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17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17回:江子晏,晴姐的体香。

    天霖公寓。

    「对不起,晴姐,其实我最爱的……一直都是你」。

    江子晏是准备好的,他也努力让自己说的动情一些、真诚一些、浪漫一些…

    …但是真的就这么坐在夏婉晴的面前,像个做错事情被老师捉住的小孩子一样,

    一边道歉一边笨拙的表白,他却依旧觉得如同在炼狱里煎熬,仿佛自己的人格和

    男人的自尊已经彻底的沦丧。

    床上,摆着的是几张狗仔拍到的自己和逗逗在首都酒店约会的照片……面前,

    晚晴集团总裁夏婉晴,也算是某种意义上自己的「情人」,没有任何的抱怨、愤

    怒或者厌恶,而是依旧温柔平静的坐在沙发椅上看着自己。

    老实说,在私心里,他也觉得自己是真的很「喜欢」晴姐的。至少,他很容

    易找到理由和接口说服自己去相信这一点。论样貌,即使是一些影视明星,和晴

    姐也不过相差仿佛,她五官是那么精致,脸上没有一丝皱纹,眉眼依旧清亮如同

    少女;论身段,保养得宜的晴姐,虽然谈不上前凸后翘,但是温润的身体,处处

    透着妩媚动人的女性魅力,有时候,自己连抚摸她的臀腿上的软肉,都会抚摸到

    无法控制射精的冲动;论性格,晴姐对自己是那么温柔亲切,也不会像社会上一

    些小女孩那么莫名其妙的发脾气或者撒娇,她也不像里描绘的女强人那样冷

    冰冰的,如同母亲、如同姐姐,如同温暖的春风吹过溪月湖面;论才智,论地位,

    论身家更是别提了。更何况,就像那些爱情鸡汤里描绘的那样,晴姐,是一个帮

    助自己成长的女人,她不仅仅给了自己性爱,也给了自己更多的眼界,更多的见

    识,更多的指导,更多的资源……当然,也有更多的人民币。

    有这些「客观事实」作为底子,再加上性爱带来的快乐和成就感,江子晏才

    能屡屡压抑住自己也知道的事实给自己带来的屈辱和痛苦:自己,其实根本就只

    能算是夏婉晴的男宠。

    今天,晴姐把自己叫过来,是因为在首都发生的偷拍事件……那几个狗仔拍

    到了自己和逗逗在一起的照片,逗逗是模特,而且细算年龄,根本就是未成年少

    女,一旦这些照片被公布,自己的「跳水金童」的形象就算彻底毁了,今年是奥

    运年,自己人生的所得,几乎完全维系在今年的表现,所以,当晚晴公司的人暗

    示他:照片已经被晴姐买下来时,他实在是松了一大口气,然后,他才意识到:

    自己好像还欠夏婉晴一个交代……。

    他很少敢去面对和思考,自己和夏婉晴之间的关系究竟是什么,老实说,自

    己和逗逗之间的往来,有一小半都是为了麻醉自己,让自己可以在那个年轻漂亮

    修长玲珑的身体上,发泄欲望,来回避自己和夏婉晴之间的关系。其实他也很清

    楚,只要把性别一换,「关系」就很清楚了,不就是典型的老板玩明星少女的那

    种戏码,换了一个性别在自己和晴姐之间上演。但是男性的基本自尊,让他无法

    面对,所以……他很快就找到了救命稻草:「爱情」。

    爱情,多么美好的字眼,可以用来解释交媾时候的扭曲,也可以用来掩盖荒

    唐的交易,更可以用来缓和刺心的尴尬。

    他酝酿了一大堆认错、求爱、表白的告白词,今天特地到天霖公寓晴姐的临

    时小卧房里来表演一番。其实他内心也很清楚,夏婉晴当然不可能接受自己的表

    白,但是……这不仅可以给自己一个台阶下,而起也应该调动起晴姐最自己的温

    柔和宽宥。

    至于逗逗……他已经顾不上了。

    「晴姐……我是爱你的。但是我知道我们年龄有差距,社会地位有差距,根

    本不可能有什么未来,所以我根本不敢想。我和逗逗在一起……也许,是一种逃

    避,逃避我没法和你真的在一起的痛苦。我知道,我害了逗逗,也害了我自己…

    …」他滔滔不绝的搜刮着电视剧本里的台词,说得连自己都相信了,眼泪都流了

    出来。

    夏婉晴站了起来,坐到大床上,坐到自己的身边,那一股温柔的女性体香立

    刻侵袭了自己的感官。自己并没有太多不同的性经验,但是自己几乎可以肯定,

    晴姐身上的确有一股一般女人没有的奇香。温润如茉莉,却也刺激如豆蔻……是

    从晴姐的嘴唇、脖子、腋下、乳腺、大腿根散发出来的……这一瞬间,他似乎更

    相信了自己对夏婉晴的感觉是爱情……他几乎要忍不住去搂着夏婉晴吻她的鼻子

    和睫毛,吻她的嘴唇和下巴,吻她的乳头和阴户,然后压倒她,撕烂她的衣服,

    一边温柔的呼喊,一边暴虐的冲击,奸污她,蹂躏她,摧残她,用这种压倒一切

    的「爱」去宣泄自己的失落和恐惧……。

    但是他不敢,和晴姐之间的性爱,是非常美好的。晴姐的身体,拥有即使是

    十六、七岁少女都无法拥有的魅力,晴姐的乳房很软,晴姐的阴道很紧,晴姐的

    腿也有很力量……每次他都能泄得非常畅快……但是,没有一次,他可以感受到

    那种男人征服女人,男人奸玩女人,男人压迫男人的感觉。晴姐不允许,他就不

    敢……。

    这让他忍不住又想起逗逗,如果是逗逗这么在自己的身边挑逗自己,自己立

    刻可以一翻身开始狞笑着奸污她,是的……「奸污!」,就是这样的充满了奇怪

    气味和快感的词。奸她,污她,辱她,弄她,操她……在逗逗身上,他能感受到

    操控一切的快乐。他有强健的体魄和一般男生没有的肌肉群,他每次都很容易把

    逗逗操哭……那种听着幼小却高贵的女孩子在自己胯下,被自己鸡巴撞击阴道,

    撞击到快乐和屈辱的哭泣的快感,在夏婉晴这里,他是不配享用的。

    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继续告白:「晴姐……在你的面前,我缺乏自信心,

    所以我不敢表达自己的感情和感觉。我……」。

    但是,夏婉晴却已经温柔的开口了:「嘘……别再胡说八道了」。

    「……晴姐?」。

    「晴姐告诉你,别再胡说了。我和你说过很多次,你和晴姐……就是娱乐一

    下。晴姐知道你喜欢我,晴姐也喜欢你……所以我们……有男欢女爱,这很正常,

    我都没害羞,你那么害羞干嘛?」。

    「……」。

    「至于说到爱,晴姐又要说你两句了。你还年轻,还不够资格说爱不爱的。

    等你将来事业有成,会遇到一个真正可以做你妻子的女孩子,你应该把爱什

    么的留给她,男人么,要有担当……爱不爱的,晴姐可担当不起……「

    「晴姐……」。

    「别打断我,让我说完。这些照片上的事情,晴姐不在乎这些。但是逗逗…

    …年纪太小了,她未成年你知道么?」。

    「我……知道……」。

    夏婉晴笑得如同三月里的桃花,仿佛是在打趣自己:「逗逗很漂亮,也很乖

    巧……她是模特儿,发育的早,嗯……身体可能也比较成熟了……晴姐知道,她

    很吸引人,你是血气方刚的男生,对年轻女生的身体有欲望,晴姐可以理解。但

    是,她只有十五岁……你懂么?在有些国家,你这样是要判刑的」。

    「我……」。

    「姑且把这个问题放下不谈。你们年轻人有一些冲动,有一些朦朦胧胧的感

    觉,晴姐都可以理解……但是你解释一下这个……」。

    夏婉晴挪过一张照片来,是狗仔在喜来登的对面拍摄的,虽然很模糊,但是

    画面里,江子晏和逗逗却的的确确是赤裸裸着上身,握着一个瓶子……

    「我们……在喝……喝水……」江子晏的血都在刹那间冷了下来,连谎话一

    时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夏婉晴叹了口气,那温润的带着香味的呼吸在江子晏的鼻子前飘过,但是她

    却摇了摇头,依旧用温柔平静的声音在说:「小江,晴姐一向是很看重你的,逗

    逗呢,也是晴姐公司里的有出息有前途的孩子,晴姐也疼她。但是你们做的事情

    ……却让晴姐……唉……怎么说你们才好呢?逗逗是走模特这条路的,难免会遇

    到一些社会上不太好的现象和事物,但是她才十五岁,有个好歹的,公司怎么跟

    她家里人交代呢?!这且不谈……你呢?你……你是运动员啊。你是我们国家队

    跳水队的代表啊,你今年要到奥运的舞台上代表整个国家整个民族去参赛啊…

    …你这样荒唐,不怕尿检么?你和逗逗的事情,就算传出去,最多也就是个

    生活作风问题,老实说,只要逗逗再两大岁,你们要谈恋爱,也没人能说什么不

    好。

    但是……吸毒?……像这种事情,一旦漏出去……后果会怎么样,你想过没

    有?

    你自己不着急,晴姐替你着急啊……你难道不知道你现在是在一个人生最关

    键的时刻么?」。

    「晴姐……呜呜……」江子晏实在忍不住满肚子的委屈,眼泪流了下来,

    「我……我……」。

    「嘘……」夏婉晴轻轻的搂着自己的肩膀,温柔的安抚着自己心中的惶恐、

    失落和羞愧:「姐姐知道,你们年轻人好奇,会犯错误……但是你这次真的是做

    了挺不该做的事情,你明白么?公司用了十五万块,买下了这些照片,但是人家

    也要生存,还是会以文字的形式去做报道,当然,没有照片就可以当成是捕风捉

    影……这已经是公司能做的最多的了。我虽然是总裁,但是也不能乱花公司的钱,

    一切都要入账,都要财务记录……你倒说说,这十五万块,让财务怎么入账?」。

    「晴姐……这钱,我会……我会……我……会努力还给你的」。

    「傻瓜!等你赚钱还给我,晴姐都等老了……」。

    夏婉晴笑得更加的妩媚,那眼角微微翘起,仿佛眼眶里要流出某种汁液来,

    她的嘴巴已经靠近了自己的耳边,那带着成熟女性温柔母性的音线,却也带着一

    股潮湿柔软的风。晴姐那迷人的体香又波涛汹涌的弥漫了两个人接触的那一团空

    气,她那温润饱满的乳房,足以让男人丧失理智的胸脯,还没有接触自己的身体,

    但是大腿和腰胯这里的曲线,却已经若有若无的拥上了自己的肌肉。

    江子晏觉得心理所有的堤防都已经崩塌,他甚至觉得什么尊严,什么人格,

    什么关系都不重要。有这样漂亮的女人和自己做爱,自己可以脱她的衣服,看她

    的裸体,揉她的奶子,插她的阴道……还能得到她那么多实在的帮助和支持。自

    己做做她的宠物又怎么了?自己用自己强健而年轻的躯体去取悦她又怎么了?自

    己明明知道她有其他的男伴甚至女伴又怎么了?这不是上天的考验,而是上天的

    恩赐,是上天恩赐自己可以闻到夏婉晴,河西第一女强人的体香。

    「晴姐,你一点都不老……你……让我真的忍不了……」他的手掌终于颤颤

    巍巍的抚摸上了夏婉晴的腰肢,那腰肢里仿佛已经滚烫……晴姐没有推开他,这

    就是暗示。按照「规矩」,他开始慢慢的抚摸、按摩、弹动夏婉晴的腰肢,到臀

    瓣,到背脊,再到乳峰……晴姐的「规矩」就要是要「慢」,要温柔,要体贴,

    不能有他奸弄她的感觉,而是要时刻有他「服侍」她的感觉,要像一个刚强的男

    人的同时,也要像一个温驯的奴仆,要像一个有力的猛士的同时,也要像一个听

    话的孩子……。

    隔着晴姐的连衣裙,一点点的在她女性柔媚的肌肉上按摩,甚至推挤她的皮

    肤,从小腹向上向上,掐着那柔嫩的纤细的肌肤里的某种汁液,向她的乳房上推

    过去,一层又一层……。

    「啊……啊……啊……」夏婉晴的嘴唇开始轻轻的一张一合,压抑着快感,

    却也泄露出一些些的舒适和惬意,她很轻声的开始呻吟。

    江子晏感觉自己的阳具已经刚硬的快要从牛仔裤里涨爆出来,他一只手依旧

    在夏婉晴的身体上游走,一只手却解开了自己的牛仔裤门胫扣,让自己的下体得

    到一些解放。

    「干嘛?又想要你……姐了?」夏婉晴却立刻注意到了,吃吃笑道:「我还

    以为你看我累了,给我按摩呢……」。

    江子晏的脸腾的红了,腻腻歪歪的还要靠上去,夏婉晴却略略的推开了自己:

    「有了你的逗逗还不够?」。

    但是江子晏这次却彻底看清楚了,夏婉晴只是在和自己调情,他也改了一副

    嬉皮笑脸的表情,馋兮兮的吐了吐舌头,居然就回答一个:「不够……当然不够

    ……晴姐,你和那些小姑娘比起来,可漂亮太多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是

    老实不客气的在隔着衣服捻着夏婉晴的乳头。他很温柔,但是夏婉晴一向是喜欢

    穿一些薄款的内衣,那娇嫩的乳头是何等敏感,在他粗壮的手指中一阵阵的旋转,

    然后就是激灵灵的打战……这是晴姐最喜欢的「按摩动作」,他又伏下去,整个

    脸庞埋在夏婉晴的乳峰之间,一左一右,如同信徒亲吻圣物一般,在亲吻着夏婉

    晴的两颗乳球,一会儿……那件连衣裙的乳房部分,就被吻的全是自己的口水了。

    「啊……」夏婉晴满足、惬意又淫魅的仰着头,那脖子伸得很长,如同天鹅

    的颈子……。

    她轻轻的从身后绕过来,在自己的臀瓣上也是一阵抚摸……江子晏知道这是

    晴姐动情的象征,他仿佛得到了鼓励,更加卖力的侍奉着晴姐的乳房,一边已经

    开始用手,解开晴姐的裙扣……。

    「别……你身上臭臭的……先去洗澡……」晴姐笑得如同十几岁的少女,却

    任凭自己的连衣裙吊带被江子晏就这么解开来……她的肩膀如同白玉一般圆润…

    …却也有着美妙骨感的锁骨线条,上面还斜斜搭着紫红色文胸的吊带……。

    江子晏有一种冲动,他很想让自己来主导这种性爱,不听她的指挥,而是狠

    狠的把晴姐扔在床上,把她的那件连衣裙用力的扯碎,但是也不要彻底扯烂,要

    留一些布片在她的身上,然后把她紫红色的文胸和紫红色的内裤都脱一半,用文

    胸绑住晴姐的手腕,用内裤绑住晴姐的脚腕,然后凶狠的用鸡巴抵在她涂着嫣红

    色口红的嘴唇上,命令她含着自己的阳具侍奉自己……。

    但是他不敢……倒不是说晴姐不喜欢粗鲁,而是和晴姐的性爱必须跟着晴姐

    的节奏走,她要温柔就是温柔,她要粗鲁就是粗鲁,她要污浊就是污浊……这会

    儿她叫自己去洗澡,却不肯穿上被自己已经脱了一半的衣服,自己就是要忍耐着

    一腔欲火去洗澡……晴姐的快感,才是性爱的关键,而不是自己的……。

    冲到卫生间,稀里哗啦的脱掉所有的衣服,让淋浴龙头里的温水冲上自己肌

    肉青健的身躯……江子晏又觉得有点尴尬和沮丧,门外,却传来晴姐依旧温柔的

    声音。

    「小江……那几个狗仔还是会文字报道你和逗逗的事情……」。

    「嗯……」。

    「公司有个考虑……你也斟酌一下……」。

    「哦?」。

    「等参加奥运的前夕,你可以对外接受采访的时候暗示:是逗逗在追求你,

    但是你一心放在训练上,拒绝了……」。

    「什么?!」江子晏一下子呆住了。

    他几乎不能明白晴姐的意思。

    他关上水龙头,潦草的用浴巾将自己的全身胡乱的一擦,带着一身水珠,就

    回到了卧室……。

    卧室里,夏婉晴已经自己脱掉了连衣裙和丝袜,穿着一声紫红色的内衣,惬

    意的躺在大床上。这一幕太美,她的乳,她的腿,她的长发,她的肚脐,她那精

    巧的内裤包裹的神秘的三角地带,和内裤那半透明的纹理中透出来的黑影……。

    江子晏又呆住了,脑子都几乎停止了运转。

    「这是为你和逗逗将来的发展考虑。公司认为这也是一种炒作,提高曝光度

    的方法……嫩模不爱大款爱奥运健儿?但是奥运健儿心有所属,拒绝了女追男…

    …其实很阳光的,也很具有话题感,然后再安排你们一起上综艺节目……效果可

    能会不错的……当然,这都是策划部的意思,你也可以考虑一下,不一定非要同

    意的……」。

    江子晏几乎是愣了半天,连上去「侍奉」晴姐一时都快忘记了,他木木的,

    忍不住问:「心有所属?……谁?」。

    夏婉晴那媚眼如丝的瞳孔中,好像闪过一丝冷笑:「你这个没良心的,都快

    忘记自己的人设了?你不是晴姐的Couple,也不是逗逗的……你和许纱纱,

    才是公众心目中的金童玉女么?」。

    江子晏看着夏婉晴那几乎是艳绝河溪的胴体,却呆呆的说不出话来。

    这一刻……即使连夏婉晴,都没有意识到……那简单的三个字一个名字触动

    了江子晏心中最柔软的一部分。

    纱纱……。

    他不是不知道,晴姐拿自己当玩物,他也拿晴姐当资源,他不是不知道,逗

    逗是个玩客少女,只是拿自己当派遣寂寞的对象,自己……也差不多……。

    自己变了。自己不是两年前的自己了,一切都变了,不会再回头。自己甚至

    都已经学会了信口雌黄的对女人说爱不爱的……但是曾几何时,自己也有过赤诚

    的感情,真挚的冲动,纯洁的初恋……。

    纱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