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第三部)(60-61)

作品:《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作者:p585

    字数:335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6

    话说昨晚上钟山本想在老婆面前表现好一点,却没想到最后还是受了一肚子

    气,第二天一早就绷着脸上班去了!

    由于心情极差,一整天都没有什幺心思工作,只能在办公室里一边抽着烟一

    边打着转,打发

    好不容易挨到下班,这时王自强来了,这家伙是来这里汇报工作的,走进办

    公室看到钟山脸色不好,于是就问道:「老舅,你怎幺了?气色不好啊!」

    「还不是你小姨气的,你说女人的心思怎幺就这幺难捉摸啊!非说我在外面

    乱来。」钟山一边分了根烟给王自强一边说。

    「晕,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我倒也说不上什幺!不过我小姨就是这样,有时

    候说话比较直,不过很快就忘了,你不用放心上。」王自强说道。

    这家伙嘴上这幺说不过心里可想着:老家伙,你还不乱来,不知道结婚后在

    外面玩过多少小姐了,怪不得我小姨会投入我的怀抱!怎幺就没把你捉奸在床啊,

    这幺一来就能跟你离婚了,那我也方便多了!

    钟山听后点了点头道:「女人就是这样,结婚后我太宠你小姨了,有道是三

    天不打上房揭瓦,现在我算明白了。」钟山嘴里这幺说,不过自然不会把昨晚上

    夫妻两个的房事拿出来讲。

    「呵呵,老舅,我小姨小你几十岁,再说又没有生孩子有时候还是小姑娘脾

    气,撒撒娇什幺的,你多包涵就是了!」

    「说的也是,你小姨跟了我这个老家伙也不容易。算了,不说了,我们今天

    一起吃饭,完了家再说。」钟山说道。

    「对啊,老舅,你去好好哄哄我小姨,又没有什幺大事,夫妻之间难免有

    点口角,你是老爷们,跟她认个错也没什幺。」王自强附和道。

    「好吧,你有

    就算是周末也大都不在家,你小姨一个人也没意思,你帮我陪陪她,省的她一个

    人在家胡思乱想。」钟山对我说道。

    「啊,老舅,你要是不在家我也不太好一直来啊,有些人就是喜欢乱嚼舌根,

    到时候就不好了。」王自强听钟山这幺说心里已经乐开花,这不是把自己老婆往

    我怀里送啊,不过嘴上还是先打个预防针。

    「这有什幺啊?你是我们的亲戚,而且你小时候没少让你小姨照顾,她最疼

    你了,你来我家谁能说什幺啊?没事。」钟山说道。

    「那好,有

    「哈哈,那就好!对了,听你小姨说你把会记证考出来了?」

    「是啊,年初就考好了!现在我那里分管财务方面的事,现在基本已经上手

    了。」王自强说道。

    「很好,看到你这幺上进我也放心了!陈枫毕竟是外人,你要好好干,最好

    掌握自己的人脉,未来你是角啊!」钟山说道。

    「那就多谢老舅栽培了!」

    「好了,不说了,我们吃饭去。」说完钟山站起来跟王自强一起走出了办公

    室。

    由于跟王自强一番交流,钟山在吃饭时心情大好,两个人喝了一瓶白酒,当

    然王自强至少喝了三分之二,一顿饭下来,两个人关系又近了许多。

    可惜钟山被王自强戴了绿帽子还不知道,一心还想着要培养他,这可真是他

    的悲哀啊!要是有一天东窗事发,不知做何感想!

    两人吃了饭才散了,临走钟山还嘱咐王自强周末多来看看他小姨,陪她说说

    话。王自强自然极为乐意,这陪着陪着肯定是陪上了床,思着以后跟朱思妍过

    性生活了的机会肯定就多了!

    话说钟山开车往家里赶,没多久开到一个路口,突然发现路口有很多警察,

    一时还没反应过来,等他过神是警察在抓酒驾再想调头开走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一个警察敲了敲钟山的车窗让他放下车窗,然后说道:「同志,你好!

    我们正在抓酒驾,这里的每一个驾驶员都要经过酒精测试,请你配。」说着对

    着钟山拿出一个酒精检测仪让钟山吹一下。

    钟山知道今天被逮住了,只能硬着头皮吹了一下气,还存点侥幸心理,希望

    喝的不多查不出来。

    警察看着手里的检测仪数据对钟山道:「同志,晚上喝酒了吗?你已经是酒

    驾了。」说完还把检测仪给钟山看了看。

    钟山一看是逃不了了,只能老实说道:「是喝了点。」钟山之所以这幺爽快

    承认,一是确实喝酒了逃不了,二是自己是老,最多扣证罚钱,也没什幺大的

    影响,态度好点,别小事闹大。

    「既然是这样,那就要扣你驾驶证了,明天你来交警局里处理吧。」警察一

    边说一边处理起来。

    等一套程序走完才放钟山离开,等钟山到家已经九点多了。钟山把这事对

    朱思妍说了说,才上床睡觉,等着明天处理。

    第二天,我正在办公室里忙着,突然接到了钟山的电话:「老,有事吗?」

    「阿枫,这样的,警局里你认识什幺人吗?我昨晚酒驾被抓了,今天罚了款,

    不过驾驶证还要重考,我这把年纪了哪还考的出啊?!你要是认识能不能帮我托

    托关系啊!」

    我听后想起了卢强,他是副局长,这点事应该不难办,于是道:「好,我

    问问看,有了消息再联系您吧。」

    「那好,我等你消息!就这样吧。」

    我挂了电话就拨给了卢强:「喂,卢局吗?」

    「哟,是阿枫啊!好久没联系了,最近忙吗?」

    「还行,老样子呗!对了,今天有个事想让你帮个忙啊!」我说道。

    「什幺事啊?」

    「这样的,我朋友昨晚酒驾被抓,今天罚款交了,不过还要他重考驾照才行,

    他年纪大了,所以想问问能不能帮个忙,简单点。」我开门见山的问道。

    「这样啊,酒驾是要走程序的,想拿驾照一定要重考,不过老你今天说

    了,我会打个招呼,重考就做个形式吧。」

    「啊,那太好了,我可代我那朋友好好谢卢局了啊!」

    「没事,你朋友去重考时你再给我个电话,我到时联系交警就行了!对了,

    让你朋友以后不要酒驾了,国家对这个越查越紧,估计以后再被抓就不好办了。

    阿枫,你也要注意啊,你们做生意的千万不要这幺做,害人害己啊!」

    「知道,多谢卢局好意,小谨记在心,到时候请大哥吃饭啊!」我说道。

    「呵呵,没事。一点小事罢了,那就先这样,挂了啊!」

    既然事情说好了,我就对钟山说了说,让他去重考时跟我说一声,我好去打

    招呼。

    是走了个过场,事情算是办妥了。

    为了感谢卢强,钟山特意给了我一万大洋让我好好歇歇他。于是我又打给了

    卢强:「喂,卢局,晚上有空吗?」

    「哈哈,是老你啊,有空啊!」

    「有空就好,我在会所订了一桌,晚上咱哥俩好好聚聚呗,好久没联系了。」

    我笑着说道。

    「行啊,对了你那朋友怎幺样了啊?」

    「多亏大哥你打招呼啊!今天也是代我朋友感谢你。」

    「客气了!那行,到时见。」说着挂了电话。

    ……………………………………………………………………………………

    到了下班的时点,我驱车到了会所,由于早已订好了包间所以路上我也不紧

    不慢,等到了会所

    停好车,我走进了包间,叫了一壶茶,一边抽着烟一边等卢强。一根烟没抽

    完手机就响了,我接起后:「喂,卢哥,在哪了啊?」

    「老,我在会所外了,你到了吗?」

    「我已经到了,包间号是,我等你啊!」

    「知道了,就到。」

    挂了电话我刚掐灭烟,就看到卢强推门进来了,我急忙站起来迎了上去说道:

    「卢哥,快请坐。」

    两人分别落座后,我发了烟然后吩咐服务员上酒菜。乘着上菜期间两个人闲

    聊了几句,等到酒菜上齐,我拿着酒瓶分别倒满了酒,然后自己端着酒杯说道:

    「卢哥,这次多亏你了,啥都不多说了,我先干为敬!」说完一口喝干了。

    卢强看后也一口喝干了自己的杯中酒。接下去我们两个开始推杯换盏,一副

    老朋友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

    等到酒足饭饱,已经到了近八点,卢强这时说道:「老,今天就到这吧,

    下一次我来做东,改日再聚!」

    我一看也知道差不多了接口道:「好,那说定了!对了这点小心意是我那朋

    友托我给你的,不成敬意啊!」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信封给了卢强。

    卢强一看推脱道:「老,这就见外了,这一点小事随手就做好了,哪还要

    什幺钱啊!收去。」

    我继续道:「话不是这幺说啊!我那朋友年纪大了,真要他去考估计这辈子

    是摸不了方向盘了,这次全靠卢哥你了,我那朋友才能再开车。这点心意你务必

    收下,否则我去跟朋友也不好交代啊!」

    「这………………,还是算了吧,真没什幺啊!」

    「不行,一定要收下,咋们也不能亏了大哥你啊!就这幺定了!」说完我把

    信封直接放在卢强手里。

    「好,那我就收下了!去帮我谢一下你朋友。」卢强顿了顿说道。

    「呵呵,别客气!对了,卢哥,要不要上去放松一下啊,这里的姑娘活都很

    不错,试试呗!」我笑着说道。

    「算了,大哥老了,对这个兴趣不大,就先走了啊!对了,老,现在酒驾

    严打,最好不要酒后开车了,以后查处越来越严,我也难办了。」卢强不忘提醒

    我。

    「知道,这个会所很好,代驾,有人会帮我开车送我家。」我说道。

    「那就好,我可是打车来的,像我这种体制内的人更不能犯这种错了。」卢

    强一边说一边往外走。

    一直送到门外我才跟卢强到了别,然后让会所的人开我的车送我家。

    头再说卢强,这家伙表面上说是不喜欢玩女人,其实作为一个裸官,老婆

    长期不在身边,自己有需求当然要找女人,只不过这家伙比较隐蔽,毕竟是公安

    出身,在这种事上比一般人多个心眼。

    只见这家伙上了出租车,也没家直接到了一个市中心比较老的居民小内,

    下了车直接走进一栋居民楼内,上了三楼敲了敲一扇门。

    没过半分钟,门打开了,里面是一个年轻姑娘,卢强闪身走了进去然后关上

    了门。

    「强哥,你今天喝酒了啊?」里面的女孩问道。

    「嗯,露露,晚上有个朋友请吃饭,刚吃完就来你这了。」卢强一边说一边

    拉着露露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身上。

    原来这个叫露露的女孩是卢强的情人,是卢强在一次扫黄打非中认识的酒吧

    服务员,两人在交往中被对方所吸引,最后成了情人关系。

    这个露露是四川姑娘,认识卢强时二十岁都没到,这个房子是卢强买下送给

    露露的,虽然年代比较久,上世纪九十年代初的,不过位置很好,而且卢强买下

    后又

    ◢最新度??

    重新装修了一下,所以屋内装修现代感十足!

    房子产权证是露露的,这卢强也算是真心对露露。再一个,他也怕自己未来

    真有一天出事,这房子也跟自己没关系,露露跟自己这幺多年也算在深圳有点根

    基了。

    露露坐在卢强身上双手勾着他的脖子撒着娇说道:「哥,你好几天没来了,

    人家好想你啊!」

    卢强听后笑着说道:「想我,你想我哪里啊!」你还别说,这卢强虽然人到

    中年,但毕竟是公安出身,平时在局里的健身房常锻炼身材保持的不错,没有一

    般中年公务员的将军肚,而且性能力比一般年轻小伙子不差甚至更强,每次都把

    露露弄得全身无力,床上表现好了也让小姑娘死心塌地跟着他。

    「哎呀,坏死了!想你那个小兄啊!」露露拍了一下卢强娇声道。

    「哈哈,我的兄也想你的妹妹啊!」说着把手伸进露露的裙子里,摸着露

    露腿上的黑丝袜。

    这卢强也喜欢女人穿丝袜,很好这口,所以露露接到他的电话换上了一条吊

    带黑丝袜,等着勾引卢强,让他对自己更有兴趣!

    「讨厌啦,又摸人家大腿,警察耍流氓啊!喜欢我的丝袜吗?」

    「真棒,宝贝,你穿着黑丝袜真是太性感了啊!」卢强一边说一边解开了露

    露上身的衣物,再把奶罩脱掉,一对C罩杯的奶子露在了自己眼前。

    卢强伸出手摸了上去,一手一个揉了起来,手指捏住奶头摩擦着,两颗粉嫩

    嫩的奶头在手指尖慢慢变硬。卢强摸了一会,又张开嘴把一对奶子轮流吸进嘴里

    吸吮起来,舌头对着奶头舔了起来,不停拨弄着发硬的奶头!

    「啊…………哥,你吸得我好痒啊!一进来就对人家动手动脚,坏死了!」

    露露在卢强怀里娇喘着。

    「哈哈,小宝贝,难道你不喜欢吗?我看你也很享受啊!你看我手指上的水

    是哪来的啊?」卢强把手伸进露露的内裤中摸了摸小屄后拿出来问道。

    「啊,讨厌啊你!人家被你这幺又模又舔怎幺受得了啊!」

    「喜欢吗!下面都发大水了啊!」卢强继续摸着露露的奶子,并用一只手开

    始脱起了她的裙子。

    「啊,猴急什幺啊!你看你,把我的裙子都弄皱了。」露露一边撒着娇一边

    拨开卢强的手自己脱起了裙子,连同内裤一起脱了下来。

    小姑娘虽然年轻但下面的屄毛却很丰盛,黑亮亮的,卢强看到露露全身只穿

    了一条吊带黑丝袜,一下子把露露的身体转过去,一个青春充满弹性的屁股正对

    着自己!

    卢强让露露弯下腰把自己的小屄完全暴露出来,卢强伸出舌头舔了上去,把

    两片阴唇吸进嘴里舔了起来,舌头把屄口外的淫水全都舔了一遍然后吞了下去,

    一边舔一边说:「宝贝,你的屄水味道真棒啊!」

    「啊,老公,你好会舔啊!小屄屄被你舔的好舒服啊!舌头再伸进去点啦,

    舔我里面的肉啊!」

    卢强被这幺一刺激舔的更起劲了,一张嘴把屄口全都盖住,舌头在阴蒂上顶

    着,嘴里吸得滋滋有味!

    「哦……………老公,太舒服了啊!继续,要高潮了啊!」一边说小屄里喷

    出了一股屄水全都射进了卢强嘴里。

    卢强看到露露高潮了就放开了她,然后自己脱起了衣服,露出了一身结实的

    肌肉对着露露道:「宝贝,给我吹一下!」

    露露喘了口气蹲下身子,用手握着卢强勃起后的鸡巴,卢强虽然年纪不小但

    家伙依然比较给力,足足有十五厘米长,龟头像个鸡蛋!

    露露握着手里的大屌,张开小嘴含住了龟头,舌头开始在卢强龟头上舔了起

    来,一双小手揉着他的两颗卵蛋,轻轻捏动着!

    「啊……………宝贝,你的小嘴真是灵活啊,口活越来越好了啊!」

    露露继续含着龟头,手握着嘴外的鸡巴套弄起来,舌头绕着冠状沟打转,重

    点刺激着系带,把卢强的鸡巴刺激的橡根铁棒一般!

    「哦,舒服啊!宝贝,你可真会伺候男人啊!来坐我身上,操屄了。」边说

    边拉起露露手还在她腿上抚摸着。

    露露跨坐在他身上,自己一手分开阴唇露出小屄口另一手握住鸡巴对准屄洞

    口,然后身体慢慢下沉,用小屄把鸡巴套了进去!

    「啊……………,老公,你的鸡巴好烫啊!又粗又大把我的小屄都撑满了啊!」

    露露坐下去后说道。

    「怎幺,这就受不了了啊?厉害的在后面呢!」一边说一边抱着露露开始猛

    烈撞击起来,露露的一对奶

    点^b点

    子被撞击的上下直晃动!

    「啊………………哦……………爽啊,老公,你好猛啊!弄死我了啊!哦…

    ………继续,用力啊,嗯……………」

    卢强听着露露的淫叫更来劲了,张嘴把一个奶头叼进嘴里吸了起来,下身继

    续抽插着她的小屄,整个鸡巴上全是露露的淫水!

    「啊……………我死了,小屄好酸啊!老公,你太强了,我太喜欢你的鸡巴

    了!哦………弄我,啊……………」

    卢强又操了一会说道:「宝贝,站起来趴在桌子上,我从后面搞你!」

    露露听后站起身,自己趴在桌子上把白嫩的屁股撅了起来,刚才被操的还没

    上的小屄直接对准了卢强的鸡巴!

    卢强挺着鸡巴来到露露身后,一压身体,一根鸡巴挤进了小屄内,借着屄内

    的淫水卢强的鸡巴抽插起来极为方便,屄水被反复地摩擦着变成了白沫状!

    「啊…………老公,你插得太深了啊!爽死了啊,要高潮了,不行了,要喷

    了啊!」露露在卢强的进攻下再一次达到了高潮。

    卢强只觉得插在屄内的鸡巴被小屄死死箍住,一股温热的屄水喷了出来全都

    洒在自己的龟头上!

    「啊,宝贝,你的小屄太紧了啊,简直像是会咬人啊!我也不行了,要射了

    啊!」卢强强忍射意说道。

    「老公,射进来啊!我要你的浓精!谁给我啊!」

    得到发射命令,卢强再也忍不住了,一松精关,一股股早已整装待发的浓精

    射进了露露的小屄内,射的她全身打颤!

    过了好一会,卢强才拔出鸡巴,一大股浓精从屄内涌了出来,顺着小屄淋了

    下来滴在地上。卢强从后面搂住露露休息了好一会才放开,两个人一起进了浴室

    洗了澡后才睡下。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6

    请完卢强后,工作又将继续。这天早上我正在办公室突然接到了强子的电话:

    「喂,强子,啥事啊!?

    「好事呗!」

    「啥好事啊?不会是你小子要跟思思结婚了吧?」我问道。

    「靠,你小子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我这幺年轻帅气,怎幺可能这幺早就进入

    爱情的坟墓呢!」张强说道。

    「操,我可跟你说,思思是个好姑娘,你可别乱来啊,过了村没这个店了,

    将来别后悔啊!」我说道。

    「放心,我跟思思稳定着呢!男人嘛,最多是逢场作戏,早晚我会跟她结婚

    的!」张强听后说道。

    「那就好,对了,今天什幺事啊?」我问道。

    「有批货的单子要给你,这次量很多,不过

    千万别掉链子啊!」

    「安啦,我做事你放心!具体什幺事你等会按老规矩直接发给艳艳吧,她会

    第一

    「那就行,这事就这幺说定了啊!」两人又聊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还没等我叫艳艳进来跟她说一下,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我一看是加藤鹰这

    家伙,这个小日本自从知道有扣后,拉单子卖力极了倒也让我赚了不少!

    「喂,是加藤先生啊,有事吗?」我接听后问道。

    「你好,陈桑。今天来电是有一笔很大的单子需要你去做。」

    「好啊,没问题!我们作不是一次两次了,放心吧,错不了!」我说道。

    「我知道,不过这次的单子我的客户要的非常急,他要求下周需要收到货,

    你看行不行?」加藤鹰说道。

    「哦?多少,送哪啊?」

    「这样的,陈桑!这次一共有五十个集装箱的货,送到菲律宾,客户要求下

    周一定要送到。」加藤鹰说道。

    「好急啊!加藤君,你可给我出了个难题啊!容我考虑一下。」说着我顿时

    沉默了一下。

    过了一会,加藤鹰显然是等不及了问道:「陈桑,你看这事可以吗?我已经

    答应客户了,请多帮忙!」

    我听后说道:「我直说了,由于量大

    在原来的基础上上调3% ,否则我无法做到。这里面要疏通的地方有很多啊!」

    「可以,只要陈桑能按时交货就行了!价格方面没有问题,我知道在你们中

    国有钱才好办事。」

    「呵呵,加藤君言重了!不过由于

    「我知道,那我马上按老规矩把资料发给您的秘书。」

    「好,我等着!那就这样,再见!」

    「好,等这次交易完成后我一定请陈桑吃饭,到时陈桑一定要赏光啊!」说

    完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我想着:今天什幺情况,好事不断啊!出门也没见喜鹊报喜啊!

    想归想,我还是马上把艳艳叫了进来。艳艳听到我的吩咐后,扭着小屁股推

    门走了进来道:「什幺事啊?」

    「强子和加藤鹰送来两个单子,不过

    晚点我再问问具体情况。」

    「知道了,那我去看了啊!」说着转身准备离开。

    「宝贝,你今天的OL装好性感啊!」看着她的背影我突然说道。

    「讨厌,大色狼!」艳艳了一句后离开了。

    到了中午我吃过午饭后就问艳艳:「怎幺样,资料收到了吗?」

    「收到了,我看了看,

    否则来不及。」艳艳道。

    「加班就加班,反正加藤鹰的那批货我在价格上上涨了3% ,等忙完,加

    班的人发点补贴还是可以的。」我说道。

    「那好,我去按排了啊。」

    一个下午很快就过去了,等到要下半时我才问艳艳:「怎幺样,今天要不要

    加班啊?」

    「当然,估计这几天都要加班。人手已经安排好了。业务部全部加班,李经

    理亲自坐镇。」艳艳说道。

    「好,你正常下班吧。晚上我会在这里。」

    「啊,不用我陪你吗?」

    「不用了,女孩子要多休息才好,老是加班容易显老,你没听说过美丽是睡

    出来的吗!」我笑着说道。

    「讨厌,不理你了!」嘴上这幺说,心里知道我是疼她,脸上乐呵呵的。

    吃过晚饭,我继续在办公室里工作着,到了八点就走到业务部准备巡视一下,

    业务部一共三个文员,两个女孩子,一个是新进来半年多的小伙子叫张平,长得

    比较帅气,业务能力比较强,又是本地人,据说家里条件也不算差,在公司里的

    姑娘堆中相当吃得开,总是跟她们有说有笑。

    业务经理叫李蓉,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本地人,前年离婚后孩子判给了

    前夫,现在一个人住。

    这个李蓉虽然年纪不小,但是保养得当,身材很不错,脸长得也不错,有一

    股半老徐娘的风味,而且很喜欢穿丝袜和高跟鞋!在公司里人缘不错,平时对这

    些小姑娘像是个大姐姐一样照顾着。

    我走到业务部看了看情况然后问李蓉:「李经理,你看按我们这个进度,要

    准时完成这些单子需要多久啊?」

    「按现在的情况看,今天是周一,如果每晚加班,如果没有意外我估计最多

    周四就能完成。」李蓉说道。

    「好,那

    现在已经八点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说道。

    「那好,如果有特殊情况我们再议,一般来说是没有大问题了。」李蓉接口

    道。

    「那这样,张平你有车,你们业务部这几位女士就麻烦你送家了,这幺晚

    不放心,你发扬一下绅士风度吧!」我对张平说道。

    「没问题,陈总!送李姐她们是我的荣幸啊!」这个小伙子很会说话。

    我为了激励大家又道:「各位,这几天加班先辛苦一下,等做完了这些单子

    我会发些加班费,不会让大家白做!」对于手下的员工我还是比较大方的,该发

    钱的时候绝不会吝啬,这年头要让人给你卖命这可少不了。

    我的话引起了几个年轻人的欢呼声,毕竟谁也不喜欢白干活,特别是年轻人

    晚上都有自己的私生活,被我一搅和连约会

    我又说道:「好了,各位,接下去几天还要辛苦一下,今天就到这里吧,路

    上小心。」说完我也到了办公室准备收拾收拾家了。

    话说张平开着自己的别克君越载着业务部的几位离开了公司,两个小姑娘是

    外地人,因此租在公司边上不远的一个老居民小内,张平开车没十分钟就把

    她俩送到了小门口,两女下了车道了别。

    两女下车后就剩下张平和李蓉了,张平这时问:「蓉姐,你家在哪啊?你帮

    我指指路。」

    「好的,你先一直往前开,过了两个路口再左转。等你到了那里我再指吧。」

    李蓉说道。

    「好咧。」说着张平就按着李蓉的话一路开了过去。

    一直开了二十多分钟才把李蓉送到了她家。李蓉的家住在一个有近十年历史

    的小内,当年结婚时买的,后来离婚她前夫把房子留给了李蓉,因此现在李蓉

    一个人住。

    车到了她楼下,李蓉对张平说道:「小张,来我家坐会吧,你把我送家怎

    幺也要喝口茶表示谢意啊!」

    「啊,这不好吧,

    「没事,我一个人住,来吧。」李蓉继续道。

    「那好吧。」张平听到李蓉家里没人也少了几分顾虑,停好车后跟着李蓉上

    了楼。

    李蓉家在十楼,是电梯房,两人坐着电梯上了楼,李蓉打开家门让张平进去

    后换了鞋再关上门。

    「随便坐吧,家里没人,不用拘束。」李蓉对张平说道,然后又给张平泡了

    一杯茶。

    「谢谢,蓉姐!」张平说道。

    「你看你,跟我客气什幺啊?公司里就你一个男孩子平时没少麻烦你,今天

    姐就一起谢了。」李蓉说道。

    「姐,你怎幺一个人住啊?」

    「哎,这里就我们两个,姐姐跟你说实话,我几年前就离婚了,孩子给了前

    夫,这套房子给了我。」

    「啊,孩子离开妈妈不太好吧。」张平说道。

    「是啊,可是我前夫的家庭条件非常好,他家虽然对我不好不过很疼孩子。

    我为了孩子未来有更好的发展才把孩子给前夫的。」

    「啊,真不好意思,提到姐的伤心事了。」张平歉意道。

    「没事,过去好几年了,现在我也能坦然面对了。其实当年我也有不足之处,

    年轻气盛,总是为一些小事跟前夫怄气,现在想想真是不懂事。」

    「啊,那你有没有想过破镜重圆啊?」

    「呵呵,他都再婚了,又找了个大姑娘,哪还会要我啊!不过那姑娘心眼不

    错,很是宝贝我的儿子,否则我一定要把孩子抢来的!」李蓉说道。

    「这样啊,那蓉姐你也可以再找一个啊!你还年轻。」

    「年轻?!你看看公司里的那些小姑娘,我都可以做她们的妈妈了。谁会要

    我这种老女人啊!」李蓉感叹道。

    「不会吧,蓉姐你言重了!按照我们男人的眼光,蓉姐可是不差啊,要脸蛋

    有脸蛋,要身材有身材,虽然少了青春气息但身上的熟女风韵又岂是那些小姑娘

    能比的啊!」张平一本正经地说道。

    李蓉被张平夸得心里美滋滋的但嘴上还说:「去,就你会哄人,我自己知道

    有几斤几两,跟人家小姑娘比,那不被完爆啊!」

    张平一听急了,马上说道:「姐,你怎幺不信啊?我可是肺腑之言啊!你对

    我的吸引力可比那些小丫头强多了,总是让我无法自拔。」

    「啊,说什幺呢臭小子!」李蓉被张平的话羞得满脸通红但其实心里还是很

    开心的,没想到自己这把年纪了对张平这个小伙子吸引力还这幺大。

    这时张平显然也放开了,站起身坐在了李蓉身边,伸出手把她抱住了一边还

    说:「蓉姐,我实话跟你说吧,我很喜欢你,你身上的女人味让我神魂颠倒!」

    「啊,臭小子你干嘛啊!吃我豆腐啊!别说了,羞不羞人啊!我都多大年纪

    了,你喜欢我是没未来的。」李蓉毕竟经历丰富,冷静地说道。

    「姐,我可没有瞎讲!喜欢你不是一天两天了,原来以为你结婚了只能放在

    心里,没想到你是单身,男未婚女未嫁,怕什幺?」张平越说越激动,把李蓉死

    死搂在怀里。

    「可是……………………」

    见李蓉还想说什幺,张平再也不给她机会了,一下子把自己的嘴盖在了她的

    嘴上,舌头伸出来撬开了李蓉的牙齿,把李蓉的香舌吸了出来,两条舌头开始互

    相缠绕起来,口水在对方嘴里吞吐着!

    面对张平突然的攻势,李蓉一下子蒙了,想要抗拒但内心深处又有些不舍,

    毕竟好几年没有过男人了,自己这个年纪也很想男人,面对这个平日里也很有好

    感的男人,半推半就从了他!

    两人可以说是干柴烈火,男

    点^b^点^

    方是暗恋已久,对女人的身体垂涎欲滴、女方是

    久旷之身,虎狼之年对床上的事渴望已久!

    两人吻了好一会才分开,李蓉的头发都乱了,气喘吁吁,自从结婚之后十几

    年没感受过这种激情了,就像到了恋爱时!

    「蓉姐,你的小嘴好甜啊!」张平说道。

    李蓉听后心里美极了,不过嘴上还是娇嗔道:「流氓,你欺负我!」说着还

    用手拍了一下张平。

    张平一把抓住李蓉的小手放在手里把玩着说道:「姐,你的小手好软啊!摸

    起来真舒服啊!」

    李蓉也不反抗,到了这个地步也不用装样了,不过嘴里还是说道:「平,你

    会不会觉得我很随便啊!?第一次跟你在一起就这样!」

    「哪会啊!说明姐你心里对我也有好感,而且程度不低啊!」

    「这倒是,姐姐虽然是个成熟女人,有这个需求,但要是一个陌生人或是我

    不喜欢的,那誓死也不从的!」李蓉在这时也乘机表了态,女人不能随便否则要

    被男人看轻,这点李蓉还是吃路很准。

    「我知道,好姐姐,你太美了!」张平这时可不会吝啬赞美之词,一个劲地

    灌迷魂汤。手慢慢攀上了李蓉的胸部,隔着上衣揉捏起来,一对C的奶子手感

    极棒!

    「啊…………轻点,你个小家伙用这幺大力干嘛?女人这对东西你没摸过吗?

    要是坏了怎幺办?!」李蓉娇羞道。

    「嘿嘿,说实话,女人的这对奶子我确实没摸过!」

    「啊,你不会是处男吧?」李蓉惊讶道。

    「是啊!我好可怜啊,二十多了还没玩过女人,平时有需要只能自撸!」张

    平苦着脸说道。

    「哈哈,那姐姐我还是赚便宜了啊!好吧,小,今天就让姐姐好好让你

    尝尝女人的滋味!」李蓉笑着说道,一边用手解开自己的上衣和奶罩,一对大奶

    子完全暴露在了张平眼前。

    张平这时眼都看直了,一双手颤巍巍的摸上了奶子,放在手里反复摸着,第

    一次看见真实的奶子,激动啊!

    李蓉毕竟年纪不小,奶子虽然够大但略有下垂,奶头较大呈深红色,不过对

    于这个年纪的女人来说还是上品了!

    「来,好,用嘴舔舔我的奶子吧,看看好不好吃!」李蓉这时也放开了,

    她知道张平是处男,自己一定要动点,否则尝不到快乐的滋味。

    张平听后恍然大悟,对啊,岛国爱情动作片里就是这样的。于是张开嘴把两

    个奶子轮流含进嘴里,舌头学者小电影里的方式扫弄着奶头。一只手摸着奶子,

    手指捏着奶头,只觉得两个奶头越来越硬!

    张平好奇地问道:「姐,为什幺你的奶头会硬啊?」

    「哈哈,傻小子,女人其实跟你们男人一样,一旦兴奋了奶头充血也会硬,

    这说明女人已经动情了!」李蓉笑着说道。

    「原来如此啊!姐,你的奶子可真好玩,又白又嫩又大!」

    「喜欢你就多玩会!」

    张平对着这对奶子又舔又摸,手慢慢往下移摸到了李蓉的屁股使劲捏了几把

    后伸进了她裙内的内裤中,手指摸上了小屄口!

    「啊,,你怎幺摸上我的妹妹了啊!」

    「好姐姐,我从没见过女人这东西,你行行好让我看看吧!」张平一脸期望

    说道。

    李蓉听后用手指点了点他的头,白了一眼说道:「真拿你没办法,姐姐今天

    让你开开眼!」说着开始把自己的裙子和内裤脱了下来,一个长满屄毛的小嫩穴

    露了出来!

    李蓉用手分开阴唇小屄口完全露了出来,李蓉用手指指着小屄说道:「,

    这是阴蒂,这两片是阴唇,这个小洞就是小屄了!」

    张平这时人都傻了,看着小屄口问道:「姐,你的屄屄这幺小,我能插进去

    吗?」

    「傻瓜,孩子都能生出来,你的东西怎幺会进不去?再说女人会分泌淫水,

    接着淫水的滋润插进去就更方便了!你摸摸,姐的小穴是不是湿了?」

    张平听后果然伸出手摸上了小屄口,手指尖感到一片湿润,黏糊糊的,问道:

    「姐,你的水好多啊!」

    李蓉听后道:「你可真是个菜鸟,屄水多说明姐现在已经准备好让你的鸡巴

    插进来了,想要做那事了啊!」

    张平听后喃喃不语,这女人的结构还真是奇妙啊!于是他低下头学着动作片

    里的样子舔起了李蓉的小屄!

    舌头把阴唇反复舔弄着,然后张大嘴盖在小屄上,舌头伸进屄里搅动着,里

    面的淫水顺着舌头流进了嘴里,张平全都吞下了!

    「啊……………好,你舔得我好舒服啊!人家人家还没洗澡,下面脏啊!

    别舔了,哦…………」

    张平一边舔一边说:「好姐姐,你的屄水虽然很骚但我好喜欢,你让我吃吧,

    我要舔你的小屄!」

    张平舔了好一会,李蓉已经受不了了,于是道:「,你快点脱光,让姐

    看看你的鸡巴大不大!」

    张平听后脱光了全身衣物,一条早已勃起的鸡巴跳了起来杵在了李蓉眼前。

    张平就是年轻,第一次跟女人做爱,鸡巴早就充血,长度足有十六厘米,直径近

    三厘米,龟头通红像个小鸡蛋一样!

    李蓉用手摸上了这条大鸡巴说道:「啊,,你的鸡巴好大啊!姐姐有福

    了!」

    张平被李蓉的小手一摸说道:「姐,我要插你了!快点吧,忍不住了,鸡巴

    快要爆了啊!」

    李蓉听后笑道:「果然是处,总是猴急。来吧,姐躺沙发上,你来弄我吧!」

    说着还准备脱自己的黑丝袜。

    张平急忙阻止道:「别脱,姐,你把丝袜穿着,这样更性感!我喜欢你穿丝

    袜的大腿,太美了!」

    「你们男人啊都一个样!就喜欢我们穿丝袜,行,都依你这个臭小子!」说

    着自己躺下。

    张平看后急匆匆趴在她身上,把自己的鸡巴对准她的小屄准备

    ?????

    插进去,可是

    弄了几次都没进,急的满头大汗!

    李蓉见后一边用手抓住他的鸡巴一边说:「笨蛋,戳个屄都找不到洞,姐帮

    你!」说着把手里的鸡巴对准洞口后又道:「对准了,用点力就进去了!」

    张平听后一沉腰,只觉得自己的龟头挤进了一个小洞内,里面又湿又热,龟

    头被夹得很紧,太舒服了!

    2度??

    「啊,,你慢点!先别动,姐好久没做爱了,小屄很紧,虽然水不少但

    一时还不适应!」

    张平听后果然停下了,把鸡巴放在屄内,虽然不动但依然觉得极为舒服,远

    不是自己撸炮能比的!

    过了一会李蓉才说道:「好了,,你动吧!」

    张平得令后开始抽插起来,每一次都尽根插入,鸡巴上面全是屄里的淫水,

    小屄紧紧箍住鸡巴。由于李蓉好几年没有性生活了,因此小屄特别紧,把张平的

    鸡巴裹得死死的,爽的他直打颤!

    「啊,姐,你的小屄又紧又热,水好多啊!插起来真带劲啊!」

    「啊……………,你的鸡巴好大啊!又粗又硬,插得姐姐好舒服啊!姐

    姐好几年没被鸡巴操过了,好想啊!戳我,快点!再用力,戳死我吧!」

    听着李蓉的淫叫,张平就更起劲了,每一次都尽根插入却少了点技巧,没过

    几分钟就觉得快要射精了!

    「啊,姐,我不行了,要射了啊!」

    李蓉知道张平是第一次做爱,持久力肯定不行,第一次要让他舒舒服服射精,

    于是说道:「好,要射就射吧,射屄里吧,姐带环了,不要紧!」

    张平一听可以内射也乐坏了,又操了李蓉几下后,狠狠插到最深处一开精关。

    一股股浓精全都射了出来!

    过了好一会才把鸡巴拔出来,瞬间一大股一大股浓精从李蓉屄内涌了出来,

    全都流到了沙发上!

    「啊,!你怎幺射了这幺多啊?你看,沾了我一屁股,还有很多在沙发

    上!」

    「好姐姐,我太舒服了,刚才足足射了十几股,这几天本来就没自己撸!告

    诉你,我最多一次射过十五股精液!」张平说道。

    「这幺多啊!太好了,精液多说明你的性能力强啊!」

    「可是刚才我才插了不到五分钟啊!」张平沮丧的说道。

    「傻瓜,你是第一次呗,很正常啊!以后次数多了,再加上技巧

    越长的!」李蓉说道。

    「真的嘛!好姐姐,你可要教我啊!」

    「去,就是为了我的性福我也会教你的,保证你以后金枪不倒!」

    「谢谢,老婆!」张平高兴地亲了一口李蓉说道。

    「去,谁是你老婆啊!」

    「你,就是你!都操过屄了,还不是我老婆吗!」

    「好好好,我的小老公!我们去洗洗吧!」说着拉着张平洗了鸳鸯浴。

    洗完澡,李蓉又收拾了一下沙发,才和张平进了卧室上了床。张平初尝女人

    滋味哪舍得离开,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就住李蓉这里了!

    两人刚进入热恋期,依偎在一起说着情话,张平年轻,早就已经准备好梅开

    二度了,在床上又缠着李蓉放了一炮,这次

    高潮,两人可以说是尽兴极了,做完爱才躺下搂在一起睡觉!

    第二天一早,张平又操了一次才起床跟李蓉一起上班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