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20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20回:卓依兰,初见石川跃。

    【加长回】。

    河溪市屏行区人民政府。

    寒意渐去,潦泉洗露,青山叠翠,桃李茹莺……。

    河溪市屏行区人民政府,气势巍峨的修建在原屏行镇东611国道上。屏行

    原本是河溪市下属的一个县,因为河溪城西南的溪山山脉群在行政划分上属于屏

    行县,所以也使得屏行县的占地面积一向远远超过河溪市下辖的其他区县,0

    年代的时候省政府还曾经动过建立「屏行市」的念头。90年代末,随着河溪城

    区的扩张、改造、发展,也顺应了全国上下建设国际现代化大都市的潮流,屏行

    改县为区,正式成为河溪市第十二个区。而溪山山脉群最核心的自然森林部分,

    则由C国国务院审批通过后,设立了溪山国家森林公园保护区,在行政上属于省

    直辖的林区,甚至都不归河溪市管辖。

    溪山山脉,实际上是大罗山山脉的分支,属于低海拔山脉,包括了「溪山」 、

    「纪墨山」、「斧头山」等一些列山峦,平均海拔420米,主峰是纪墨山乐梁

    峰,海拔92米。其中,相对靠近屏行区中心的溪山最是出名。

    这溪山,漫山苍翠、松竹清秀、除了有许多奇花异草之外,有两道山泉各自

    从东北至西南自上而下,将清澈的山泉水一路直送至屏行城区里的杨柳河,所谓

    「溪山」也是由此得名;甚至古代的河溪城,也是所谓「北河(太江)南溪(溪

    山),描尽清明盛景」,也是因此而得名。因为海拔并不险峻,景色又是怡人,

    一路山道上,也多是历代人文景观,半山腰有C国内陆禅宗古刹清秋禅寺和溪山

    画壁,据说皆修建于1500年前,山顶还有一座瞭望台。最出名的,是所谓「

    溪山四石」,是一千五百年前,顺帝亲笔所题四个大字,「石、洞、瀑、泉」,

    分别拓在四块两丈见方的巨石上,从山脚下的「溪门古道」开始,一直到山顶瞭

    望台,每隔几里路安置一块,虽然实际上是几十年前修复的,但是也算是驰名中

    外的人文景致了。

    老实说,以这样的先天资本,溪山向来就是河溪城旅游观光的第一选择。俗

    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临近溪山的屏行区这么多年来的建设发展思路,

    与其去和控江区、新控江区、西文区、天溪区这些河溪市委、河西省委更加看重

    的周边区域竞争现代化工业、新城区、高科技、人文教育,还不如靠着整个河西

    省的「绿肺」溪山去做文章,是更加水到渠成、理所当然的。

    但是,C国人事政治自有其特点,因为国家森林公园行政上属于省直辖,而

    屏行区只是河溪市下辖的一个区,过去几任区委和林区的关系历来复杂,你有你

    的诉求,我有我的规矩,互相扯皮,互相制约甚至互相拆台是常事。而几任区委

    书记的前后赴任,也赶巧了,屏行换的比较勤快,多少有「一朝天子一朝臣」的

    味道。往往是,先头的区委书记才搞了些旅游景区的规划,继任的区委书记就寻

    找种种理由来推诿修改,屏行的建设规划,又改成什么「以物流枢纽为中心」或

    者「以高科技农业为中心」之类的新思想了。反正,普通的屏行居民有哪里搞得

    清这些措辞区别的门道。这里面,还少不了C国最常见的太子党、茶党、酒党之

    间的斗争因素,人事更迭、政局诡秘,倒可惜了溪山这样的条件,一直没有得到

    足够的重视开发……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想,也算这脉山水得些松快清闲,不

    用那么市侩的商业化开发,也未尝不是好事。

    然而,一直到上一任省委书记任广江书记这里,情况有了变化。任书记在屏

    行区和溪山林区之间,另外成立了一个「溪山旅游景区综合开发规划局」,并且

    将这个局的人事设计,做了突破性的安排,就是,规定由屏行的区委书记担任名

    誉局长,由省旅游局指派一位副局长,担任执行局长,而把林区的工作,主要放

    在非旅游开发区的林区保护上,将林区和景区区分开来……这么一来,实际上甩

    开了林区,顾全了区委的利益和面子,而以河西省旅游局的专业人士为主,搭建

    了一条直通管理线。屏行要以溪山为资源,开发成为河溪城西南的旅游中心的大

    规划也算有省委做主,定了下来。

    任广江三年前调任中央任职,算是离休了,王鼎书记在河西履新。就在人们

    也在猜测是否会「一朝天子一朝臣」,王书记会把任书记这个本来就有争议的设

    计淡化的时候,王鼎书记却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充分肯定了这个开发规划局的意

    义。王书记还将他以前的助手之一,时任南海省旅游局国际交流合作处处长魏晓

    月女士,走了一圈人士关系,先是从南海省平调到河西省,然后升迁为河西省旅

    游局副局长,再顺理成章的按照任广江书记定下的「规矩」,调任到这个规划局

    担任局长。

    这时,很多人才缓过神来,王鼎书记果然是政治家,颇有眼光和手腕,这也

    是属于「借力打力」,要利用任广江书记留下的这个特别举措,在河溪的旅游事

    业上下一番气力了。说的直白点,他萧规曹随,却加大了执行力度,将来有了功

    劳,自然是他王书记的眼光魄力,万一演砸了,也有个垫背的。因为魏晓月是王

    鼎当年在南海还当小局长时候的办公室实习助理,算是王鼎的学生,如今调过来,

    魏晓月自己有一套班子,并不在省旅游局应勤,常年就在屏行区办公,也就因为

    这层关系,魏晓月这个副厅级干部,在屏行搭建的这个办公室,论职权和资源,

    在河西省都是炙手可热的。就是瞎子都看的出来,河西要在溪山的旅游开发上,

    做一些大动作了。

    这位还不到四十岁的女局长,倒果然也有些魄力和手腕,不是裙带关系的学

    生那么简单,她履新至今两年,屏行区内的停车场、花海公园、连锁酒店、滨河

    民俗区已经翻修完毕,溪山的景点改造和景区扩建已经起步,万年集团计划在这

    里建设的七个山区度假村的规划也一路绿灯,已经开始凿山动工,据说还和海外

    乐高集团签署了备忘录,计划用七年时间,在溪山山脚下,建设一个「乐高魔法

    王国主题乐园」,机场大巴甚至开辟了一条专线,从河溪机场都不去河溪城区,

    而是直达溪山脚下。而除了这些让人眼花缭乱的动作之外,还有一个媒体上绝对

    看不到一丝踪迹,其实却是惊心动魄的变化,就是「溪山公墓」的搬迁。

    为了给景区让路,魏晓月三次在省委扩大会议上慷慨陈词,说动了河西省委

    和河溪市委,居然将河溪市民的老公墓溪山公墓,一股脑儿的从溪山山脚下,挖

    林整地,移墓动迁,搬到了三十公里外的远郊荒地。为了这个事情,搞的很多人

    上访、砸车、闹事,民间甚至有人骂魏晓月是「挖坟婊子」,最后,魏晓月即是

    依仗着王鼎书记的信任,也确实是一副铁胆冰心,居然还是硬生生办了下来。这

    份铁腕女强人的气质做派,也算是震慑了不少人。

    今天,是这个「溪山旅游景区综合开发规划局」召集的座谈会,名义上的主

    办方是屏行区区政府,主旨是给几个在景区砸了钱的公司一个平台,可以为各自

    在景区的项目造造势;也是以河西省旅游局的名义,邀请了全国的旅游平台、媒

    体、分销商来宣传一下景区特色。以魏晓月局长在河西的影响力,河西卫视也很

    给面子,居然派了当家花旦「河西之兰」卓依兰出席旁听。

    对于卓依兰来说,在不同的场合,是有不同的定位和身份以及需要不同的表

    现的。这种地区政府主办的宣讲会,如果从她的媒体新闻角度来讲,是很普通的,

    并没有特别的价值,甚至可以说完全不值得她来旁听。但是河西省上上下下,如

    今谁都知道这个溪山景区的开发,已经和王鼎书记是一条胡同里的事了,魏晓月

    和王书记是一荣俱荣的,省外的媒体当然管不了,台里特别派自己来,是某种必

    要的宣传配合、工作需要。

    这可不是一个普通的主持人,这可是卓依兰,这可是独家访问过业界领袖、

    国家领导、海外元首的「河西之兰」。不管什么样的活动……她在座位上那么就

    这么坐着,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整整一个上午,卓依兰就只能优雅的穿着一身灰白色的立领旗袍式的套裙,

    将两条如同艺术品一样的长腿微微的交叠一下,坐在听众席的第一排,心里头是

    漫不经心表面上却是只能微笑感慨的聆听着一个又一个上台演讲者,或激昂慷慨,

    或得意洋洋,或索然无味的宣讲着他们各自的项目。以她的知名度和气质形象,

    在这种场合,就算是名人也算是花瓶的存在了。少不了有各种各样的男男女女,

    来特地绕到自己面前,自我介绍,拉拉关系,说说有的没的,甚至要个签名什么

    的……做传媒,并且是做传媒中的女主播,其实是类似娱乐明星一样的存在,她

    已经轻车熟路,甚至知道参加这样的活动,连饮水都要适当控制。不去洗手间当

    然不可能,但是隔三差五站起身来去洗手间,也容易让台上的演讲者自信心受挫,

    这是一份必要的风度和善意。

    好不容易捱到中午,溪山旅游景区综合开发规划局魏晓月局长,屏行区分管

    的区旅游局贺局长,以及应邀而来的国际品牌RedoxC国地区负责人Pet

    er。Neo。Sanders,来邀她一起工作午餐。直到这会儿,她才算是

    能微笑的略略舒展一下筋骨,优雅的起身,和工作人员打个招呼,乘着空隙去趟

    洗手间,然后才在礼仪小姐的指引下,和几个领导一起去了隔壁的小宴会厅就坐。

    这种活动间隙的工作午餐,虽然有一位副厅局级干部,一位副处级干部出席,

    也不可能太讲究的,这几年C国也挺讲究原则,越是这种场面上越是要略为寒酸

    一些。要不是Peter。Sanders是外籍客人,卓依兰算是「名流」,

    贺局长恐怕连「四菜一汤」之类的老梗都是好意思拿出来的。即使如此,也不过

    是在宴会厅的摆了一桌圆台面宴席,零七八碎十几个菜,上了几听饮料,更是不

    可能见酒水,纯属工作餐。

    魏局长居中而坐,Sanders和卓依兰一左一右依次排开,贺局长坐在

    另一边作陪,然后就是五六个天知道是什么人的随从人员。

    「来来来,我以橙汁当酒,敬各位一杯……感谢各位,辛苦了,辛苦了」。

    魏晓月局长笑盈盈的举起果汁杯,她虽然名义上是省旅游局的干部,但是常年常

    驻扎在屏行,其实才是真正的东道主。

    卓依兰也端起橙汁杯,更是不经意的观察了一下这位省委书记的「嫡系干将」、

    名动河西的女局长:据说,魏晓月今年也才三十七岁。细细看她眉梢眼角,年轻

    的时候应该也算是个美女,自有一分秀丽优雅。不过,这个干练的女局长,就算

    用了一些淡妆,衣着妆容也得体,身材也保持的很好,只是,却依旧掩饰不住一

    份典型的,因为工作疲劳而导致的沧桑感。有时候想想……那位和自己还算「熟

    识」的晚晴集团的那位美女总裁夏婉晴,可能也要三十七、三十八了,但是无论

    从什么角度去看,夏婉晴都是仪态万千,宛如初春少女,更似社交名媛,一颦一

    笑都能如同溪月湖里的月光能让人迷醉……而这位魏局长,和夏总也是同龄人,

    虽然也有个美人底子,却显得有些风情不足了。

    即使是成功的女人,还是应该用美酒、华服、珠宝、名车来妆点……。

    席面上众人全都起来应和,然后都微微在玻璃杯里象征性的抿了一口,又都

    坐下。魏局长是第一次和卓依兰见面,倒是分外热情,转身就对卓依兰笑着招呼:

    「卓小姐能光临,我们是蓬荜生辉啊」。

    「您叫我小卓或者小兰就可以了。」卓依兰是知道分寸的,魏晓月局长可不

    是普通的副厅级干部,说「蓬荜生辉」之类的话未免太客气了,当然,也要照顾

    在坐的其他人的感受,她连忙笑着对众人谦言:「能来这里向魏局和各位领导学

    习,我是获益匪浅的……」那Sanders和贺局长自然连连谦辞。

    哪知道,这位魏局长的风格,果然如传言中一般的雷厉风行,并没有那些俗

    气的客套,居然矜持的摇了摇头,说:「哪里……小卓你见笑了。我知道,你们

    都是见过大场面的年轻人,这种程度的宣讲,对你们来说,是很浅薄的,对河西

    卫视来说,更只是宣传部门的宣传任务罢了……哈哈……没事没事,我是玩笑玩

    笑,我们都要工作的么。其实……万丈高楼平地起,我也不指望一天两天的,屏

    行就能有真正的国际化的大手笔,只能从这些项目着手……三年吧,三年后,我

    们再办一场溪山景区开发第一阶段的庆功会,那时候,小卓你再来看,保准也让

    你感慨几分,那时候,我还希望你能真正的为屏行景区的功臣们做一期节目呢,哈哈……溪山这么好的一块风水宝地,要真能在我们这一批人手里焕发新容,给

    河西的国民经济和城市功能的完善,做出应有的贡献,我们就可以自豪的说一声:

    不愧党和人民的信任了」。

    她这么坦诚直言,卓依兰倒是也略略有些感动,不过她也察觉到了,这位魏

    局长语言中的「小技巧」,一个「我们这一批人」就很舒展的把自己这个客人拉

    到了一边,她是名门之后世家名媛,知道什么事情都要有「分寸」两个字,所以

    也不搭这个腔,倒是投其所好,问了一句:「魏局长,我上午听了一下几个项目

    的特点,感觉……我们屏行的旅游开发,似乎是要走高端一些的路线?」。

    魏局长似乎低头想了想,才点头说:「高端、低端都是相对的……我知道,

    一些项目听上去……又是会所,又是高尔夫,又是度假别墅什么的,可能……洋

    气了一些,和基层人民群众的需求还有一定的距离。不过招商引资么,排头兵,

    那是一定要有品牌、有档次,才容易吸引后来者陆续跟上……我做了好多年工业

    区、商业区的引资开发,大多是这个套路。你吸引了微软来入驻,那么二三线的

    IT公司自然愿意跟进;就算你盖个商场,总要想方设法先开个星巴克,奶茶铺

    和甜品店才会进场么……旅游景区的开发,其实也是一个道理,星级酒店和度假

    村不落实,光搞个儿童公园什么的能成么?给我们一些时间,溪山一定会百花齐

    放的。绝对不会仅仅成为富豪们的山区别墅的……」。

    卓依兰没想到,她连续两段说话,都是如此犀利、真诚、热情,竟然一点官

    腔都没有,而且好似短短一瞬,就能察觉到自己那点新闻工作者本能的「言外之

    音」,这位王鼎书记的学生,果然与众不同。她是见过各类官场人物的,倒不由

    对这位言之有物的女局长起了几分好感,点了点头,竟然灿烂的笑了一个,才也

    换了比较真诚的口吻道:「您说的对……当然是一线品牌和项目先进来,有了标

    杆,后面才好跟进……不过,其实溪山开发确实已经拖了好多年,如今的国内的

    类似景区开发,其实已经很泛滥了。您刚才的主旨演讲我认真学习了,您要保护

    溪山的自然人文景观,尽量在山脚下的屏行区人工湖这里建设度假型景区。

    恕我直言,用意当然是好的,但是国内类似的景区很多,招商就可能不容易,开

    拓品牌也不容易……为什么不尽量利用好溪山自身的资源呢?」。

    魏局长随口夹了一筷子菜,用力了点了点头,才道:「小卓果然是行家,一

    针见血啊。你说的对……现在又不是90年代……国内的五A级景区,甚至四A

    级景区,尤其是拥有自然资源的一些大城市郊区,开发度假型景区模式大多很雷

    同……唉,这雷同两个字啊……并不是因为大家缺少创意,而是因为那个模式,

    靠近国际化大都市建设商用度假型近郊景区,本来就是最合适的模式,所以

    大家才群起而效仿。但是问题是,市场,已经被过分透支了,人民群众的需要也

    被过分透支了……所以导致的结果呢,什么这个山,那个山,这个湖,那个湖,

    其实千篇一律,引入的项目也千篇一律,那些景区……你去拍照,拍一个,全国

    都不用去了……最后呢,都开了一条长得其实一模一样的民俗一条街卖卖臭

    豆腐……哈哈……沦落到这些景区都毫无特色,成为了只有长假才会有平时没有

    出门能力的工薪阶层到此一游的地方。一到了节假日,人山人海,其实呢,

    人均消费很低,景区的体验也根本上不去。体验上不去,服务就一定会降下来。

    人们来了一次,就不会再来第二次,而来的人呢,大多也消费能力很有限。一旦

    基础消费能力有限,景区的从业者为了生存发展,只能变着法子增加二次收费,

    一些不法商贩就强买强卖甚至坑蒙拐骗,几年下来,景区的声誉就败坏了,然后

    呢……就冷落了。可惜啊……可惜那一片山山水水的自然资源,都不仅仅能算是

    老祖宗留给我们的,都是大自然给我们人类的恩赐啊,却给恶劣的旅游建设

    循环捣毁了。我立意要从高端建设起……就是要顶着压力,顶着流言蜚语,给咱

    们溪山的好山好水,有一个真正的国际级品牌奠定基础啊」。

    卓依兰静静的聆听,似乎也在细思魏局长的思路。

    魏局长却自己笑了:「当然……我们虽然能看到这些弊病,但是我们也不是

    神仙……也只能想方设法做一些大胆尝试……并不是说一定能解决啊。所以,一

    方面我们说,溪山的自然资源和历史人文景点,一定要保护起来;屏行区,却要

    大胆开发起来!这样……即使在试点中有一些偏差,至少……也是保护了溪山啊。

    另一方面,我们还要引入真正的国际化景区建设人才,让专业人士带着我们探索。

    而不是自己闷头干」。

    「那以魏局现在的调研和想法……我们主要应该做什么样的尝试呢?」。

    「特色!关键是特色两个字。高端本身不是特色。或者说是建设一个度假景

    区的与众不同的灵魂……即使是高端度假,也要是有特色的高端度假……上

    次,我们的李零省长,在常委会上提到了一个健康度假、体运度假的概念,

    以体育和健身项目为切入点,就很有想法……我们和省体育局刘局长,罗处长也

    研讨过……那个……」。

    魏晓月局长似乎还要就「建设景区与众不同的灵魂」这个话题继续说下去…

    …这个时候,似乎是她的随行行政秘书,从小宴会厅的门外,推门进来,走到魏

    局长身边,耳语了几句。

    「哦?……不不不,没关系,没关系。」魏局长似乎听到了秘书的什么建议,

    却连连笑着摆摆手:「叫他进来,打个招呼么。这里也没什么外人」。

    然后,魏晓月笑着向席面上众人解释:「哦……没什么事。对不起啊,有个

    ……嗯……小朋友,哈哈……今天路过屏行,正好来看看我,我打个招呼」。

    「哪里哪里,请进来一起坐啊……」众人一通胡乱客气。

    卓依兰是笑而不语的,她更加觉得这个魏局长有意思了。说话的口吻、做事

    的风格,都透着一股更像是个激情澎湃的企业家,而不是C国机关干部的气质。

    居然还有这种「路过的朋友打个招呼」的事。

    不一会儿,秘书引进来一个看上去才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

    也不知道为什么,虽然只是路过的「来打招呼」的客人,这个看上去文质彬

    彬的大男生……卓依兰居然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这个年轻人,穿着一件POLO

    衫,带着一副黑色板材边框眼镜,干净利落的短发略略打了一些定型,显得很整

    洁清爽;文质彬彬,五官棱角分明,算是挺帅气的一个大男生;身高挺高的大概

    有一米八还出头,在POLO衫和牛仔裤下,也能看到肌肉的线条也很挺拔,一

    看,就是平时很注意锻炼的那种……最有趣的是,他既不局促,也不刻意殷勤,

    倒是很大方的对着满桌的客人略带绅士那种「打扰了」的礼貌歉意的笑了笑,而

    且……似乎,他也似笑非笑的,在那一瞬间,「观察」了一下自己。

    不管在什么局面上,卓依兰当然习惯了自己是焦点。她一身旗袍套裙下那优

    雅曼妙的身姿就足以吸引任何人的目光;何况,她是「河西之兰」,省外不谈,

    只要是河西人,只要还看电视,有几个不会觉得她「眼熟」而多看几眼呢?。

    但是,这个大男生,看自己的眼光,却和那些躲躲闪闪却偷偷下死眼盯着自

    己的男人不同,很大方,却也很火辣,很赞赏,却又很礼貌……。

    仅仅是目光的一交错,就连卓依兰,都居然忍不住,脸红了一下。

    那位年轻人上来就向魏局长走过去,魏局长却也很客气,连忙起身和他握手

    致意。

    但是这个年轻人称呼魏局长的称呼,却让席面上的人都有点愣神。

    「晓月姐姐……」。

    连卓依兰在内,在座的都未免愣了……不叫魏局长?就算是比较熟悉的同僚

    下属什么的,叫一声「魏姐」还差不多。再进一步,就算是再关系亲密的人物,

    叫一声「晓月姐」那已经是顶破天了。叫「晓月姐姐」?这……未免有点肉麻过

    分了吧?。

    但是,魏局长居然一定也不介意,倒是笑开了花:「小石啊……」。

    「晓月姐姐……说了好几次要来您办公室拜访您,哪知道今天那么巧,您在

    这里开会……我就冒昧了,过来打个招呼」。

    「别这么说,太见外了,是我应该来看看你才对。石……哦……柳老师……

    身体还好么?我一直都忙,没有时间去看她……哦……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

    是贺局长,是我们屏行区分管旅游局局长长」。

    「贺局长您好」。

    「这位是Peter。Neo。Sanders先生,是RedoxC国的

    负责人……」。

    「您好您好……」。

    「这位……哈哈……这位……就不用介绍了吧?」。

    「卓……伊兰小姐?真是久仰久仰……真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见到我们的

    河西之兰,是我的荣幸」。

    那个年轻人很阳光的笑着,大大方方伸过一只右手来。到这会儿,卓依兰几

    乎已经能够肯定,这个大男生,是有点家世来头的,而且是典型的受过西方教育

    的那种。她优雅矜持的笑了笑,递过手指头,若有若无的和这个男人握了握手,

    却没有搭腔……见了她表示「荣幸」的男人,她见得太多了……但是,这个男人

    有点「过分」。这是一群领导坐着的场合,看他样子,应该也是机关里的工作人

    员,怎么就敢这么大大咧咧的,用火辣辣的眼神,像在看一个「女人」一样的看

    着自己。

    99%的男人,看自己的眼光,都是在看「名女人」,而不是「女人」……。

    这是有差别的。需要相当的气场和自信,才能用「男人看女人」,而不是「观众

    看主播」的眼光来看自己……这一点,那个被撮合着和自己相亲的王海就做得到。

    不过,他是省委书记的公子,自然一切另当别论……但是没想到,这个「偶然路

    过」的俊朗男生,一副机关基层小干部的模样,居然也有这样的气场?居然敢用

    看「女人」的眼光在看自己?。

    卓依兰甚至忍不住微微缩了一下身体。

    「我给你们介绍啊。这位是我的……哈哈……应该说,是我的小朋友了啊。

    这一晃多少年了啊……」。

    「怎么这么说呢?」旁边自然有工作人员凑趣。

    「他呀,是我们过去一位外交工作领导家的孩子。哈哈……他小时候在国外

    生活过,我那时候呢,也巧了,正好在C国海外居住区租房子住进修硕士,勤工

    俭学,给他们家照看过他们兄妹两个。国外叫做什么来着……BabySitt

    er。那时候……小石才几岁?十来岁吧?你妹妹那时候才三、四岁,你们兄妹

    两个啊,都漂亮得跟小雪团似的,一口一个晓月姐姐的叫我,兄妹两个,缠

    着我要冰激凌吃,还要我,跟她爸爸妈妈说谎,说是我给吃了……哈哈……」

    「故交故交……」众人这才明白这个有点肉麻的称呼是怎么来的,都是一通

    打哈哈。

    「他现在可是后生可畏了,在我们省体育局工作,在我们河溪市后湾中心,

    担任负责人。对吧?」。

    「哦……您就是后湾的那位石主任吧……您在后湾的培训基地工作很出色啊

    ……我们领导家的孩子都在那里参加击剑培训呢……」这种桌面上,也总有人基

    层工作人员,喜欢打听似的万事通跟着凑趣。

    卓依兰,却不易察觉的挑了挑秀眉,她更加认真的上下打量了这个「石主任」

    两眼。

    她立刻明白了,为什么一位年纪轻轻的机关干部,魏局长会如此客气的打招

    呼。这当然不仅仅是「Babysitter故交」的问题。说得通么……这位

    帅气利落的年轻干部,应该就是石束安的侄子、史沅涑的孙子了。石束安已经被

    捕,但是连自己都能闻到「石家案子的古怪」,魏晓月这种「省委书记的亲信下

    属」的政治嗅觉肯定不会比自己差。就算是卖卖面子、垫垫脚尖,也应该对这位

    「落难领导家的孩子」更亲切一些。而魏局长只说「老领导」不提名字,当然是

    回避了「石束安」三个字。

    这就是那个石川跃……。

    这就是那个昔日里的「京城石少」,在河西的这两年多来,将河西体坛搅的

    风生水起,就连卓依兰,都是有所耳闻的。

    当然了,仅凭这点「背景」,在见过大场面的卓依兰眼里,也是不值一提的。

    但是,这个大男生……也就是自己的闺蜜周衿的男人。这还真是邪门,昨天晚上,

    自己还和「秘密的闺蜜」在咖啡馆里说起这个男人的家世和背景,提醒周衿「适

    可而止」,居然一眨眼,自己就遇上了。

    真的挺帅气的,还挺阳光,也很绅士,也有一股很迷人的气质,难怪衿衿会

    如此沉迷……。

    「石主任……也来参加这个景区会议么?」略一踌躇,为了「礼貌得体的形

    象」,她觉得自己不适宜一直沉默。而且,她似乎也想和这个石川跃攀谈几句,

    所以难得的,卓依兰居然先开了口。

    没想到,这个石川跃,竟然脸红了一下:「叫我小石,或者川跃吧……不瞒

    卓小姐说,我今天是私事路过……我妹妹说,周末非要出来郊游,我说正好这里

    有点公事都甩不掉,就带她过来逛逛……」。

    「哦?你妹妹?琼琼也在这里?」魏局长倒是一愣,旋即很热情的说:「在

    哪里呢?叫进来一起坐啊,你们吃饭了么?一起来吃两口啊……」。

    「别别别……要单是我,倒也不怕搅扰你们……不过今天带着妹妹来郊游,

    她还带了个同学来,我今天,是司机加拎包的……真不方便。她……躲在外面呢。

    现在的大学生都这样,高冷着呢……不说了,晓月姐姐,有机会的。今天就是听

    说您在这里,过来打个招呼。我们局里,已经定性要在屏行重新整合网球中心和

    高尔夫中心建设体育会所,我公私两便,一定会再登门拜访,向您讨教的」。

    「知道了,是你们年轻人周末出来玩……哈哈,那你去吧、去吧,我们屏行

    呀,山明水秀着呢……你别客气,无论公事私事,有空尽管来你晓月姐姐这里坐

    坐就是了」。

    这个叫石川跃的男生又环顾周围,向众人点头致意,对着卓依兰,居然特地

    阳光灿烂的笑了一笑。

    卓依兰,也只好礼貌的回报给他一个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