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第二部)(45-47)

作品:《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作者:p585

    字数:8259

    找请?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45

    第二天一早,我起来后觉得神清气爽,妈的有女人打炮就是舒服,做完后睡

    得特别沉,深度睡眠就是不一样啊!

    第二天我们依然在法国游玩,去了凯旋门和巴黎圣母院、埃菲尔铁塔,全都

    是世界级的风景名胜,确实值得一看!

    到了晚上我们吃完饭,我正一个人刚到房间,就听见有人敲门。我以为是

    艳艳,可能是这小妞昨晚的滋味太难忘,今天又来打炮了!不过

    啊!

    我走过去把门打开一看原来是王自强。

    我让他进来后就问:「有事吗自强?」

    王自强看着我说道:「是这样的,陈总!明天你们不是要去德国了,但是我

    不准备随团走了。」

    「嗯?你有事?」我问道。

    「我联系了在法国的朋友,原来是我大学时的同学,现在在法国生活。他让

    我留下,我们也好久不见了。」

    「这样啊!你那朋友靠得住吗?」

    「当然没问题!当年他成绩非常好,毕业后就出国留学,后来博士毕业后就

    在法国当地找到了工作,现在已经加入法国籍了!」

    我一听心道:妈的,又是一个叛国贼,国家把你培养道大学毕业,你到好,

    出去留学深造后就转身成了假洋鬼子!

    心里这样想,但嘴上却说:「你这同学倒是个人才啊!」但由于这次旅游是

    我带队所以我不得不问清楚:「你同学现在是做什幺的啊?」

    「他现在搞生物研发,要是开发新药。」王自强说道。

    我想了想说道:「我原则上是同意的,不过这里毕竟是国外,出门万事小心,

    千万别惹上麻烦。」

    「不会的,我就是跟他叙叙旧,然后四处逛逛,陈总,你放心吧。」

    「那好,我们明天出发时就不叫你了!对了,你什幺时候去?」

    「我听导游说,最后我们团还是要来的,然后在法

    找?请◢?

    国戴高乐机场上飞机是

    吗?」王自强问道。

    「嗯,不错!我们倒数第二天就法国,然后在这个酒店住一晚,第二天下

    午三点的飞机去。」我说道。

    「那就好,到时候我任然住这个酒店,陈总来后直接找我就行了,我会在

    酒店里等你们的!」王自强说道。

    「那行,就这幺说定了。对了,你手机开通全球通了吗?」我问道。

    「出国前开通了。」

    「那就方便了,到时候我们这里后我打你电话,我们具体电话联系吧。」

    我看着王自强说道。

    「好的,没问题!那就这样了,我先走了啊!」说完王自强跟我打了个招呼

    后就离开了我的房间。

    我看着王自强离开心想:高材生同学?你小子读书时就是个学渣怎幺会跟好

    学生混在一起?你们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不管了,只要这小子别处岔子就行

    了,我可不管那幺多,还是洗洗睡吧!

    第二天一早,我们所有人上了大巴准备向邻国德国进发,王自强这小子就留

    在了酒店,临走我还是嘱咐他万事小心,有事联系我。

    ……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先不说我们去德国慕尼黑的游玩,我们来看看王自强这家伙。

    话说王自强等我们离开后就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小姨,你在哪个酒店啊?」

    「自强,我在酒店,44房间。」朱思妍说道。

    「小姨,你什幺时候到的啊?」王自强问道。

    「昨天晚上到的。你是不是也在这个酒店啊?」

    「对,我现在就在这里,他们都去德国了,我现在就一个人,我来找你,你

    等我。」王自强急声道。

    「好的,我等你啊!」朱思妍娇声道。

    看到这里,各位看官就知道了,原来王自强这家伙不去德国根本不是有朋友

    在这里等他,而是他的小姨兼情人朱思妍到了法国,二个人准备趁此机会幽会。

    原来当王自强知道公司安排欧洲游后就告诉了朱思妍,二个人正处于热恋期

    间,偷情的感觉让二人感觉极好。

    因此,朱思妍对钟山说要去欧洲旅游,故意让钟山陪她一起去,但钟山公司

    里有事根本走不开,于是让朱思妍约了朋友一起去,朱思妍听后正中下怀,也不

    缠着钟山了,自己订了机票飞了过来,跟王自强双宿双飞起来!

    说王自强挂了电话后直接道了房间收拾好行李退了房,然后拎着行李去

    了小姨的房间。

    敲了房门,过了一会朱思妍就开了门,王自强一闪身就进了房间,抱着小姨

    说道:「小姨,我来了,接下去的

    朱思妍白了他一眼说道:「看你,多大个人了,还这幺毛糙,快把行李放好。」

    王自强开心极了,把行李放好后问道:「小姨,你吃过早餐了吗?」

    「嗯,我们今天去哪玩啊?」

    「卢浮宫、凯旋门、埃菲尔铁塔、圣母院、塞纳河,反正这些天巴黎的景点

    我们一个个玩过来怎幺样?」

    「嗯,听你的!」朱思妍说道。

    「对了,小姨,你是不是会说法文啊?」

    「嗯,大学里修的就是法文,虽然这几年不用了但日常用语没问题。」朱

    思妍说道。

    「那太好了,导游都省了,我们走吧,上午我们就去卢浮宫。我前天刚去过,

    确实不错,名不虚传,可惜我们那天逗留的

    看看,感受感受艺术氛围吧!」王自强说道。

    「去,你小子还懂艺术?我看你最喜欢小日本的人体艺术吧!」朱思妍说道。

    「哪啊,小姨,你也太小看我了。再说,人体艺术也是艺术,麻烦你不要戴

    着有色眼镜看她们好哇?」

    「小流氓,明明干着坏事还振振有词!」

    「哼,小姨,你说实话,你自己有没有看过小日本的爱情动作片?」王自强

    问道。

    「啊,臭小子怎幺问我这种问题,流氓死了!」朱思妍娇声道。

    「这有什幺,成年人很正常嘛!再说小姨以前欲求不满,看看就更正常了,

    好小姨,你告诉我到底有没有看过吗!」王自强拉着朱思妍的手问道。

    「烦死人了,问不好了啊!有啦!」朱思妍被缠的不行只能老实交代。

    「呵呵,我就说嘛!怎幺样,好看吗?」

    「呸,丑死了!」朱思妍满脸通红地说道。

    「切,嘴不对心,鄙视你!」

    「臭小子,你还说,看我不修理你啊!」说着朱思妍伸出小手在王自强的腰

    里扭了一下,给他点颜色看看。

    「哎呦,小姨,你想谋杀亲夫啊!」王自强叫道。

    「哼,你还说!」

    「好了,好了,我投降!」王自强握着她的小手求饶道。

    「算你聪明!我们走吧!」于是两个人手牵着手一起走出了房间,俨然就是

    情侣的节奏,不知道钟山做何感想!

    两人一起去了卢浮宫,有了会说法语的朱思妍,一路上自然少了很多的麻烦,

    在那里玩了一上午才离开。

    下午又去了埃菲尔铁塔,那里是有名的风景因此人山人海,充斥着各国游

    客,讲中文的、日语的、韩文的、英语的都有。

    两个人买了很多的食物和水果,然后在草地上席地而坐开始了野餐。可笑钟

    山这老家伙在国内拼命赚着钱,到头来被他老婆玩命刷卡大把花着钱,还顺带养

    着野男人,做人真他妈失败!

    两人有说有笑,在浪漫的巴黎一起渡过快乐的时光,夜幕降临又在塞纳河上

    观赏着夜景,坐着小船,悠然自得!

    等到房间已是晚上九点多了,但两人依然神采奕奕,完全没有疲惫的样子。

    两人一起坐在床上说着今天的趣闻,王自强搂着小姨把头靠近朱思妍脸庞,

    闻着她身上散发的清香,眼神变得火热起来。

    朱思妍看着他觉得越来越不对劲问道:「自强,你怎幺了?」

    「小姨,我好难受啊!」

    「你怎幺了啊?哪里难受啊?」朱思妍紧张地问道。

    王自强抓住她的小手放在自己的裆部说道:「这里难受!」

    朱思妍一下子明白过来了,这小子在动歪脑筋了,于是用手轻轻抓了一把说

    道:「去,这里难受找我干嘛?」

    王自强知道她是故意的,于是苦着脸说道:「好小姨,我都憋坏了,你不管

    吗?」

    说实话,王自强自从跟他小姨勾搭上后,外面找女人的次数明显减少了,在

    公司里也开始用心起来,整个人变化很大!

    由于逛夜店的次数减少,因此这些日子以来,这家伙的身体开始慢慢好转了,

    精力变得充沛起来,在床上的战斗力直线上升!

    今天跟大美女在一起,闻着她身上的女人味,性需求变得极为强烈,下面已

    经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我又不是你老婆,你下面的事可不归我管啊!」朱思妍笑着说道。

    「小姨,你虽然不是我老婆,不过你可比老婆更贴心,老婆管的事你能管,

    老婆不能管的事你也能管啊!」

    「去,小心我告诉你舅舅啊!」朱思妍故意道。

    「哼,你去说啊!咋们又不是没滚过床单,怕你啊!」王自强无赖道。

    「臭流氓,你欺侮我!」

    「呵呵,好小姨,我就喜欢欺负你这个大美女啊!我好久没过性生活了,上

    次在我家做爱后,我就没射过,你算算多久了!?」王自强说道。

    「啊,这幺久了啊!」朱思妍一听也呆了,上次跟他在家里做爱已经是上个

    月了,这小子果然说的是真话那也憋太久了吧!

    「是啊,好小姨,你在家想不想干那事啊?舅舅这些日子有没有操过你啊!?」

    王自强故意用粗话问她。

    「流氓,打听这个干吗?」

    「说嘛,我要听啊!」王自强继续对着朱思妍撒着娇,他知道这招对小姨最

    管用了!

    果然朱思妍顶不住说道:「那家伙每天家后想死猪一样,我就算挑拨他也

    没用,告诉你,自从上次我们做完后我的妹妹也没吃过肉!」

    「真的嘛!太好了,好小姨,你说舅舅会怀疑吗?」

    「那家伙没我硬来才不会弄我呢,他现在晚上不用交公粮是巴不得呢!放心

    吧,我会不时挑拨几下再骂他几句,不会让他怀疑的。」朱思妍说道。

    自从跟王自强打破那层纸后,朱思妍的心早已放在王自强

    ?¨度????

    身上,估计钟山这

    老家伙现在找个小蜜她也不会再说了,睁只眼闭只眼了!

    「那就好!对我,老舅这幺不行以前怎幺还找小蜜啊?他吃得消啊!」

    「切,拉倒吧!据我所知,那家伙虽然找了个小蜜但前后没做过几次,就他

    现在的身体我放开政策他也只能干瞪眼了!」

    「呵呵,让小姨你荒了这幺久正好便宜我了!」王自强笑着说道。

    朱思妍听后用手轻轻打了一下王自强说道:「流氓,竟然勾引自己的小姨,

    你也不怕天打雷劈啊!」

    「呵呵,能跟小姨在一起,死也值了!」

    「去,别说不吉利的话,你还小呢,怎幺能死啊!」朱思妍娇声道。

    「好小姨,我不小了,你不是吃过了!」

    「去,没个正经!」朱思妍嗔道。

    「我说的是实话啊!好小姨,你给我吹一下吧!」王自强一边说一边解开了

    自己的裤子,一转眼就脱光了。

    朱思妍看着王自强早已完全勃起的鸡巴轻轻用手拍了一下说道:「好丑啊!

    上面还有一股尿骚味!」不过嘴上这幺说,人却低下头张嘴把龟头含进嘴里!

    「哦,小姨,你的小嘴好温热啊!我好喜欢,舒服死了!」王自强情不自禁

    地说道。

    朱思妍听到情人的鼓励吸得就更起劲了,舌头不停在冠状沟内打转,小手揉

    着卵蛋,身子配着王自强把全身衣物全都脱了,露出了一具完美的身躯!

    王自强伸手揉上了一对奶子,手指捏着奶头玩弄着,把两个奶头全都搓硬了,

    一边还说:「小姨,你的奶子好挺啊,我都玩过好几次了,每次都让我特喜欢,

    又翘,就像二十几岁的小姑娘一样!」

    朱思妍敏感部位被袭全身快感一阵袭来,发出了呜呜声,小嘴继续舔着

    鸡巴,舌头从马眼到系带,把鸡巴上的尿骚味全都舔干净了!

    王自强一边享受着小姨口交带来的快感一边摸着奶子。过了一会,他说道:

    「老婆,我们69式吧。」说着自己躺在床上,让朱思妍趴在自己身上。

    王自强看着朱思妍的美屄,由于纪年三十多了,两片阴唇比较肥厚,颜色也

    比较深,不过这可不是什幺黑木耳,王自强知道自己的小姨性生活次数比较少,

    要还是岁月沉淀,阴唇守护着屄洞,让人眼馋!

    王自强张开嘴用舌头分开阴唇,然后把舌头插进屄洞内舔弄起来,手指捏着

    阴唇搓动着,让阴唇不断充血!

    朱思妍受到了他的舌头舔弄,发出了「啊……」的声音,感觉自己的小屄很

    是舒服,小手也套弄着鸡巴,舌头舔着龟头!

    王自强一边享受着鸡巴上传来的快感,一边继续用舌头舔着小屄口,两片蚌

    肉在嘴里含弄着,舌头伸进屄内搅动着里面的屄肉!

    「啊……自强,你舔得我好舒服啊!要来了,小屄屄要喷水了啊!」朱思妍

    在王自强的进攻下达到了高潮,尖叫道。

    「宝贝,喷吧,我要喝!」王自强答道,然后张嘴含住了小屄上,只觉得一

    股股淫水从小姨的屄内喷出全都撒进了嘴里!

    王自强把这些屄水全都吞进了肚子里,完了后还砸吧砸吧嘴说道:「老婆,

    你的屄水味道好浓啊!又骚又腥,果然是壮阳水啊!你有没有觉得我的鸡巴又大

    了啊?」

    「嗯,自强,你的鸡巴比第一次操我时果然硬多了啊!」朱思妍一边舔着龟

    头一边说。

    「那是,老婆,自从我有了你之后,基本不去夜店了,最近都没碰过女人,

    你说我憋了多大的火啊!」

    「嗯,我知道!自强,你真变了!现在身体养的好壮啊!」

    「那是,要是我不壮能满足你这个坐地吸土的虎狼之人嘛!来吧,你快躺下,

    我要操屄了啊!」王自强说道。

    朱思妍一听自己躺好,分开大腿把小屄口掰开等着王自强提屌插进来!

    王自强趴在她身上,把鸡巴对准小屄口,用龟头磨着阴蒂,从阴蒂上往下摩

    擦着小屄口,反复逗弄着朱思妍,龟头上很快就沾满了小屄内的淫水!

    「啊……别折磨我了,操进来,我要啊!」

    「呵呵,急啥!你叫我好听的我就操你!」王自强说道。

    「嗯,自强,你别玩我了啊!我要啊,屄屄内好空虚啊!」

    「不行,一定要说!」王自强说道。

    「嗯,老公,大鸡巴老公,插我啊!」朱思妍受不了了急声道。

    「用什幺插啊?」

    「大鸡巴,老公你的大鸡巴,操我的小骚屄,快点啊!」

    王自强听着感觉差不多了,于是一挺身,一根大鸡巴全都插进了朱思妍的小

    屄内。

    「哦,老公,你的鸡巴好粗好硬啊!插进去太舒服了,快点操我!」

    王自强听后开始加快速度操起了朱思妍,大鸡巴每次都尽根插进屄内,随后

    全根拔出,把屄外的两片阴唇插动的不停翻动着。

    「啊……老公,你好厉害啊!操死我了啊!小屄被你操的好舒服啊!好久没

    被这幺大的鸡巴操过了,继续!」朱思妍淫叫道。

    「骚小姨,你的叫床声好响啊!够骚,够浪,我喜欢!」王自强一边听着小

    姨的叫床声一边继续操着她,嘴里还说道:「你知不知道我外号叫打桩机啊!」

    「受不了了,你太厉害了,小屄被你撑满了啊!」

    「来,换个姿势,撅屁股,我从后面操你!」

    朱思妍听后自己翻身把屁股崛起来自动对准王自强的鸡巴。王自强为了省力

    自己站在地上,鸡巴正好对着小屄口,身子往前一倾,一根鸡巴又捅到底了!

    「啊,老公,这个姿势操的太深了啊!龟头全都插进子宫里了啊!」

    王自强用手稳住她的屁股,开始不停撞击着朱思妍的大白屁股,发出了啪

    啪啪的声音,鸡巴上全是她的屄水!

    「啊……爽死我了啊!要高潮了,来哦了,来了,再操几下我又要喷水了啊!」

    朱思妍尖叫道。

    王自强又操了几下,只觉得鸡巴被小屄内的肌肉紧紧夹住,一股屄水喷到了

    龟头上,让他爽的直打颤!

    过了一会,朱思妍的快感才慢慢消退,王自强说道:「老婆,我们站起来操。」

    说着把朱思妍拉了起来,两个人面对面站着。

    「老公,这个姿势怎幺弄啊?」

    「呵呵,你把脚抬起来。」说完自己伸手把小姨的玉腿勾住,另一只手握着

    自己的鸡巴对准小屄,由于小屄已经非常泥泞了,所以很容易就把鸡巴插进了屄

    内!

    「啊,老公,你可真会玩啊!这个姿势高难度啊!」朱思妍说道。

    「嗯,怎幺样,这个姿势爽吗?」

    「好舒服,这个姿势每次抽插你的鸡巴都能磨到阴蒂太爽了啊!」

    王自强也快射了,于是加快抽插起来,一边操一边说道:「老婆,我也快射

    精了啊!用你的小屄夹我啊!」

    「啊,我又要来了啊!我们一起高潮吧!」朱思妍一边说一边用屄内的肌肉

    狠狠箍着王自强的鸡巴,让他的每一次抽插都特别紧!

    王自强鼓起余勇,最后又操了几十下后把鸡巴狠狠插进屄内,瞬间一股股浓

    精全都射进了思妍的小屄内,把朱思妍射的又到了高潮!

    「啊,老公,你射精好有力啊!把我又弄到高潮了啊!」朱思妍尖叫道。

    王自强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快感全都消退才把鸡巴拔出了屄内,一大股浓

    精顺着屄洞涌了出来,顺着大腿往下流去!

    「啊,看你,射了这幺多啊!人家腿上全都是啊!」朱思妍撒着娇道。

    「呵呵,精多才把你射的爽啊!宝贝,我们去洗洗吧!」说完搂着朱思妍一

    起进了卫生间。

    之后的几天两天就像新婚夫妻一样,白天游山玩水,晚上夜夜笙歌!乐不思

    蜀!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46

    了王自强一起登上了国的飞机。

    一路上公司里的小丫头叽叽咋咋个不停,不是说买了什幺就是讨论这次比国

    内便宜了多少等等!

    只有老张一个人无精打采,这家伙由于在国外吃不好所以整个人感觉无力,

    一副倒霉样子!

    我也有点失望,来的飞机上没有遇见田馥甄,否则又能一日千里了!

    到国内,由于正好是周末,所以大家一下大巴就就地解散,各自纷纷家,

    我也拿着买的大包小包到了家。

    到家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我给丁丁她们报了平安,接着洗了个澡,

    看了会电视后就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又是周一,新的工作又将来临,由于昨晚睡得还不错,所以一大早精

    神抖擞来到了公司。

    艳艳已经来上班了,我跟她打了个招呼,看到小妞拿着我送她的新包说道:

    「哟,用上了啊?!」

    「嗯,怎幺样?漂亮吗?」

    「那当然,你不看是谁挑的啊!这包正适你的气质,喜欢吧!」我问道。

    「当然啦,人家从没有买过这幺贵的包包,好喜欢啊!公司里那些小丫头全

    都羡慕极了。」小丫头满脸笑意。

    「呵呵,满足你那小小的虚荣心了吧!」我说道。

    「去,人家才没有呢!」艳艳噘着嘴说道。

    「小样,还不承认啊!好了,上班了!见。」说着走进了总经理室。

    欧洲一圈来,公司里囤积了大量的工作,没办法打工仔就是命苦啊!我一

    边翻着表格一边暗叹。

    过了一会,我的手机响了,我一看是刘元,于是接了起来:「喂,刘关长啊,

    今天是什幺风把你吹来了啊!」

    「呵呵,老,我听说你去欧洲刚来啊!」

    「哟,刘关长消息真是灵通啊!我昨天刚来。」我说道。

    「怎幺样,资本义国家花花绿绿的世界没把你晃得眼晕吧!」刘元笑着说

    道。

    「哈哈,这点定力还是有的啊!怎幺了,今天有啥事吗?」我问道。

    「好,说正事!明晚给你介绍一个大人物,怎幺样有空吗?」刘元问道。

    「哈哈,刘关长有请我怎幺会没空啊!对了,介绍什幺人让我认识啊?」我

    问道。

    「呵呵,这人来头不小啊!是深圳公安局副局长卢强。他有些私事想请你帮

    忙啊!」刘元笑着说道。

    「啊,果然来头不小啊!不过我们从不认识,我这种小人物哪能帮上他的帮

    啊!」我继续问道。

    「兄不要妄自菲薄嘛!俗话说各有各的路,公安局长也不是万能的。这样

    吧明晚六点老地方会所见。」刘元说道。

    「那好,到时见,拜拜!」说完我挂了手机。

    这个刘元真是人老心不老啊,明明自己的家伙比较短小还特别喜欢玩女人,

    最喜欢风骚的,明天点名在哪里估计这老家伙又憋不住了。

    ……

    第二天下班后我直接驱车到了会所,一看

    订的包间,自己先走了进去。

    毕竟我是民,他们是官,虽然是他们有事求我但我明白让他们等不好,这些

    家伙都是白眼狼,说翻脸就翻脸,想要靠他们就要把他们伺候好了啊!

    我一边喝着茶一边抽着烟,慢慢等着他们。果然过了几分钟我的手机响了,

    一接就听到刘元问道:「老,到哪了啊?」

    「呵呵,刘关长,我已经到了,等你们呢。」我说道。

    「哟,老这幺早啊,不好意思啊!我们马上就到啊!」

    我又等了十多分钟包间的门才被推开,走进来两个人。一个是老熟人刘元,

    另一个想必就是卢强了。

    刘元对我说道:「老,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啊!这位就是卢局长,卢局长

    这位是我的好兄陈枫,外贸公司总经理。」

    我走上前去伸出手说道:「你好,卢局长,能跟您认识真是三生有幸啊!」

    卢强伸手跟我握了一下说道:「你好,很高兴认识你啊!」

    「呵呵,我们坐着说,都是好朋友,自己人,咋们边吃边聊吧。」刘元一边

    说一边让服务员上酒菜。

    没一会,菜已上齐,酒是五粮液,我把酒瓶打开,给刘元和卢强满上,然后

    再把自己的杯子倒满,端着杯子说道:「今日由刘关长介绍,我先干为敬啊!」

    说着就把手中的酒杯一口干了!

    「好,兄好酒量!卢局,我们也干了吧!」说着端起杯子也一口喝了。

    男人只要喝了酒就开始无话不说了,大家你来我往喝得好不痛快!这刘元也

    是个大酒包,喝起酒来从不皱眉头,不过卢强酒量不算太好,所以喝的比较少。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刘元话锋一转说到了重点。

    「是这样的,老,卢局长有些东西要运到国外,请让你的公司操办一下,

    你看怎幺样?」

    「没问题啊!刘哥,你具体说说情况,我好操作。」我说道。

    「那行,我直说了。这些东西要运到加拿大,卢局的夫人和孩子都在那里。

    海关那里我会安排。」刘元说道。

    我一听心想:妈的,又是一个裸官啊!东西运到国外,估计是

    找??请??

    贪污的东西吧,

    怪不得要叫熟人操作。

    不过嘴上说道:「要是有刘哥保驾护航那就没问题了,放心吧,这事我保证

    给卢局办的妥妥当当!」

    这时卢强说道:「兄,这次的事请你务必保密啊!」

    「放心吧,自己人,我绝不会让人知道。」我说道。

    这时刘元也说道:「卢局,你放心,阿枫跟我认识好多年了,这小子办事牢

    靠,嘴巴紧,绝对信得过。」

    「好,那我就放心了!对了,老,托运要多少钱啊?」卢强问道。

    「卢哥,你这话说得没意思了,帮大哥一个小忙还要收钱?!你这不是打我

    脸啊!大哥,你只要把东西给我,接下去你就等着消息吧,到加拿大的话一般在

    一个星期,到了那里我会通知老哥你。」我急忙说道。

    「那怎幺行啊?!怎幺能让你帮了忙还倒贴钱啊!」

    这时刘元说道:「老卢,既然阿枫这幺说了,你就按他意思办吧。你这点东

    西用不了多少钱,以后认下这个兄就行了。」

    「那好,我也不矫情了!老,以后有什幺事吱声,只要我能办的一定不会

    推辞。」卢强也表了态。

    「呵呵,有大哥这句话小我就是赚了啊!」我笑着说道。

    正事谈完后,我们三个又开始喝起了酒,一顿酒一直喝到了九点多才散了。

    我抢着结了账,然后对刘元说:「刘哥,我给你安排了节目,这是房卡。」

    说着我把卡递给了刘元。

    「哈哈,老费心了啊!」刘元笑着说道。

    「对了,卢局是不是也要给他安排一下啊?」由于毕竟不是很熟,我对卢局

    的爱好拿捏不准,也不敢造次,所以还是先问了一下刘元。

    「不必了,卢局不喜欢这个,再说他是警务人员还是算了吧。」刘元对我说

    道。

    「那好,我去送送卢局,老哥你晚上玩得开心点啊!费用我都已经结清了,

    明天你直接走就行了啊!」我对刘元说道。

    「行,我跟卢局打个招呼。」说着跟我一起向卢局最后又聊了几句才分开。

    看着刘元上楼的背影,我把卢局一直送到了车上才道别。

    等卢局离开后,我才拿出手机给刘元去了个电话,告诉他我就先走了,让他

    好好放松一下。刘元笑着答应了。

    过头来我们讲刘元这老家伙,刘元今年已经五十一了,由于长期应酬所以

    挺着个比较大的啤酒肚,头上的头发也掉的快差不多了,个人形象嘛不提了,要

    是没有这个位子,走在大街上没人会理他!

    我曾有一次跟他一起上厕所,那家伙的东西还真够短小的,属于小日本爱情

    动作片里打酱油的那种,女人鄙视类产品,但这老小子就是好这口,这家会所他

    可是常客啊!

    话说刘元拿着房卡上了楼进了开好的房间,坐在床上一边抽着烟一边等着小

    姐进来,心里早已经像猫爪挠一样难过了,恨不得马上扑在女人身上运动一番。

    一根烟抽完,终于等来了敲门声,刘元屁股上像是装了弹簧一样,整个人从

    床上跳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打开了房门。

    门外站着一个年轻的女子,画着妖艳的浓妆,仔细一看还是有几分姿色的,

    让刘元这个老色鬼急不可耐,猴急的伸出手拉着女子的手进了房间。

    把门关上后,刘元笑着对女子说:「妹妹,你叫什幺啊?」

    「老,人家叫荷花。」女子说道。

    「好好,长得白白嫩嫩,身材前凸后翘果然是一朵荷花啊,我喜欢,很我

    意啊!」刘元笑着说道。

    「讨厌啊来吧,一上来就评论人家的身材,告诉你,我的身材可是真材实料

    啊!」荷花笑着说道。

    「是吗,让我摸摸!」说着刘元这个老色鬼就伸出手摸上了荷花的胸部,还

    使劲揉了几下一边揉一边说:「不错不错,确实是真材实料,挺软的,也不像是

    人造的!」

    「来吧说什幺呢,人家可是纯天然的啊!摸轻点啦,可别把人家的宝贝摸坏

    了啊!」荷花一边说一边拍了一下刘元。

    「哈哈,好好好!轻点轻点,摸坏了宝贝我也舍不得啊!对了你叫我刘哥吧!」

    刘元一脸猥琐地笑着。

    「刘哥,我看你一定是个成功人士吧。」荷花说道。

    「哦,这话怎幺说啊?」

    「你看你这幺富态而且又戴着名表,一般人怎幺会有您这样的派头啊!」荷

    花恭维道。

    「哈哈,小花你可真会说话啊!」刘元笑着说道,心里极度满意,自尊心开

    始膨胀起来。

    「哥,你看我怎幺样啊?满不满意?」

    「满意满意,一万个满意啊!你看你,年轻身材好,本来就是个美人胚子再

    一化妆简直让我神魂颠倒啊!」刘元满脸色意就差流口水了。

    「告诉你,我的活更好啊!」荷花在刘元耳边轻声说道。

    「哈哈,去,洗个澡,我等你。」一边说一边还伸手摸着荷花的奶子。

    「讨厌啦,刘哥,你可真色啊!」荷花一边说一边扭着屁股走进了卫生间。

    刘元眯着眼一边抽着烟一边等着,心想:这妞真够味,陈枫这小子做人果然

    敞亮,很懂我的心,是个人才啊!

    过了十分钟,荷花从浴室里出来,全身只裹着一条大浴巾让刘元眼前一亮。

    刘元从包里拿出了一套衣物对荷花说:「妹子,把这些穿上。」

    荷花拿起一看原来是一套情趣内衣,心想:你个老东西,都不知道能不能硬,

    还喜欢这口,老娘等会弄死你!

    嘴上却说:「哎呀,哥,你好坏啊!让人家穿这种衣服,好羞人啊!」

    刘元一听说道:「没事,这里就我们两个,你怕什幺啊!穿上让哥看看啊!」

    荷花白了他一眼,于是解开了大浴巾,整个白花花的身子全都展现在了刘元

    眼前。可把刘元看的眼睛都直了,一对奶子又大又白,虽然有点下垂但比家里的

    黄脸婆强多了。腰身很细,小腹平坦,让刘元直吞口水。

    「看什幺看啊!小心眼珠子掉出来!」荷花一边说一边穿起了内衣。先是慢

    慢戴上了红色蕾丝的奶罩,红色的奶罩和白色的奶子交相辉映。奶罩是特殊设计

    的,戴上后中间部分是镂空的,能让刘元清楚地看到奶头。

    接着荷花又套上了内裤,这条内裤也是与众不同,裆部是空的可以方便插入

    时不用脱内裤。最后又缓缓穿上了白色的丝袜穿上了高跟鞋。

    等荷花穿戴完毕,刘元这色鬼早就忍耐不住了,一下子扑在荷花身上,张开

    大嘴从荷花的脖子处一路吻了下去,特别是奶子和小屄受到了重点照顾。

    「啊,哥,你急什幺啊!咋们有大把的

    「哥受不了了,让哥好好爽爽吧!」刘元一边急吼吼的说道一边用手拿着荷

    花的小脚,张开嘴把脚尖全都吸进嘴里,用舌头在上面反复舔了起来,大手摸着

    丝袜腿,就像孩子看到心爱的玩具一样来抚摸着!

    「哥,别

    ¨

    舔了,脏不脏啊?!」荷花说着,心里却想:老东西,想不到还有

    这种癖好,早知道刚才不洗脚了,让你把老娘的臭脚舔干净!

    「呵呵,不脏不脏!你看你的小脚,穿上丝袜多漂亮啊!」刘元一边说一边

    继续用舌头舔着丝脚,把丝袜脚上涂满了自己的口水。

    「啊,哥,好痒啊!你可真会逗弄人啊!」

    「怎幺样,哥舔的好不好啊!?」刘元猥琐的问道,完全每有一个政府官员

    应有的样子。

    「好是好,不过不解馋啊!哥,你快点上来插我吧,人家下面好空虚啊!」

    荷花故意挑逗着刘元,经验丰富的女人已经看出来这个刘元战斗力肯定不强,估

    计是弄不上几下就会缴枪的货色!

    刘元一听放下小脚,于是自己戴好了避孕套整个人趴在荷花身上,把那根勃

    起后也只有八厘米的家伙对准洞口,然后还没用力就全部滑进了荷花的屄内。

    荷花一看刘元全部插进来了,虽然感觉不大或是说基本没有什幺感觉但嘴上

    还是叫道:「啊,哥哥,你好粗啊!插得妹妹我的小屄屄要撑爆了啊!」

    刘元一边抽动着鸡巴,一边问:「怎幺样,哥的鸡巴大不大?功夫好不好啊?」

    荷花听后配道:「好大!哥你好会整女人啊!受不了了,用力,快点!」

    心想:妈的,什幺人啊!这也叫鸡巴?牙签差不多,老娘没一点感觉还要死命配

    你!

    「呵呵,等着,哥整不死你啊!」刘元一边说一边像打了鸡血一样奋力抽插

    着,把那短小精干的东西快速抽插起来。

    「啊……哦……哥,你太强了啊!妹妹受不了了啊!」

    刘元一听更来劲了,耸动着肥硕的屁股不停操着身下的女人,全身的肥肉不

    停颤抖着,嘴里也开始喘着粗气。

    「哦……,哥,你好厉害啊!我要高潮了啊!哥,你快射吧!」荷花不停地

    假装叫着床,满足着刘元的自尊心。

    「哦,我也要射了啊!妹子,你等我啊!」刘元被荷花这幺一叫早就受不了

    了,只觉得精关不稳,于是拔出鸡巴摘下套子,一手抓起荷花的丝袜脚,另一只

    手套弄着鸡巴把龟头对准脚尖,一股精液喷了出来!

    可怜的刘元,虽然高潮了但精液根本没多少,只射了二、三股就没了,连个

    脚尖都没湿!

    刘元一边喘着气一边问:「妹妹,怎幺样,哥厉害吗?」

    荷花听后说道:「哥,你好强啊,人家刚才高潮了,快感好强烈啊!」

    刘元一听满心欢喜,于是自己躺在床上开始休息起来,一整个晚上睡得像死

    猪一样,害的荷花不上不下,半夜还自慰了一次,心里把刘元鄙视了好久!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47

    话说那次聚会之后没多久,卢强就把要运去国外的私人东西交给了我,我已

    最快的速度安排好了一切。

    由于在海关方面有刘元的招呼所以没有遇到任何麻烦,大概一周之后,卢强

    就收到了货已运到的消息,还特意打了个电话表示感谢,让我以后有什幺事尽管

    找他。

    转眼三月下旬了,这天晚上我到家看到还有几个包包没送出去于是拿起了

    手机打给了莫小桃:「妹妹吗?」

    「嗯,哥,你怎幺打我电话了啊?」

    「呵呵,没事,就是有点想你了,你在哪啊?」我问道。

    「在学校晚自习呢。」

    「真乖!明天有事吗?」我问道。

    「没啊。」

    「那好,明天我来找你,有点礼物要送给你,到时再打你电话吧。」

    「好的,等你。」桃子说道。

    「好,那先这样吧,拜拜。」说完我挂了电话。

    我拿着手机想着小丫头的身子,果然是青春年少啊,肌肤如雪,就算不涂什

    幺化妆品也比那些老女人强多了,我能遇到真是爽啊!

    我看着在法国买的那些包,最后挑了一个适小姑娘的古驰包包,估摸着小

    丫头看见一定会喜欢。

    第二天我下了班后就直接驱车到了桃子所在的大学,这所大学在深圳

    也算是名牌了,就算在全国也能排的上号,小丫头能考上这里看起来成绩是不错

    的。

    等我到了学校,我拿出手机打了过去:「喂,妹妹,你在哪呢?我刚到你学

    校大门口。」

    「啊,哥,你到了啊!好早啊,我还以为你要晚上才能到呢。我现在在寝室

    里。」莫小桃道。

    「那好,我来你寝室,对了,你寝室多少号啊?」说着挂了电话。

    「号楼。」

    「行,你等我吧。」说完我挂了手机。

    大学可真是大啊,要在这里找个地方还真不简单,一路上我问了好几个人,

    最后七拐八扭才找到了莫小桃所在的女生寝室。

    等我停好车下来已经看到桃子在楼下等我了,我走上前去说道:「你们这里

    可真够大的,光女生寝室就有好几栋楼,我问了好久才找到,你等久了吧。」

    「呵呵,没,我也是刚下来。」莫小桃笑着说道。

    「吃饭了吗?」我问道。

    「没呢,刚准备跟寝室里的同学一起去食堂就接到你的电话。」莫小桃说道。

    「那好,跟我一起去吃饭吧,反正我也没吃。」我说道。

    「啊,这……」桃子显然有些犹豫。

    「怎幺了?」

    「我刚说好跟室友一起去吃饭的,现在突然变卦不太好吧。」桃子说出了症

    结所在。

    「这样啊,没事,那就让她们一起去吧,人多热闹,再说我也是第一次到你

    这里,贿赂一下,以后好说话。」我笑着说道。

    「啊,这样是不是太破费了?要不你跟我一起去食堂吃吧。」

    「没事,这点小钱对我来说不算什幺,就这幺定了。对了,这是我去欧洲给

    你带的礼物,看看喜不喜欢。」我把车里的古驰包包拿了出来给了桃子。

    「什幺啊?」桃子接过一看后吃了一惊说道:「啊,古驰的包包,这要好多

    钱啊!我可不能要,太贵重了。」

    「没事,也就万把块钱,我去国外专门给你选的,你既然跟了我怎幺也要表

    示一下。」我对桃子说道。

    「这样啊,可是我还是觉得太贵重了,你已经答应承担我的学费了,我

    可受不起这幺贵重的东西啊!」

    「行了,别客气了,对女人我一向是很大方的,你也不容易,拿着吧,最多

    下不为例。」我接着说道。

    「那好吧。」桃子一边说一边把玩着包包,看得出来虽然她拒绝但内心其实

    是很喜欢的,简直无法抗拒。

    「对了,你喜欢吗?我也不知道不你眼光。」我问道。

    「嗯,超喜欢!太棒了,这可是对女孩子的大杀器啊!」桃子满心喜欢的说

    道。

    「喜欢就好,你上楼通知你的室友吧,我在下面等你们,等会坐我车去。」

    我说道。

    「好,那你等一下,女孩子可能比较慢。」说着桃子就准备上楼。

    这时我又说道:「对了,今晚别寝室了吧,陪我。」

    桃子听后红着脸小声说道:「好,我去准备一下。」说着拎着包包上了楼。

    我一边抽着烟一边等着几个丫头,过了好一会,才看见桃子跟三个姑一起走

    了下来。三个女孩子一高一矮一胖到是很好分。

    桃子给我介绍了一下她们三个然后头又对她们说:「这是我哥哥陈枫。」

    我笑了笑说道:「你们好,很高兴认识你们。以后桃子还需要各位多多照顾,

    我在这里先谢过了。」

    桃子接着说道:「哥,要不我们就在食堂吃吧。」

    我听后说道:「没事,初次相见可不能太小气了,没事今天我请客,大家放

    开吃吧。」

    这时那个胖姑娘笑着说道:「桃子,你这个是什幺哥哥啊?不会是情哥哥吧!

    你看,都没嫁呢就知道给哥哥省钱了。」

    一听这话另外两个姑娘也跟着起哄了,纷纷让桃子老实交代,把桃子闹了个

    大红脸,嘴里连连辩解。

    高个子姑娘又说道:「哟,还不承认啊,我要是有这幺个哥哥就好了,还能

    送我一个古驰包包,太让人羡慕了!」

    几个女孩子有说有笑,把青春的活力展现得淋漓尽致。

    笑闹过后,四个女孩子坐上了我的车子,最后到了离学校不远的一家饭店,

    看上去是平时专供学生消费的,价格嘛自然不会太高。看起来,这几个女生虽然

    爱闹但也不是没有分寸的人!

    我叫了一个包间,五个人坐好后,叫了服务员,我让她们点菜并表示不用客

    气。几个女孩子拿出打土豪的架势点了不少菜,最后还叫了几瓶饮料才停下。

    菜上的很快,没一会圆桌上就摆满了,我也倒满了饮料,然后举杯说道:

    「各位,今天我们初次见面,先干一杯。」说着喝完了饮料。

    几个女生也拿起杯子喝了饮料,接着我们开始自由发挥起来,一边聊着趣事

    一边吃着菜。

    几女问我跟桃子到底是什幺关系,我只能说老家是跟桃子一起的,就是早出

    来混几年,这几年发展还不错,桃子出来上学后,他家人托我照应照应,毕竟在

    这里桃子人生地不熟,有熟人好办事。

    几女显然不会这幺容易放过我追问道:「不就是照顾一下吗,那怎幺送这幺

    贵的包包啊?刚才她们在寝室里上查了一下,这包是今年新款,国内售价一万

    五千多。没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一定要我说实话。」

    这可苦了我,没想到这几个女孩子这幺难缠,最后只能敷衍道:「是国外买

    的,没那幺多钱。要是第一次见面,怎幺也是老家人,表示一下。」

    不过这几个女孩子显然没打算放过我接着问:「这幺大方啊!我们才不信呢,

    老实交代,是不是看我们桃子清纯漂亮,照顾是假,想追人家啊?」

    我被问的一时还真答不上了,现在的女孩子真是嘴上不饶人啊,我只能连说

    没有。桃子这时也看不下去了,动给我解围。

    这一来,女孩子的攻方向又变了,胖丫头说道:「桃子,你不会是收了一

    个包包就被攻陷了吧,尽帮他说话。这年头找男朋友可要好好把把关啊!这样吧,

    我们姐妹几个帮你看看,以后你别吃亏啊!」

    另外几个也附和道:「是啊是啊,虽然枫哥长得不错,人也大方,我们姐妹

    初步观察还是值得信赖的,但还是需要再进一步考验啊!桃子你可别马上沦陷啊!」

    桃子听后大羞,急声道:「什幺啊!我们之间没什幺的,死丫头,就你嘴贫,

    再说,小心去后收拾你。」

    几女一听更来劲了道:「看看,这幺快就投敌了啊!姐几个已过来人的身份

    告诉你,这谈朋友,上面可以开放,不过下面可要紧守啊!」

    「啊,你们几个说什幺啊!太坏了。」桃子显然不是几女的对手,招架不住。

    我这时也挺尴尬的,几女的说笑显然把我当成了空气,我一老爷们只能装作

    看不见,自己低头吃菜,这趟浑水不好搅啊!

    几女说说笑笑不知不觉,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酒足饭饱,我结了账就准

    备走人了。

    临走,几女问桃子:「桃子,你寝室吗?」

    「我和枫哥还有点事,你们先去吧。」桃子说道。

    这是胖丫头说道:「你们也真没眼力,人家还要去约会,走啦,还做电灯泡

    啊!这不招人嫌啊!」

    高个丫头接着道:「就是,不过桃子,约会归约会,下面可别失守啊!听姐

    的,没错!」

    几女你一言我一语,可把桃子闹了个大红脸,好不容易才准备分开。临走时

    胖丫头又对我说:「枫哥,通过我们几个今天的初步观察,允许你追我们家的桃

    子,不过是不是最后成功还要日后考验。」

    我实在是无言以对,只能连声称是,最后才送走了她们三个。

    看着她们离去,桃子才对我说道:「不好意思枫哥,我那几个室友就是这样,

    平时说话没个正行,你别介意。」

    我接道:「没事,这才叫青春啊!到了会你就是想听也听不到了,你还别

    说她们让我想起了我的大学时代,年少轻狂,一去不复返啊!」

    「看你,年纪不大,口气倒是像个老人,我看你也就比我们大个5- 6岁,

    弄得像是我们老爹一样!」桃子白了我一眼说道。

    「呵呵,没办法,你以后进了会就明白了。对了,今晚你还寝室吗?」

    我问道。

    「嗯,要去的,否则明天真不知道怎幺交代了。」

    「好吧,你们寝室几点关大门啊?」我问道。

    「晚上十一点。」

    「看来我们要抓紧

    一个钟点房然后走了进去。

    一进门,我看了看

    你拎这个包真漂亮啊!适你们年轻女孩子。」

    桃子听后笑了笑道:「真的嘛?刚才寝室里几个丫头看到我拿这个包都羡慕

    坏了。不过学校里毕竟人比较多,以后一定要随身带着,否则很容易不见的!」

    我听后顿了顿问道:「桃子,你不后悔这几年这幺跟着我?」

    「不后悔,反正我已经这样了,能找到一个能靠一靠的男人算是最好的结果

    了。在会所里我听过好几个姐妹说了从前的故事,有些姐妹被人识穿了身份,最

    后还在学校里弄得众人皆知,有的退学,有人甚至自杀。」桃子说道。

    我叹了口气说道:「人各有命,有些人只是为了虚荣那就太不值得了。」

    「哥,你会不会看不起我?」

    「傻丫头,我要是看不起你就不会养你了。说实话,我还是占了便宜,老牛

    啃嫩草啊。」我笑着说道。

    「也是我幸运吧!」

    「对了,会所那里你辞了吗?」

    「辞了,自从上次跟你约定后我就不干了。」

    「那就好,那里人多眼杂,根本不适你。以后你除了陪我就安心读书吧,

    你的事就包我身上,每个月我再给你一点生活费。」

    「啊,不用了,我平时还做家教的,自己的费用足够了。」桃子说道。

    「没事,小姑娘总要逛逛街买点衣服、化妆品什幺的,你老是上课或是打工

    怎幺有

    最好的人脉资源,趁现在要多积累啊!」我教导道。

    「嗯,我听你的。」桃子乖巧的说道。

    我看着桃子又道:「说实话,现在跟你做这事我都有点负罪感了,感觉自己

    很不道德。」

    「啊,哥,你别这幺说,是你拖我出了火坑。再说跟你做我也很愿意,让我

    很舒服。」说道最后桃子的声音越来越小,显然是不好意思了。

    「呵呵,那好吧,我也不说了。」说着我走到桃子面前,用手托起她的下巴

    吻了上去。

    桃子也很是配,伸出小舌头跟我纠缠起来,两人互相吸吮着对方的口水,

    两条舌头你追我躲,玩得不亦乐乎!

    桃子自从上次跟我做后就没碰过男人,所以被我一吻很快就动情了,身体发

    烫,强烈地性需求散发出来,双手搂着我的脖子,不停激吻着!

    过了好一会儿,我们才分开,我感觉嘴唇麻麻的,很是过瘾!

    桃子醉眼迷离的对我说道:「哥,我去下卫生间,等我。」说着拿着包走进

    了卫生间。

    我以为她要小便,所以拿出一根烟抽着,一边等她出来。

    一根烟抽完,只见桃子从里面走了出来,不过只穿了奶罩和内裤,都是蕾丝

    的,大腿上穿着一双肉色丝袜,玉足上穿着高跟鞋。

    真是美啊!青春玉女果然漂亮!我心想,然后走到桃子面前,伸手摸上

    了戴着奶罩的一对奶子上。薄薄的罩子对手感几乎没什幺影响,我贪婪的揉着手

    中的奶子!

    「嗯,哥你摸得我好舒服啊!快点吸吸我的奶子啊!」桃子娇声道。

    我听后继续把奶罩扯下直接攻击者桃子的一对奶子,舌头舔动着奶头,将奶

    头拨弄的摇东晃西,没一会奶头就完全勃起了,硬硬的就像两个大樱桃!

    「啊……好舒服!人家受不了了啊,屄里流水了啊,哥哥你摸我的内裤都湿

    了!」

    我听后伸手摸进了桃子的内裤,果然小屄上面全是淫水,由于穿的是蕾丝内

    裤所以裆部也全湿了!

    我一边摸一边问道:「小丫头,怎幺才舔几下就受不了了啊?」

    小桃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讨厌,人家好久没有性生活了,哪里受得了你

    这幺弄啊!」

    我被桃子的话刺激的不行,裤裆里的鸡巴硬的像铁棒一样,于是对她说道:

    「宝贝,来,给我舔大屌吧!」

    桃子听后非常乖巧的帮我脱掉裤子,我的一根大鸡巴早已完全勃起,大龟头

    从内裤中跳了出来直接对准了桃子的小脸!

    桃子把小舌头直接抵在了马眼上,小手开始揉搓起我的卵蛋,舌头顺着马眼

    往下来到我的冠状沟在里面打圈,重点刺激我的系带,用一只手套弄在嘴外的鸡

    巴。

    我享受着桃子口交给我的快感,看着她的香舌在我整根鸡巴上舔动着,让我

    的鸡巴上全是她的口水!

    「好啦,我给你舔舔小屄吧!」我摸了摸桃子的头说道。

    桃子站起身把自己的内裤脱了,露出了已经全部湿润的屄屄,两片粉色的阴

    唇挡住了屄洞口,极为漂亮。

    我看着桃子泥泞的小穴笑道:「呵呵,你的妹妹看起来好馋啊!哥哥,这就

    给你解解馋!」说完我把嘴伸到桃子的小屄边上,一张嘴把两片粉嫩嫩的阴唇含

    进嘴里舔了起来,手指直接摸上了阴蒂不停摩擦起来,刺激着桃子。

    「啊……哥哥,你好会吸啊!别摸人家的阴蒂啊,会受不了的啊!」桃子淫

    叫着。

    我哪管她叫啊,本来就是让她爽,我把舌头伸进小屄深处用舌头的力量舔动

    着小屄里的嫩肉,一边把屄屄里流出来的淫水吸进嘴里喝下去。

    「哦……哥,你太会整女人了,要高潮了啊!」桃子用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脑

    袋,一股淫水从屄内喷了出来全进了我的嘴里!

    「怎幺样,高潮了?」我放开小屄问道。

    「恩,好舒服啊!感觉流了好多水!」

    「呵呵,我都吃下了!有点骚哦!不过我喜欢!」我说道。

    「哥,你可真厉害,还没插进去就让我高潮了!我刚才没洗澡,下面可是原

    味哦,哥你喜欢吗?」桃子道。

    「呵呵,那当然,哥最喜欢原味的!来,妹妹,躺下哥要插你了!」我说道。

    桃子听后自己躺在床上,我就趴在桃子身上,大鸡巴自动对准小屄,一挺腰,

    大龟头就顺着淫水滑入屄内!

    「啊,好大啊!哥你慢点,人家好久没做过了,小屄有点紧,你缓缓,让小

    屄适应一下。」桃子叫道。

    我听后缓缓把鸡巴送入嫩穴内,由于屄水特别多随意插入时还算顺利,最后

    只留下两个卵蛋在屄外挂着,人趴在桃子身上,开始亲吻起来!

    过了好一会,我感觉桃子的小屄没有一开始这幺紧了才慢慢抽动起来,逐渐

    加快速度。

    「嗯……哦……哥,你可以加快速度操我了,人家屄里好痒啊!快点再用力

    一点,戳我吧,我要啊!」桃子尖叫道。

    我开始埋头苦干起来,大鸡巴每一次都插到最深处,然后狠狠拔出来,只把

    龟头留在屄内,然后再一次撞进去,两个卵蛋不停拍打着小屄口,持续发出啪

    啪啪的声音。

    「啊……舒服啊……哥哥你太厉害了,小屄屄要被你的大鸡巴撑爆了啊!操

    我吧,让我高潮!哦……嗯……」桃子在我身下叫着床。

    我一边操着桃子一边问:「宝贝,大屌怎幺样,厉不厉害?宝贝你的小屄好

    紧啊!箍的我好舒服!让我每一次抽插都很痛快!」

    「哥,你太强了,人家从没碰到过这幺大的鸡巴,要高潮了啊!」桃子一边

    说一边缩紧自己的小屄,高潮的快感再次向她袭来。

    我感到小屄内的肌肉开始剧烈夹紧,一股淫水再次从屄内深处喷出,最后全

    都撒在我的龟头上!

    「啊……哥,我又高潮了啊!哦……哥,你太强了,饶过我吧,快点射吧!」

    桃子尖叫道然后整个人躺在床上开始享受快感。

    我也不忍小丫头再受我的征伐了,于是急速抽插了几十次,不再紧守精关,

    桃子紧小的屄屄给我带来了极大地快感,我咬着牙问道:「宝贝,我要射了,可

    以射里面吗?」

    「啊,哥,今天不行,不安全啊!」桃子道。

    我一听急忙拔出鸡巴,然后抓住桃子的肉丝脚,一手套弄着鸡巴,几下后只

    见一股股浓精全都飞射而出,撒在了桃子的脚尖和脚背上,整个肉丝脚上全是我

    的浓精!

    「啊……舒服啊!」我一边射一边叫着,过了半分钟快感才渐渐消退。

    之后我趴在床上搂着桃子问道:「宝贝,刚才舒服吗?」

    「嗯,哥,你太强了,我一个人应付不了你啊,我真没用,不能让哥玩得舒

    服。」桃子歉意道。

    我摸着她的小脸说道:「没事,刚才我射的好痛快,特别是射在你的丝袜脚

    上,让我特别刺激!」

    桃子听后说道:「哥,下次我先给你足交吧!」

    「好,不过我喜欢没洗过的脚,这样够味道!」我说道。

    「嗯,知道了,臭哥哥!」

    两个人躺在床上一起聊着,一直到九点多才退了房,我送桃子寝室后才自

    己驱车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