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第三部)(58-59)

作品:《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作者:p585

    字数:42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5

    过了五一节,公司里又恢复了往常的忙碌。不过这几天我发现财务经理宋丽

    心情特别好,整个人气色也比以前好多了!

    原来五一节,他儿子跟同学出门旅游了,自己跟丈夫三天里都没出过门,一

    直

    ???|?¨

    在一起玩大鸡巴操小屄的游戏。

    宋丽发现自己老公特别喜欢自己穿制服操屄还要求穿各种颜色的丝袜,宋丽

    为了满足他,也为了找早已逝去的激情,不但穿了公司里的OL装,还在上

    买了几套制服,有护士、老师、空姐,把张建迷得七荤八素,到最后连精液都射

    不出了!

    女人得到了浇灌自然容光焕发,这不刚上班,财务部的几个小丫头就乘着中

    午休息时打趣宋丽,问她这几天怎幺了,精气神大变样,是不是姐夫在家里把你

    伺候好了啊?

    宋丽被这群口无遮拦的小姑娘弄得面红耳赤,不过心里还是喜滋滋的,为了

    美好的性生活,这还真不算什幺!

    ……

    公司里告一段落,头我再说钟山这家伙。五一节,钟山收到一个同学聚会

    的邀请,于是在一号那天,钟山按照去赴宴了。

    聚会是当年高中时的班长提议的,等到了地方进去一看,当年全班五十多号

    人,已经来了一大半。

    钟山转了一圈,看到了当时一个好哥们,这家伙叫石天,高中毕业后就做起

    了生意,不过据说后来也是几起几落,经历丰富啊!

    钟山走到了他边上然后坐下说道:「石天,还认识我吗?」

    「啊,你是钟山啊!」

    「对啊,好兄,多少年没见了,没想到你还是一眼就认出我了啊!」钟山

    高兴地说道。

    「是啊,毕业一转眼已经三十多年了,

    毛头小子,你看看现在一个个都是大叔大妈了!」石天感叹道。

    「是啊,不是说,岁月是把杀猪刀吗!当年你也是班里的帅哥啊!」

    「呵呵,帅个屁啊!现在就是老家伙一个,身材也走样了,挺着个大肚子,

    门没进肚子先进来!」石天一边拍着自己的肚子一边说。

    「哈哈,都一样!」

    「对了,山子,你现在干嘛呢?」

    「整了个外贸公司,混口饭吃,这年头做生意不容易啊,我也打算再干几年

    就退休了!」钟山说道。

    「不错啊,有了事业男人才算成功啊!」

    「行了,小打小闹,没多大出息!你呢?我好想听说你搞大了啊!」

    「不提了,当年毕业后我就开始做生意了,搞地产开发,后来是赚了不少钱,

    不过这个行业太黑了,几年前我就不干了,现在每天在家无所事事,算是提前退

    休了!反正赚的钱早就足够了,这把年纪不操那心了!」石天说道。

    「还是你小子看得开啊!急流勇退,不像我,还累死累活,这几年明显觉得

    精力不够了!」钟山说道。

    随着两个人的交谈,同学聚会也正式开始了,先是由班长说了几句话,然后

    上酒菜,大家开始边吃边聊。

    由于好多同学都是几十年没见了,所以聚在一起话也特别多,纷纷敬着酒,

    三五成群在一起聊着!

    在聊天中,钟山才知道班里已经有好几个同学去世了,这让钟山和石天又唏

    嘘起来,感叹人生无常!

    最后班长又提议,以后班级聚会每年举行一次,都这把年纪了,有时候说走

    就走了,要珍惜时光!

    班长的提议大家纷纷叫好,所有人都留了电话,表示到时候一定来。

    聚会在友好欢乐的气氛中结束了,不过钟山和石天这对好兄却没分开,钟

    山叫上石天一起去了会所,说是要请石天好好玩玩。

    钟山在聊天中知道石天的老婆几年前已经死了,孩子又不在身边,现在虽然

    有钱但孤家寡人一个,正好让他放松一下!

    到了会所停好车,钟山就对石天说:「好兄,今天碰上太高兴了,走咋们

    叫上姑娘好好乐呵乐呵。晚上一起吃晚饭!」

    石天由于死了老婆所以也好久没碰过女人了,平时只能自己打飞机,今天既

    然钟山开口,也就不推辞了,还表示下次让他请!

    两个人进了会所,钟山早已是熟门熟路了,叫了妈妈桑,两个年级加起来一

    多岁的老家伙开始选起了小姐,果然是人老心不老啊!

    钟山虽然平时在朱思妍身上没多大劲,但今天却有着找个小姐玩玩的强烈需

    求,果然是家花不如野花香啊!

    ?

    两个老家伙各挑了一个小姐分别进了房间,钟山一看

    前对石天说:「兄,慢慢玩啊,咋们五点出来,完了去吃晚饭,再好好聊聊啊!」

    话说石天这个家伙,年轻时由于生意做得很大所以女人也没少玩,当年公司

    里的秘书和财务经理都跟他有一腿,结婚后老婆管得严才收了点心,不过还是是

    不是打点野食,他老婆知道管不住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石天带着小姐进了房间,盘算着

    一,毕竟五十多了,跟年轻时一夜七次郎不能比了,所以也不着急,自己坐在

    了椅子上问道:「小姑娘叫什幺啊?」

    「人家叫娟子!」小姑娘故意羞羞答答地说道。这个姑娘个子高挑足有一米

    六五左右,身材也较为丰满,是石天喜欢的类型!

    「哈哈,娟子,你就叫我天哥吧!去,给我倒杯茶。」

    娟子听话的去倒茶了,不过心里想着:老家伙,还天哥!你多大了啊?能做

    我爹了吧,一把年纪还玩女人,够不要脸!叫你天叔还差不多!

    不过这里的小姐素质普遍还是不错的,纵然心里不爽,不过嘴上还是很甜:

    「天哥,你的茶,小心烫啊!」说着把茶杯递给了石天。

    石天接过茶杯喝了一口说道:「不错,美女香茶,我喜欢!放心,只要妹子

    你服侍的好,完了我给你小费!」

    石天由于不差钱,所以豪爽地说道。这家伙早几年搞房地产,虽然现在退出

    了,但身家至少有十多个亿,其实比钟山有钱多了,不过平时比较低调,不知道

    他底细的人完全是看不出来的,所以小费简直是九牛一毛!

    娟子听石天这幺一说心情也是大好,虽然老家伙年纪大了点,身材也不怎幺

    样,不过做她们这行的只要有钱拿就行了!

    娟子高兴地说道:「天哥,那可就要好好谢谢你了啊!小妹以后可要靠您照

    顾了啊,以后请天哥多多提携!」

    石天听后心情大爽,笑着说道:「哈哈,没问题!哥哥,有的是钱,只要你

    服侍把我服侍好,让我爽了,要什幺有什幺!」

    娟子闻言娇笑道:「天哥真是大气,以后我会叫我的姐妹们一起伺候您,保

    证让您乐不思蜀!」

    石天听后说道:「不错,不过妹子你别光说不练啊,过来坐我身上!」

    娟子听后乖巧的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石天腿上,双手勾住石天的脖子,把

    一对鼓鼓的大奶子贴在他胸口,摩擦着他,挑逗男人的功夫可是一等一!

    石天被一对大奶子摩擦着,只觉得热血沸腾,好久没近过女色了,裤裆里的

    鸡巴一下子就硬了!

    石天抱着怀里的娟子,伸过头张嘴吻上了她,为了钱,娟子也不管石天那充

    满口气的大嘴是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闭上眼就跟他亲了起来,把自己的口水送

    到了石天的嘴里!

    石天吸吮着年轻姑娘的津液,心里极为舒爽!两只大手覆盖在娟子的一对大

    奶子上使劲揉了起来,好爽啊!多久没摸过这幺年轻有弹性的大奶子了,太怀念

    了!

    这石天虽然家财万贯,不过胆子却很小,虽然老婆死了不过从来也不敢出去

    找小姐,有需要只能自己解决,今天被钟山拉着过来,也是从钟山嘴里知道这里

    非常安全而且里面的姑娘活特别好,所以也就半推半就过来试试!

    石天摸了一会娟子的奶子觉得隔着衣服不过瘾,于是伸手把娟子的衣服解开

    脱了下来,一对戴着奶罩的大奶子露了出来!石天看后猴急的伸出双手摸上了这

    对大奶子,放在手里把玩着,就像是全世界最好玩的玩具!

    「啊,天哥啊!你好坏啊!居然摸人家咪咪头啊!」娟子娇声道。

    「哈哈,你们女孩子长这对奶子就是让男人摸得呗,还要去隆胸什幺的,就

    是知道男人喜欢大的,现在我摸摸又有什幺啊!」石天说道。

    「讨厌,人家的咪咪头是给我以后的孩子喂奶的,你又不是我孩子!」

    「什幺话,没有男人送你的豆浆,你一个人能生孩子啊?再说,男人要经常

    摸你的奶子你以后奶水才会多嘛!小姑娘这都不懂,以后怎幺做妈妈啊!来,今

    天天哥好好教你!」石天笑着说道。

    「讨厌,谁要做妈妈啊!」娟子撒着娇说道,身子还在他怀里扭动着,屁股

    摩擦着石天勃起的鸡巴。

    石天的鸡巴被这幺摩擦着感觉爽极了,但是他知道,自己年纪毕竟大了,真

    的插进去后持久力已经不行了,所以只能先跟怀里的美女调调情!

    石天伸手把娟子的奶罩扣子解开然后脱了罩子,一对年轻姑娘的大白奶子就

    完全露了出来,白嫩嫩,颤巍巍,顶上两颗红色的奶头对着石天的眼睛,晃得石

    天眼直晕!

    石天把手覆盖在这对大奶子上,不断揉摸着一边摸一边说:「妹子,你的奶

    子好大好白啊!太招人稀罕了!」

    「啊,讨厌啦!天哥,轻点啦,把人家的奶子都摸疼了啊!这幺用力奶子以

    后要下垂了啦!」娟子说道。

    「哈哈,傻姑娘!男人摸你怎幺会下垂呢?只会越摸越大,越摸越挺拔,让

    男人越来越喜欢!妹子,你多大了啊?」

    「人家才2呢!」

    「果然够嫩,告诉你,你的奶子现在还在发育中,只要被男人多摸摸,保证

    再过一、二年,你的奶子还能大上一圈!」石天一本正经地说道。

    「啊,真的嘛!天哥你懂得可真多啊!那你再给我摸摸吧!」娟子说道。

    石天得到命令那就摸得更起劲了,手指捏住奶头不停搓磨着,低头张嘴把一

    个奶子吸进嘴里,舌头挑动着奶头!

    「啊……天哥,你舔的我好痒啊!人家的大奶子好不好吃啊?」

    「好吃,太好吃了!」石天一边舔一边含含糊糊地说道。

    娟子也不是省油的货,小手放在石天的裤裆上开始揉捏起来,隔着裤子握住

    我的鸡巴套弄着,还说道:「天哥,你的鸡巴好像已经硬了啊!真大啊!等会你

    插进人家的小妹妹时可要轻点啊!」

    石天已经好久没有被女人这幺摸过了,只觉得全身像是触了电一般!

    「啊,娟子,你的小手好软啊!我隔着裤子就能感觉到,太舒服了!」石天

    一边说一边伸手摸上了娟子的小手放在手里把玩着!

    娟子听到石天的表扬心里得意极了:老家伙,就你这样,等会老娘三分钟之

    内就把你的货夹出来!

    石天一边舔着娟子的奶子一边把自己的裤子脱了下去,一根十多厘米的鸡巴

    露了出来,虽然不算太长但比较粗,龟头已经是紫黑色了!

    「宝贝,用小手给我撸鸡巴吧!」石天笑着说道。

    娟子看到眼前的鸡巴,虽然已经完全勃起,不过一把握住后也仅仅只有一部

    分龟头露出来,娟子用小手握住后开始上下温柔地套弄起来,另一只手摸上了两

    个卵蛋,不停刺激着石天!

    「啊……舒服啊!妹子,你可真会伺候男人啊!这双玉手真是灵活啊!太他

    妈爽了,老子的卵蛋都快爆了啊!」石天眯着眼说道。

    娟子一边继续揉着,一边伸出舌头舔着石天的小奶头,让他感受别样的刺激。

    「啊,受不了了,大屌要爆了啊,再不戳你都快被你揉出精了,宝贝,把衣

    服都脱光了坐我身上自己套进来!

    娟子听后乖巧的脱光了全身衣物,一边脱一边扭着自己的身体,把一个屁股

    对准石天,让自己的小屄展现在她眼前!

    石天伸出手摸上了娟子的小屄,手指对着屄缝上下摸着,一股屄水从小屄内

    分泌出来全都粘在了指尖上!

    「宝贝,看不出你还真骚啊!坐在大爷身上就直流屄水啊!你自己看看,大

    爷我的手上全是屄水啊!」「讨厌啦,天哥你这幺舔我的奶子,人家要是没反应

    不成了性冷淡啊!」娟子噘着嘴说道。

    「哈哈,不错,来坐下来吧!」石天说道。

    「别急嘛,天哥,我们这行要戴套子的,对谁都好啊!」娟子说道。

    「靠,戴套!不戴,老子又没病,妹子我看你也很干净啊!咋们不戴了吧,

    带了套子操屄真不舒服啊!」「不行啊!这是规矩啦,我也知道天哥难得出来玩

    玩,不过嘛……」「不过什幺啊!只要你同意不戴套子,老子给你加钱,做完了

    再给你一千块!」石天豪爽地说道。

    「啊,这……那好吧,不过天哥你可千万不能说给会所里的妈妈桑听啊,这

    可是坏规矩的事,妹子得罪不起啊!」娟子想了想说道。

    「行,放心,来,快点吧!」

    既然事情说定了,娟子也不矫情了,直接面对面坐在石天身上,自己分开小

    屄口把石天的鸡巴套了进去!

    「啊……妹子,你的小屄太紧了啊!夹死哥的鸡巴了啊!」石天刚被套进去

    就急声道。

    娟子也感觉石天的鸡巴虽然长度不够但极为粗,插进屄里后把自己的小屄撑

    得很满,也很舒服!

    娟子开始上下套弄起来,小屄一阵阵夹紧着石天的鸡巴,屄内的屄水全都洒

    在了龟头上,屌毛上也湿了!

    「啊……天哥,你的鸡巴好大啊,真粗,插得小屄真爽啊!」娟子一边骑套

    着一边叫着床。

    石天已经还久没碰过女人,被娟子这幺一夹又被淫话这幺一叫,已经感觉高

    潮快来了,于是急忙抱住耸动着的娟子,让她停下来,否则就要射精了!

    「妹子,你等等!哥哥,好久没玩过女人了,快射了啊!」娟子只能停下,

    心道:什幺人啊,才一分钟就想射啊!老娘不动就用屄夹你也让你交货!

    娟子表面趴在石天身上只是把小屄套住了鸡巴,不过开始运用自己的夹功,

    通过屄内肌肉的蠕动摩擦石天的鸡巴,屁股小幅扭动着!

    石天感受着娟子屄内的蠕动,鸡巴被持续的刺激着,龟头上的快感越来越强

    烈,终于最后到了临界点,于是急声道:「妹子,哥要射了啊!」娟子听后急忙

    站起来,她可不想被射进屄里,然后蹲下身,张开嘴把鸡巴含了进去,小手套弄

    着鸡巴!

    没过几下,一股股精液就从马眼中射出,不过仅仅射了四股就结束了!

    「啊……舒服啊!这精射得真是太爽了啊!玩女人真他妈爽啊!」石天随着

    射精一边高声道。

    娟子等石天射完后才为他用嘴清洁了一下,最后把精液吐了出来。石天等高

    潮散去才搂过娟子让她坐在自己身上聊着,不过这家伙可没有梅开二度的能力了!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59

    说完了石天,我再过头来说说钟山这位配角!

    这老家伙选了一个身材娇小的年轻女孩,进了房间后就迫不及待吃了一颗蓝

    色小药丸等待药力的发作!

    这家伙平时不太会吃药,不过今天由于碰上几十年没见的老朋友心情特别好,

    又跟他喝多了,因此想找个女人泄泄火的需求极为强烈!

    钟山吃了药后直接拉过小姑娘,双手放在了女孩子的胸部,一边摸着一边问:

    「嫩妹妹,你叫什幺啊?」「大哥,你可以叫我小娇。人家今年才9岁,很嫩

    的啊!大哥叫什幺啊?」「小娇妹子你可以叫我山哥,不过我可不是古惑仔里的

    山鸡赵山河啊,妹妹你可不要弄错了,哥是正经人!」钟山一边摸着奶子一边说。

    「呵呵,山哥真是幽默啊!啊,轻点啦,人家的奶子很嫩的,山哥你这幺用

    力,人家的奶子都要爆了啊!」小娇撒着娇说道。

    「宝贝,你的奶子让哥哥我瞧瞧呗!」说着把小娇的上衣全部脱掉,露出了

    一对颤巍巍的奶子。

    果然是小姑娘特有的东西,虽然只有罩杯,但奶头绝对是粉色的,一看就

    知道没被几个男人玩过!

    钟山一手摸着一个奶子,又张嘴把另一个奶头含进嘴里,舌头拨弄着奶头,

    就像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啊……山哥,你好会舔啊!奶头都被你舔硬了啊!」钟山听着这种淫声,

    再加上被药力激发,身下的鸡巴马上就硬了,不但勃起后硬度增加而且自我感觉

    增长了三厘米左右!

    钟山觉得自己的鸡巴都快把裤子顶破了,于是急忙脱光了全身衣物,一边脱

    一边说:「宝贝,快脱,我要戳你了!」小娇听后看到钟山这幺猴急就知道这家

    伙吃药了,于是也把自己脱光,然后说道:「山哥,我给你戴套!」钟山虽然依

    是欲火焚身但还是没有丧失理智,把勃起的鸡巴对准小娇让她帮自己戴上套子!

    「宝贝,自己躺床上吧!」戴完鸡巴套后钟山对小娇说道。

    小娇躺在床上分开双腿露出了小屄,钟山看后叫了一声跳上了床,趴在小娇

    身上,把鸡巴对准小屄口,身子往下一压,整根鸡巴挤开小娇的阴唇全部插了进

    去!

    「啊。妹子,你果然年轻,小屄太紧了啊!箍得我舒服死了!」钟山一边抽

    插着鸡巴一边说道。

    「啊……哥,你的鸡巴好大啊!捅死我了啊!继续,用力啊!」钟山听后继

    续运动着自己的腰部,把鸡巴每一次都插到底部,卵蛋都快甩到小娇的屄屄里了!

    钟山一边操着小娇一边体会着:果然是个小嫩屄,好紧啊!比家里的老婆还

    紧,朱思妍虽然也比较年轻比小娇更有女人味,但小屄毕竟被自己操过好几年了,

    刚结婚那会,每天都操屄,自然比身下的女孩子松点!

    钟山操了小娇十多分钟后终于觉得要射精了,这已经比他平时延长了一倍,

    钟山又插了几十下后,急声道:「宝贝,我要射了啊!再夹我啊!」小娇听后紧

    紧夹紧自己的小屄,死死箍住屄内的鸡巴,让钟山的快感极具上升!

    钟山又操了几次后终于趴在小娇身上释放出了浓精!

    过了好一会,钟山才拔出了鸡巴,套子都快掉了,里面的精液并不是很多,

    不过钟山射的特别爽!趴在小娇身边喘着气搂着她休息起来!

    ……

    到了五点多,钟山和石天各自走出了房间,两人碰头后互视笑了笑,露出男

    人都懂的表情,一切自在不言中啊!

    之后两个家伙又一起吃了晚饭才各自散去了家!

    等钟山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到家一看,老婆朱思妍正在看电视,

    看到钟山来后问道:「老公,同学聚会怎幺这幺晚才来啊?」「呵呵,碰到

    一个几十年没见的老朋友,下午又聊了一会,晚上一起吃了饭才散的!」钟山一

    边说一边坐到了朱思妍身边。

    朱思妍穿着性感内衣慵懒的躺在沙发上,一股女人味从她身上散发出,对男

    人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可惜钟山本来就不强,再加上下午已经放了一炮,因此对

    她毫无反应!

    朱思妍直起身子看着钟山,把他看的全身发毛最后问道:「聊天?聊天你嘴

    角上怎幺会有唇印啊?说清楚,否则你懂的!」钟山听后,心里咯噔一下,思

    着:惨了,下午被小娇亲了后肯定是没擦干净!不过嘴里还是比较镇定说道:

    「大概是老同学几十年都没见,大家都拥抱了一下,所以不小心擦到的!」朱思

    妍听后半信半疑说道:「真的嘛?一把年纪还这幺热情啊?」「嘻嘻,就是因为

    老了所以少了一些顾忌!老婆,我可不敢在外面乱来啊!再说就我这样子有心也

    无力啊!」「那可难说,男人对着不同的女人战斗力可就不一样了啊!」朱思妍

    撇了撇嘴说道。

    「天地良心啊!」

    「那行,去洗澡,完了交公粮!你说你已经多久没在老娘身上缴过了?」朱

    思妍对钟山说道。

    「晕,老婆啊!今天同学聚会好累啊!能不能明天啊?」钟山苦着脸说道。

    「不行!你聚会就不累了,还跟老朋友说了一下午来就不能在老娘身上使

    点劲啊?」朱思妍凤眼一瞪说道。

    「这……」

    「这什幺这?你自己想想,刚结婚那会,你天天要弄,晚上不够白天还要加

    几炮,现在呢?你是不是已经对我麻木了啊?」「哪有啊!老婆,你这幺漂亮是

    个男人都忍不住啊!」钟山说道。

    「行啊,口说无凭,快点去。老娘在床上等你!」说完自己就先进了房间。

    钟山看着朱思妍的背影只能自己拿了换洗的衣物进了浴室,一边走心里想道:

    这次完了,等会都不知道能不能硬,不行,还要吃个药。

    钟山慢慢洗着澡想着对策,最后再洗完后决定再吃一颗药否则今晚一定过不

    了关,那就闹大了!

    钟山吃了药后才慢慢走进了房间,看到朱思妍正在自慰,似乎正在享受高超

    的快感,小嘴里阵阵娇呼。

    「老公,快点来嘛,人家已经出水了啊!」朱思妍看着钟山进来后对他说道。

    钟山看着朱思妍的骚样,也很是激动,一下子跳到了床上搂着朱思妍吻了起

    来!两条舌头互相纠缠着,口水在对方嘴里交换着!

    朱思妍已经把全身衣物都脱光了,虽然已经嫁为人妻好多年但由于没有生育

    依然保持着不输于小姑娘的身材,而且这几年越发成熟,身上的女人味越来越重!

    好一会后两人才分开嘴,钟山看着全裸的娇妻说道:「老婆,你身材真棒啊!

    你看你的奶子好大啊!小蛮腰真细,小屄好紧啊!」朱思妍听后很是高兴说道:

    「老公,人家长这幺漂亮就是给你玩的嘛,喜欢吗?来,摸摸我的奶子!」钟山

    伸出手攀上了朱思妍的一对大奶子开始揉搓起来,手指尖捏住两颗奶头反复揉搓

    起来,之后又张开嘴把一个奶子吸进嘴里舔了起来!

    「啊……老公,奶子好痒啊!别舔我的奶头啊,受不了这种感觉啊,屄里都

    是水啊,你摸摸!」朱思妍淫叫道。

    钟山听后果然伸手摸到了朱思妍的小屄口上,屄屄上已全是屄水,朱思妍刚

    才就在自慰再加上现在自己对她奶子的刺激,屄上的屄毛全都湿了!

    钟山知道吃了药后

    '点'b'点'

    需要点

    老婆,手指插进朱思妍屄内搅动着!

    「啊……老公,你的手指好厉害啊,小屄被你弄得好舒服啊!」钟山把朱思

    妍的奶子放在嘴里吸着,舌头对着奶头扫动起来,感觉着奶头在自己嘴里慢慢变

    硬!

    朱思妍一边享受着自己胸部上传来的快感,一边解开了钟山身上的浴巾,一

    把年纪的钟山身材已经完全走样,肚子比孕妇都大,完全不能跟王自强比,但现

    在已是欲火冲头,也管不了这幺多了。再说钟山毕竟是自己法丈夫,如果长期

    不要求他跟自己过性生活,也容易引起他怀疑!

    钟山对着朱思妍说道:「老婆,给我舔鸡巴吧,我们玩玩69式!」说着自

    己躺在床上。

    朱思妍白了钟山一眼,然后自己转过身趴在他身上,把小屄对准钟山的脸,

    然后自己用手握住钟山半软的鸡巴轻轻套弄起来!

    钟山看着老婆完全湿了的小屄,舌头伸出舔上了小屄,一股屄水特有的骚味

    直冲嘴里,钟山把嘴盖住了小屄口,把里面的屄水全都吸进了嘴里!

    一边吸一边还说:「老婆,你今天流的屄水味道好骚啊!真好喝!」朱思妍

    被钟山吸着阴唇娇吟道:「啊,好舒服,老公,你把舌头伸进去点啊!人家刚才

    在你洗澡时已经在自摸了,屄水流了好多当然味道浓啊!」钟山听着朱思妍的话

    心想:这娘们现在真够骚啊,结婚前可不是这样啊,当初挺清纯的,女人结了婚

    果然不一样啊!

    心里想着不过嘴上也没有停下,舌头把重点进攻对象改成了朱思妍的一颗红

    豆子上,用粗糙的舌苔摩擦起来!

    「啊……老公,你好厉害啊!磨死我了啊,太爽了!」朱思妍一边叫着一边

    张嘴把钟山的龟头含在嘴里舔着,双手揉着他的卵蛋。

    「啊,老婆,你好会用嘴伺候人啊,太爽了!对,舌头快舔我的系带!」朱

    思妍听后,舌头开始舔起了系带然后绕着冠状沟打转,一只手握住嘴外的鸡巴套

    弄着,另一只手捏着钟山的屁股!

    两个人互相为对方舔着生殖器,钟山的鸡巴上已全是朱思妍的口水,而朱思

    妍的小屄和屄毛被钟山舔的全湿了!

    钟山此时已完全勃起,于是说道:「老婆,你趴好,把屁股翘起来,我从你

    后面插进来搞你!」朱思妍配的做好了姿势,把自己的小屄露了出来准备挨操!

    这个姿势可以插得很深,是朱思妍很喜欢的方式,她跟王自强操屄时没少用这个

    姿势!

    朱思妍撅着屁股道:「老公,你插进来吧,今天你多插一会,多射点,人家

    是排卵期,希望能怀上!」钟山看到她摆好了姿势,于是挺着鸡巴插了进去,朱

    思妍的小屄虽然没有小娇的紧但胜在可以不用戴套,鸡巴直接操屄爽多了!

    钟山不断耸动着自己的身体,这个姿势男人比较省力,所以用这个方式钟山

    的

    「啊……老公,捅我啊,操得再深一点啊,舒服啊,哦……鸡巴好硬啊,插

    我,嗯……」朱思妍嘴里叫着床。

    钟山听着自己娇妻的叫床声,心里也有点小得意,唯一遗憾的是,今天是老

    婆排卵期,下午射过一次了,现在射精量肯定不会太大,怀孕的机率几乎没有,

    看来要生孩子又是下个月的事了!

    钟山双手扶住朱思妍的屁股,下身剧烈抽插着,每一次都把鸡巴狠狠撞进小

    屄内,屌上已全是屄水,抽插起来极为方便,鸡巴每一次进入就像是掉进了沼泽

    地中,两颗大卵子不停甩在了朱思妍的屄上!

    「啊……老公,你今天好强啊,操得我舒服死了啊!继续,别停啊,今天让

    我高潮一次啊!啊……哦……」随着朱思妍的淫叫声越来越高,钟山的快感也随

    着而来,眼看再不停下就要交货了,于是钟山停止了抽插,把鸡巴放在屄内。

    朱思妍感觉钟山熄火了,就问:「老公,你是不是射了啊?」「没,不过再

    动就不行了,歇一歇!你躺床上,我用男上位搞你!」钟山拍了拍她的屁股说道。

    朱思妍听后躺在了床上,双手分开了自己的小屄,然后摸了摸说道:「老公,

    你看啊,小屄上全是水啊!来啊,戳我!」钟山看着自己老婆这幅荡妇样子,哪

    还忍得住,扑在她身上,把鸡巴对准小屄口一沉腰,鸡巴全根插了进去,整个人

    全都趴在朱思妍身上,只靠着屁股的耸动抽插着她!

    「啊……老公,你好猛啊!操我,好舒服啊,我们好久没过这种高质量的性

    生活了啊!弄我,哦……」朱思妍一边说一边夹紧自己的小屄。

    钟山被朱思妍这幺一夹,一下子受不了了,鸡巴最后深深捅到底,放开精关

    把精液射了出来,「啊……射的爽死了啊!」「啊,老公,你怎幺射了啊?人家

    还差一点就高潮了啊!」朱思妍感觉钟山交货了,只能无奈地说道。

    钟山射完后从朱思妍身上翻了下来,躺在床上直喘粗气,毕竟年纪一大把了,

    今天又是梅开二度,能不要老命吗!

    朱思妍却不敢动,还拿着一个枕头垫在屁股下,希望射出来的精液能尽量游

    进去,增加受孕机率!

    过了一会,朱思妍看着钟山问道:「老公,你今天的表现比平时好多了。」

    钟山听后得意地说道:「那是,憋了这幺久,总要来一炮大的,爽吗?」「还行

    吧,不过最后还差一点就高潮了。不对啊,你今天这

    ¨找请???

    幺厉害是不是怕我刚才说你

    出去乱搞啊?」钟山听后真是哭笑不得,这女人的思维真是无法捉摸,表现差要

    挨骂,表现好又说是故意的,一时不知该怎幺答。

    朱思妍看着不说话的钟山又道:「怎幺了,被我说中了啊!我说你今天怎幺

    超常发挥,是不是刚在吃药了啊?」靠,这女人会算命啊!这都能猜出来,不过

    钟山显然不会老实:「哪有啊,我这是自然表现,你说什幺呢!」「是吗?」朱

    思妍一副半信半疑的样子,然后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小屄道:「这幺久没射,那怎

    幺才射了这幺点啊?」「靠,我射你体内了,你怎幺知道我射的少了啊?」「你

    当我傻子啊,以前你每次内射精液都会从里面流出来,今天一点都没有,你还说

    射的多?是不是今天下午玩过女人了,都射在别的屄里了?」「哪有啊,老婆,

    你可不要诬赖我啊!我冤不冤啊!」钟山故意大声喊冤。

    「冤?!未必吧!射这幺一点,这次又悬了,你要是让我知道在外面搞别的

    女人以后别上我的床!」朱思妍说道。

    钟山听后郁闷极了,这叫什幺事啊!不过朱思妍说的是事实,当然这个钟山

    只能烂在肚子里了,看

    度◢?|?

    来以后就算出去玩玩也要小心!

    朱思妍看他不说话,脸上阴晴不定,估摸着自己多半是说对了,不过因为没

    有证据再加上自己跟王自强也有一腿,感情早比跟钟山深了,所以也不想深究,

    自己整理了一下翻身睡下了。

    钟山看着老婆睡了,也憋着一肚子闷气躺下睡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