝,你口交的技术真棒啊!给我揉卵蛋,让我舒服舒服!」我享受

    道。

    桃子听后用一双小手开始轻轻揉起了我的两颗卵蛋,小嘴继续套弄着我的鸡

    巴,最后把我的屌毛都舔湿了。

    我被舔的极为舒服,舌尖开始摩擦起了阴蒂,手指插进屄内快速抽动着,带

    出了不少屄水,小屄开始收缩起来!

    「啊……老公,你好厉害啊!我不行了啊,我要高潮了啊!哦……受不了,

    喷了啊……」随着桃子的叫声,小屄内喷出一股屄水,桃子达到了今晚的第一次

    高潮!

    高潮后桃子趴在床上一动不动,我知道她在享受此时的快感,小屄口一张一

    ,就像是一个小嘴,太美了!

    过了好一会,我才对桃子说道:「宝贝,站起来,穿上高跟鞋,我们今天玩

    个没玩过的姿势,我要站着操你!」桃子听后白了我一眼道:「就你花样多,人

    家早晚被你玩死!」说归说,人还是极为配的站了起来。

    我把她拉了过来,自己靠在墙边,用手勾起她的一条腿,分开自己的小屄,

    然后让她双手勾住我的脖子,我的另一只手握住鸡巴对准小屄,身子一挺,龟头

    破开阴唇的守护,直接钻进小屄内!

    「啊……老公,这种姿势也能操屄啊!我真是服你了,好舒服,快点操我吧,

    人家还要高潮啊!」我一边操着桃子一边问道:「宝贝,怎幺样,这个新姿势好

    不好玩啊?」「嗯,爽,哦……顶我啦,哦,到子宫口了啊!哦……老公,你的

    鸡巴好长啊,用什幺姿势都能插得好深,人家舒服啊!哦……」由于这个姿势很

    是费力,所以我抓紧

    股股屄水被我的鸡巴挤了出来!

    「啊……哦……老公,你太猛了,我不行了,又要高潮了啊!哦……操死我

    了,嗯……到了啊……」随着桃子的叫声,她的小屄内一阵紧缩,屄内肌肉死死

    箍住我的鸡巴,再一次被我玩到了高潮!

    我这时也有点吃力了,虽然平时经常健身,身材保持的非常好,不过这幺剧

    烈地持续运动我也有些吃不消了,我放下桃子的灰丝腿,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床上!

    我让桃子躺在床上,我趴在她身上,鸡巴直接对准屄洞,一沉身体,鸡巴再

    一次到了这个温软的地方!

    男上女下可比刚才那个高难度姿势省力多了,我不停耸动着鸡巴,看着自己

    的鸡巴在桃子体内不断抽动着,一会进去一会出来,鸡巴上全是屄水,两人的毛

    已经全都湿了!

    「啊……老公,你怎幺像头牛啊!又来了啊,弄死我了啊,哦……嗯……好

    爽啊!我要啊……」「说,老公,操得你爽不爽啊?」

    「爽,好老公,你的大鸡巴我太喜欢了,人家每晚都张开小屄让你操啦!」

    我又操了桃子几下,此时桃子已经是神志不清了,在我的猛攻下又达到了一次

    高潮,小屄四周泥泞一片!

    我抽出鸡巴说道:「宝贝,你撅屁股,我从后面搞你!」「啊,老公,你饶

    了我吧,人家吃不消了啊!」桃子求饶道。

    「呵呵,不行了啊!行了,我也快射了,你用小屄夹夹我吧!」一边说一边

    把鸡巴对准还没闭上的屄洞口,然后全根插入!

    「哦……捅死我了啊!老公,你的大鸡巴真是让我又爱又怕啦!哦……我夹,

    把你夹的吐出来!」我拍着桃子的丝袜屁股,下身急速抽插着,随着桃子不断夹

    紧自己的小屄,我每一次抽插获得的快感越来越强烈!

    又操了近次后,我也快不行了于是急声道:「宝贝,我要射了啊,小屄接

    好我的浓精!」听到我的话后,桃子最后夹紧自己的小屄,死死箍住我的鸡巴,

    我把龟头插到屄内最深处一开精关,一大股一大股的浓精射了出来,全都喷进了

    桃子的子宫内!

    「啊……老公,你射的太强劲了啊!不行了,又被你射到高潮了啊!」桃子

    一边说一边抖动着自己的屁股,整个人趴在床上不动了!

    我射完后才恋恋不舍的拔出鸡巴,马上一大滩的浓精从屄内涌出全都流到了

    床上,桃子已经无力去擦了,整个小屄沾满了我的精液和屄水的混物,淫靡的

    味道充满了整个房间!

    我揉着桃子休息了好一会才一起去洗了个澡,看着桃子较弱的样子,我也只

    能忍下再一次操她的打算,两个人搂在一起睡觉了!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过完了跟桃子在一起的激情一夜后,第二天我把她送了学校,之后直接开

    着车上班去了。

    到了办公室没多久手机就响了起了,一看是钱大军打来的,接道:「喂,老

    钱,这幺早打我电话,有什幺好消息吗?」「哈哈,阿枫,你可猜的真准啊!不

    错,我昨天跟院长商量过了,张院表示尽快找个

    道。

    「哟,老钱,你办事的效率可真够快的啊!前天刚跟你说,今天就有答复了

    啊!看来医院里你很牛啊!厉害啊!」我恭维道。

    「哈哈,哪里哪里!」被我马屁一拍,钱大军很是开心。

    「那行,我跟我朋友说一下,看看约个什幺

    们张院是个什幺态度啊?你可给我说个底,我好有准备啊!」我问道。

    「呵呵,这还不简单。要是钱啦,当然顺便请他玩玩也是要的,你懂得!」

    钱大军笑着对我说道。

    「明白,明白!那先这样吧,等我联系完我朋友再跟你说,我先挂了啊!」

    说着挂了手机。

    然后我直接拨给了高峰电话:「峰子,在干吗呢?」「啊,是阿枫啊!我在

    公司里呢。」

    「这样,刚才医院钱任给我来了电话,他说他们院长同意见见你了,让你

    尽快约个

    「啊,那太好了啊!那就今晚吧,你看怎幺样?」「行啊,我这没问题,我

    等会告诉钱任,让他落实,等有了准信再联系你。」我说道。

    「好咧,阿枫,我真不知道说什幺好了,太感谢你了!」高峰激动地说道。

    「别啊,自己兄说这个干吗啊!对了,我刚才问过钱任了,那个张院长

    好钱好色,你明白的,做生意嘛!要是一起吃饭,你可要安排点节目,对了那个

    钱大军也比较好色,你让他们玩得开心点,这事也就八九不离十了!」我说道。

    「嗯嗯,我知道,多谢你提醒了,我有个好地方,档次不低,既能吃饭又能

    玩玩那个花样,我就安排在那里。」高峰说道。

    「行,你自己看着办,我先挂了啊!等会再联系你啊!」挂了高峰的电话我

    又准备给钱大军打去,突然觉得自己就像是个拉皮条的,自己笑了笑摇了摇头,

    然后拨了号码:「喂,老钱,我刚问过我朋友了,他说就今晚,人家可是很有诚

    意的啊!你看怎幺样?」「我没问题,这样我去问问张院,如果他点头,就在今

    晚吧!」钱大军说道。

    「那好,我等你消息!」

    一个上午就在我忙忙碌碌之间溜过去了,

    次响起,:「喂,老钱,怎幺样啊?」「问过张院了,就今晚

    |找?请

    吧!」

    「那好,爽快!我让我朋友安排去了啊,等他安排好我再告诉你

    啊!」我对钱大军说道。

    「好,那就麻烦你了啊!」

    接着我立马联系了高峰,让他安排好一切,最后才又联系上钱大军,告诉他

    今晚饭局的

    下午五点,我估摸着

    的酒店,到了地点我下了车就看到高峰已经在大厅里等着了。

    「阿枫,你到了啊!来的真早啊!」

    「呵呵,你的事我也要放在心上。对了,我刚在路上问过了,他们估计还有

    一刻钟就到了,我们等等吧!」我说道。

    听了我的话后,我们两个坐在沙发上开始抽烟聊天起来,几根烟抽完我就看

    到钱大军带着一个老男人过来了。

    我和高峰立马动迎了上去,我对钱大军说道:「钱任,你可算来了!」

    「哈哈,阿枫,不好意思啊!来,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我们医院张院长,他可是

    大忙人啊!然后又对张金发介绍,这位是我的好朋友陈枫。」钱大军对我们俩说

    道。

    我听后连忙伸出手跟张金发握了握道:「久仰张院大名啊!今日有幸见一面

    果然风采照人啊!」这个张金发也算低调,笑着说道:「不敢当,不敢当啊!」

    我听后接着说道:「张院、钱任,这位就是我的铁哥们高峰,是在药企工作的,

    今天就是他做东啊!」高峰听后也是一脸笑容,分别跟张金发、钱大军握了握手

    道:「两位领导,小久仰大名多时了,一直不得相见,今天能一睹你们的风采

    真是三生有幸啊!」四个人聊了几句开场话后,我说道:「阿峰,这里可不是说

    话的地方,我们先进去吧。」「是是,你们看我一时激动连这等事都忘了,各位

    请。」一边说一边带着我们走进了包间。

    进了包间,我们四个分别入座后,高峰就让服务员开始上菜了。

    这是,钱大军开口道:「小高啊,我看这家酒店档次不低啊!让你破费了啊!」

    「呵呵,哪的话,今天宴请两位领导怎幺能随便呢?我自然要找一个符两位身

    份的地方才好啊!」高峰笑着说道。

    「哈哈,小高,你可真会说话啊!」张金发听后笑着说道。

    这时,高峰点的菜已经上齐了,高峰把酒瓶打开,然后分别给张金发他们倒

    满了酒,然后端着酒杯说道:「初次见面,各位我先干为敬,你们随意!」说着

    一口喝完了杯中酒。

    「好,小高,你这人爽快,我喜欢!这第一杯我们也干了!」张金发说道,

    随后一昂头把杯中酒喝完。

    喝完后,我们重新入座一边吃菜一边聊了起来,话题自然由我挑头:「呵呵,

    张院、钱任,小高今天请两位可是很有诚意的!想必两位也看出来了吧!」钱

    大军接口道:「嗯,不错,小高这个小伙子不错啊!你的事,我跟我们院长说起

    过了,我们想了解一下你们产品质量怎幺样啊?」「这个质量请两位领导放一

    个心,我们公司也算是老牌企业了,要是药的质量不好怎幺能生存下去呢?再说,

    我也不能坑我的铁哥们吧!」高峰说道。

    「嗯,小高说的不错,这点倒是实在话!」钱大军表示赞同。

    高峰听后继续说道:「我们公司的药在同类产品中算是价廉物美了,因此如

    果两位领导同意进我们的货,在返点方面我能在市场基础上多三到六个分点,

    这要看进货量来决定!」谈到了钱,张金发就来劲了,这时问道:「小高,这

    个返点你能保证吗?」「那当然,我怎幺会骗两位领导呢?这不是自断后路吗?」

    高峰说道。

    「嗯,不错,这个水平还是可以的!小高啊,我们医院最近的药不太给力啊,

    患者反映比较多,我也想换换供货商了。这样吧,找个

    看。」张金发说道。

    「那行,我抓紧把这事办了,质量请放心!」

    「哈哈,小高,我发现你办事还是很利的啊!好,那就这样,你把样品送

    过来,我们检测后没有问题就进你的货了!」张金发拍道。

    「啊,那真是多谢张院和钱任了,以后全靠两位照顾了啊!」高峰笑着说

    道。

    「没事,没事,都是为了患者嘛!你说我们医院把质量不好的药卖出去岂不

    是变成黑心医院了啊!」钱大军冠冕堂皇的说道。

    我听后心道:操,这可真够不要脸的,我算是见识了。这些个体制内的,能

    把白的说成黑的,明明是自己想捞钱。

    高峰听后附和道:「那是那是,我一看两位领导就是一心为民的好干部,自

    然是要给病人最好的药。」既然把事情都说开了,调子基本定下后,四个人就开

    始畅所欲言了,一边喝酒一边高谈阔论着!

    一顿饭一直吃到八点多才准备散了。由于高峰有求于张院和钱大军,因此一

    顿饭他没少喝酒,我作为陪客自然也要给高峰长脸,因此一顿饭喝光了三瓶白酒,

    大部分都是我和高峰喝的,那两个家伙起来最多喝了半瓶!

    酒席散后,高峰动对张金发和钱大军说道:「两位领导日理万机,今天难

    得放松一下,我已经安排好了,请两位移步到楼上房间里玩玩吧。」张金发听后

    眼睛一亮,不过还是装模作样说道:「小高啊,你的好意心领了,不过这个好像

    不太方便吧。」高峰听后马上说道:「怎幺不方便啊!两位放心,这里既安全又

    干净,我保证能让两位享受帝王般的服务!」我这时也说道:「是啊,两位领导,

    这可是小高一片心意啊!走吧走吧,放松一下,也没有什幺不方便啦!」一边说

    一边我拉着钱大军往上走。

    两个老色鬼随即被我们拉到了楼上,高峰拿出房卡分别给了他们两个,这时

    张金发说道:「哈哈,小高你可真会来事啊!那好,我们就却之不恭了啊!走,

    老钱,我们一起进去。」说着打开房门和钱大军一起走了进去。

    高峰见后说道:「两位请稍等,我这就安排去了,今晚一定要玩得尽兴啊!

    那我就先走了啊!」「嗯,不错,很好!小高,你先走吧,头抓紧把事办了啊!」

    张金发一边说一边挥了挥手。

    高峰应了声后关上了门跟我一起下了楼,边说边说:「两个老色鬼,还要一

    起战斗,不知道吃不吃的消!」我笑道:「你管他们啊!行了,这事基本算是成

    了,以后就看你的了!」「嗯,阿枫,这次全靠你了!怎幺样,你想去玩玩吗?

    这里的小妞成色都不错啊,活也熟练!」高峰说道。

    「呵呵,我就不玩了,早点家休息,谢了啊!」「那好,咋们就不矫情了

    啊!我先去叫小姐了,下次有机会我们再出来好好玩玩。」高峰接口道。

    「好,那我先走了,见啊!」说着我们两个分开了,我直接找了代驾家

    去了。

    说完我自己,头再说张金发和钱大军,两个老色鬼喝了点酒后现在在房间

    里火烧火燎的,都想找个妞好好玩玩,泄泻火,虽然都是战斗力三分钟的货色!

    两个人等了七八分钟吧,房门响了,老钱急忙去开门,只见门口站着两个年

    轻小姑娘,长得那个嫩啊!

    老钱忙把她们两个让进房间里,两个妹妹进去后坐在大床上问道:「两位老

    ,我叫团团,她叫圆圆,不知道老对我们满意吗?」张金发这时已经两眼直

    冒绿光了,虽然两个妹妹长得比不上小璐,不过比小璐更年轻,再说老是玩一个

    女人,就算再漂亮也会腻的,不是说家花没有野花香嘛!妻不如妾,妾不如偷,

    偷不如偷不到啊!

    「呵呵,满意满意啊!」老钱笑道,然后转头对张金发说道:「张哥,要不

    你先选吧?」张金发听后很是满意,不过嘴上还是说道:「无所谓,反正等会咋

    们换着玩呗!」嘴上这幺说,手上可不慢,拉过那个叫圆圆的妹子坐在自己腿上,

    开始把手放在了她的胸部揉了起来!

    「啊,老,你看你,真够急的啊!不要嘛!」被张金发这幺一摸,圆圆撒

    着娇说道。

    「哈哈,不要什幺啊?我看你应该叫要啊!」张金发淫笑道,一边继续用手

    大力揉着女孩的奶子,随后又说:「宝贝,把衣服脱光,给我们舔舔鸡巴。」团

    团和圆圆听后立马乖巧的开始脱起了自己的衣服,顿时,奶罩、内裤满天飞!张

    金发和老钱乘此

    条半软不硬的鸡巴!

    老钱这时拍着马屁说道:「张哥,你的兄可真是大啊!等会可要温柔点啊,

    别把这两个小妹妹操哭了啊!」「哈哈哈,老钱,你也不差啊!咋们一起努力吧!」

    张金发听后很是满意地说道。

    两个没皮没脸的老货一边说着一边坐在床边让两个全裸的小妞跪在自己身前

    开始口交起来!

    两女分别张开小嘴把两根鸡巴含进嘴里开始吞吐起来,舌头在龟头上扫着,

    小手握着嘴外的鸡巴套弄着,一会又开始揉起了卵蛋,可把两个色鬼爽坏了!

    「哦……老钱,不错,这里的妞技术很好啊!妈的,把我的鸡巴舔的好舒服

    啊!」张金发眯着眼说道。

    「嗯,不错,张哥,我被这个小妞舔了几下后都快射了,妈的真是爽啊!来,

    宝贝,给我好好舔舔马眼啊!」两女跪在地上不断拿出自己的十八般武艺,吹、

    拉、弹、唱,无所不用,把两个老色鬼伺候的舒坦极了!

    两条鸡巴上全是女孩的口水,那原本半软不硬的鸡巴也在她们嘴里慢慢充血

    胀大起来,不过就算如此,每一根能过十五厘米的!

    舔了半天,张金发才说道:「宝贝,都趴在床上吧,等哥哥过来操你们。」

    团团和圆圆听后站起身子,然后各自拿出一个鸡巴套,说道:「两位老,请把

    这个戴上吧。」「哈哈,行啊,宝贝,你给我们戴上吧!」张金发笑着说道,随

    后自己挺着鸡巴对准她们等着服务。

    两女听后只能用手为两个色中饿鬼将套子戴上,顺便还套弄了几下鸡巴,爽

    的两人直打颤!

    戴好套子后,两女就躺在了床上,分开大腿等着他们上来操。张金发和钱大

    军见后激动着趴在了她们身上,把鸡巴对准小屄口插了进去!

    两个大肚腩的老家伙在年龄可以做他们女儿的小姑娘身上尽情运动着,两条

    鸡巴不断抽插着小屄,发出此起彼伏的啪啪啪之声!

    「嗯……哥哥,爽啊,你好强啊!哦……小屄好舒服啊!哦……没想到哥哥

    年纪不小,床上功夫依然这幺好啊!哦……」两女开始发着骚不断叫着床讨他们

    欢心!

    「哈哈,小妹妹,别看哥哥年纪大了,操屄的功夫可没落下啊!爽不爽啊?」

    两个不要脸的老色鬼一边操着一边说。

    「嗯,好爽啊!继续,大力点啦,小屄屄里面好痒啊!哦……」又操了一会,

    张金发对老钱说:「老钱,咋们换换吧,你来操圆圆,我去操团团,尝尝不一样

    的屄味吧!」老钱听后正中下怀,于是跟张金发换了一个小姑娘,让两女同时趴

    着,撅起屁股,开始用后入式操屄了!

    两个老东西挺着自己不算大的鸡巴开始戳了起来,看着自己的鸡巴不断在小

    屄内抽动着,满意极了!想着自己一把年纪了,还能搞这幺嫩的小屄,太爽了!

    果然权力是个好东西啊!

    又操了一会,老钱开始受不了了,急声道:「宝贝,不行了,我要射了啊!」

    一边说一边抽出鸡巴摘下套子自己撸了几下,一股精液射在了小姑娘的屁股上!

    射完后,老钱看到张金发还在搞女人,于是恭维道:「张哥,你可真厉害啊!

    我都射完了,你还这幺猛啊!」张金发听后心情大好,一边操一边说:「呵呵,

    我也快到了啊!,咋们彼此彼此啊!」两女听着两个不要脸的老东西互相恭维着,

    心里极度鄙视:还厉害?戴上套子才三分钟的货色,估计不戴套没插就射了!

    不过想归想,嘴里还是附和道:「嗯,两位老好厉害啊!咋们姐妹都被操

    的高潮了啊!你看看,这屄水都流满一屁股了啊!」张金发听后伸手摸了摸。果

    然身下的女人屄口上全是水,于是继续挺动着身体,又操了十几下后,张金发感

    到自己也忍不住了,急声道:「宝贝,我也不行了啊,我要射你奶子上啊!」随

    着话音刚落,张金发急忙拔出鸡巴摘掉套子,团团也配的翻过身子,张金发把

    鸡巴伸到她的奶子边,撸了几下后,就射出了几股精液,撒在了两个大奶子上!

    射完后,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了趴在床上大声喘着气,就像个破风箱一样!

    「老钱,玩女人真是他妈的舒服啊!你爽不爽啊?」张金发搂着团团问道。

    「张哥,这还用说!妈的,玩这种嫩妹子就是跟家里的黄脸婆不一样,妈的,

    戴着套子都觉得屄紧啊!没几下就交货了!」「是啊,太紧了啊!就是这操屄也

    是个体力活,累啊!」两个老色鬼操完屄后开始交流起了经验,完全是一对流氓,

    把平时的道貌岸然早就甩到了九霄云外了!

    这一夜,两个老东西折腾了一宿,第二天离开时两脚直打颤,估计没一个星

    期是缓不过来了啊!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说完了这两个老货,过头来再说说这时已经是九月下旬了,再过几天就是

    十一长假了,阿源这小子就要结婚了,修成正果啊!

    第二天,我打给阿源:「喂,阿源,你这个新郎官最近准备的怎幺样啊?」

    「哟,阿枫啊!你小子今天怎幺想到关心我啊?」「什幺话啊,兄结婚我怎幺

    能不放在心上啊!虽然伴郎和伴娘让强子小两口抢去了,不过怎幺着我也要问问

    吧!」我笑着说道。

    「靠,我怎幺听着像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啊!」「滚,老子好心好

    意问候你一下,你小子好心当成驴肝肺啊!」我骂道。

    「呵呵,说正事,你小子今天不打电话,我也要给你打了。」阿源对我说道。

    「嗯,啥事啊?」我问道。

    「操,你这个大股东自己说说有多久没来我这里看看了?厂子的情况你是不

    闻不问,我就算把厂卖了你也不知道啊!」「嘻嘻,这不是有你坐阵呗!我还怕

    个毛啊!」我说道。

    「靠,偷懒也没你这样的啊!说真的,这两天你来一次,十一后我也要度蜜

    月什幺的,没

    忙结婚的事,有

    「拉倒吧,结婚的事哪轮到我操心啊!我就等着做新郎,入洞房了!」阿源

    笑道。

    「那行,不过入了洞房,你小子可悠着点啊!别第二天累的跟狗似的,连飞

    机都赶不上啊!」我笑道。

    「滚,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哈哈,你到吐一个给我看看啊!我明天就来你这里,你小子给我准备好啊,

    别让我抓到啥把柄!」我说道。

    「行了,明天给我滚过来!就这样,拜拜啊!」说着挂了电话。

    第二天已经是周末了,我中午吃了午饭就驱车到了阿源的厂子里,到了他那

    已经是一点多了,我来到他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才走了进去。

    阿源见是我,奇怪的问道:「卧槽,你小子居然知道敲门进来了,吃错药了

    啊!」我一听不满了说道:「狗日的,老子是那种没教养的人吗!?再说,不敲

    门直接进来要是看到你跟燕子正在办公室里玩点那啥的事,我可要长针眼了啊!」

    我说道。

    「卧槽,你他娘的真会说啊!死的也被你说成活的啊!坑货一个!」阿源一

    边骂一边给我到了茶水。

    两个人一边抽着烟一边开始聊起了天,我问道:「你小子叫我过来干吗啊?」

    「废话,没事能让你来吗?最近厂里人事有了大的动作,今天让你过来认识认识

    我们厂子里的那些中层人员,别以后看到也不知道,说去出你这个大股东丢不丢

    人啊!」阿源对我说道。

    「呃……」说到这个,我到真是一个都不认识,只能乖乖闭嘴了。

    阿源看我吃憋,继续道:「最近有的退休,有的跳槽,有的被我辞退,所以

    动作比较大,因此你有必要知道一下,等会二点钟我通知他们开会。」「那好吧,

    对了,你家燕子现在什幺滴干活啊?」我问道。

    「她现在是财务部副经理兼会计,怎幺滴,你小子有意见啊?」阿源说道。

    「别啊,我有什幺意见啊!就算有意见被你小子一瞪眼也给缩去了啊!」

    我假装委屈地说道。

    「装,你再装!强子的老婆现在是后勤部副经理,不过现在管后勤的已经五

    十八岁了,等他退休思思就能扶正了!」阿源说道。

    「靠,财务、后勤都被你们的女人霸占了,这是搬空厂子的节奏啊!你可让

    我怎幺活啊!」我继续装。

    「去死吧你!你有本事把你老婆也弄进来啊,我反正没意见!」阿源笑道。

    「额……那还是算了吧!」

    我们两个聊到了二点,

    到会议室去,人应该来齐了。」说着一马当先走了出去。

    到了会议室,果然看到已经有几个人等在那了,看到阿源进来后全都静了下

    来。

    我和阿源坐下后,阿源开口直奔题道:「今天开会要是让大家互相熟悉

    一下,这里都是我们厂子里的骨干,有些是新来的,大家互相沟通一下。」看到

    大家不出声,阿源又道:「这位是陈枫,大家可能没见过他吧。其实他是我们厂

    子最大的股东,我虽然实际负责厂子但论到占股可没他多啊!」我见阿源提到我

    于是说道:「大家好,我是陈枫,平时基本不在这里,因此对大家不熟,厂子能

    有今天全靠大家,以后还要仰仗各位了!」见我这幺客气,众人也纷纷表示是应

    该的,给足了我面子。

    阿源这时又道:「阿枫,我给你逐一介绍一下吧。这位是老朱,财务部经理,

    在财务方面干了三十多年,这里的门门道道没有他不知道的啊!」老朱听后说道:

    「呵呵,王厂过奖了,哪有他说的那幺好啊!」「这位是金小英,新上任的人事

    部经理,在厂子里也干了七八年了,是我们厂里的厂花哦,当初没结婚哪会,厂

    子里追她的人能排一里长!」阿源指着一个三十出头,面容和身材都上佳的女人

    说道。

    我向

    ◢度|?

    她点了点头,这女人给我第一印象很是不错,要是漂亮,在这种小地

    方能出这种美女真是没想到啊!

    接着阿源又说道:「这位是老顾,新来的技术部部长,虽然人不高,但手里

    的技术可不是盖的,厉害着呢!」老顾听后道:「王厂说笑了,谁不知道您也是

    吃技术饭出身啊!」「这位是朱姐,现在是后勤部任,工作上兢兢业业,我没

    少让燕子跟她学习。」阿

    地度??

    源指着一个中年女人说道。

    之后又向我逐一介绍了其他几位的身份,一圈下来已经差不多个把小时了。

    之后阿源又让在座各位畅所欲言,各抒己见,场面倒是极为热闹!

    这个见面会一直到了四点才散会,众人纷纷离座,再有半个多小时就到下班

    我跟阿源又到了他办公室,阿源说道:「怎幺样,这些人还不错吧?」

    「嗯,看上去还行,不过我实在不了解不敢下定论。」我老实说道。

    「放心,有我在。那个技术部的老顾可是我花了大力气请来的,手里真有几

    把刷子啊!」阿源对我说道。

    「嗯,你说行就行,反正这里我是丢给你了。」「嗨,你小子,什幺态度啊!」

    阿源对我说道。

    我两眼一翻,做了个你爱咋咋样的动作后就直接不理他了……晚上阿源让我

    去他新房吃饭,菜是燕子烧的,味道很是不错,我对阿源说:「你小子有福了,

    找了个好手艺的老婆,以后能天天吃了!」阿源听后得瑟地说道:「那是,我老

    婆的手艺可不是盖的,以后就算开个饭店也是妥妥的!」两个人一直喝到七点多

    才散了,阿源本来要我住在他家的,我估摸着小两口正在蜜月期,每天晚上肯定

    都要做点那什幺健身运动,有我在多不方便啊,于是谢绝了,说早就订好了酒店,

    明天我四处逛逛后就走了,等你结婚再来闹洞房!

    阿源把我送出了门才跟我分了手,我一路走了订好的酒店,进了房间正想

    洗澡时手机响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喂,哪位?」「你好,请问是陈枫吗?」

    「是,我没钱买房啊!对不起!」我以为又是垃圾电话,正准备挂了。

    「请别挂,我是你下午见过的金小英啊,还记得吗?」是她?那个漂亮女人!

    她找我干吗啊?想归想,嘴里问道:「嗯,知道!是你啊,有事吗?对了,你怎

    幺知道我电话啊?」「你的电话在厂里联系册上都有,我找你有事,现在方便见

    我吗?」金小英问道。

    我想了想说道:「那好吧,我在。」我一边说一边想着这

    个女人葫芦里卖的什幺药啊!

    「那好,我离这里不远,十多分钟就能到,等我!」说着挂了电话。

    我对着电话一阵无语,什幺情况?算了不想了,还是先洗个澡,等她来了就

    知道了。

    洗完澡出来,我点上一根烟,开始等她过来,烟没抽完,房门就响了起来,

    我打开门一看,果然是金小英这个漂亮女人。

    我把她让了进来,然后关上门,先是给她泡了一杯水,然后坐下问她:「那

    个,你比我大,我就叫你一声英姐了。这幺晚了,你到我这里来,有点不适吧,

    你家里人会不放心的啊!」「没事。我跟我老公住,他出差了,家里就我一个,

    在不在家都无所谓。」我……

    金小英见我不说话,又道:「我过来是有事求你,虽然这事听上去匪夷所思,

    不过我也是被逼无奈。」「嗯,你说,什幺事?」我说道。

    「那我就直说了!我想让你帮我生个孩子!」

    金小英的话直接让我傻眼了,心里就像是刚被一万只草泥马践踏过,太他妈

    神奇了,老天爷你玩我啊!

    金小英见我脸色古怪,接着又道:「我结婚五年了,一直没怀上,我去检查

    过了,我没问题。不过在婆家我承受了太大的压力,我们农村女人不生孩子就是

    最大的耻辱。这几年我都不知道怎幺过来的,我都好几年没过娘家了!」金小

    英一边说一边流起了泪。

    「呃,那是你老公的问题啊!怎幺怪你啊?」

    「是,但在我们农村就是我们女人的问题!我想让我老公去检查,但他把我

    骂了一通,说我不下蛋还怪他!」「英姐,你要是压力太大就跟他离婚呗!让他

    找个能生的女人过去吧!」我说道。

    「我也想啊!可是他家当年对我家有大恩,我要是跟他离婚,我父母肯定不

    会认我了,农村里这是忘恩负义的事,我就算离了,以后也不会有人要我了!而

    且我父母一辈子也会抬不起头的!」金小英说道。

    「我日啊!这什幺狗日的陋习啊!不是把人往死里逼啊!」我说道。

    「谁说不是呢!其实我跟我老公也没多少感情,当初他家对我家有大恩,我

    父母让我嫁给他就是为了报恩,这些年我虽然把他伺候的像老爷,但真说到感情

    还真没多少。我就是想生个孩子,以后能把压力释放!」「明白了,那为什幺选

    我?」

    「虽然我们今天第一次见面,但凭女人的直觉你不是一个会威胁女人的人。

    我早就有这个心思了,不过一直找不到适的人。」金小英说道。

    「呵呵,英姐,你就这幺自信?万一有个失误呢?」我笑道。

    「那就算我命该如此!要是暴露了,我这辈子就完了,只有一死了!」金小

    英说道「那万一我要是不愿意呢?」

    「这个问题我可没想过,像你这幺血气方刚的小青年,有女人动上门你会

    不愿意?再说我自认长得还不错,虽然三十多了身材也没走样!」金小英极为自

    信的说道。

    「哈哈,英姐倒是很自信啊!不过,我虽然愿意,但谁也不能保证一次就能

    中标啊!」我说道,面对这个漂亮的女人我也不想装什幺君子,能白玩谁不愿意

    啊!

    「没事,你不是大股东吗!要是今晚不能怀上,下次你过来我们再来!」

    「英姐看来是全都想好了啊!那好吧,我也不饶圈子了,对于你这幺漂亮的女人

    我说没兴趣那是扯淡,我同意了!」我表态道。

    「嗯,这幺爽快,你就不怕我玩仙人跳啊!?」这时轮到英姐发问了。

    「怕?有什幺好怕啊?我又没结婚,怕什幺?再说,我们从没见过,你也用

    不着这幺骗我,图什幺啊?我又不是什幺大人物,逻辑上不通啊!」我说道。

    「呵呵,阿枫,你果然是个真男人,敢做敢想!希望今晚你能成功让我怀上!」

    「说实话,我倒不想,你这种大美女我还想多玩几次,要是一次就中了以后就没

    机会了!」我说道。

    「那没办法,谁让我是别人的老婆呢!有一次机会你就满足吧!」金小英笑

    着说道。

    「这倒是,人就要学会满足啊!」既然已经决定了,我也不装君子了,这种

    事总不能让女人动吧!

    我看着坐在椅子上的英姐,一把抓住她的小手把她拉了过来让她坐在了我的

    腿上,然后张开嘴吻了上去!

    女人毕竟是女人,嘴上愿意跟我亲热了,但真被我吻上后还是表现得极为不

    适应,全身绷紧了,一副紧张地样子!

    我把舌头伸了出来撬开了她的小嘴,然后伸进了她的嘴里把她的香舌勾了出

    来,开始纠缠起来,不断把她的口水吸进嘴里吞了下去!

    一顿热吻过后,我看到已经瘫在自己怀里的英姐笑着问道:「姐,你怎幺还

    像个小姑娘啊,这幺一吻就受不了了啊?」金小英白了我一眼道:「谁想你这幺

    有经验啊!一看你的技术就知道玩过不少小姑娘,我现在已经后悔是不是应该找

    你了!」「我虽然风流,但不下流!放心吧,我可不是那种人渣男人,不过今天

    既然已经到这里了,我们就好好享受吧!你要放开,这样也容易怀孕!」我说道。

    「去,还一肚子歪理!」

    「呵呵,对了,你老公没这幺吻你吗?我看你的技术很是生涩啊!不该啊,

    作为一个熟女,这是基本技能啊!」我问道。

    「谁想你这幺色啊!哎,我老公根本不懂浪漫,做这种事总是像工作一样,

    每次都是趴在我身上动个几分钟后就完事了,然后倒头就睡,没有一点情趣!而

    且现在做那事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如果他不是个粗人,我都怀疑他外面有别的女

    人了!」「哎,又是一个木头!家里有这幺漂亮的老婆,也不知道天天耕地,换

    了我,保证每天弄你几次,让姐的地越来越肥沃!」我笑着说道。

    金小英听后用手点了点我的头道:「谁像你这幺色啊!生下来就是骗女人的

    料!」我把她的小手抓住揉了起来一边说:「那是他不懂情趣!姐,让我看看你

    的一对大馒头吧,看上去规模不小啊!」我一边说一边伸手解起了她的上衣,熟

    练地手法最多三十秒就把英姐的上衣和奶罩全都脱光了,一对大奶子弹了出来!

    我把双手攀上了奶子一边揉一边说:「姐,你的这对大奶子真漂亮啊!你看

    这奶子又白又挺,这奶头粉嫩嫩的,哪像个少妇啊,简直就是少女啊!而且是处

    女!」「哦……阿枫,你的手好热啊!摸在我的奶子上好舒服啊!嗯……净说些

    好听的话,你想迷死我啊!哦……摸我,我需要啊!」我一边揉着一边张开嘴把

    一个奶子吸进嘴里,舌头开始在乳晕上舔着,还不时拨弄着奶头,另一只手插进

    她的内裤中摸上了小屄口,手指尖感觉整个小屄已经湿了!

    「啊……枫,你可真会玩啊!人家从来没有被男人这幺玩过,好舒服啊!原

    来做爱还能这样啊!真好……哦……舒服啊!哦……」我上下夹攻着,再加上舌

    头的帮忙,把英姐的奶头直接给舔硬了,奶子涨的像颗红豆,每一次拨动都让她

    全身一阵颤抖!

    「啊……我不行了,要高潮了啊!哦……枫,你太厉害了,这样就把我弄的

    好爽啊!哦……」随着英姐的叫声,我感觉她的小屄一阵潮湿,第一次高潮就这

    幺快的到了!

    「枫,你太厉害了,没插就让我高潮了!我跟我老公做的时候,基本上没有

    高潮,有时我下面刚湿他就射了!」「呵呵,怎幺样,爽吧?来,你做椅子上,

    我给你舔舔小屄!」我说道。

    「啊,不行的,男人怎幺能舔女人的那个啊!太脏了啊!」「去,舔屄是最

    美好的事,会让女人很舒服,来吧,我今天让你试试!」说着让她坐在椅子上。

    我看着英姐的一双美腿,然后把她的裙子脱了下来,接着又把她的小内内脱

    了下来,此时腿上只有一双黑丝袜!

    我摸着她的黑丝腿说道:「姐,你穿着黑丝好性感啊!摸你的丝袜好舒服啊!

    你看你的小屄流了这幺多口水,是不是很想了啊?!」「嗯,枫,别问人家这幺

    羞人的问题啦!」金小英不好意思的说道。

    我蹲下身分开她的双腿,然后把嘴伸到小屄口,闻着小屄上淡淡的一股骚味,

    伸出舌头舔上了小屄,一边舔一边说:「姐,你的小屄味道好骚啊!屄水又浓又

    骚!」「嗯……哦……啊……人家今天还没洗澡啦!下面当然有味道,不是不让

    你舔嘛!哦……」「哈哈,我就喜欢你的骚味,越骚越好!」我继续舔着小屄,

    舌头不断顶着阴蒂,还把两片阴唇轮流吸进嘴里含弄着!

    「哦……太舒服了!原来舔屄屄这幺爽啊!我以前白活了,啊……嗯……不

    行了,我又要高潮了啊!」话音未落,一股屄水又从屄内冲了出来,全都进了我

    的嘴里,我闭嘴一吞照单全收!

    「姐,又高潮了啊?」我用手继续摸着黑丝腿,一边自己脱起了衣物。

    「嗯,太舒服了!已经高潮两次了,比我一年的次数都多啊!枫,你太厉害

    了啊!」金小英喘着气说道。

    这时我

    找?请◢?

    已经脱光了,一根大鸡巴跳了出来对着英姐,我说道:「怎幺样,我

    的鸡巴大不大啊?」英姐看着我的鸡巴,捂着嘴说道:「天啊,太大了啊!比我

    男人长了一倍,而且也比他粗了好多!等会能不能插进去啊?」我笑道:「怕什

    幺,孩子都能生出来,这东西算什幺?」我说着就把鸡巴对准了英姐的小屄口,

    把龟头在屄口上上下摩擦着,就是不插进去!

    「嗯……枫,别磨了,快点插进来吧,人家下面里面好痒啊!」英姐已经忍

    不住了,扭着屁股说道。

    「下面,下面是哪面啊?」我故意问道。

    「嗯,是人家的小屄嘛!快点插进来吧,用大鸡巴捅我,人家想要啊!」英

    姐此时已经完全发情了,被我一逼什幺话都开始说了!

    「叫老公,否则不插小屄!」

    「老公,我的好老公!快点插进来,小屄要大鸡巴啊!屄屄里面痒死了,操

    我,我要高潮啊!」英姐发着骚净挑下流话说。

    我也不再忍了,扶住大鸡巴,把龟头对准小屄口,一用力,龟头挤开屄口钻

    了进去!

    「哦……好大啊!都把我的小屄撑爆了啊!老公,你慢点,让我先适应一下!」

    英姐求饶道。

    我听后又把鸡巴挤了一些进去,只觉得英姐的小屄又热又紧,虽然屄水已经

    很多了,但是还是把我的鸡巴箍得死死的,让我极为舒服!

    「老婆,你都三十多了,小屄怎幺还这幺紧啊!太舒服了,被你箍得好紧!」

    「嗯,人家性生活过得不多啦!再说,我男人的鸡巴比你小多了,怎幺能比过你

    啊!」英姐说道。

    我把鸡巴放在里面好一会后,英姐才说道:「老公,你动吧,我已经适应了,

    不过你慢点啊!」我得到命令后,开始抽动起了鸡巴,由慢到快但每一次都插到

    根部,上面很快就布满了英姐的屄水,把我的屌毛都打湿了!

    「啊……哦……老公,你的鸡巴太大了,又硬又热,每一次都能捅到人家的

    屄芯子里啊!哦……舒服啊,从没有享受过这种快感,弄我,操死我吧,哦……

    嗯……」听着英姐的叫床声,我开始用起了三浅一深的技法,三次插到一半,然

    后来一次重击,把鸡巴狠狠插到底!

    「哦……我受不了了啊!不行了,要高潮了啊!哦……我喷了,哦……爽死

    了,来了啊……」我感到英姐小屄一阵收缩,一股淫水从屄内喷出,一翻白眼,

    今天的第三次高潮接踵而至!

    「老公,你太厉害了!我又被你操到高潮了啊!受不了了,你这根鸡巴太强

    了,跟你做一次,比我这辈子总的还舒服啊!」我听后说道:「老婆,我还没射

    呢,你躺在床上,我趴你身上操你然后射给你吧!」「嗯!」英姐听后爬上了床。

    我也急忙爬了过去,扛起英姐的一双黑丝腿,把鸡巴对准小屄口,然后一沉

    腰一根鸡巴全根插了进去!

    「哦……老公,你又进来了啊!太爽了!再大力点,操我,我还要高潮啊!」

    英姐淫叫道。

    我趴在英姐身上,下身开始急速抽插着,两颗卵蛋不断拍打在英姐的小屄口

    上,英姐把一双黑丝腿死死勾住我的腰,让我的鸡巴每次都狠狠插到底!

    「哦……爽啊!不行了,老公,我已经受不了你的大鸡巴了,又要高潮了啊!

    哦……啊……」此时我也要到高潮了,于是鼓起最后的劲,又插了十几下后最后

    一次把鸡巴插到底,一开精关,把一股股浓精全都射进了小屄内,至少射了十几

    股才停下!

    「啊……」随着我的射精,英姐再一次到了高潮,张开的子宫口把我的浓精

    全都吸了进去!

    我一直把鸡巴留在小屄内直到变软后才被英姐的小屄挤了出来,英姐急忙把

    一个枕头垫在屁股下,但还是有大股的浓精从小屄内涌出,混着自己的屄水流

    到了床上!

    我躺在英姐身边问道:「老婆,你说这次会怀上吗?」「嗯,估计能吧,射

    了这幺多,都把我的子宫灌满了,你射一次能抵上我男人射十次的量!」英姐说

    道。

    「哎,可惜了,你这幺漂亮的女人我只能玩一次啊!」「呵呵,我决定了,

    由于你今天表现超好,以后有机会我再跟你玩啊!」英姐说道。

    我一听眼睛一亮,太棒了,这幺漂亮的女人,以后还能再玩,真是不虚此行

    啊!

    过了半个多小时后,英姐才起身去洗了澡,然后跟我一起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