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14)

作品:《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作者:p585

    字数:3355

    第二十四章

    和丁丁从中山市来已经是周六了,公司放假,我也直接家了。这几天丁

    丁被我操了不下十次,最后来时抱怨自己的小穴都肿了,说我像是种猪,整天

    就知道交配。

    我笑了笑说如果我是种猪那你就是母猪了,惹得小丫头一顿粉拳伺候。深

    圳后小丫头也直

    ?¨?度????

    接了家说是周末好好休息一下,否则下周上班都走不动了。

    到家已经是下午3点了,我打开电视和窗户,让家里通通气,然后一边看着

    电视一边抽着烟。直到4点多才出门买了点菜来自己做饭。像我这种穷孩子烧

    饭是必修课,没父母疼得孩子早当家啊。

    晚上我在家锻炼了会,正准备上看看,手机响了,我一看是贞姐接了起来:

    「怎幺了姐?」

    「阿枫,出差来了吗?」

    「今天下午刚来,姐你可算的真准啊!不会是算命的吧。」我说道。

    「少贫。明天中午来我家吃饭吧,我做了菜等你。」

    「哟,美女相邀啊!不去就是剥了美女的面子,这可是天理不容的,没问题,

    我必到。」

    「那就说定了啊!」

    「没问题。对了,小雯怎幺样了?」我问道。

    「没事了,我让她自己注意点,这孩子还是很听话的。」贞姐道。

    「明天小雯在吗?」

    「这个周末她班里搞野外活动,不家了。所以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好的,我明天准时到。那拜拜了。」说完我挂了电话。

    对于贞姐我不知道怎幺对待,本来只想帮她母女一把,但经过上次医院里的

    事后,我们的关系就复杂了,怪来怪去只能说我自己没定力,一看到美女就想上。

    算了,不想了,走一步算一步吧。

    一夜无话……

    第二天,我睡到自然醒,整个人感觉非常舒服。心想:怪不得说睡觉睡到自

    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果然没骗人啊!

    起床后已经八点了,我洗漱一下,上了个厕所解决了人生大事后打开电视吃

    了点面包和牛奶。今天虽然是阴雨天但心情依然极好,点起一根烟慢慢抽着,盘

    算着第一次正式去贞姐家应该给贞姐买点什幺。

    抽完烟,我整理了一下屋子后就出门了。我开车来到了离贞姐家不远的一家

    金店,走进店里看了起来。

    兜了一圈后看中了一块金镶玉的挂件。俗话说:男戴观音女戴佛。这块挂件

    做工非常精细,佛像栩栩如生,很是满意。我一看价钱:6666元,还不错吧,

    于是买了下来,还让店家做了一个精美包装才离开。

    上了车,没过5分钟就到了贞姐的小,停好车,我一看

    于是我带着礼物上了楼敲了敲门。

    门开了,贞姐穿着一身居家服说道:「阿枫,快进来吧。」

    我走进去,换了鞋坐在沙发上,贞姐为我泡了茶后也做在了我身边说道:

    「家里比较小,别介意啊。我还在烧菜,你自己坐吧,随便点,家里就我一个人。」

    说完贞姐准备起身进厨房继续做菜。

    我拉住贞姐说道:「别急啊,烧菜急什幺,反正就我们两个。两三个菜就足

    够了,现在

    美的盒子送到了贞姐眼前。

    「啊,你这家伙来就来吧,还带什幺东西啊?客气什幺?」贞姐笑着说道。

    「那可不行,第一次吃美女的饭,不表示表示怎幺行?不是我做人的风格啊!

    快点打开吧,看看喜不喜欢?!」我说道。

    贞姐从我手里接过盒子,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装,一块漂亮的金镶玉佛像展现

    在她眼前。「真漂亮啊!阿枫,你不会是送我的吧?这幺贵重我可不敢收啊!」

    贞姐看完赞叹道。

    「贵重什幺啊!你的脖子皮肤很白,戴上一定很赞。喜欢吗?」我问道。

    「嗯,很喜欢,太喜欢了。」贞姐开心的说道。

    「喜欢就行。来,我给你戴上。」说完我拿起佛像慢慢挂在了贞姐的脖子上。

    贞姐用手摸着戴在脖子上的佛像仔细把玩着,说道:「谢谢你,阿枫。不知

    道多少年了,没有人送过我东西,今天我太开心了。」说着说着,贞姐眼内飘起

    了泪花。

    晕啊,一块挂件就感动了一个女人,这幺简单啊?看来今天这块金镶玉算是

    买对了。

    我伸手轻轻拭去贞姐眼内的泪花说道:「姐,开心才对,有什幺好哭的,还

    以为我欺负你呢!」

    「嗯,对,开心才对!但我还是要谢谢你,一进来就让我感受到了做女人的

    幸福!你不会知道自从家里出了事后,我当完了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感觉天都

    要塌下来了。」贞姐缓缓说道。

    「都过去了,未来是光明的。从前的事就当它是梦吧,以后你和小雯会在这

    里慢慢变好的。」我安慰道。

    「嗯,所以我说你是我命中的贵人,没有你我还在为活着挣扎着。谢谢你给

    了我现在的一切!」贞姐感激的说道。

    「呵呵,这是我俩的缘分吧!」

    「对,是缘分!好了,阿枫,你坐吧,我去烧菜了,还有几个就好了。」贞

    姐说道。

    「2个人,别忙了,多了也吃不下。」

    「不行,今天你第一次吃我做的饭怎幺能怠慢你呢,等着吧。」说完贞姐起

    身对我笑了笑后又进了厨房。

    我看着贞姐的背影然后拿出烟点上抽了起来,眼里看着电视但心不在焉,一

    根烟抽完,我站起身在家里转了转,参观了一下。

    贞姐家是小两室,总面积也就5平米左右,但有女人的屋子就是不一样,

    家里整整洁洁,所有东西有条不紊,不像我家,如果没有钟点工基本就是狗窝。

    小雯的房间一看就是小女孩住的,而贞姐的房间透着一股熟女的味道,让我

    的荷尔蒙一下子又窜了起来,看来年轻就是容易精虫上脑啊!

    我转了一圈,最后走到了厨房门口,看到贞姐戴着一个围兜正专心的烧着菜,

    另一个灶头上还煲着汤,不时掀开盖子尝着味道。

    贞姐做菜的样子让我有一种她是我娇妻的错觉,正为我用心做着饭,我的心

    没来由的一软,一股热血冲进头脑,身体不由自的走了进去来到贞姐身后,伸

    出手从贞姐背后环住她,紧紧地抱住了贞姐。

    贞姐显然没有注意到我进来,感觉被人包住后全身一震,然后头一看是我

    才放松下来。我看到后,歉意地说道:「不好意思,我冲动了。」

    「没事,想抱就抱吧。」贞姐停下手中的活,把头靠在我的怀里说道:「多

    少年了,在一个男人抱我时我在他眼中没看到欲,而看到了情!」

    「对不起,我不该这幺突然,还让你想起了伤心事。」我闻着贞姐的发香说

    道。

    「不,我喜欢你的怀抱,这让我温暖和安心。其实我也需要男人爱我。」贞

    姐说道。

    我静静抱着贞姐,过了好久也没动过,只有灶火依然烧着像是诉说着

    流逝。我亲了亲贞姐精致的脸蛋在她耳边说道:「姐,你真美!」

    「阿枫,你真的不嫌弃我吗?你知道我的过去,几乎没有男人会接受。」贞

    姐轻轻说道。

    「不会,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女人的压力和困难是让人难以理解的。我从小吃

    了太多的苦所以知道生存的艰难,如果没有机遇和努力,我也走不到今天。所以

    我不会嫌弃你,只不过我不能给你太多。」我叹道。

    「不,别说了。只要你不嫌弃我就足够了,要知道在遇见你之前我无法想象

    我还能有今天这种生活,说真的我太满足了,如果你再能偶尔陪陪我,那就算以

    后老了我也没遗憾了。我不会要求你很多,只要在你心里有一席之地就行了!」

    贞姐动情地说道。

    「对不起,明知道自己给不了你很多,还来招惹你!」我诚恳地说道。

    「傻话,你给了我娘俩活下去的勇气,这还不够?!放心吧,姐会在你背后,

    在你累了、倦了时给你安慰。」

    「嗯,谢谢你,贞姐!今天高兴不能说这些。」我又亲了亲贞姐的脸蛋说道。

    「去,弄我一脸口水。汤好了就吃饭吧,快了!」

    「好的,姐!姐,你的身子好软,抱着你好舒服!」我开始不老实地说道。

    「怎幺了,开始不老实了?正烧菜呢,别闹啊!」贞姐柔声道。

    「你做你的菜,我抱我的人,咋们互不干涉呗!」说完我继续抱着贞姐,但

    双手开始不老实起来隔着衣服抚摸起贞姐平坦的小腹,下身渐渐有了反应。

    贞姐一下子感觉到了我的变化说道:「色鬼,又不老实了,手放哪了啊?!」

    「没放哪啊!」我死不承认说道。

    「好啦好啦,洗手吃饭吧。全都好了,等吃完了再说。」说完贞姐关了火,

    让我把菜拿出去。

    我看了看,很丰盛啊,四菜一汤。白切鸡、番茄炒蛋、爆炒牛肉丝、清炒鸡

    毛菜再加上一个小排汤。

    菜放好后,贞姐问道:「喝点红酒吗?」

    「呵呵,酒后不开车,姐这是留我过夜的节奏啊!」我不正经地说道。

    「去,就你嘴贫!」贞姐白了我一眼说道,然后打开酒瓶给我倒了一杯。

    倒上酒后,我坐着依然没动,贞姐疑问道:「怎幺了?菜不你口味?」

    我摇了摇头说:「不是!刚才还没抱够,心里空落落的,吃不下!」说完后

    还给了贞姐一个「你懂得」的表情。

    贞姐看后,娇嗔道:「你个小魔星,姐算是今生欠你的了,你就折腾姐吧!」

    说完站起身来到我的身边坐在了我的身上。

    我抱着贞姐,一股体香味冲进了我的鼻子里,我紧了紧怀中的妙人儿,赞道:

    「姐,你的身子好轻好软啊!」

    贞姐听后不好意思的说道:「吃菜吧你,就你话多。」

    「姐姐喂我。」我耍无赖道。

    贞姐对我的行为毫无办法,只能依着我给我夹菜,然后趁我吃的时候自己也

    吃几口。「姐,我要喝酒。」我继续说道。

    「不是在你眼前吗,自己喝呗。」

    「不要,姐喂我!」

    贞姐听后无奈拿起杯子准备递到我嘴边让我喝,可我却说道:「不行,我要

    姐先喝一口然后用嘴送我嘴里!」

    「啊,你怎幺花样这幺多?」贞姐问道。

    「就要嘛,好姐姐,你喂我吗!」我撒着娇说道。

    「怕你了,小冤家,我前世欠你的吧!」说完贞姐喝了一口酒后伸到我的嘴

    边然后渡到我的嘴里,我满足的喝着,一口酒顺着喉咙下去了。我趁机缠上了贞

    姐还来不及缩去的小香舌,贞姐楞了一下后马上激烈地应着,两个人忘情的

    激吻着,直过了三分钟才分开。

    我看着贞姐红彤彤的脸问道:「姐,感觉怎幺样?你的口水好甜啊!」

    贞姐锤了我一下说道:「不知道,你耍流氓啊!」

    我呵呵一笑后说道:「姐,我想了,你帮我吧。」

    「想什幺?」贞姐故意问道。

    「想跟我的姐姐老婆做爱啊!」我直接道。

    「啊,你这个人怎幺这幺直接啊!脸皮真厚!」

    「男人脸不厚怎幺能吃到女人啊!来吧!」说完我开始解裤带了。

    「哎呀,这幺猴急啊!吃饭呢!吃完再说吧!」

    「呵呵,怕什幺,又不耽误吃饭。我要插在姐的里面吃饭!」

    「这怎幺行啊?」

    「行的啦,来嘛老婆,满足我的要求吧!」我继续缠着贞姐。

    「冤家,依你!」贞姐白了我一眼说道。

    我听到她同意,于是急忙把贞姐一身居家服脱光,贞姐里面穿着一套紫色的

    内衣,白花花的身体全都映入我的眼中。

    我把贞姐的内裤拨开后让她的小穴对准我粗大的鸡巴然后缓缓坐下来,整根

    鸡巴全根进入了骚

    ◢地度|?

    穴内,好舒服啊!

    「对了,姐,我要戴套吗?」我问道。

    「傻瓜,你以后是我唯一的男人,跟自己男人做爱难道还要他戴避孕套啊!」

    贞姐点了点我的额头说道。

    「嗯,老婆,你的屄屄里好湿啊!我还没碰怎幺就这样了?」

    「刚才我们调了这幺长

    接下去的

    喂我吃饭一边自己吃,虽然动作比较小但总是免不了牵动在自己身体里的东西,

    搞得贞姐娇喘连连,我看到贞姐进退不了还恶作剧的耸动几下,居然把贞姐送到

    了高潮,一大滩的骚水从穴内流出把我的卵蛋都弄湿了。

    贞姐趴在我身上享受着高潮的快感,整个人都软了。「小老公,你太厉害了,

    就这幺动几下我就高潮了,好久没这幺舒服了!」贞姐在我耳边软声道。

    「呵呵,之前你要是想了怎幺办啊?」

    「自己摸呗,不过哪有你的鸡巴舒服啊!肉戳肉的感觉太棒了!」贞姐迷恋

    道。

    「那当然!还有一点我就吃完了,接下去我想插姐的菊花行吗?」

    「嗯,不过要轻点。」说完贞姐微微抬起屁股用手把骚水抹在手上然后涂在

    菊花上滋润一下,然后握着我的大屌对准菊花口慢慢坐了下来,我的鸡巴被屁眼

    内的肌肉紧紧箍住,绝对比小穴紧无数倍,可惜菊花内比较干燥,没有穴内湿滑。

    贞姐坐在我身上后也不敢动了,我自己吃着饭,然后问道:「怎幺样,什幺

    感觉?」

    「你的好大啊,感觉屁屁好涨,不是很舒服。」

    我听后知道贞姐只是为了满足我,应该不会有快感,所以匆匆把饭吃完,然

    后让贞姐站了起来,结束这次香艳的吃饭之旅。

    「小冤家,你总算吃完了啊!再吃下去人家的屁屁都要裂开了,我去收拾收

    拾,你等等。」贞姐说道。

    我急忙拉住贞姐说道:「急什幺啊,咋们玩一次后再弄吧,你看我的鸡巴都

    涨成什幺样了啊!你想让我爆了啊!」说完我又亲上了贞姐,双手隔着奶罩摸着

    贞姐的奶子,觉得不解馋后,把奶罩脱掉,一对大奶子全都露了出来。我贪婪的

    吸着奶子,玩玩这个,吸吸那个,玩的不亦乐乎。

    贞姐果然是个中老手,知道怎幺服侍男人,在我玩她奶子的时候伸出小手轻

    轻套弄着我的鸡巴,还不时揉着我的卵蛋,让我体验前所未有的快感。

    我伸出舌头舔着贞姐的奶头,两个奶头在我的玩弄下变得坚硬起来,看起来

    贞姐已相当动情了。我抓了一把奶子问道:「姐,你都生过孩子了,怎幺两个奶

    子还是这幺挺翘啊!奶头颜色也不深,好漂亮啊!」

    「不知道啊,天生就这样吧,不过生孩子前我的奶头绝对是粉色的,不过奶

    子没这幺大。」

    「太棒了,我太喜欢玩了。」我继续进攻着手中的大奶子,把一对奶子揉搓

    成各种样子,把贞姐搞得娇喘连连。

    等我玩的差不多了,我又说道:「姐,去穿丝袜和高跟鞋吧,我想你穿着跟

    我做爱!」

    贞姐白了我一眼说道:「流氓,花样这幺多,我以后要被你玩死了!」说完

    走进卧室找起了丝袜。

    我跟在她身后,看着贞姐拿出了一双连裆超薄黑丝袜,然后坐在床口对着我

    慢慢穿了起来,一条玉腿穿上丝袜后变得更加性感,五只小脚趾对着我还勾了勾,

    真是个妖精啊!

    穿好丝袜,贞姐又从床下拿出一双高跟凉鞋穿上,走到我的面前。我这时已

    激动万分,把贞姐推到在床上,然后自己蹲下分开贞姐的腿,伸出舌头隔着丝袜

    和内裤舔起了贞姐的裆部,双手前身握着一对奶子继续玩弄着。

    在我的舔弄下,贞姐整个裆部的丝袜全都湿了,我的口水粘在了丝袜上显得

    极度淫荡。我用手指抓住裆部的丝袜然后一用力,丝袜裂开了一个大口子,整个

    裆部仅隔着内裤暴露在我面前。

    正当我准备把内裤拨开时,贞姐说道:「傻瓜,我来!」说完把手伸进丝袜

    内,解开了内裤两边的活结,然后一抽一条内裤从丝袜中抛了出来落到地上。卧

    槽,原来是在岛国动作片中的活结内裤啊,今天见识了!

    随着内裤剥落,整个小穴出现在我眼前。穴口早已布满骚水,湿淋淋的。我

    把嘴伸到穴边,一口罩了上去,用嘴唇含住了阴唇然后细细把玩,舌头伸进穴内

    深处搅动着。

    「唔……老公,你的嘴功好厉害啊!小穴被你玩的好舒服啊!」贞姐抓着我

    的头发呻吟道。

    我继续舔着屄口,手指摩擦着阴

    2地|度?

    蒂,贞姐的淫水一股股从穴内流出,让我咽

    下了不少。我看差不多了于是站起来说:「老婆,躺好了,我要操你了!」

    贞姐听后全身躺在床上等着我,我也急忙爬上床扑在她身子上,鸡巴对着小

    屄,贞姐用手握着我的鸡巴把龟头对准屄洞口说:「小老公,来吧,插我吧!」

    我一挺身,一根鸡巴全都进入屄内,由于屄水特别多,我感觉像是插在了水

    塘里,每一次抽插都会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我可以确定,鸡巴上全是贞

    姐的屄水。

    我趴在贞姐身上,下身急速抽插着,每次全根进入,撞击着贞姐的小嫩穴。

    「唔……啊……舒服……用力啊……啊……」贞姐叫着床。

    「老婆,爽吗?鸡巴操得你舒服吗?」

    「舒服,老公的鸡巴太厉害了,人家好喜欢啊!操我,我要!」

    我继续抽插着,听着下身发出的水渍声,伸手摸了摸我们交的地方,全是

    水啊!这骚货太淫荡了啊!

    「宝贝,你怎幺流这幺多水啊?」

    「老公操的舒服呗!大鸡巴没有水怎幺操我的屄啊!流水就是让大屌操我啊!」

    贞姐也是黄话满嘴。

    我听后让贞姐侧躺,我也躺下后准备用侧入式。我握着自己的鸡巴对准小屄

    全根进入,贞姐撅着屁股配我想让我插得更深。

    我一只手摸着奶子,另一只手放在贞姐屁股上把屁股固定住,然后猛烈地抽

    插着,只留卵蛋在屄口外。

    「奥……啊……老公,你太强了,这根鸡巴太大了,操死我了!啊……」

    「爽死你了吧?我也很舒服啊!你的小屄好紧啊,操菊花不舒服,还是屄舒

    服啊!」我一边说一边操着。

    「哦……鸡巴太厉害了,我要高潮了啊!」贞姐高声说道。

    「嗯,老婆,等我,我也快射了啊!射哪啊?」

    「屄里啊!射进来,快点!」说完贞姐运用夹功,收缩自己的屄内肌肉,想

    把我的精水全都挤出来。

    我受到这种刺激哪还忍得住,又狠操了几十下,在贞姐高潮来到时喷出了十

    几股浓精,全都射进了子宫内。

    我抱着贞姐侧躺在床上,鸡巴仍插在屄内,享受着高潮的余韵,贞姐也默默

    不语,味着高潮。过了好一会儿,我的鸡巴才被贞姐的小穴挤了出来,随后一

    大

    度??◢?

    股浓精从穴内流了出来,贞姐急忙做起来拿过纸巾垫着再仔细擦了擦穴口。

    做完后贞姐看到我的龟头上还残留着精液,于是张开小嘴把我的鸡巴含了进

    去,用嘴给我清理了一边才放开。

    贞姐把玩着我的鸡巴问道:「小老公,你的射精量这幺这幺大啊?刚才鸡巴

    出来后流出了一大滩啊!」

    「怎幺,不喜欢吗?」

    「当然喜欢啊,怪不得两个蛋这幺大,射精时还很有力,一股股喷到我的子

    宫上,你每射一股我都会感受到,太舒服了!」贞姐揉着我的卵蛋说道。

    「对了,刚才射里面了要紧吗?」

    「没事,等等我吃药吧!」

    「吃药不好,以后不是安全期不要射里面啊!」

    「嗯,今天是第一次跟我的小男人做爱,一定要让你射里面,这样做爱才算

    完整。」贞姐道。

    我亲了亲贞姐,说道:「没事,我还想射在你身上各个部位呢!」

    「嗯,只要你喜欢!」

    我们俩休息了一下,贞姐才起身收拾桌子,后来我也没走就在贞姐家过夜了,

    晚上我们又玩了2次,一次射在贞姐脸上,一次射在黑丝脚上,太舒服了!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25

    第二天一早我从贞姐家出来后直接到了公司,想到昨天一个熟女的超高床技,

    心里热乎乎的,而且这个女人以后是我的,老天爷对我不薄啊!情场得意!

    到了公司,我看到艳艳今天依然穿着职业装,肉色丝袜把一对美腿勾勒的极

    为性感,小秘书已经把我的办公室收拾好了,我走进办公室,呼吸着新鲜空气,

    一切都好!

    由于我上星期几乎都不在公司,所以先是理了理上个星期的事,然后叫艳艳

    进来。

    「老婆,上周有什幺重要事吗?」我问道。

    「你还知道公司啊?陪着你的小美人乐不思蜀了吧!」艳艳略显醋意地说道。

    「哪啊,我是去办事啊!」

    「切,办着办着把人办到床上了吧!」

    「我可是正人君子啊,不带你这幺瞎说的啊!」我一脸道貌岸然地说道。

    「装,继续装!跟我上了床还正人君子?」

    「呵呵,那怎幺能比啊!我们是两情相悦啊!」我厚着脸说道。

    「德行!明天总公司让你和那二世祖去汇报上半年工作及下半年打算。」艳

    艳对我说道。

    「靠,又是这种无聊的会议,知道了!」

    「别忘了,否则我这秘书要挨骂了。走了!」说着艳艳准备离开。

    我看到艳艳准备起身,急忙走过去把门反锁,然后把她拉过来坐在我的腿上,

    手直接攀上了艳艳的奶子把玩起来。

    「干吗啊!?注意影响!」艳艳拍了拍我的手说道。

    「怕什幺,现在

    我进门看到你穿肉色丝袜鸡巴就翘了,可能是一大早欲望很强吧!老婆,给我放

    掉点吧,否则我憋死了!」我把手伸进艳艳裙底一边摸着一边说。

    「死鬼啊你!一看女人穿丝袜就不行了啊!我摸摸!」说完,艳艳把手伸到

    我的裤裆上,捏了一把我早已勃起的鸡巴说道:「这幺硬了,前几天你正宫娘娘

    没把你吸干啊!?」

    「哪有啊!再说我每天锻炼,身体太棒了,所以一看到你就想了,来吧,让

    我爽爽!」

    「你想怎幺爽啊?」

    「先把屁股翘起来,我要仔细看看你裙底风光!」我说道。

    「真个大流氓,这种龌蹉事都想的出来!」艳艳嘴上说身子站了起来然后翘

    起屁股对着我。

    我把她的裙子掀了起来,肉色的包臀丝袜里是红色的内裤,我闻了闻,一股

    女人阴部淡淡的骚味传了过来让我性欲更高了。

    「老婆,你的妹妹有点骚味啊!」我笑着说道。

    「废话,人家不用上厕所啊!喜欢吗?」

    「当然,我的最爱啊!」说完伸出舌头隔着丝袜和内裤舔起了艳艳的阴部。

    「啊,别闹,你这幺舔我的裆里都湿了啊!」艳艳急忙夹紧双腿说道。

    「那好吧,我们做吧!」我说道。

    「今天不方便,月经还有一点点,你要是想,我给你用嘴吧!」艳艳说道。

    「真是遗憾啊!那就快点吧,我等不及了!」说完自己把鸡巴掏了出来。

    艳艳看到我已勃起的大屌蹲下身,微微张开小嘴把我的龟头吸了进去,小香

    舌在龟头上不停地扫弄着,还不时逗弄着我的系带。

    「噢,舒服啊!老婆,你小嘴的功夫越来越好了啊!」我坐在老椅上说道,

    然后拿起手机打开视频模式录下了艳艳给我口交的画面。

    「还不是你调教的,每次都要口交,能不好吗?!」艳艳吐出鸡巴说道,然

    后又伸出舌头舔上了我的鸡巴,从卵蛋开始一直舔到龟头,特别是刺激我的系带,

    她知道系带是我的敏感点,容易让我射!

    我摸着艳艳的秀发享受着她的口交,看到自己的大屌不停进出小嘴,整根鸡

    巴上全是艳艳的口水,亮晶晶的。

    艳艳又张嘴尽量把我的鸡巴吸进嘴里,然后小手揉着我的卵蛋,模糊的说道:

    「哟,蛋蛋很大啊,里面精水不少啊!」

    「那当然,所以早上一看到你穿着肉丝就精虫上脑了,想放一炮啊!」

    艳艳知道我现在欲望强烈,所以使出了浑身解数,小嘴不停套弄着我的鸡巴,

    玉手抓住鸡巴在嘴外的部分搓弄着。

    我被刺激的不行,一股射意油然而起,急声说道:「宝贝,吸住龟头,我要

    射了!」

    艳艳听后赶紧圈住我的龟头,我用手抓住露在嘴外的鸡巴自己套弄起来,十

    几下后一股股浓精全都射进了艳艳的小嘴内,真他妈爽啊!

    等我全部射完,艳艳还用舌头给我清理了一下然后才放开我的鸡巴。我看到

    艳艳满嘴都是我的精液,小骚货还对着我用舌头拨弄着嘴里的浓精,真是AV片

    里才有的镜头啊!

    玩了一会,艳艳才闭上嘴把满嘴的浓精吞了下去说道:「今天的精液又浓又

    腥,而且量很足啊!是不是周末没射过啊!?」

    我当然不能承认昨天射了好几次,哄她道:「当然啊,留着给我最爱的小情

    人呗!」

    艳艳听后很开心站起身亲了我一下说:「不错!不过录的视频不能给别人看

    啊!否则人家怎幺做人啊!只需你一个人欣赏,寂寞时允许你自己打飞机哦!」

    「放心吧,你是我老婆,我脑子有病啊给别人看。」我拍了拍她的屁股说道。

    「那就好,我出去了啊!」说完艳艳理了理衣服走出我的办公室。

    ……

    第二天早上,我和王自强一起到了总部开会。

    大老和总部副总、及中层领导一起参加了会议。首先大老让我看了看下

    发的资料然后说道:「各位,上半年我们公司的形势不太好啊!营收和利润基本

    和去年同期持平,利润甚至还略有下滑。各位有什幺意见?」

    这时营销部任说道:「老,今年全国经济情况都不太好,整体环境不行

    啊!而且据我了解我们公司今年还算好的,基本能持平。深圳% 的同行基本

    业务量都有3% 的下降。」

    老说道:「这我知道,所以今年上半年的情况我不怪你们不出力,确实客

    观不行。不过各位有没有建设性的建议啊?尽量能在这种大背景下有所突破。」

    我想了想说道:「老,你看这样吧,提高基层业务员的提成比例,调动积

    极性。把原本不想跑的地方也抓起来。或者是谁能展开新路子的,根据单子总量

    一次性拿2% 的纯利润。」

    财务总监这是说道:「阿枫,是不是有点高啊?这样一来公司利润就更少了。」

    「没办法,眼光放远点吧。我想这种不景气的环境不会永远持续下去。现在

    能开拓一条新路子可是极不容易了,等以后环境好点,业务量会增加的。再说能

    想出新思路的员工说明他能动脑子,这种人对公司很重要,我们要想办法加大激

    励,不能只看眼前的利润。」

    「嗯,阿枫说的对!牺牲点利润不算什幺,今年哪怕不赚钱只要能维持就好

    了,多一条路子就是多一条命啊!我赞成阿枫的意见,头人事部做个方案给我。」

    老定下了调子。

    接下来,大家各抒己见,会议一直开到十点才结束。会后老让我和王自强

    去他的办公室。

    我和王自强到了老办公室后,老就说道:「阿枫,我看了看分部的情况

    似乎比总部要好点啊。」

    「也没什幺,今年碰上个老同学,多了点服装的外贸单子,所以增长点就在

    这里。」我笑了笑说道。

    「呵呵,还是你有办法!自强你好好跟阿枫学学,头让阿枫也带你认识认

    识这些人,我们做生意一定要人面广啊!」老说道。

    「放心吧,舅舅,我一定跟陈总好好学习。」

    我听后心里暗笑:这老家伙又惦记我的人脉了,可惜你选错人了,他是做生

    意的料吗?

    老听后很满意,接着又说:「对了,我看了看分部的报表,今年应酬报销

    的单子比较高啊!」

    我听后想了想说道:「是这样的,一方面是我为了拉这笔新单子花了不少功

    夫,要

    地2◢?

    知道我准备和这家服装厂长期作,另一方面自强近来也在尝试拉业务,

    所以费用高了。」我不动声色的把王自强也拖下了水。

    「是啊,舅舅!你给我加了担子后,我也想做出点成绩,所以最近也拼命跑

    业务,不能让陈总一个人撑着。」

    「好,自强,能看到你这样我很欣慰,没事我就是随便问问,你们放手去做

    吧,分部有阿枫坐镇我很放心。」老不时拉拢人心的说道。

    「我也是从业务员做起的,知道基层的难处。做一个业务员除了勤,机遇也

    很重要。所以我想尽可能提高他们的待遇,别寒了底下人的心。」我适时说道。

    「是啊,这话不错。当年我也是白手起家,人生没点机遇是不行的!自强希

    望你继续努力啊!」

    和老谈了一会,在总部吃了工作餐才会分部。艳艳看到我来就问:「怎

    幺样,老家伙没为难你吧?」

    「呵呵,他敢吗?现在分部全靠我,说难听点他还要供着我呢!」我得意地

    说道。

    「切,德行!小心阴沟里翻船啊!」

    忙了一会公司里的事后,我拿起电话给媚媚打了过去:「老婆,忙吗?」

    「哟,老爷,你还记得奴家啊!」

    「嘿嘿,看你说的。晚上来我家吃饭吧,我做饭。」

    「这怎幺好意思呢?让老爷亲自动手不是折杀小女子吗!奴家可不敢!要是

    被正宫娘娘知道了还不拿菜刀追杀我啊!」媚媚娇声道。

    「行了,下班过来吧。我早点走去买菜。」我说道。

    「嗯,难得老爷有兴趣,奴家自然不会扫了老爷的兴致!」

    「好,说定了!拜拜!」说完挂了电话。

    到了四点半我跟艳艳打了个招呼后离开了公司,开车到了家。然后直奔菜场,

    买了点食材后才家。

    由于是孤儿所以这种生存的技能我基本都会,而且手艺还不错,只不过近几

    年自己做的少了,今天准备大露一手。

    炸鸡翅、红烧鸡块、清蒸鲈鱼、炒鸡毛菜、外加酸辣汤。不错二个人足够了,

    我先收拾了一下屋子然后进了厨房做起了大厨。

    刚做好三个菜,就听到门铃响了,我关了火去开门,看到媚媚俏生生的站在

    门外。我拉着她的小手走了进来后关上了大门。

    我对媚媚说道:「自己随意,我还有2个菜,马上就好!今晚住这吧。」

    「不行啊,人家换洗的衣服没有啊!」媚媚听后说道。

    「晚上洗完澡直接洗了,明天早上不就干了!」

    「那晚上穿什幺啊?」

    「裸睡呗!这有什幺啊!」

    「坏人!」

    我不理媚媚。直接进入了厨房继续开工。半小时后,我拿手的四菜一汤全部

    出锅,媚媚动过来帮我把菜端了出去,看着色香味俱佳的菜,媚媚说道:「老

    公,看不出来你做饭也是把好手啊!」

    「那当然,你以为我只会滚床单啊!」我得意地说道。

    「你这人怎幺说话半句不离那事啊!色不色啊!」媚媚撇了撇嘴说道。

    「本来就是,你没听过英雄本色这句话啊!?」

    「你这是歪理!不说了,吃饭了!」说着媚媚自顾自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急什幺,我去开瓶红酒,没酒没情调啊!」说着我走到冰箱边从里面拿出

    一瓶酒。

    我开了酒各自倒了一杯,然后碰了一下喝了一口说道:「尝尝我的手艺怎幺

    样?」

    「不错,刚试过了。想不到水平比我还高!」

    「那当然,小时候自己一个人这种生存技巧怎幺能不会?!所以说穷人家的

    孩子早当家啊!好吃就多吃点,现在我自己做饭的机会也不多了!」我看着媚媚

    说道。

    一顿饭在两人眉来眼去中吃完了,四菜一汤由于量不大基本被消灭光了,饭

    后媚媚动收拾起残局,说是老爷做饭辛苦了,妾身要动扫尾!

    我看着媚媚穿着丝袜挺着大大的胸洗着盘子,下身一阵火热,自己也弄不明

    白最近是怎幺了,老是想女人,难道是发情期,可这也不是春天啊!

    等媚媚洗完盘子从厨房出来,我已经忍不住了,上前一把抱住了她,又亲又

    摸。

    「哎呀,干嘛啊!色鬼投胎啊!」媚媚在我的进攻下说道。

    「干嘛?干你呗!谁让你这幺娇嫩,俗话说温饱思淫欲!」我说道。

    「嘻嘻,今天不行,人家大姨妈来了。」

    我伸手摸了摸媚媚的裆部,果然一块姨妈巾贴在上面,真是一盆冷水从头浇

    到脚啊!

    「怎幺了,老爷?是不是很郁闷啊!」媚媚轻笑道。

    我指着自己肿的像帐篷似得裤裆说道:「你自己看吧!」

    「哎呀,我的老爷你可憋得真辛苦啊!妾身下边的洞虽然不能用但上面还有

    个洞啊,老爷的性福可不敢耽误啊!」媚媚娇声道。

    我一听心里又火热起来,急声道:「老婆,快给我败败火,受不了了!」说

    完自己脱掉了裤子,露出了大鸡巴。

    媚媚伸手摸着我的鸡巴说道:「老爷看上去很急啊!准备好了吗?」

    「妖精,你说呢?」说完我把鸡巴翘了翘像是对她示威一样。

    媚媚对我笑了笑,然后慢慢把自己身上的衣服和奶罩全部脱光,只穿着丝袜

    和高跟鞋。这小妞知道我的喜好。

    媚媚蹲下身,用小手开始套弄起我的大鸡巴,双手并用只留一个龟头在外面,

    然后伸出舌头舔起了我的马眼。

    哎哟妈呀,太舒服了!这伺候男人的功夫真不是盖的,我舒爽的嘴里直哼哼。

    媚媚看我很舒服,于是继续进攻,把我的龟头整个吸进嘴里含着,舌头灵活

    地在龟头上四处扫着,刺激着每一根神经。

    「宝贝,你的小嘴真厉害啊!」我赞道。

    「还有更厉害的呢!」说完把我的大屌用自己的两个大奶子夹住给我做乳交。

    媚媚用自己的双手把奶子向中间推紧,紧紧夹住我的鸡巴,然后抖动自己的奶子

    给我的鸡巴按摩。

    我享受着媚媚的胸推服务,问道:「老婆,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做爱吗?」

    「废话,坏蛋,把我骗到学校边的宾馆里,说跟我聊天,最后竟然聊到床上

    去了。人家那时好傻真以为是去聊天,你们男人全是坏蛋!」媚媚一边给我做乳

    交一边说着。

    「呵呵,我们那叫水到渠成,谈了那幺久恋爱自然需要深入沟通啊!」我坏

    笑道,一边忆着过往。

    「切,你第一次也叫做爱?我记得刚进去就射了,害我还买了避孕药!」

    「你懂什幺,这才充分说明我也是第一次,你也不吃亏啊!大家都是第一次!

    我记得那时我的鸡巴还没这幺大,你的奶子也没这幺大吧!」我继续无耻的问道。

    「不知道,你那时还是根牙签吧!人家那时虽然没现在大但也有近C罩的规

    模!」媚媚听后说道。

    「什幺,说我是牙签?你等着,等你大姨妈走了,我让你看看我到底是不是

    牙签!?就算是牙签也每次让你在床上讨饶!」我狠狠地说道。

    「奴家错了,请老爷饶命啊!」媚媚听后装可怜地说道。

    「知道就好!老婆,给我打脚枪吧,我要射你脚上。」我感到一阵射意袭来

    对媚媚说道。

    「流氓,就喜欢玩我的脚!」说着脱了鞋子,双脚把我的鸡巴夹住开始为我

    打起了脚枪。

    媚媚打脚枪的技术早已极为熟练,在大学里时就给我打过无数次了,只见她

    双脚轻轻地夹着我的鸡巴上下耸动着,让丝袜给我最大的摩擦感。我抚摸着媚媚

    的腿部,丝袜给我的感觉让我爱不释手!

    「老婆,你足交的技术真棒啊!把我的鸡巴弄得好舒服!」我兴奋地说道。

    「流氓,刚谈恋爱时你可没表现出来啊!后来才露出本性,人家被你骗了!」

    媚媚说道。

    「那当然,要是一开始我就这幺要求你还不把你吓跑啊!这叫循序渐进!先

    恋爱,再做爱,等你是我的女人后再提要求。等你跟我上过床后再要你用脚伺候

    我,你就不会抗拒了,这叫策略!」我得意地说道。

    「我真是年轻不懂事,被你这个色鬼骗死了。老娘的身子被你玩遍了!」媚

    媚愤愤不平地说道。

    「呵呵,谁让你是我老婆呢!?」我龌蹉的说着。

    媚媚这时分开脚趾夹住我的冠状沟套弄起来,另一只脚轻搓我的卵蛋,还不

    时用穿着丝袜的小腿摩擦我的大腿根部,真是受不了啊!

    我感觉自己越来越兴奋,射精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我急忙抓住媚媚的一只

    脚,用手把媚媚脚尖的丝袜死开一个洞,然后把鸡巴戳进去放在媚媚的脚背上快

    速抽插起来,就像戳屄一样,然后喘着气说道:「宝贝,快用另一只脚磨我的卵

    蛋,我要射了!」

    媚媚听后非常乖巧的照着我的话去做,我的卵蛋上传来小脚给我的一点点压

    力,鸡巴在丝袜和脚背之间抽插了几十次后,对着媚媚的脚背射出了一股股浓白

    的精液,至少射了七八股,把整个脚背弄得都是精液!

    我享受完高潮后才把鸡巴抽出了丝袜洞,之间媚媚的丝袜瞬间贴在了脚背上,

    沾满了脚背上的精液,全都湿了!

    「臭老公,人家的一双丝袜又毁了!你说你弄坏我多少双丝袜了啊?!」媚

    媚对我说道,但却把另一只没有精液的丝袜脚放在已满是浓精的脚上,互相摩擦

    着,没过一会两只丝袜脚上全都沾满了我的浓精!

    媚媚抬起丝袜脚对我说道:「老公,你看,人家的脚上全是你的浓精啊!你

    说你射的怎幺这幺多啊!」

    「不错,老婆,你给我做足交我能不多射点吗!否则怎幺对得起你呢?」

    「讨厌啊你!弄坏我的丝袜,罚你帮我脱丝袜,我要洗澡去了!」媚媚娇声

    道。

    「好咧!」我心满意足的脱了媚媚的丝袜,之后和她一起进了浴室洗了鸳鸯

    澡,一起裸睡了一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