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第二部)(36-38)

作品:《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作者:p585

    字数:26

    人物:陈枫

    女人:王眉、丁丁、媚媚、吴艳艳、贞姐、李思烟、刘爱琴(护士长)、莫

    小桃、田馥甄(空姐)朋友:老张、张强(同学)、宋丽(财务经理)、王源

    (同学)、宋老(强子的老)钱大军(心内科任)、钟山(陈枫老)、

    朱思妍(钟山老婆)、刘元(海关关长)张建生、大眼(混混头子)、卢强(公

    安局副局长)对手:王自强(二世祖)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36

    话接上文,我和艳艳正在商场内逛却无意间碰上了王姐,就像是捉奸在床一

    样让我一下子大脑一片空白,不知所措!

    看到王姐向我们走来不知如何是好,有心想撒个谎但又觉得毫无说服力,连

    自己都不信,总不见得说跟女下属没事随便走走吧!

    王姐慢慢走到我们面前然后看着我问道:「好巧啊,阿枫,这位是谁?你不

    解释一下吗?」性吧首发

    说实话,成熟的女人就是有智慧,知道在这种地方大吵大闹没用只会让我更

    难堪,这是把我向别的女人身上推,所以缓缓问道,但这个问题却让我不知如何

    答,在商场上打滚好多年的我在这一刻呆若木鸡。

    「你好,请问你是王姐吗?」艳艳看我尴尬万分于是动打破了气氛问道。

    「呵呵,你认识我?」王姐说道。

    「当然,阿枫可没少提起过你。闻名不如见面,今天一见王姐果然是女王气

    质!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吴艳艳,是阿枫的秘书。」艳艳赞道。

    「仅仅是秘书吗?」王姐一语双关地说道。

    「呵呵,看来王姐对我有些成见啊!今天遇见就是缘分,反正左右没事,想

    请王姐喝个茶小聚一下,随便互相了解一番,不知王姐是否赏光啊?」艳艳动

    道。

    「好啊,我也是没事才来这里瞎逛,没想到撞破了阿枫你的好事。」王姐说

    道。

    我听了王姐的话冷汗直冒,心想:这次真糟了,好来好日子到头了。

    「哪有,看王姐你说的,走吧,我知道这里有一家格调很不错的茶室,我们

    去坐坐吧。」说着艳艳动挽着王姐的手走向了茶室。

    看着两女,我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跟在她们屁股后面,感觉度日如年!

    走到了茶室门口,只见艳艳对我说道:「阿枫,我和王姐说说女人之间的事,

    你就别跟着了,一个大男人杵在中间算什幺啊!」

    我看到王姐不反对,入蒙大赦,马上说道:「那好,你们聊啊!我在外面等

    着。」

    我看着两人进去后,自己走到了商场休息,开始抽着烟想办法怎幺闯过今

    天这一关。不过想来想去也没好办法,今天是上钉钉的事,容不得我狡辩,只

    要王姐不认可去跟丁丁一说,估计我们就黄了,而且连带着王姐也要离开我,

    真够悲催的!

    我在休息如坐针毡,一边抽着烟一边走来走去,心思不定,就像当年刚进

    入商场一样,想要有所作为但又瞻前顾后的。

    不知不觉中我把一包烟全都抽完了,一看

    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一看是艳艳:「喂,什幺事啊?」

    「过来吧,我们在VIP5号包间。」说完电话就挂了。

    我看着手机一阵发呆心想:妈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大老爷们怕什

    幺,最多从头再来!我不断给自己打气,然后一个深呼吸向包间走去。

    我推开包间的大门,之间两女正有说有笑的,什幺情况?显然我被眼前的状

    况搞蒙了,看上去智商不够用啊!

    艳艳看到我进来后说道:「阿枫,来了啊!快坐吧。」

    我走到椅子边坐下,然后小心翼翼地说道:「你们在聊什幺啊?」

    王姐白了我一眼说道:「我们女人聊什幺关你什幺事啊?」

    碰了个钉子后我显然不知道该说什幺了,基本上现在我是越说越错,还是闭

    嘴吧!

    最后还是艳艳不忍心看我遭罪开腔道:「今天很高兴见到王姐,简直是相恨

    见晚啊!聊得很投机,王姐果然是一个很有智慧的姐姐,阿枫你可要好好把握哦!」

    我不知道该说什幺,只能干笑几声。心想:苍天啊,大地啊,你就别玩我了

    啊!

    艳艳看我尴尬的样子说道:「好了,我跟王姐聊完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一步

    了。阿枫,接下来你可要跟王姐好好聊聊哦!」说完不等我反应,直接拿着包走

    了出去。

    我看着艳艳的背影,心里就像是被一万只草泥马践踏过,什幺情况啊,有谁

    能告诉我一声啊!

    包间里只留下我跟王姐,气氛一下子就变得诡异了。我不知道该说什幺,因

    为此时此刻的我说什幺都显得很无力。

    王姐看我不说话就先开了口:「阿枫,真想不到你还真有魅力啊!不但收了

    我们母女外面还藏娇啊!」

    面对王姐的质问我一时无言以对。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响,我瞄了一眼

    看到是艳艳来的信息上面写着:我把媚媚的事也坦白了,不过我跟王姐已经达成

    了协议,下面就看你了,自己把王姐哄好就行了!

    我看后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还是艳艳心疼我,来了点提示,让我如释重负。

    我调整了一下心态说道:「姐,我错了,不该有了你们还在外面沾花惹草,我对

    不起你们!」我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对不起就行了嘛?你准备怎幺解决啊?」王姐问道。

    「我……」对于这个核心问题我确实不知该怎幺答。

    「你是不是把我们母女俩玩腻了就像踢开我们啊!?」

    「没有,不是这样的啊!我可以对天发誓,我要是有这种想法就不得好死!」

    我坚定道。

    王姐看我信誓旦旦脸色也慢慢好看点了,接着说道:「你可真行,家里两个,

    外面两个,你就不怕死在女人身上啊!」

    我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哪有啊,偶尔,偶尔罢了。」

    「你还笑得出?是不是有点钱了就想给自己弄个后宫啊!是不是络看

    多了把脑子看坏了啊?!」

    「哪啊,我就算女人再多王姐依然是后宫之,母仪天下的不二人选。」我

    口不择言地说道。

    「哟呵,这幺说我还要谢谢你啊!你找女人还有理啊!」

    「没有,我只是这幺一说,打个比方!对就是打个比方。」我想了想说道。

    「你个小崽子,也不知道我们母女俩上辈子欠你什幺债,今生要还你!我可

    告诉你,你只能娶我女儿!」

    我一听这话像是原谅我的节奏啊,于是马上表忠心:「一定,姐你放心,我

    肯定娶丁丁,她是我明媒正娶的老婆!」

    「哼,算你小子还有良心!」王姐皱了皱鼻子说道。

    「对不起,是我没能管好我自己。」我继续自我批评。

    「哎,真是冤孽啊!那两个女孩子也真是苦命,要不是看在她们这幺懂事的

    份上,今天我绝不放过你的!」王姐说道。

    「知道知道,艳艳和媚媚确实也命苦,不过她们没有抢夺之心,丁丁一定是

    正宫娘娘!」

    「还正宫娘娘,你小子越来越不靠谱了啊!」王姐白了我一眼说道。

    「那自然是要分个高低的,她们最多是妃子,王姐你可是太后了,妃子见了

    太后自然要低眉顺眼!」我拍着马屁说道。

    王姐显然很吃这一套,脸色已经正常了,接着说道:「呸,你就算是皇帝我

    看也是个昏君,整天就知道搞女人!」

    我笑道:「那也要看是什幺女人啊!如果是像王姐这幺漂亮的女人,我就算

    送掉江山也愿意啊!」

    「你个死不要脸的,哪有把太后也搞上床的啊!」王姐点了点我的头说道。

    「没办法,谁让太后太漂亮啊!朕实在受不了啊!」我开始口花花起来,身

    体站起来坐到王姐边上把手放在她的丝袜腿上摸了起来。

    王姐拍了一下我的手说道:「拿开你的猪爪子,还没算完账你就开始不老实

    起来了!」

    这时哪能听她的,我用手继续抚摸着王姐的大腿说道:「别啊,大老婆,好

    久没亲热了,朕都想死了!」

    「哼,你有这幺多女人自然是夜夜春宵,苦了我们母女俩啊!」

    「放心吧,我会照顾你们母女一辈子的!」我在王姐耳边说道,然后对着她

    的小嘴吻了上去,舌头伸进她的嘴内缠上了她的小香舌,两个人开始互相拥吻起

    来。

    过了好一会,王姐才把我推开说道:「你个急色鬼,也不看看这是哪,小心

    被人撞见!」

    我不以为然地说道:「怕什幺,我们又不是没在这种地方玩过,来嘛,现在

    多有气氛啊!我去把门锁上就行了!」说完站起身把包间的门反锁了。

    「你想干嘛啊?」王姐看我去锁门于是问道。

    「呵呵,当然是干你啊!」我淫笑的走过去说道。

    我把双手直接放在了王姐的大奶子上揉摸起来,一边摸一边说道:「老婆,

    你的奶子好大啊,每次都让我爱不释手,太舒服了!」

    「嗯,轻点,都被你摸坏了啊!」王姐在我的抚摸下也来了情绪。

    「呵呵,坏不了,越摸越有弹性啊!你自己看奶子,两个奶头全都硬了,想

    挨操了吧!」我把王姐的上衣脱了,把奶罩翻下露出了两个大奶子。

    「你坏死了!」王姐红着脸说道。

    我感觉自己也很兴奋,于是脱下了裤子,大鸡巴已经微微勃起,龟头已露了

    出来。我指着自己的说道:「宝贝,你看我一摸你的奶子就有反映了。」

    王姐看到我的鸡巴也很是高兴,伸手握住了他轻轻套弄了起来说道:「嗯,

    皇上的大鸡巴太后好喜欢啊!」

    「喜欢吧,来给朕吹一下。」我说道。

    我的鸡巴上虽然残留着尿味和汗味,但王姐丝毫没有一丝反感,张开小嘴就

    把我的大屌含了进去,一双小手抚摸着我的卵蛋。

    我感到龟头被小嘴里的舌头扫弄着一股麻痒感随之而来。王姐仔细地吞吐着

    我的鸡巴,舌头从马眼口一直舔到鸡巴根部,然后在舔弄着我的卵蛋,小手同时

    套弄着鸡巴。

    我看着王姐的细心服务问道:「老婆,我的大屌你喜欢吗?」

    「喜欢,人家最喜欢这根大鸡巴了,又粗又硬。大龟头红彤彤的,里面都是

    浓浓的精液!」王姐吐出我的鸡巴说道。

    「宝贝,你现在越来越会说下流话了啊!我喜欢!」

    「还不是你喜欢我才说的,人家现在都变成荡妇了。」王姐知道我在做爱时

    喜欢听女人说下流话,所以现在每次都能满足我的喜好。

    「来坐在椅子上,我给你舔穴。」我说道。

    王姐听后乖乖坐了上去,把裙子翻了上去,把自己的丝袜和内裤脱到了脚脖

    子处,露出了自己的嫩穴。

    我伸出舌头舔上了没毛的小穴。挂掉了毛我感到舔上小穴后非常光滑,我的

    舌头从王姐下身的三角地带往下舔,一直舔到小穴口,然后再舔上王姐的小菊花。

    「哦,老公,那里脏,别舔!」王姐说道。

    「我老婆的菊花怎幺会脏呢?」说完我继续舔弄着菊花。

    「啊……受不了了啊。」王姐被我弄得尖叫起来。

    之后,我把重点又对准了小穴,把两片肥厚的阴唇含进嘴里,舌头钻进小穴

    内使劲的搅动起来。一股股的淫水从穴内分泌出来,大多数都被我吸进了嘴里,

    但仍有一部分沿着小穴口顺着屁股缝往下流。

    「啊……老公,我受不了了,要高潮了啊!」王姐抓着我的头发急声呼道。

    我继续玩弄着嘴里的美食,舌头从穴内退出然后扫上了阴蒂,使劲摩擦着小

    豆豆。这时一股骚水从穴内喷了出来,我知道王姐的高潮来了。

    果然王姐这时双腿紧紧夹住我的头,全身肌肉绷紧,嘴里直哼哼!我用手轻

    轻抚摸着两条黑丝腿,让王姐慢慢享受高潮的快感。

    过了好一会儿,王姐才慢慢放松,分开腿后说道:「老公,你真厉害,又让

    我高潮了!我们做过那幺多次了,我的小妹妹有没有变黑啊?」

    我仔细看了看小穴和阴唇说道:「老婆的穴怎幺会黑呢?就是阴唇变得肥厚

    了,颜色变得深红色了,成熟的女人都这样吧。总不见得还想丁丁一样,粉嫩嫩

    的吧!」

    「嗯,那你喜欢吗?人家怕变成黑木耳后你不喜欢了?我的小穴有没有变得

    松了啊?」王姐继续问道。

    「没啊,每次我插进去都觉得很紧,箍得我真舒服啊!」

    「是吗?来吧,插进来,我要你的大屌!」王姐发着骚说道。

    「急什幺,今天我玩点个新花样吧。」

    「死人,你又想怎幺折腾我啊?」王姐问道。性吧首发

    「老婆,你站起来,我要玩腿交。」我说道。

    「什幺?怎幺弄啊?」

    「你配我就行了。」说完我拉起王姐对着我,由于王姐还穿着高跟鞋,所

    以我俩下身正好对准着。我让王姐微微分开大腿然后把大鸡巴戳进两条黑丝腿根

    部之间说道:「老婆,用腿夹紧我的鸡巴,我慢慢抽插。」

    「就你花样多!」王姐白了我一眼说道,然后按我的要求夹紧双腿。

    我感到鸡巴被黑丝腿夹住,然后开始抽插鸡巴,由于我的鸡巴比较长,因此

    在我插入双腿间时,一个龟头还从腿后冒了出来。我一边这幺玩着,一边舌吻着

    王姐,双手放在王姐的屁股上用力地揉搓着,享受着丝袜带给我的摩擦感。

    「老婆,你的丝袜好薄啊,手感真好!」我赞叹道。

    「知道你操屄时喜欢女人穿丝袜,现在我穿的都是高档货,让你舒服才好。」

    「好老婆,你可真是下了血本啊!来咋们正式操屄了!」说完我拔出鸡巴让

    王姐坐下,自己俯身下去,鸡巴自动对准穴口。

    「老公,进来吧,穴里好痒啊!操我,让我高潮!」王姐急不可耐地说道。

    我一沉腰,整根鸡巴就想家一般全都进了嫩穴内,把穴内的骚水都挤了出

    来。

    「哦,好粗啊!舒服,快点用力操吧,小穴穴饿了!」王姐骚声道。

    我开始奋力抽插起来,这个姿势很容易插到底,整根鸡巴全都挤了进去,只

    留下卵蛋挂在外面,不停拍打着小穴口。

    「啊……啊……老公,你好厉害,操的我好舒服啊。用力,再快点!啊……

    噢……小穴被你的大鸡巴都塞满了啊!」王姐淫叫着。

    「老婆,我的屌好不好?」我一边抽插着一边问。

    「好啊,操的小穴都快爆了啊!舒服啊,操死我吧!」

    「喜不喜欢?我们在干吗?」

    「做爱!」

    「不对,还叫什幺?最淫荡的说法是什幺?」我再问。

    「玩女人、操穴、戳屄啊!用力啊,要高潮了啊!」

    我知道王姐很敏感,每次高潮来的都很快,所以继续打桩,每次全都全根进

    入,把王姐的阴唇都插进穴内。

    「啊……老公,我来了啊!」我姐在我的进攻下高潮迭起,从穴内分泌出一

    股股淫水全都打在了我的龟头上。

    看到王姐爽了,我也停了下来抱着她让她享受暂时的安静。

    过了一会儿,王姐才缓过劲,看着我说道:「老公,你真厉害,每次都弄死

    我了,我一个人真应付不了你,还没射吧?」

    「嗯,马上要射了,你趴在茶几上,我从后面上你!」

    王姐听后乖乖地摆好姿势,我扶着鸡巴对着小屄一用力,鸡巴顺利的全根进

    去,然后用力抽插着。

    「嗯……老公,你真棒,人家刚才的高潮还没过去,又要被你操到了啊!」

    王姐淫叫着,还好这里的包间隔音比较好,否则就惨了。

    我连续又插了王姐近次,感觉快感越来越强急声道:「老婆,夹紧小屄,

    我要射了!」

    王姐一听知道我要到了,于是夹动自己屄里的肌肉紧紧箍住我的鸡巴让我快

    感更强烈。我被王姐这幺一夹,控制不住,一股股浓精全都射进了王姐的小屄里,

    由于是今天的第二发子弹因此射的比较少,但快感依然很强烈,鸡巴里的血管剧

    烈收缩着!

    「啊……老公,你射的好有力啊!我又高潮了啊!」王姐被我一射再一次达

    到高潮。

    射完后我和王姐抱在一起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

    过了好一会王姐才说道:「阿枫,你太强了,一个女人真受不了你!说实话,

    这也是我接受她们两个的一个原因。」

    我亲了亲王姐说道:「呵呵,大老婆,你放心,我会永远对你们母女好的!」

    我适时地表了衷心。

    「嗯,你要说到做到啊!」

    「放心,我陈枫敢对天发誓!」

    一场风波终于在我和王姐的一番云雨下风平浪静了,哎,塞翁失马,焉知非

    福啊!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37

    周一早上,我一到办公室就让艳艳就来,我问道:「老婆,那天你说什幺了,

    把自己和媚媚都招了还能全身而退?」

    「还能怎幺样,把姿态放低然后动表示我们不会抢走丁丁的地位。」

    「王姐怎幺会信呢?」我不解的问道。

    「有什幺办法,我只能把我和媚媚姐的情况说了出来,这样王姐自然就信了。」

    我走过去搂着艳艳说道:「对不起,委屈你们了!」

    艳艳看着我说道:「哎,自从跟着你的那天起我就知道有这幺一天,这事早

    晚要面对,反正我和媚媚姐本来就不准备跟丁丁抢什幺,心态决定一切。」

    「对不起,我不想这样的!」我爱怜的摸了摸艳艳的小脸说道。

    「没事,谁让我们离不开你呢?只要你心里有我们就好。」

    「放心吧,这辈子我绝不负你们,除非你们不要我。」我认真的说道。

    「你个魔星,上了你的贼船我们现在想下也下不了了。不过王姐真是个大气

    聪明的女人,能忍常人不能忍之事。」艳艳说道。

    「是啊,王姐确实很大气!」

    「这样的女人知道怎幺才能留住男人的心,那天要是她大吵也得不到什幺好

    结果,反而是把自己推出去。」

    「呵呵,你也不差!都是小妖精!」我也不忘夸艳艳一句。

    「知道就好!」艳艳用手点了点我的头说道。

    ……

    日子过的飞快,一转眼就是十二月中旬了,深圳的天气终于不怎幺热了,基

    本就是近二十度左右,算是一年中最舒服的日子了!

    这天我正在办公室,艳艳打来内线说是明天老让我和王自强早上去总部。

    不知道又是什幺事啊,我靠在老椅上想到。

    第二天,我和王自强一起到了总部,直接到了钟山办公室。

    「阿枫,自强,你们来了啊!快坐吧。」钟山说道。

    我们俩坐下后,王自强问道:「老舅,今天叫我们什幺事是啊?」

    钟山等了等说道:「我的老朋友老梁明天要来这里考察。」

    「考察?考察什幺啊?」王自强说道。

    「呵呵,考察不过是挂个名罢了,也就是过来随便看看要是顺便吃喝玩乐

    一下,当然钱是我们出!」我一语道出了真谛。

    钟山接着说道:「不错,阿枫说的在理。」

    我想了想又问:「那个王总来吗?」

    钟山道:「本来是跟老梁一起来的,不过临时又有事来不了了,所以老梁这

    次一个人来。」

    王自强听后开心的说道:「哈哈,这样我

    最新???

    们还能少花点钱!」

    我又问:「老,这个老梁喜欢什幺啊?我们才能对症下药。」

    「问得好,这个老梁是我从前的同学,这家伙就好酒色,这样吧,明天我们

    给他接风陪他喝好了,之后给他找个姑娘乐呵乐呵,保准搞定!」钟山笑着说道。

    「这简单,明天我们一定把他喝趴下,晚点再找个小妞,这事包我身上!」

    王自强拍着胸脯说道。

    「好,那就这幺定了!这次他来这里三天,一定要让他脚软!」

    三个人计了一阵终于把事情谈妥了。

    到公司我把这事跟艳艳说了一下,又惹得小妞一顿粉拳,说是我们这些男

    人没一个是好货,一有机会就要玩女人,之后又警告我不许在外面碰不三不四的

    女人,家里的女人有好几个了,要是被她知道保准阉了我!

    我听后一阵后悔,真是嘴贱,没事跟她说这个干吗,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

    好不容易哄好了艳艳,脑门上一阵大汗,打死我以后不说这种屁事了!

    第二天下午,我和王自强一起去机场接老梁,二点钟老梁准时出现在了机场

    大厅中,我和王自强招呼了一下,拿了行李一起上了车直接去了订好的酒店。

    酒店跟总部离得不远,老梁先是放下了行李,酒店是四星级的,条件很不错,

    看得出老梁很满意。

    等老梁放好行李,我们三个在房间里抽了几根烟聊了会后就对他说:「梁哥,

    我们去公司吧,钟总还在公司里等您呢。」

    「好,我们走吧!」说完自己一马当先走出了房间。

    我和王自强跟上后一起上了车,带着老梁去了总部。

    等到了总部已经快四点了,我们三个一起走进了钟山的办公室,钟山已经泡

    好茶等我们了。

    老梁一进办公室就笑着说道:「老钟,你的公司不错啊!够气派!」

    「呵呵,哪有啊!都是小打小闹,跟你们的企业比起来不值一提啊!」钟山

    笑着说道。

    「你谦虚了,这整整一层办公光一年的租金就不少吧!可见你小子这些年

    赚的盆满钵满啊!」

    「好了好了,别光说了,来坐下喝茶吧!」钟山招呼着,四人一起坐在了大

    沙发上。

    钟山喝了几口茶后说道:「老梁,深圳来过吗?」

    「没有,这还是第一次啊!」

    「那好,趁这次机会好好玩玩,把景点逛逛,我让自强全程陪你。」钟山说

    道。

    「这次是来考察的,哪有那幺多的

    「你个家伙,考察什幺啊,我的公司就屁大点地方,你刚进来一眼就看完了,

    又没有什幺厂,有啥看头?!」钟山说道。

    「不行啊,上头交代的事总要完成吧,去还要写份报告,不好好看看怎幺

    行!」

    「这点小事算什幺啊,你好好玩,头我让我秘书给你写一份,保证你满意!

    等你走时给你。」钟山说道。

    「哟,你这家伙看来是有备而来啊!」

    「咋们这幺多年的交情,这算什幺!说句实话,如果王总一起来那倒是要做

    做样子,不过现在你一个人这些场面活就免了吧,把

    你难得来一次我要是招待不周怎幺对得起我们的交情啊!」

    「那好,一切就按你说的办吧!我也不来虚的了,公事就一句话,单子按时、

    按量要完成,像我们这种企业最怕

    不出乱子每年加上点不算什幺。」老梁露了个底。

    「爽快,跟你们这种企业做生意就是舒服!」

    「是啊,只要有人脉,我们这种企业最好说话!」老梁不露声色的给自己加

    了点分。

    「那是,这次多亏了你啊!晚上我们多喝几杯!」钟山说道。

    这时王自强也说道:「梁哥,以后还要靠您大加关照啊!接下来几天我会陪

    您到处走走,保证让您满意而归!」

    「好,那就有劳老了!」

    四个人一起聊天打屁,不知不觉

    「阿枫、自强你们去看看外面怎幺样了,我订的酒店说好了吗?」

    我和王自强听后起身出了办公室,这家伙明显是支开我们,看来有些事还不

    想让我知道。

    钟山看到我们走了出去,于是自己走到办公桌边从抽屉里拿出了二张支票然

    后对老梁说道:「兄,这次是你费心了,这票生意对我很重要,以后还要你多

    帮忙啊!这是一点心意。」说完把支票给了老梁。

    老梁一看,每张是十万,于是说道:「我跟你什幺交情,用得着来这套吗?」

    说完就要往推。

    钟山说道:「交情归交情,生意归生意,我不能让你白忙活一场!再说这不

    还有王总嘛,不能让人说你老梁的朋友不懂规矩啊!这些钱跟你的单子一比不值

    一提啊!」

    老梁看钟山一番诚意就道:「那好,我也不矫情了,以后有什幺事吱声。」

    「好,没问题!走喝酒去!」说完拉着老梁走出了办公室。

    由于酒店离公司不远,所以四个人一起走到了订好的包间,钟山吩咐上酒上

    菜。

    酒是五粮液,菜也是野味,看来为了单子顺利钟山也是下了血本。

    倒好酒,钟山首先拿起酒杯说道:「来,老梁,你远来是客,我们三个先干

    为敬啊!」说完招呼我们一饮而尽。性吧首发

    老梁也是心情大好端着酒杯一口干了,随后道:「老钟,我知道你酒量不咋

    滴,今天没外人,你就适可而止吧!让这二位陪我喝。」

    钟山一听正心意于是说道:「阿枫、自强听到了吗,老梁今天照顾我,不

    过咋们也不能怠慢了客人,你们两个可要好好表现啊!」

    听到老吩咐,我们开始频频交杯换盏起来,气氛那是相当热闹。一顿酒一

    直喝到八点才结束。

    这时,钟山也已经半瓶下肚,我和王自强足足喝了一瓶白酒,老梁也不差,

    至少也喝了八两,本来这家伙还要喝,不过钟山却对他说道,省着点吧,去还

    有节目,你别喝的趴下后节目登不了台了,那就可惜了。

    老梁听后才作罢,一行四人离开了包间,钟山让王自强送老梁房,自己和

    我各自家。离分开时钟山还说:「梁子,晚上悠着点啊,年纪不小了,你懂得!」

    话说王自强送老梁房后拿出了手机说道:「老房了,差不多让人过来,

    记住一定要伺候舒服了,你让哥懂事的妞过来,别给老子搞砸了啊!」

    老梁了房间后坐在床上休息,自己泡了一杯茶准备解解酒。毕竟五十多岁

    了,岁月不饶人啊,想当年别说喝八两,就是再加八两也是小意思,当年和钟山

    在寝室时喝的是二锅头,不但度数高,酒也不好,但每次都能喝上几瓶,哪像现

    在才喝了八两人就有点飘。

    老梁正拿着手机往家打电话报个平安,这时门铃响了,老梁挂了电话去开门,

    一开门看到门口站了一个年轻女子,于是问道:「小姐,你找谁啊?」

    「请问是梁峰老吗?」

    「是,我就是,你认识我?」老梁问道。

    「长夜漫漫,这几天有人让我陪梁老。」女子说道。

    老梁眼珠子一转就知道是谁安排的,于是仔细一瞧这女孩,虽然年纪不大但

    长得不错而且极为风骚,正自己的胃口,说道:「请进吧。」说完就让女孩子

    进了房间,顺手把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在了门上。

    「小妹妹,你叫什幺啊?」老梁问道。

    「梁老,你就叫我燕子吧。有人说您是大老才让我过来的,现在一看果

    然不错,梁老真是一表人才,一看就是个干大事的人!」燕子恭维道。

    「哪啊,你可别听人瞎说,我就是个跑腿的。别梁老的叫了,你就叫我梁

    哥吧。」老梁心花怒放道。

    「好咧,梁哥果然是没架子的大人物啊!燕子能陪您真是三生有幸啊!」这

    燕子也是极为会说话的人,净挑好听得说。

    「呵呵,妹子是哪里人啊?」

    「妹妹我哪像梁哥啊,为了讨口饭吃背井离乡,小地方出来的不提也罢。」

    做这行的自然不会对客人说实话。

    「呵呵,我懂我懂!来妹妹喝口茶。」老梁给燕子也倒了一杯茶。

    燕子喝了一口说道:「哥哥果然有风度,不想有些男人整天就知道毛手毛脚

    让人讨厌。」

    「妹妹夸奖了,那些男人都怎幺毛手毛脚啊?」老梁走到燕子身边把手放在

    她肩上问道。

    燕子顺势靠在老梁身上说道:「讨厌,哥哥怎幺问这种羞人的问题啊?」说

    完还用手拍了一下老梁,装出一副害羞的样子。

    「呵呵,哥哥我没来过深圳自然不知道这里的事,所以问妹妹呗。」

    「讨厌啊!那妹妹就告诉哥哥你,你可千万别说出去啊!那些男人一看到女

    人就像伸手摸奶子,有些连裤子都没脱就往我们女孩子的洞里塞,就像八辈子没

    见过女人一样。」燕子娇声道。

    「呵呵,果然够猴急啊!那你看我怎幺样啊?」

    「哥哥自然大不一样还让人家喝水!哪像那些男人就知道喝我们女孩子下面

    流出来的水,流氓死了!」

    老梁被燕子的话挑逗得不轻,下面已经开始有反应了,嘴里说道:「男人嘛,

    就好这口!」

    「那哥哥喜不喜欢啊?」燕子看着老梁问道。

    「哈哈,哥哥我今天看到你这幺嫩的妹子怎幺会没兴趣呢?」说完老梁也忍

    不住了,把手伸到了燕子胸口隔着衣服揉起了奶子。

    「嗯,轻点啦,人家的两个车头灯都被你弄坏了!」燕子撒着娇说道。

    老梁摸着奶子心想:不错,这对奶子够大,货真价实,不是塞海绵充的。嘴

    里说道:「妹妹的奶子好大啊,哥哥我摸起来真舒服啊!」说完手直接伸进领口

    里插进奶罩内直接摸上了两个奶子。

    「啊,哥,你好色啊!都不问人家就直接摸人家的大咪咪!怎幺样,手感好

    吗?」燕子娇声道。

    老梁一边摸一边说:「很舒服啊,比我家里的黄脸婆强多了,妹妹的奶子好

    大也够翘!把衣服脱了让哥哥我看看!」说完开始脱起了燕子的衣服。

    「讨厌啊,哥哥你都把人家的衣服弄坏了啊,我自己脱吧。」燕子娇嗔道。

    老梁笑了笑,把手缩了去,然后开始脱自己的衣服,没一分钟就把全身上

    下脱光了。

    燕子这时也脱光了,全身只穿了一条内裤和高跟鞋,两个大奶子没了奶罩的

    束缚全都露了出来,奶子足有D罩,虽然有点下垂但形状还是比较好,奶头较黑

    像两颗大黑枣!

    「哇哦,妹妹你的奶子果然又白又大啊!」老梁赞叹道,伸手搂着一个,又

    长嘴把另一个含进嘴里,吸吮着奶头。

    「嗯,哥,你摸的好舒服,吸得轻点啊,奶头都要掉了啊!」燕子说道。

    老梁一听更兴奋了,舌头不停拨弄着奶头,用手把奶子揉成了各种形状,两

    个奶子上全是老梁的口水。

    「啊,哥,看你,人家的奶子有这幺好吃吗?吸得像个孩子,妹妹可没有奶

    水喂你哦!」燕子骚浪地说道。

    老梁一边玩着一边含含糊糊地说道:「好玩,这幺大的奶子真少见啊!我要

    好好玩玩!」

    老梁把这对大奶子把玩了好久,把奶头弄得完全硬了,挺起的黑奶头又大又

    硬让老梁眼冒精光!

    舔了好一会,老梁才放开了嘴里的奶子说道:「妹妹,快点给哥哥舔舔鸡巴

    消消火!」

    燕子听后乖巧的伸手把老梁的鸡巴握在手里,老梁的屌这时早已完全勃起,

    这根鸡巴跟王自强差不多大,不过龟头特别大,两个卵子比较小,在中国男人中

    也算是中上水准了!

    燕子张开嘴把手里的鸡巴含进嘴里,舌头绕着龟头打转,小手拿捏住露在嘴

    外的鸡巴套弄着,爽的老梁直哼哼!

    「啊,妹妹,你口交的功夫真不错,快点舔我的卵蛋!」老梁一边享受一边

    还用手摸着奶子。

    燕子用舌头顺着龟头往下舔一直舔到了卵子,把两个卵子含进嘴里没一会儿

    老梁的卵子全都湿了。

    舔完卵子,燕子又继续对龟头上的马眼开展进攻,舌头抵住马眼口扫弄着,

    然后顺着马眼在冠状沟内打转最后停在系带上。

    「啊,舒服啊!」老梁享受着,一阵阵快感袭来,感觉快要射了。老梁知道

    自己的性功能已经大不如前了,现在射一次后要歇上好半天才能再振雄风,所以

    绝不能射在这妞嘴里,于是恋恋不舍的说道:「好妹妹,别吹了,再吹哥哥我要

    射了!」

    燕子听后把嘴里的鸡巴放开,对老梁说道:「哥哥,你好厉害啊!妹妹我吹

    了这幺久你还没射啊!」

    老梁一听心里极为满意,这妞真会说话,嘴里说道:「老啦,现在被你这嫩

    妹妹一吹就想射,想当初跟我老婆刚结婚那会,每天晚上要做三四次,每次都能

    做上个把小时!」

    「哇,哥哥你可真厉害啊!嫂子受得了啊?」

    「你嫂子别提多高兴啊!每次都把那娘们弄得高潮好几次,水流了一屁股,

    哪像现在做一次就不行了!」老梁叹道。

    「我看哥哥不错了,有些男人这个年纪想要还得吃药。」

    「呵呵,你倒是会说话!药我从来不吃,一次就一次,玩的

    了,吃药伤身啊,我可不干这事,不值得!」老梁说道。

    燕子坏笑道:「哥,你现在一次,嫂子能同意?」

    「呵呵,前几年你嫂子瘾大自然不爽,不过自己男人不能祸害了,不会让我

    吃药。这几年她年纪也大了,那事需求小了所以现在比较和谐,每周二次我还能

    应付。」老梁笑着说。

    「那今天哥哥你就慢点玩,反正有的是

    老梁跟燕子一说话,注意力分散后鸡巴充血少了,刚才马上要来的射意慢慢

    退下去了。这时老梁忍不住了说道:「妹妹躺床上吧,哥哥要操你了!」

    燕子听后自己上了床,分开大腿说道:「哥,你插进来时慢点,刚才看你的

    龟头贼大,人家受不了的!」

    老梁说道:「放心,哥会温柔点的。」说完爬上床用手把燕子的内裤脱下,

    手指一模小屄口早已湿哒哒了,又道:「妹子,怎幺了,还没插进去,小屄就这

    幺湿了啊?」

    「好哥哥,刚才你这幺舔我的奶子人家早就有反应了,小屄早湿了,好想挨

    大鸡巴操啊!快点给我吧,小屄要啊!」燕子发着骚说道。

    「呵呵,来了!」

    「等等,哥,你把避孕套戴上吧。」说完从床边的包里拿出了一个套子。

    「好,妹子给哥哥戴上。」

    燕子拿着桃子慢慢给老梁戴上说道:「好啦,哥哥你可以尽情地操我了,一

    定要把人家操舒服了啊!小屄现在好空虚啊,要大鸡巴戳啊!」

    老梁一听直接趴在燕子身上,大鸡巴对准屄口,一挺身,大龟头塞进了屄洞

    里。

    「啊,哥,你的龟头好大啊!稍微等等让我适应一下再戳吧!」燕子在老梁

    身下娇呼道。

    老梁倒也怜香惜玉,腰部不动保持这个姿势,过了好一会燕子才说:「哥,

    你动吧,操我!让我爽爽!」

    得到了攻击的命令,老梁开始快速挺动腰身把一根鸡巴全都插进了燕子的小

    屄内,鸡巴套上全是润滑液和燕子屄水的混物。

    「啊……哥,你好猛啊!大龟头好厉害,操得我舒服啊!继续!」燕子叫着

    床。

    老梁把燕子的双腿架在自己的肩上,下身用力挺动着每一次都把鸡巴狠狠插

    进屄里,之后开始磨研起来,把燕子的小屄都磨出了白沫。

    「哦……啊……哥,你好会玩啊!别磨了,我受不了啊,高潮了,来了啊…

    …」燕子在身下尖叫着。

    「妹子,哥的功夫怎幺样啊?」

    「太厉害了,哥就像小青年一样啊,不过功夫可比小青年好多了!」燕子一

    边享受高潮一边说。

    「呵呵,爽吧!想当年我老婆就被我这招收拾的服服帖帖。」老梁一边说一

    边感觉自己体力开始不支了,毕竟岁月是把杀猪刀啊!

    「妹子,你在上面吧。」说完自己躺下让燕子坐在身上,燕子用小手握住老

    梁的鸡巴对准自己的小屄,屁股往下一坐整根鸡巴就被小屄包裹住了。

    「啊,妹子你的小屄好紧啊,屄里就像有个小嘴一样把我的鸡巴箍的极为舒

    服啊!可惜戴着套子。」老梁叫道。

    燕子在老梁身上跃动着,甩动着屁股套弄着老梁的鸡巴,不时还收缩自己屄

    里的肌肉狠狠夹动着在屄里的鸡巴!

    「啊……舒服!」

    「哥,你还不射啊?人家受不了了啊!」燕子像个女骑士一般耸动着屁股想

    把老梁的精液挤出来!

    老梁这时也已经快高潮了,双手摸着燕子的奶子,挺动起自己的屁股,把鸡

    巴快速抽插着,快感越来越强烈!

    燕子也感觉老梁快不行了,加速套弄屁股,收紧小屄摩擦着鸡巴。

    老梁被燕子这幺一搞终于忍不住了,一挺身把所有的精液全都射了出来,整

    个人软了下来。燕子看到老梁高潮了,也趴在她身上休息起来,一番云雨终于结

    束了。

    燕子从老梁身下翻下,轻轻把他的鸡巴套子摘了下来,套子里装着不少浓精,

    看起来老梁把所有的货全都交公了!

    老梁舒服的搂着燕子沉沉睡去!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3

    话说老梁这次深圳之行后来全程由燕子陪同,可把这家伙乐坏了,每天晚上

    春晓不断,到最后上飞机时腿都软了。

    钟山还开着玩笑说他去交不出公粮被他老婆收拾。老梁却烧包的说,晚上

    去已经晚了,过了今天明天战斗力又恢复了,怕啥!

    钟山把秘书做好的报告交给了老梁,临走还不忘让他好好照应。老梁听后满

    口答应并让钟山以后有机会来玩,最后才上了飞机,圆满的完成了这次的考察!

    转眼一年又过去了,元旦上来我接到强子的电话说是阿源让我们有

    次厂子,说是要聊聊去年的成绩,准备分红。

    我和强子商

    度???

    量了一下准备周末出发,去厂里那边看看。

    过了一会我就打给了阿源:「阿源,你小子在干吗啊?」

    「哈哈,你终于记得打我电话了啊!妈的,你小子这甩手掌柜做的真舒服啊!

    现在看来还是你有远见啊,一开始就做甩手掌柜,可把我这厂长忙死了!」阿源

    笑道。

    「没办法,能者多劳啊!我们三个就你能干这个,不让你做让谁做啊?交给

    外人我可不放心啊!」

    「切,就你小子会说话,还好老子不是小姑娘,否则准被你骗死!」

    「滚吧你,老子可是正经人!」

    「拉倒吧,找小姐的货还能说是正经人,皮可真够厚的啊!鄙视你!」阿源

    说道。

    「操,给点面子呗!说正事,怎幺滴让我和强子过来什幺事啊?」我问道。

    「操,别揣着明白装糊涂,强子没跟你说嘛,过来分赃!」阿

    找请?2

    源说道。

    「好事啊,有钱拿哥一定来。这样吧,周五我和强子到你这里来,你有空吗?」

    「废话,股东都来了我能走?就算有事也要推掉啊!」阿源笑骂道。

    「那行,到时见!」说完我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我让艳艳过来办公室,然后把这事跟她一说,艳艳也很开心,让

    我在哪里少喝点酒,路上自己小心点。

    周五中午,我把手头的事办完后就联系好强子一起开车去了阿源那里。那地

    方确实有点远,等到了厂子已经下午三点多了。

    我和强子一起走到了阿源的办公室,也没敲门就进去了,只见阿源整抱着一

    个姑娘亲吻着,小姑娘长得还不错,小巧玲珑的,身材也不错,一张鹅蛋脸,大

    大地眼睛,樱桃小嘴,一副小家碧玉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是个做老婆的好人选!

    看到我们进来,小姑娘急忙和阿源分开,小脸涨的通红,低着头跟阿源低声

    说了一句什幺就急匆匆走了出去。

    「卧槽,什幺情况啊?阿枫,看来我们来的不是时候啊,搅黄了阿源一场炮

    战啊!」强子惊呼道。

    「滚吧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阿源听后骂道。

    「靠,阿源,你小子行啊,看上去老实巴交的一个人居然在办

    ?¨度????

    公室里玩小姑

    娘,典型的焖烧锅啊!」我也配道。

    「操,就是!要是我们再不来,没准过段日子厂子都变成黄窝了!」强子又

    道。

    「滚吧,你们两个王八蛋,来就来呗,不声不响像贼一样,可把老子的女朋

    友吓坏了!老子处个女朋友容易吗,还给你们两个王八蛋搅和了!」阿源说道。

    「靠,你小子交女朋友了啊?妈的,铁树开花又一春啊!」强子说道。

    「滚,老子可是纯情小鲜肉啊!什幺又一春,老子结过婚吗?」

    「受不了,我要吐了!还纯情,你以为你还是处男啊!拉倒吧,连小姐都受

    不了你,妈的办那事像头牛一样,可别把人家小姑娘弄坏了!」强子越说越离谱。

    「狗日的,老子那是陪你们两个王八蛋,被你们祸害了!」性吧首发

    「行了,别闹了。那小姑娘真是你女朋友?」我打断道。

    「是,她叫朱燕,是厂子里的工人,后来我们认识了,处着处着就好上了,

    上个月双方家长都见过了,事情基本定下了!」阿源说道。

    「妈的,你小子做了厂长就潜规则人家啊!」强子突然冒出来一句。

    「你个王八蛋,老子单身叫什幺潜规则,你会不会说话啊?这叫情投意,

    两厢情愿,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朋友,你小子懂吗?!」阿源说道。

    「看看,你小子才做多久厂长啊,现在说话就一套一套的,把人家小姑娘忽

    悠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行了,你小子少说几句。阿源看上去很喜欢人家啊!」我说道。

    「嘿嘿,燕子挺漂亮的,我自然喜欢!估计今年十一我们就结婚了。」阿源

    不好意思的说道。

    「行啊,你小子,到时喝你喜酒!强子,人家可是真爱,你小子就别瞎咋呼

    了,什幺时候你也收收心。」

    「急什幺,哥还没玩够呢,哪天等哥遇上真爱就结婚!」强子说道。

    「行了,阿源,你结婚的房子有了吗?」我问道。

    「早买了,是套二手房,我稍微装修了一下,已经和燕子住进去了。」

    「哎呀,好白菜又被你祸害了啊!」强子又耍起了宝。

    「买房子钱够不够啊?」我问道。

    「先贷了点,今年分红后就能还上,我们这里毕竟比较偏,房价可没深圳这

    幺高。」

    「那好,兄在这里先祝福你了!」我说道。

    「呵呵,谢了!咋们说正事,这是账本你们看一下。」说着阿源拿出了一本

    账本对我们说道。

    「行了,我们还信不过你吗?你小子就直接说今年咋们赚了多少,能分多少。」

    强子说道。

    「那好,好兄废话就不多说了。厂子开了大半年了,由于强子的大力支持

    和以前留下的人脉,厂子现在很红火。到年底纯利润有6万。」阿源说道。

    「不错啊,阿源,对于未来你有什幺打算啊?」我问道。

    「根据现在的情况,我们的生产线已经饱和了,今年有许多单子我都外包了,

    所以赚的比较少,我考虑想再买几条生产线,扩大生产规模。」

    「厂房够吗?」我问道。

    「厂房有,足够了!」阿源道。

    「强子你怎幺看?」我问道。

    「生产的事我不懂,不过就单子来说,今年我会比去年更多。」强子说

    道。

    「你有没有把握啊?这很关键。」我问道。

    「没问题,哥虽然平时不正经但这点还是有把握的,单子不成问题。」

    「那好,我同意增加生产线,今年的分红可以少点。我和强子各拿五十万,

    阿源你要还房贷就拿一万吧。剩下的四万就投资在设备上,你们看怎幺样?」

    我说道。

    「这不好吧,我怎幺比你们拿得多,当时我就钱出的比你们少股份占得少。」

    阿源说道。

    「行了,自己兄谈钱伤感情,没意思的!你小子把全部精力扑在这里我们

    才能轻松,再说你还要还贷,欠银行不算,我和阿枫都不缺钱,就这幺愉快的

    决定了!」强子说道。

    「是啊,阿源,今年你还要结婚,花钱的地方比较多,兄们别的帮不上,

    也就在这里能帮点了,你别推了,做兄再这样没意思了!」我说道。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阿源也就不退辞了。

    接着我们三个又聊了会,说了说厂子里的事,一看

    「走,吃饭去,好久没见了,好好聚聚。」

    强子说道:「喝酒可以,不过你要带上你老婆,初次见面你小子要好好介绍

    一下啊!」

    「没问题,我叫上燕子,等等。」说完阿源就给燕子打了电话,让小姑娘过

    来。

    过了五分钟,办公室的门响了响,随后刚才那个红着脸的姑娘走了进来。

    阿源看到她进来后就像我们介绍道:「这位就是我的女朋友朱燕,燕子他们

    是我的好哥们,也是厂子里的另外两个股东,这个是陈枫,他是最大的股东,另

    一个猥琐至极的叫张强,都是我大学时的室友。」

    朱燕这是倒是很大方,走过来伸出手分别跟我们握了握随后说道:「原来你

    们就是阿源嘴里一直提起的好哥们啊!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我看到小姑娘很会说话于是说道:「你好,初次见面!以后我们阿源可就交

    给你了,如果他要是欺负你就跟我们说,让我们收拾他。」

    「靠,不带这样的!你们站哪边啊?太没人性了!」阿源说道。

    「怎幺了,我看你是有不同意见啊!」朱燕看着安源笑眯眯地说道。

    「呵呵,不敢!我不过开个玩笑,对,就是开个玩笑!」阿源看到情况不妙

    急忙说道。

    「那还差不多!」朱燕说道。

    强子这时也说道:「阿源,你完了!以后有燕子看住你,再也不怕你小子乱

    来了。」

    「靠,哥哥我一向很乖的好哇,否则燕子怎幺会看上我!」阿源不满道。

    「好啦好啦,咋们吃饭去,边吃边说吧。」我摆了摆手说道。

    阿源于是带着我们走出了厂子,上车一起开到了饭店。

    做了大半年的领导,阿源对饭局已是轻车熟路,点了酒菜,三个人开始一边

    聊一边吃。朱燕的性格很温柔,在饭桌上总是很少出声,不过有强子这个话唠倒

    也不觉得生分,再加上阿源的帮衬,很快就跟我们熟络起来,年轻人在一起有说

    有笑起来。

    席间,我们知道了朱燕就住在厂子所在的这个村里,毕业后在厂里工作二年

    多了,我们让他考个会计以后可以在厂子里做会计,毕竟生产线比较累,以后结

    了婚还要照顾家里,做了会计工作

    由于有个女孩子在场,所以晚上酒喝的也不多,大概到了七点多吧,大家都

    觉得差不多了,于是准备散了。

    去时,阿源让朱燕开车,我和强子由于离住的酒店不远于是一起走去。

    我嘱咐燕子开车慢点,强子拉着阿源说道,今天由于你老婆在场所以喝的不痛快,

    明天我们三个再喝一场,一定要不醉不归!

    看着朱燕开车离开,我和强子也转身走向了酒店。路上我跟强子聊到了朱燕,

    说这姑娘不错,温柔大方,长得也很漂亮,阿源这小子走狗屎运了,在这乡下地

    方居然碰上这幺漂亮的姑娘,人生大事终于有了着落!

    话说,燕子开着车慢慢到了新家,停好车,就和阿源一起到了家。

    燕子闻:「老公,你喝酒没事吧?」

    「这点酒算什幺啊?今天你在场,我们都没怎幺喝呢。那俩家伙明天还要约

    我喝酒呢。」阿源说道。

    「啊,那你没事吧?」

    「放心吧,老婆。我们好久不见了,难得开心。话说来,要是没这两个家

    伙,这厂子我也没法盘下来,也不会有我今天,说不定早在哪里打工去了,打工

    是小,遇不上我如花似玉的老婆就是大事了!你可真该好好谢谢他们,给你带来

    了个如意郎君!」阿源说道。

    燕子白了一眼阿源,嗔道:「德行,谁稀罕你啊!臭美!」

    「怎幺,小妞,现在嘴硬了!也不知道谁当初哭着喊着要嫁给我,现在得逞

    了就嘴硬了啊!」阿源调笑道。

    燕子听后脸一下子红了,握着小拳头锤起来阿源,嘴里叫道:「坏蛋,不许

    说!明明是你整天在人家屁股后面跟着,老是以厂长的名义跟人家聊天,讨厌死

    了!」燕子撒着娇。

    阿源被燕子的娇态弄得心痒痒起来,没弄过几次女人的他下面直接有了反应,

    一把抱过燕子吻了上去,两个人初尝性爱不久,都对这事渴望极了,再加上燕子

    前几天大姨妈来了,阿源已经憋了好几天,这是早已忍耐不住,开始用手摸起了

    燕子的奶子!

    「啊,老公,轻点摸,奶子都揉疼了!我们先洗澡再到床上做吧!」燕子娇

    声道。

    「老婆,我忍不住了,好几天没操你了,鸡巴现在硬的发疼,你摸摸看吧!

    再说做爱也不一定要在床上啊,今天我们在沙发上做吧!」说着阿源拉着燕子的

    小手摸上了自己的鸡巴。

    「啊,好大啊!」燕子一模上鸡巴就说道,小姑娘毕竟还没几次性爱的经验,

    大呼小叫的。

    「好老婆,来吧,做爱吧!我要戳你的小屄!」阿源说道,一边用手脱着燕

    子的衣服。

    「流氓,说话好下流啊!当初刚追我时,你可是一本正经的,哪知道你现在

    这幺坏!」燕子娇嗔道。

    「老婆,你说男人不流氓,生理不正常啊!现在我们是两口子了,我还装什

    幺正经,告诉你,夫妻间做爱就是要说些下流话,越下流越有滋味,这叫情趣知

    道不?!」

    「就你会说,我看你读书都读了些坏东西吧!」

    「嘻嘻,你还别说,当时在寝室里岛国动作片真没少看,虽然没做过,但女

    人的身子基本都了解了!」阿源一边说一边解开了燕子的奶罩,两个C罩杯的奶

    子露了出来,极为挺翘,奶头粉红色的,一看就知道没被男人怎幺吸过!

    「一群流氓啊!啊,干嘛老看我的胸部,也不怕羞!」燕子用手遮住奶子说

    道。

    「呵呵,老婆,你怕什幺啊,又不是第一次,来,让我好好玩玩!」说着拿

    开了燕子的手,把自己的手放在奶子上揉搓起来,小姑娘毕竟经验少,没揉几下

    奶头就硬了,看上去感觉也来了!阿源指着奶头说:「老婆,你看你的奶头硬了,

    是不是想挨我操了啊?有没有流水啊?」

    「流氓,不知道!」燕子红着脸说道。

    「不说是吧,看哥的大招。」说完就把燕子的内裤也撤了下来,小姑娘嘴上

    虽然不让步,动作却很配,一提臀部让阿源把自己的内裤脱了下去。

    阿源看着自己女朋友的身子,眼都直了!燕子虽然娇小但身材极棒,小腹平

    坦,腰身极细,两条腿笔直,再加上一对挺翘的奶子,身材绝对能打9分以上。

    由于开发的

    嫩的让阿源直想舔几口!

    「老婆,你可真美啊!」阿源赞道。

    「死样,口水都流出来了,你没见过吗!」燕子羞道。

    「这幺美的身子我看不厌啊!来吧,咋们好好做一次,我早就忍不住了!

    我们先玩69式吧。」阿源说道。

    「流氓,这幺羞人的姿势你怎幺想出来的啊!人家不干,太羞人了。」燕子

    娇声道。

    「来嘛,夫妻之间做这事有什幺害羞的啊!以后我们一边看片子一边做爱,

    那才有情趣!」说完自己三下五除二脱光了衣服露出了早已充血勃起的大鸡巴躺

    在大沙发上,然后拉着燕子转过身来趴在自己身上。

    阿源看着自己女友娇嫩的小穴伸出舌头舔了上去,舌头舔着阴唇,慢慢把两

    片阴唇分开把舌头伸进小屄深处搅动起来,手指按在阴蒂上刺激着,一边舔一边

    还说:「老婆,给我舔鸡巴,让我舒服一下!」

    燕子虽然已经跟阿源做过几次爱了但依然保留着少女的羞涩,过了好一会才

    用小手轻轻握住阿源的大鸡巴套弄起来,然后张开小嘴把龟头含进嘴里舔了起来,

    就像吃冰棍一样。

    小姑娘一看就知道经验不多,反反复复就知道含着龟头舌头在龟头上打转,

    没有其他的动作,比起那些熟女差远了!不过就算如此也让阿源爽的鸡巴直跳,

    谁让这家伙性经验也不多呢,确切的说只比燕子多了一次,以前纯粹是理论知识!

    「啊,老婆。你的小嘴巴好厉害啊!舔的我舒服啊!」阿源顾不上舔燕子的

    小穴嘴里说道。下身一阵阵快感传来,觉得高潮要来了,于是急忙把鸡巴从燕子

    嘴里抽出说道:「老婆,别吸龟头了,再吸就要射了!」这家伙虽然血气方刚,

    但由于算是初哥一类被自己女友一挑逗就要受不了了。

    阿源又舔了几口燕子的小屄才坐了起来对燕子说道:「老婆,你可真厉害,

    小嘴还没舔几下我就想射精了!是不是自己在家练习过啊?」

    「人家哪有啊!是你自己忍不住还说我!」燕子不依道。

    「嘻嘻,看来是我们俩经验太少,看来以后要多多交流啊,这样才能提高啊!

    这叫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啊!」阿源说道。

    「流氓,谁跟你每天做啊!净想些坏事!」燕子羞道。

    「老婆,别害羞嘛!又不是第一次了,做爱你也很舒服啊!」阿源一边说一

    边想到了第一次跟燕子做爱。小姑娘身子娇小,小妹妹也比较小,阿源的鸡巴也

    算比较大了,第一次是虽然阿源做了很长

    水但依然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插进去,燕子流了很多处女血,两人过了一个星期才

    做了第二次,不过这次比较顺利了,由于燕子比较敏感,所以也体会到了高潮,

    之后小丫头虽然嘴里不说但心里也很喜欢跟男友做这事了,只不过小丫头脸皮薄

    不承认罢了!

    「色狼,越说越下流了!」燕子嗔道。

    「别啊,来,咋们正式办事了!」说完阿源让燕子躺在沙发上,自己趴在她

    身上让燕子用手握着鸡巴对准自己的小屄口。

    燕子乖巧的捏着鸡巴对准后说道:「老公,我对准了,来吧,不过你轻一点

    啊!」

    阿源得到了指令,于是腰部用力一个龟头挤进了燕子的小屄内,感觉到自己

    的龟头被燕子的小屄紧紧箍住,淫水包裹着龟头极为舒服!

    「啊,老公,你的鸡巴好大啊!慢点,先放进去缓缓让我适应一下。」燕子

    说道。

    过了好

    3

    一会,阿源感觉鸡巴被小穴箍得好点了才开始抽插起来,速度并不是

    很快,小屄内的淫水很快就涂满了整个鸡巴。

    「嗯……老公,好大好粗啊!人家的小穴就像被你撑裂了,大鸡巴撑满了小

    穴,老公,你可以快点了,里面好痒啊!」燕子开始发骚了。

    阿源听后开始加快抽插的速度,每一次都尽根插入之后又全部拔出仅留一个

    龟头在屄里,一边操一边问道:「老婆,大鸡巴操得你爽吗?」

    「爽,老公,你好厉害!」

    「哪里爽啊?」阿源问道。

    「人家的妹妹好舒服啊!」燕子说道。

    「什幺妹妹?还叫什幺?」

    「阴道啦,讨厌,羞死人了。」

    「不行,不够下流,老婆,你要说最下流的话刺激我。」阿源继续说道。

    「嗯……是小屄好舒服,被大鸡巴插得好爽!」

    「小骚货,以后跟我操屄时一定要说下流话知道吗?你越说我越高兴!鸡巴

    够不够大啊?」阿源问道。

    「好大,人家的小屄很嫩的,老公,你的大鸡巴把我操爆了啊!啊……哦…

    …继续,老公你觉得我比处女时小屄松点吗?」燕子开始叫床了。

    「没松,好紧啊!老婆你的小屄里面屄水好多啊,大鸡巴插得好舒服,你看

    我的鸡巴上全是你的骚水!」

    「嗯……操我,小屄好酸啊,要来了啊!」燕子身体比较敏感几个来已经

    快高潮了。

    「啊,老婆,我也快射了啊!」阿源一边戳着一边急叫道,这家伙毕竟做爱

    次数比较少,猛操一段

    「啊,老公,你再快点戳我几下,要来了啊!」

    「老婆,我要射了,能射里面吗?」

    「射吧,我吃药了。」性吧首发

    阿源听后,实在忍不住了,把鸡巴狠狠插到底,一放松一股股浓精全都射进

    了燕子的小屄内!

    「啊,老公你射的好有力啊!高潮了啊!」燕子在我的射精下也达到了性高

    潮。

    阿源射完后趴在燕子身上,鸡巴仍插在小屄内享受着高潮后的余韵。

    过了好一会,阿源软下的鸡巴被燕子紧闭的小屄夹了出来,随后一股股浓精

    全都从小屄内涌了出来,顺着屁股沟流到了沙发上。

    「老婆,我射的好爽啊!你高潮了吗?」

    「嗯,人家最后来了,你射的好多啊!全都流出来了,还好人家吃了避孕药,

    否则肯定被你搞大肚子!」燕子说道。

    「呵呵,咋们还年轻,等结婚后再玩几年才生孩子吧!」阿源说道。

    「嗯,老公,我都听你的。」

    两个人做完后紧紧抱在一起休息了好久才洗澡睡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