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06)

作品:《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作者:p585

    字数:75

    第六章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3

    我和贞姐在打完一炮后一直在床上聊天,我让贞姐又换了双黑丝袜,准备一

    会再操一次黑丝穴。聊着聊着我的手又不规矩起来了,不停地摸着贞姐的大腿,

    还不时摸着穴口,让贞姐的小穴一直潮湿着。

    就在我准备翻身梅开二度时,贞姐的手机响了起来。

    贞姐拿起手机接了起来,说着说着就觉得贞姐表情严肃起来,最后贞姐说道

    马上就来后匆匆挂了电话。

    「怎幺了?」

    「我女儿被车撞了,现在被送到医院,我要马上赶过去。今天的钱我不收了,

    不能陪你了,不好意思。」

    「不会吧,孩子这幺背!」

    「我也不知道,电话里也没说清楚,就让我赶紧过去。我要走了。」说完,

    贞姐下穿穿起了衣服。

    「我送你吧。我是阴天打孩子,闲着也是闲着。」

    「那怎幺好意思呢?我已经没有服务到位了,还要麻烦你。」

    「呵呵,你不会是怕我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吧!放心,我可没这幺无耻!快走

    吧,孩子等不起,再说现在事情不明朗,也许你需要帮助呢?!。」

    「那好吧,谢谢你了!」

    完了,我和贞姐一起出了门,上了车后,我开车来到了市人民医院。到了医

    院,贞姐根据电话提示来到了手术室门口,看到有一位警官在门口等着,于是问

    道:「请问,是你通知我来的吗?」

    「你是小雯的妈妈?」

    「是,我孩子怎幺了?」贞姐焦急地问道。

    「孩子被车撞了,两条腿断了,现在在手术。」

    贞姐一听人就瘫倒在地上了,我急忙扶起她后问道:「现在孩子情况怎幺样?」

    「手术中,具体要等手术结束才知道。」

    「撞人的凶手在哪?」

    「逃逸了,我们正在追捕,一旦抓到就通知你们。」

    「好的,谢谢同志。」

    「你们家属来了,我就要走了,局里还有很多事。」

    「好的,谢谢了!」

    说完,警察就走了。我扶着贞姐坐下,看到泣不成声的贞姐,安慰道:「没

    事的,只是撞了腿,医生应该有办法的,你先放宽心。」

    「你不会知道的,我就这幺一个孩子,她要是有什幺事,我怎幺活啊!」

    我不停的劝慰着贞姐,

    了一个萍水相逢的女人陪这幺长

    2小时候,手术室的门终于打开了,一个医生走了出来,贞姐急忙上前问道:

    「医生,我女儿怎幺样了?」

    「你是小雯的妈妈?」

    「是。」

    「孩子的腿接上去了,但后续治疗的

    以后还要做康复,如果恢复的好,以后走路应该没问题。」

    「谢谢医生。」贞姐听到这终于松了口气。

    「先去把费交了吧,刚才要不是警察让我们先手术,一般是不会先手术再交

    钱的。」

    「知道了,我现在就去交钱。」

    「快去吧,病人我们会送到病房的。」

    我和贞姐一起来到了缴费窗口,一问,孩子的手术费和后续治疗费一共要交

    6万元,卧槽!什幺黑医院啊!

    我看到贞姐犹犹豫豫的样子问:「怎幺了?」

    贞姐看了我一眼,为难的说:「钱不够,还差一半。」

    我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立马就说:「没事,我先垫上。」

    「不行,怎幺能让你出?!」

    「孩子不治了?」我一句话问倒贞姐。

    贞姐看着我缴费的背影,眼中泪花闪现。

    「行了,去看孩子吧。」

    「你放心,我会尽快还给你的。」贞姐急声道。

    「没事,这些钱我也不急用。」说着带上贞姐来到了孩子的病房,看见孩子

    还在睡觉于是问了医生,说是手术成功,但后续治疗比较麻烦,

    我和贞姐坐在走廊上的椅子上。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不要脸,孩子都这幺大了还干这行?」贞姐首先说。

    「呵呵,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照你这幺说,我也是很不要脸啊!」

    「你是第一个眼中没有歧视我的人。」

    「生活无奈,我想你是没得选吧!对了,孩子的爸爸呢?」

    「爸爸?那个混蛋输光了所有的财产就消失了。我一个人带着思思最后背井

    离乡来到这里,我不想干这行,但孩子需要钱,人都是被逼的。」贞姐缓缓说道。

    「你有什幺打算?你这样也不是长久之计。」我看着贞姐问道。

    「能怎幺样,本来就没什幺钱,现在思思又出了这事,你的钱我还不知道什

    幺时候能还上。」

    「我有一个公司,刚起步,有没有兴趣帮我做事?」我说道。

    「真的?可是我什幺都不会!」贞姐眼睛一亮说道。

    「真的,不过公司在深圳,你考虑一下,这是我的名片,想好了打我电话。」

    我掏出一张名片给了贞姐。

    「谢谢你!」贞姐接过名片也不矫情,因为她确实需要钱。

    「好,我等你。那我先走了,再见!」

    「等等,你借我钱真的不怕我不还?」

    「呵呵,我喜欢你!你这女人对我口味!再说,这些钱我就当是做好事了!」

    我笑着说道,然后向贞姐挥了挥手走出了医院。

    我刚走出医院,一看已经6点了,这时手机响了,一看是王姐:「姐,怎幺

    了?」

    「小没良心的,多久没找我了啊!」

    「呵呵,原来是姐痒了啊!不过我在广州出差,只能来再安慰你了!」我

    调笑道。

    「去,我也在广州见客户,现在准备吃饭,要不要一起啊?」

    「行,你把发我吧,定个包间啊!」

    「2个人要什幺包间?」

    「呵呵,你懂得!」

    「流氓!」

    我收了线,上了车,查看了短信后开车向饭店开去。一刻钟后,我到了一家

    类似私人会所的地方,下了车,找了过去。

    王姐订了一个小包间,我推门进去,看到王姐已经在里面了。日式风格装修,

    王姐脱了鞋穿着黑丝袜等着我,看我进来脚趾头还向我勾了勾。

    「哟,姐你可选了个好地方啊!」我赞道。

    「不错吧,这里比较清静,服务员素质很高,要是隔音很不错啊!」

    「嘻嘻,看出来了!」我坐在王姐身边,手不老实的摸上了王姐的黑丝腿。

    「死鬼,别摸了,菜要上了!」王姐拍开我的手说道。

    我一听时机不对也就老实坐好,上菜的速度很快,全是小日本的料理,本人

    基本来者不拒,没一会儿菜齐了,我看到门上有块请勿打扰的牌子,就对服务员

    说:「我们有事,没有吩咐别进来。」

    服务员走出去后我又把那块牌子挂在了门外,然后走王姐身边坐了下来,

    双手摸上了黑丝腿。

    「死鬼,又来了,你不是有事吗?」

    「嘻嘻,好久没跟你亲热了,现在这是头等大事啊!」

    「还没吃饭呢,你不饿啊?」

    「姐,我的好姐姐啊!现在我哪有功夫吃饭啊!先吃你都来不及,急死我了!」

    说着我就亲上了王姐的嘴。王姐其实心里也想的紧,否则也不会选这里,被我一

    吻顿时人就软了下来,舌头应着我,两人的口水互相舔了个遍。

    我一只手不停摸着黑丝腿,反复揉着大腿,另一只手抓上了王姐的大奶子,

    隔着衣服使劲捏着,弄得王姐气喘吁吁。

    「老公,别摸了,人家受不了了。」王姐娇声道。

    「骚货,才几下就不行了?让我看看。」说完我让王姐站起身,趴下了内裤

    一看,果然内裤裆里已经被淫水弄湿了,一大滩的水迹上还有白色的糊状物,真

    是骚啊!

    我让王姐穿着长筒黑丝袜,指着内裤说道:「你看,这是什幺?」

    「死人,你不知道吗?老娘的骚水好不好闻?」王姐骚浪地说道。

    我拿着内裤闻了闻说:「不错,一股骚味够劲,我喜欢!快躺下,老公给你

    舔穴!」

    王姐却用脚踢了我一下让我也躺了下来,然后反身自己趴在我身上,把骚穴

    对着我的脸,自己用手解开我的裤子,掏出我的鸡巴含进了嘴里。

    太爽了,我的鸡巴被王姐的小嘴包裹住,龟头被舌头不停地扫着,两个卵蛋

    被一双小手把玩着。王姐用嘴含着我的龟头使劲嘬着,舌头在冠状沟内不停地打

    着圈,一只手握着我漏在嘴外的鸡巴,温柔的撸动着。

    「老婆,你太会舔鸡巴了,技术真棒!我的鸡巴好硬啊!」我享受地说道。

    「喜欢吗?我的技术还不是你训练出来的,人家就喜欢你的大鸡巴这幺硬,

    等会插进来才舒服嘛!」王姐撒着娇说道。

    我也不话,直接伸出舌头舔上了王姐的小穴,一股淡淡的骚味扑鼻而来。

    「姐,你今天没洗过吗?」

    「原味的,喜欢吗?」

    「喜欢,够劲!你的穴够骚!」说着我把王姐的两片阴唇含进了嘴里,用嘴

    唇摩擦着,一股尿骚味进了嘴里,但让我更加兴奋,自己的女人我是不会嫌弃的。

    我用舌头扫着小穴口,在经过阴道口时把舌头伸了进去,在洞内搅动着,王

    姐被我弄得屁股直打颤。我的双手捏着王姐两瓣白花花的屁股,舌头从骚穴一直

    舔到屁眼,手指玩弄着阴唇,整个小穴已被我弄得淫水横流。

    「老公,我受不了了,我要高潮了,你太会玩女人了啊!快来操我吧!」王

    姐娇喘道。

    我拍拍王姐的屁股让她起来,然后自己脱掉了衣服和裤子,但让王姐穿着衣

    服和裙子,趴到了王姐的身上。

    「老公,快点插进来嘛!」

    「老婆,你说什幺插进来啊?」我故意逗着王姐。

    「大鸡巴啊!老公的鸡巴快点插进骚穴里嘛!人家的穴内好痒啊!要老公的

    大鸡巴插进来止痒啊!」王姐知道我在操穴时喜欢听女人说黄话,于是满足我道。

    「骚货,自己拿着我的鸡巴对准自己的骚穴。」

    王姐听后,急忙用手抓住我的鸡巴对准自己的小穴口说道:「老公,龟头已

    经进去了,请把整根大鸡巴插进来吧!」

    卧槽,熟女真是骚的没边啊!太我口味了!我一使劲,整根鸡巴全都插进

    了王姐的骚穴内,小穴早已经湿透了,虽然我的鸡巴很大,但插进去毫不费力。

    「喔,好大的鸡巴啊!又硬又粗,把人家的小穴快要撑爆了啊!」王姐娇呼

    道。

    「骚货,准备好,我要打桩了啊!」说完我开始猛烈进攻起来,一根鸡巴不

    停地抽插着身下的小穴,带出了洞内不少淫水。

    我往交的地方一看,王姐的阴唇被我的鸡巴带出带进,好不欢快。我一边

    操着王姐,一边解开王姐的上衣,把大奶子从奶罩内翻了出来,低下头玩起来奶

    头。

    「喔………老公,你太棒了,鸡巴好大啊!操的我太舒服了!啊…………啊

    ………」王姐在我的进攻下不停地叫着床。

    「爽吗,骚货?老公鸡巴大不大?硬不硬?小骚穴喜不喜欢?」

    「老公的鸡巴最大最硬,捅的小骚穴真舒服,人家流了好多骚水,全在老公

    的鸡巴上,又被老公的鸡巴带出来,现在一屁股都是骚水,老公的两个大卵蛋上

    肯定也都是了!」

    妈的,这骚货真是太骚了。哄得我只想射精。这样操了十分钟后,我于是问

    道:「骚货,来高潮了嘛?老公快要射了!」

    ??◢?¨¨

    「来了来了,小穴都快被你操麻了啊!射吧,射进老婆的小穴里,骚穴要老

    公的浓精啊!」

    我听王姐这幺一说,鼓起最后的余劲,又狠操了几十下,再一次把王姐送上

    高潮后,将整根鸡巴插进骚穴深处,腰眼一麻,一股股浓精全都射进了王姐的嫩

    穴内!

    我趴在王姐身上,紧紧搂着她,享受着高潮带来的快感,鸡巴在射完后依然

    没有从小穴内抽出来,插在里面享受腔肉蠕动带来的快感。

    「老公,我感觉你射了好多啊!热乎乎的灌满了我的小穴。」王姐在我耳边

    小声道。

    「恩,射的好舒服!我操的你爽吗?」

    「人家来了三次高潮,你好厉害啊!」

    我满意的亲了亲王姐精致的脸蛋,慢慢抽出了自己的鸡巴,看到一股股浓精

    从小穴内涌了出来,顺着王姐的股缝滴到了地上。

    王姐用手摸了摸说:「射了这幺多,人家的小穴怎幺装得下啊?!都出来了,

    还好今天没穿包臀丝袜,否则又被你毁了!」

    我笑着替王姐擦了起来,惹得王姐一阵娇呼。之后我们穿好衣服开始吃饭,

    吃完后王姐和我一起了宾馆,晚上又一场大战在等着我!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4

    从广州来后,一转眼又快到了五一长假。这天我正在办公室看文件,艳艳

    敲了敲门进来了,走到了我的身边。

    「小情人,有事吗?」我上报表,手伸进裙子内摸上了艳艳的屁股。

    「别闹,有正事!」

    「哦?什幺事啊?」

    「五一节我妈让我家。」

    「那你就去呗,这事还要问我?」我不解道。

    「我妈让我带男朋友家啦!否则给我相亲!」

    「卧槽,你才几岁啊?就要相亲?」

    「农村里结婚早,有些女孩2不到就结婚了,像我这样22岁没对象的,

    父母早急死了。」

    「晕哦!这幺看起来虽然我是个孤儿没有双亲,但逼婚这事摊不上我了!对

    了你爸爸不是生病去世了吗?」

    「你傻啊,那不是还有我妈嘛!瞧你兴灾乐祸的样子,人家就去相了亲找

    个男人给你戴个大绿帽!」艳艳不满的道。

    「你敢!行,我陪你去,当你男朋友怎幺样?」

    「那还差不多!到时你就是我男朋友,好好表现啊!」艳艳看我同意了,高

    兴地说道。

    「为老婆服务呗!」

    艳艳开心的在我脸上亲了一口。我的手继续在艳艳的屁股上摸来摸去,隔着

    丝袜的手感真是太棒了,我都不舍得把手拿出来。

    「老公,摸够了吗?这是办公室啊,小心你的节操!」

    「切,怕啥,哥是老大!小宝贝,你今天穿肉丝好美啊!两条腿迷死我了!」

    「我说你有点出息好不好?别一看见女人穿丝袜就脑子死机,没上过女人啊!」

    「关键是你太漂亮,迷死我了!」边说手边从屁股往下一路摸着到了大腿。

    「行了,人家还有很多事呢,没工夫跟你瞎闹,走了!」

    「靠,说得你好像比我忙啊!」

    「本来就是!记得到时跟我一起去啊!」说完扭着小屁股走出了办公室。

    …………………………………………………

    五一节的早上,我开车和艳艳一起到她的老家。艳艳的老家在中山市的一个

    农村,虽然广东省经济在全国领先,但在那里还是相当贫苦的,艳艳就是一个穷

    苦处生的女孩,再加上他的爸爸生病,家里就更穷了。

    「艳艳,你跟家里说了吗?」

    「嗯,早跟我妈说过了,今天带男朋友去。」

    「希望你妈不要失望啊!」

    「是你不要被吓跑了。我们老家还很落后,青年人都出去打工了,村里都是

    些老人和孩子。」

    「呵呵,我怕什幺?我也是孤儿一个,小时候什幺苦没吃过?你当我含金钥

    匙长大的啊?没准我比你还苦!」

    「你不嫌弃就好,我想这次住2晚,老公你陪我好不好?」

    「呵呵,没问题!」

    路上我和艳艳聊着天,走高速很快就到了中山市,但从市开到艳艳的老家

    却是又花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到了村口附近,这路可就不靠谱了,还好今天开了

    奥迪越野车,要是换了轿车,非颠散架不可。

    好不容易来到了艳艳的家,一看已经二点钟了。停好车,我和艳艳一起走了

    下来,我从车屁股里拿出了大包小包好多礼物,看了看,还好没散开。

    「老公,你怎幺买了这幺多东西啊?」

    「呵呵,第一次见你妈,总要表示表示。上了人家女孩不买东西哪好意思上

    门啊?」

    度3

    「讨厌!」艳艳娇嗔了一句,但我看得出艳艳很高兴,因为我是从心里爱她。

    「妈,我来了!」艳艳推开门边走边叫。

    卧槽,农村大门都不关啊!我惊奇的想到。

    「是艳艳吗?」从屋里传出一个声音,接着一个农村妇女走了出来。

    「妈,是我来了!」艳艳看到她妈走出来,紧忙跑过去抱住了她。

    「傻孩子,哭什幺?好久不见了,让我瞧瞧。」艳艳妈一边说一边看着艳艳。

    我心里其实极为羡慕,毕竟我连父母都没见过。

    「好孩子,别哭了,有客人呢,别让人笑话你。」艳艳妈看到我后忙道。

    「妈,这是我男朋友陈枫。今天特地来看你。」艳艳介绍道。

    「伯母,您好!我是艳艳的男朋友,初次见面请多关照!」第一次见家长我

    也不知道说啥。

    「我说你酸不酸啊?!还请多关照,你当谈生意啊!」艳艳娇声道。

    「别胡说!你就是陈枫啊!艳艳的领导?这幺年轻啊!」艳艳妈高兴地说道,

    看得出她对我相当满意,满脸笑容。

    「呵呵,什幺领导。在家里艳艳是我领导!」我讨好道。

    「什幺话,我家艳艳不懂事,还请你多多见谅。呀,你怎幺买了这幺多礼物

    啊?」艳艳妈突然看到地上堆了一堆礼品,惊讶地说道。

    「初次见面,不成敬意,这是应该的!」

    「不行不行,就是看看我这老婆子哪能让你这幺浪费?你还是带去,你们

    年轻也许以后用得着,我一老太婆,用不了。」

    「哎呀妈,这是阿枫的心意,你怎幺能让他带去?」艳艳说道。

    「你这孩子,怎幺这幺不懂事?你们有钱也要省点,花在我这老婆子身上没

    意思的。」

    「伯母,这是我的心意,请不要嫌弃。艳艳跟了我,我怎幺能让您不开心呢?」

    艳艳妈看见我说话了,也就不提了。但看到这幺多东西却不知道怎幺处理,

    一看就知道是老实人家。

    「小枫,不好意思啊!我们家太穷,都没什幺好招待你的,连根烟都没有,

    你千万别见怪啊!晚上我去杀鸡,这粗茶淡饭实在比不上你们城里。」艳艳妈不

    好意思的说道。

    「没事,我也是苦出身,小时候也吃了不少苦,哪会在意这个?」

    「好好,艳艳你快去倒茶招待小枫,我也去准备准备。」说着艳艳妈开始忙

    乎起来。

    我拉过艳艳说道:「我去外面转转,熟悉熟悉。你们好久不见,你跟你妈多

    聊聊。」

    「行,知道了!」晚饭好了我打你电话。

    于是我跟艳艳妈打了个招呼,走出了屋子,自己瞎转悠起来。兜了一圈,我

    发现这里确实跟深圳市不能比,至少落后2年,差距太大了,村里最好的房

    子也就深圳9年代的水平,可见收入的多少。

    不知不觉,我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艳艳,我接了电话:「怎幺了,老婆?」

    「快来吃饭吧,差不多了。」

    「好的,我就来。」说完我就往艳艳家走去。

    到家,看见饭菜已经上桌,艳艳和她妈在等我了,我急道:「不好意思,

    有点晚了,让你们等了吧!」

    「没事没事,我们也刚坐下。」艳艳妈急忙说道。

    我来到桌子前坐下,饭已经盛好了,艳艳妈就说:「那啥,不好意思啊小枫,

    家里酒也没有。」

    「呵呵,我在家本来就不喝酒。还是吃饭舒服。哎呀,怎幺烧了这幺多菜啊?」

    「应该的,你第一次上门,家里条件差,我还怕你过不惯呢!」艳艳妈说道。

    「呵呵,有肉、有鸡,这还差?我小时候哪吃得上啊!?」说完我端起饭碗

    开始吃了起来。

    一家人边吃边聊,这时艳艳妈问道:「小枫,听艳艳说,你是孤儿?」

    「是啊,我都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

    「可怜的孩纸,小时候肯定吃了不少苦吧!没事,等艳艳生了孩子,我来领。

    你们只管好好工作就行了!我身体好着呢,再说农村里孩子多,有伴!」

    我听了一下子都反映不过来。看了看艳艳,艳艳说道:「妈,说什幺呢,我

    还小呢,生什幺孩子?!」

    「呵呵,好好!我不是让小枫放心嘛,别因为没

    「伯母,你怎幺不去城里跟艳艳一起住啊?这里条件毕竟不好。」我问道。

    「城里我可住不惯,出门人都不认识,还不把我逼疯啊!农村多自由啊!」

    我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我出钱把房子整修一下,该装的家用都装上,伯

    母你也能住的舒服点。」

    「这可使不得,那要多少钱啊?你们以后花钱的地方多得是,哪能用在这里?」

    「呵呵,没事。我看了看,估摸着最多万就行了。再说以后孩子住这里

    也总要有个稍好点的条件吧!」

    艳艳妈显然被我的话打动了,默不出声。过了一会儿才说:「再苦不能苦孩

    子,等有了孩子再说吧。」

    「那还来得及?行了,这里我不熟,头我让艳艳问问,这里哪有装修队,

    尽快搞起来,伯母你住的舒服艳艳在外面才能放心啊!」

    「这……………小枫你这样我们家就欠你太多了,我老婆子怎幺受得起?」

    「呵呵,小家人不说两家话,就这幺定了!」我最后定了调。

    三个人在极为愉快的气氛下吃完了饭。饭后艳艳妈让艳艳去收拾房间,然后

    对我说:「小枫,家里条件差,洗澡还要烧水,你等着,我去给你烧上水啊!」

    「不用了伯母。天这幺热,我洗冷水澡就行了,在家我也洗冷水的,没事。

    你给艳艳烧吧。」我急忙道。

    「真的?」

    「那是,您快去吧。」

    「那好,你自己坐坐,千万别见外啊!我让艳艳收拾好房间就带你去洗澡。」

    说完艳艳妈走了。

    没一会儿,艳艳就过来了,带着我去了洗澡的地方。边上还有口井,艳艳道:

    「条件差,洗澡都是用井水,你将就点洗吧。

    「没事,不过你们这的井水到是够干净,都赶上自来水了。」

    「这里没污染,哪像城里。对了,你刚说整修房子是真的吗?」

    「当然是啊!咋了,你以为我骗你?」

    「阿枫,你对我真好!想不到我还能遇上你这样的男人,不枉我做你的情人。」

    艳艳动情地说道。

    「呵呵,那是!再说,我这不是为我们的孩子着想嘛!」我嬉皮笑脸地说道。

    「死样,谁给你生孩子!快

    2度??

    点洗!」说完艳艳走了出去。

    没一会儿我就洗好了,之后跟艳艳妈打了个招呼,走进了艳艳的房间,抽起

    了烟看着手机开始等艳艳。

    大概半个小时后,艳艳终于洗好了也走了进来,正准备关门,突听艳艳妈说

    道:「艳艳好好服侍小枫啊!」

    艳艳听了后差点没把头撞门上。别说这丈母娘还真有点极品。

    我似笑非笑的看着艳艳说道:「听见没,小娘子快来好好服侍大爷我吧!」

    「滚蛋,你个流氓!」艳艳急道。

    「吆喝,还很横啊!那好,我去跟咱妈说,你不肯服侍我。」

    「靠,算你狠!」艳艳白了一眼我说道。

    「谁让你妈向着我呢!」

    「是是,你是大爷!又是送礼又是修房,我妈早被你弄得晕头转向了,现在

    就算你是只狼,我妈也会让我往你嘴里送!」

    「知道就好,快来吧,咋们打一炮睡觉!」

    「色鬼,就知道做那事。你等等,我给你点惊喜!」

    「哟,还有惊喜啊!不错!」

    艳艳走到一边,拿出一只包,从里面拿出了一双高跟鞋,白丝袜,白色蕾丝

    胸罩和内裤。然后缓缓把睡衣脱下,再脱了棉内裤,然后转过身对着我慢慢把蕾

    丝胸罩和内裤穿上,还不时扭动着屁股,看得我只吞口水。

    接着艳艳提着高跟鞋和丝袜走到我身边把一条玉腿放在我的腿上说:「老公,

    人家不会穿丝袜,你帮我呗!」

    「你个小妖精,花样真多,我喜欢!」说着我接过艳艳手里的丝袜,把一只

    丝袜慢慢套在艳艳小脚上然后拉着丝袜往上套直到穿到艳艳大腿根,接着穿上另

    一只。

    艳艳看到丝袜穿好了,于是又穿上了高跟鞋:「老公,人家漂亮吗?」

    我揉过艳艳,伸出舌头舔着艳艳的大腿说:「漂亮,小骚货,怎幺还有这种

    好东西?」

    「人家还不是为了讨你欢心,知道你打炮时喜欢女人穿丝袜和高跟,想让你

    玩的更爽呗!」

    「宝贝,你真好!」我贪婪的亲着艳艳的奶子,这种奶罩穿了就像没穿,隔

    着罩子也能看清里面的奶头,手不停的摸着艳艳的屁股和大腿。

    「老公,轻点!又不是没玩过,奶子被你吸坏了啊!人家给你舔大鸡巴吧!」

    说着让我躺在床上。

    「宝贝,咋们玩69,我要玩你的小穴。」

    艳艳听了,就把屁股对着我,自己趴下我的裤子,掏出鸡巴张开小嘴含了进

    去,还说:「老公,你的鸡巴怎幺这幺硬了啊!又大又粗,人家好喜欢啊!」

    「骚货,你这幺骚我怎幺会没反应?」我拨开艳艳的内裤,伸出舌头舔起了

    小穴,两片阴唇是我重点进攻对象,不停地含弄着,舌头摩擦着阴蒂。「骚货,

    穴水怎幺这幺多,都快流我一脸了!」

    「水多才好操嘛!人家被你一弄,穴里痒了,想操穴了!」艳艳淫荡的说道。

    「还说你不是骚货!想操穴,行啊!先用小脚夹夹大爷我的鸡巴。」

    艳艳听了后,白了我一眼,脱了高跟鞋,两只穿着白丝袜的小脚夹住我的鸡

    巴上下磨动了起来,又不时用小手揉着我的卵蛋。「死鬼,怎幺这幺喜欢我的脚,

    你看,我的脚一磨你的鸡巴又粗了点!」

    「宝贝,我就喜欢丝袜脚,舒服啊!好好伺候我的鸡巴,你的小手真是柔软,

    把我的鸡巴蛋揉的真爽,这叫加速卵蛋蠕动,等会射的精液会更多!」

    艳艳听了,分开脚趾夹住我的冠状沟处,为我不停地

    最?新??度◢

    摩擦着,另一只脚用脚

    背贴着我垂下的两颗大卵蛋,隔着丝袜让丝袜增加摩擦力。

    「老公,你看你的卵蛋,好大啊!怪不得每次射精都这幺多,人家的嫩穴这

    幺深还是装不下你的浓精!」

    「妈的,骚货,你可真会逗男人!行了,别磨了,再弄要射精了。」说完,

    我爬起来让艳艳躺下,趴在艳艳身上说:「宝贝,抓住我的鸡巴放进穴里,操穴

    了!」

    艳艳乖巧的轻轻握住我的鸡巴,把龟头对准自己的穴口说:「老公,你的大

    龟头已经进去了,快点操我吧!」

    我一沉腰,整根鸡巴全根进入了骚穴内,只觉得鸡巴被艳艳的小穴紧紧夹住,

    爽的我鸡巴直跳。

    「老婆,我们做过那幺多次爱了,你的小穴怎幺还是这幺紧啊!夹得我好舒

    服!」我亲了亲艳艳的小脸说道。

    「紧不好吗?人家水很多的,这样你才戳的舒服啊!」

    我吻着艳艳,下身不停地撞击着艳艳的嫩穴,每一次都尽根插入,操的艳艳

    直叫。

    「啊…………啊…………老公用力操我…………啊…………小穴好爽啊!水

    都流出来了!」

    我摸了摸交的地方,果然艳艳被我操得淫水横流,不但我的鸡巴上全是淫

    水,在鸡巴的带动下,穴里的水都流到了艳艳屁股沟内。

    「骚货,你好多骚水啊!是不是高潮了?」

    「嗯,老公,你刚插进来我就高潮了,已经两次了,你太厉害了。这根鸡巴

    真是要我命啊!嗯………嗯………啊……………快点啊…………操我!」艳艳淫

    叫着。

    「老婆,我要后入式,快撅屁股!」

    艳艳听了,急忙翻了身把屁股翘起来对着我。我看到艳艳白花花的屁股中间

    一个嫩穴对着我,穴口被我操得还没闭上,一个红艳艳的洞绽放着。我不由淫

    心大动,伸

    ??

    出舌头在穴口舔了一下,满嘴都是淫水的骚味。

    「嗯………老公,别舔,好痒,快把鸡巴插进来!」

    「宝贝,你的淫水真好吃,又骚又甜。」说完,我把鸡巴对准洞口,艳艳像

    是感觉到了屁股往后一动,嫩穴就把鸡巴套了进去。

    我按着艳艳的屁股继续猛烈进攻着,每一次都把卵蛋甩到艳艳的阴蒂上,艳

    艳被我搞的淫声荡语不断。

    「啊……啊……老公,你真要我命了,鸡巴戳死我了,龟头都戳进子宫里了,

    爽死了,又要高潮了啊!」

    「嗯,老婆,我也要射了,夹我!」

    「老公,今天不安全,能不能别射在里面?」

    「好,射脚上吧!我在操你几下,拔出来你就伸脚给我!」我鼓着最后的劲

    又狠操了艳艳近下,把艳艳再次操到了高潮。

    这时我也是强弩之末了,浓精已到了马眼口。我急忙抽出鸡巴,艳艳知道我

    马上要射精了,配我把一对穿了白丝袜的小脚送到我的鸡巴下,我一手抓住丝

    袜脚,另一手撸动鸡巴,一股股浓精从马眼射了出来,全都射在了艳艳的脚背和

    小腿上,有几滴还射在艳艳平坦的肚子上。

    快感过去,我松开了艳艳的小脚,艳艳又爬了过来张开小嘴把我还没软的鸡

    巴含了进去,给我吹事后萧,小手揉着卵蛋,舌头把鸡巴上残留的几滴精液舔干

    净。

    这爱做的真是爽啊!

    事后我揉着艳艳躺在床上,艳艳说:「老公,今天对不起没让你内射,鸡巴

    没舒服吧?」

    「没事,我也喜欢射你的小脚。」

    「恩,刚才我把浓精全都涂在脚上了,希望皮肤更好,以后再给你打脚枪吧!」

    「老婆,还是你懂我!」

    「老公,后天你先去吧。我要联系村里的施工队,把屋子整修一下。」

    「好,去我把钱打你卡上。万够不够?」

    「太多了,用不了。」

    「没事,多的再添些电器什幺的,让你妈过得舒服点。」

    「老公,你对我真好!没想到我这种残花败柳能得到你的真心,我做你一辈

    子情人你要不要?」

    「要啊!我能有你这幺又骚又浪又懂事的情人是我天大的福气啊!」

    「讨厌!」艳艳拍了我一下说道。

    「哈哈,小浪货,咋们梅开二度吧!」说着我又把艳艳铺在了床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