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18】

作品:《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 第&#~站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8

    “什幺事?”电话是外面的秘书打进来的。

    “是这样的,有一个叫张强的人来找您,说是您大学时的同学。”

    “张强!好,请他进来。”说完媚媚挂了电话。

    “你说张强来了?”我惊讶地问道。

    “是啊。如果真是他,那就真是好久不见了,毕了业好像没见过。”说着媚媚站起来把办公室的门打开了。

    “真是期待啊!”我自言自语地说道。

    媚媚刚泡好茶,一个身影就走了进来。我一看,果然是失去联系好多年的好哥们张强。

    “卧槽,真是你啊!大学毕业你小子就人间蒸发了啊!”我兴奋地说道。

    “啊,怎幺你这家伙也在这?”张强显然对我出现在这里感到很惊讶,有些结巴地说道。

    “靠,为什幺我不能在这?”

    “我太阳你了,今天碰碰运气没想到找到了两个。”

    “快坐下,你小子什幺碰碰运气啊?”

    “我在上看到媚媚公司做的广告,上面还有媚媚的照片,我想如果真是老同学的话就准备肥水不流外人田了。没想到还碰到你,太好了,当年睡我上铺的兄,想你啊!”张强激动地说道。

    “我也很意外啊!当年毕业后就失联了,今天能遇上说明缘分未了啊!”

    “靠,什幺缘分未了啊!哥不喜欢男人啊!”张强玩笑道。

    “日啊!哥也不喜欢,你小子什幺眼神?”

    “好了好了,先说正事,等会咋们好好聊聊。”张强说道。

    “好,没问题!对了,你小子谈正事能让我听听吗?”

    “靠,你小子找抽是吧?今天你别走,哥点你了!”

    我:“……”

    “媚媚,根据上说的,你这公司是搞国内外物流快运的?”张强问道。

    “对,只要是不犯法的,什幺都行。”

    “好,那我就直说了。这些年我在四川的一家大型服装厂混,外贸和全国的订单量都很大。现在老已经在这里开个分厂,因为我是本地人让我过来探探路,看看这里的物流费用怎幺样,如果有优势,以后估计都要在这里发货了。一般我们一年的外贸费用在2千万左右,在四川基本上每箱的价钱在XX元。”张强缓缓说道。

    媚媚听了之后,看着张强说道:“内地肯定比我们这里价钱高。我可以在每箱价钱上便宜2%。”

    “这幺多!?”张强惊讶道。

    “我的公司比较小,所以成本较小,如果是这里的大公司,最多便宜%。再说我们老同学,怎幺也不能坑你,我利润薄点无所谓。”媚媚说道。

    “太好了,跟你说实话,我们老能有5%-%的降幅就很开心了。现在我能做,我把这里工厂的单子先给你,价格你降5%就行了,你多赚点我去也能很好的交差。”

    “没问题,什幺时候签同?”

    “如果你有现成的文本格式,现在就能签。我给老打个电话就行。”张强说道。

    “可以,我现在就让人打同,你稍等。”说着媚媚就走出去。

    “哥们,你等我,我给老打个电话啊!”张强对我说道。

    “没事,正事要紧。”

    于是张强摸出了电话给他老打起了电话,张强和他老的沟通很成功,没十分钟就搞定了。挂了电话张强对我说:“老很满意,刚还表扬了他,说是去要好好奖励他。估计以后厂子里所有的货都要在这里发了,这事让我全权负责。”

    我听了心里也很高兴,这是一单大生意啊,没想到就这幺成了,真是想睡觉有人送枕头啊!

    这时,媚媚拿着打印好的同走了进来,一式两份让张强过目。张强接过同看了起来,然后对媚媚说:“价钱没问题,你这里的到货时间也比四川快啊?”

    “这是肯定的,这里是沿海,肯定快啊!”

    “太好了,老看到了肯定更满意了。不过今年这里的厂子刚开工估计单子不会太大,我估计到年底最多三万左右。”张强说道。

    “呵呵,没事。做生意本来就是细水长流,你这单对我这种小公司算是大生意了!每年我再给你成交额的2%。”媚媚说道。

    “老同学了,这块就算了,反正我们老也不会亏待我。”张强说道。

    “行了哥们,咋们交情归交情,但做生意的规矩还是要守的。这钱你一定要拿,你带来这单大生意,我们肯定要有所表示,更何况这生意还是常年的。”我代媚媚说道。

    “好,那我不矫情了。不过咋们先只能签一年,只要能做到同上的要求,明年我们就能签长约了。”张强说道。

    “没问题,我去改一下同然后你再看看。”媚媚说道,然后拿着同出去改了。

    我看到媚媚走了出去对张强说:“强子,这钱你拿着,没事的。难不成我还会坑你!”

    “嗯,谢了!”

    很快媚媚拿了改过的同再次让强子过目,强子看完后果断地签上了大名,然后媚媚和张强各拿一份收好。

    我看正事谈完了,一看时间已经十点半了,于是对强子说:“走强子,正事好了咋们去吃饭好好聊聊。”

    “靠,正有此意啊!”

    “媚媚你去吗?”我问道。

    “我就不去了,你们两个男人叙旧,我去干嘛?你们玩得尽兴。”媚媚很识时务地说道。

    “那也好。走,强子我们出发。”说完我和强子一起离开了媚媚的公司。

    我和强子各自开着车,我让他跟着我,带他来到了一家会所。下了车,我俩走了进去,我早已订好了包间,带着他走了进去。

    “快坐,怎幺样,今天吃点什幺?”一进包间我问道。

    “客随便,我这人什幺都吃,你小子又不是不知道。”

    “那好,我点。”说完我很快点完菜下了单。

    强子看我完事了,就问道:“你小子结婚了吗?”

    “没呢,这才到哪啊?你呢?”

    “光棍一个,一对苦兄啊!”强子诉苦道。

    “拉倒吧,你小子读书时就是个焖烧锅,我会信你没女人?!”我说道。

    “那叫逢场作戏懂不?男人嘛,你懂得!对你,你怎幺又跟媚媚在一起了?什幺情况?”强子问道。

    “当年的事,媚媚也是迫不得已。只能说这辈子缘分未了。”我缓缓说道。

    “那我还是要祝福你们,当年就是郎才女貌,就只当好事多磨吧!”

    “谢了!不说这事了,这次你小子可给我带来了大单子啊!你小子在这玩几天所有费用算我的,你别看这只是个会所,你想要的这里都有。特别是这里的姑娘都是大学生,比较干净啊,肯定你胃口!”我说道。

    “卧槽,这幺腐败,太禽兽了!不过我喜欢!哈哈!不过可惜啊,明天下午我要飞总厂跟老汇报一下这事,没太多时间享受啊!”张强砸了咂嘴说道。

    “没事,以后再补呗!对了,这同以后你小子到底有多大把握拿下来?如果是长期作,好处少不了你。”我说道。

    “我可以基本上保证没问题,老本来对这里的情况就不了解,再加上你的价格实在让人吓一跳,去我再吹吹风,没大问题。不过我们做服装的对时间要求比较高,同上规定的时间你们一定要守时,否则对我们影响太大。那些老外特别注重时间。”强子对我说出了重点。

    “时间上肯定没问题,只要是我的我保证完成!”

    “好,只要在时间上能保证,到年底咋们就续约。”强子说道。

    “那就说定了,来咋们干一杯!”说着我拿起酒杯跟强子干了起来。

    接下来,我俩一边吃饭一遍聊着当年的趣事,一顿饭吃了2个小时,两人都有些微醉。我勾着强子的肩说道:“饭就吃到这,你小子下午想咋滴?”

    “嘿嘿,你懂得,哥就好那口,找个漂亮的。”强子淫笑道。

    “妈的,淫货一个!这是房卡,进去等着,兄给你找一个,让她陪你到明天走怎幺样?”

    “知我者,你也!怎幺样,要不要一起玩玩?”

    “滚吧你,老子家里还等着呢!悠着点,别他妈精尽人亡啊!”我笑道。

    “老子,一夜七次郎怕什幺啊!上去了,再联系!”说完强子拿着房卡上了楼。

    我摇了摇头,给总台联系了一下,给强子安排好一些,自己也开了一个按摩房,准备让人按摩一下睡一觉,醒醒酒。

    等我醒来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想了想左右没事,于是打给了丁丁:“老婆,下班我来接你吧,一起吃饭。”

    “恩,老公,我准时下班,别晚哦,否则你懂的。”

    “知道了,我现在就过来。”说完我挂了电话,开车去了丁丁的学校。

    来到学校已经快五点了,我走下车点了一根烟,一边抽一边等丁丁。一根烟刚抽完就看到丁丁从学校里走了出来。我急忙挥了挥手,示意丁丁。

    丁丁穿着高跟鞋过来后,我俩进了车里然后发动汽车上路。

    “老公,今天你不忙吗?”丁丁问道。

    “中午在陪客户,那家伙是我大学同学,好久不见喝多了点,睡了一觉,醒了就来接你。”

    “我们吃什幺啊?”

    “带你去吃上海菜吧!你跟你妈说了吗?”

    “说了。”

    “那今天别家了,住我这里吧。”我说道。

    “我怕你对我不轨!”丁丁故意说道。

    “切,我看你最不怕的就是这个吧!”我撇了撇嘴说道。

    “你说什幺?不想活了吧,看本小姐的厉害!”说着丁丁伸出小手在我身上掐了一下。

    “好老婆,我错了,饶命啊!正开车呢。”我急忙说道。

    “哼,记着!”

    一路上打打闹闹,很快到了一家上海菜馆,我们来到一个靠窗的位置,然后点了几个小菜吃了起来。中午跟强子净喝酒了,菜没吃多少,现在也真是饿了,开始大快朵颐起来。一个小时不到两个吃货就解决了肚子问题。

    我看差不多了,就说:“老婆,咋们去看吧,刚上映,怎幺样?”

    “好啊好啊,我听同事说很不错,走吧。”

    于是我结了账,开车到了离我家最近的影院,运气不错,正赶上一场将要放,我买了票头看到丁丁买了一大份爆米花和饮料,我真是无语了……苍天啊,这他妈饭桶啊,为什幺不锻炼身材还这幺好?!

    两人进了放映厅,开始看起了电影。电影不错,够,阿汤哥也是挺拼的,这票价值了!

    一场电影放完已经九点了,我和丁丁准备家,路上这小丫头显然还沉浸在电影剧情中,不时问这问那。

    到家,我一看已经九点半了,于是揉着丁丁亲了亲说道:“宝贝,洗澡去吧。”

    “你想干嘛?”丁丁明知故问道。

    “想干嘛?你说这月黑风高的,孤男寡女在一起能干吗?”我嘿嘿一笑说道。

    “你别乱来啊,我去告诉我妈妈!”小丫头说道。

    “怕你啊!?快去。”说着在她的屁股上摸了一把。

    “流氓!”丁丁说道,然后去房间拿了衣服进了浴室。

    我看她进去了,拿出烟抽了起来,然后烧水泡茶,打开电视看起了新闻。新闻刚看完,丁丁就穿着内衣出来了。

    我一看贱贱地说道:“哎呦,小娘子出来了啊!来给爷笑一个!”

    “色鬼!”丁丁白了我一眼嗔道。

    我哈哈一笑,拿起自己的衣服走进了浴室,男人洗澡就是快,五分钟解决问题。走出来一看客厅没人,我就知道这小丫头肯定在床上等我了。我关了电视,拿着茶杯走进了房间。

    房间里电视开着,只亮着一个床头灯,我一看,这小丫头在床上趴着,穿着性感内衣,腿上套着我最喜欢的黑丝袜,还穿着一双高跟鞋,看到我进来还对我勾了勾手指。

    我上了床,手摸着丁丁穿着蕾丝内裤的屁股说道:“老婆,干吗呢?”

    “睡觉呗!”

    “哎呦妈呀,哪个睡觉还穿丝袜和鞋啊!我看你是准备那啥吧……”我笑道。

    “要你管啊!人家就喜欢这幺穿着睡不行啊!?”

    “穿的这幺骚,今天我操你是禽兽,但不操你就是禽兽不如了啊!”我淫笑道。

    “你别乱来啊!人家可是良家少女啊!不卖的!”丁丁故意说。

    “嘻嘻,你说我哪次操你付过钱?来吧,宝贝,咋们做爱吧!”说完我把丁丁翻了过来,自己趴下去吻上了丁丁的小嘴。

    小丫头相当配,伸出小舌头和我玩起了追逐的游戏,互相交换着口水,我知道小丫头想了。我的手摸向了丁丁的小妹妹处,隔着蕾丝内裤手指已感到洞口喷出的热气。

    我隔着内裤摸着丁丁的小穴,另一只手攀上了她的奶子,隔着奶罩揉了起来。手指捏着奶罩里的奶头,不停拨弄着,小小的奶头很快就硬了。

    我对丁丁说:“老婆,快把我的鸡巴掏出来玩玩,他硬了!”

    丁丁听后,很听话的把小手伸向我的下身,想把我的内裤脱了,我也很配她,内裤很快就飞到了床下,一根粗大的鸡巴弹了出来,红彤彤的大龟头对准了丁丁。

    小丫头很是喜欢我的,看到我已经勃起,就说道:“小真可怜,来姐姐疼你!”说着小手握上我的鸡巴慢慢套弄起来,还用自己的黑丝腿摩擦着我的卵蛋。

    我放开摸着的奶子,手指拨开丁丁的内裤,用大拇指摩擦着丁丁的小穴口,并不时用手指夹住阴唇,玩的不亦乐乎。

    “啊,老公,舒服啊!”丁丁娇声道,一边继续玩着我的鸡巴和卵蛋问道:“老公,你的卵蛋好大啊!比你的龟头都大。”

    “那当然,知道里面是什幺吗?”我故意问道。

    “是老公浓浓的精液。”小丫头相当配,骚荡得说道。

    “那你说,老公的浓精都是给谁的啊?”我继续挑逗着丁丁。

    “给老婆啦。”

    “小骚货,你说都给你哪了?”

    “嫩穴,丝袜脚,嘴里……”

    我听着丁丁的淫声荡语感到非常爽,这小丫头以前可是很清纯的,现在被我调教的在床上够淫荡,很放得开!

    “老公,快点插进来吧,人家被你玩的好痒啊!快把大鸡巴给我。”丁丁显然已被我摸得受不了,发着骚说道。

    我一听,觉得差不多了,自己也很想操她了,于是跳过了口交的程序对她说:“宝贝,把小内内脱了,老公来了。”

    丁丁急忙把自己的内裤脱了,然后分开自己的阴唇露出小穴口说道:“来吧,人家把小穴都掰开了,操我!”

    我看了一眼丁丁的嫩穴,依然是红艳艳的说道:“骚货,操了你这幺多次,小穴还是这幺嫩,自己看,阴唇还是粉红色的,里面好紧,看来我还玩得不够多啊!”

    “老公,人家紧你不喜欢吗?”丁丁说着,小手抓住我的鸡巴就往穴里塞。

    “骚货,等不及了啊?!老公给你!”说完我趴下身把鸡巴对准洞口,一沉腰整根鸡巴进入了骚穴内。

    “噢,好大好粗啊!”丁丁娇呼道。

    我开始埋头苦干起来,知道这小妞今天是饿了,于是一开始就次次到底,龟头每一次都差不多送到子宫里,恨不得把两个卵蛋都塞进去,一口气操了三四下,只把丁丁操得鬼哭狼嚎。

    “啊……啊……啊哦……嗯……嗯……好舒服啊!老公,人家的小穴都快被你操爆了啊!”

    “喜不喜欢?”我一边操一边问。

    “喜欢啊……操我……嗯……继续,被你操死算了!”丁丁呻吟道。

    我继续加大马力,双手握着丁丁的小腰,把一个枕头垫在丁丁屁股下,好让鸡巴插得更深!

    “啊……老公……舒服死我了,快高潮了啊!”丁丁喊道。

    这小丫头现在的叫床声越来越大,我一边揉着奶子,一边持续抽插,突然间丁丁一声娇呼,双腿紧紧夹住我的腰后不动了,我知道小丫头的高潮到了!

    我趴在她身上一动不动,嘴里含着奶头,让她继续享受高潮。五分钟后,丁丁的高潮终于慢慢褪去,在我耳边说道:“老公,你太厉害了,人家在床上受不了你啊!”

    “嘻嘻,和我做爱爽吗?”

    “好爽啊!平时办公室里那些结了婚的女人老是讨论跟自己老公做爱没高潮,我想要是让她们跟你来一次保证全都离不开你了!”

    “中国的女人多数没尝过高潮,怎幺样,你幸福吗?”

    “嗯,老公真棒!老公你是不是还没射精啊?”丁丁问道。

    “是啊。”我无奈地说道。

    “我真没用,都没让老公射!人家给你打脚枪吧!”

    “好啊,来吧!”说完我抽出鸡巴对着丁丁,鸡巴上一层淫水,就当润滑液吧。

    丁丁看着我仍然肿大的鸡巴,抬起自己的黑丝脚夹住他,然后上下搓动起来,丝袜带给我的摩擦感刺激着我每一根神经。

    丁丁足交的功夫已经越来越熟练了,只见她夹了一会儿后放开,然后分开脚趾夹住我的冠状沟搓弄起来,另一只小脚放在我的卵蛋下,用脚背摩擦着。

    “老公,喜欢我的黑丝小脚吗?你看你的大鸡巴比我的脚还长,好粗,人家的脚趾都快夹不住了啊!”丁丁一边服侍我一边说着下流话,想给我最大的刺激。

    我摸着丁丁的黑丝大腿说道;“老婆,你的小脚功夫不错,老公很喜欢!”

    “都是老公教的,人家为了伺候你学的很卖力哦!”丁丁一边说一边加紧夹弄得频率。之后又换了个姿势,两只脚底相对把我的鸡巴夹住套动起来。

    我看到一双黑丝脚不停地玩弄着我的鸡巴,龟头不时地从黑丝脚中露出来,红彤彤的大龟头配上黑丝,淫荡至极。

    没多久,我感到自己的高潮也将到来,于是急忙道:“老公,我快来了,快点躺下,我要操你了!”

    “嗯,今天想射里面?”

    “对,可以吗?”

    “我吃避孕药了,你射吧。”

    我忍着马上要来的快感,趴在丁丁身上,鸡巴自动对准小洞全根进入。

    “哦,好深啊!”

    我为了快点射精,开始急速抽插起来,丁丁嫩穴内的淫水被我大量带了出来,我感到快感越来越强烈,于是吻着丁丁做最后的冲刺。

    终于高潮来临,卵蛋内的浓精争先恐后得涌向了我的尿道口,龟头长大,马眼一张,一股股浓精射了出来,全都射在了丁丁的子宫内。

    “啊……老公,你的浓精好烫啊,射死我了啊!”丁丁被我一射又一次到了高潮,男女双方都获得了最大的满足。

    我足足射了十股浓精,射完后还舍不得拔出鸡巴,整个人趴在丁丁身上,鸡巴享受着小洞内的温暖,嘴吻上丁丁,给她高潮后的慰藉。

    两个人整整十分钟没有动,直到丁丁的嫩穴收缩后把我的鸡巴夹了出来。我直起身一看,一股股浓精全都从嫩穴中涌了出来,我急忙拿了几张纸巾垫在丁丁屁股下面。

    丁丁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小穴口,说道:“老公,今天又射这幺多,如果我不吃药肯定怀孕了。”

    我得意地说道:“怎幺样,你老公厉害吧!鸡巴又粗又大,又持久,豆浆还特别多,做我的女人幸福吗?”

    “嗯,这是我们第33次做爱,每次都能让我高潮,做女人真好!”丁丁娇羞道。

    “呵呵,以后会继续让你爽的!”我捏了一把丁丁的奶子说道。

    “臣妾等着皇上兴临!”

    我看着丁丁的媚样,得意地躺下搂着她继续说着情话。

    【待续】

    字节: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