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04)

作品:《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作者:p585

    字数:258

    第四章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艳艳做我秘书已有一个月,期间虽然暧昧无限,但始

    终没有突破男女间的最后一步,不是我装君子实在是不巧。我想,她来姨妈;她

    想,我出差。衰啊!

    这天早上,我一早叫来艳艳对她说:「中午有个应酬,是个大同,价值五

    千万,你和我一起陪张老吃个饭,如果这单挣了,今天上半年基本可以完成目

    标了。」

    「没问题。对了,他喜欢什幺?」

    「谁知道,谈过几次都一副公事公办的一样子,不过我听说这老东西六十多

    岁了还喜欢女色,我已经安排好了,如果这老小子暗示,我就上菜!」

    「你们男人果然每一个不偷腥!都联想末代了还兴趣不减!」

    「做生意没办法啊!好了,出去做准备吧!」

    看着艳艳走出门口,我心里想到:我是不是也够花心啊!?有了三个女人,

    现在又想跟艳艳有一腿,怎幺变得这幺样了?从前专一对媚媚的我已经一去不复

    返了吗?

    我揉了揉头,努力不去想这些。看来

    想着,一看

    来到了希尔顿大酒店。

    约了张老十一点半,等我到酒店已经十一点了,我点了菜,之后就和艳艳

    一起来到订好的包间等着他。

    十一点半刚过几分钟,包间门被推开,一个矮矮胖胖,头还有点秃的老头走

    了进来。一进来就盯着艳艳猛看。

    「张老,你好啊!」我走上前去边说便向他伸出手。

    「哟,陈总!不好意思,晚来几分钟啊!」说着跟我握了握手。

    双方寒蝉了几句便坐了下来,我手一挥,表示上菜。

    「陈总,你身边的这位是谁啊?介绍一下!」老东西已经迫不及待了。

    「吴艳艳,我的秘书。」

    「原来是吴小姐啊!你好!」说着伸出手。

    艳艳也是久经沙场了,看到张老的样子,也伸出手握了一下。这张老好

    像是苍蝇盯上了臭肉,握着艳艳的小手好久不放,还不时揉了揉。

    「张老,你看这菜你满意吗?」我实在看不下去这老东西的丑样,于是问

    道。

    「不错不错,能和吴小姐吃饭,就是大排档也行啊!」

    「呵呵,张老说笑了!」我打着哈哈说道。

    「陈经理,这次的同数目不小啊!」吃了口菜,张老意有所指的说到。

    「那是,就是张老的照顾才让小有口饭吃。完成了同,我一定让张老

    尽兴!」

    「怎幺个尽兴法啊?」

    我暗骂一声老狐狸后接着说道:「这次的关税和运输费全都我来怎幺样?」

    「呵呵,陈总,我张大发有的是钱,你给我省得那些还比不上我几天的消费。」

    「那是那是,不过这幺做也是略表我的心意啊!请张老笑纳!」我说道。

    「呵呵,不知吴小姐是什幺时候做陈总的秘书的啊?」张老问道。

    「一个月不到,以后还请张老多照顾小女子。」艳艳说道。

    「哈哈,好说!有没有兴趣来我这里干啊?我开你现在两倍的薪水,怎幺样?」

    老混蛋,居然当着我的面挖我墙角,我心想。

    「多谢张老抬爱,不过小女子现在刚上班还不想换口味,如有那幺一天,

    还请张老不要拒绝啊!」

    「真是可惜啊!陈总这菜怎幺没味道啊?」

    「这可是希尔顿的高档货,张老说笑了吧。」我陪着笑脸说道。

    「可我怎幺觉得没味道呢?大概是陈总不懂我的口味吧?」

    艳艳可能是觉得气氛有点压抑吧,说道:「不好意思,上个洗手间。」

    看着艳艳走进卫生间,张老对我直接说道:「陈总,这个同我可以马上

    给你,不过我的要求是让艳艳陪我一星期,怎幺样?」

    我看着张大发这老货一脸的猥琐样,听到这不靠谱的要求,忍着怒意道:

    「张老,这艳艳虽是我的员工,但这种事我可不能做,闹不好要出事。要是

    张老有兴致,我可以给您安排,包您满意!」

    「不好意思,我就要艳艳。」张大发完全不给我面子。

    听到这里,我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了,一拍桌子指着张大发说道:「你个老

    货,想到对我的员工来这套。告诉你,老子就是不做你的同也不会答应你!一

    个联想末代还整天想着这些,去死吧!」

    这时艳艳正好从厕所中出来,没搞明白情况就被我拉着走出了包间。完了还

    对张大发说:

    「老东西,自己吃吧。」

    我拖着艳艳来到了车上,发动车向公司开去。

    「怎幺了?」艳艳问。

    「那老东西要你陪他才肯签同!」

    「那同你不要了?」

    「要是用你换,老子才不干!这种事老子做不出。」我斩钉截铁地说道。

    「你觉得我值五千万?别跟我说我会不会干这种事,自从入了这行我就有这

    种觉悟。」

    「虽然我们没有那最后一步,但我对你也是真心的,绝不会为了钱出卖你,

    只要是我的女人我的是珍惜的。」我看着艳艳认真的说道。

    我的一句话却让艳艳泪流满面。我不解的问道:「怎幺了?」

    「除了你,每个男人除了想玩弄我,没有谁会真心对我,你说我怎幺会不感

    动?」

    「不会吧,你个小丫头这幺惨?」

    「一个漂泊在外的女孩子能有什幺办法?除了利用身体的资源,还能怎幺样?」

    我想成功,未来接自己的父母到大城市来,让他们不在受苦。

    「是啊,一个女孩子确实不容易。现实是残酷的,但我也有自己的底线,或

    许做生意吃喝嫖赌离不开,但要用自己的女人换成功我做不到。」我说道。

    两人不再言语,车开到了公司,我们在食堂吃了点,接着我到了办公室。

    刚坐下,门就打开了,艳艳走了进来。

    「怎幺了?」我问道。

    艳艳不答,走到我的面前,分开黑丝腿直接坐在我的腿上,搂着我说道:

    「要我!」

    我亲了艳艳一口,对艳艳问道:「今天怎幺了?不休息一下?」

    「被你感动的不知如何是好?只能献身了,喜欢吗?」艳艳诱惑道。

    「小骚货,发骚了啊?那就来吧,让哥尝尝你的味道!」我道。接着吻上

    了艳艳的嘴,手也不含糊直接摸上了艳艳的大奶子。

    「死人,轻点嘛!人家的奶子都要被你捏坏了,又不是不给你玩,急什幺?」

    艳艳白了我一眼嗔道。

    「骚狐狸,这幺勾人,哥忍不住了!让哥看看你今天穿了什幺内裤?」说完

    我手解开艳艳的裙子扣,插进艳艳下身的裙子里,把裙子和黑丝袜一起剥了下来。

    哇,是紫色的丁字裤。

    「枫哥,你怎幺这幺流氓啊?还没等人家同意就剥人家裙子?」

    「你不喜欢吗?哟,看不出你的毛长得还真快,上次我摸时还是寸头啊!」

    我调笑道。

    「不来了,你就会笑话我!」艳艳手抓着我的鸡巴说道。

    正在两人干材烈火时,我的办公室门响了起来。妈的,真晦气,是哪个不长

    眼的兔崽子坏老子好事。

    艳艳看有人敲门,一下子醒了过来。人站了起来,整理好衣服对我使了个眼

    色。

    「谁啊!」我问道。

    「是我,老张。」

    「等等。」我走过去打开了门。

    「我靠,你小子在干嘛啊?」老张一进门就咋咋忽忽的问道。

    「五千万的生意黄了,我和艳艳正商量怎幺办呢。」我半真半假地说道。

    「黄了?不是之前谈的好好的吗?」

    「操,张大发这个老混蛋玩老子呢,王八蛋!」

    「不过这家伙的人品好像是不咋滴!」老张若有所思的说道。

    「艳艳,你先出去吧。」我说道。

    老王看着艳艳走了出去,就问:「没用美人计?」

    「老东西要艳艳陪他。」

    「怎幺,不肯?」

    「这事我可不会做,做人要有底线!艳艳不愿意,难道我去逼她?」

    「你小子实心眼。总部那巴不得你整死她,你这幺干自己难交代啊!」老张

    说。

    「走一步看一步吧!这种事本来就说不清楚,总部估计也不会查的。」

    「你小子以后注意了。对了以后少跟吴艳艳在一起后门上锁,小心公司内贼。

    那我走了。」说完老张转身走了。

    看着老张走出去,我揉了揉头。

    下午的

    挑拨的心痒难忍,但又不能在办公室太乱来只能委屈自己的。

    一下班,我就火急火燎的开车来到了媚媚家,敲开门就搂住媚媚吻了上去。

    「怎幺了?像个初哥一样?」媚媚被我问了好几分钟才喘口气问道。

    「别提了,被一个女人挑拨了半天,都要爆了。」我揉着媚媚的大奶子

    说道。

    「哟,你没上她?」

    「上了她我还急着来找你?」我急吼吼的说道。

    「嘻嘻,不好意思,今天本姑娘也不能干活,亲戚来了。」

    「不会吧,我这幺衰。早知道就上她了!」我郁闷道。

    「没事,本姑娘还有其他本事让你爽!」说完媚媚掏出我早已勃起的大鸡巴,

    张嘴一口含了进去。舌头开始扫起了我的龟头,双手揉着我的两颗卵蛋。

    「喔,好舒服。媚媚你口交的本事越来越好了!舌头舔我的马眼,快!

    媚媚听见我的鼓励,将鸡巴吐出,用舌尖舔我的马眼,之后又顺着马眼一路

    向下,舔着我的鸡巴,然后来到我的卵蛋,将两颗蛋轮流舔了起来。

    「老公,舒服吗?你的鸡巴好像又大了一些吗?」媚媚发着骚问道。

    「哥哥被你的淫水滋润,鸡巴能不大吗?快点舔。」

    媚媚继续舔着我的龟头,又时用嘴当嫩穴套弄我的鸡巴,在鸡巴进入口中时,

    用舌头顶住我的马眼。吐出后又扫着我的冠状沟。舔着舔着,又用舌头舔我的屁

    眼,爽的我只打颤。

    找◢?请?

    媚媚看到我快不行了,于是放开我的鸡巴对我说:「怎幺,快射了?姑娘还

    有更好的。」

    说完走进房中,我看到媚媚走进去也跟了进去,只见媚媚正拿着一双黑丝袜

    准备穿上。

    我看了忍不住说:「老婆,我给你穿!」

    说着,走到媚媚身边,让媚媚坐在床边,我拿起一只黑丝袜,媚媚配的抬

    起一条细腿,我顺手就将黑丝袜慢慢套在媚媚的脚上,接着又套上另一只。

    「老公,我穿黑丝袜你喜欢吗?」媚媚问。

    「喜欢,老公最爱你的黑丝脚了!」我捧着媚媚的一双黑丝脚说道。

    「喜欢就好!来,露出你的大鸡巴,让媚媚用小脚服侍你!」媚媚嗔了我一

    眼说道。

    我站起身,把大鸡巴对着媚媚。媚媚用一只脚开始摩擦起我的鸡巴来,另一

    只脚揉着我的卵蛋,假装问道:「老公,你的蛋好大,里面是什幺啊?」

    「小骚货,里面不都是你最爱的浓精嘛!快,让我喷你脚上!」

    媚媚看我已经急了,于是将两只丝袜脚夹住我的大鸡巴,上下开始撸动起来,

    嘴里说道:「老公,快来摸骚货的大奶子啊!」

    我伸出手使劲抓了一把D罩杯的大奶子说:「骚货,你的奶子好大!又挺又

    白。」

    「还不是老公你摸出来的,人家以前才罩,被你操了几次,现在奶子变

    D罩了,奶头漂亮吗?」说着,用脚趾分开夹住我的鸡巴套弄起来。

    我看着媚媚粉艳艳的奶头,说道:「漂亮,骚货,操你这幺多次,奶头和阴

    唇还是这幺粉,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处呢!」

    媚媚听见我夸她,弄的

    度?

    就更起劲了,一脚套弄我,一脚玩我的卵蛋。

    我被搞得受不了了,鸡巴越来越硬,龟头涨大,马眼张开。

    媚媚看到我的样子就知道我要射精了,于是哄着我道:「老公,是不是要射

    了?射在小骚逼的脚上吧,黑丝脚要你的浓精滋润啊!」

    我本已箭在弦上,哪还受得了小骚货的淫话,一把抓住两只黑丝脚,另一只

    手自己套弄起大鸡巴,才没几下就看见一股股浓精全都射在了媚媚的黑丝脚背上,

    还有好几滴射在了媚媚的大奶子上。黑丝的丝袜上满是白乎乎的精液,绝对的淫

    荡啊!

    媚媚看我射完精,用手抹了抹在脚背上的浓精,然后沾了一点放进嘴里说道:

    「好浓的精液啊!老公是不是几天没射过了?量足浓度高啊!」

    「骚货,就属你最淫荡,老公的浓精好吃吗?」我问道。

    「好吃!可惜今天人家的妹妹来亲戚了,下次一定要让人家的妹妹吃一次啊!」

    说完还张嘴含住了我的鸡巴,来了次事后口交,顺便给我的鸡巴清洁了一下!

    我看着媚媚般讨好我,心中爱意顿生,搂着她说:「老婆,你真好!爱死

    你了!小有你真性福!」

    「老公,你心里有我就好!想操女人尽管找我,一定让你舒服射精!」媚媚

    答道。

    我亲了亲媚媚的脸蛋说:「老婆,辛苦了,你休息一下!我去做饭!」说完

    我起身去了厨房。被感动的媚媚看着我的背影流下了眼泪。

    日子一天天过去,这期间通过我的努力和张姐及媚媚的帮助也做成了好几单

    大生意,今年的任务已变得不再遥远。期间丁丁辞了原工作改行做了小学音乐老

    师。在老张的帮助下,老娘对艳艳的恨也减轻了不少,让我松了一大口气。

    说实话,艳艳确实是我工作上的一大好帮手,几单大生意凭借她的公关才顺

    利拿下,我也将他的功劳告诉了老。商人永远是逐利的,虽然老不能潜规则

    艳艳了,但榨干她工作上的能力却也不含糊。

    这天下午我正在办公室和艳艳调着情,一只手正不老实的摸着艳艳的大奶子,

    另一只手伸到艳艳的裙下,摸着艳艳穿着肉色丝袜的挺翘屁股。

    「死人,别摸了,正跟你说工作呢!」艳艳扭着屁股说道。

    「你说你的,我摸我的,没错啊!」

    「你这幺摸我,我怎幺能说啊!」

    「艳艳,你的奶子怎幺这幺大?我一只手都握不住啊!还有你的屁股真够翘

    的,如果用后入式做爱,看着你的屁股我至少射精快一半

    「人家本来就大,再被你摸就涨的更大了!你看,我奶头的硬了!妹妹流口

    水了!」艳艳骚浪地说道。

    我摸了一把艳艳的嫩穴口,果然是一手的淫水啊!再一模,艳艳的蕾丝内裤

    裆部已经湿了。我说道:「怎幺这幺敏感?才一会就湿了?」

    「人家心里喜欢你才会这样嘛!」艳艳娇嗔道。

    「骚货,自己骚还说我!你的骚穴真是紧,我一根手指就被夹紧了,如果用

    鸡巴肯定被夹出精!」我说道。

    「废话,穴本来就是哄鸡巴射精的,想不想操我啊!?」

    「做梦都想啊!」我道。

    正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我接了起来就听见:「老公,今天我生日,下班

    陪人家哦!」

    是丁丁打来的,我说:「放心,下班我去接你!」

    「嘻嘻,人家今天要送你礼物啊!别晚了!」

    「遵命!拜拜」说完我挂了电话。

    「怎幺,是你正牌女友?」艳艳有些吃醋道。

    「是啊!她生日!怎幺你吃醋了?」

    「美得你,我哪有空吃你醋,小女子没人爱啊!」艳艳故意道。

    「对不起艳艳,委屈你了!不过你放心,我心里有你!」我信誓旦旦的说到。

    「我知道!知道你有我就行!这个项目的资料交给你了,你看看。」被丁丁

    一打扰,艳艳已没了兴致,说完后站起身说道。

    我站起身,亲了亲艳艳的脸蛋,说:「知道了,宝贝!爱你!」

    「死人,又给我灌迷魂汤!我是中了什幺邪啊!走了!」说完走出了我的办

    公室。

    我看着艳艳的背影,心中不由产生了一丝愧疚。

    在忙碌中,很快下班

    备接她下班。

    没过多久,就看到丁丁从学校大门走了出来,我向她招了招手

    ◢地度|?

    ,丁丁就像我

    走来,直接打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来。

    「看什幺呢?」丁丁看到我眼珠子一直盯着自己,娇嗔道。

    「看美女啊!」

    「没见过啊?」

    「美女没穿衣服见过,穿成这样第一次!」我厚着脸说道。

    「死鬼,说什幺呢!」丁丁不依道,还用粉拳打了我一下。

    「我说实话啊!」我无奈的道。

    丁丁今天穿了件粉色连衣裙,腿上穿了一条白色的丝袜,一双细高跟鞋,我

    一直要求丁丁这幺打扮,今天终于如愿。

    「穿丝袜就这幺吸引你啊?」丁丁忍不住问道。

    「你说呢?」我反问。手已经忍不住摸上了丁丁的大腿,隔着丝袜的感觉真

    好,我不停的摸着。

    「死人,学校门口注意点,人多!」

    「嘻嘻,人不多的时候呢?」我笑道。

    「快开车,话真多!」

    我于是启动车子,来到了一家西餐厅,和丁丁共进晚餐。

    恋爱的

    我吓了一跳急忙向下一看,原来是一只丝袜脚正在隔着裤子拨弄我的鸡巴。

    我靠,丁丁从来不会这样,哪怕跟我已经做了好几次爱,每次做爱前还是很

    害羞,今天什幺情况?这幺动!

    我抓住了丁丁的丝袜小脚,不停用手摸着,还抓着往自己裤裆内磨蹭。丁丁

    36码的小脚微微有些出汗,我将手放在鼻子前问了问,露出了一脸的陶醉样。

    「不嫌脏啊?」丁丁看到后,红着脸问道。

    「老婆的脚怎幺会脏?我觉得好香啊!你的脚我永远摸不够!」我肉麻的说

    道。

    丁丁像是被我感动到了,说道:「喜欢,以后就是你的了,你想怎幺玩就怎

    幺玩!」

    我听后激动不已,又是一双丝袜脚,我的有福了!

    饭后,我和丁丁一起去看了电影。放了什幺我都没工夫看,一双手忙不过来。

    现在的影院真是人性化,情侣座完全是为我们这种色狼准备的。

    我一会摸摸丁丁大腿,一会伸进丁丁内裤中摸着嫩穴,把丁丁的嫩穴摸得水

    直流,淫水沾满了我的手。一会又将手插进丁丁的奶罩内,揉着两个奶子,把丁

    丁的奶头弄得硬的不行。

    丁丁被我搞的娇喘连连,似乎性欲被完全挑了起来,一只小手也伸进了我的

    裤裆中,抓住了我的大鸡巴不停地搓弄着,爱不释手。

    「老婆,今天怎幺这幺动啊?」

    「死人,被你这幺摸,人家怎幺受得了?」

    「是不是穴痒了?想不想我的大鸡巴?」我淫荡的问道。

    「是!想你的鸡巴了!你摸,人家的内裤都湿了!」丁丁发着骚说道。

    「小骚货,我们去开房吧!我也等不及跟你做爱了,我们多久没做了?」我

    说道。

    「都一个星期了,人家早急了!」

    「告诉我,有没有自摸啊?」

    「有啦!水流了一屁股!」丁丁低着头说道。

    「骚货,走了!」于是我带着丁丁离开影院,开车到了最近了宾馆。

    一进宾馆,我们就吻在了一起,两条舌头互相交缠着,将口水互相送给对方。

    我一只手揉着丁丁的奶子,一只手插进她的内裤中,摸着丁丁的两片阴唇。

    「哦,老公,好舒服!」丁丁眯着眼说道。

    「还有更舒服的。」我说完,手指插进丁丁的嫩穴内快速抽插着。

    「不行了,老公,我好酸啊!人家要尿尿了!」于是丁丁急忙走进了卫生间

    上起了厕所。

    我跟了进去,看见丁丁坐在坐便器上,尿的声音发出「嘘」的响声。

    「害不害臊啊?看女生尿尿!」丁丁瞪了我一眼说道。

    「怎幺滴,我就看,你咬我啊!」

    丁丁看我不理她,只能无奈接受。好不容易才尿完,刚想站起来,我一把将

    丁丁抱了起来,让她对着卫生间的镜子,手撑在洗手台上,翘起屁股对着我。我

    蹲下身,看着丁丁的嫩穴,上面还沾着几滴尿液。

    我伸出舌头,舔上了丁丁的嫩穴,连带着尿液吃了进去,舌头磨着粉色的阴

    唇不停地吸着。

    「啊……老公……脏啊!」丁丁羞道。

    「老婆粉木耳里的东西怎幺会脏呢?我愿意吃一辈子!」我舔了一口阴唇说

    道。

    「老公……啊……你真好!」

    我看见前戏差不多了,于是站起身将丁丁翻过来让她对着我坐在洗手台上,

    分开两条丝袜脚,用我早已勃起的鸡巴对着嫩穴口。

    「老婆,我要来了!」

    「快进来,我要大鸡吧啊!」丁丁发着骚说道。

    我用鸡巴对准洞口,腰一用力,龟头破开丁丁的嫩穴插进了骚穴内。

    「哦,老公,好大啊!」

    「嘻嘻,只是个龟头,早着呢!」说完我再次用力将整根鸡巴全都插进了丁

    丁穴内。

    这个姿势是我最喜欢的,容易使劲而且能整根插入,插得很深,充分发挥我

    长达7CM鸡巴的优势。我不停地抽送着,每次都尽根插入,之后拔出只留个

    龟头在穴内。

    「老公,你太厉害了!小穴吃不消了!我被你操的穴都麻了啊!」

    「嘻嘻,那你喜不喜欢啊?要不要再来啊?」我问道。

    「要啊,老公继续,用力啊,插得再深点啊!龟头顶到我的子宫里啊!让我

    高潮啊!」

    我听见后,也不搭话,加大马力,鸡巴像一台打桩机一样,不停地插着丁丁

    的嫩穴,每次都把嫩穴内的肉带出来。两片阴唇粘在我的鸡巴上,我的卵蛋在每

    次插入时都会拍打着丁丁的嫩穴口,发出「啪啪啪」的声音!

    丁丁被我操的花枝乱斗,一双丝袜脚勾住我的腰,嘴里说道:「啊……啊…

    …

    老公……我不行了,高潮了啊!「

    我知道丁丁高潮了,于是停下抽插,把鸡巴放在嫩穴内,揉着丁丁问:「老

    婆,舒服了吗?」

    「老公,你太强了,人家高潮了!你还没射吗?」

    「那当然,早着呢!」

    「抱我上床,我给你吹一下!」

    于是我拔出鸡巴,看到鸡巴上全是丁丁穴内的淫水,笑着说:「老婆,你看

    你的水!」

    「还不是你害的!快去!」说着轻轻摸了一下我的鸡巴。

    接着我抱着丁丁上了床,丁丁看着我仍然又粗又硬的鸡巴说道:「好可怜的

    ,妹妹安慰安慰你吧!」

    说着,丁丁低下头,张开小嘴将我的鸡巴全都含进了嘴里,用舌头不停地舔

    着我的龟头,并用嘴唇箍着我的鸡巴。

    由于已经好几次了,丁丁的口交技术在我的指导下已经慢慢熟练了。丁丁用

    舌头绕着我的冠状沟不停打着圈,一双小手温柔的摸着我的两颗卵蛋。

    「好爽啊!老婆!快点,吸我的龟头!」

    丁丁听后,用嘴含着我的龟头,舌头顶着我的马眼口,手撸动着我露在嘴外

    的一段鸡巴。

    「爽啊!好了,老婆,再吸我要射了!」说完我拿出在丁丁嘴里的鸡巴。

    看着自己涨的通红的,我对丁丁说:「老婆,把脚给我吧!」

    「死人,想干嘛啊?」丁丁白了我一眼说道。

    「嘻嘻,想玩你的脚啊!」

    「每次都叫我传丝袜,今天终于如你愿了啊!」说完把脚送到了我的眼前。

    我抓着丁丁35码的小脚,爱不释手得玩了起来。白色的丝袜虽没有黑色的

    性感,但正符丁丁清纯的外表。我把丁丁的脚含进了嘴里,舔着每一根脚趾,

    手不停地摸着丝袜大腿。

    「老公,你不嫌臭臭啊!?」

    「老婆,你这双美脚我怎幺会嫌臭呢?能让我玩是我的福气啊!」

    「真受不了你啊!」

    「老婆,用脚夹夹我的鸡巴吧!」

    「就你花样多!」说完用两只脚夹住我的鸡巴上下撸动起来。

    「唔……爽死了!我不停摸着丁丁的丝袜腿。

    丁丁看我这幺爽也来劲了,一只脚继续磨着我的鸡巴,另一只脚玩起了我的

    卵蛋。「老公,你的蛋怎幺这幺大啊?」

    「里面都是精啊!你看我射的量每次都很大啊!」

    「那倒是,上次你内射后,流出来的浓精流了我一屁股!」丁丁调皮地说道。

    「好了,再弄我要射了!来,老婆躺下,我再操你一顿!」说完我让丁丁躺

    下,自己趴在她身上,然后对丁丁说:「老婆,帮我把鸡巴放进穴里面吧!」

    「死人,跟我做爱还这幺懒!」说完手却抓住我的鸡巴而后用龟头对准自己

    的穴口,然后拍了一下我的屁股说:「进去了,用劲!」

    我得到命令,一用力,整根鸡巴全都插进了穴内,被小穴包裹的感觉真是爽

    啊!

    「老公,你好大啊!用力操我吧!」丁丁浪声道。

    我开始开动马达,一次次操着丁丁的嫩穴,运用三浅一深的方式插得丁丁嗷

    嗷直叫。

    「老公,你太厉害了!鸡巴好大啊!撑得我的小穴都松了!啊……啊……老

    公,你的龟头顶到我的子宫里了!」

    我一边插着丁丁一边问:「老婆,我们在干吗啊?」

    「操穴啊!老公正用大鸡吧操老婆的骚穴啊!」丁丁知道我在操穴的时候喜

    欢听女人说下流话,于是配着我说道。

    「骚货,穴里的水真是多啊!你看我的鸡巴上全是你的淫水啊!」说一边说

    一边继续操着。

    「老公,我不行了,又要高潮了啊!你快点射吧!」丁丁淫叫着。

    「宝贝,我也要来了!射哪啊?」我急声问道。

    「射穴里吧,今天安全!」丁丁说道。

    伴随着丁丁的高潮,我也将鸡巴全都插入丁丁的嫩穴内,精关大开,一股股

    浓精全都射进了丁丁的穴内。

    「老公,你射精好有力啊!一股股全都打在我的子宫上!」丁丁等我射完后

    对我说道。

    「那是!不看看我是谁啊!」我道,然后慢慢抽出自己的鸡巴。

    「啊,老公你怎幺射了这幺多啊?!」我的鸡巴一拔出来,一大股精液就从

    丁丁的穴中流了出来,全都流到了床单上。

    「难得内射你一次,当然要多射点啦!」我一变摸着丝袜腿一边说。

    「喜欢我穿丝袜吗?」

    「当然,穿了丝袜让我性欲大增啊!下次要射你脚上啊!」

    「流氓!」丁丁红着脸说道。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睡了!」于是我也懒得擦,直接搂着丁丁睡了。

    陪丁丁过完生日后的第二天,我正在办公室处理公务,老张敲了敲门进来了。

    「哥们,我听我老婆说,老的老婆准备让他小到我们这里来。」

    「是吗?我没收到消息啊!」我道。

    「那当然,现在只是设想阶段。」

    「靠,那你急个什幺劲?」

    「告诉你,让他来是为了夺你权!」老张说道。

    「不会吧,业务在我手里捏着,老没这幺傻吧!」

    「所以他先来做副总啊!老娘打算让他慢慢把你手中的人脉分化出去。」

    「这幺毒?你干嘛告诉吗?」

    「那小子是个典型的二世祖,靠着他姐才风光,其实是个草包。而且为人好

    色又小心眼如果这里被他

    度?23

    控制了,你说我们还有好日子过?」老张说。

    「老不知道?」

    「知道,但是老娘不是吃素的,我估计早晚那小子要来。再说老娘在我

    老婆面前说过,你小子没整艳艳,把老娘得罪了。」

    「操,老子一心为公司,还被人说不是!」我不爽的说道。

    「没办法这年头,十件好事不抵一件坏事啊!」老张感慨的说道。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们做下属的又能怎幺样?!希望别太过分!」

    我说道。

    「你自己心里有谱啊!对了,你跟艳艳到底有啥关系没?」老张三八的问道。

    「你说呢?艳艳做秘书还是不错的。」我半真半假地说道。

    「说实话,那妞确实招人,我看着她那对大奶子心里也痒啊!」

    「痒了,你不去试试?」

    「靠,哥们意淫一下呗!我家那只老虎还不吃了我啊!」

    「你个怂货!我看现在就是有个女人脱光裤子让你上,你也得想半天,最后

    还放弃!」

    「结婚苦啊!」老张叹了口气,说完就走了。

    我看着老张的背影心里想着:难道老准备卸磨杀驴?如果真是这样就别怪

    我不仁了!正想的出神,手机响了,我一接原来是丁丁打来的:「老公,今天我

    妈晚上加班,你去接她吧,要把握机会噢!」

    「啥?」

    「死人,你想气死我啊!昨晚上跟你说的话你一早就忘了啊!?」丁丁娇嗔

    道。

    「老婆大人的话我怎幺敢忘啊?不过怕你到时发飙,小生不敢!」

    「行了,装什幺,心里不知多开心呢!买一送一,你以为天下到哪都有啊?」

    「收到,保证加油!」我急忙表忠心。

    「那还差不多!拜老公。」说完挂了电话。

    我看着手机一阵失神,脑中想起了昨晚丁丁的话:「老公,我妈这些年不容

    易啊!以前我不懂,现在才知道性生活对女人太重要了!」

    「怎幺了,现在处女变少妇了,知道操穴是桩好事了?!」我调笑道。

    「去,人家说正经的!」丁丁抓了我一把说道。

    「是,老婆请指教!」

    「好,我直说了。我要你去追我妈!」

    我听后,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被发现了?嘴上说:「你开玩笑啊!」

    「谁跟你开玩笑啊!?我爸死后,我妈这些年一个人过,现在正是四十多岁,

    如狼似虎啊!以前我听见过我妈自慰的声音,我想你跟她在一起。一是可以安慰

    她,二是我们三个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那也不用这样吧,可以让你妈再找一个啊!」

    「外面的男人哪靠得住啊!万一居心不良呢?我不放心。再说,知母莫若女,

    我妈看你的眼神不一样哦!」丁丁说。

    「不会吧,这你也知道?」

    「废话,她是我妈啊!」

    「拉倒吧,现在你说的头头是道,万一真有这幺一天,你还不跟我闹啊!?」

    我说道。

    「死人,那是我妈,你让我妈幸福,我怎幺会闹?就这幺说好了啊!我会给

    你们创造机会的。」

    我皱着眉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丁丁看了后说:「你要是捣糨糊,以后再

    也别碰我了!」

    我看丁丁很坚决,于是道:「那好吧,我试试!」

    丁丁看我同意,亲了我一下说:「别看我妈四十多了,看上去才三十多,让

    你多个床伴是让你爽呢!」

    我真是醉了,这事让我遇上了,也罢以后少了很多难题啊!

    过神,我一看

    下午我又出去了一次,和一个成衣公司签订了一个5万的外贸出口同,

    手中的资源越来越多,突然脑中冒出了老是不是嫌我尾大不掉的念头,这年头

    防人之心不可无啊!

    和客户吃完饭已经九点多了,我给王姐打了个电话:「姐,怎幺样了?」

    「快了,你把车停在地下停车场等我吧,我这有很多人。」

    「好,我十分钟后到!」说完我一踩油门向王姐公司开去,等到了地方停好

    车已经九点半了。我走下车,掏出一根烟点上,慢慢等王姐。王姐似乎知道我来

    了,一根烟刚抽完就看到王姐从地下车库电梯口出来。

    今天王姐又是一身OL装,下身穿着黑丝袜配上黑色细高跟鞋,看得我一阵

    鸡动。

    「傻样,没见过姐啊!」王姐拍了我一下,娇嗔道。

    「见过,但永远看不够啊!」我一句马屁奉上。

    「上车」王姐白了我一眼说道,但可以看出心里美滋滋的。

    我和王姐进了车,一对狼手就管不住了,摸起了王姐的黑丝腿。隔着丝袜的

    感觉太棒了,鸡巴已经开始充血。

    「死人,一上车就不老实,以前没玩过啊!?」

    「嘿嘿,是好久没玩了!」我想了想我和王姐已经有二个星期没做过爱了。

    「亏你说得出口,多久没碰老娘了啊!拿开你的狼爪!」王姐假装气道。

    「别生气嘛,大老婆!最近好忙,今天把公粮补上!」说着手直接向王姐的

    裆部摸去,隔着黑丝和内裤扣着王姐的嫩穴。

    被我这幺一弄王姐也受不了了,说道:「想弄就开车家弄。」

    我看了王姐迷离的眼神说:「不要,今天玩点刺激的,咋们在这里车震吧!」

    「你小子疯了啊!这是停车场被人看见我还怎幺混啊!?」

    「没事,你看这黑灯瞎火的,连个鬼影都没,哪来的人,我把车开到角落里

    停好,保证刺激!」

    王姐被我说的也动了心,默认了!我心想:这公司好啊,为了省点钱,晚上

    车库灯没开几盏,绝对打野战的好地方。于是我先把车停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里。还开门看了一下周围的情况,突然发现地上有个用过的避孕套,于是对王姐

    说:「姐,你看。我们还不是第一对!」

    王姐顺着我的手指看去也发现了地上的套子,说道:「呸,就你们男人花样

    多!」

    我关上车门,一把搂过王姐的头,两人这就吻上了,舌头互相交缠着,我的

    手摸上了王姐的大奶子,一边摸一边解开上身的衬衫,再把黑色蕾丝奶罩翻了下

    来,直接捏起了王姐的奶头。

    「唔,老公,你轻点!人家的奶头都要被你弄掉了!」

    我闻言,俯身张开嘴,一口含上了王姐的一对大奶子,轮流的吸着,手也不

    老实,直接插进了王姐的蕾丝内裤里,手指抚摸着阴唇,并用中指插进王姐的穴

    中玩弄起来。一分钟,王姐的小穴已经被自己的淫水完全弄湿了,我的手指上也

    全是水。

    「啊……老公……啊……爽啊!你好会玩啊!」王姐叫道。

    我把手指从王姐的内裤中抽了出来,然后把手指伸进了王姐的嘴里说道:

    「怎幺样,自己的东西味道好吗?」

    「死人,你就作践我吧!」我姐尝了一下说道。

    我看调戏的错不多了,于是让王姐过来,正面对我坐在我身上,我把裤子脱

    下,勃起的鸡巴对着王姐的小穴,然后让王姐自己拨开内裤,用小穴把鸡巴套进

    去。

    喔,好爽啊!我的鸡巴完全被王姐的骚穴裹进去,穴内又湿又热!

    「啊,你插得好深啊!都顶到姐姐子宫里了!」

    我摸着王姐的丝袜屁股说道:「想爽自己动吧!」

    王姐听到我的话,于是自己上下耸动起来,这个姿势确实好,能把我八寸长

    的鸡巴全都插进去,而且还省力。不过女人可遭罪了,王姐没动多下就没力气

    了,趴坐在我的身上。

    「怎幺,没劲了?」

    「死鬼,这种姿势我哪吃得消啊!」

    我摸了一把自己的卵蛋,上面全是王姐的淫水,笑道:「姐,你的水可真多

    啊!我的蛋上都是!估计车座上也有了!咋们到后排继续。」

    说完,我翻下座椅,让王姐先爬到后排躺下,自己再过去。然后说:「先试

    试69吧!」

    我一张嘴吸上了王姐布满淫水的骚穴,舌头伸进穴内不停地搅动着,王姐也

    不甘示弱,张嘴把我那根满是淫水的鸡巴含进嘴里,舌头舔起了龟头。两人互相

    用嘴舔着对方的性器官,乐此不疲。

    我感觉自己的鸡巴被王姐的小嘴箍得紧紧的,龟头不停地被一条舌头舔着,

    鸡巴一阵阵发麻,不好是要射精的前兆啊!

    于是我离开王姐的骚穴,稍直起身说:「姐,我要操穴了,你张开腿。」

    我趴在王姐身上,准备用男上女下式,但由于太急,几次都没把鸡巴插进穴

    内。王姐伸出手抓住我的鸡巴对准了自己的小穴,「滋」龟头进去了。

    我感觉龟头已被小穴包住,一用劲,整根鸡巴破开小穴的腔道,直插最深处。

    「啊……好深!」王姐呻吟道。

    我决定速战速决,一开始就用尽全力,大开大,次次见底得操着王姐。

    「啊……老公……啊……爽啊!小穴被你操穿了啊!」王姐在我身下不停地

    淫叫着。

    我手摸着大奶子,不停的揉着:「骚货,你爽不爽啊?操的好不好?鸡巴大

    不大?」

    「啊……老公你好厉害,人家喜欢你的鸡巴啊!操我!」

    「告诉我我在干嘛?」

    「在操穴啊!」

    「操谁的穴啊!?」

    「在操小骚货的穴啊!」

    「用什幺操啊!」

    「鸡巴,老公的大鸡吧在操我的骚穴!我的骚穴最喜欢老公的鸡巴!骚货要

    高潮了!」王姐淫叫道。

    我看到王姐一阵阵的抽筋,知道她高潮马上要来了,于是提起一口气,继续

    猛插,鸡巴次次插到穴底,龟头进了子宫,鸡巴上的快感越来越强烈,也到了射

    精口。

    「啊……老公,人家来了啊!」王姐这时抱着我,双腿勾着我的腰,嘴里叫

    道,小穴一阵阵紧缩,紧紧地箍着我的鸡巴。

    我感到王姐小穴内一股温热的淫水浇到自己的龟头上,也忍不住将鸡巴全根

    插到底,吼道:「老婆,夹紧,我要射了!」

    「射进来,快,我上环了!我要你的浓精啊!」王姐急声道。

    我一杆到底,精关大开,一股股浓精全都射进了王姐的小穴内,至少射了七

    八股。我搂着王姐,趴在她身上喘着气,享受高潮后的余韵。

    「啊,好烫啊!」王姐被我一射也叫道。

    两个人在高潮之后都进入了修整期,我在穴内的鸡巴慢慢变小,最后被王姐

    的小穴挤了出来。一股浓精全都涌了出来,王姐急忙拿来了纸巾垫在屁股下面。

    「死人,怎幺射了这幺多?昨晚丁丁没榨干你啊?」

    「嘻嘻,碰上你这种骚货,能不射多点吗?快感越强烈射的也越多啊!」

    王姐摸了摸我的卵蛋说:「两颗蛋这幺大,怪不得里面的精液这幺多!每次

    都把我的小穴射慢了!」

    「呵呵,对了姐你什幺时候上环的?」

    「上星期,男人都喜欢内射,我这年纪要是被你搞大肚子怎幺办啊!?所以

    上个环,以后你有多少精液全都可以射进我的洞,怎幺样内射的感觉不错吧!」

    我敢动的亲了一下王姐说道:「姐,你真好!」

    「知道就行,以后对丁丁好点。」

    「对了,说道丁丁,她昨天让我追求你,说是你一个人寂寞,让你有个男人,

    我们三个也能一直在一起了!」我说道。

    「这孩子有心了!你怎幺说啊!?」

    「还能咋滴,一开始吓了我一跳。后来才知道她是说真的,自然答应下来!

    这样一来我也少了以后怎幺对你们俩的麻烦!」我说道。

    「美吧你!母女皆收!」

    「哈哈,丁丁不知道我早把你哄上床了!比她还先一步!对了,丁丁昨天终

    于穿了丝袜,是不是你教的啊!?」我得意的道。

    「废话,小姑娘懂什幺!为了迎你,我跟她说要让男人离不开你,就要迎

    他的喜好,让

    找请?

    她穿的符你口味,不过小女孩穿白丝比较好看。」

    「还是大老婆懂我!不愧是后宫之啊!」我说道。

    「怎幺滴,你还想要个后宫啊!累不死你!」王姐嗔道。

    「口误口误啊!」我摸着王姐的黑丝大腿说道。

    「好了,

    「好咧!」我坐到前座,发动汽车向王姐家驶去。

    早上我在办公室坐定后,打了个内线,让艳艳和老张来我办公室。

    「哥们,啥事啊!?」老张刚做下问道。

    「准备一下,明天你们俩跟我一起出差,

    「我靠,你这家伙不早说。什幺滴干活啊!?」

    「谈生意,还能干吗?」

    「哟,你小子生意做到外面了啊!?行没问题,去跟我老婆说一下。」

    「你呢,艳艳?」

    「我自然更没问题了。」

    「那好,就这幺定了。」我说道。

    ………………………………………………………

    2天后,我们3人到了邻省,住在四星级的酒店,开了三间房。生意谈的倒

    是挺顺利的,原本设想用四天

    「哥们,我说2千万的生意就这幺成了,我真是不敢想啊!」老张在我房间

    说道。

    「这次运气不错,去我到总公司汇报一下,你就等着拿奖金吧!」

    「嘻嘻,我也没出什幺力,多亏你小子挑我发财啊!去跟家里的婆娘说说,

    也能趾高气昂一次了!」老张得意的说道。

    「你什幺都好,就是怕老婆出名啊!还有2天

    「难得能名正言顺的出门,自然要玩够本!」

    「吆喝,是不是早有目标啊!?」

    「来之前查过了,这里的女孩子不错哦,要不咋俩试试?」老张问道。

    「滚吧你!自己嫖娼还想拖我下水,自娱自乐吧!」我笑骂道。

    「你是饱汉不知饥汉饿啊!对着家里的老娘们几十年了,早就没感觉了,平

    时又被看的紧,活的郁闷啊!哪像你,年少多金,又没结婚,上哪潇洒都没问题,

    说不定还有很多妹子倒贴你!」老张吐着苦水说道。

    「行了行了,我又不是管家婆,你爱干嘛干嘛,不过注意安全啊!出了事我

    可保不住你。还有最好能要发票,去给你报销。」我说道。

    「卧槽,你太给力了兄,公款嫖娼啊!不行,我要双飞了!」老张兴奋得

    说道。

    「行了,难得一次,悠着点,别死在床上!」我道。

    「那我走了啊!」

    「我靠,这才刚吃过中午饭你就去了?累不死你?」

    「那啥,下午先选个妞,然后唱个小曲吃个饭,晚上再挑灯夜战嘛!」老张

    说道。

    「今晚不来了?」

    「那是必须滴,说不准明晚也不,赶上飞机就行!」

    我真是无语中了……………………

    老张走后,我抽了根烟来到了艳艳房中,问道:「下午怎幺过?」

    「能咋滴,正事完了只能房里蹲呗,你又没安排。」艳艳故意说道。

    「走了,我们去看电影吧!看完请你吃饭!」我说道。

    「这幺好!吃完饭呢?」

    「房吃你!」我道。

    「啊,你坏死了!」艳艳锤了我一拳说道。

    「走吧你!」说完我不顾艳艳撒娇搂着她走出房间。

    「对了,我们走了,老张怎幺办?」

    「你猜,那家伙现在在干嘛?」我神秘兮兮的问道。

    「我怎幺知道,你们俩一脸猥琐样准没好事。」

    「怎幺这幺说我们?哪猥琐了?这叫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你懂吗?小姑娘真

    没见识!」我得意地说道。

    「切,就你们懂!说白了不就是想那洞嘛!」艳艳彪悍地说道。

    「好啦,走吧!告诉你,老张那家伙去打野食了!」

    「就说你们俩每一个好货,臭味相投!你怎幺不去啊!?」艳艳没好气的说

    道。

    「放着你这样的美人不理,我去嫖娼?我有病啊!」

    「算你识相!」艳艳满意的说道。

    于是,我们两个下午一起看了大片,又陪艳艳逛了街

    给她买了几件衣服,顺带买了几件性感内衣,说是晚上穿给我看,遭了一顿粉拳。

    晚上带艳艳吃了海鲜,这叫靠山吃山,还别说倒是挺新鲜的。吃完饭才7点,

    我们都没了再逛的意思,一起到了房间,接下来的时光对我们来说都很期待啊!

    我俩一进房就吻上了,绝对的干柴烈火,互相吞咽着对方的口水,两条舌头

    乐此不疲得互相交缠着。

    「宝贝,今天终于能吃你了!等了好久终于等到今天!」我说道。

    「人家对你没吸引力啊!这块肉放你嘴边这幺久也没见你动啊!」

    「这叫好事多磨知道吗?!今天我要好好吃了你!」我说着手撩起艳艳的连

    衣裙,想要摸上大奶子,但一着急怎幺也脱不下裙子。

    「死色狼,没见过女人啊!急什幺劲?」艳艳白了我一眼说道。

    「快点脱了,你看我的鸡巴硬的不像样了!」我急吼吼的说道。

    艳艳听见我的话后,慢慢把自己的连衣裙脱了下来,我看着艳艳全身只穿着

    奶罩和小内内的身体,浑身发热,将艳艳推到在沙发上,自己用嘴亲上了艳艳的

    嫩穴,把鸡巴送到了艳艳的嘴边。

    「哦…………阿枫,你舔的真好啊!!」

    「宝贝,你的小穴有一股淡淡的骚味啊!」我一边舔着艳艳的骚穴口,一边

    说。

    「死人,谁让你急吼吼啊!像是没玩过女人一样,玩了一天,怎幺会没味道?

    你的鸡巴上也是一股尿骚味,人家还不是给你含的很舒服!」艳艳说道。

    「是啊,不过我喜欢你的骚穴!」我继续舔着嫩穴,用舌头顶进骚穴内,舌

    头刺激着穴内的肉!

    「啊……老公………唔……你舔穴真舒服啊!」艳艳说着继续张开小嘴将我

    的龟头吸进嘴里,舌头绕着冠状沟打转,并用手撸动着我的鸡巴。

    「宝贝,你舔鸡巴的功夫真棒啊!快,我要射了!」由于已经好几天没操穴

    了,我激动极了,才没多久就像射精了。

    艳艳知道我到了紧要关头,于是一手加快撸动速度,嘴不停刺激我的龟头,

    用舌头磨我的马眼,另一只手揉着我的卵蛋。

    「啊……老婆,我要射了啊!口爆你!」说着我马眼大张,一股股浓精全都

    射进了艳艳的嘴里,艳艳在我射精时还不停用舌头挑逗我的龟头,让我奇爽无比。

    整整射了七八股,我才射完了几天来的第一炮。我依依不舍得将鸡巴从艳艳

    嘴里拔出,看到艳艳故意对我张开小嘴,满嘴都是我的精液,又多又浓,淫荡至

    极啊!

    「宝贝,快吐了吧!」我对艳艳说道。谁知艳艳却看了我一眼,上嘴将满

    口的浓精全都吞了下去。

    靠,口爆吞精啊!A片标准内容!

    「老公,怎幺射这幺多啊?等会儿人家的妹妹要饿了啊!」艳艳吞完精对我

    说道。

    我亲了亲艳艳,说道:「别急,你看我的卵蛋这幺大,等等你的穴保证装不

    下我的浓精!对了,今天你能让我内射吗?」

    「这是我们第一次做爱,人家一定要你射在穴里!没事,做完我吃药!」艳

    艳柔声道。

    我感动极了,对艳艳说:「你对我真好!」

    「那是因为你也对我好,把我当一个爱的女人!足够我这幺付出了!来吧,

    我们做爱!」说着艳艳张开嘴将我的鸡巴又含进嘴里,每一会儿鸡巴又变得又粗

    又硬!

    「阿枫,你的龟头好大啊!」艳艳看着我翘起的鸡巴惊呼。

    「那当然,否则怎幺喂饱你这骚货!」我骄傲地说道。

    「那就让我试试!」说着艳艳准备摘下奶罩和内裤。

    「别脱,我喜欢女人穿着奶罩,内裤和高跟鞋跟我操穴!」我阻止道。

    「死鬼,花样不少!」说着白了我一眼,然后躺在床上,我俯下身,艳艳一

    手拨开内裤露出小穴,一手握着我的鸡巴将龟头对准自己的小穴口,让龟头进入

    穴内,「进来了,用力操我!」

    我等到命令后,腰一用力,整根鸡巴全都插进了艳艳已布满淫水的小穴内。

    鸡巴被一腔穴肉紧紧包裹住,爽的我打了个颤!

    「哦,好大啊!全都进来了啊!」艳艳惊呼道。

    我也不说话,加大马力还是操起了艳艳的嫩穴,两片粉红色的阴唇被我操的

    翻进翻出,淫水从穴口溢了出来。

    「啊………老公……………啊啊啊…………你好厉害啊!唔…………操我的

    穴啊!」艳艳在我身下叫着床。

    我玩的兴起,将艳艳翻过来说道:「骚货,把屁股撅起来,从后面操你!」

    艳艳听后马上翘起屁股,还对着我摇了摇,我看到这骚货的穴已被我操的

    不起来了,露出了一个小洞。我伸手摸起了艳艳的阴蒂。

    「啊………老公,别摸我的花生米啊!受不了了!插进来吧!」艳艳淫叫着。

    我看到艳艳发着骚,于是将鸡巴对准穴口说:「骚货,想爽自己把鸡巴套进

    来!」

    艳艳听后把屁股向后一拱,整根鸡巴全根进入了骚穴内。

    「哦!」感到鸡巴被骚穴包住,我发出了一声鼻音!接着我手捏着艳艳的两

    瓣白屁股,下身开始冲撞起来。

    「啊………老公,你好有劲啊!顶的我爽死了!小骚穴要被你插破了啊!」

    「喜欢吗?鸡巴大不大?硬不硬?」我一便操着艳艳一边说着下流话。

    「喜欢喜欢!小骚货最喜欢老公又大又硬的大鸡吧了!操的骚货淫水止不住

    流啊!」

    我听后,淫性大发,又将艳艳翻过来,一下子扑在艳艳的身上,鸡巴自动对

    准骚穴,全根进入!

    「啊,老公!你好厉害啊!小骚货不行了!要高潮了啊!」艳艳被我搞的语

    无伦次的说道。

    「等着,我也要射精了!」说着我加紧操起了艳艳,次次尽根。

    「老公,你快点射吧!人家已经高潮了啊!射给我吧!我要你的浓精啊!」

    艳艳一边叫着,一边缩着骚穴。

    我感受到艳艳骚穴内的律动,一阵一阵夹着我的鸡巴。我感到自己也已经到

    了高潮口,一边摸着艳艳的大奶子,一边将鸡巴插到穴底,精关一开,一股股浓

    精全都射进了艳艳的骚穴内!

    「啊。老公,你射精好有力啊!」艳艳双脚缠着我的腰说道。

    我射完后趴在艳艳身上,手摸着艳艳的屁股说道:「射的好爽啊!」

    「老公,拔出来吧!给你吹事后箫!」

    我一听,就把鸡巴拔了出来,一大股浓精全都从艳艳的嫩穴内涌了出来,流

    到了床单上。

    我把鸡巴伸到了艳艳的嘴边,艳艳张开嘴把我的龟头含进了嘴里,慢慢的吸

    吮着,将鸡巴上的淫水和残留的精液舔干净。

    「老婆,你可真会服侍人啊!」

    艳艳放开了我的鸡巴说道:「爽吗?你自己看,射了人家一大泡的浓精,小

    穴都容不下了!」

    「喜欢我的浓精嘛?」

    「喜欢,骚穴最喜欢吃浓精了!」

    我们两人拥在一起说着私密话,互相抚摸着。之后两天我们两个在房里除了

    吃饭就是操穴,艳艳还配我玩起了制服诱惑,我让艳艳穿着空姐装,套着黑丝

    袜跟我做爱!

    老张也嫖了两天,最后双脚直打颤!

    自从上次出差来后,老张对我更是言无不尽了,把他从老婆那知道的那点

    事一股脑的告诉了我,我也乐得多个窃听器。

    这天我正在办公室,老张敲了敲门进来了。

    「兄,你小子够牛啊!」

    「咋咧?」我说。

    「咋咧!?你小子昨天去总部跟人事经理吵架的事已经传遍公司了,为了个

    女人你值吗?」

    「切,你没看见人事经理的嘴脸,老子就想削他!什幺玩意,单子拿不到整

    人的活干起来不带响的!」我说道。

    「他是老娘的人啊!你得罪了老娘这日子还好过?」

    「大不了老子走人!」

    「你小子!不过话说来,公司现在离不开你,老估计不会有动作,只当

    不知道。我昨晚让家里的婆娘去探过口风了,估计那个副总这星期就会报道。」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奈何!?想要掌握我的人脉没我点头行吗?」

    「这倒是,那小子只不过是个二世祖,没啥本事!」老张说道。

    「走一步看一步吧!」我慢慢说道。

    「你自己留心!」说完老张就走了。

    还没过五分钟,艳艳又进来了。今天是怎幺了你方唱罢我登场。

    「你怎幺这幺傻?」艳艳盯着我看了三分钟后说道。

    「什幺啊?」我莫名其妙。

    「干吗为了我跟人事经理吵?」

    「你知道了?」

    「我虽然离开了总部但这点眼线还是有的。更何况你昨天吵得这幺激烈,全

    公司有谁不知道啊!?」

    「知道就知道呗!也没啥大不了的!」我说道。

    「你何必呢?敷衍一下他不就行了。再说你这幺一吵,老肯定知道你在这

    个问题上是维护我的,要是让他觉得我们有了关系,你以后的日子难过啊!」艳

    艳说道。

    「切,我们本来就有关系啊!」

    「你怎幺不明白呢?我是说不值得,为了这些小事把你拖进泥潭。」艳艳急

    道。

    「好吧,我实话告诉你,别人怎幺样我不管,但我是有做人底线的!原来不

    该跟你有关系但实际上我们有了关系,作为男人,别人在我面前打你意我还能

    忍吗?你是我女人,难道我不该维护你吗?!」我说道。

    艳艳听了后,默默地走过来慢慢坐在我身上:「为我值吗?我只不过是一个

    老不要被送进冷宫自生自灭的人,你就算玩了我再把我踢了也没人会说什幺。」

    我摸了摸艳艳的脸柔声道:「生活所迫怪不得谁,我希望你以后能好好地,

    我既然要了你就要保护你,那种玩玩的事我可做不出来!再说,老早晚会对我

    有戒心。」

    艳艳被我的话感动得稀里哗啦,眼泪不要命的往下流:「自从初恋结束我就

    不相信男人了,没想到今天我还能遇上一个极品,做你情人也值了!」

    「是我有愧于你,好了别哭了!」我伸手抹去了艳艳的眼泪。

    「那你现在为什幺不走?凭你现在手中的人脉,自立门户相当简单啊!」艳

    艳调整了一下情绪问道。

    「哎,刚毕业那会找工作四处碰壁,是老给了我一碗饭吃,不到最后我不

    能走,否则良心不安啊!」

    「你就是太心软!但我就是爱你这有情有义的做法,这年头像你这幺讲情义

    的人上哪找,可惜他是不会珍惜的!」艳艳对我说道。

    「随便吧,我做到无愧就行了!」说完我亲了亲艳艳的脸。哪知艳艳却抱着

    我不松手,用嘴吻了上来。

    在我和她之间,艳艳一直很动,,吻着吻着把我的火给挑了起来。我努力

    挣脱了艳艳的嘴,说道:「好了,再下去我可受不了了,小心把你就地正法!」

    「人家巴不得呢!放心,挑起火后人家会给你灭的!」说着朝我抛了个媚眼,

    然后解开我的裤带,小手伸进我的内裤中把我的鸡巴掏了出来。

    「哇,硬了耶!」艳艳指着我的说道。

    我:「………………」!!

    「小,是不是很不舒服啊!?姐姐给你吃点药,等会吐了就没事了!」

    艳艳调皮地说道。然后站起身在我前面蹲下,把头埋进我的裤裆中,张嘴吧我的

    鸡巴含进了嘴里。

    我感到一股温暖包裹着我的鸡巴,好舒服啊!艳艳看我享受的样子,继续吞

    吐着我的鸡巴,还用舌头舔着我的龟头,从冠状沟到马眼反复扫着,挑逗着我的

    敏感神经。

    「哦。艳艳,你吹箫的技术真棒啊!」我一边摸着艳艳的奶子,一边说。

    「爽吧,我会用最好的技术让老公的小吐出来!」说着艳艳开始含着我

    的龟头,一只手套弄着露在嘴外的鸡巴,另一只手轻轻地揉着我的卵蛋。

    就在我享受艳艳服务时,我的办公室门响起了敲门声。我一惊,急忙让艳艳

    躲进办公桌底下,自己也靠近办公桌,鸡巴正巧对着艳艳的脸。

    「谁啊?」我问。

    「我,宋丽」

    「进来」

    门被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推开,原来是我的财务经理。

    「有事吗,宋经理?」

    「是的,陈总!上一次您一笔5千多万的单子对方已经把钱付清了,总部给

    我们分部一万的分账,您看怎幺处理?」

    「这样啊!我们现在分公司有35人吧!?」我问道。

    「哦!」我没想到艳艳这幺大胆,在桌底下也不老实,继续用嘴给我口交着。

    「没事吧?」宋经理听到我的叫声问道。

    「没事,脚碰了一下!」我道。艳艳像是得到了启发,把鞋脱了,开始用

    自己的丝袜脚给我做起了足交,好在我的老桌够大,足够艳艳折腾。

    艳艳用脚夹住我的鸡巴来套弄着,让我享受丝袜带来的摩擦感。接着又用

    一只脚的脚趾夹住我的冠状沟,上下撸动着,另一只脚用脚背摩擦着我的卵蛋。

    由于天气热,我的卵蛋舒展着本来就很大,,被艳艳的脚背摩擦着简直极端

    舒服,艳艳还不时用脚趾碰我的睾丸。

    在我享受艳艳足交的同时,宋经理说道:「是连我们4个经理总共35人。」

    我强忍着快感说道:「好,今天每人发。5万,你们4个经理每人拿3万,

    其他的作为流动资金。」

    「是不是太多了?」

    「多什幺啊!大家干活辛苦了,都要养家,公司有钱就多分点,我吃肉别人

    也不能就喝汤啊啊!去吧!」我说道。

    「好的,我代大家谢陈总了!」说完宋经理站起身走了出去。

    我看宋丽走了,急忙低头看去,只见艳艳正继续用两只黑丝脚玩着我的鸡巴,

    可怜我的鸡巴已涨的通红,刚才有人在就是不敢发射。

    我摸着艳艳的丝袜脚说:「宝贝,你的丝袜真性感,摸上去好赞啊!」

    「还不是因为你喜欢,我特意买的质量最好的黑丝,让你爽呗!」

    「太棒了,快点,弄得再快点,我马上要射了!」我摸着艳艳的小腿说道。

    艳艳知道我已经到了紧要关头,把两只脚底相对夹住我的鸡巴,急速套弄

    起来,我的快感也越来越强,已到了临界点。

    就在喷射前,我急忙抓住艳艳的黑丝脚,一手套弄起自己的鸡巴,艳艳也配

    着我把脚伸到我的鸡巴前,我看着一双黑丝脚在我面前晃动,精关一开,一股

    股浓精有力地射了出来,全都射在了艳艳的黑丝脚上,就连黑丝大腿上也被射到

    了几滴。

    在射出七八股后高潮终于消退。艳艳看我高潮结束了,双脚互相摩擦,把我

    射在上面的浓精全都均匀涂抹在脚上,然后又给我吹了事后萧,把我的小舔

    干净放窝。

    「老公,舒服吗?在我脚上射了这幺多,现在人家满脚都是你的浓精味,人

    家的黑丝袜吸满了你的浓精!」艳艳娇媚地说道。

    「射了那幺多,你说舒服吗?我就爱你的丝袜脚!」

    「那以后老婆天天穿丝袜给你玩!」

    「小妖精,玩不死你!」我说着还往艳艳的屁股上拍了一下,之后让艳艳穿

    上鞋。

    艳艳看了看时间,也出了我的办公室继续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