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8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8回:陈樱,婚礼之陈李会

    字数:6757

    万年酒店,宴会厅,夜晚九点一刻。

    一号大厅里,言文坤先生和杨诗慧小姐的婚礼,已经进入了挨桌敬酒的最后

    阶段,个别有身份的领导和生疏的宾客已经开始陆续离席,但是这也导致了精心

    布置的婚礼现场那种神圣、纯洁、浪漫、庄重的氛围被冲淡了,大厅里开始发出

    各种喧闹的嬉笑,一些关系密切的朋友开始打趣这对新人,无非是催酒、游戏、

    起哄、玩笑……虽然这场婚宴中大部分的来宾都是挺有点小文化的,但是依旧有

    着习俗的影响,至少伴郎和伴娘都已经替这对新人挡酒陪杯,是一副微醺含醉的

    模样了。酒水杂物已经不可比喵的被洒了一地,气球饰花开始满厅飞腾,小孩子

    们开始奔跑嬉闹打闹,背景音乐也越来越喜庆却也凌乱……

    陈樱就一个人,坐在大厅外侧的角落里,一张沙发上,端着一杯香槟、百无

    聊赖的看着眼前的婚礼现场。

    因为言文坤的亲妹妹言文韵曾经当过自己的网球教师,和自己和室友石琼也

    算处得挺亲密的,所以陈樱和石琼也收到了请柬。不过今年的寒假,石琼一个人

    飞去了筑基度假,所以陈樱推脱不了,也就作为陌生的宾客之一,无聊的来出席

    一下这一场对她来说其实属于陌生人的婚礼。

    当然参加陌生人的婚礼就有这个坏处,满场宾客,其实自己压根不认识什么

    人,这会儿,也只能一个人坐在角落里,喝着香槟……偷偷看着石川跃……

    今天是言文韵约自己来的。她其实一向看的很清楚,自己的室友,那个长得

    粉嘟嘟俏生生的官家千金石琼,对自己的这位堂兄,有着超越禁忌的畸恋。不过

    这对一向玩世不恭的她来说,也没什么可以大惊小怪的。倒是石川跃到了河溪,

    和言文韵之间传过绯闻,而这位多少有点傻白甜的河西第一网球美少女,又明显

    对石川跃芳心暗许,所以以陈樱的性格,也是乐得带着恶趣味,看着石琼和言文

    韵之间有点不着调的明争暗斗。她甚至很刻意的试探和挑拨过两个人,就是要看

    看相比于她,更加生活在阳光明媚中的言文韵,和万千宠爱中的石琼,能为了一

    个其实两个人都得不到的男人,能疯到什么程度,作出什么举动来……

    但是,时过境迁,命运弄人……自己居然也成了和石川跃的有过性关系的

    「女人」。而且,让她有时候觉得羞辱绝望,有时候又觉得很刺激的是,自己成

    为石川跃的女人的过程,绝对不是因为感情,更加不是因为爱……而是一次黑暗

    世界中的巧合窥视所带来的胁奸。甚至回头想想,石川跃都没有明确的胁迫过要

    奸玩自己,根本就是自己犯贱,当然也有可能是自己聪明,在那一刻,主动用身

    体和贞操,去换取某种暂时的安全。好吧,就算那说得通,但是事后,自己更是

    有一种自暴自弃的荒唐情绪,也许是因为父亲的出事,让自己迫切需要寻找一些

    安全感,也许是因为坚守了多年的已经接近自欺欺人的「贞洁」的沦丧,使得自

    己有一种放纵的情绪。她几乎是主动的,不停的给石川跃裸照、情色视频表达自

    己的臣服,更向石川跃要礼物,要协助,甚至三番五次的主动求欢,至于在床上,

    更是对这个男人有求必应,似乎不把自己女孩的尊严和纯洁践踏到底,都不够刺

    激似的……活脱脱一个淫魅却青涩的小性奴。

    一开始,她也审视过自己,好像自己这是在某种程度上报复世界,报复社会,

    报复父亲,报复石琼……她甚至有一些恶趣味的摹想有一天,自己可以向石琼宣

    誓:你哥哥先上的我,而不是你。一开始,她也自我安慰,男人都那么愚蠢,自

    己只是和人做爱而已没什么的,和石川跃做,也许还可以从他身上捞到足够的回

    报和协助。但是,也许是女性天性里对夺走自己童贞的人的复杂感情,也许是因

    为和石川跃的性爱虽然屈辱但是却充满了刺激,也许是因为这种像主奴一样的关

    系有一种黑暗的诱惑,也许是因为石川跃这个男人是有一些特殊的魅力,她越来

    越觉得难以自拔。

    至于现在,从现实意义上来说,她是更需要石川跃了。

    父亲陈礼,在罗州的一个山区小镇里上吊自杀了。虽然留下了遗书,警方勘

    探现场,也确认了自杀的行为无疑,但是对于陈礼自杀的理由,警方还是把第一

    视线投向了自己。毕竟,自己在父亲自杀的前一天晚上还见过父亲,理论上,自

    己是父亲生前见的最后一个人,父亲又是逃亡在外,就算是再懵懂的警察,也会

    对自己有一定的保留和怀疑。而且更要命的是,自己虽然没有逼死父亲什么的,

    但是自己心里确实有鬼。虽然父亲的死讯,让她也有悲伤和难过,但是某种意义

    上,她确实有一种报复的快感和解脱感。甚至可以说,父亲的自杀,让她有一种

    从未有过的轻松……这对于正在调查父亲死因的警方来说,可是一个一定要严防

    死守的秘密。

    眼下的自己,非常需要某种意义上的保护和指点,如何度过眼前的难关。这

    点还是要感谢石琼和她母亲,系主任代理院长柳晨老师,听说自己出事了,石琼

    远在筑基一整夜一整夜的和自己煲电话粥,柳晨老师也亲自出面,在学院里安排

    自己今后的生活就学,还有父亲以前的一位不怎么熟悉的同事,省排球中心主教

    练柯舜州伯伯,来安排自己父亲的丧事……这是很麻烦的,哪个十九岁的小姑娘

    能懂这些?何况父亲死的很尴尬,按照坊间传言的观点,根本就是「畏罪自杀」。

    好在,那个叫陆咪的女孩子,终于露面了,还毫发无损……虽然她是如何向警方

    和纪委交代的,陈樱也无从得知,但是至少,父亲的「杀人嫌疑」被证清白了。

    这些明面上的事情好说,有石琼的安慰,精神上的空虚也好说,但是另一方

    面,此时此刻的她,却感觉到更加需要石川跃。直到现在,自己的手里还有那张

    银行卡、那个SB—KEY和那张假身份证。两个多月过去了,她都一直压抑

    着没有敢去使用和按照父亲的叮嘱转移账户。这是一笔脏款,但是……她确实太

    需要这笔钱了。她已经意识到自己的社交圈中,只有这个充满了危险色彩的石川

    跃可以帮助自己。

    而且,从角落里,远远的看去,今天的石川跃,真是帅的让人炫目……陈樱

    一向认为,男人最有魅力的特征,就是经常一身运动装一身洒脱不羁甚至一身吊

    儿郎当,或者浑身油汗胡子拉碴肌肉泛出古铜色,有一股子浓重的钢铁泥泞味,

    但是,只要在需要的时候,他们能够洗个澡、刮刮脸、换上笔挺西服系上领带,

    立刻一副帅气、清秀、得体的事业成功男的形象。这种两面性,是男人最性感的。

    当然,石川跃的身上,倒没什么吊儿郎当或者玩世不恭的气质,但是平时他是休

    闲运动装的形象就很帅了,今天换了一身正装,远远看去,简直有翩翩贵公子的

    器宇……老实说,陈樱再怎么冷傲,也是普通的少女,又是失身于他在床上和他

    旖旎缠绵过的,让他奸玩过身体的,怎么能看得不心动。甚至,她都忍不住远远

    看着那个石川跃,却在回忆另一个赤身裸体的石川跃,和他那黝黑刚劲的下体

    ……

    但是……她却无可奈何,甚至都不能过去打招呼,甚至去暗示一下「我也在

    现场」都不方便。

    今天是言文韵约自己来散散心的,石川跃也许根本不知道自己也在这熙熙攘

    攘的婚礼现场,就算知道……又能怎么样?自己就算再不济,也总不能在这人山

    人海的场所,挤过去投怀送抱吧?何况,别人看不出来,但是曾经和石川跃有过

    肌肤之亲的她,却看得出来,远远望去,言文韵即使隔着几个位子,也是一副含

    情脉脉却也驯服羞涩的跟一只小猫咪似的看着石川跃……今天,身为言文坤的亲

    妹妹,又是河西体坛赫赫有名的网球公主,言文韵一身穿着打扮,自然也是格外

    靓丽美艳。她胸前那对傲人的美乳,在礼服下鼓鼓的高涨在那里。

    就算不是石川跃的「女朋友」,言文韵,多少也能算石川跃的「绯闻女友」,

    就这么看着,陈樱都忍不住带着恶意的揣摩「今天晚上侍寝的应该又是这个

    河西网球公主吧?」……而自己呢?自己算什么?躲在角落在等待石川跃召

    唤的性奴?

    她只能叹口气,抿一口香槟,努力笑了笑,四处观望一下,开始做离开的打

    算了。

    「你是……陈樱吧?」

    她听见有人招呼自己,惊讶的转过头,身边,有一个比自己大几岁的时尚女

    生,本来个子就挺高,一身蓝色的无袖丝绸长裙裤,将她的身体修饰的更加的修

    长,戴着一对亮闪闪的银子耳环,齿白唇红,眉眼间都是温柔端庄的笑意,最吸

    引人的,是她虽然刻意盘起来,却明显是长长的一头黑发,女孩子看这种事情最

    眼热,看着这一头秀发,简直都刻意过腰及臀了。

    她还没有开始询问,那个女生已经在做自我介绍了:「我叫李瞳,我……在

    省体育局工作。以前,你爸爸也是我的领导。」

    陈樱挑了挑眉毛,听说是父亲的前下属,她立刻兴趣不大了……省局里竞赛

    处这种人也不少,装模作样的喜欢和自己打招呼说说话,来几句不痛不痒的安慰,

    毕竟自己的父亲过世了么,自己还要礼貌的应酬,其实挺烦人的。

    她也只好礼貌的回应:「哦……您好。我是文韵姐姐的网球学生,跟着来玩

    玩……」她甚至稍微别别过头,一副没有兴趣深谈的模样。

    谁知道,这个叫李瞳的长发美女,却笑咪咪的在自己身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似乎带着品评的目光,看着自己。

    陈樱被她看的不好意思,又以为她也是属于那种来被邀请来观礼,其实却无

    事可做的疏远宾客,无非找人聊天,也只好想一个亲热一些的称呼,出于礼貌攀

    谈:「那小李姐姐,您也是竞技赛事处的了?」

    李瞳却两手交叉,依旧很暧昧的看着自己,开口却让自己更加吃惊:「……

    不是……呵呵……我是李誊的姐姐。」

    陈樱警觉的抬头,愣愣的看了李瞳半天,才换上尴尬的笑容:「原来是这样

    啊。李誊……还有你这么漂亮的姐姐啊……」她立刻想到了,那天在发夹头镇,

    李誊说过,要打电话给自己姐姐……事后自己还打听过,李誊的姐姐好像是叫李

    瞳什么的,而这个李瞳,坊间传言,是石川跃在省局时候的秘书……所以?这个

    长发美女文员是……石川跃的人?

    好像猜到了自己的心思,李瞳笑了一下,撩拨了一下自己前额的长发,将目

    光毫不掩饰的投向了远处的石川跃,陈樱跟着她的眼神投过去,马上羞得收回了

    目光。一时有点着恼,一时有点不知所措。

    谁知道,李瞳却好像了解自己的尴尬,柔声说:「小陈,我们家李誊是个傻

    子,他和我说,他做了一些对不起你的事……他真的很抱歉……你不要打断我,

    你们的事情……我都知道。」

    陈樱抬起头,疑惑的看着她,她并不清楚,她所谓的「都知道」是指知道多

    少,但是李瞳却立刻为自己解惑了:「不管小誊怎么样不对,我都是他亲姐姐。

    我是想告诉你……我觉得,小誊……好像喜欢上你了。」

    陈樱「哼」了一声,几乎眼圈都要红了,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才好,只要

    装作若无其事的回答:「您搞错了吧……李誊是喜欢我的室友……」

    李瞳却摇摇头叹息一声又接着说:「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你们做同学的自己

    的事情,我是不会干涉的。我今天找你……是另外有事。」

    「找我?」陈樱这才是意识到,这位叫李瞳的长发美女,不是偶尔走过和自

    己攀谈聊天,竟然是有心找自己说话的。

    李瞳点点头:「你不用紧张……我呢,是你爸爸的……前下属,当然是要来

    慰问慰问你;另一方面呢,我也是李誊的姐姐,就是路过和你打个招呼,我们家

    李誊有什么不懂事的,算我这个做姐姐的替他道个歉……但是与此同时……」李

    瞳轻轻抿一口香槟,似乎在想怎么开口,想了一会才笑着说:「我是……石川跃

    石主任在省局工作时的行政助理……」

    陈樱的脸「腾」的红了,她不想让自己脸红,那显得很奇怪很无聊,但是她

    控制不住少女对于夺走自己童贞的男人本能你的娇羞,哪怕是提一下名字,然后

    ……她立刻回忆起来了,是的,石川跃的「前」秘书,石川跃是有几次,也不避

    讳自己,打电话时好像就是给这个李瞳,甚至……那天在那个仓库,不就是这个

    李瞳,带走了李誊么?自己在发夹头镇遇到父亲自杀的场景,打电话给石川跃求

    助,李誊不是当场也就打电话给他这个姐姐了么?这个李瞳……应该是石川跃的

    亲信左右吧?偷偷抬头看一眼……她的脸庞,她的腰肢……这么漂亮的女孩,应

    该也和石川跃那条狼有过什么吧?应该也给石川跃睡过吧?甚至……她应该掌握

    了更多石川跃的黑色秘密吧?这算什么?石川跃的私人秘书?来探一下自己这个

    石川跃偶然得到的小性奴、小情人的口风?帮石川跃约自己时间奸自己?不至于

    吧……石川跃要玩自己的身体,完全可以随时直接联络自己啊……

    「哦……」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能「哦」了一声。

    「小陈……你觉得……我老板……哦,不好意思,我叫习惯了……就是我们

    石主任……怎么样?」李瞳问了个很不着边际的问题。

    陈樱是聪明的,而且陈樱的性格中就是带着某种玩世不恭的阴冷,她觉得有

    点冒险,但是她又不喜欢被人搓弄在股掌上试探的感觉,她吃不准李瞳的来意,

    竟然心一横,嘴角一咧,露出她标志性的有点嘲讽的笑容,耸了耸肩,呛了李瞳

    一句:

    「你应该知道,我和他睡过了……当然觉得他好了,否则……干嘛要和他睡?」

    一瞬间的鲁莽开口,她到底是小女孩,脸蛋涨得飞红,却依旧咬牙再顶一句:

    「你呢?你觉得他怎么样?」

    李瞳似乎果然被自己的回答也震慑到了,愣了一会,却又换上了另一幅淡然

    的表情:「你和我老板私人的事情,我是绝对不……敢……过问的。你已经成年

    了,这些都是你们的私事。但是……就算是我替我弟弟关心一下你,也算是替我

    老板查漏补缺,也可以理解为替你着想,我是想来问问你……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什么打算?」陈樱有点怦然心动。她越来越确信这个李瞳很不简单,但是

    又不肯定李瞳到底要说什么。

    李瞳似乎也有点害羞了,挪开了目光,用很低的声音仿佛是自言自语:「我

    老板……是一个很有魅力的男人。但是你总不至于觉得……和他……有什么未来

    吧?」

    这个说法,倒让陈樱忍不住「噗嗤」一笑,她当然不能指望石川跃,她虽然

    羞于承认,但是是石川跃对自己予取予求,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依靠石川跃呢?

    她忍不住开口道:「你该不是替你弟弟来说话……追我这破鞋吧?你怎么当姐姐

    的?还是怕我缠着你老板?来打打预防针?」

    她有点捉狭,也料想到李瞳应该早就知道自己和石川跃的关系,稍微凑过去

    一点,索性忍着羞耻,却有心捉弄,用神秘兮兮的口吻在李瞳的耳边说:「你该

    不会不知道……我是被你老板……强奸的吧?为了让他放心,我几乎每周都寄给

    他一盘我的裸体视频。他不来折磨我……就不错了?我还能指望他?」

    但是这一次,李瞳似乎有了心理准备,自己说了这么「刺激」的话,她却好

    像在进行一场极其普通的聊天,丝毫不为所动,好像在听一个普通的讯息一样,

    又好像什么都没听见,只是淡淡的摇摇头说:「你误会了。可能也是我扯远了,

    我就是想问你……愿意不愿意,利用课余时间,来体育局实习?」

    陈樱愣了,这次,是真的出乎意料……她完全没想到李瞳会忽然提出这么一

    个莫名其妙的提议。

    李瞳轻轻的转动手中的高脚杯,很平静也很诚挚的看着自己:「陈处已经过

    世了。如果你……只是有一些……物资上的需要,那么至少这几年,跟着我老板

    ……听他的话,和他上床,其实也就可以了。就算是年轻人青春期玩的一场游戏,

    如果你不想陪他了,也只要说一声就可以了……你放心,我就可以担保,只要你

    不乱说话,我老板就不会怎么样你的。但是……我是觉得,你不应该错过我老板

    这个机会……」

    「嗯?」

    「如果你……想靠自己,想学习更多的,想了解更多的……其实,你是也可

    以考虑,乘这个机会,进一步,跟我老板主动要一些资源,来学习怎么融入这个

    社会。就算是大学生的社会实践吧。也算是,和我老板……进一步的合作。」

    「是他让你来和我说这些?」陈樱想让自己镇定下来,但是舌尖依旧有些颤

    抖。

    「当然不是了。我老板……就觉得你是个学生,还是他妹妹的室友,陈处过

    世了,又挺可怜的,才不好意思和你提这些呢,只是当你是个小女孩……但是,

    我这个做秘书的呢,要想到老板不方便去想的事情。现在呢,我们也需要找几个

    能够真正信任的帮手,来开展一些工作……你放心,都是正常的省局里的社会实

    践工作,不会有违法犯罪的事情的。我们省局今年下半年可能要在屏行开展一个

    试点的体育旅游项目,我需要一些……关键是可以信任的人来帮我们,我觉得,

    你是可以信任的;你们大学生呢,也应该多一些真正意义上的工作经验。你和我

    老板有这一层关系……又是我弟弟的同学,又是我老板堂妹的室友……信任……

    不是比较容易建立么?」

    「……」

    「我知道你现在应该挺没有安全感的……或者换个角度来看,你已经知道了

    我老板不少的秘密……其实有一个方法,可以让自己变得更加安全,也更加强大

    ……就是干脆……去了解他更多的秘密。」说到最后几句话,陈樱发现,李瞳那

    幽深的瞳孔里闪烁着不可思议的光芒。

    「……」

    李瞳递过来一张名片:「这是我的名片……你考虑一下……想清楚了,随时

    打电话给我。」

    陈樱还在发愣,李瞳已经站起来要离开的意思,似乎是想了想,回头又是妩

    媚的一笑:「其实,我这一次也不是为了别人,只是为了你自己……路要怎么走,

    你是可以选的。」

    音乐又响起来,第一批疏远的宾客开始退场离去,一直看着李瞳翩翩的远去,

    陈樱还是带着她标志性不屑一顾的冷笑,无所谓的观摩着满厅的红男绿女,仿佛

    丝毫不为所动,仿佛刚才的对话很无聊……

    但是,她攥着李瞳给她的那张名片,却感觉到,手心里……有一层细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