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之恋 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第五章】

作品:《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5

    日子过得非常快,转眼间过完年开了春。这期间由于王姐和媚媚的全力帮助,我的工作业绩特别突出。老在深圳又开了一处分公司,让我去做总经理,简直是天上掉了个大馅饼。

    半年多的日子里,我周旋在三女之间,享尽艳福。还好哥哥练过,本钱雄厚,否则还真吃不消这几女的轮流进攻。

    深圳的气候永远是那么热,不过对于我来说还不错,因为我的女人一年四季可以穿着我喜欢的丝袜给我看。

    分部的面积不大也就2平米左右,做我们外贸这行的,除了跑业务的剩下在办公室基本都是女的。不过我这里有个姓张的大叔,年纪一把,虽是联想末代但玩心不减,没事就喜欢跟我聊天,对泡妞特别上心,可惜家里有只老虎,只能说说过嘴瘾。

    这家伙过来就是养老的,他老婆是我们老娘从小的闺蜜,老娘晚上一吹枕头风,老张的工作这就落实了,每月七千大洋拿着,啥事不干,除了跟我吹牛就是调戏外面的小姑娘,整一老油子。

    这天刚上班,就见老张兴冲冲的到我办公室冲我问道:ldquo;听说了吗?rdquo;

    ldquo;什么?rdquo;

    ldquo;不会吧,你个分部总经理不知道?!总部派个秘书给你了,今天会到!rdquo;老张说道。

    ldquo;这个啊,有这事,咋了?rdquo;

    ldquo;你小子不知道,这妞的来历吧?!(这老小子从来没有自己是下属的觉悟)rdquo;

    ldquo;什么来历?rdquo;

    ldquo;告诉你,听我老婆说是老之前的小三,后来被老娘发现,老只能把她打发到这里。rdquo;

    ldquo;看来我们老还不舍得他的小情人啊!rdquo;我说道。

    ldquo;屁,别看老人五人六的,其实是个妻管严,老娘要是发了火,老连个屁都不敢放。rdquo;

    ldquo;那怎么不开了她?rdquo;我疑道。

    ldquo;老娘毒啊!她虽然知道老的事但没当着小三的面揭穿,打发她过来不过是让你好好整她,据我老婆说是要往死理整,小鞋穿到死。让她自己走人,还不用公司赔钱。rdquo;

    听到这里我才明白,为什么昨天总部跟我说派个秘书给我又暗示让我整她,但最好又是细水长流,看是这是慈禧的作风啊——ldquo;谁让我不痛快一时,我让他不痛快一世rdquo;

    ldquo;你说那小三自己明白吗?rdquo;老张继续问。

    ldquo;行了,我哪知道。不如我把秘书配给你吧。rdquo;我笑道。

    ldquo;老,你可别害我。哥哥也就过干瘾,真要沾手还不被家里的老虎吃了!rdquo;

    ldquo;好了,这事你别到处说。我也当没听见。rdquo;我最后道。

    ldquo;嘻嘻,我就给你提个醒,你自己看着办吧,走了。rdquo;说完离开了我的办公司,也不知道准备去调戏哪个妹妹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上午九点半我的办公室大门响起。

    ldquo;请进rdquo;

    门开了,一个青春美女走了进来。

    ldquo;你好,陈总经理,我是总部派来的秘书,吴艳艳。rdquo;美女自我介绍道,一点生疏感都没有。

    名字真俗,白瞎了这么漂亮。我看向艳艳,这女人确实漂亮,化了妆更是有一种艳的感觉,怪不得老喜欢,说实话我也有些心动。

    ldquo;你好,吴小姐。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总部来的人可不敢怠慢。rdquo;我说道。

    ldquo;不过是个被放弃的人罢了,只怪自己没有真本事,否则也不来了,希望以后陈经理能照顾小女子,小女子定能投桃报李!rdquo;王艳艳倒是直接地说道。

    遇上这么个直接法,我倒有些不知怎么办了,一时无言以对。

    王艳艳看到我的样子继续说道:ldquo;看来吴经理似乎知道些什么啊!实话跟你说,老家伙跟我就是交易关系,被来就不会天长日久,被他的母老虎发现把我发配到这里,现在说不定希望我早点走人。rdquo;

    ldquo;吴小姐,你和老的事我不关心,以后你认真工作就行了。rdquo;我正色说道。

    ldquo;你们这些领导真会装,男人都还不一样,我们女人一脱裤子就急着上,穿上裤子又装正经。rdquo;说完走到我的面前,坐在我的办工作上,还故意分开两条腿。

    我看着两条穿着肉色丝袜的大腿张开,一条红色丁字裤遮住了下面的那张嘴,几根毛还露了出来。ldquo;吴小姐,你别这样,这里是办公室,不能乱来!rdquo;我急道。

    ldquo;怕什么,是不是不是办公室你就可以乱来了?男人不都喜欢在办公室来点什么事吗?

    妹妹没什么真本事就是会伺候男人,只要陈经理以后多照顾,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rdquo;吴艳艳说道。

    我看着眼前的美景,心里似猫抓般难受。放在前的肥肉想吃但又怕出事,毕竟她之前是老的人,传出去我以后别混了。

    吴艳艳看我犹豫,又道:ldquo;老爷们怕什么,这种事没证据怕什么,再说你又没结婚。先让你试驾一下吧rdquo;说完艳艳转身走到门口将门反锁,然后走到我的面前,蹲下身拉开我的裤链,手伸进去掏出了我的鸡巴。

    我来不及阻止,鸡巴已经落入艳艳的小手中,艳艳的手很嫩很白,握住我的鸡巴后还露出了很大一截。

    ldquo;看不出陈经理的本钱还很大啊!rdquo;艳艳看了看我的鸡巴,对我说道。

    说实话我都不知道怎么答,我们不熟啊!这事整的。算了,有女不搞,大逆不道。

    艳艳看我不答也不纠缠,直接张开嘴将我的鸡巴含进了嘴里,慢慢地吞吐起来。舌头绕着我的龟头不停地打转,小手温柔的握着我的两颗卵蛋。

    ldquo;喔rdquo;我不禁发出声,这技术不一般啊!

    艳艳看到我很享受,继续吸着我的鸡巴,并且使用了绝技——深喉。把我整个鸡巴几乎全都含进了嘴里。我感到鸡巴像是插进了一个腔道,非常紧。

    ldquo;好了,给我舔龟头,我喜欢这样。rdquo;我拍了拍艳艳说道。

    艳艳吐出了我的鸡巴,一只手握住,伸出舌头继续扫着我的龟头和马眼。然后舌头顺着冠状沟打圈,最后沿着连着龟头和包皮的那根筋往下一路舔下去,将我的两颗大卵蛋含进了嘴里,手还不停地套弄着我的鸡巴。

    ldquo;喔舒服啊!给我撸的快点,对,舌头舔马眼,我快射了!rdquo;我忍不住对艳艳说道。手也不含糊,解开艳艳上身的衬衫,插进蕾丝奶罩里,揉着一对D罩杯的奶子,还不时捏着奶头。

    艳艳可能感到我的鸡巴越来越硬,龟头已经从鲜红变成了紫红,有经验的女人就知道这是男人要射精的前兆。于是手上加快频率,舌头对着那个筋猛扫。

    我已经箭在弦上了,于是按住艳艳的头让她含住我的龟头,急声说:ldquo;快,舌头舔冠状沟,撸我的鸡巴,我马上要射了!rdquo;

    艳艳知道关键时刻已到,一手加快撸动,舌头顶住我的马眼,另一手搓弄着我的两颗卵蛋,等待我的发射。

    ldquo;啊rdquo;我叫道。一股股浓精全都射进了艳艳的嘴里,射精时艳艳还不断磨着我的卵蛋,让我射的痛快无比。

    大概射了七八股吧,高潮终于慢慢消退了。艳艳用嘴帮我清理了一下,把龟头上剩下的精液全都扫进自己嘴里。然后张开嘴让我看了看满嘴的浓精,最后白了我一眼,嘴一闭全都咽了下去。

    我操,口爆加吞精啊!拍A片啊!

    ldquo;枫,怎么射这么多?是人家的技术好还是你的女朋友没榨干你啊?rdquo;吴艳艳问道。

    既然做了,我也就不矫情了,对她说道:ldquo;艳艳,你的技术是真好!rdquo;说完把她拉过来让她坐在我的腿上。

    ldquo;枫哥喜欢就好,否则小女子就没啥用了。rdquo;

    我摸着艳艳的丝袜腿说道:ldquo;不会,我很喜欢!艳艳,你的腿好细啊!鞋穿几码?rdquo;

    ldquo;怎么,喜欢我的脚?自己看rdquo;

    我抓起艳艳的小脚,脱了她的高跟鞋一看,36码,我喜欢!顺带着还闻了闻艳艳的丝袜脚,一股淡淡的脚味飘进鼻中,我不禁伸出舌头舔起了艳艳的脚趾。

    ldquo;好痒,人家的脚没洗,你不怕脏啊!?rdquo;

    ldquo;这么漂亮的小脚,我喜欢!告诉你个秘密,我喜欢女人穿丝袜给我足交!rdquo;我说道。

    ldquo;看不出你还是个变态啊!小女子怕怕!rdquo;艳艳假装道。

    更多~精彩~尽在39;;39;;39;;39;39;39;.n39;E39;t 第39;一~39;*小39;说~站

    ldquo;嘻嘻,既然上了船你就别想下了,乖乖听大爷的!rdquo;

    ldquo;那小女子以后就是大爷你的人啦!rdquo;

    我摸着艳艳的大腿说:ldquo;实话跟你说,总部让我慢慢整你,最好让你自己辞职。rdquo;

    ldquo;我就知道那只母老虎不会这么容易放过我,阿枫,你说我怎么办?rdquo;

    ldquo;既然我们这样了,我自然不会再整你,但以后样子总要做的,到时委屈你一下配我,这问题不大。rdquo;我答道。

    ldquo;那以后以你马首是瞻了!rdquo;艳艳高兴的又亲了我一下。

    就这样我又多了一个女人,有时我觉得自己怎么这么花心,控制不住自己下面的那条腿,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事在人为。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