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调教淫妻计划】(07)

作品:《我的调教淫妻计划

    作者:不笑生李。

    字数:9379。

    第七章:带着淫妻去换妻 中。

    房间里只剩下了我和林姐,我坐在床上,林姐却在我面前跪坐在地上,一双

    杏眼满是妩媚,对着我柔媚的说「刚才就你没爽到,来,姐用大奶子让你爽爽」

    说着拿出一瓶润滑油倒在了自己的打奶子上,然后双手抓着奶子紧紧的夹住了我

    早已勃起的鸡巴。

    老实说,我从来不知道乳交能这么爽,小玲的奶子太小,夹起来也就是点视

    觉刺激,我老婆的奶子也还不错,但也就是刚好夹住而已,主要还是靠嘴,外面

    的小姐也差不多,一般也就是我老婆的大小,但是林姐却完全不一样,能用大奶

    子完全包裹住我的鸡巴,感觉鸡巴在一片柔软中抽动着,那滋味,真是不弱于嘴

    和骚逼了,更不用说那一对大奶子一上一下晃动带来的刺激。

    林姐的奶子又大又弹,再加上大量的润滑油,每每夹住鸡巴,就让鸡巴头子

    快速的从乳沟里划过,奶子却还夹着鸡巴的根部,然后再松开奶子,重新去夹,

    自己用大奶子和我的鸡巴玩的不亦乐乎,我也更加爱上了乳交这个游戏。

    林姐正在用她的大奶子给我乳交,我们玩的乐在其中。突然却见门被打开了,

    门口的确是我老婆。老婆此时全身湿乎乎的,双手紧紧抱住郑大哥,双腿盘在郑

    大哥腰上,而郑大哥双手捧着她的屁股,巨大的鸡巴插在我老婆的骚逼里,每顶

    一下,老婆的娇躯就被顶起来然后再重重的落回去,用骚逼套弄着郑大哥的大鸡

    吧。不但逼在被操,两人的嘴还吐出舌头湿吻,怪不得没听到什么声音,两人就

    这么一边亲,一边抱,一边操逼的走了过来。

    我和老婆很少这样操逼,因为老婆身高挺高的,我们相差不大,我不是那种

    很壮的人,所以抱起来很累,最多这样搞个几分钟。但遇到身高接近一米九,壮

    的像熊一样的郑大哥,原本身材高挑的老婆顿时显得异常秀气。

    两人就这样站在我们面前操逼,我看着郑大哥巨大的鸡巴在我老婆的小逼里

    进进出出,不时带出一片骚逼水,两片保养得粉嫩粉嫩的阴唇被干的翻来翻去,

    不时的还从我老婆的骚逼里传来「噗叽……噗叽」的操逼声,刺激的我一阵兴奋。

    这还是我第一次真的亲眼看见自己的老婆被别的男人操,不但不觉得难受,

    反而还觉得此刻的老婆真是世上最美的女人。尤其是那被鸡巴操的淫水直流,噗

    叽作响的骚逼,任由一根大鸡吧进进出出,简直就是一幅画。

    「宝贝儿,你被别的男人操的样子真美,我爱死你了。你继续加油,让郑大

    哥用他的大鸡吧好好让你的骚逼爽一爽。你放开点,我喜欢你又骚又贱被别人干

    的样子,你那样子太美了」我不由得赞叹道。

    「你们男人……啊……都……都……都太坏了……啊……我本来不想让你…

    …啊……看见别的男人……嗯……操我……嗯…骚逼…特地拉他去卫生间……啊

    ……结果他就这么操着我的……啊……我的骚逼出来了……还说……还说……你

    肯定爱看被他操……啊」老婆一边说着,一边含羞的转过了脸。

    我不由得为郑大哥点赞:「郑大哥,知己啊!不用给我面子,操死这个小骚

    货。看她装害羞,装纯,操的她跟骚母狗一样求你用鸡巴操她骚逼。」

    郑大哥嘿嘿一笑,轻轻打了老婆屁股一下,「你老婆早就像母狗一样求我操

    她了」然后逼问我老婆:「和你老公说说你刚才是怎么求我操你的」

    刚开始老婆还害臊不愿意说,结果在我和郑大哥连操带哄之下,当然是我哄

    他操,老婆开始说刚才的情形。

    「我……啊……我给他洗鸡巴……嗯……洗完……他给我洗骚逼……嗯……

    说我骚逼真骚……嗯……怎么洗都洗不掉骚味…哦…我说……啊……之所以骚…

    …嗯……是因为……是因为骚逼欠干了……缺大鸡吧干……但是他说要让你看着

    他操我……嗯……你肯定想看」。

    说到这时,郑大哥抱着老婆走到我们面前,能让我更清楚的看见他的鸡巴如

    何在我老婆的逼里进进出出,似乎感受到我灼热的目光,老婆的淫水更多了,顺

    着鸡巴往下淌。

    我看的兴奋,在我老婆浑圆挺翘的屁股上打了一巴掌,说道:「我先爽爽,

    等会我爽够了,你再继续汇报。」说完继续享受林姐的超级乳交,准备先射一发。

    林姐似乎对我也挺有好感,也和我一样受了她老公干我老婆的刺激,卖力的

    用大奶子按摩我的鸡巴,不时还打开奶子舔弄一番,我看着自己的老婆被人猛干,

    还下贱的求别人操她,也是早就被刺激的不行了,觉得也先先射一次,等会好好

    一起玩这两个骚货。

    于是我抱起林姐放在床上,双手压紧她的奶子,把鸡巴操进乳沟,像干逼一

    样抽插起来。抽插了百十来下,那一对大奶子实在是晃的我受不了,真是即好看,

    又好操。我也不再忍耐,把精液全部喷在了林姐脸上,喷的她满脸都是。

    林姐痴痴的一笑,然后用手指蘸一坨自己脸上的精液,放进嘴里,闭上眼睛

    仔细的品味起来,好像小孩吃蜂蜜一样,一点一点全部吃了下去。那样子,那表

    情,又骚又贱,满身的白肉都散发着骚气,这才是正宗的人妻诱惑。我老婆还是

    太嫩,没有那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骚味。

    我躺在一边,紧紧的抱住林姐,就像恋人一样,亲吻了林姐的额头,林姐也

    抱紧了我。林姐很丰满,虽然还不到胖的标准,但是身上也是肉呼呼的,抱起来

    非常舒服,比瘦小的小玲和曲线身材的老婆抱起来都舒服,果然是燕瘦环肥各有

    优势啊。

    我和林姐躺在床上一边小歇,一边看着她老公操我老婆,不时的点评几句:

    「我这妹妹,你这老婆可真够骚的,你看,她是故意用骚逼,狠狠把鸡巴往逼里

    撞呢」。

    我仔细一看,还真是:「林姐你眼力真好,看来没少这么用骚逼撞男人鸡巴

    啊,我先听听我老婆是怎么求你老公操她的。等会你求我操你的时候,可也要加

    把劲,你这个当姐姐的,可不能输给小妹妹啊」。

    说完,我慢慢的抠林姐的骚逼,把她的手放在我鸡巴上,向老婆调笑到:

    「宝贝,你继续给我们讲讲,你是怎么求人家老公操你骚逼的啊,说的好,人家

    老公也操的更有劲啊」。

    老婆这时又开始害羞了,眯着眼睛不言不语,郑大哥不愧是老司机,我的好

    知己,一看这状况,立刻放下我老婆在床上,让老婆跪爬在床上,只用鸡巴头子

    在里面轻轻捣弄。:「你老公说的对,你快说说,你是怎么求我操你的,你不说,

    大鸡吧也没劲咯。」郑大哥说完,林姐也开始起哄,老婆拗不过,之后继续说道:

    「我…我…我当时不愿意……嗯……就求他……嗯……说:就在这操我好不

    好,你别出去……嗯……我害羞……啊……我求你……嗯就在这操我。……啊啊

    ……然后他就说……哦……得让我求他操我……嗯他听满意了,才……啊……才

    ……才在这里操我……嗯……还说知道你一直在教我淫语,……啊……让我……

    让我越骚越下贱越好」。

    一听重头戏要来了,我连忙问道:「然后呢?」。

    老婆继续往下说:「我……我……我就按照你和小玲教我的……嗯……一手

    撑住墙……啊……一手扒开骚逼……啊……使劲扭屁股,秀骚逼……嗯嗯嗯……

    然后说……然后说」。

    这时我的鸡巴也听硬了,林姐也听得骚逼湿了,她也急了:「妹妹你到底说

    什么了,我都急死了」。

    「我说……我说:尊敬的大鸡吧主人,……啊……小婊子下贱……啊……下

    贱的臭骚逼……嗯……需要大鸡吧主人……嗯……临幸我……啊……用大鸡吧…

    …啊……赐我一炮……啊……求大鸡吧主人……啊……操我……啊……操小母狗

    的……啊……下贱的小骚逼……啊……然后他就操我了,一边洗一边草,但是…

    …嗯…后来…他不守信用……嗯……操这我就进来了……啊……这个骗子。」老

    婆说的自己满面羞红,但是看着不只是我连林姐也色眯眯的看着她,顿时满面得

    色,就像刚才被我夸赞奶子的林姐一样,充满了诱惑的自信。

    这时不守信用的郑大哥也开始调戏我老婆:「好啊,要大鸡吧操就是大鸡吧

    主人,操爽了就骗子啊,那你还要骗子操你的骚逼吗?」。

    「要……啊……要大鸡吧骗子操……啊……操死我,……嗯……操死我这个

    贱货啊……操烂我的骚逼……额……」老婆当然不会放过郑大哥的鸡巴了。

    我吻了林姐一下,说道:「林姐,你看我老婆求你老公操她求的多诚恳啊,

    你可要拿出真本事给她做个示范啊。宝贝,你嘴别闲着,给你的好姐姐润润逼,

    方便你老公一会操她」。

    说完,林姐坐向一边岔开大腿,让老婆头伸过去舔她的逼,一边摸自己奶子,

    一边说,:「姐的骚逼早就想被你操……嗯……你看姐这骚逼水流就是他妈的欠

    男人干……嗯……你个王八蛋要是不把姐操爽了……额……姐就把你这傻逼捆床

    上榨干了」。

    林姐平时看起来也是个端庄的少妇,这会骂起脏话来,活脱一个低俗骚婊子,

    听着格外带感,我也配合起来「你个骚婊子,就这么求大爷操你的臭骚逼啊,说

    说你都有什么能耐,听完了大爷再把鸡巴插你逼里」。

    「姐的骚逼……嗯……那他妈叫一个耐操……哦……四五个大汉轮着操……

    嗯……都操不烂……啊……姐的骚逼什么世面没见过……不管是鸡巴还是香蕉,

    茄子,还是黄瓜,瓶子,……啊……啥都能往逼里放,谁都能往逼里射」。

    「你这骚逼倒真是不要脸,骚逼都这么贱了,还要大爷操呢?」我也是第一

    次这么玩,挺开心的。

    「我就是……我就是不要脸的臭婊子大骚逼……啊……破鞋一个……啊……

    你……你他妈有种不服操死我啊」。

    我一听,顿时提枪就草,一边操林姐肥嫩的大骚逼,一边骂:「老子今天就

    让你哥臭婊子知道知道大爷的厉害,非得给你个臭骚逼操烂不可,操的你叫祖宗」。

    这种粗俗的玩法格外刺激,老婆那种轻微的SM就像我最爱的威士忌,浓郁

    醇厚,越玩越有意思,但林姐这种粗俗的,就像老白干一样,没别的,就是痛快。

    我和郑大哥操着彼此的老婆,好像比赛一样,都拿出了浑身解数,逼着谁更

    持久,谁更会操女人,谁能让对方的老婆更爽。但是郑大哥还想再来点互动:

    「老婆,你和丽清不是说一见如故哦特别有缘吗?你们不亲个嘴,好好亲热亲热」。

    此时我老婆跪着,林姐躺着,郑大哥猛操了两下把我老婆的脸撞到了林姐的

    脸上面。这次倒是我老婆主动了:「……啊……我就爱林姐……姐……咱俩亲个

    嘴……嗯……唔」接着就伸出舌头和林姐热吻起来,果然还是有点互动好啊。

    得到了郑大哥点拨,一向坏点子多的我,顿时计上心来:「别光亲嘴啊,你

    们两的阴蒂也还闲着呢,顺便也给自己老公润润鸡巴。你们都相亲相爱了,不如

    认个干姐妹,姐姐被妹夫操,妹妹被姐夫操。我们夫妻都是独生子女,多个姐夫

    操妹妹,多个妹夫操姐姐,这多好玩」。

    郑大哥一听也是大为赞同,并表示他们夫妻也是独子,多认个干亲戚,操起

    来更好玩,更带劲。说完,就一操一步的推着我老婆前进,一直到我老婆的脸凑

    到我面前。我看着老婆被操的满面潮红,不由得开心大笑:「宝贝儿,你被人操

    的好爽啊,快要认不出谁是你老公了吧?怎么样,愿不愿意认个干姐姐」。

    「坏蛋……嗯……然后让我看你……你干我的……嗯……干姐姐啊」。

    「干姐姐,干姐姐,可不就是用来干的吗?不但要你看,还得要你服侍我干

    她的骚逼呢,把干姐姐的骚逼舔出水。再把老公的鸡巴润一润,帮着老公推屁股,

    多好啊」。

    那一边林姐也是和老婆机器投缘,直接就说认下这个妹妹了。主动一把抱住

    老婆的屁股,伸出舌头一下一下舔弄我老婆的阴蒂和她老公的鸡巴。舔了几口,

    又问道:「好妹妹……嗯……你姐夫怎么样……啊……操的你爽吗?」。

    我老婆马上回答:「姐姐……啊……我的亲姐姐……啊……骚逼……嗯……

    骚逼被亲姐夫操的好涨……啊……好爽」说完也低下头去舔我的鸡巴和林姐的阴

    蒂。

    我和郑大哥受此鼓励,也是操的更卖力了。当然也不是纯操逼偶尔也会拔出

    鸡巴操进自己老婆的骚嘴里润润鸡巴,就这样操一会对方老婆的骚逼,再操一下

    自己老婆的嘴,好玩极了,两个骚货也是叫的越来越浪,看来是被操的很爽。我

    们两也不时的交流几句,郑大哥问我:「怎么样,我家这骚娘们操起来爽不爽?」。

    我其实内心很庆幸,第一次换妻玩就遇到了郑大哥这对优秀的夫妻。我不由

    夸赞道:「太爽了,林姐这骚逼又肥又厚,里面逼肉也多,最主要的是林姐是骨

    子里透着骚啊。你看我家这小骚货如何,好操不?」。

    郑大哥也不吝惜夸奖:「说真的,你老婆这脸蛋,这身材,是我们这几年玩

    过的夫妻单女里最漂亮的,最关键的是,还是个好玩的闷骚型,这种女人,操起

    来身心愉悦啊」。

    我见郑大哥只是夸奖老婆外貌和性格,不由得有一种想炫耀攀比的冲动,我

    老婆床上也是不错的,于是给郑大哥爆料。:「我老婆可是常年练瑜伽,玩起来

    一些高难度动作来一点都不吃力,你试着玩玩看」。

    老婆也练满放过林姐的骚逼,对我娇嗔道:「你个坏蛋……额……非得让别

    人把你老婆……啊……你老婆……啊……操死啊」。

    郑大哥好奇到底怎么个玩法,我把老婆扶起,抬起她的两腿,绕过双手搬到

    脑后,形成一个高难度动作,四肢和脑袋在一起,仅仅是把逼彻彻底底的露了出

    来,两个屁股显得更圆了,粉嫩的骚逼极其诱人。这个姿势绝对能把鸡巴查到最

    深处,直入子宫。

    郑大哥见猎心喜,忙把鸡巴插入我老婆的骚逼,整个人像熊一样扑在老婆身

    上,只听我老婆一声娇喘:「啊……好深……啊……太深了,……额……这次真

    要被操死了……哦……好爽」我在一旁边草林姐,边看,郑大哥又粗又长的大鸡

    吧每次都整根没入,速度虽然不快,但每插入一下,老婆就会放浪的大叫一声,

    没几下,老婆就抽搐着高潮了。

    老婆表现的这么好,我也不甘示弱,抬起林姐一条大腿,骑在另外一条大腿

    上,也用很深的方式,狠狠刺入她的骚逼。林姐似乎又来了骂粗口的兴致,娇声

    骂到:「小……小混蛋……啊……你们两个是吃药了,……额……还是他妈的变

    成驴子了……啊……都突然这么猛,……额……好舒服……额……继续」。

    我也爱上了这个游戏,用力的掐住那一对大奶子,骂道:「臭婊子,老子不

    是说了吗,要操到你叫祖宗。」然后更加用力的冲刺。

    「哎呦……我的……我的祖宗啊……啊……你饶了龟孙女把……啊……骚婊

    子被……要被……大鸡吧祖宗草死了……额……但是有好爽……啊……你他妈的

    干脆操死我把」。

    伴随着我每一次的猛烈冲刺,林姐的大奶子也甩来甩去的。看起来特别有趣,

    为了让这对大奶子甩的更漂亮,我放慢了速度,却加大了力度,争取每一次都顶

    到最里面,让这对大奶子荡的幅度更大。

    其实刚才我射的很多,现在暂时还忍受得住。旁边郑大哥却是从一开始洗澡

    就开始操我老婆了,此时我老婆高潮刚过,郑大哥也不想再拖,刚好我老婆的超

    柔软献逼姿势特别容易施展开来。郑大哥越插越快,越插越深,越插越猛,直把

    我哪骚逼浪老婆操的骚逼冒水,疯狂浪叫。随着老婆的浪叫声,郑大哥猛地把鸡

    巴用力一挺,一大炮浓浓的精液就这么射进了我老婆的骚逼。

    这还是老婆的骚逼第一次被别的男人中出射精,我看着老婆的骚逼被干的都

    有点合不上了,一股白白的精液慢慢渗出一点,样子骚浪至极。我赶紧用手指塞

    了回去,对着老婆说:「老婆,你可要用骚逼好好保管这些精液,这时第一次被

    别的男人内射呢,多留一会纪念」。

    老婆放下自己的大腿,也用手指堵住自己的骚逼,虚弱却又一脸满足的说:

    「好啊,到时候就让你个变态那这些精液当润滑剂操我」。

    看着老婆骚浪满足的样子,我就放心了。可以继续专心的操林姐这个如狼似

    虎的大骚逼,也要操的她爽飞了,我又努力的操了一会,但是这个姿势玩奶子十

    分不方便,那么大一堆奶子晃来晃去,却是好看不好玩,实在让我难受,而且刚

    才一直在全力抽查干林姐,但是这种干法却不能持久,此时也是越操越慢。

    林姐这种年纪的女人那是最疼人的,似乎看出了我的困境,翻起身来,一把

    把我推到在床上,嘴上却也给了我台阶:「你他妈的操的差不多了,现在……现

    在换老娘了,呵呵,老娘要榨干你个小鳖崽子」。

    说着,林姐把我按在床上,变成女上位,大肥屁股慢慢的把我的鸡巴一点一

    点的吞进去,屁股一抬一抬得用骚逼操我的鸡巴,然后抓起我的双手房子自己的

    大奶子上。

    「好啊,我看看你这骚婊子,怎么草男人,草的好赏你精,操的不好赏你尿」

    然后鸡巴慢慢的也一挺一挺的迎接着这骚货的大屁股,用手揉弄这她两团巨大的

    奶子。

    「操你妈的……额……就你这小逼崽子……嗯……还他妈和……额……和老

    娘说这个……额……老娘今天一逼给你把……额……把……额……把鸡巴操断…

    …啊……还他妈的犯贱……哦% ……老娘我一奶子闷死你个臭傻逼……啊」说完,

    扒开我的手,捧着自己的大奶子就朝我脸上糊了过来,用大奶子在我脸上死命乱

    蹭。顿时间,我满眼的大奶子,脸都被的奶子包围住了,逮到一个机会,猛地吸

    住一颗乳头,这可真真正正的是用出了吃奶的劲在吸啊。

    林姐受到我这一吸,立刻娇喘一声,摊在了我的身上,我西施剃了也恢复了

    七七八八,刚好挺起鸡巴猛操这骚货。操的骚婊子又开始祖宗爷爷的一同乱叫,

    我得了便宜自然也是加紧进攻,双手捉住奶子,舔玩这边舔那边,舔的她胸口湿

    乎乎的。

    正当我操的正爽,却感到林姐的阴道一紧,林姐也像前挺了一下。我连忙放

    过奶子,绕过去看了一眼,却看到郑大哥跪在林姐屁股后面,鸡巴应该是插在林

    姐的屁眼里。他朝我嘿嘿笑着。:「兄弟,咱俩一起操我家这骚货,怎么样?」。

    我自然是欣喜若狂,3P什么的最好玩了。我们有回答郑大哥,却是向林姐

    坏笑一声:「你看,你老公也来帮我收拾你了。我们两一起操你,还怕收拾不了

    你」。

    「额……老公……嗯……你……你……你怎么帮外人欺负我啊?……啊!…

    …等他们走了,我就操死你……啊」。

    看着林姐死不认输实则是求操的骚浪样子,我们两个一个操逼,一个操屁眼

    儿,操的不亦乐乎。我紧紧的抱住林姐,和她老公配合的天衣无缝,她老公操进

    去我就退出来,我操进去,他老公就退出来。操的这骚货是爽的已经开始胡说八

    道了「啊啊啊……操死我了……啊啊啊……他妈逼的太爽了……嗯嗯嗯……操的

    好……操死婊子了……啊啊……啊啊」。

    这骚货这就被操的高潮了,我的鸡巴操在逼里,能感觉到她阴道疯狂的抽搐,

    阴道内侧的肉壁磨来磨去的。

    我们两个看林姐高潮了,也慢慢的放满了一点速度。等到林姐稍微恢复点,

    郑大哥却拔出鸡巴,对我说:「兄弟,咱俩一起操逼吧,怎么样,你们来之前我

    们已经清理过了,屁眼里干净的很」。

    我听完楞了一下:「你的意思是两个鸡巴一起操逼里去?能行吗?」这个我

    是真没玩过,以前也和别人一起操过小玲,3P是玩过的,但是这种3P还真没

    玩过。

    林姐这时也说:「妈呀,老公,你这是真准备玩死我啊。我的骚逼这次可得

    被臭鸡巴操翻了」。

    本来还有些犹豫,听着玲姐这么说的惊讶夸张,表情却是媚眼如丝,我就知

    道着骚货以前肯定这么玩过,而且对这个还挺喜欢的。立刻就不犹豫了,扒开林

    姐的大肥屁股,把鸡巴拔出来,用行动让郑大哥草进来。

    待我感到郑大哥的鸡巴碰到我的鸡巴,我们一起,同时慢慢的的把鸡巴往骚

    逼里插去,插到一半时,林姐就忍不住爽的大叫了一声:「额……逼好涨,……

    额……好大好满」。

    对我来说,却是一次新奇的体验,两个鸡巴干一个骚逼,纵使林姐的骚逼已

    经湿的不行了,慢慢的全是水,此时,也是紧紧的包裹住两个鸡巴,紧的堪比处

    女。

    我们两个一开始也不敢太快,只是慢慢的一抽,再一插,但即使是这样,也

    是爽的林姐哭爹喊娘的大呼两个老公真厉害。

    我老婆自然也是没见过这种玩法的,像个好奇的小猫一样,爬在那里,眼睛

    瞪的大大的,动也不动的看着我们两个的大鸡吧在林姐的骚逼里进进出出,还不

    时的摸一把,研究的很认真。然后好奇的问:「姐姐,骚逼同时被两个大鸡吧操

    进去是什么感觉,得特别爽吧」。

    「啊……爽死了,……妹……妹妹你不知道……额……骚逼里满满的……嗯

    ……幸福死姐姐了……额……骚逼同时被两个鸡巴充满,……啊……太满足了」。

    玲姐被两个大鸡吧操的已经晕头转向了。

    老婆又慢慢的爬到我身边,问我:「老公,和别人一起操逼爽吗?」。

    我也如实回答:「宝贝……太爽了,紧的和我第一次操你一样,那感觉,简

    直是绝了。」我想了想又凑近我老婆耳边,悄悄说道:「老婆,你去给大哥加个

    码,人家这么热情款待咱们,咱们也不能太小气了吧,来而不往非礼也啊」。

    老婆紧张的说:「你怎么不去回礼,非得我去啊。我害怕嘛」我亲了她一下,

    紧接着说:「你给他们回礼,我给你回礼,回家怎么玩我听你的。而且我看你其

    实也挺享受和郑大哥草逼的,争取让他更爱操你的逼。」经过一整软磨硬泡,老

    婆其实也动心了,悄悄地爬到了郑大哥背后。

    这时,林姐的大骚逼已经适应了两根鸡巴,我和郑大哥也是越插越快,直操

    的林姐两眼翻白,又高潮了一次。郑大哥也为了更好用力,轻轻俯卧在林姐身上,

    这时却发现自己的屁股被人搬开,一条柔软的的舌头滑向自己的屁眼儿,爽的他

    直打了个冷颤。

    我看着满脸惊喜的郑大哥,问道:「兄弟,怎么样?爽不爽?」郑大哥其实

    也玩过这个,但是说现在愿意给别的男人加码的夫妻是越来越少了,没想到我们

    第一次就给了他一个大惊喜,然后转身对我老婆说,以后一定要用大鸡吧好好回

    报老婆的服侍。

    我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状态特别好,而郑大哥这也是第三炮了,自然也没那么

    快射,经过长时间的活塞运动,我们四个都是满身大汗,虽然热情不减,但终归

    是热。

    不过最热的还是被我和郑大哥夹在一起的林姐,本来丰满的她就容易流汗,

    现在更是汗流如注,热的吐舌头。此时林姐终于忍不了了,向我们说道。:「啊

    ……热……热死老娘了……啊……太热了……你们两停一下,……停……让我先

    去喝杯水,咱们到阳台上一边吹风一边操逼去」。

    好一个什么都敢玩的骚货,这就直接去阳台玩了我们停下了动作,去客厅一

    人喝了两杯水补充体力。老婆好奇的问:「去阳台操逼被人看见了怎么办啊?」

    林姐大口喝下一杯水,骚浪的回答道:「我们住顶楼最里面,现在天这么黑,

    阳台外面就是一片停车场,谁看得见啊,再说了,谁要是看见了,就当是发福利

    了」。

    说完喝下杯中剩下的水,打开阳台的门,站在那冲着我们够了一下手指:

    「你们还等什么呢?不想草我了?怂了,鸡巴不行了是吧?」。

    我们哪里能忍这种挑衅,她老公马上冲过去从后面抱住她,抬起一条大腿,

    把鸡巴插进屁眼里,一只手抓住奶子,使劲的操,一边操一边说:「叫你牛逼,

    叫你贱,老子操废了你的菊花」。

    谁知林姐却说:「啊……老娘的菊花厉害着呢……嗯……榨干过多少条鸡巴,

    ……嗯……就凭你一个鸡巴,……嗯……差得远呢」。

    我知道这话是说给我听的,一个鸡巴不行,两个就行了呗。看来林姐不但骚

    逼厉害,屁眼儿也不差啊。

    我一脸的义愤填膺,走了过去,从前面插进林姐的屁眼儿说道:「好啊,那

    我们就一起大战你的菊花,看看你的骚屁眼厉害,还是我们两个的大鸡吧厉害」。

    不一会林姐就投降了,「啊啊啊……投降了……骚婊子投降了……嗯嗯……

    骚屁眼投降了……哦哦哦……大鸡吧厉害……嗯嗯……屁眼被大鸡吧玩飞了」。

    林姐家住顶楼,有25层,风很大,我们就这么一边操逼,一边吹风,一边

    看夜景,想着会不会诱人在楼下观战。

    期间我叫了老婆两次,让她加入,他去怎么也不肯,看来他距离林姐这样的

    骚浪贱货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我站在前面,操了一会觉得不方便,就拔出鸡巴操进骚逼,和郑大哥一前一

    后操她老婆的骚逼和屁眼。也许是因为刚才喝了好多水,玲姐的骚逼又开始洪水

    泛滥了,而且经过刚才两个鸡巴的开垦,此时又松又软,虽然没有紧小的刺激感,

    却是被逼肉刮的鸡巴一阵酥麻,产生了另外一种爽快。

    我们吹着凉风,在阳台上操了足足半小时,玲姐爽的进行了今天第四次高潮,

    这次还有潮吹,喷的我满脚都是。我和郑大哥见他老婆高潮了,也不再控制,一

    起倒数321,射在里逼里和屁眼里。

    这次做爱爽的我们三人直接累的爬在阳台上休息了一会,才回到床上,准备

    相拥而眠,可是我那休息了一会现在精力旺盛的老婆却拉着林姐问东问西,林姐

    被她聊起了兴致,两个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我和郑大哥没办法,只能出来,郑大哥安排我睡他儿子的房间,他去睡客厅。

    不过还是聊了几句,郑大哥又教了我不少新姿势。说道末尾,郑大哥,又偷偷和

    我说了一句:「明天有机会我给你准备一个小游戏,我觉得你应该会喜欢,今晚

    多睡会,你今天让你老婆给我加码,我明天可得好好报答报答你」。

    我操了一晚上的逼,早也就累了,得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好好享受郑大哥给我准备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