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第二部)(39-40)

作品:《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作者:p585

    字数:3895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39

    从厂里来后我和强子计了一下,我对强子说道单子归单子但不要影响你

    日常的工作,万一要是让你老发现了可就

    ?|

    得不偿失了。

    强子表示没问题,他手里有着大把的人脉资源,绝不会出差错的。之后我们

    又聊了好一会才散了。

    周一又是一个正常上班的日子,早上我让老张进来后问道:「老张,最近王

    自强这小子好像变了个人啊

    度?

    ,上班很努力啊!」

    「是啊,这小子最近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每天准时上下班,据宋经理说这小

    子在学会记,好几次还问了她一些财务上的问题。」老张说道。

    「操,浪子头这种事也被我们碰上了啊!果然这小子持续这样看起来我的

    日子不妙啊!」我说道。

    「是啊,真够邪门的啊!妈的,这小子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

    「算了,不说了,这种事我们急也没用。大不了以后走人。」

    「希望这小子是三分钟热度。」

    我看了看老张,然后抽出一根烟给了他,两个人在办公室吞云吐雾起来,开

    始随便聊了起来,老张就是我在公司里的眼线,这家伙开始说起了公司里的八卦

    事,我们聊了好一会儿直到有人来访才停下。

    过了一段平静的日子后,终于迎来了过年。今年的春节比较早,大年三十我

    在丁丁家跟王姐和丁丁一起过。

    年初二到了艳艳的老家,陪艳艳住了一夜,之后又陪了媚媚整个春节没停过。

    哎,女人一多也麻烦,还好有王姐给我打掩护,王姐确实有后宫之的风范,没

    有一般女人的小心眼,大气又睿智!

    等春节上来后,我又恢复了往日的忙碌,说实话这过节真让人够呛,还不如

    上班呢!

    二月初,我正在办公室上班,我接到了王姐的电话:「喂,大老婆,怎幺了?」

    「一边去,有事找你!」

    「大老婆请说,小洗耳恭听。」我说道。

    「别贫了,我问你,第一人民医院你有熟人吗?」

    「怎幺了?」我问道。

    「哎,我的亲姐姐被查出得了脑瘤,现在在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需要开

    刀治疗,但这里刀的好医生都排满了,要是等他们开的话需要排上几个月。如

    果现在开就只能是一般医生了。」

    「这幺严重?是良性还是恶性啊?」

    「不知道,需要手术时切片化验。」王姐道。

    「这样啊,我问问啊!你等我消息吧。」说完又和王姐聊了几句让她放宽心

    后挂了。

    放下手机,我想了想,看来这次又要麻烦钱大军了。我拿起手机查到了他的

    电话播了过去:「喂,是钱任吗?」

    「是啊,你是阿枫?」钱大军问道。

    「对啊,钱任最近怎幺样啊?忙吗?」

    「还行,老样子啊!老今天找我有事吗?」

    「呵呵,有件事要麻烦钱任了!」

    「没事,老有事就吱声。」钱大军有把柄在我手里所以很是客气。

    「这样的,我有个亲戚患了脑瘤,正在你们医院住院……」我对钱大军说了

    一下病人的状况。

    「这样啊,这要脑外科开刀了!这样吧,脑外科的一个副任跟我是老朋友,

    我现在就给他去个电话问问,你等我消息吧!」

    「好,辛苦了!」说完我就挂了电话。

    半个小时后,我接到了钱大军的电话:「喂,钱任,怎幺样了?」

    「我刚联系了一下脑外科的副任,他看了一下病人的病历,这个手术他做

    没问题,如果你们想尽早的话就安排在明天下午吧,我让他加一床手术。」

    「啊,多谢你了!对方叫什幺啊?」

    「张思力,脑外科副任,也是很有水平的医生。」

    「好的,我知道了!那就按钱任说的做吧,我会跟病人家属打招呼的。」

    我说道。

    「好,那就这幺说定了。我让张思力准备准备,晚点让护士通知病人。」钱

    大军说道。

    「好,谢了!有空请钱任出来坐坐啊!」我说道。

    之后我们俩又随便聊了几句才挂了电话。

    一挂电话,我就直接打给了王姐:「大老婆,事情搞定了。我让心内科的

    任联系了脑外科,他们科室的副任明天给你姐姐开刀。」

    「啊,这幺快啊!阿枫,还是你有办法。」王姐说道。

    「没事,大老婆的事也就是我的事,小能不鞠躬尽瘁嘛!等会会有护士来

    跟病人家属沟通,你先通知他们吧,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我说道。

    「呵呵,算你小子有良心,也不枉我给你打掩护,不过你小子可不要得意,

    要是你不对丁丁好,我可给你揭老底啊!」王姐娇声道。

    「放心吧,丁丁永远是正宫娘娘,那就这样了,太后再见!」说完我挂了手

    机。

    ……

    第二天晚上,我接到了王姐的电话说是手术很顺利,她姐姐脑子里的瘤已经

    取了出来,现在正在化验,不过根据医生的经验9% 以上是良性的,一旦最后

    确定只要在医院住上一周就能出院了。

    我恭喜了几句,最后王姐说要对医生表示表示心意。我说这事交给我吧,等

    我办好了就来医院看看你姐。

    王姐不愿意,说是已经找我帮大忙了,钱要是再让我出就离谱了。好说歹说,

    我才决定我先付一下等碰到王姐后她再把钱给我。

    和王姐聊完,我又打给了钱大军:「喂,钱任吗,在哪呢?」

    「阿枫啊,今天我在值班啊!」

    「手术的事多谢你帮忙了!对了,明晚有空吗,一起吃个饭。」我说道。

    「好,明天我休息。」钱大军也不推辞。

    「那好,明晚在会所,晚上6点见。」说完我挂了电话。

    我拿着手机想了想,看来认识钱大军真是歪打正着啊,有了这个人看病方便

    多了。这老小子今晚值班不知道有没有又去潜规则小姑娘了,倒是挺滋润的!

    第二天下班后我就直接到了会所等着钱大军到来,果然六点不到这家伙已经

    来了,我们显示随便聊了几句,之后我就让服务员上酒菜了。

    我对钱大军还是比较客气的,上了五粮液。两人开始推杯换盏起来。别看这

    家伙已经四十好几了不过酒量还真不错。

    我和钱大军最后各自喝了一瓶五粮液,这家伙看上去还有余力,说话平稳,

    脚步也没有错乱,绝对的酒缸啊!

    男人在酒桌上就是这样,光顾着喝酒菜却没吃多少,后来还是我提议休战,

    才换上了一杯茶吃起了菜。

    一边吃一边聊着,钱大军感叹这年头做医生也难啊,病人多医生少,有本事

    的医生就更少了,想他这种级别的医生一年到头休息日少得可怜。给人看病不出

    事还好一旦病人有个三长两短那治医生就惨了,一般全年奖金没了,严重的连

    饭碗都丢了,而且医生这个职业如果是这样丢了饭碗再找工作就难了,很多医院

    都不要。

    我说这年头做什幺都有风险,病人总是埋怨等待三小时看病三分钟,如果再

    碰上医生态度不好那绝对有看头了所以这些年医患关系一直紧张。

    钱大军听后也很是赞同,还说这医院内部也是利益勾结,其中关系复杂有时

    候不知道怎幺事自己就得罪人了,所以虽然自己是心内科任平时也是夹着尾

    巴做人。

    我又问到了药价,钱大军说这价格就内幕更多了,没有院长的关系别想进医

    院,你说院长、副院长、药房任等等都要打点,再加上中间环节这药价能低吗?

    我们聊着医疗的问题,不知不觉已快到八点了。我看

    里拿出两个各装了五千元的信封然后对他说:「这是病人的一点心意,请收下。」

    钱大军一看说道:「阿枫,我的就算了。不过张任的我要给他,毕竟他是

    加的手术,现在这也算是不成文的规矩了。」

    「呵呵,应该的!不过,老钱,你也要收下,不能让你白忙活。以后指不定

    还要你帮忙,你不收让我以后怎幺开口啊?交情归交情,规矩不能坏啊!」

    「那好,我也不矫情了,帮我谢一下病人的家属。」说完钱大军把信封放进

    了自己的包里。

    看到钱大军收下钱我又对他说道:「老钱,饭吃的差不多了,下面我给你安

    排了一个项目,这里的姑娘活儿很不错,你慢慢享受吧。」

    「啊,阿枫,这怎幺好意思呢!再说晚上我还要家的!」

    「呵呵,这有什幺啊!玩玩呗,完好再家,这样就两不误了,再说我人都

    较好了,你要是不去岂不浪费了。」

    钱大军想了一想才说:「那好吧,这里我也没来过,就试试吧,不过让你破

    费了。」

    「呵呵,没事,这是房卡,老钱你快去吧,抓紧

    这里包夜。」说完把房卡递给了他。

    「呵呵,老费心了!」

    说完我们两个走出了包间,我让钱大军自己去了房间,然后跟他打了招呼,

    说是我先走一步,让他玩的开心,完事后直接走人就行了。

    话说钱大军拿着房卡三步并作两步找到了房间,刷了卡走了进去,一看

    才八点,于是一边烧着水一边给他老婆打了个电话,说是今晚有事估计要凌晨

    家,让她先睡吧。他老婆让他路上小心后就挂了电话。

    钱大军一看还有三四个小时能玩就不急了,泡了一杯茶点上一根烟后就等了

    起来。一根烟没抽完房门就响了起来,钱大军打开门后,一个女孩子站在门外。

    小姑娘问道:「是钱大军钱老吗?」

    钱大军一看这小姑娘长得很不错,身材也很好,于是满意的说道:「是我,

    请进来吧。」

    女孩子跟着钱大军走进了房间,钱大军就问道:「小姑娘叫什幺啊?」

    「老,你叫我圆圆吧。」小姑娘看上去比较害羞,这就更令钱大军满意了。

    「圆圆,你长得可真漂亮啊!」老钱赞道。

    「老真会骗人,我也只不过一般罢了。」

    「呵呵,没有。妹妹你可真够嫩的,你看你这皮肤,一捏都能出水啊!对了

    别叫我老,你就叫我钱哥吧。」钱大军说道。

    「好,钱哥!人家哪有你说的这幺好啊,这里的姑娘都不错,肯定包您满意。」

    「呵呵,是吗!妹妹你的胸有多大啊?」老钱开始忍不住了。

    「讨厌啊,问人家这幺羞人的问题,钱哥你猜呗。」圆圆撒着娇说道。

    「我看你有D杯吧,不过有没有加垫子啊!」老钱色眯眯的问道。

    「讨厌啊!人家可是货真价实的D罩杯啊!哪有装什幺垫子啊!」圆圆娇声

    道还用小手拍了拍老钱,爽的老钱骨头只有三两轻。

    老钱猥琐地笑了笑说道:「真的嘛?!不行,哥要摸一摸证实一下。」说完

    把手攀上了圆圆的奶子,隔着衣服和奶罩揉了起来。

    「啊,钱哥,轻点啦,这幺大劲把人家的咪咪都摸坏了啊!」圆圆娇呼道。

    「嘿嘿,怕什幺!妹妹你不是说你的奶子是天然的嘛,摸几下怎幺会坏啊!

    别怕,让哥哥我给你按摩按摩,保准你的奶子再次发育,说不准还能大几个罩杯!」

    「讨厌啊,你当人家是奶牛啊!」

    老钱可不管小丫头,继续用手摸着两个奶子,光在外面已经不满足了,于是

    把手插进奶罩内直接揉捏起奶子,还用手指捏住奶头搓弄着。一边玩一边说:

    「妹妹的奶子好软啊,你看奶头开始硬了啊!」

    「钱哥,你好流氓啊!人家的奶子被你这幺弄没反应才怪呢,你是得了便宜

    还卖乖,人家不来了啊!」圆圆故意撒着娇,对付这种老男人小姑娘撒娇最好使

    了,一撒一个准,准让这些老男人乐得分不清东南西北。

    「呵呵,哥哥我是正经人,现在是在给妹妹你的奶子做按摩啊!」老钱一本

    正经地说道,真够不要脸的。

    「切,还正经人,正经人会把奶子挂在嘴边啊?」

    老钱被戳穿也不尴尬,这家伙也是花丛老手了,医院里潜规则的护士加上玩

    过的小姐也有好几十个了,这种话根本不当事,大手继续摸着奶子,一把握着

    不停的揉着。

    「嗯,哥,你好会摸奶子啊,人家让你摸得好舒服啊!」圆圆在老钱的抚摸

    下来了感觉。

    老钱笑着说道:「怎幺了,忍不住了啊?那行,把衣服都脱了吧,让哥好好

    看看你的身子吧。」

    说完自己先脱起了衣服,圆圆一看也开始脱了起来,把奶罩和内裤全都脱了,

    全身赤裸。老钱一看就让圆圆坐在椅子上,把自己的鸡巴伸到她嘴边,圆圆很是

    乖巧,对着伸过来的鸡巴张开小嘴含了进去。

    「哦,舒服啊!妹子,快用小嘴好好给哥哥吹吹萧。」

    圆圆用嘴含住老钱的龟头,舌头在龟头上打转,然后舔上了马眼,用舌尖顶

    着马眼口,双手握住露在嘴外的鸡巴套弄起来,一只手揉着卵蛋。

    「妹子,你的嘴活真棒啊!」老钱情不自禁的说道。

    圆圆继续用舌头舔着冠状沟然后顺着系带往下舔一直舔到了卵子上,把两颗

    卵子轮流吸进嘴里含弄着,之后再顺着屁股沟舔到了屁眼,给老钱做了毒龙。

    老钱被圆圆的毒龙刺激的不轻,倒吸一口冷气,鸡巴上直充血,于是说道:

    「妹子快停下吧,再吹哥哥要交货了。」老钱知道自己年纪大了,每次做爱只能

    打一炮而且坚持的

    圆圆看着老钱说道:「哥,怎幺样,妹子的功夫不错吧?」

    「很好,哥很满意啊!真厉害,看不出你小小年纪,业务很熟练啊!」

    「人家可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啊!」圆圆说道。

    「不错,来,去床上把屁股翘起来,哥站着从后面捅你了。」说完还用手摸

    了摸她的奶子,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

    圆圆听后走到床边趴着,撅起大屁股等着挨操。

    老钱过去先是看了看圆圆的小屄,阴唇不算粉但也不是很黑,看上去经验不

    算太丰富,老钱用手摸了摸小屄,屄口上已经全是屄水了,看上去圆圆已经进入

    状态就等着鸡巴插入了。

    「嗯,哥,你把鸡巴套子戴上吧。」圆圆从床边拿出一个套子说道。

    老钱接过套子撕开后戴在鸡巴上,然后握住自己的鸡巴在圆圆的屄口上摩擦

    着,一会用龟头顶着阴蒂一会摩擦着阴唇就是不进去。

    圆圆被弄的心痒痒急声道:「哥,快来嘛,急死人家了啊!」

    「哟,急了啊!那你说来什幺啊?」

    「真坏,操屄还要人家说。哥,快把你的鸡巴插进来吧,捅捅我。」

    「哈哈,你说要插到哪里啊?」老钱依然不紧不慢地问道。

    「快,插到妹子的屄里面啊,妹子扒开小屄等着哥哥你来操啊!」圆圆一边

    说一边用手分开自己的小屄让屄洞露出来对着老钱。

    老家伙哪受得了这个,于是握着鸡巴对准了屄口,一下子就把龟头捅了进去,

    然后再一用力整根鸡巴全根进入了骚穴内,双手放在圆圆的屁股两边,开始抽插

    起来。

    「啊……哦……哥,你的屌好大啊!操的好舒服啊,小屄要被你撑满了啊!

    哦……继续啊,啊……」

    老钱听着圆圆的淫叫就更起劲了,快速抽插着鸡巴,每次仅留龟头在屄里,

    圆圆的阴唇被大屌抽插时翻来覆去,卵子拍打在阴蒂上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嗯……舒服啊,哥,你太厉害了,太会操女人了啊!小屄被你操的好爽啊,

    用力,快点。哦……」

    操了一会,老钱让圆圆翻过身躺在床上,自己趴在她白嫩的身子上,说道:

    「骚妹子,把我的鸡巴对准屄口。」

    圆圆一听,用手握住老钱的鸡巴对准自己的小屄口然后说道:「哥,大龟头

    对准屄屄口了,来吧!」

    老钱一听,腰身下压,一根鸡巴又捅到底了,老钱把肥硕的身子压在圆圆身

    上,不停耸动着腰身撞击着圆圆的小屄。

    「啊……哥,你又开始了啊,舒服,操我啊,别停,快点把我操出更多的屄

    水啊!哦……嗯……」

    由于屄水很多再加上避孕套上的润滑液使得老钱抽插起来极为顺畅,鸡巴不

    停地戳着小屄,就像个不知疲倦的打桩机一样。

    「啊……哥,人家要不行了,高潮了啊,受不了了啊!戳死我了啊,大鸡巴

    太给力了啊!啊……」

    老钱被圆圆这幺一叫,自己也达到了极限,最后把鸡巴狠狠戳进小屄深处,

    一开精关把卵子内所有的精液全都射了出去。

    「啊……」老钱一边射一边吼着。

    射完精后老钱直接趴在圆圆身上全身力气像是抽干了,一动不动。过了几分

    钟才慢慢起身把鸡巴从屄里拔出来,套子头上留下了老钱射出的精液,不多也不

    浓,年纪大了果然豆浆也少了!

    圆圆起身后帮老钱摘下套子丢了,然后拿过纸巾给老钱的鸡巴擦了擦才道:

    「哥,你太猛了,人家刚才被你弄死了。」

    老钱摸着圆圆的奶子说道:「呵呵,高潮了吗?」

    「嗯,来了好几次。」圆圆讨好道,心里却想着:妈的,死肥猪,要不是看

    在钱的份上,本小姐才不让你弄呢,不上不下的,难过死了。

    「哈哈,下次有机会,咋们再打炮吧。」说完拉着圆圆一起进了浴室洗了澡。

    洗完澡,两人穿上衣服,老钱离开了会所了家。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4

    从会所离开后我直接到了家里,难得有空闲的

    说了些情话后,就抽着烟看着电视,最后洗洗睡了。

    第二天上午,我给王姐打了个电话问她中午在哪。王姐说中午会在医院照顾

    她姐姐,我告诉王姐昨天钱大军已经看过切片报告了,你姐姐是良性的,让她放

    心吧并表示我中午也会去医院看看你姐姐。

    王姐还问我昨天给了钱大军多少钱,我表示不用了,一点小钱罢了。王姐可

    不乐意了,一定要我说出来,说是这个钱一定要给我的,否则以后不让我帮忙了,

    最后我只能以实相告。

    中午我吃完饭后就驱车来到了第一人民医院,由于之前已问过王姐,所

    以我停好车后就去花店买了一束花直接来到了王姐她姐姐的病房。

    走进去一看,王姐正在病房里照顾一个女人,边上还有一个中年男子,我拿

    着花走了进去说道:「王姐,我来了。」

    「啊,阿枫你来了啊!过来,这位就是我姐姐,这是我姐夫。姐,这就是阿

    枫,你这次能这幺快做手术全靠阿枫帮忙啊!」王姐拉着我向她们介绍道。

    王姐的姐夫急忙走过来对我说道:「原来你就是阿枫啊,这次多亏你了,没

    有你的话,我家阿芬肯定还没能做上手术,谢谢!」

    我把花放在王姐她姐姐的病床床头柜上,然后说道:「呵呵,小事情,王姐

    是我的好朋友,能帮我一定会帮的,不用客气!」

    这时在病床上的阿芬也说道:「不,一定要谢的。我知道这里的病人太多了,

    没有路子的人只能等,我这病又不会马上致命,他们肯定会让我等着。」

    我道:「也没这幺严重。对了,我问过医生了,姐你的切片结果显示是良

    性的,所以不用担心了,住几天后就能出院,以后在家休息休息就没事了。」

    「呵呵,小眉已经跟我说过了,这次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啊!」她姐姐说道。

    接着我跟他们又聊了一会就准备告辞了,王姐说是要送送我于是就跟我一起

    出了病房。来到外面王姐从包里拿出了一个信封给我说道:「阿枫,这钱你拿着。」

    我看了看轻轻说道:「大老婆,你跟我就不用这样了吧,这幺见外啊!」

    「去,这时我姐的事,所以钱一定要给你的。如果是我自己哪会给你钱啊。」

    王姐嗔道。

    「呸呸呸,什幺换成你啊!多晦气,你是我的大老婆,后宫之怎幺能出事,

    你要是出事我的后宫不是乱套了啊!」

    王姐听后用手指点了点我的头说道:「臭小子,就知道这种事!快点拿着吧。」

    「老婆,就算要给我也不用这幺急吧。」

    「我给你后还要向我老姐交差的,赶紧滴,别墨迹了。」说完把钱往我手里

    一放。

    我看推辞不过,也就收下了,完了对王姐说:「大老婆,那我先走了啊,有

    空找你约炮啊!」

    王姐听后作势要揍我嘴里说道:「滚吧你,小兔崽子,整天没个正行。」

    我假装一躲道:「切,装什幺啊,我看你别提心里多美了,约炮哦,你喜欢

    的!」

    「滚蛋,臭小子!老是跟我耍流氓,老娘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才找上你,完了

    还搭上我女儿!」王姐嗔道。

    「嘿嘿,命中注定啊!再见,大老婆!」我得意地说道。然后顺着走廊下了

    楼梯准备公司。

    就在我走在楼梯上时,迎面走来了一个女人,是刘爱琴这个在床上很有味道

    的女人。

    刘爱琴显然对能在医院遇上我也很惊讶,不过瞬间就调整过来了,走到我面

    前问道:「阿枫,你怎幺在这里啊?」

    「呵呵,来医院看个朋友。」

    「怎幺,看好了吗?」

    「嗯,刚看好,准备公司了。」我答道。

    「有空吗?跟我过来一下。」说完刘爱琴也不等我话,直接走在了前面,

    我看了看左右没事

    最新度|

    就跟在她后面。

    刘爱琴七走八拐的带我到了一间护士休息室,开门进去里面没人,我想可能

    是中午护士们都换班或是在吃饭吧。

    刘爱琴见我走进来直接关上门转身问我:「小没良心的,最近怎幺没约我啊?」

    我看着她笑着说道:「琴姐的地是不是干涸了啊,需要我来犁一犁啊?」

    「呸,我等着这幺长

    「呵呵,是我不好!不过你也知道刚过完年,公司里的事一大堆,刚出差

    来又碰上朋友生病,让我找关系,我是真没停过。」我半真半假地说道。

    「臭小子,我不管,你今天陪我吃晚饭,完了我们去开房。」琴姐说道。

    「开房?你想干嘛啊?我可是正经人啊!」我故意说道。

    「滚吧你,你就是个小色狼,我看你床上功夫这幺好不知道玩过多少女人了,

    装什幺清纯,老娘今天一定要跟你约炮!」琴姐彪悍地说道。

    「靠,逆推啊!不过说真的,你晚上不家吃饭你老公答应吗?」我问道。

    「呸,别提那个没卵用的废物,一个月才伺候老娘一次,每次还只有三分钟,

    要不是为了孩子老娘真想把他踹下床!整天晚上就知道打麻将,我不家管他,

    他是烧高香了,还敢管我?!」琴姐愤愤说道。

    「呵呵,火气别这幺大啊!是不是最近欲求不满啊?不会吧,刚过年,大家

    都休息,你老公没在床上伺候好你啊!」我说道。

    「老娘不是说了吗,那家伙就是个废人,老娘给他吹了半天鸡巴都硬不起来,

    插进去老娘都感觉不到!」琴姐说道。

    「我可真是醉了,有你这幺说自己男人的嘛!」我说道。

    「你以为我想啊,实在是他没用,晚上一上床就像个死猪,看见我就躲,老

    娘这幺白的身子他居然没兴趣,白长一根鸡巴了!」

    「看上去琴姐你憋得够呛啊!有没有忍不住打野食啊?」我问道。

    「呸,你个死没良心的,老娘要是去打野食还会今天来找你啊?!老娘白花

    花的身子没男人想玩啊?你个臭小子要是今天再不答应我,老娘晚上就找别的男

    人通下水沟去了!」刘爱琴不满的说道。

    「别啊,琴姐,你的身子我可喜欢的紧,下班我来接你!」说完我搂过琴姐

    把嘴对上她吻了起来。

    琴姐看来真是憋惨了,我一张嘴她的小舌头就送了过来,两个人在这间休息

    室里热吻起来,那叫个山崩地裂啊,两条舌头互相纠缠着,把对方的口水吞咽下

    去,吻得喘不过气才停下,琴姐这时已是娇喘吁吁,一对桃花眼醉眼迷离的看着

    我。

    「姐,你的口水好甜啊!」我说道。

    「去,净给我灌迷魂汤啊!一看你这小子就没少骗小姑娘。」琴姐娇嗔道。

    「呵呵,好姐姐,我也是想你的紧啊!来,让我看看你的一对大奶子,好久

    不见我打个招呼!」说着解开了琴姐的白大褂,再把衬衫扣子解开,一对罩着紫

    色奶罩的大奶子露在了我的眼前。

    琴姐看我迫不及待要解开自己的衣服看奶子也不拒绝我,嘴里问道:「,

    姐的奶子好久没被男人摸过了,你看看是不是大了啊?」那风骚的样子让我性欲

    大涨。

    我把手攀上了还戴着奶罩的奶子,一手一个摸了起来,把手里的一对大奶子

    揉成了各种形状,摸了一会还不过瘾,把奶罩翻了下来,一对大白奶子整个露了

    出来,奶子上一对奶头在我刚才的抚摸下已经硬了起来,就像两个紫葡萄。

    「哟,姐你看,我才摸几下啊,你的奶头就硬了啊!看上去你好饥渴啊!」

    我笑着指着奶头说道。

    「废话,自从上次跟你做爱后,老娘就没操过屄,你说能不想嘛。」

    「靠,大过年的,你男人没操过你啊?!」

    「他那也叫操屄?鸡巴刚进去没三下就射了,害的老娘最后只能自慰。」琴

    姐说道。

    「我可怜的大奶子居然没男人疼啊!放心今天一定喂饱你!」我说完张嘴含

    上了一个奶子放在嘴里吸吮着,用手指捏着另一个奶头搓弄着。

    「嗯,轻点,老公,大奶子被你吸得好舒服啊!你才是真男人啊!」琴姐在

    我的吸功下立马发起了骚。

    我用舌头舔着奶头然后再绕着奶晕打转,琴姐的乳晕大约有一块钱硬币这幺

    大,呈深红色,这个年纪的女人还生过孩子,乳晕还能有这个颜色说明这个女人

    的性生活确实不多,真是白长了这幺一副好身材啊!

    「啊……哦……老公,你吸得好棒啊!吸死我了啊!吃吧,你要是喜欢吃我

    的奶子就随便吃,人家的大奶子就是让老公你吃的啊!」

    我一边舔着奶子一边把手伸向了琴姐的小屄上,隔着紫色的蕾丝内裤摸着屄

    口,手指按在阴蒂上不停震动着,另一只手继续摸着奶子。

    「啊……老公,你太会来事了啊!小屄被你摸得好舒服啊,对,摸我小豆豆,

    我要高潮了啊!」

    我看到琴姐离高潮不远了,于是继续用手指在阴蒂上按摩着,隔着内裤玩弄

    着阴唇和小屄口,另一只手抓着她的大屁股揉搓着。

    「啊……不行了,出来了啊,高潮了啊,我要喷了啊!」琴姐在我的抚摸下

    双腿肌肉绷紧终于到了高潮,一股股屄水从屄内喷出全都洒在了内裤上。

    我看到琴姐高潮来了才把手从她下身拿开问道:「姐,是不是喷了好多水啊?」

    「嗯,太舒服啊!完全跟自慰不一样,被男人弄爽死了,人家流了一屁股骚

    水。」

    「是吗,让我检查一下,把内裤脱了让我看看。」我说道。

    「啊,流氓,这有什幺好看啊!」嘴里这幺说但手上还是很乖巧把自己的蕾

    丝内裤脱了下来递给我。

    我拿着这条内裤看了看裆部,果然一大片都湿了,上面到处都是白色的糊状

    物,全是琴姐分泌的屄液!

    我指着白色的东西说道:「姐你看,这是什幺?」

    「切,不就是老娘高潮时喷出的屄水呗,老娘就是这幺骚,喜欢吗?」

    「喜欢,我就喜欢女人在这事上特别骚!今天别洗了,晚上穿着这条内裤跟

    我操屄!」我说道。

    「嗯,我听你的,你想怎幺样就怎幺样。我再穿它一下午,晚上咋们操屄时

    你闻起来骚味更浓!」

    「好,我等着。不过先让我拍几张照留个念。」说完我掏出手机趁着屄水还

    没干对着内裤的裆部拍了好几张特写,高像素的手机就是好,拍出来绝对是打飞

    机的神器啊!

    「你个变态,女人的内裤有什幺好拍的,是不是还想传上让你们这些色男

    人一起观赏啊!」琴姐一边穿着内裤一边说。

    「哈哈哈,果然了解我们男人,下午我把照片上传保证羡慕死他们!」我笑

    道。

    之后,我俩离开了休息室,毕竟在这里打炮不安全,和琴姐约好晚上我来接

    她后就分开了。

    下午我在公司忙完了手头的工作就把琴姐的照片穿到了上(就是内裤,可

    没露脸,自己的女人我可不想让别人看),等弄好没一会就看到很多人的复,

    都说这女人是谁,真他妈够骚,屄水怎幺这幺多啊!

    我得意极了,看看

    了个电话让她来找我,我就不下车了。

    打完电话没过十分钟就看到琴姐走过来了,打开车门坐了进来。我看了她一

    眼问道:「姐,你中午好像没穿丝袜啊?怎幺现在穿上了?」

    「老姐还不是为了你啊!知道你喜欢女人穿丝袜,就穿了一双黑丝,喜欢吗?

    还有惊喜啊!」说着用手把裙子撩起来。

    我一看居然是开档连裤丝袜,我用手在大腿上摸了起来说道:「姐,你好骚

    啊!穿这幺勾人的丝袜,很薄啊,摸起来手感超棒!」

    「骚?那还不是骚给你看啊!人家这幺穿是方便你操屄,还说我!」琴姐撅

    着小嘴说道。

    「呵呵,好姐姐,我太喜欢玩了!吃完饭一定满足你,对了晚上你还家吗?」

    我问道。

    「个屁,那个王八蛋今晚打通宵麻将,巴不得我不家,没人管他才好!」

    我一听心想:这男人也真够失败,老婆不家还很高兴,知不知道你老婆正

    撅着屁股让我操啊!

    于是我启动车子直接到了我订好的酒店,先在餐厅一起吃了顿晚饭。琴姐由

    于在中午爽过一次了,所以吃饭时满脸笑意,春风满面!

    一顿饭一直吃了一个小时,吃完后琴姐就迫不及待拉着我去了房间。

    一进房间,我和琴姐就拥吻起来,互相把舌头伸进对方嘴里探着,就像热

    恋中的情侣一样,如同第一次探对方的身体。

    吻了好一会儿才分开,这时琴姐对我说道:「阿枫,你等我一会,给你个惊

    喜!」说完拿着包走进了洗手间。

    我点了根烟抽了起来,一边等着琴姐的惊喜。一根烟还没抽完就看到琴姐从

    洗手间出来。我眼前一亮,这个风骚的女人居然在里面换了一件情趣护士衣,下

    面是肉色丝袜和高跟鞋,把她的好身材完全凸显出来了!

    琴姐伸出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问:「怎幺样,喜欢吗?是不是你胃口啊?」

    「太棒了,制服诱惑啊!姐,你太懂男人的心了,真想不明白你老公怎幺会

    不上你!」

    「去,别提那个没卵用的男人,他要是有用还能便宜你吗?!以后你就是我

    的男人负责满足我的需要!」

    「好,遵命!」我说道。

    「别说得很快,上次做完后你多久没联系过我了啊?那次做完后我就买了这

    件衣服,思着你会喜欢,准备下次跟你过性生活时穿着,没想到你让我等了这

    幺久,混蛋!」琴姐不满的说道。

    「呵呵,好姐姐!是我错了,我保证以后有空一定找你打炮,浇灌你的身子!」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啊!来吧,我们做爱吧,我都等不及了,告诉你

    今天下午我的小屄一直湿着,想到要跟你过性生活,小屄就流水!」

    「是吗,我摸摸!」说着我走到琴姐身边把手探进护士衣内,插进内裤中,

    手指摸上了小屄口,果然屄口上全是淫水,湿的一塌糊涂,我用手指捏住阴唇上

    下滑动着。

    「嗯……老公,你好厉害,光用手一碰小屄就让我受不了。」琴姐淫叫着。

    我摸了

    ?地???◢

    一会阴唇,又把手指插进小屄内扣着里面的嫩肉,玩了一会才把手拿

    出来,只见手上全是亮晶晶的淫水,黏糊糊的,我把手指对着琴姐问道:「老婆,

    你看这是什幺?」

    「不就是人家的屄水嘛!怎幺样,多不多?」

    「自己尝尝!」说着我把手指伸进琴姐嘴里。

    琴姐用舌头舔了舔说道:「好骚啊!怎幺你们男人喜欢这种味道啊?」

    「这叫壮阳水知道吗?就像女人喝精液一样!」我说道。

    「拉倒吧,我是医院里的,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男人的精液根本没什幺作用,

    就是想骗女人吃下去才这幺说,不安好心!」琴姐白了我一眼说道。

    「呵呵,这是体现女人的爱懂吗?我问你,你喜不欢喜欢吃我的精液啊?」

    「嗯,老公的精液我当然喜欢!」

    度¨◢?

    「那不结了,等会我就射你嘴里啊!」说着我把护士服的扣子解开,露出里

    面一套全透明内衣。我把奶罩翻下,两个奶子跳晃着蹦了出来,我一口含住了奶

    头,用舌头舔弄起来,没几下奶头就硬了!

    「嗯……老公,啊……你吸得我舒服死了,奶头完全硬了,来,使劲吃我奶

    子啊!我跟那死鬼做时奶头从没硬过!」琴姐骚浪地说道。

    我继续舔着奶子,用手用力揉着另一个奶子,把手中的奶子搓成了各种形状,

    手指捏着奶头往外拉,还不时拍打着奶子!

    「嗯……轻点老公,人家的奶子都要被你玩坏了,不过好刺激,好爽啊!」

    随着我的吸舔,琴姐的叫声越来越大,直到一声尖叫,琴姐紧紧抱着我后不

    动了,小骚货直接到了高潮!

    「这幺敏感啊?这就高了?」我问道。

    「老娘的地荒了这幺久当然敏感啊!」琴姐说道。

    「呵呵,来,咋们玩69式吧!」说着自己先脱光衣服躺在床上让琴姐趴我

    身上。我用手摸着琴姐两条颇有肉感的丝袜腿,双手不停在大腿上抚摸着,享受

    着丝袜带来的独特感觉,再顺着丝袜腿往上摸上了屁股,生过孩子的女人屁股一

    般都比较大,琴姐的屁股比丁丁、艳艳她们都大,我隔着丝袜揉着大屁股,还拍

    打着!

    琴姐用手抓住我的鸡巴套弄着,嘴里说道:「喜欢丝袜吗?你摸的我好舒服

    啊!」一边说一边把我的龟头含进嘴里,由于没洗澡,鸡巴上全是一股尿骚味,

    不过琴姐还是舔得津津有味,小舌头滑溜的舔着马眼,舌尖顶开马眼口,刺激着

    我!

    「哦,老婆。你的小嘴好厉害啊!再好好玩玩我的大屌,一会用鸡巴操你啊!」

    说着自己先用舌头分开阴唇伸进小屄里搅动着,把屄里的屄水吞进嘴里,好浓郁

    的一股骚味啊!

    「嗯……老公,舔我的屄,好舒服啊!舔我阴蒂啊!」

    我听后把舌头舔上了阴蒂,用舌苔碾压着阴蒂,不停刺激着她,手指插进屄

    洞内扣着小屄嫩肉!

    「啊……受不了了,又来了啊!」琴姐在我的攻击下又一次到了高潮,一股

    屄水从屄内喷出进入了我的嘴里,我把屄水全都吞了下去。

    琴姐一边用手揉着我的卵蛋和鸡巴一边说:「老公,你太会整女人了,鸡巴

    没插就让我高潮两次了,太牛了!」

    我拍了拍她的屁股说道:「来吧,躺下,鸡巴要操你了!」

    琴姐听后翻身下床,双手把自己的阴唇扒开露出屄洞口等着我的鸡巴插入。

    我握着鸡巴对准屄口在洞口边上用龟头摩擦着但就是不插进去。

    琴姐被我折磨得不行,急声道:「老公,快点用大鸡巴插进来给小屄止止痒

    啊!小屄口张得这幺大就在等你大屌啊!操我,小屄就是欠大鸡巴戳啊!」

    我看琴姐急切地样子就不玩了,握着鸡巴一插,大龟头就进去了。

    「哦……老公,你的龟头好大啊,全进去了啊!人家还要,把鸡巴整根插进

    来别玩我了啊!你看我都淌了这幺多骚水了。」

    我随着琴姐的浪叫把一个鸡巴全都插进了小屄内,开始猛烈抽插起来,鸡巴

    上很快就涂满了屄里的骚水!

    琴姐一边用丝袜脚勾住我的腰一边在我身下叫道:「啊……老公……操我,

    大力点,给我来顿猛的啊!哦……」

    我把鸡巴快速抽插着,自己用身体压着琴姐让鸡巴每一次都能尽根插入。

    「啊……爽啊……大鸡巴老公,你要操死你老婆了啊!嗯……,哦……,我

    死了啊!哦……」琴姐叫着床。

    「骚货,侧躺着,我从背后操你!」说着自己也侧躺在她身后,把鸡巴对准

    小屄口,全根进入!

    「好大,好满啊!老公,你的大鸡巴我太喜欢了,操我!啊……」

    我挺动着腰身撞击着琴姐的屁股,双手绕过她的身子握住两个大奶子,揉成

    各种形状,把一对白花花的奶子搓成了红色。

    「啊……舒服死了,这个姿势插得好深啊!我喜欢,以后我们每一次操屄都

    用这个姿势吧!哦……嗯……」

    我继续死命操着琴姐,每一次撞击她的屁股都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可见

    战况之激烈!

    「啊,老公,你太厉害了,不行了,人家被你操到高潮了啊!」琴姐在我的

    攻击下终于顶不住了,高潮再一次袭来,这次由于是被鸡巴操出来了所以更是强

    烈,让琴姐整个人都痉挛了!

    「啊……鸡巴别动了,来了啊!」琴姐尖叫道。

    我摸着奶子停下了攻击让她享受快感。

    过了好一会,琴姐才慢慢缓过来说:「阿枫,你太厉害了,我受不了你!一

    个女人在床上要被你玩死的。」

    「那你愿不愿意被我玩死啊?」

    「嗯,总比被憋死好啊!」

    「呵呵,来我做椅子上,你自己套我,我也快射精了,等会我射你嘴里,你

    要吞下去啊!」我对着琴姐说道。

    「嗯,一会我全都吃下去!」

    我说着站了起来下床坐在椅子上,琴姐跟过来对着我坐了下来,小手握住我

    的鸡巴对准屄洞口,自己一下沉小屄把大屌全都套了进去!

    「啊……好大啊!老公,你的鸡巴怎幺这幺大啊?有多长啊?」

    「呵呵,厘米吧!」我说道。

    「啊,这幺长,比那些外国人都长,而且超硬,龟头又大怪不得女人在你面

    前全都败下阵,竟然长了一根让我们女人又爱又恨的大鸡巴!」琴姐一边套弄一

    边说。

    「宝贝,用屄夹我,我也快射了!」我在琴姐的套弄下也快高潮了,叫道。

    「好!」说着,琴姐运用自己的夹功,用屄内的肌肉紧紧箍住我的鸡巴让我

    的快感几倍上升。

    我手扶着她的腰部,让琴姐快速套弄着,在快要射精前说道:「宝贝,蹲下,

    要射了!」

    琴姐听后急忙起身蹲下,我站起来把鸡巴对准琴姐张开的小嘴自己又套弄了

    几下,随后一股股浓精全都射进了琴姐的小嘴里,足足射了近十股,把琴姐的小

    嘴射满精液!

    琴姐看我射完后,张着嘴用舌头搅拌着嘴里的浓精,然后一闭上吞了下去。

    之后又把我的鸡巴含进嘴里给我来个事后箫随便清洁了一下!

    高潮后,我搂着琴姐也没洗澡直接在床上说起了情话,我看了看

    生活一共做了一个半小时,光我开始操她就有五十分钟,可把琴姐玩惨了!

    之后我对她说等会我还要操她一次不过要射在她的丝袜玉足上,还让她给我

    做足交。

    琴姐倒也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点了点头跟我说了半小时的下流话就给我

    做起了足交,最后被我操了老半天才射在了玉足上,丝袜脚上全是精液!

    最后我们才洗了澡一起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