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354)

作品:《丝之恋-我与一对母女的故事

    第三百五十四章。

    在自己的老婆体内射精后加藤鹰就像是抽干了全身的力气再也不想动弹了趴

    在女人的身上说道:「老婆,满意我的表现吗?好累啊,昨晚都没有好好休息,

    刚才又在你的身上交了作业,我的老腰都要断了」。

    平子看着喘着粗气的男人有些心疼的说道:「老公对不起让你累着了。你怎

    么不早说那我就不会这么任性让你交作业了」。

    「哈哈,为了满足自己的老婆我怎么可以说不行呢!就算是再累也要把老婆

    伺候好了!再说你昨天受惊了,我必须要为你压压惊啦!这可是我作为男人的必

    修课,所以一定要让你好好享受一下顺便受精」。加藤鹰笑着说道。

    「老公,你刚的话是什么意思啊?什么受惊?我怎么没听明白?」女人问道。

    「老婆,你这就不懂了吧!中国的语言博大精深,我这个住了很多年的日本

    人也不过是学了一点皮毛!你看刚才我说了两次受惊不过这两个受惊完全不是一

    个意思,是音同字不同,所以你不懂。我现在给你解释一下,教教你这个中国话

    菜鸟几招怎么样?!保证会让你大开眼界」。加藤鹰得意的说道。

    「老公,你快点说吧,不要吊我的胃口,你刚才是什么意思,什么是音同字

    不同啊?在我们日语中好像没有这个说法吧」。女人很有兴趣的问道。

    「那当然,中文可是世界上最神奇的语言就算是大部分的中国人也不能完全

    掌握。你看刚才我说了两遍受惊,但是这个惊字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字只不过他们

    发音一样罢了!第一个是惊吓的惊而第二个是精液的精。所以说第一个受惊是指

    你昨天受到了惊吓而第二个是指我刚才把精液射进了你的体内,让你接受了我的

    精液。怎么样中文很神奇吧!我也是学了很久才了解了一些皮毛」。加藤鹰对自

    己的老婆说道。

    「去你的,老公你在中国这么多年净学了这些不正经的话了吧!讨厌死了,

    居然还有这种意思,这在日语里完全不是一个发音啊!难怪我听不懂」。女人有

    些娇羞的说道,不过平子也不过仅仅是有一些不好意思其实心里还是有些感兴趣。

    「哈哈,老婆这有什么关系,我们夫妻说私房话很正常,我想每一对夫妻都

    会说这种话吧!再说一个给你听听,在中文里日可以代表太阳的意思不过现在他

    还有了另一种一起,那就是男人操女人的意思!你说是不是很神奇!?一开始我

    也搞不清楚还闹出可不少笑话想要做一个中国通可不简单哦」。加藤鹰笑着说道。

    「哎呀,老公你越说越不靠谱了。我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坏死了老是带坏

    我,结婚前我可是很纯洁的女孩子,现在全被你污染了」。平子假装很不满意的

    说道。

    「哈哈,老婆在中国你这句话没有一个人会相信因为中国人认为想要找我们

    日本的处女只能去幼儿园才有可能!到了二十岁女孩子如果还是处女会觉得很不

    好意思!这也是我来了这里才知道的啦!原来我们日本人在他们眼里非常开放」。

    「真的吗?不过说起来我们日本的女孩子处女确实很少,不过老公我绝对是,

    你可不能怀疑我,我在结婚那晚才把身体交给了你,人家可是跟别人不一样。我

    们家的家教非常严格」。平子马上为自己正了名,开玩笑自己可是处女身嫁给了

    自己的老公在岛国绝对是很稀罕很值得炫耀的一件事绝对不能被误解。

    「那当然,我自然非常清楚。不过我是在说我们国家大部分女孩子的情况,

    你也知道我们国家的色情产业极为发达,已经是一个产业了这在全世界也很少见。

    色情业在中国是不被允许的啦。所以中国的宅男看的色情片子除了我们国家就是

    美国的了,不过我知道他们还是对我们国家的片子评价比较好,不像欧美片子大

    多都是除了肉搏还是肉搏看多了会吐!特别是欧美的女优胸前那两坨肉都是假货!

    真没意思」。加藤鹰麻溜的说道。

    平子看着男人表情怪异的说道:「老公你说的这么详细是不是你也是个中老

    手啊?我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不老实!满脑子不健康的思想」。

    加藤鹰也是太得意了一下子把自己暴露了,不过这家伙可不敢说自己当初在

    红灯区里的好事,自从有了平子自己可从没有闯祸红灯至于以前的事那就让他往

    事随风去吧!反正平子也不会去查那些无聊的事情。

    「哈哈,老婆你看你说的,我不过就是偶尔欣赏一下罢了!我可是带着艺术

    的眼光去看的啊,这可是艺术啊」。加藤鹰摸了摸头发道,发现自己老婆不以为

    然的表情又继续说道:「好吧老婆,就算再不济他也让我学习了很多理论知识否

    则我在床上也不会表现这么突出对不对啊!你看老婆我这么一说你是不是觉得也

    有点道理」。

    平子看着自己男人抓耳挠腮的模样心里暗笑:真是个傻瓜,就算你天天看我

    又能怎么样呢!这又不是什么出轨我还能跟你离婚不成,不过你的反应倒是不错

    看来你很紧张我的反应。

    「好了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老公,要是你这次真的坐上了中国公司社长

    的位置那我们以后还回不回日本?我怕因为你干掉了那头猪你们家族不会放过你,

    在中国他们或许鞭长莫及但是回到日本就不好说了。可是不回去我又有些想家那

    里毕竟是我们家乡心里好矛盾啊」。平子有些纠结的问道。

    「老婆,这就要情况了。首先我要是能成为社长那就说明加藤猪已经完蛋了,

    家族失去了这个嫡系在短时间内是没有人可以取代我了,为了保持公司的平稳社

    长必须由我来做但是家族不会这么简单让我得逞他们肯定会给我设下不少条件。

    他们既怕公司出现大规模动荡最后垮台又怕公司进入我的手心成为我的工具」。

    「老公,你的意思是说家族到时候会找一个平衡点?只要你能满足他们的要

    求他们就不会乱来?是这样吗?」女人问道。

    「不错,就是这样!如果加藤猪真的死了而家族又没有证据证明跟我有关系

    就算他们心里怀疑也不会对我下手。因为我如果也突然出事那这个公司就会出现

    太多不确定因素,中国的业务占了家族百分之七十的经济来源,一旦出事那就会

    让家族万劫不复他们赌不起,相比整个家族那加藤猪死不死就是小事了!毕竟我

    在这里也不是白混,除非我心甘情愿交权出来否则我有一百种方法让家族在这里

    的企业完蛋」。加藤鹰分析道。

    「老公,说到底你们家族里的人还是只为自己考虑,那族长呢?他会不会对

    你下手,加藤猪可是他的嫡系后代啊」。女人又问道。

    「没错,不过你要知道组长还代表着整个家族的利益,到了那个时候他的孙

    子已经死了虽然他心里千般恨我但是为了在这里的基业他也只能忍下这口气。当

    然要是他有机会是一定不会放过我。只不过我不会让他有这个机会。再说加藤猪

    将来是怎么死跟我又有什么关系?又不是自己出手!我们族长就算心里有怀疑也

    拿我没办法」。加藤鹰说道。

    「那老哥,你就不怕你们族长不顾一些对你下黑手?反正他的所以死了就跟

    你拼命」。

    「呵呵,他没这个勇气和决心。你要知道他的孙子不是只有加藤猪,只不过

    加藤猪在其中比较出挑一点打算重点培养罢了。他要跟我血拼我也不怕既然已经

    做了那就一不做二不休他来一个我解决一个,他有几个孙子能被我这么折腾?其

    次,我刚才说过了他代表整个家族的利益,除非他不想要这里的公司了否则就不

    可能动我,我知道这里太多的内幕了只要我愿意公司分分钟倒闭,他要是敢乱来

    我们就鱼死网破。但是要让家族的人知道公司倒闭跟他有直接的关系那他这个族

    长就做到头了,他赌得起吗?」加藤鹰说道。

    「我明白了。老公看来你想的很清楚啊!那我就不怕了,我最不希望你出事。

    要是你出事那我情愿远走高飞不再理这里的一切。就算我们一辈子不回日本也无

    所谓」。平子说道。

    加藤鹰听后亲了亲女人说道:「老婆,你跟着我受委屈了。以后我们可能很

    难再有机会回日本了,你会不会想他们?」。

    「老公既然我已经嫁给你了那就是你的人了。再说我们不能去日本不代表他

    们不能过来啊!没事,只要你能安全就好了。就算一辈子不回日本也没什么,我

    觉得在中国生活也不错至少房子要比日本大多了」。女人笑了笑说道。

    「老婆,你对我真好!为了回报你的爱意我决定再让你爽一次怎么样啊?」

    说完加藤鹰再一次在女人的身体上运动起来,很快房间里又响起了女人的娇喘声。

    就在我送加藤鹰离开后,我让关悦指挥兄弟将那个稻田抓上了车随后送到了

    武文那里,关悦看着我问道:「老公,那地上躺着的那些人怎么办?是不是也抓

    回去?」。

    我摇了摇头说道:「这些小喽喽抓回去也是浪费别管他们了,我们走吧。我

    要问问刚才那个家伙一些事。我们走吧」。说完我就拉着关悦一起上了我的车直

    奔武文那里。

    到了武文那里我和关悦直接到了地下室,刚进去就看见稻田已经醒了过来正

    在跟武文说些什么,武文见我来了就对我说道:「老大,你可来了这个小日本在

    醒来后就一直唧唧歪歪说个不停,我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吵死了」。

    我点上一根烟走到了稻田面前问道:「小日本,现在你已经落到了我的手里

    你要是不想受皮肉之苦那就乖乖回答我的问题。我的耐心可不是很好你要是嘴硬

    我一定会让你后悔。小日本你听明白了吗?」。

    这个稻田显然对我的出现非常不满指着我说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跟

    我们加藤家族对着干?你知不知道这么做的下场是什么?我们加藤家族可是大日

    本帝国的超级家族,你得罪了我们是不会有什么好下场。马上放了我,我会在我

    主人面前为你美言几句」。

    我真是被这家伙的智商逗笑了,有这么一个愚蠢的手下看看他的主人也聪明

    不到哪里去,此时此刻还没有搞清楚自己的处境难道说配角就只配拥有这种智商

    吗?我简直无力吐槽了,都快被他蠢哭了。

    「稻田是吧!我想你还没有弄清楚你现在的状况吧!首先这里是中国不是你

    的大日本帝国,其次你现在在我的手上很明确的告诉你没有人知道这一点,所以

    说就算你的主人来头再大也没什么屁用我想杀你不过是一句话罢了。要死要活你

    自己选择?」。

    稻田听后这才冷静下来,他发现我的话没错自己已经是阶下囚了,就算死在

    这里八成也是没人知道退一步来说就算自己的主人知道将来为自己报了仇但自己

    已经死了又能怎么样呢?好日子是永远过不到了,自己可不想死的这么不明不白!

    为了不让自己这么毫无价值的死去稻田决定还是把自己的主人卖了比较好!稻田

    此时已经清醒过来了,他知道现在自己完全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本,要是嘴硬那就

    要受皮肉之苦以自己这么多年养尊处优的日子肯定是熬不过去,那还不如痛快一

    点说出来。

    「好吧,请问你有什么问题需要问我?我一定会老实回答」。这个稻田看来

    是想通了。

    我非常满意他的态度就问道:「你嘴里的主人是谁?你是他什么人?他跟加

    藤鹰是什么关系?你给我详细说说,你的主人为什么要至加藤鹰于死地?」。

    「我的主人叫加藤猪,他是加藤家族的嫡系传人未来很有可能坐上家族族长

    的位置,现在我们加藤族长就是我主人的亲爷爷。而我只不过是主人比较得力的

    手下,就像是总管一样帮他处理一些不能见光的事。至于加藤鹰他不过是旁系中

    的人,他的爷爷跟我们的族长有点关系但是到了我主人这一代已经没什么大的血

    亲了。这一次族长派我主人过来控制中国公司,但是加藤鹰是我们面前的一块拦

    路石必须把他搬走才行,所以我们主人就要不惜一切代价除掉他」。稻田说道。

    「可我听说加藤鹰已经主动提出把公司交出来了为什么你们还要赶尽杀绝?

    你们这样自相残杀难道家族就不管?如果加藤猪杀了加藤鹰回去之后该怎么交代?」

    我问道。

    「加藤鹰知道太多中国公司里的秘密了,只要他不死我主人的位置就坐不稳。

    加藤鹰虽然表示愿意把手中的权力交出来但是谁又能保证他未来就不会后悔?一

    旦他把手里掌握的资料抖出去那公司肯定就完蛋了。现在的大公司哪一个会完全

    清清白白呢!我主人过来接手这里是为了增加一些资历为以后接任族长打基础,

    如果公司在他的手里出现大问题那就会有变数,我主人肯定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

    所以加藤鹰必须死」。

    我听了稻田的话后就证明之前我的猜测没有错,这里面果然牵涉到家族利益,

    同时也证明加藤鹰对我说的话也没有谎言,他确实被逼上了梁山。

    「那我再问题,为什么你们会跟财帮合作?我知道之前你们公司跟财帮毫无

    瓜葛,怎么今晚财帮愿意为你主人出头?你老实回答我」。我抽了一口烟继续问

    道。

    「那是因为之前我们在中国的公司虽然也有问题但还算是一个正经的企业,

    但是我主人在日本就是山口组的成员,级别还不低这次他过来不但要掌握公司的

    大权还要跟财帮做走私生意,这也是主人的一大目的,这年头正经生意哪有走私

    赚钱快!更何况我们公司是外资企业这些年在这里的信誉还算不错,中国政府对

    我们公司的检查比较松所以主人才会有这种打算,财帮作为我们的合作伙伴自然

    要解决我主人的心头大患」。稻田说道。

    「原来是这样!你们主人的算盘打的还真够好!借助财帮干掉加藤鹰,然后

    自己安安心心赚大钱。那我问你,加藤猪你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你可是他的总

    管,你说出来的话要让我能相信」。我继续逼问道。

    「我真的不知道他在哪里。我的主人自从来中国之后就一直非常小心在没有

    彻底掌握公司的大权之前是不会跟我见面,他只是电话安排我要做的事,我就是

    等命令。我也不会提出跟他见面无论在何种情况之下都这样所以你想通过我找到

    主人基本不可能」。

    真没想到这个加藤猪这么小心!我倒是小看他了。我顿了顿继续问道:「那

    我再问你加藤猪想要干掉加藤鹰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你们家族的意思?」。

    「应该是我主人自己的意思吧。虽然说加藤鹰是旁系中的人但是他没有犯错

    家族是不会杀了他。但他确实影响到了主人的未来。他手里掌握了大量公司的机

    密万一将来他抖了出来会对公司产生不可估量的损失。还有就是加藤鹰一直不同

    意做走私的事情,我主人对此非常生气,他就是一块绊脚石,活着就是麻烦」。

    稻田说道。

    「如果加藤鹰死了,那加藤猪就不怕家族的追查?他的做法太极端了吧」。

    「不会,如果加藤鹰真的死了那家族也不可能为了一个旁系对我主人下手。

    更何况主人让财帮的人去做自己没有出手,就算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也没有证据

    又能怎么样?只要主人掌握了这里的公司那就有了足够的筹码跟家族里那些旁系

    的人谈判,这里的公司对整个加藤家族的经济影响非常大过去出现动荡那后果就

    不堪设想了。所以说主人很清楚只要加藤鹰一死那一切都没问题了」。稻田说道。

    我听后点了点头问道:「照你这么说现在就是直系和旁系在博弈,但是现在

    直系的人占了上风,只要掌握了中国公司那就能掌控大局了。反过来说如果加藤

    猪死了而加藤鹰掌握了公司那那直系的人也只能干瞪眼对不对?因为加藤鹰手里

    有公司的机密直系的人也不敢把他逼上绝路,以防他狗急跳墙我说的对不对?」。

    稻田听后点了点头说道:「没错,他们两个谁死家族都不可能真正意义上追

    查下去,因为这里是中国,家族不可能大张旗鼓。按照我的猜测如果主人失败加

    藤鹰坐上这个位置最大的可能就是跟家族谈判,答应家族的要求然后他在这里继

    续下去,毕竟加藤鹰在中国已经好几年了,根深蒂固了。其实我不太赞同主人的

    做法,他本来可以很轻松的拿下中国公司,加藤鹰已经答应放权了,可惜我们站

    的角度不同」。

    「你小子倒是看的比那头蠢猪透彻。他以为联合了财帮就能在深圳为所欲为

    了他想的也太简单了吧!还真以为财帮就是他的救世主了!只可惜你是他的人那

    就注定要陪葬了,你不要怪我站错了边就要付出代价」。我耸了耸肩说道。

    「哎,我知道。再被你抓到的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的结局了。像我这样的人

    落在了对手手里又怎么可能会有好下场呢!动手吧!给我一个痛快就行了谢谢」。

    稻田说道。

    我看着稻田突然觉得这个家伙现在还不能死,他一旦死了那加藤猪跟定就会

    进一步提高自己的警惕性些对自己下一步的行动很不利,我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

    对他用心魔大法,让他成为我的人,说不定最后还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稻田我可以给你一个活下来的机会那看你自己愿不愿意了。接下来你看着

    我然后放松自己的精神,不要抗拒我就行了」。说完之后我就对稻田使用起了心

    魔大法,由于这个稻田非常配合所以没过几分钟就完成了。

    之后我看着他说道:「稻田,接下来你就可以走人了,平时你不用联系我但

    是如果加藤猪有事联系你怎么做你应该知道吧」。

    「主人我知道,一旦有加藤猪的消息我第一时间通知您!不过我今晚任务失

    败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会对我有所怀疑,他这个人疑心病很重这么一来之后他肯定

    对我有所怀疑。我首先要撇清自己」。稻田说道。

    「记住了不要做的反常就可以。对了那头猪在这里还有其他的手下吗?就像

    跟你一样的人还有没有?」我想了想问道。

    「没有了,据我所知没有。在日本也是我一手帮他做事,他这个人不太容易

    相信别人我跟了他这么多年他才对我稍稍放心一点。但很多机密的事我也不知道

    只有他自己清楚所为信任也不过是相对而言。我知道他这次跟财帮合作就是他出

    渠道财帮出人手。他的渠道包括走私的路线,财帮走私出去的东西全部由他负责

    接受,财帮想要进的货也由他负责提供,而财帮就负责解决一些他不方便做的事,

    属于强强联手」。稻田说道。

    我抽了一口烟继续问道:「你认不认识财帮朱雀堂的副堂主钟声?」。

    「认识,在财帮里我跟他比较熟悉喝过几次酒,朱雀堂的高层我也就只见过

    他,他们的堂主我并不认识。主人这怎么了?」稻田问道。

    「我让钟声配合你一下帮你洗清怀疑。你先等一下我给他打个电话」。说完

    我就拿出了手机直接打给了钟声。

    很快电话就通了:「老大,有什么事吗?你要找的那个人我还在打探,我不

    敢太过明显所以可能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我知道了,那个家伙可不太好找,你也不用太急自己不要暴露。我找你是

    要说今晚你们杀加藤鹰的行动失败了,人全晕了。一会稻田会给你电话告诉你他

    是第一个醒过来让你派人过来看看情况顺便通知一下你的堂主。稻田是我的人我

    不想让他被人怀疑,过一会我会送他回现场,你只要证明他给你打过电话就行了」。

    我对他说道。

    「我明白了,只要稻田一来电话我就马上向伊志平汇报,至于之后的事我就

    不管了」。钟声马上领悟了我的意思对我说道。

    「聪明!那就这样吧,我挂了」。随后我又对稻田说道:「你从被抓到现在

    也就一个小时不到,我刚才的下手不轻那这家伙没几个小时醒不过来,我马上从

    你回去,你到了那里就给钟声电话告诉他你们全被打晕了,你第一个醒过来所以

    就告诉他这个情况,这么一来你的嫌疑就可以最大程度减少了。明白了吗?」。

    「是,我懂了。那我现在马上就走」。稻田看着我说道。

    「嗯,我让人送你。到了那里别太急先看看情况再说」。说完我就让一个武

    文带他出去随后让小弟开车送他回刚才的现场了,希望那些家伙一个都没有醒过

    来吧。

    等稻田走后关悦见四周没人就问道:「老公,你为什么对这件事这么上心?

    似乎跟我们没多大关系吧?那个加藤鹰是死是活都跟我们无关啊」。

    「呵呵,怎么说呢。加藤鹰是我的朋友既然被我遇见了那自然责无旁贷。再

    说这里面还涉及财帮,只要有财帮的地方我都不想让他们好过。更何况还是跟小

    日本做走私的生意我就更不能让他们得逞了。财帮这个深圳的毒瘤我早晚要把它

    连根拔起」。我抽了一口烟说道。

    「老公,你的志向倒是很大哦!我们天凤堂以前可被财帮欺负惨了,差一点

    就被他们灭了,我看见他们最来气了!老公,你一定要为我们出这口恶气。当初

    我们跟他们井水不犯河水哪里知道他们看中了我们的地盘还过来骚扰我,讨厌死

    了」。关悦皱着眉说道。

    「呵呵,那他们就更有死掉的理由了!居然打我老婆的主意你说是不是活腻

    歪了。我的女人他们也敢乱来,要不是我不想太过招摇我一个人就能把财帮灭了。

    他们所谓的人多势众在我眼里根本不值一提!一群井底之蛙」。我跟随意的说道。

    「嗯,老公你最厉害了。也只有我们忠义堂能在财帮嘴里虎口拔牙,让他们

    赔了夫人又折兵!可惜朱雀堂在那次之后就没什么大的动作了否则我们忠义堂早

    就把他们灭了。现在我们忠义堂的范围内治安比哪里都好,连警察都少了很多」。

    关悦说道。

    「是嘛!那我看警察局应该给你们一个锦旗,然后再给你颁一个好市民奖才

    对!好了老婆,我们走吧,今晚我去你家住」。我笑了笑说道。

    「怎么,今晚你不去找小蝶了?就你这个大色鬼今晚让我一个人待寝足够了?

    我还以为你今晚又准备玩什么一箭双雕的游戏了呢」。关悦一脸吃惊的看着我问

    道。

    听了女人的话后我感觉非常无奈,我在她眼中就是这么荒淫无道嘛!一晚上

    难不成必须要两个女人同时伺候?我自己感觉还不至于吧!我这个人虽然比较博

    爱但是做人的底线还是有的嘛,怎么可以这么说我?。

    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道:「老婆,我看我还不至于这么荒淫无度吧!难道

    在你的眼里我就这么不堪?你的话太伤我的自尊了吧,我表示严重抗议!你的话

    严重伤害了我幼心的心灵,这是对我的摧残知不知道」。

    关悦翻了翻白眼说道:「老公,得了吧你!我还不知道你,你是什么货色我

    可是一清二楚,见了美女就走不动路,看见美女穿丝袜眼珠子都快下来了吧!你

    看看我说的没错吧,眼珠子是不是又往我的腿上瞄啊」。女人一边说一边伸出了

    自己的长腿,不过因为刚才有行动所以女人穿了一条紧身裤,不过却把她的腿部

    曲线完全勾勒出来了。

    我砸吧砸吧嘴随后有点心虚的说道:「这怎么可能啊!我作为一个武林高手,

    忠义会的幕后老大怎么可能这么低级呢!我要申明这不是我的作风!好了老婆,

    我们还是先回家吧,在这里说话多不方便,你说呢」。

    「流氓,回家又想对我做坏事了吧」。女人娇媚的白了我一眼随后转身自己

    先离开了。

    女人就是喜欢言不由衷,明明很喜欢跟我在一起,很期待晚上跟我大战三百

    回合还非要做出一副很不愿意的样子,太虚伪了!我还不能点穿否则肯定没我好

    果子吃。

    我跟武文打过招呼后就开车带着关悦直奔她家,路上女人又问道:「老公,

    你这次这么做对我们忠义会有什么好处啊?我没有看出来有直接的好处啊!虽然

    我们不希望财帮有发展但是我们忙活了大半天没有一点好处也说不过去吧」。

    「那你想要什么好处啊?老婆,你的眼光要放长远一点,打击财帮就是变相

    壮大自己,最好是在打击他的时候还不让他知道是谁在背后搞他!帮加藤鹰上位

    对忠义会是没帮助但是对我白道上的生意却大有好处。再说要是能抓住加藤猪那

    个家伙说不定还能从他那里榨一大笔钱出来,这家伙因该富得流油到时候可能会

    有意外之喜哦」。我对她说道。

    「这倒也是,怪不得小蝶老是说你一肚子坏水我现在发现她说的一点没错,

    整天在别人背后搞一些阴谋诡计,被你盯上真倒霉」。女人撇了撇嘴说道。

    我听后马上纠正道:「老婆,你的话说的非常有问题!我这怎么能叫阴谋诡

    计?我这是足智多谋好不好!你看我们的敌人比我们要强大难道我们要跟他们硬

    碰硬不成?毛主席教导我们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我们面对比我们实力强的对手

    就一定要多动脑子,这样才能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的效果!老婆,你应该为我

    的智商感到骄傲才对嘛」。

    「呕,我要吐了!老公,你可真够不要脸,我从没见过一个人能这么把自己

    夸上天!你算是独一份了!还敢自比毛主席,你有他老人家千分之一的能力就能

    横着走了!我看我将来一定是吐死的了」。关悦马上吐槽道。

    「没办法,这个世界懂我的人实在太少了,虽然我知道你的深浅,你也知道

    我的长短但是我们还是不能打成灵魂上的默契啊!实在是太可惜了」。我假装做

    出一副无奈的样子,展现出一脸悲愤的模样。

    「行了行了,老公你别说了!我承认你可以去拿奥斯卡小金人了!再说下去

    我怕我忍不住在你的车上吐了,不但脏了你的车也毁了我的形象!我们打住」。

    女人马上说道。

    我们一路吵吵闹闹很快就回到了关悦的家,进门后我就将女人抱进了浴室随

    后扒光了她的衣服一起泡起了鸳鸯浴,跟女人一起洗澡的感觉就是不一样,反正

    全都由我的关悦老婆伺候,用她的小手把我全身上下洗了个干净,特别是我的老

    二关悦对他重点照顾用小手洗了好几遍,差点搓下了一层皮。

    洗完澡后我也懒得穿衣服了直接躺在了女人的床上等着我的美人过来伺候我!

    关悦则是在我的要求下去换衣服了,还说要神秘一点不能让我看着自己换衣服,

    这可真是多此一举了,一会她的身体还不是全被我看见了,非要搞出一点花头。

    我抽完一根烟就看见女人踩着猫步走了进来,身上穿着一件黑色薄纱的性感

    睡衣,里面的内衣若隐若现,走到我面前后用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问道:「老公,

    你看我这身衣服怎么样?我可是在淘宝的情趣店里专门为你挑选的哦!喜欢吗?」。

    我看着女人神秘的模样把手放在了她的腰部吞了吞口水说道:「漂亮,简直

    太漂亮了!老婆,你这身衣服估计淘了很久吧!太漂亮了,你穿上之后给我一种

    神秘感就像是电影里的那种拉丁美女出场时的感觉,一级棒」。

    听了我的赞扬关悦很开心的对我笑了笑说道:「老公,人家在网上确实挑了

    很久这还不是为了你,人家上个月就买了不过你一直没有过来我都没有机会穿给

    你看,真是太伤心了」。

    我将女人一个公主抱放在了床上随后轻轻解开了她的睡衣,里面的奶罩就像

    是一层薄薄的纱什么风景都遮不住,我将奶罩拉了下来张开嘴就把女人的一对奶

    子轮流含进了嘴里,嘴唇吸吮着上面的两颗奶头,还不时用舌头拨弄着她们感觉

    在我的刺激下女人的奶头越来越硬最后完全在我的嘴里挺立了起来。

    「嗯……老公,你舔的好舒服啊!哦……用力吸我的奶子,对就是这样吸我

    的奶头,老公你看我的奶头是不是全硬了啊!嗯……老公,人家都想死你的大鸡

    巴了!晚上好空虚,你都不知道过来安慰安慰我一下!噢……太舒服了啊!老公,

    我好喜欢」。女人一边叫床一边用手套弄着我的大鸡巴,我的老二在她的手里早

    已变得坚不可摧了。

    「老婆,你的小手真柔软!你除了爱我的鸡巴难道就不爱我这个人吗?」我

    玩着奶子问道。

    「老公,人家爱你的全部啦!哦……你坏死了不要咬我的奶头嘛!嗯……老

    公我的小妹妹全是水了,你快点肏我吧!用你的大鸡巴狠狠肏我,人家好饥渴啊!

    快点嘛!小屄里面痒死了!快用你的大鸡巴让我解解馋」。女人大概是实在忍不

    住了直接把我推倒在了床上,内裤也来不及脱就跨坐在了我的身上小屄瞬间就把

    我的鸡巴吞了进去,一边抓着我的手摸自己的奶子一边在我身上大力运动起来,

    不停的起伏吞吐着我的鸡巴。

    我一只手摸着女人的椒乳另一只手在她的黑丝腿上来回游走,感受女人在我

    身上的热情我能感觉女人的小屄内全是屄水,被我不停挤了出来顺着我的卵蛋流

    到了床单上看来明天小妞肯定要换床单了。

    「老公,你的鸡巴好粗好长啊!顶死我了啊!嗯……太解馋了!老公,肏我,

    用你的大鸡巴狠狠肏我的小屄!哦……太爽了,老公,你太厉害了!爱死你了啊!

    老公,我马上要高潮了,小屄里面好酸好爽啊」。关悦大声叫着床疯狂的样子就

    像是一个女骑士。

    关悦的小穴开始收缩看来女人已经到了高潮,既然她非常饥渴那我自然要好

    好表现,用一个侧入式继续大力抽插起来,我一次次撞击着女人的屁股,关悦的

    臀肉在我的撞击下不停的抖动起来,一只手大力揉着她的奶子将女人的乳房搓成

    了各种形状。

    「哦……老公,你太厉害了!操死我了啊!嗯……鸡巴顶的好深啊!人家的

    子宫都快被你肏穿了啊!噢……舒服!老公,大力一点把你的鸡巴塞进我的子宫

    里吧!美死我了,人家要被你搞死了」。关悦在我的冲击下大声说道。

    我一边肏着女人一边问道:「骚货,有没有吃饱啊?老公的大鸡巴厉不厉害?

    小骚屄我不在的时候有没有自慰过?屄水这么多我的两个卵蛋全都湿了!你自己

    摸摸」。

    听了我的话后关悦果然把手摸上了我的卵蛋,一边揉一边说道:「老公,人

    家好久没跟你做爱了当然想死了,屄水多很正常啊!晚上自慰不解馋啊!这叫隔

    靴搔痒越摸越不舒服,主要是被你肏的太舒坦了,试过了你的大鸡巴自己摸没什

    么感觉了」。

    我抽出了鸡巴看着女人又说道:「你个骚货,刚认识你的时候就感觉你是个

    闷骚货果然没错,在床上太来劲了,一般的男人还真是吃不消你!还好老子本钱

    雄厚」。

    「讨厌!人家哪里骚啦!尽瞎说,我不就跟你发发骚嘛!到了床上还不发骚

    那就不是正常女人了!嘻嘻,老公你喜欢很性冷淡的女人一起睡觉啊!我真没看

    出来」。

    「小骚货,还敢嘲笑我,看我用大鸡巴干死你!有你求饶的时候」。

    「老公,人家错了嘛!你可不要乱来啊,人家可吃不消你像牛一样的肏屄功

    夫!我知道老公对我最好了!人家刚才已经被你操到四五次高潮了,快吃饱了啊」。

    关悦对我的实力心知肚明要是我真的发了狠自己明天肯定不能下床,要是让小蝶

    知道肯定笑掉牙!自己偷吃不算还吃撑了,简直就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呵呵,现在知道了!不过晚了,老公我要执行家法了」。说完就分开了女

    人的丝袜腿用一个标准的男上女下式再一次肏起了女人,这种打桩式的肏屄姿势

    简直就是女人的克星,关悦在我的大力进攻下很快就开始求饶了,扛不住了。

    「老公,你放过我吧!我错了,以后老公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人家一定夫唱

    妇随!你就是我的天!老公,你快点射精吧!人家都吃撑了,小屄都要被你干爆

    了!你摸摸骚水都快被你肏干了啊!哦……不行了,又要高潮了啊!老公,你射

    精吧,我们一起来」。

    我知道身下的女人已不堪蹂躏,也不再控制将鸡巴送入女人的小屄深处将一

    股股精液全都射了进去,十几股又多又浓的精液全都被我灌进了女人的子宫内,

    将关悦送上了最后一次性高潮!太舒服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