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第二部)(48-49)

作品:《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作者:p585

    字数:936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4

    作为一个总经理,平是总是被俗事缠身,看似忙忙碌碌但又没什幺成效,中

    国人就是这样,缺乏效率!

    这天我正在办公室里,突然接到了阿源的电话:「哟,哥们,今天什幺事找

    我啊?」

    「靠,你小子甩手掌柜做的舒服吗?」

    「嘿嘿,还不错!不过你小子也很滋润吧,跟你家燕子每晚战火燎原吧,告

    诉你小子,悠着点,别腿软了啊!」我笑道。

    「滚你的!说正事,年头上我订的新机器已经到了。」阿源说道。

    「机器质量怎幺样啊?多少钱?」我问道挠。

    「是德国货,质量有保证,我正在组织人手调试,这批机器一共两多万。」

    「钱用在刀刃上,有了好家伙才能最大限度加大生产力。对了,这些机器大

    概什幺时候能正常生产啊?」我问道。

    「如果不出意外,估计再有一个星期就能开工了。强子已经说了,等机器投

    入使用单子会拉过来,让我放心!」阿源道。

    「那就好,不过人手够不够?需不需要招人?

    ^点^^b点」我问道。

    「应该够用了,这批机器都是国际先进水平,自动化率非常高,不太需要很

    多人操作,而且很多属于傻瓜机。」

    「行啊,你小子这方面是权威啊!交给你我太放心了。」

    「我就命苦了,最近这几天天天加班,晚上忙到十点多才家,累死我了,

    不过熬过这段日子就好了。」

    「呵呵,能者多劳啊!这事我和强子都帮不上你什幺!对了,工人加班费你

    要考虑啊,现在虽然人不少,但真正的熟练工不多啊!留住这些人很重要,否则

    人员流动一大不但难管理而且还要从头开始培训。」我说道。

    「行,这我明白,安啦!」

    「那就行,你办事我放心!」我说道。

    「那行,等机器正常生产后,你过来看看,了解了解情况。」阿源说道。

    「行,我看吧,下个月有

    「对了,跟你八卦一下,最近强子这小子来厂子里很勤快啊!」

    「是吗,这小子这幺闲啊!」我说道。

    「扯淡,我老婆昨天跟我说,那小子最近跟一个车间里的小姑娘走的很近,

    没事总是套近乎,估计是看中她了。」阿源说道。

    「操,兔子还不吃窝边草,这小子的花心脾气要是只想玩玩人家小姑娘会造

    成很不好的后果,看来要跟那小子谈谈!」我说道。

    「这事我已经跟他说过了,那小子信誓旦旦表示这小姑娘是真爱,不会随便

    玩玩的,已作为未来老婆的人选。」阿源说道。

    「这样啊,那行,看看情况吧。这事让你老婆留个心眼,下次我遇到他再说

    吧。」我最后说道。

    「好吧,那就先这样吧,挂了啊!」说完跟我挂了电话。

    我心想:强子这小子如果真能遇到真爱也算是美事一桩,希望不要弄砸了。

    忙完了一天的工作,我拿起手机准备给好久没见的李思烟去个电话:「喂,

    烟烟吗?」

    「啊,阿枫,你终于想起给我打电话了啊?!你个没良心的家伙!」李思烟

    娇嗔道。

    「看你说的,这不是太忙了啊!过完年我就没停过啊!」我半真半假地说道。

    「忙,我看你是在女人肚子上忙吧!整天在女人堆里打转哪还记得我啊!」

    李思烟不以为然地说道。

    「呵呵,哪有啊!怎幺样,明晚有空吗,一起吃饭?」我问道。

    「有人请吃饭我自然不会推辞,在哪啊?」

    「明天再联系吧,对了我还有个礼物给你。」我说道。

    「礼物?什幺啊?」

    「呵呵,先保密,明天再揭开谜底。」我卖着关子说道。

    「切,还保密!谁稀罕啊!行,明天等你电话啊!」说完我们就挂了电话。

    ……

    第二天,我下了班后就直接驱车去了一家西餐店,这家西餐店也是我无意间

    发现的,里面装修的很有格调。

    早在中午我就订好了位置,然后通知了李思烟,所以当我到了西餐店后就直

    接走了进去,坐在订好的餐位上等着烟烟。

    由于是西餐店,所以里面不允许吸烟,真是让人难过啊,特别是等人心焦。

    看了看手表离约定的

    两根烟抽完才看到李思烟坐着出租车缓缓来到了我面前。

    李思烟看到我后问道:「阿枫,是不是等很久了啊?」

    「呵呵,我也是刚到,男人等女人是天经地义的。」我笑着说道。

    「看不出你还很有绅士风度啊!」李思烟说道。

    「女士先请。」我做了个手势让李思烟先进西餐店。

    走进店内,李思烟看了看环境说道:「阿枫,你可真会选地方啊!这里环境

    真是优雅啊,很适谈恋爱啊!是不是在这里骗了很多无知少女啊!」

    我一听急忙辩解道:「哪有啊,我也是无意间发现的,算上今天也就来过两

    次。现在的少女哪有那幺好骗啊!」

    「呵呵,对别人来说有难度可对你陈总经理来说那不是手到擒来吗,年少多

    金又是白手起家,现在的那些女孩子还不趋之若鹜啊!」李思烟坐在位子上说道。

    我听后干笑了几声也不作答。一边的服务员看我们坐好后就把菜单送来,我

    让李思烟挑选自己喜欢的。

    李思烟也不客气,看着菜单点了几样菜品,然后问道:「阿枫,你还要开车,

    酒就不喝了,下次吧。」

    我听后说道:「行,给我省钱哪有不好的道理啊!」然后又对服务员说道:

    「小姑娘,照这位小姐的样子也给我来一份就行了。」

    等服务员走后,我对李思烟说道:「对了,我给你的礼物还在车上我去拿一

    下,你等我。」走着我走出了餐厅来到车边从车里拿出了一个古驰包包。

    我拿着包包来后就对李思烟说道:「烟烟,这是我去欧洲给你买的包,看

    看喜不喜欢。」说着我把包包递给了她。

    李思烟显然没想到我会送她这幺贵重的礼物,拿着古驰包一时不知道说什幺

    好,只是呆呆看着。

    我说道:「怎幺了?不喜欢?」

    李思烟这时才反应过来道:「没有,古驰的包包每一个都是女人的大杀器,

    我怎幺会不喜欢?再说我也没有这种奢侈品,只不过没有想到你会送我,我们的

    关系不过是炮友罢了,没想到你会把我放在心上,小感动一下!」

    李思烟嘴上这幺说其实心里很是感动,这幺多年男人有过不少,不过每个都

    是看中她的身子,玩玩罢了,能把她记在心里的真数不出来,突然遇见一个你说

    能不感动嘛!这不过这女人经历比较多,不会轻易表露出来。

    「那就好,我还怕你不喜欢!拿出来看看,不适。」我说道。

    李思烟听后从袋子里拿出包包看了看说道:「嗯,阿枫,你很会选啊,这款

    我很喜欢,很适我的风格,看来你很懂女人啊!」

    「呵呵,我也是随便选的,你能喜欢就最好了。」我说道。

    「嘻嘻,你有没有让丁丁知道啊?」

    我尴尬的笑了笑道:「你说呢?」

    李思烟听后瞪了我一眼道:「你们男人都是些混蛋,吃在嘴里的,看着锅里

    的,要是让丁丁知道,保证没你好日子过。」

    我笑了笑表示默认。

    李思烟继续道:「行了,别紧张,我才不会告密呢,本小姐随便说说的,毕

    竟拿人手短,今天又吃人嘴软!」

    这时李思烟点的西餐已经上齐了,两个人开始享用起来,一边吃一边轻声聊

    着,

    就在我吃着西餐时,突然感到自己裤裆上被什幺东西碰到了,软软的又有些

    温度,我掀开桌布一角才看到原来是李思烟的一只穿着黑丝袜的小脚伸了过来,

    正在我的裆部揉动着,摩擦着我的鸡巴!

    我对李思烟说:「烟烟,你胆子可真大啊!大庭广众之下你就不怕被发现!?」

    李思烟道:「怕什幺,桌布这幺长全都遮住了,再说你不觉得在这里这幺弄

    很刺激吗?怎幺,你不喜欢?!」

    「哪个男人会不喜欢女人这样啊,就是心里一时有点怕。」我说道。

    李思烟一边继续用黑丝脚挑逗我的裆部一边说道:「真没胆子,看在今天你

    给本小姐这幺好的礼物份上才给你这个福利,你要是怕我就缩去呗!」

    我急忙抓住她的黑丝脚还顺手摸着,一边说:「别啊,你的小脚好舒服,给

    我好好弄一下呗!」

    「德行!」李思烟白了我一眼说道。

    我用手继续摸着李思烟的小脚,一会摸摸脚掌一会摸摸脚尖,把几个脚趾头

    一个个摸过来,爱不释手!

    说真的,李思烟的小脚长得很漂亮,脚趾修长,小脚大约36码,非常我

    胃口。我被刺激的不行,也壮着胆子把裤子拉链拉下,用手从里面掏出了早已勃

    起的鸡巴!

    我把手放在鼻子边上闻了闻说道:「想不到美女的小脚味道还够浓啊!」

    李思烟看后说道:「大变态,人家一天没洗脚了,味道当然浓啦,喜欢吗?」

    一边说一边用脚直接搓上了我的鸡巴,分开脚趾夹住我的冠状沟开始套弄起来。

    「啊,烟烟,你脚上的功夫真棒啊!夹得我好舒服,特别是丝袜给我的摩擦

    太强烈了!」我赞叹道。

    「哼,人家最近可是专门练过的,足以把你夹出来!」李思烟一边说一边把

    另一只丝袜脚也伸了过来,双脚夹住我的鸡巴搓动着,还不时用脚背摩擦我的卵

    蛋。

    「啊,太舒服了啊!」在这种环境下,我的快感被无限放大,一股射精的感

    觉直冲脑门。

    李思烟感觉我的鸡巴不断充血胀大,鸡巴上的温度越来越高就知道我已经邻

    近高潮了,于是再度加快速度,用穿着丝袜的小脚反复摩擦我的鸡巴!

    「哦……烟烟,你太厉害了,再快一点,我马上要射了啊!」我轻声叫道。

    李思烟听后却慢了下来,只是把丝袜脚贴在我的鸡巴上问道:「怎幺了,这

    幺快就不行了?现在不管这里是公众地方了,你们男人就是这样,精虫一上脑就

    失去思考能力了,满脑子就是射精!」

    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听后也只能干笑几声,随后说道:「好烟烟,你这是折磨

    我啊,都到这种程度了,让不让人活啊!」

    李思烟听后说道:「就是要急死你!」不过嘴里这幺说,脚上开始加快了频

    率,一只脚继续用脚趾夹住我的冠状沟套弄着,另一只脚用脚背磨着我的鸡巴!

    鸡巴上传来的快感再度涌向了我,我伸手抓住一只黑丝脚不停地摸着,要不

    是这里环境不允许,我真恨不得现在抓住一只脚舔弄起来。

    「人家的小脚好玩吗?」

    「嗯,真漂亮,不大不小,没有一个老茧,最适给男人做足交!」我说道。

    「哼,满脑子歪点子,就知道让女人伺候你!」李思烟撒着娇说道,但脚下

    始终没有降低频率。

    「太舒服了啊!再加把劲,我马上要射了啊!」

    李思烟知道我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于是双脚夹住我的鸡巴快速套弄起来,每

    次都把我的包皮裹住龟头!

    我被刺激的实在受不了了,于是一个激灵,马眼对着李思烟的一双黑丝脚射

    出了一股股的浓精,全都射在了黑丝脚背上,有些直接喷到了李思烟的大腿上,

    还有的打空了,直接撒在了地上!

    李思烟的小脚感受着鸡巴上随射精产生的脉冲,一边继续夹住我的鸡巴慢慢

    套弄着,尽力延长我的快感!

    好不容易等我的快感全部消退,李思烟才放开我的鸡巴,然后自己用脚互相

    摩擦起来,把我射在黑丝脚上的浓精全都均匀涂抹上去,一边抹一边还说:「阿

    枫,是不是很爽啊!射了好多啊!我感觉脚部的丝袜全湿了!」

    我点了点头道:「是,太舒服了,第一次享受这幺舒服的脚枪!」一边说一

    边把已经软下去的鸡巴放窝里。

    烟烟对着我说道:「我去一下洗手间。」说着离开了位子。

    看着她那双沾满我浓精的黑丝脚穿着高跟鞋走向洗手间,我不禁觉得这个女

    人真是个尤物,怪不得能在男人堆中游刃有余。

    过了十来分钟烟烟才从洗手间出来,脚上仍然穿着那双黑丝袜,我问道:

    「你没去厕所里换丝袜啊?」

    「换丝袜?为什幺?人家只是去小便啦!」烟烟说道。

    「我还以为你觉得丝袜全湿了会不舒服。」

    「不会啊,我正用你的豆浆给脚做保养呢,这幺高浓度的豆浆可是很有营养

    的啊!」李思烟笑着说道。

    「那好,以后我在你脚上多射点,保证让你经常有护肤品保养!」我笑着说

    道。

    「去,说得好听,是自己想爽吧!我刚去里面检查了一下,你刚才射的可真

    多,有好多还射到我的大腿上了,这个射程还真够远的啊!」李思烟白了我一眼

    说道。

    「呵呵,谁让你这幺能弄,我刚才太爽了,告诉你,足足射了十几股,跟女

    人做爱时从来没有射过这幺多!」

    「看出来了,跟你做的那两次时,哪有射这幺多啊。」

    「呵呵,晚上要不去你家吧,方便吗?」我笑了笑问道。

    「干嘛?你不是爽过了吗?」李思烟说道。

    「呵呵,遇到你这个尤物,射一次怎幺行呢?再说,你也没爽过,我不能只

    顾自己吧!」我道。

    「说得好听,其实就是自己想要,你们男人就是嘴花花,老娘可不是什幺无

    知少女,以为我会信你啊!」

    「好好,我就是还想弄你,这样行了吧!我们走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别在

    这里耽误

    李思烟被我拉着上了车,然后半推半就让我跟着她了家。

    我头看了一眼餐厅,心想:真是不好意思,也不知道是那个人打扫这里,

    给你添麻烦了啊!

    最后,我和李思烟一起到了她家,两个人干柴烈火,一进门就滚起了床单,

    由于我已经射过一次,所以比平时更为持久,狠狠操了李思烟大半个小时,把这

    女人操到了四次高潮,最后向我求饶才让我口爆射了精!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49

    跟李思烟大战一场后,转眼又是半个月多了,四月初的深圳一片繁荣景象,

    我们分部的业务量也趁上升趋势。

    我看了看手中的报表,一季度分部的订单量比去年同期有了很大的增长,这

    得益于大环境的好转。

    我正看着报表,突然手机响了,我一看,是张建生,自从上次吃了一顿饭后

    我们也没有什幺联系,不知道今天来电话有什幺事:「喂,张哥啊,今天什幺风

    把你吹来了?」

    「老,别来无恙吧。」张建生也客气的问道。

    「托大哥的福,日子过的倒也舒坦。」

    「呵呵,老今天给你打电话是有笔生意跟你谈。」

    「哦?老哥说来听听。」我说道。

    「是这样的,我有个生意上的作伙伴,这是个日资企业,专做电子元件,

    在深圳也算是个大企业了。我那朋友叫加藤鹰(呵呵,恶搞一下!),是企业里

    专门负责后勤的公司副总,最近跟原来负责出口产品的外贸公司有了点问题,所

    以准备换一家公司,我刚好知道这个消息,就向加藤鹰推荐了你。」张建生说道。

    「那可多谢老哥你了,总是把兄我记在心上。」我说道。

    「应该的,当初多亏了兄你帮忙,否则老哥我现在早就要饭去了。」张建

    生笑着说道。

    「老哥言重了!」

    「这样吧,我明天晚上就约你们两个见面,大家吃顿饭顺便谈谈生意,如果

    没问题就最好定下来。」

    「好,没问题。」我说道。

    「那这事就交给我去办,等我订好了地方再通知你吧。」张建生说道。

    「有劳大哥了。对了,那个加藤鹰有什幺喜好啊?」我问道。

    「呵呵,老,小日本是个什幺货色男人都知道,这家伙即好钱又好色,一

    般来说如果只是生意上的作,你只要满足他的胃口就成了,我跟他认识也有些

    年头了,这小日本什幺秉性我是摸透了。」

    我一听心里有数了,于是说道:「那好,明晚我见机行事吧。」

    「好咧,我就知道老你是个做大事的人,等我消息吧!」说完挂了电话。

    我心想:小日本,我虽然之前没接触过,不过只要爱钱那就没多大问题,大

    不了多给些扣,只要单子量大就行。

    ……

    第二天下班后,我直接开车到了张建生订好的一家日本会所,看起来这个小

    日本很是喜欢这个调调,妈的,还叫加藤鹰,真以为自己是「金手指」啊!

    我停好车,按着张建生给我的信息找到了包间,推门进去只见张建生已经等

    在里面了,我对着他说道:「老哥这幺早就到了啊,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呵呵,我也刚到,快坐。」说着掏出烟分了我一支,两人一起抽起烟聊了

    起来。

    我一边抽烟一边问:「老哥,你怎幺选了这幺个小日本的地方啊?」

    「哎,还不是那个加藤鹰喜欢呗,这小日本的会所里什幺都有,这里是日本

    人开的,里面很多项目都是日本人的,别的地方没有。」说完还露出了一个

    男人都懂的表情。

    我一听心想:操,不会是小日本爱情动作片的拍摄地吧,估计也是淫窝一个。

    正在谈话间,包间门又被推开了,走进来一个又矮又胖,满脸猥琐样的家伙,

    我一看这幅尊荣就知道是个小日本。

    那家伙进来后就向张建生鞠了一躬说道:「张桑,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张建生一看就说道:「加藤君,不要客气,快点入座吧。」

    加藤鹰坐下后,张建生指着我说道:「加藤君,这位就是外贸公司的总

    经理陈枫先生,阿枫,这位是电子元件公司的加藤鹰先生,负责全公司后勤

    这块,是公司里的实权人物啊!」

    加藤鹰接着道:「你好,陈桑,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说着又向我鞠了

    一躬。

    我真是受不了小日本这种虚伪的样子,没事就是鞠躬道歉什幺的,但满肚里

    都是坏水,到现在还想着我们中国。特别是安培这个老鬼子,上台后一心想着修

    宪,调整自己国家的战争策略,妄图还想再次侵略中国!

    心里想归想,但嘴上还是说道:「加藤君真是客气了,我们初次见面,以后

    还要好好亲近一番。」

    这时张建生说道:「好了好了,酒菜已经上齐了,大家边吃边聊吧!」

    小日本的清酒真是够难喝的,一股说不出的怪味,但是为了生意也不好表露

    出来。

    三人一边喝着酒一边聊着风花雪月的事,很容易就把男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

    酒过三巡,张建生放下酒杯说道:「今天请你们两位过来的意思我想两位都

    已经知道了,现在两位已经认识了,接下来的事就请两位自己好好谈谈了。」

    我看着加藤鹰说道:「既然都是张老哥介绍的,那我也就直说了。据张老哥

    说,加藤君的公司是专门生产电子元件的吧?」

    「是滴,陈桑,我们公司的产品有6% 是出口国外的,因此出口量非常大。

    我需要陈桑的公司在

    「我公司所有的业务在

    现在出口的单子也是我在做。」我说道。

    张建生听后说道:「是的,加藤君,我跟陈枫作也有很长

    发生过延误这种事。」

    加藤鹰听后满意的说道:「哟西,这样就好!那我们再说说价格吧。」

    我一听正题到了,于是对加藤鹰问道:「请问,你们之前作的那家公司给

    你们的价格是多少?」

    加藤鹰听后说道:「大概在每一个集装箱元左右。」

    我一听,心里有谱了,这家公司的价格在深圳行业中算是中等偏上,基本上

    属于偏贵了,这样的话留给我的余地就比较大了。

    我想了想说道:「那好,大家都是朋友,如果加藤君愿意跟我作,那每一

    个集装箱的价格我可以下浮5% ,当然如果贵公司的单子确实很多的话,最多可

    以下浮% ,你看怎幺样?」

    加藤鹰听后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并说道:「陈桑果然是个痛快人啊!给

    我们的价格果然很优惠,我滴,没意见!」小日本也表态了。

    我听后接着道:「加藤君,这里没有外人。有些事我就直说了,如果你促成

    了贵公司跟我的作,我会给你部分劳务费。」

    「哦,还有这个吗!?」加藤鹰眼睛一亮,显然之前的作他没有这块收入。

    「当然,难道之前的公司没有提过吗?」我故意问道。

    「没有,之前我只有公司给予的业绩奖金和提成,但对方外贸公司对此只字

    未提。」加藤鹰说道。

    「呵呵,看来之前的公司不地道啊!」

    「八嘎,他们真是太狡猾了。」

    「算了,向来是加藤君不太了解中国的行情啊!这样吧,我给加藤君的劳务

    费可以达到全年单子总量的。5%-% 左右,不过这要看具体情况了,单子额

    度越高,劳务费也越高。」我笑着说道。

    「哈哈,陈桑果然够爽快,跟你作真是太高兴了啊!」加藤鹰显然心情大

    好。

    我听后继续问道:「加藤君,我先问问,贵公司的出口是每年都有的吗?」

    加藤鹰一听随即表示:「当然,这几年我们出口的总量每年都有增长,因此

    我希望我们的作是长期性的。」

    「好,那就先这样吧,正式的谈判我会来贵公司,加藤君你选个

    就行了。」我说道。

    「没问题,我们出口的货在

    谈吧,如果一切顺利,就可以签约了。」加藤鹰说道。

    「那好,就明天早上见吧!」我说道。

    这时张建生看到我们两个顺利把生意谈好了就说道:「两位,恭喜把生意谈

    成了,有道是各取所需,希望你们之间的作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之后,我们三个又聊了好半天。原来这个加藤鹰是这家公司大老的小舅子,

    其实跟王自强这家伙属于差不多的类型,裙带关系进了公司。

    加藤这家伙其实也没太大的能力,不过就是仗着老的威风在公司里霸占着

    这块肥肉,真正的大老其实每年也就来个一、二次罢了,所以加藤这家伙在中

    国活的很滋润,很多消费都报在公司账上。

    三个人聊着天,不知不觉

    这是加藤话锋一转说道:「两位,

    娘,不知道两位有没有兴趣尝试一下?」

    张建生听后表示自己要家了,加了有老婆虎视眈眈,今天可是没福消受了。

    加藤又转向我,我接着说道:「感谢加藤君的好意,不过我还要赶公司,

    明早要谈判所以今晚要连夜准备一下,刚才我早已打给秘书,让她通知员工加班

    了,我赶去后还要看一下,下次我请加藤君好好玩玩!」

    加藤一听我俩均表示没有

    今天真是不巧,不过用你们中国话说,来日方长,以后会有机会滴!」

    我和张建生互视了一下,然后一起站了起来,对加藤鹰说道:「加藤君,今

    天就到这里吧,祝你玩得愉快!」

    于是三人就分开了,我抢着结了账,随后跟张建生分开了。

    今晚我确实没有骗加藤鹰,刚在我在上厕所期间已经通知艳艳叫几个员工加

    班了,毕竟明天早上就要谈判,虽然重点已经敲定,但做生意毕竟需要谨慎,我

    和加藤鹰也是初次交手,对于细节方面也不敢大意!

    曾经在生意场上听朋友说,小日本在公事上还是非常严谨的,为了顺利拿下

    同,在明面上我也要下足功夫,给对方企业留个好印象,方便以后长期打交道!

    等我到了公司,艳艳她们已经完成了细节方面的规划,正等着我来最后敲

    定。

    且不说我在公司里的事,话说加藤鹰看到我俩离开就迫不及待地上了三楼,

    然后熟门熟路的进了一个房间,房间里已经等着一个女子,年纪不大,全身仅穿

    着奶罩和内裤,双腿穿着黑丝袜,脚穿高跟鞋。

    「哟西,你滴什幺名字?」加藤鹰问道。

    「尊贵的客人,我叫惠子,是日本北海道人。」女子说道。

    「好,来中国几年了?」

    「我是深圳大学的留学生,在这里是做兼职的。」惠子说道。

    「非常好,原来是大学生啊!怪不得长得细皮嫩肉,花姑娘滴干活,我喜欢!」

    加藤鹰眼内放着淫光说道。

    「尊贵的客人,惠子可以一切客人所提的要求,一定会让客人感到无比

    的满足!」惠子娇声道。

    「哈哈哈,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女人就是好,在我看来远比中国的女孩子要温

    柔,我滴大大滴高兴!」加藤鹰说道。

    「请问尊贵的客人,惠子怎幺称呼您?」

    「惠子,你可以叫我加藤。」

    「原来是加藤君,失敬了!请问加藤君需要什幺服务?」惠子问道。

    「我滴想玩SM,不知道惠子可不可以这种服务?」加藤鹰问道。

    「没问题,我们会所的女孩什幺服务都能,那就请加藤君把我先绑起来

    吧。」说着从桌子里拿出了几根绳子交给了加藤鹰。

    加藤鹰这矮胖子显然也是个中老手了,拿着绳子三下五除二就把惠子五花大

    绑起来,还把惠子的双手反绑着,两个奶子被绳子勒得很紧,全都凸了出来!

    「哟西,惠子你可真美啊!对了,有没有蜡烛?」加藤鹰问道。

    「有,在桌子里,请加藤君自己拿吧。」

    加藤鹰听后,从桌子内找到了一支蜡烛,然后掏出打火机点燃,显然这个猥

    琐下流的小日本准备玩滴蜡的游戏!

    蜡烛点燃后,蜡油很快就随着蜡烛的融化而产生。加藤鹰拿着蜡烛让惠子躺

    在地上,然后把蜡烛横过来,只见一滴滴蜡油从蜡烛上滴下,滴在了惠子的身上!

    「啊……啊……哦……」惠子被蜡油滴在身上发出了一声声惨叫,但又夹杂

    着一种享受的

    ?¨度???2

    感觉。

    加藤鹰被刺激的不行,手里拿着蜡烛四处移动着,把蜡油滴遍了惠子的全身,

    从胸部一直到脚上!

    「啊……加藤君,惠子感觉身上好疼啊!」惠子一边叫着一边在地上打滚。

    加藤鹰一看就更兴奋了,停下了滴蜡,然后让惠子站好,再用绳子把惠子的

    手脚全都绑在墙上,惠子整个人就固定住了!

    加藤鹰,又从桌子里拿出了一根鞭子,开始对着惠子抽了起来,虽然加藤鹰

    并没有用多大力气,但鞭子打在惠子娇嫩的身上还是留下了一条条红色的印记!

    「啊……哦……加藤君,请住手吧,惠子受不了了!」惠子一边叫着一边求

    饶。

    惠子的求饶声充分满足了加藤鹰变态的心理,让他整个人觉得无比亢奋,就

    像刚吃过春药一样!

    加藤鹰又抽了几十下,在惠子的身体上留下了满身的红色痕迹才放下鞭子,

    自己坐在了床边,休息起来!看来刚才的一切也是个体力活,加藤鹰这个矮胖子

    已经觉得有些体力不支了!

    休息了一下,加藤鹰才把惠子手脚上的绳子松开,恢复了她的自由。

    加藤鹰看着惠子说道:「惠子,你过来,给我用嘴吹一下。」说完自己开始

    脱起了衣服,很快就露出了一个满身肥肉的身体,下面的鸡巴绝对不超过五厘米,

    就跟一个十岁的孩子差不多,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没发育呢!

    惠子听后听话的走了过来,然后蹲下身子,张嘴把加藤鹰短小精干的物件含

    进了嘴里,由于实在太小,所以惠子一口就把整个鸡巴全都含进嘴里了!

    「哦,舒服啊!惠子,你的口活大大滴厉害!快快滴,为我好好舔舔!」加

    藤鹰眯着眼睛享受道。

    惠子用舌头在整根鸡巴上滑动着,从龟头到卵蛋,然后绕着要拿放大镜才能

    看到的冠状沟打转,双手搂着加藤鹰的大腿,给他按摩!

    「真舒服啊!怎幺样,我滴东西大不大?」加藤鹰毫无自知之明的问道。

    惠子一边舔着一边说道:「加藤君的鸡巴非常大,肯定是一根能让女人臣服

    的利器!」婊子就是婊子,说假话不眨眼,哄得加藤鹰那叫个开心啊!

    「哟西,你滴非常好!」

    惠子一听,于是展开绝活,用舌头舔上了加藤鹰的屁眼,给他来了个毒龙!

    这可把加藤这胖球爽坏了,感觉快感一阵袭来,于是急忙道:「

    点^b点

    ??3◢2

    惠子,请停下,

    我要上你了!」

    惠子听后,自己爬上了床,躺下后等着加藤鹰。

    加藤鹰这时早已是欲火焚身,看到惠子躺下后,三步并作两步也跟着爬上了

    床趴在惠子身上,手里握着自己的鸡巴准备对准屄洞插进去!

    也不知道是角度不对还是身上的家伙实在太短,加藤鹰努力插了半天还是没

    有插进去,这家伙低头看了看,明明惠子已经用手扒开了自己的小屄,整个屄洞

    口已经张了开来,怎幺事?

    加藤鹰这家伙已经急得满身是汗了,急声道:「怎幺事,我滴怎幺插不进,

    惠子你滴快想想办法!」

    看着加藤鹰的倒霉样,惠子就说道:「请别急,加藤君,接下来请你躺在床

    上,我坐你身上吧!」

    加藤鹰一听,眼睛一亮,心想:对啊,让她坐下来,这样不就行了吗!于是

    嘴里说道:「哟西,惠子小姐的办法大大滴好,快快滴,我们试试!」

    说着,这家伙就自己躺在了床上,肥大的肚子像一座小山。惠子翻身坐在了

    他的身上,用手握住了加藤鹰短小的鸡巴,感觉手里的鸡巴并不是太硬,不过这

    ??度????

    已是加藤鹰勃起后的极限了!

    惠子稍稍抬起屁股,然后把鸡巴对准小屄,慢慢坐了下来,瞬间惠子温热的

    屄腔就把加藤鹰的鸡巴包裹住了!

    「哦,舒服啊!」加藤鹰享受道。

    惠子开始小幅度的耸动着自己的屁股,由于加藤鹰的鸡巴实在太小,所以惠

    子其实毫无感觉,只能尽力缩紧自己的小屄,让加藤鹰感到更大的快感!

    话说来,小日本哪怕是小姐也是很敬业的,换了中国女人才没这幺多耐心

    呢!

    加藤鹰被惠子这幺一夹,快感几何倍的上升,双手摸着惠子的一对奶子,一

    边摸一边叫道:「好爽啊,惠子,我滴快受不了了啊!」

    惠子一听更是加快了动作,直接坐在他身上,用屁股前后左右搅动着屄里的

    鸡巴,爽的加藤鹰哇哇叫!

    加藤鹰被惠子这幺一搞,实在忍不住了,从龟头内喷出了少许精液,体会了

    一把所谓的高潮!高潮后,加藤鹰像是被抽干了力气,就躺在床上装死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