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调教淫妻计划】(16)

作品:《我的调教淫妻计划

    第十六章、制服淫妻的诱惑。

    「嗯……别吵我,让我再睡会吧」看着床上的老婆一脸不耐烦的打开我的手,

    我叫她起床,连眼睛都不睁开,看来昨晚她真的是彻底的被阿光给伺候舒服了。

    「好了好了,别睡了,快点起床吃饭了」我说着,一把掀开被子,露出老婆

    白皙赤裸的大屁股,轻轻的拍了一巴掌,帮助她起床。

    谁知这一巴掌却起了反效果,老婆直接用被子捂住了头,不耐烦的说道:

    「别吵我,让我再睡会」。

    看来不拿出杀手锏是不行了。

    我凑到老婆耳边,压低声音说:「好了别睡了,赶紧吃完饭,老公才能继续

    让你爽下一轮啊,说不定比昨晚还爽呢,你要是不起来,就只能便宜小玲了」。

    老婆听完,似乎是犹豫了一下,才慢慢的拉下被子露出脸,微微睁着眼睛,

    问道:「什么东西啊?不会又是个不认识的陌生男人吧」。

    我被她逗笑了,顺势又给了她的屁股一巴掌,才说:「你个骚货,想男人想

    疯了吧,我上哪去找给你那么多陌生男人啊,是郑大哥说要来」。

    「啊?这么突然?他什么时候来啊?我还没打扮呢」老婆一听,也不再赖床

    了,按照她那臭美死爱漂亮的性格,必须得提前几个小时打扮。

    「不用急,他下午才过来呢,怎么?这么急着挨操呢?」我看着老婆急急忙

    忙的,不由得调侃道。

    「去你的,不和你说了」我见老婆被我逗得不好意思了,也是见好就收,不

    然真把她惹急了,以后再要玩,她可就不配合了。不过看的出来,她还是挺喜欢

    和郑大哥操逼做爱的。

    郑大哥是操逼的老手了,操起逼来不温不火,拿捏得当,再加上身强体壮,

    器大活好。而且他不会像我这么喜欢搞新花样,也不像阿光那样细腻,更加不会

    粗暴,总是能玩的恰到好处,而且花样也不少,所以我老婆和郑大哥玩了两次都

    很满意,每次都非常满足。

    不过话说回来,老婆还真没被什么人粗暴的操过,不过现在她才刚开始玩没

    多久,真要找个粗暴的恐怕也会打击她的积极性。等今天和郑大哥玩过之后,也

    该是时候稍微适当的玩点刺激的,粗暴的,让老婆适应适应了。

    我正在心里盘算着自己的小计划,却听见老婆在洗手间里一声痛呼,然后小

    声说着:「啊!疼死了」。

    我听见老婆呼痛,连忙跑了过去看老婆是怎么了。却看见老婆拿着牙刷捂着

    嘴,一脸的不高些。

    老婆看见我急急忙忙的赶进来,立刻撒娇到:「老公,我的舌钉还是疼,怎

    么办?碰一下就疼」。

    老婆昨天打完舌钉舌头一直肿着,连话都说不清楚,昨晚连叫床都是大着舌

    头的,今天已经好了些了,但是看来还是不能碰。不过昨天莹莹也说了,一般三

    天差不多就好,老婆这明显就只是想撒娇了而已。

    我不由得开玩笑到:「哎呀,这可怎么办啊?那等会郑大哥来了,我的宝贝

    老婆可就吃不着她最爱吃的大骚鸡巴了,这可怎么办啊」。

    我的玩笑一出,立刻换来老婆一阵恼羞成怒的一咬,但是却又碰到了她舌尖

    上的舌钉,疼的老婆又是一声娇呼。

    我们起床还没吃东西,早就饿了,和老婆打闹一阵,让她只是漱漱口,我们

    就出去吃早餐了,老婆舌头还没好,只能喝点粥。她一边喝粥,一边若有所思的

    想着什么。然后突然问小玲:「小玲,你有没有发现,女人越骚,越贱,男人就

    越兴奋,操的越好啊?」。

    我和小玲被老婆问的一愣,小玲想了想,回答道:「一般是这样的啊,男人

    也越是开心,越是被刺激,就越用力,也会越是要享受久一点,自然是会操的更

    猛更有力,时间更长啊。」我也在一边附和着说:「的确如此,我不是以前就和

    你这么说的吗,而且你自己现在也应该深有体会了啊」。

    老婆听小玲这么一说,立刻又问我:「郑大哥真的非得今天来吗,我今天舌

    头不行,能过几天吗?老公,你鬼主意最多,你倒是想想啊」。

    我这老婆倒是越来越骚了,就怕自己表现的不够骚,不够浪,让男人操她操

    的不给力,不过我就喜欢她这样。

    不过她这么一说,我也担心了起来,我是要把老婆培养成绝代淫娃的人,每

    一次都要让老婆发挥到最骚的状态。

    我上下打量着老婆赤裸的身体,每次我们玩起来都是玩到精疲力尽,操完之

    后根本懒得穿衣服,老婆现在也是越来越习惯在家不穿衣服了,小玲当然也是如

    此。

    当我看到老婆好久没刮过的阴毛,已经长出来有一层了,老婆的阴毛原来可

    是又长又密,现在长出来一层短毛茬也是很浓密的,我顿时计上心来。

    「那既然如此,我们就和郑大哥玩个诱惑小游戏吧,保证你魅力加分,小玲

    你也要加入,我可没和人家吹嘘你的口活,口活就交给你了。」我说完,快速的

    吃完早饭,然后和老婆小玲一起准备了起来,只等郑大哥下午过来。

    自从林姐回老家以后,郑大哥也开始到处蹭炮打,他们夫妻现在那边经常联

    系的也是有两对夫妻炮友的,郑大哥这家蹭一炮,那家蹭一炮倒也过的乐不思蜀。

    林姐再过几天就回来了,我们这也没那么方便,毕竟不在一个城市,所以他也就

    是周末才有时间才来。

    他好不容易周末睡了个懒觉,睡醒了吃个午饭,把自己打理干净,就急急忙

    忙赶了过来,毕竟这里不但有我老婆,还有个口活被我吹得神乎其技的小玲等着

    他尝鲜呢。

    等郑大哥按照地址来到小玲家,敲开门以后,却是只看到了给他开门的我,

    却是一个女人都不见,才和我寒暄了几句,就急不可耐的问道:「老弟,怎么就

    你一个?」。

    却没有想到我回了一句:「老哥,你有病」。

    郑大哥一听,顿时觉得莫名其妙的,我没事骂他干嘛。还待问清楚我怎么回

    事,却只看见我一脸淫笑的在那跟他挤眉弄眼的打眼色,顿时转过弯来,淫笑着

    回了一句:「是,我是有病,而且病得不轻,不知道老弟你有啥办法能治不?」。

    我看他反应过来,也是淫笑着说:「没关系,这里面左手边的房间是个诊室,

    走,我带你看病去」。

    郑大哥兴奋的跟在我后面走进了里屋的情趣屋,立刻就看到了今天的两个主

    角,我老婆和小玲。

    此时情趣屋经过我一番布置,抬进来一张桌子,三把凳子,把秋千拆下来挪

    开再加上那张按摩床,到是挺像模像样的。

    老婆坐在桌前穿着一件白大褂,扣得严严实实的直露出一对穿着白色的丝袜

    的腿,和一双同样是白色的高跟鞋,头发简约的盘起来,还带着一副眼镜框,脖

    子上还挂着一个听诊器,看起来还挺像个医生的。

    而站在旁边的小玲就不一样了,她穿着粉色的情趣护士服,深V的领口几乎

    快露出半个奶子,下面的长度也刚好遮住骚逼,配套的粉色丝袜和平底女鞋更显

    得她活泼俏皮,脑袋上的护士帽上不是红十字而是一个桃心,还带着一副长手套,

    诱惑极了。

    这两套衣服我早就买好了,我自己都还没玩过呢,今天倒是便宜郑大哥了。

    老婆故作高冷的对着我们说:「我是今天的主治医生,这是护士小玲,你就

    是病人吗?过来坐我前面,陪看病的坐在一边」。

    郑大哥大量了一下小玲然后大量了下老婆,和我相视一笑,就坐了过去,然

    后笑着说:「医生,我病了,你可得把我给治好啊!」说着就拉起老婆的手,放

    在自己的大腿上。

    老婆问道:「你先说说,你是什么病?都有什么症状?」。

    我在一旁接道:「大夫,我这朋友的病是鸡巴肿胀」。

    郑大哥见我这么说,也是顺着我的话张口就胡说道:「大夫,我鸡巴肿了,

    特别肿,涨的我难受,怎么办?」。

    「哦?鸡巴肿胀,这可不是小病啊,不过我最擅长的就是治鸡巴肿胀,你把

    裤子脱了我看看。」老婆也和郑大哥玩过两次了,此时也不害羞,顺嘴答音。

    郑大哥一听,立刻脱掉了裤子,我一看,还真是已经硬了,立刻插了一句:

    「大夫,你看我朋友鸡巴都肿胀成这样了,还有的治吗?」。

    老婆轻轻的用手握住了郑大哥的鸡巴,说道:「别急,我先把把脉。」说完,

    就用小手不停的在郑大哥的鸡巴上撩来撩去的,挑逗的鸡巴更加挺拔。

    老婆一边挑逗,一边思考着说法,想好之后就故作认真的说:「这个鸡巴肿

    胀倒是能治,就是我们把里面的脓都射出来,排干净了就好」。

    郑大哥看着老婆认真的模样,也是装作一脸无知的问:「那要怎么样才能把

    里面的脓液都射出来呢?」。

    老婆一边撸着他的鸡巴,一边说:「我看你的鸡巴肿的这么大,一般要射三

    次才能把脓液排干净,分为两个步骤,第一步,先让护士含着药用嘴给你的鸡巴

    上药,我给你按摩,射一次。第二步,我和护士轮流用逼给你鸡巴上抹淫水,你

    再射两次,也就差不多了」。

    郑大哥也是不知足,立刻要求到:「大夫为什么你们不轮流用嘴含药给我治

    病啊?要么你们一起来把,我感觉我顶得住」。

    老婆听到这,立刻笑着说:「因为我现在在学习新医术,刚好等你下次复诊

    的时候给你用新医术上药,保证效果好。」说完,老婆就吐出舌头,露出了自己

    新打的舌钉。郑大哥一看,也是说一看就知道老婆医术高明,要好好的期待下次

    复诊。

    我也在旁边自卖自夸道:「我推荐的医生医术能不好吗?不过这个小护士才

    叫厉害,专业榨汁,没有什么是她榨不出来的」。

    小玲听罢也是走了过去,笑盈盈的说:「这位大哥,我是护士小玲,你刚到

    那边床上去,我给你把鸡巴里的脓液都吸出来。」然后就脱下了郑大哥的衣服,

    带着他躺在了一边的按摩床上。

    郑大哥躺好后,小玲就趴在了他的身上,郑大哥看着小玲要求说:「护士小

    姐,我想先用嘴试试你舌头上的医术」。

    小玲其实一向很自卑,回答说:「你不介意我吃过很多鸡巴吗?我有时候还

    吃屁眼呢,你还是躺着享受吧。」这其实也是我害的,我刚开始一直不愿意和小

    玲接吻,虽然后来放开了,但是她心里还是有个结。

    郑大哥豪气的一笑,说道:「这有什么,我老婆也吃过不少男人的鸡巴和屁

    眼,来让我试试护士小姐吃过更多的舌头是什么味道。」说完,就拉过小玲,湿

    吻了起来。

    我和老婆坐着看,也有些没意思,我连忙接过话头说:「就是,我老婆也爱

    吃男人的骚鸡巴和臭屁眼,每次都吃的可香了」。

    老婆听完瞪了我一眼,我却嬉皮笑脸的走了个过去,从背后抱住她,双手抓

    住她的奶子,笑着问:「大夫,你这胸口怎么也肿了呀?我也试试帮你揉揉」。

    老婆似乎是真不高兴我刚才那么说了,直接甩开我的手说:「我虽然不能舔,

    但是可以吸啊,只要不碰到就好了」。

    这骚婊子,到还是真聪明,竟然这么快就想到办法了,不过竟然敢给我甩脸

    色,看我过几天玩调教的时候不操哭你。

    就在我在心里暗自发狠的时候,老婆像郑大哥走了过去,说道:「先别亲了,

    我要检查舌苔,病人把舌头伸出来。」郑大哥两人也知道老婆的小孩子脾气,连

    忙分开嘴,郑大哥也是配合的申出舌头。老婆看见郑大哥配合,接着说道:「你

    舌头可别乱动,我尝尝你的舌苔什么味道」。

    说完,就张开小嘴把郑大哥的舌头吸进了自己的嘴里,然后一吐一吸的吞吐

    着,还真是不用碰到舌钉,她现在是只要不碰到舌钉就不是很疼,倒真是让这骚

    婊子找到办法了。

    老婆没吸两下又招呼过小玲和她一起吸,两个女人立刻嘴对着嘴,一左一右

    的一起吸允着郑大哥的舌头,爽的郑大哥那是眉飞色舞的。

    两个小骚货吸了一会舌头,老婆率先张开嘴站了起来,说道:「舌苔没问题,

    接下来要用听诊器听听,看看有没有问题。」说完便装摸做样的戴上听诊器,却

    把听诊器的听头直接按在了郑大哥的乳头上,轻轻的揉按。

    「哎呀,怎么听不出来啊,小玲你听听那边」老婆也是越玩越开心,更加投

    入了,而小玲也张嘴放开郑大哥的舌头,把耳朵凑在郑大哥另一边奶头上听了一

    下,也回了一句:「我这边也听不出来呢。」然后伸出手指不断地轻轻绕着乳头

    打圈。

    郑大哥被两个骚货撩的眼睛都快发红了,也不知是急中生智还是见多识广,

    马上接了上来:「可能是太干了,不如你们用嘴润润试试」。

    郑大哥急色的样子,逗的两个骚货一个劲的浪笑,笑完便一人含住一口热水,

    一左一右的从郑大哥的耳朵开始,给郑大哥做热水漫游,然后直到胸口,一人一

    个乳头,轻轻的嘬着,看着她们的脸颊不停地颤抖,肯定是在热水里不停地用舌

    尖挑逗郑大哥的乳头,同时两双小手不断地抚摸郑大哥粗壮的身躯。

    两个骚货玩出这一招,刺激的郑大哥这样的粗壮的大汉都咬着牙关,不停地

    吸着凉气,几乎被挑逗的都有些受不了了,只能开口求饶:「大夫,护士小姐,

    差……嗯……差不多了吧,我鸡巴都快肿炸了」。

    也是,毕竟男人要爽还是得靠鸡巴。两个骚货见郑大哥求饶,也是一个劲的

    浪笑,好像很有成就感一样,尤其是小玲,这小骚婊子一个没笑好,直接把嘴里

    做漫游的水给咽了下去。不过郑大哥也不恼怒,毕竟他才是受益方。

    两个骚货笑完之后,老婆才说道:「听见了,这心跳声不用听诊器都能听见

    了」反而小玲趴在郑大哥身上,轻声细语的说:「先让护士姐姐多亲亲你,让你

    等会能多射点出来好不好?」。

    说着小玲就率先又含着热水,用热水吸一下皮,再吐出舌尖舔一下,一点一

    点向下游移,老婆现在舌头还没好,玩不了这招,只能继续趴在郑大哥身上,用

    舌尖小心的在郑大哥的胸膛上滑来滑去。

    这时两个骚婊子一上一下配合默契,郑大哥也是躺在那里享受着两人的温柔

    侍奉,当然了,之所以能够配合的这么好,也是因为两人平时没少陪我玩就在郑

    大哥来之前,小玲还教了老婆两个新姿势,才在我身上试了一遍,所以我此时才

    能安静的坐在一边看好戏。

    随着小玲慢慢的从胸膛一路向下,一直舔到郑大哥的脚踝才停下,对老婆说

    道:「丝袜治疗开始咯,大夫快来啊」。

    我也在一边向郑大哥吹嘘着:「老哥,这是我老婆今天才学会的新姿势之一,

    你来之前我才刚试过,爽啊,等会还有一个呢」。

    郑大哥听我介绍,兴奋的只喘粗气。憋了半天才说:「丝袜治疗,听着就有

    意思」。

    这时老婆也准备就绪,只见两各骚货在床尾躺下,一人抱住郑大哥的一只腿,

    然后把郑大哥的脚趾放进嘴里吸允着,同时,一只白丝一只粉丝两只美脚同时一

    左一右抵住郑大哥早已臌胀的鸡巴,另外一只脚也是一左一右的轻轻踩住了郑大

    哥的乳头。

    这一招我也才试过,丝袜那丝丝摩擦感不轻不重,丝丝顺滑的缓缓摩擦着龟

    头,会有一种异样的快感,而摩擦乳头,那滋味也是柔顺不已,而且双脚,双胸,

    鸡巴都能同时爽到,一石三鸟。

    同时光是看着就赏心悦目,两个女人,不断地吸允自己的脚,同时还有一白

    一粉红两双丝袜美脚在鸡巴和胸口上不断摩擦。这一招,可谓是色香味俱全啊。

    只可惜老婆今天之内含着,或者用舌尖舔舔,不然更是刺激无比。而且等我

    以后想办法把莹莹拉过来和小玲打配合,一个满身纹身穿黑丝网袜,一个娇小玲

    珑穿卡通袜,那强烈的对比,才叫一个爽。

    郑大哥虽然是换妻老手,但是却没怎么见识过这种风月场里的手段,顿时爽

    的鸡巴更加肿胀,龟头在一粉一白两双丝袜美脚的夹攻之下胀的发紫。两双大手

    也是一手握住一只丝袜美脚按在自己的胸口。

    老婆此时吐出脚趾,故作娇喘的问道:「怎么样……嗯……我们……额……

    我们这个丝袜治疗疗效如何?」。

    郑大哥哪里会说不好:「这丝袜治疗,效果太好了,我感觉就这个治疗我就

    能射三次」。

    我怕郑大哥错过好戏,连忙劝着:「你先别急啊,还有一个呢,而且我们的

    小护士姐姐才是今天的大菜」。

    郑大哥今天也是少见的急色,马上就问我:「还有一个,什么什么?现在吗?」。

    郑大哥急色的样子逗得老婆浪笑不已,然后回答郑大哥:「你别急啊,先让

    我们的小护士妹妹用嘴给你治治吧,然后这是我的大夫老婆的新招式」。

    说着,两人坐了起来,因为再不给郑大哥来一发,估计他今天真得在这被这

    两个骚货榨干。两人又是分开左右,一起趴在郑大哥的胯下,同时伸出舌尖去舔

    他早就已经饥渴难耐的大枪。两个骚货的舌尖一前一后,同时从鸡巴根部仔细的

    舔到龟头,然后小玲突然张嘴,他的龟头含了进去,含在嘴里不紧不慢的用舌头

    搅拌龟头,而老婆则是不断地用舌尖舔着郑大哥的阴囊和鸡巴根部,不时的含一

    口蛋蛋。

    不过这才只是前戏,渐渐地,老婆把头埋进了郑大哥的胯下,抱起他的屁股,

    用舌尖轻舔郑大哥的汇阴位置,而她娇俏的脸,顶着郑大哥的阴囊,用脸把他的

    鸡巴顶的高高的。这样一是因为这个位置也很爽,二是,把鸡巴让出来给小玲施

    展口活。

    现在到了小玲秀绝活的时候了,小玲吐出龟头望着郑大哥说了一句:「护士

    姐姐的口活治疗要正式开始咯,你顺备好哦」。

    说完,小玲就开始正式施展了口活了,她先是把舌头伸出来伸展开来,去卷

    鸡巴,一直从根部卷到龟头,然后再双手握住鸡巴,借助着口水的润滑轻轻揉搓,

    扭动着鸡巴,而后用舌尖仔细的绕着龟头的沟冠打圈,速度不快不慢,不断地一

    圈一圈向上打转,直到舔到马眼,然后快速小幅度的用舌头去舔沟冠的后部,再

    用舌尖去探马眼洞,这一套下来就能把鸡巴舔到最硬最兴奋。

    小玲循环几遍后,果然郑大哥就有些招架不住了。小玲给老婆了一个暗示,

    老婆立刻也是配合的舔到了屁眼,伸出舌尖不断地在屁眼和汇阴只见来回舔弄,

    然后也开始施展她刚才和小玲学会的第二个新招式,前列腺按摩。

    只见老婆戴上一只橡胶手套,把食指和中指放在嘴里吸允了一下,沾满了口

    水。然后接着口水的润滑缓缓探入郑大哥的屁眼,郑大哥先是一惊,但是紧接着

    就放松了下来,看来他知道这个。老婆见郑大哥放松了,就用手指轻轻按摩着他

    的前列腺。

    有人说前列腺是男人的G点,毒龙之所以爽,也是全靠这个位置,此时被直

    接揉按,自然是非同小可的爽,而且经常按摩可以保健,预防前列腺疾病。

    而小玲这时也是张开小嘴,把鸡巴一口吞下,用力猛吸,吸的甚至能看见郑

    大哥的鸡巴在她嘴里进出,而且她的舌头也在不断的缠绕着鸡巴。小玲的小脑袋

    一上一下,快速的吞吐着鸡巴,吸的郑大哥咬着牙关发出一阵闷哼。

    其实这几个招式现在我老婆也学会了,但是没有小玲那一张巧嘴的吸力,也

    不能像她一样这么快速的吞吐鸡巴也完全不会让男人感觉到牙齿。

    小玲看郑大哥已经爽到了极致,先是把鸡巴吐出来穿了两口气,然后施展她

    真正的绝活,只见她猛吸一口气,然后一口吞下鸡巴,即便是郑大哥那异常粗大

    的鸡巴也几乎被她整根没入嘴中,同时不时的吞咽摇头,这正是小玲的深喉绝技。

    果然,才没几秒钟,郑大哥一声低吼,猛地颤抖几下,明显是射精了,而小

    玲也被精液一呛,微微吐出一点,让精液顺着喉咙流进她的肚子。一直等郑大哥

    射完了精液,她才猛地一吸,把残余的精液全部吸出咽下。抬起头来大口的喘着

    粗气。

    而郑大哥此时爽的直翻白眼,瘫倒在床上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我点上一支烟递给他,他拿着烟猛嘬了两口,才一脸回味的说:「老弟,你

    这日子每天过得也太性福了吧。小玲和你老婆这技术,没得说了」。

    其实说的复杂,从小玲开始给他舔鸡巴到他射出来,不超过三分钟,而郑大

    哥的战斗力也是相当可观的,我们玩了几次,每次操逼都在一小时左右啊。

    我和郑大哥其实也混得很熟了,倒也不藏着掖着,坦白的告诉他:「你来之

    前,她们两拿我练那两个新招数来着,也是没多久就射了,一招一次,还相隔时

    间特短,不然你以为我能老实的坐在一边看戏?」。

    我们两个抽着烟,聊着天,我又端来两杯酒,我们一边喝一边聊,两个小骚

    货也躺在一边休息着和我们闲聊。

    聊了一会天,我问郑大哥今天还能来几次,郑大哥笑着说:「我也以为今天

    能多来几次,看来只能休息会,再来一次了」。

    谁知听到这里,我老婆却不答应了,她也喝着水休息,一听郑大哥这么说,

    立刻娇媚的缠到了郑大哥身上:「不行,你得遵从医嘱,至少还得两次,我们两

    个这么用心给你爽了,你难道还能让我们不满足吗?」。

    老婆怕生,但是一旦熟了,也就彻底放开了,此时更是肆无忌惮的索取着。

    说完这话,立刻侧躺在郑大哥怀里,不住地用手在他胸口打转。

    小玲也凑了上来,一个劲抱着郑大哥的手臂的撒娇,她穿的本来就是粉红色

    的情趣护士装,刚才一阵侍奉,那短短的裙摆早就跑到了腰上,穿着长筒粉红色

    丝袜的大腿一个劲的在郑大哥腿上摩擦,那刮的光秃秃的小肥黑逼也在郑大哥的

    身上不住地蹭。

    两个小骚货这么一闹,郑大哥也休息了一会了,此时鸡巴又是有了反应,虽

    然没有完全勃起,但是也在慢慢变硬。

    老婆一看,立刻凑到郑大哥耳边,说道:「你看吧,你这鸡巴肿胀还没治好

    呢,还是得治的,接下来得用我今天给你准备的特别爱心疗法治疗」。

    郑大哥一听又是来了兴致,连忙问道:「什么?什么爱心疗法?」。

    老婆妩媚的一笑:「当然是用爱心治疗啊,我老公特别设计的,你想不想见

    识一下?」郑大哥见我一脸淫笑的打眼色,马上表示太想了。

    老婆今天一直穿着白大褂,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虽然看着像模像样,挺

    像医生的,但是太正经就少了一丝情趣,郑大哥几次想解她衣服都被她躲开了,

    此时她转过身去慢慢解开白大褂,然后转回来,露出了白大褂之下的庐山真面目。

    只见老婆白大褂底下,除了双腿穿着白色的吊带丝袜,能称得上是衣服的就

    是胸前两个带流苏的白色乳贴,配着肚脐上新打的珍珠脐钉,一身洁白的淫荡配

    饰,和她洁白的躯体,十分诱人。

    但这都不是嘴吸引人的,而是老婆的骚逼缝上方,有一个小小的桃心,这就

    是我最早想到的办法,我把老婆刚长出来一点的阴毛修成了一个桃心,同时还在

    老婆的肚皮两侧用马克笔各写上了一行字。

    左边是写妙手淫心专治鸡巴肿胀,右边是骚货欠操淫水流了一地,在阴毛桃

    心上方还写了个横批,骚浪淫荡。

    郑大哥一看老婆这阵仗,鸡巴马上又直挺挺的立了起来。老婆看到,也是翻

    身上床,跪在郑大哥脸前,一边揉搓着自己的骚逼,一边指着自己的阴毛说道:

    「嗯……你看……这就是我的……嗯……爱心……额……你舔舔,摸摸……嗯…

    …爱心下面就会流出药水……额……你可得多喝点」。

    小玲也凑了过来,扒开护士服上衣,露出奶子,把郑大哥的手放在自己的光

    溜溜的黑逼上,说道:「我这也有药水……嗯……你把药水摸出来了……嗯……

    我给你用药水抹鸡巴。」这小骚货今天也玩的挺开心。

    「好好好,我今天就要喝药水喝个够,抹药水抹个够,不把鸡巴里的脓液射

    干净不算完。」郑大哥本来就不是怂人,此刻这么香艳刺激,自然要血战到底。

    说完一把拉下老婆,让老婆做在他脸上,而双手,一手揉搓坐在他肚子上小玲的

    阴蒂,一手探入小玲的骚逼,不停地扣弄着。

    而两个小骚货虽然骚逼被郑大哥玩弄着,但是他们自己也没闲着,互相爱抚

    着对方的奶子,小玲还伸出舌头任老婆吸舔。

    其实玩这个游戏啊,虽然这两个骚货没有被爽到,但是游戏和淫荡的语言本

    身就刺激她们两流了不少淫水,老婆的淫水全被郑大哥舔了,而小玲被郑大哥抠

    摸的淫水不停的往下滴。立刻说道:「啊……药水……额……药水够了……嗯…

    …你把腿放平,我给你……啊……我给你抹药」。

    小玲却没有直接把鸡巴插进自己的骚逼,而是真的把鸡巴放平,然后坐在鸡

    巴上,用自己的小黑逼在鸡巴上不断的磨来磨去,真是把淫水在鸡巴上抹了一遍,

    而我老婆也低下身子,吸允郑大哥的龟头,两人玩了一会,小玲才又坐了起来,

    把鸡巴对准骚逼口,坐了下去。

    「额……好大……额……好大呀……嗯……好舒服」小玲本就长得娇小,就

    算骚逼再耐操,但是毕竟身高有限,这一下恐怕就直接操入花心了,但是小玲毕

    竟是身经百战,虽然直接就操进最深处,但是却完全没有觉得不舒服,反而抬高

    屁股,再重重的坐下去,让每一下都能操到最深处,然后继续和老婆亲嘴,摸奶

    子。

    小玲虽然操的很深入,但是毕竟女上位速度不快,操了一会郑大哥拍拍老婆

    的屁股,示意换姿势,郑大哥放到老婆,然后把小玲放在老婆身上,两个逼凑在

    一起,操这个就玩那个,操那个就玩这个,两个骚逼到是都没耽误了。而我老婆

    和小玲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一直在亲嘴,亲个没完没了。

    不过我此时也决定加入战斗了,我早上被压榨了两次,昨天也一直在操逼,

    鸡巴几乎没怎么软过,此时鸡巴已经有些难受了。但是都到这个时候了,真男人

    怎么能忍,我趁着郑大哥操我老婆的时候,拉过小玲,让她跪在郑大哥后面,我

    在后面操她。

    郑大哥也明白了我的意思,立刻把我老婆的大腿分开,自己的屁股挺高,而

    小玲就忙了,一边在后面被我操,一边还要给郑大哥做毒龙。

    似乎老婆早上的论点极其正确,郑大哥今天被这两个小婊子,又是游戏,又

    是侍奉,又是爱心的,挑逗的浑身欲火,战斗力极其强悍,操的一下比一下猛,

    一下比一下快,本来还有个小玲,此时小玲被我拉去操了,老婆只能独自承受郑

    大哥的疯狂抽插。

    老婆此时双腿被郑大哥压在身后,自从郑大哥知道我老婆有这么好的柔韧性

    之后,不止一次和我说过,这在操逼的时候实在太方便了。此时老婆自然,是被

    他压成这样操,每一下都操的啪啪啪的响。

    「啊……操……啊……操死骚逼了……额……骚逼要被大鸡吧操穿了……啊

    ……用力……操……操死我」听着老婆浪叫,郑大哥问道:「你的骚逼是真能治

    病吗?是不是就是想挨操啊?」。

    我也附和到:「这两个骚货就是逼欠操了,你说是不是?小骚婊子」说完伸

    出手去,打了老婆后背一巴掌。老婆也是浪荡的回应到:「是……啊……是……

    额……就是骚货想挨操了,……啊……我是骚婊子……嗯……就是欠操」。

    我听见老婆的回答,十分满意拍了拍郑大哥,准备换人操。郑大哥也是从善

    如流,和我换了个位置,我到了老婆身前,却是没有急着操老婆,反而是把鸡巴

    塞进了小玲的嘴里,然后摸了摸她的脑袋,说:「小骚逼,那条小骚母狗今天舌

    头不行,我们的屁眼都交给你了」。

    小玲也是即淫荡又乖巧的,一边被操一边说:「额……小玲也……额……小

    玲也是骚母狗,……额……爱舔主人的屁眼呢」。

    我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夸奖道:「真乖,以后主人一定经常把你操爽了」

    说完,我调转枪头,一鸡巴操进了老婆的骚逼。我和郑大哥做爱之前,也都会用

    洗液清洗一下屁眼,到不担心交叉感染,安心的享受小玲给我加码。

    我一边慢慢的操老婆一边想着她刚才给我甩脸色,而且顺被开始调教她了,

    直接就是一巴掌抽在她的屁股上,呵骂到:「小贱货,你刚才给我甩脸色是吧?」

    当然了,还是只是抽到酥麻而,而且我和老婆也经常这么玩,老婆也很喜欢。

    「额……不敢了……额……小贱货不敢了……主人……啊……主人快操我…

    …再多拍我两下……啊」这小贱货还真上瘾,我又是在她奶子上一左一右各轻轻

    扇了一巴掌,也是酥麻的老婆一阵爽。我不由骂道:「小贱货,以后再敢跟我甩

    脸色,我就光是操你,但就不让你高潮。」老婆一听,立刻浪叫着说:「啊……

    啊……小贱货错了……嗯……饶了我吧……啊……老公主人……啊……老公主人

    继续操,不……不要停……啊」。

    我看着老婆又骚又贱的样子,鸡巴都感觉爽的更硬了,又是加大了操逼的力

    度,爽的老婆又是一通老公,主人的浪叫。不过调教还是留着下次玩吧,今天先

    凭鸡巴把这骚货干倒。我加快了速度用力的操着老婆的骚逼,而郑大哥也在后面

    用力的操小玲。

    我和郑大哥不知道今天是射多了还是真的被诱惑的,战斗力都不错,不时的

    换着逼操,直接操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最后我射在了老婆逼里,郑大哥射在了

    小玲逼里。玩的畅快至极。不过操完了,四个人也都累的躺在那,动也不想动。

    过了一会,我和郑大哥一人点起一支烟,郑大哥深深的嘬了一口,拨了拨自

    己的鸡巴,叹息道:「唉,这次鸡巴肿胀终于治好了,现在里面可以一点液体都

    没有了」。

    郑大哥的话逗得我们哈哈一阵大笑,却听我老婆回了一句:「什么治好了,

    你下次还得回来复诊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