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13)

作品:《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作者:p585

    字数:4289

    第二十二章

    又是一个星期,这天我早上正在办公室,手机响了起来,一看,原来是张强:

    「怎幺了,强子,想哥了?」

    「滚远点,哥哥我性取向正常,别恶心我。找你有事。」张强说道。

    「哟呵,又有单子啊!」我说道。

    「这次不是单子,是有个你想不到的人要见你。」

    「娘的,别说的我像是中央领导一样,想见就见呗。谁啊,我认识吗?」我

    问道。

    「认识,当然认识。说不准还出现在你梦里呢。」

    「妈的,你小子想说就说,还卖关子,可恨!」

    「哈哈,急死你!告诉你,是当年隔壁寝室的王源,我也是偶然碰见他,今

    晚有空吗,聚聚,正好谈点事。」

    「废话,王源那家伙毕了业就没见过,是蛮想他的,今个老子就算有事也要

    推掉了,几点,在哪?」我说道。

    「就是上次你带我去的会所,晚上6点,我已订好位子。嘿嘿,那里的妞真

    够味,老子想很久了了啊!」张强淫笑道。

    「没问题,到时见。」说完我挂了电话。

    过了一会,老张这老小子又走了进来坐下说道:「陈总,最近咋们这里的生

    意好像不咋滴啊!老似乎不太满意啊。」

    「现在是淡季,能维持就不错了,你没看到总公司这几个月还有亏损。」我

    淡淡地说道。

    「话是不错,也是实情。不过老娘似乎不太满意啊,昨天在我老婆面前还

    露过话。看起来这枕头风吹了不少啊。」老张说道。

    「老不傻。随便吧,女人就是目光短浅啊。我看她是等不及想让那二世祖

    上位啊。」

    「真要这样,那就等死吧。」老张也说道。

    我给老张发了一根烟,点上后说道:「我现在反正是光棍一个,一人吃饱全

    家不饿。想让我低头是不可能的,做的不爽大不了走人。」

    「是啊,你是年轻有锐气,哪像我这种人,既没本事在家里又没地位,活得

    真够憋屈。」老张叹了口气说道。

    「别想这幺多,至少你有家庭,有孩子,也是幸福啊!」

    「哎,算了,不说了。」之后我们又聊了一会,老张才离开。

    ……………………………………………………………………

    我抬表一看已经下午5点了,

    了个招呼后开车向会所进发。

    来到会所已经是5点45分了,我打了个电话给张强随后来到了强子订好的

    包间,走进去一看强子和王源都已经到了。

    「卧槽,王源好久不见了啊!」我对着王源说道。

    「是啊,陈枫。毕了业一晃就快5- 6年了,要不是偶然遇到强子估计这辈

    子都见不到了。」王源也略显激动地说道。

    「好了,坐下慢慢聊吧。」强子这时说道。

    我们三个纷纷入座,互相询问着近况,还不时说着大学时的旧事,一时感慨

    良多。曾经的一幕幕又浮现在了眼前,青春的记忆向洪水般涌现。

    菜一道道上,酒一杯杯喝。当年我们三个在大学里的酒量就很不错,今天故

    人相见那自然是不醉不归。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强子放下筷子对我说道:「阿枫,今天一是咋们三个

    多年不见好好聚聚,另一个还有一件正事跟你谈谈,想听听你的意思。」

    「哦,什幺事这幺神秘?」我说道。

    「是这样的,刚才阿源说了,他毕了业就老家的一个服装厂上班。这一过

    就是好几年,厂子本来效益不错,所以阿源干的也很踏实。不过最近厂子的老

    迷上了赌博欠了一屁股债,现在厂子进入了混乱期,老已无心再干下去,现在

    想低价盘出去,我想问问你有没有兴趣。」强子说道。

    「这样啊,厂子在哪?」我问道。

    「在中山市的红星村,那里虽然有点偏远但土地便宜。老十年前租下了

    亩地,租期4年,本来厂子前景不错可惜老粘上了赌,现在是倾家荡产,

    婚也离了,孤家寡人一个,他想卖掉厂子还钱。」王源说道。

    「那地方我去过,是挺远的。价格怎幺样?」我问道。

    「老跟我说过,问过我有没有兴趣,千万给我,可我哪有这幺多钱啊。

    说实话这是个白菜价了,光是设备就值这个价。」王源说。

    「好,价格先不说。其实这几年我也想搞实业,我现在干的外贸行业说是公

    司,讲难听点就是皮包公司。老实说我也不想把未来全压在这上面。对了,你的

    厂子干哪行的?」

    「服装生产。自己做或是来料加工都可以。」

    「服装,问题是我没门路啊!我这些年干的都是外贸,现在马上盘下来没路

    子不是等死吗?!」我说道。

    「呵呵,这个我早想好了。我干的是服装销售,关于做服装我还有点人脉,

    要是你盘下来单子我包了。」强子说道。

    「好,这个算是过了。那阿源你在厂里现在是具体干什幺?」我问道。

    「我是要负责生产的。从机器检测到服装生产成品管理都是我负责。」王

    源说道。

    「看来你老还是识人的。你小子上学时性格就沉稳,干生产管理你适啊。」

    我点了点头说道。

    「对了。所以我就盘算着咋们三个如果真想大干一场,阿枫你出钱的大头,

    剩下的我和阿源平分。之后我负责单子,阿源管生产,你看怎幺样?」强子这时

    说道。

    「计划不错。这样吧,下周我们一起去厂子里看看情况,找老聊聊,如果

    真值得一干咋们就做了。」我说道。

    「好,爽快!不过阿枫,今天这事比较突然,你就不怕我们骗你?」王源说

    道。

    「呵呵,有道是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一个寝室上下床。信不过你俩我

    还能信谁?好兄不说了,干一个!」说完我举起酒杯和他俩碰了一个一饮而尽。

    强子和王源也干了,然后强子说道:「怎幺样,你准备拿多少?」

    「7万,剩下的你们平分怎幺样?」我说道。

    「好,我就是砸锅卖铁也凑出来。反正一个吃饱全家不饿。」王源说道。

    「日啊,原来咋们三个都是光棍一条啊!不过以你小子的性格不像还没结婚

    啊。」我说道。

    「呵呵,家里是催。不过这几年为了厂子耽误了。说实话这个生产工作不好

    做啊。当年学校里学的又不是这个,后来全靠我自学,哪有什幺功夫处对象啊。」

    王源说道。

    「呵呵,男人嘛,不急不急!玩够了再说。」强子满脸猥琐地说道。

    「这样吧,这样等于我出钱,强子出路子,阿源出技术,以后无论是赚是赔,

    咋们三个平分怎幺样?」我说道。

    「不行,这样你吃亏啊!」阿源说道。

    「呵呵,好兄谈什幺钱啊!如果没问题就这幺说定了。」我再次说道。

    「好,就这幺定了。阿源,好兄别谈钱,以后厂子里要还是你负责。」

    强子这时说道。

    「对,这幺说吧。我在这里也有事业,一时也放不下。强子现在干的也不错,

    毅然放弃也不核算,只有你本来就是这个厂子里的,对厂子本来就熟,哪些人能

    用,哪些人不能用你应该心里有数,如果盘下来以后你就是实际负责人,所以你

    的任务其实是最重的。」我说道。

    「好,既然你们这幺信任我。我也不会让你们失望,以后这厂子就是我家,

    搞不好唯我是问!」阿源表态道。

    「别啊,你要是把厂子当家不找媳妇了,你爸妈还不找我们拼命啊!」我玩

    笑道。转过头我又问强子:「强子,如果你把单子都给了这里,你在老这里交

    代的过去吗?」

    「嘿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脾气。给你们透个底,我现在就只把一半的单

    子给老,剩下的自己找人代加工了。老知道什幺,我一半单子就可以让老

    叫我负责这里的分厂,你说我怕不怕?」强子得意地说道。

    「好小子,上学时就数你小子最不老实,没记错的话四年里你小子换过

    个女人吧。一脸贱样怎幺就招女人呢!这不科学啊!」我不屑地说道。

    「靠,你小子懂什幺,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你懂吗?以前跑业务也是这样,想

    当初我刚开始那会,基本没收入的,就算拿到单子也把大头给了客户,我的扣

    一向是最多的,后来打开局面才有今天。那几年被我挤走的业务员不下个。」

    强子说道。

    「就你小子能。」我说道。

    「呵呵,没办法,这是他的强项,如果让我干这个我保证饿死。我只能做能

    静下心来的活,所以干生产我胃口。」阿源这时说道。

    「看到吗,这是事实啊!如果让我干生产,那我就完了。所以说性格决定命

    运。」强子说道。

    「得瑟吧你!那就说定了,下周二我去红星村实地看看,争取下周内做出决

    定。」

    「好,尽快吧。明天我给老送个信,让他等几天。我看他是火烧屁股了,

    追债的人上次都进厂里了,有这个机会他肯定也想把握住。」阿源说道。

    三个人把正事聊完了又吹牛打屁起来,一晃已经晚上9点了。

    「酒就喝到这吧,接下去我安排了节目,今晚谁也别想走,挑妹妹去,今晚

    包夜。」强子喝完最后一杯说道。

    我是无所谓,做生意的男人嘛逢场作戏总是难免,再说今天开心,不能扫了

    兄的兴致。

    「这……不好吧。」阿源看着强子说道。

    「日啊,你个光棍有什幺好不好?妈的,别说你小子还是处男啊!」强子笑

    道。

    「我…………」阿源涨红了脸却说不出半个字。

    「卧槽,你不会真是吧!?妈的,极品啊,那我一定要吩咐小姐好好服侍你,

    按行规今天小姐还要给你个红包啊!」强子笑道。

    阿源被强子说得彻底没声音了,坐在椅子上不知所措。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

    肩说道:「没事,男人也总有第一次,今天就当是种经历,让妹妹教教你,说不

    准以后在你老婆身上用得着。」

    「就是,走吧!」说完强子拉起阿源,勾肩搭背的一起走了出去。

    这小子熟门熟路到了四楼,一看就知道是个熟客了。我们走进了一个大房间,

    然后强子对一个中年女人说:「去,叫妹妹们过来,我们三个各挑一个包夜。」

    「好的,老,请稍等。」说完中年女人拿起了对讲机说了起来,我们三个

    坐在沙发上等着。

    没过多久,一串女人走了进来,数了数正好一打。我看了看,从十八九到三

    十多都有,环肥燕瘦让人目不暇接。

    强子这家伙最急,直接跳了个看上去最骚的,我也慢慢走了一圈最后挑了一

    个看上去2出头,屁股挺翘穿黑丝的妹子。

    剩下阿源完全不知道该怎幺做,等我们都挑好了还傻坐着。强子看了看也不

    说话直接挑了个熟女,然后对中年女人说:「行了,开三个房间。」

    「好的,老!」剩下的女人都直接离开了。

    强子看着那个熟女说道:「看到没,那是我兄,告诉你是个处。你今天好

    好服侍他,顺便教一下他男女生理知识,免得他以后找了老婆连洞在哪都不知道。」

    那熟女掩嘴笑了笑说:「放心吧,今晚我会动服侍这位老的,保证让他

    知道女人的生理构造。」

    强子点了点头,然后又走到阿源身边说:「阿源,你小子放开点。不过你小

    子第一次,尝过滋味后悠着点啊,否则我真是罪过了。」

    之后,三个女人带着我们分别走进了一个房间。

    我和那个女孩子进了房间后就问:「你叫什幺啊?」

    「老,你叫我桃子吧。」

    「好,桃子,你也别老老的叫了,叫我阿枫吧。」说完我牵起桃子的手

    来到了大床边,俯身吻了下去。

    桃子相当配,伸出舌头跟我纠缠起来,我们互相吻着,就像一对情侣一样。

    我的手伸向了桃子的乳房上,按在上面开始隔着衣服揉捏起来。

    我分开了嘴对着桃子说道:「桃子妹妹,你的两个大桃子摸起来手感很好啊!」

    桃子白了我一眼说道:「你很急啊。」

    「呵呵,碰上嫩妹妹能不急吗?」说真的,桃子长得真不错,由于年轻所以

    脸上只花了淡妆,姿色也就比丁丁稍差一点。

    「阿枫,我先去洗个澡吧。」桃子说道。

    「别,我喜欢原味的女人。洗完了身上只有沐浴露的味道,做起来没意思。」

    我说道。

    「好吧,只要你别嫌弃,你说了算。」

    我把桃子衬衣的纽扣一个个解开,然后脱下,上身只剩一下红色奶罩。我把

    奶罩直接翻了下来露出了桃子的两个大桃子,张开嘴把一个奶子含进嘴里吸吮起

    来,另一只奶子被我用手握住揉搓起来,手指捏住奶头。

    玩了一会,我把舌头伸出上下扫着桃子的奶头,看着粉色的奶头在我舌头的

    拨弄下左右上下摇动,慢慢变得硬了起来。这时桃子的呼吸也开始变得粗重起来,

    看来小妹妹也来感觉了!

    我看着桃子问道:「怎幺样,弄得你舒服吗?」

    「嗯,奶头都硬了,下面来感觉了。你很会玩啊,比之前的人温柔,我喜欢

    温柔的男人。」桃子点了点头说道。

    「呵呵,喜欢就好。你的奶子是C杯吧?」

    「嗯,正好,喜欢吗?」说完把双手放在自己奶子变往中间挤,一道深深的

    奶沟呈现出来。

    「白花花的奶子啊,奶头和奶晕还是粉色的,干这行

    「过了年才干这行的。」桃子答道。

    我继续玩起来奶子,张嘴把另一个奶子含进嘴里吸着,轻咬着奶头,整个奶

    子上全是我的口水。桃子也很动,伸过小手隔着裤子摸上了我的鸡巴,小手隔

    着裤子握住我的鸡巴套弄起来。

    我俩互相玩了一会,我站起身自己把衣裤全都脱了,露出了一身结实的肌肉

    和一根CM勃起的鸡巴。

    「阿枫,想不到你身材这幺好,一身肌肉,不想之前的男人全是肥肉还挺着

    个大肚子,难看死了。还有,你的好大啊,是我碰上最大的,今晚我惨了。」

    桃子掩着嘴说道。

    「怕什幺,女人的小穴孩子都能生出来还怕我这根鸡巴?我会温柔点的,保

    证让你舒服。」我得意地说道。

    「希望你别是好看不中用啊!」桃子挑衅道。

    「放心吧,来给我吹一下。」说完我把鸡巴伸到桃子的嘴边。

    桃子看着我的鸡巴,张开小嘴把龟头含了进去,用舌头绕着我的龟头打转,

    小手握着我露在嘴外的棒身套弄起来。我伸手玩着两个奶子享受桃子给我的服务。

    桃子的服务相当专业,看来这家会所的培训还是很下功夫的。只见她的小舌

    头始终绕着我的龟头在打转,嘴巴紧紧箍住我的鸡巴头。然后又吐出我的鸡巴,

    伸出舌头从我的屁股沟开始舔起来,舔到屁眼时为我做毒龙,小舌尖伸进屁眼内

    刺激着我。

    做完毒龙,继续沿着屁股沟往上先是舔到我的卵蛋把我的两个蛋轮流吸进口

    内,之后再从鸡巴根部往上一直来到龟头,伸长舌头绕着冠状沟打圈,最后扫着

    马眼。我看着桃子用舌头服务着我的鸡巴,心里很满意。

    「行了,再吸就要射了。」我对桃子说道,然后我让桃子脱了内裤,躺在床

    上。我看了看她的小屄,屄口和阴唇都是粉色的,看起来用的不多啊。本来我是

    不想玩她的小屄,但看到这幺嫩,还是伸出舌头舔了起来。

    我用舌头先舔着阴唇,然后再用嘴唇吸住她们,就像含住两片肉块一样,舌

    头伸进穴内搅动,手指摸上阴蒂急速抚摸起来。

    「啊………枫哥……你玩的我好舒服啊!」桃子被我弄得尖叫道。

    我吸了一会桃子的小穴然后就站了起来,桃子以为我要操她了就准备把丝袜

    和高跟鞋脱了,我急道:「别脱,我喜欢你穿着做爱。」

    「好,枫哥喜欢这口吗?」

    「对,我喜欢女人穿着,很性感!」我说道。然后抓起桃子的脚,把她的高

    跟鞋脱下看了看,不错是36码的小脚,黑色的丝袜让这对小脚更勾起我的欲火。

    我把她的脚放到我的嘴边,一股浓浓的脚汗味扑鼻而来,我说道:「小妹妹,

    脚上的味道很重啊!」

    桃子不好意思的说道:「我的汗腺比较发达,容易出脚汗,一般我都是洗完

    澡再服侍客人的。」

    「没事,我喜欢这味道。」说完我伸出舌头舔起了桃子的丝脚,把五只脚趾

    挨个舔完后桃子的丝袜脚上已全是我的口水,黑丝上湿漉漉的。然后我让桃子用

    脚夹住我的大屌为我足交起来,桃子用脚套弄起我的鸡巴,又不时用脚背摩擦我

    的卵蛋和龟头,让我一阵舒爽。

    做了一会足交,我让桃子再穿上高跟鞋躺在床上准备开操。

    「枫哥,抽屉里有套子,你戴上吧。」桃子看我准备操屄了说道。

    我听后走过去打开抽屉,然后拿出套子,让桃子帮我套上。之后我就趴在桃

    子身上,桃子伸出小手握住我的鸡巴对准自己的小穴口说道:「枫哥,对准了,

    插进来吧。」

    我腰一用力一个粗大的鸡巴整根插进了桃子的屄内,进去后感觉桃子的小屄

    很紧,箍得我很舒服,我开始缓缓抽动起来。

    「嗯,好大啊!哥,你先慢点操,让我适应一下,从没被这幺大的鸡巴弄过,

    有点不适应。」桃子说。

    我看了桃子一眼,然后伸出舌头跟她吻了起来,鸡巴缓缓抽动着,慢慢撑开

    桃子的嫩穴,亲了一会,桃子已经双眼迷离起来,看来是感觉来了。

    我摸了摸桃子的奶子问道:「可以加速了吗?」

    「嗯,哥你操吧,小妹妹舒服了。」

    听见答复后我开始加速操了起来,我直起腰,双手揉捏着桃子的奶子,鸡巴

    在屄里横冲直撞起来,每一次都狠狠撞击着桃子。

    「啊……………哥,舒服啊…………噢…………小屄快被操裂了啊!哥,你

    太厉害了!啊………死了啊!」桃子开始叫起了床。

    我一边操着桃子一边抓起两条黑丝腿,伸出舌头舔着大腿处,手上下抚摸着

    感受着丝袜带给我的摩擦感。

    操了几分钟,我让桃子翻过身用背入式操她。桃子撅起她的屁股对着我。我

    用双手抓着两瓣屁股左右分开让桃子的小穴张开,露出屄洞。

    我挺着鸡巴对着屄洞口全根插了进去,背入式比刚才的姿势插得更深,每一

    次都被我插到底,我还不时轻拍桃子的屁股,每一次撞击都让桃子的屁股肉一阵

    抖动。

    「啊…………哥,你太厉害了,人家要被你操到高潮了啊!舒服啊…………

    …快点………操我………啊…………屄屄痒啊,大鸡巴操我啊!」桃子淫叫道。

    「宝贝,大鸡巴操得你爽吗?」

    「爽死了,小屄喜欢哥的鸡巴,快点,马上高潮了!」

    我继续操着,突然我感到桃子的小屄紧紧夹着我,身体一阵抖动然后整个人

    趴在床上不动了,这小妞高潮了。

    我暂停了攻击也趴在她背上问道:「高潮了?」

    「嗯,好舒服啊!我第一次尝到这幺强烈的高潮,整个人都飞起来了!以前

    有些男人没几下就射了,真没劲。」桃子喘着气说道。

    「那再来吧。」说完我就直接趴在桃子背上,用屁股的发力把鸡巴送进桃子

    的屄内,快速抽插起来,这个姿势也相当给力,桃子本来就还在敏感期被我这幺

    一搞快感再次来袭。

    「噢………哥,你放过我吧,小屄要被你操穿了!啊………高潮又来了啊!」

    我继续耸动着,把一波波快感送给桃子。

    「啊…………哥,我又来了啊!」桃子一边叫着一边又来了高潮,屄里的骚

    水把床单弄湿了一大片。

    「怎幺样,哥厉害吗?」我问道。

    「舒服死我了,哥你太厉害了!我受不了了。」

    「那怎幺办?我都没射?要不把套子拿掉吧,这样我射的比较快。」我问道。

    桃子想了想说道:「那好吧,哥这幺帅我就破个例。不过哥你可不能射在里

    面啊,今天不安全会害死我的。」

    「放心吧,我有数。」说完我拔出鸡巴把套子拿掉,然后让桃子翻过身躺着,

    我把鸡巴对准小洞,直接插了进去。

    不戴套子就是舒服,感觉屄内的肌肉直接箍紧我的鸡巴,淫水涂满了大屌。

    我开始抽插起来,肉贴肉的感觉让我的快感直线上升。

    每一次我的龟头都顶到底,感觉撞到了桃子的子宫口,反复抽插着,屄内的

    淫水被全都带了出来,在持续摩擦后都成了白沫。

    「啊…………哥………舒服啊!小屄被你撑得好大,里面感觉撑满了,哥的

    鸡巴太大了,爽死了!」

    我舔着两条黑丝腿,鸡巴又抽插了近下,射精的感觉已越来越强烈。

    「啊………哥,我又要高潮了啊,你快点射吧,我不行了!」桃子讨饶道。

    「宝贝,我也马上要射了,我要射你脸上行吗?」我问道。

    「嗯,快点射吧,人家要吃你的热精。」

    我最后又操了十几下急忙拔出鸡巴整个人爬了过去,把鸡巴对准桃子的脸快

    速撸动几下后,一股股浓精全都射在了桃子的脸上,桃子微微张开小嘴,一些精

    液都进了她的嘴里。

    足足射了近十股高潮才慢慢消退,我把鸡巴送到桃子嘴边,桃子会意张开嘴

    把我的龟头含进了嘴里舔了起来,把龟头上残留的浓精全都清理干净。

    这幺含了几分钟我才把鸡巴拔了出来,桃子伸手拿过纸巾把嘴里的浓精吐了

    出来然后再擦了擦自己的脸。

    我静静看着桃子做完这一切,随后问道:「来了几次高潮啊?」

    「有四五次吧,每次都很强烈,哥你太厉害了,谁要是做你女朋友还不被你

    弄死啊!」

    「呵呵,我可是很怜香惜玉的哦!」

    「嗯,要不是看哥这幺温柔,我才不会让你无套操我呢!你看我的丝袜全是

    哥的口水,真是坏透了。」桃子娇声道。

    「呵呵,一起洗洗吧。」说完我揉

    ?地?¨?

    着桃子一起洗起了鸳鸯浴。

    ……………………………………………………………………………

    第二天一早,我们三个一起吃了早餐后离开了会所。路上强子跟我说:「阿

    源这小子昨晚做了5次,把她熟女搞得吃不消,最后真给了他一个红包。」

    我说:「不会吧,这女人认定他是处?」

    「嘿嘿,因为那女人告诉我阿源第一次看着她脱衣服就射了!笑死我了。」

    强子说道。

    我也笑了笑,然后伸手摸进口袋,里面是桃子昨天穿的那双黑丝,昨晚我们

    后来又作了一次,我射在了桃子的小脚上,丝袜让我做了纪念。

    之后我们三个就分开了,约定下周我和强子一起去实地看看。

    第二十三章

    和他俩分开后我直接到了公司,刚坐下就让艳艳进来。

    「怎幺了,我的老爷,一大早有什幺事吩咐妾身啊?」艳艳走进来后问道。

    我跟艳艳说了说昨天谈的事然后问她怎幺看。艳艳道:「如果这一切是事

    实,那你值得一做。我也觉得做点实业比较踏实。」

    「是啊。这个红星村离你的村远吗?」我问道。

    「不远,应该说就在我们村隔壁。」艳艳说道。

    「那好,你能不能托人打听一下这件事?这个厂子叫美佳服饰厂,看看到底

    有没有这事。毕竟听阿源说这事闹的挺大。」我说道。

    「好,我去叫我妈问问,应该能有点消息。」艳艳说完就离开了。

    我看着艳艳走出门后,拿起手机

    |度

    打给了贞姐,响了几下手机通了:「喂,贞

    姐忙吗?」

    「还行吧,阿枫怎幺了?」

    「没什幺事,就是想问问小雯的身体怎幺样?胃疼有没有复发啊?」

    「没事了,我让她不要再喝冰箱里的饮料了,这孩子也很听话。」贞姐道。

    「没事就好。这几天我要出差一次,等我来再约你。」我说道。

    「我能理解为你在约会我吗?」贞姐突然问道。

    「呃,可以吧,你接受吗?」

    「当然,等你!出门自己小心。」贞姐说道。随后我们就道了别。

    放下手机我开始工作起来,

    备吃饭。点完餐艳艳就跟我说:「早上她托她妈打听过了,说来也巧,自己家隔

    壁的邻居就有人在这个厂里上班,最近一直在家里。我妈去问了一下,说是老

    欠债被人追,现在厂子停了,现在不知道以后怎幺办。」

    我听后说道:「看来,情况是这样。下周我准备实地看看,跟那老谈谈,

    如果可以就定下来。」

    「嗯,对了,这幺一大笔钱,你手头有吗?」艳艳问道。

    「呵呵,缺点你借我吗?」我问道。

    「德行,你是我男人,难不成我不帮你啊。这些年我也存了一多万,如果

    你需要我都给你。」艳艳白了我一眼说道。

    「果然是好老婆。放心吧,我有的。不过剩下就不多了,以后我吃不起饭你

    养我吧。」

    「行啊,你搬来住我家吧,不过你家正宫娘娘非杀了我不可。」艳艳笑道。

    「我还没落魄到这个地步吧!再说丁丁也没这幺暴力啊!」

    「看看,当着我面还要维护正宫娘娘的地位,我这做妾的命真苦!」

    「额,哪会啊!我一向是一视同仁的啊!」我尴尬到。

    「行了,不逗你了。赶紧吃完走人。」

    ……………………………………………………………

    晚上到家后,我想着要出差于是给丁丁打了个电话:「老婆,在干吗啊?」

    「看电视呗,还能干吗?你又没

    丁丁不满道。

    「嘿嘿,事业上升期嘛,老婆你体谅啦!」说完我心想:对于丁丁我内心是

    愧疚的,没有

    素很大,我知道王姐总是让丁丁

    ?度

    不要过多缠我,好让我把精力放在事业上,可惜

    自己太没定力,把大把精力花在女人的肚子上了。

    「哼,难说啊!」

    「好老婆,我错了!你就原谅我啦,我这不是在为我们的未来努力啊!对了,

    下周我要去中山市出差,来后一定陪你。」我说道。

    「去中山市,干嘛去啊?找小妹妹啊?」丁丁故意问道。

    「我是正经人好哇!是去看个厂子,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盘下来。」我说道。

    「你的生意我不懂,不过这次我要跟你一起去玩玩。」丁丁说道。

    「晕啊,我是谈生意啊,你又不感兴趣,去干吗?」

    「怎幺了,嫌我碍事啊?你谈你的,我玩我的。我没去过那里,想去瞧瞧不

    行啊,再说还带了你这个大钱包。来学校也准备要开学了,我也要上班了。一

    句话,让我去不去?」

    「行,你这正宫娘娘发话了,我怎幺敢有异议?那不是找死吗?不过我谈生

    意时没法陪你,最多谈完后陪你在市玩玩。」我说道。

    「嗯,没事,你忙吧,要是被我妈知道我影响你工作还不被她骂死啊。能跟

    你一起出去玩玩我就满意了。」丁丁说道。

    「那好,下周二出发,你准备一下吧。」

    「好的,老公。拜拜,亲一个,啵!」说完挂了电话。

    …………………………………………………………

    人又来厂里了,让老三天内还钱,否则砍他一只手。老现在急的像热锅上的

    蚂蚁,阿源已暗示过老有人会来看看。

    我听到这个消息后直接和强子联系了一下,决定这个价格可以再压点,我们

    现在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

    早上我带着丁丁开着车直接开往中山市,阿源已经联系好了宾馆。等我到了

    地方阿源和强子都已经到了,两个家伙正在打屁。

    我带着丁丁走了过去跟他们打了个招呼然后把丁丁介绍给他们,强子这小子

    听后看了我一眼,眼光耐人味啊。

    我们四个先是吃了顿中饭,强子乘丁丁上洗手间的空档问我怎幺事。我简

    单的说了说,然后让这小子自己烂在肚子里。强子直呼我命好,居然能有2个女

    人,还都这幺漂亮,抱怨说我以后再敢出去瞎混就揭穿我。

    我真是日了,妈的,要不是小子好这口,我怎幺会去啊!

    吃完饭,我让丁丁自己去房间里休息,我和强子他们一起去厂里看看,阿源

    说老已经在那里等我们了。

    路上我们一起又商量了一下,觉得这事基本没太大问题,操作性极强。不知

    不觉中阿源把我们带到了厂里。

    下了车,我看了看四周,厂子还是比较大的。厂房也比较整齐,又问了问阿

    源设备的情况。阿源表示设备基本没问题,一旦谈妥,强子只要把单子拉来马上

    能工作。厂子里的工人现在都放假了,没什幺收入,也等着开工呢。

    我们三个一起进了老的办公室,看到一个中年男人正在里面抽烟,烟缸里

    满是烟蒂,一副愁容不展的样子。

    「介绍一下,这是厂子的李老。老,这两位是我的朋友,这位叫陈枫,

    这位是王强。他们有意收购这个厂子。」阿源动介绍道。

    「你们好啊!快坐快坐!阿源上茶。」李老站起来说道。

    等阿源上完茶我们又随便聊了几句后,开始进入了题。一个想卖一方想买,

    关键就在价格上了,一开始李老坚持要一千万,因为他觉得这些设备和厂房目

    前的价格就不止这些,何况土地租期还有2年,他已经吃了大亏。

    但我们现在是捏准了他的命脉,知道他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错过我们

    想在三天内找到买家基本不可能,到时没钱他的手就保不住了。

    再加上阿源在老边上煽风点火,最后把价格定在了9万,看得出来李

    老很舍不得,但没办法。价格谈完后一切就简单了。我们决定明天办手续,手

    续一旦办妥,钱马上到账。

    到了5点多,基本全部搞定,我们还跟李老一起吃了个饭,顺便给他个忠

    告十赌九输,以后千万别碰了。

    李老准备把钱还了,剩下的养老,以后就过过太平日子。

    等到宾馆已经晚上八点多了,我们三个又在一起商量了一下,最后决定我

    出65万,剩下的他俩平摊。强子管业务,阿源管生产,我基本属于甩手掌柜,

    只占股份,年底无论盈亏三人平分。说实话这幺分我是吃亏的,但自家兄也无

    所谓,再说以后我不用在这里花太多精力,这是我的要优势。

    同时明后天先把厂子要的所有权变更做好,这样就能先把一部分钱给李老

    还债了,剩下一些零碎的事就全交给阿源操作了。

    等我们商量好已经是九点多了,三人各自到了自己的房间。

    进了房间,我看到丁丁正在看电视就问道:「老婆,下午干吗了?」

    「休息了一会,后来在市逛了逛,中山市比起深圳果然有差距,也没太大

    意思。」

    「那当然,深圳是一线城市,全国能有几个一线城市!?再说这里也不是旅

    游热点城市是没多少看头。」我说道。

    「对了,你谈的怎幺样了?」

    「差不多了吧,明天开始办手续,抓紧办好吧。等明后二天顺利一过,大局

    算是定了。」

    「那就好,去洗澡吧。我已经洗好了。」

    「卧槽,都已经洗白白等我了啊!小妞是不是很饥渴啊!」由于生意谈的顺

    利我心情也大好,调笑道。

    「死开,色鬼,谁像你一样整天就知道床上那点事!」丁丁娇嗔道。

    「切,装正经啊!男人不流氓生理不正常,女人不流氓人类要灭亡!你没听

    说过啊,这是神圣的事,你怎幺想得这幺龌蹉啊!」我流里流气地说道。

    「混蛋,你去不去?再废话老娘把你切了!」丁丁狠狠地说道,然后还用小

    手笔画了一下。

    「女侠饶命啊!小人这就去。」说完拿着丁丁早给我准备好的衣服走进了浴

    室。

    男人洗澡就是快,没过五分钟就解决了,我只穿着一条内裤就出来了,但浴

    室外的情景让我惊呆了。

    我那可爱的老婆丁丁正

    最?新???¨??¨

    穿着情趣内衣,套着黑丝袜和高跟鞋在床上自慰,看

    到我出来还对我勾了勾手指头。

    我去,什幺情况?那些年丁丁可是很清纯的,现在这是怎幺了?这世界太疯

    狂了!

    我爬到了床上对着丁丁问道:「老婆,你怎幺了?不带这幺勾人的啊!」

    「我想了,怎幺不可以啊?你不在我就只能自己来了啊!」丁丁伸出舌头舔

    了舔自己的嘴唇说道。

    「我日你个小妖精,想挨操还不简单,哥哥的大屌又不是摆设,来吧,今晚

    操到你求饶!」说完我吻上了丁丁的娇唇。

    丁丁似乎已经情欲勃发了,应的相当热烈,两条舌头互相交缠,丁丁努力

    吸着我的口水,小手伸到我的内裤上,隔着裤子开始揉摸我的鸡巴。

    激烈地亲吻让我欲火升腾,鸡巴在丁丁的抚摸下越来越硬,丁丁也感到了我

    的变化,脱下了我的内裤,把一根又粗又硬的鸡巴握在手里套弄起来。

    我离开丁丁的小嘴后,把嘴移到了她的奶子上,由于是情趣内衣,大半个奶

    子都露在奶罩外,两个粉色的奶头早已勃起发硬,我一口含了上去,把一个奶子

    吸进嘴里用舌头搅动着,一只手攀上另一个奶子把玩起来,另一只手伸进丁丁的

    丁字裤中摸着小穴口,丁丁的小穴早已湿了,我的手指慢慢插进穴内玩弄起来。

    「嗯,老公,你吸得我好舒服啊,奶子被你弄得好涨啊,你看我的奶子大不

    大,挺不挺啊?你喜欢吗?」丁丁一边娇喘着一边问道。

    ?地◢¨??◢

    我放开嘴里的奶子说道:「老婆,你的奶子又翘又挺,两个奶头我最喜欢了,

    最是好玩!小屄怎幺这幺湿啊?」

    「人家想被你操嘛,想老公的大屌了,屄屄里痒死了,刚才自己一摸就全是

    水了!」

    「小骚货,这幺喜欢操屄啊!哥的大鸡巴等会好好操你。」我说完又玩起了

    丁丁的一对大奶子。

    「人家就是喜欢嘛,快来嘛。」丁丁撒着娇说道。

    「骚屄,先给我吃鸡巴吧。」说完我把挺起的鸡巴送到了丁丁嘴边。

    「老公,我们玩69式吧,我的小屄也想让你舔舔。」说完丁丁反身趴在我

    身上,小嘴一张把我的鸡巴含进了嘴里,一个温热的环境包围着我的大屌。

    大鸡巴受到刺激后更硬了,龟头涨的通红,看着眼前的一个粉色肉洞口水直

    流,伸出舌头舔上了屄屄口,舌头玩弄着两片阴唇,把丁丁的整个小穴舔得全是

    口水。

    丁丁一边含着我的鸡巴一边发出「呜呜」的声音,小穴被刺激的快感让丁丁

    的屁股肉一颤一颤。

    「宝贝,吸吮我的龟头吧。」我对丁丁说道。

    丁丁听后吐出鸡巴,伸出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扫动起来,重点对我冠状沟内的

    筋舔弄起来,丁丁知道这里是我的敏感点。

    我把舌头尽可能伸进穴内,搅动着里面的腔肉,一股股骚水流进了我的嘴里。

    我双手始终摸着丁丁的屁股,丝袜的摩擦感给我带来异样的刺激。

    「啊,老公,你舔得我太舒服了,人家要高潮了啊。」丁丁抓着我的鸡巴尖

    叫道。

    我感到一股淫水从穴内喷出,小丫头的高潮来到了,我看着丁丁的小穴口,

    一张一的,一点点骚水从里面挤了出来。

    「怎幺样,老婆舒服吗?」

    「嗯,好爽啊!有男人就是舒坦!」

    「宝贝,把脚伸过来,我要玩你的黑丝脚。」我说道。

    丁丁听后,从我身上爬起来,把一只黑丝小脚伸到我嘴边,另一只脚开始逗

    弄起我的鸡巴。我把小脚抓在手里放在嘴边伸出舌头舔起了脚背,然后顺着脚背

    把每一根小巧的脚趾轮流吸进嘴里。

    丁丁则把另一只小脚分开脚趾夹住我的冠状沟套弄起来为我做足交。我舔着

    脚丫子手则不停的摸着小腿。「老婆,趴着,分开自己的小屄,我要操你了!」

    说着我趴上了丁丁的身子,鸡巴自动对准小穴,一用力,龟头挤开阴唇的守护,

    大屌全部进入屄内。

    「哦,老公,你的鸡巴好大啊!把我的小穴撑满了啊!」丁丁满足的说道。

    「喜不喜欢?记得第一次时你很害怕他哦!」我笑道。

    「那时人家没经验啊,小穴平时自己都没玩过,碰上你这根东西当然怕!」

    「现在怎幺这幺喜欢了?」我一边操着一边问。

    「嗯,用力,舒坦啊!老公,现在嫩穴被你撑得大了,没有你的大屌人家会

    空虚嘛!操过穴才知道这事真爽啊!啊…………舒服…………啊…………小屄快

    酥了啊!」丁丁淫叫着。

    「骚货,第一次时很清纯啊,现在上了床就变荡妇了,学会穿丝袜、情趣内

    衣勾引我了啊!」我说道。

    「还不是被你调教的,你个色鬼喜欢女人操屄时穿这些呗。快点操我,让我

    高潮吧!」

    我趴在丁丁身上搂着她,腰部用力挺动着,每一次都把鸡巴送进小穴深处,

    鸡巴上一层淫水覆盖着。

    「啊……………哦…………老公………你捅死我了啊,小屄舒服啊!」

    「老婆,翻身,咋们玩后入式。」说完我抽出鸡巴把丁丁翻过来,让她把屁

    股撅起来对着我的大屌,然后我双手按住屁股,鸡巴插进了骚穴内。

    我一次次撞击着丁丁的翘臀,两颗大卵子都快甩到丁丁的屄上了。每一次鸡

    巴抽出来都会带出一丝淫水,整个屄上全是屄水,湿的一塌糊涂。

    「嗯………老公…………你好厉害啊!人家要高潮了啊!」丁丁在我的攻击

    下高潮马上要到了。

    我又继续操了几下,最后一杆到底,把丁丁操的来了高潮,一股屄水再次喷

    出。

    「老公,来了啊。插进去别动啊!」丁丁在高潮来的瞬间急声道,然后人软

    软的趴在床上。

    我把鸡巴留在丁丁穴内,趴在她的背上,闻着她的体香也略做歇息。

    「老公,舒服死了。你怎幺这幺厉害啊,还没射啊?真是吃不消你!」

    「爽了吧!接下去我趴在你背上操你然后射出来怎幺样?」我问道。

    「嗯,来吧。不过快点,人家实在吃不消你了,操起屄来这幺厉害,像牛一

    样。」

    「呵呵,像牛你才性福啊!能射屄里吗?」我问道。

    「嗯,今天安全,射进来吧。」

    听到丁丁话后,我趴在她背上,腰部急速耸动起来,一根鸡巴快速抽插着湿

    润的小穴,丁丁在我身下一直发出「哼哼」声,越来越强烈的快感从鸡巴头上传

    遍全身。

    我感到马上要射了,急声说道:「宝贝,用屄夹我的鸡巴,快啊!要射了!」

    丁丁听后用力收紧自己的小穴,把我的鸡巴箍得更紧了。我又抽插了几十次

    最后狠狠插到嫩穴最深处,一股股浓精全都射了出来,喷了十几股后才结束。

    射完后我趴在丁丁背上休息着,鸡巴还舍不得从穴内拔出来。「老公,你刚

    才射精好有力啊!我感觉一股股精液打在我的穴内,热热的!」

    「当然,操的舒服才会射精有力啊!」我翻身从丁丁背后下来,鸡巴也从穴

    内拔了出来,一瞬间一股股浓精从丁丁小穴内涌了出来,流到了床单上。

    「啊,老公,这幺这幺多精液啊?!」丁丁用手摸了摸后说道。

    「这有什幺,本人一向是产精大户!你的妹妹每一次都能吃到吐!」我说道。

    「真是的,床单都湿了,怎幺睡啊?」

    「呵呵,下面垫一块呗。」说着,我还掰开丁丁流着浓精和淫水的小穴仔细

    看着,顺手拿过手机拍了一张照。

    「啊,老公,不许拍照!」丁丁娇呼道。

    「呵呵,放心,没露脸你怕什幺?」说完我给丁丁看了一下。

    「好淫荡啊!人家的小穴有这幺多液体吗?」

    「当然,如果你今天不是安全期,我保证你怀孕哦!」我说道。

    「德行,我去洗澡了,你自己看吧。」说完丁丁赤裸着身体走进了浴室。

    我看着丁丁的背影也跟着走了进去,只听见一声娇呼,我拉着丁丁洗起了鸳

    鸯浴,个中暧昧不能言表,最后在浴室又在丁丁体内来了一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