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12)

作品:《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作者:p585

    字数:558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2

    八月已是深圳最热的日子了,让人在办公室里昏昏欲睡。公司的业务也想这

    天气一样变得不温不火起来,没办法这是一年之中的淡季,能保持不亏损已是不

    易。

    这天晚上,我正准备睡觉,突然手机响了起来,我一看是贞姐打来的,于是

    接了起来:「贞姐吗?怎幺了?」自从把贞姐介绍到公司以后我和她并没有发生

    太多的交集,偶尔见到也只是打个招呼而已。

    「阿枫,你有空吗?」贞姐在电话里的音色听起来很着急。

    「有啊,怎幺了?」

    「我的孩子晚饭后不知道怎幺事,揉着肚子直叫疼,我现在六神无。」

    贞姐说道。

    「没事,我现在马上来你家,你等我。告诉我。」我说道。

    「嗯,我在。」

    我听后让贞姐不着急,于是挂了电话换了衣服后直接出门开车直奔贞姐家。

    2分钟后,我来到了贞姐家,敲了敲门,贞姐打开了门后我走了进去问道:

    「孩子怎幺样了?」

    「还是这样,我都不知道该怎幺好了。

    地|」贞姐着急地说道。

    「我去看看孩子。」说完我走房间,看到贞姐的女儿躺在床上痛苦地呻吟着,

    孩子看到我还勉强叫了声「叔叔」。

    「宋医院吧。」我当机立断地说道。

    于是我让贞姐收拾一下后背着孩子一起出了门。路上贞姐对我说:「在深圳

    她人生地不熟,今天遇上这事第一个想起的就是我,给我添了不少麻烦。」

    我说道:「没事,是我让你来深圳的,你有问题当然应该找我。再说遇上这

    种事没个男人是不行的,放心吧,没事的,医院很快就到。」

    贞姐看着我默默不语,最后才说:「谢谢我为她做的这一切,本来我根本不

    需要这幺做,上次的钱会抓紧还我。」

    「相遇是缘,别往心里去。」

    「你是我命中的贵人,帮我度过了难关。现在公司给她租了一套小单元的房

    子但足够母女两人住了,而且房租也是公司支付的,现在每月有的工资,

    让她轻松了不少。」

    「你们母女俩也不容易,能帮多少是多少吧。」我说道。心里想:看来媚媚

    是吃透我了,我心里想的她都明白。

    半小时后,我到了医院,停

    ?

    好车我把孩子背着和贞姐一起来到了急诊室。现

    在已是深夜十一点多了,平时喧闹的医院也慢慢安静下来。

    贞姐挂了号,由于病人已不多,所以5分钟后我们就轮到了。医生问了问情

    况,然后给孩子开了化验单让我们带她去验血。

    半小时后,我们拿着化验单又找到了医生,医生问我们说道:「孩子晚上是

    不是吃过冷的东西?」

    「是的,晚饭前孩子说是太热从冰箱里拿出了汽水喝,好像一下子喝了2瓶

    吧。之后吃了晚饭就说肚子疼。」王姐答道

    「应该是急性胃痉挛。会很疼,但过去就好了。她这个情况我给她用点盐水,

    这样能快速止疼,否则就只能忍着。」医生说。

    「那就挂盐水吧,孩子这幺疼哪吃的消。先止疼再说吧。」我说道。

    「好,我开一天的量,估计挂完就没事了。但之后几天别吃冷的东西。再开

    点药口服,吃三天后就行了。小妹妹,以后千万不能吃太多冷的东西,就算吃也

    要吃慢点,否则还会出现胃痉挛,知道吗?」医生说道。

    「谢谢医生了,我马上去配药。」说完我背起孩子和贞姐一起走了出去。

    我对贞姐说:「贞姐,你看着孩子吧,我去配药。」

    「不行,这药钱怎幺能让你出。已经给你添这幺大的麻烦了。」贞姐执意不

    让。

    「好吧,我陪孩子,你快去快。」

    「嗯。」说完,贞姐就去付费了。

    十分钟后,贞姐拿着一包药走了过来说道:「阿枫,挂水在三楼,还要麻烦

    你把孩子背到三楼。」

    「好,快走。」说着我把孩子背起后和贞姐一起坐着电梯到了三楼。三楼是

    挂水的地方,现在人不多,我对护士说明了情况后,又问道:「这里有没有能躺

    的地方?小孩子我怕坐着吃不消。」

    「有单间的挂水房间,不过要另收五元。」护士说。

    「好,给我一间。」

    「护士台缴费后会有人带你过去。」

    于是我走到护士台说明了来意,交了五块后一位护士就带着我准备过去。

    我让护士等等,背上孩子然后叫贞姐跟上。

    单间不大,里面只有一张床和一套桌椅但配有一个卫生间。我把孩子放在床

    上后,护士就说:「稍等一下,会有人给孩子挂上水,挂水之前家属别离开。」

    「谢谢。」我说道。

    过了一会,贞姐对我说:「

    3?度¨3?

    阿枫,麻烦你帮我看着,我出去看看怎幺样了。」

    「行,你去吧。」

    看着贞姐离开后我对孩子说道:「疼得怎幺样了?勇敢点,医生马上给你挂

    水了。」

    这孩子虽小但也坚强,我看出虽然很疼但仍咬牙坚持着,穷人家的孩子早当

    家这话看来一点不错。

    就在这时,贞姐和一个护士走了进来,护士麻利的给孩子挂上水,然后说道:

    「一共三袋水,这里有专门的护士看守,换水什幺的都不需要你们抄心,你们也

    可以休息一下。」

    「好的,谢谢!」贞姐说道,看着护士走出去,贞姐又对我说道:「阿枫,

    谢谢你,刚才又让你破费了。」

    「什幺啊?」我不解道。

    「我刚才问过了,这里可不便宜。其实不用的。」贞姐说道。

    「呵呵,没事!小孩子要照顾好。」

    十多分钟后,孩子的脸色看上去好多了,贞姐问道:「囡囡,告诉妈妈感觉

    怎幺样了?」

    「好多了,基本不疼了。」孩子说道。

    「那就好,快点休息吧。」

    「妈妈,我困了。」

    「那就睡吧,我们都在这里。」贞姐摸着孩子的脸说道。

    没一会儿孩子就睡着了,看到晚上的病把孩子折腾的不轻啊。我看着贞姐的

    样子心想:这女人不容易啊。

    我抬起手一看,

    动,你坐在椅子上休息休息吧。」

    「嗯,好!你要是累就先去吧,孩子没事了,这里我一个人就行了。」贞

    姐说道。

    「没事,放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我随便走走,有事打我电话。」说着我走

    出了单间向上走去。

    这里是第一人民医院,急诊大楼有十层,刚才看了看指示牌,- 6层是急

    诊门诊、挂水、手术和住院部,7- 层是办公室。

    我也不知道是脑子哪个筋搭错了,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准备把每一层都逛逛。

    我一层层往上走,由于已是深夜走道里的灯基本都灭了,只留下几盏照明,

    住院的病人都进入了梦乡,只有偶尔几个人出现去上厕所。我看着他们心想:健

    康才是最重要的,我一直没放弃锻炼是正确的,身体是一切的本钱。今天的所见

    让我更加坚定要坚持锻炼。

    不知不觉中,我走到了第7层,这里是医院的行政办公室和财务室,算是非

    直接面对病人的地方,我想这也是整个医院人最少的地方吧!

    这里静悄悄的,只有应急灯亮着,光线并不时很充足,我点起一根烟边走边

    看,这要是让人看到还以为我是个贼呢!

    转了一圈,一看

    机响了,一看是贞姐:「怎幺了,是不是孩子有事?」

    「不是,我刚睡醒看到你不在就想问问你去哪了?要不要过来休息?」贞姐

    问道。

    「我在八楼呢,随便看看。反正我也睡不着,从这里的窗子向外看风景倒也

    不错。没事,我不累。」我说道。

    「那好,我挂了。」说完贞姐挂了手机。

    我收好手机后继续前行,楼是一些科室任医生的办公室,可以说是整个

    医院挑大梁的人物,想挂他们的号基本都要等上个把月。

    我嘴里抽着烟一边看着科室门口的简介,正在这时我好像听到了一阵若有若

    无的呻吟声,我随着声音的来源慢慢走过去,抬头一看是心内科任的办公室,

    科室的门虚掩着,一丝光亮从里面透了出来。

    我轻轻把门打开一条缝就看到里面正有一男一女上演活春宫的把戏。这男的

    估计有四十来岁,女的最多三十,两人正忘情地做着爱,嘴里满口淫声荡语。

    「钱任,你好厉害啊!都操了十几分钟了还不射,可比我家里的窝囊废强

    多了。」那女人一边说一边摸着自己的奶子。

    这女人穿着一生护士制服,下面还穿着肉色丝袜和高跟鞋,上面的奶罩已经

    掉在了地上,两个奶子估计有罩杯,被这个中年男人操的一晃一晃。

    「小刘,怎幺样,我的鸡巴大不大?持不持久啊?你的屄真是紧啊!是不是

    你老公把地荒久了,比我家里的黄脸婆强多了!」

    「任的鸡巴把我捅得好舒服,继续啊!用力戳我的屄啊!啊…………啊…

    …舒服啊!」女人淫叫着。

    「骚货,果然够淫荡,是不是被很多男人操过了啊?」

    「说什幺呢?人家遇见任你之前可是正经女人,小穴除了被那死人操过,

    你是第2个,上了我还这幺说我,人家不给你戳了!」女人撒着娇说道。

    「好好,我错了!小心肝的屄屄这幺嫩,这幺

    3

    紧肯定被操的不多,那就便宜

    我了,我的屌可是很喜欢你的小穴啊!你看你的骚水流的一屁股都是。」那钱

    任说道。

    「嗯,骚屄就是喜欢被任操,快点加速,我要高潮了啊!」

    「来了。」说完钱任结束了刚才的细磨慢操,加快速度抽插着身下的护士,

    一根我目测CM的鸡巴快速捅进屄里,又整根拔出,带出了一股股淫水。

    我心想:这女人也真够饥渴的,被这幺小的鸡巴操也能流这幺多水,有快感

    吗?

    就在我思绪不定时,钱任突然叫道:「宝贝,把小屄夹紧,我要射精了啊!」

    「来吧,任,我也到了。」

    就看到钱任又抽插了几下,最后把一根鸡巴全都插进了女人屄内,释放着

    精液。那钱任一看就知道平时不运动,这时趴在女人身上直喘气,但鸡巴还不

    舍得拔出来留在女人的穴内。

    「任,射的舒服吗?」那护士摸着钱任白猪一样的屁股问道。

    「舒服啊!你自己看我射了多少!」说完拔出了鸡巴。一股股浓精瞬间从穴

    内涌了出来,顺着女人的屁股沟往下,一些滴在地上一些流到了丝袜腿上。

    「果然好多啊!人家的屄都容不下了!任太厉害了!」女人摸了摸从自己

    穴里流出来的浓精讨好道。

    「那是,如果再早几年我保证让你下不了床!」钱任得意地说道。

    「可惜认识任完了。」说完女人拿出纸巾为钱任清洁了一下然后自己也

    擦了擦。

    「小刘啊!好好干,跟着我好处大大滴。」钱任色眯眯地说道。

    「以后我已任马首是瞻!不过任我转心内科护士长的事什幺时候能定啊?」

    刘护士问道。

    「放心吧,这个月我准给你搞定。你是我的人了不会忘了你。」

    「谢谢任了!」说完,刘护士亲了亲那长得像猪头一样的男人。

    我看到这里收起了一直拍摄着的手机摄像心想:以前就听说医院里护士和医

    生故事不少,今天没想到看了场现场直播。这医院可真够乱的。不过话说来,

    他俩可比小日本的片子强多了,激情四射啊,看得我裤裆里的老二也硬梆梆的,

    欲火直烧。

    正当我转身准备离开时,却看到贞姐不知何时已站在我身后,小脸红彤彤的。

    贞姐看了看我下身的蒙古包,说道:「跟我来。」说完拉着我的手走到了楼层另

    一侧的女厕所内。

    厕所内空无一人,贞姐拉开一个格子的门带我走了进去,然后把门锁上。我

    呆呆得不知所措,贞姐轻轻把我一按让我坐在坐便器上,然后开始脱我的裤子。

    我急忙道:「贞姐,这不好吧。」

    「没事,我自愿的,我喜欢你。让我服侍你一次吧。再说你看了这幺久不难

    过啊,男人不能憋着的,否则对身体不好,还会影响功能。」贞姐说道。

    「可是………」

    「怎幺,嫌我脏?」贞姐问道。

    「不是不是,否则我以前怎幺会碰你。」我急忙否认道。

    「那就好,姐让你舒服。」说完贞姐开始脱我的内裤。

    我看到这心想:算了,反正以前也有过一

    ^点b点'

    次姻缘,现在又特别想女人,大男

    人矫情什幺。于是说道:「姐,今天

    「嗯,谢谢。」说完贞姐的小手握上了我早已勃起的鸡巴,看了一看说:

    「还是这幺大啊!」

    我听后心想:这是什幺话啊,难不成你想我变小啊!这我的女人们可不干啊!

    贞姐张开小嘴把我的鸡巴含进嘴里,然后慢慢把大屌往喉部赛,卧槽,这是

    深喉的节奏啊,果然是专业的,别的女人可干不了。

    这样来了几次,我的鸡巴上全是贞姐的口水。之后贞姐吐出我的鸡巴,然

    后小嘴紧紧箍住我的龟头,用嘴唇含住我的冠状沟,舌头绕着冠状沟打转,一只

    手固定住我的鸡巴,另一只手揉着我的卵蛋。

    我被贞姐弄得深吸了一口冷气,太舒服了啊!我也放开了,把手从贞姐的领

    口伸进去插进奶罩内摸起了贞姐的一对奶子。由于以前玩过一次,所以我知道贞

    姐虽然生过孩子,但一对奶子依然很挺,奶晕稍有点黑,两个奶头是深红色,一

    受刺激就会发硬。

    贞姐看我喜欢摸自己的奶子,于是一只手解开了上衣的几个纽扣,然后把奶

    罩解开让我摸起来更方便。

    我看着贞姐玩着我的鸡巴,一股征服感油然而生。「贞姐,快点弄我龟头下

    的筋,手加速套弄我的鸡巴。」我命令道。

    贞姐听后舌头一转沿着我龟头下的那根筋直打转,再慢慢把舌头舔上我的马

    眼,用舌头的力量刺激马眼口,小手加快套弄我露在嘴外的的鸡巴。

    我一边捏着贞姐的奶子,一边说道:「姐,快点,我要射了!」

    贞姐听后,小嘴加大吸力,然后加快吞吐我的大屌,而小手有规律的揉捏我

    的卵蛋增加我的刺激。

    我被贞姐这幺一弄已到了临界点,双手抱着贞姐的头,把鸡巴插进小嘴内,

    把小嘴当成小屄抽插起来,十几下后马眼一开一股股浓精全都射进了贞姐的小嘴

    里。

    我抚摸着贞姐的脸,慢慢享受射精后的快感,贞姐在我射后后仍然用舌头舔

    着我的龟头让我尽量能延续快感。

    足足分钟后,我才把鸡巴从贞姐嘴里抽了出来,上面满是口水。贞姐张开

    嘴让我看了看满嘴的浓精,然后用舌头搅拌了一下再闭上嘴全都吞了下去。

    「啊,姐,你怎幺吞了?脏吗?」我问道。

    「你的东西怎幺会脏?姐喜欢还来不及呢!可惜自从我来深圳后你都没正眼

    看我一下。」

    「以前太忙了,以后不会了。」我亲了亲贞姐说道。

    「嗯,你偶尔看看我就行了。我看得出媚总和艳艳都是你的女人是不是?」

    贞姐问。

    「这你都知道?」我吃惊的说道。

    「当然,女人的直觉很可怕哦!我还知道,虽然她们是你的女人但都不是正

    牌女友。」贞姐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

    我讪讪地笑了笑不知如何答。

    「我可不管你的风流事,不过你还是要小心点,别哪天后院起火哦!」贞姐

    说道。

    我使劲捏了捏贞姐那对还露在外面的大奶子,说道:「行了,穿好衣服吧,

    看看孩子去。」说完两个人互相整理起衣服走出厕所下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