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7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7回:杨诗慧,婚礼之绮梦

    万年酒店,新娘化妆间,傍晚六点一刻。

    婚礼还没有正式开始,但烘托气氛的音乐、观礼宾客的喧闹,还有司仪浑厚

    顿挫的声音,已经在楼下的大厅里响起来。二楼的新娘化妆间里,化妆师正在给

    自己坐着最后的礼前施妆,终于,有了那么一点点的时间和空间,杨诗慧可以安

    安静静的坐着,看着镜中美丽得如同童话中的公主,仿佛是另一个世界中的陌生

    的自己,去感受那最重要时刻来临前的平静……

    新娘妆容、盘发、耳环、项链、眼影、腮红、眉线、唇彩、美甲……和那件

    美轮美奂的法式露背大婚纱,用一团纯洁的纱影托起一个娇羞的丽人……看着这

    个自己,杨诗慧却顾不上太多的自赏,而只是凑这点功夫稍微养一养神……

    其实许多新娘,在婚礼的当天,都是这样的感觉……没别的,太忙了!因为

    太繁忙,安排的太密集,所以根本没什么空隙可以像文学作品中描绘的那样,去

    品味幸福、浪漫、温馨或者刺激以及所有婚礼前微妙的感受,甚至都没有什么时

    间可以去停下来思考。现在不是父母包办婚姻的年代,其实那个即将和自己宣誓

    度过余生的人,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同居都有了好一段日子;现在也不是三

    十年前,大部分的年轻人在婚前早就尝试过性生活了,对于 新婚夜 也根本无

    需去过于紧张,或者羞涩、或者期待、或者畏缩什么的。甚至据说,很多新人因

    为太疲惫,新婚夜根本什么都不会做。

    这场婚礼早就超出了杨诗慧最早的预期,别的不说,一天之内,连衣服都要

    换上六、七套……哪里还有功夫折腾那点少女情怀。

    天蒙蒙亮就要早起,喝一杯加浓的咖啡,然后梳洗、换上家常服,约好的化

    妆师和摄影师也需要一大早就来到自己的出租屋,然后开始第一层化妆和花絮拍

    摄。其实自己早已经搬到言文坤的房子里同居好一段时间了,为了婚礼的仪式感,

    还特地搬回自己的出租屋几天。伴娘安娜本来就和自己住在一起,父母也被接到

    出租屋里来走个过场;还有一些小姐妹们陆陆续续的过来、在她们的协助下,换

    上有点夸张的中式大红色的绸缎喜服,就要等待早就约好时间的新郎言文坤的

    上门 了。接亲、闹亲、猜谜、抢红包的仪式事先已经约定了要简化简化再简化,

    因为中午还有安排,时间上太紧凑。喝茶、改口,因为自己是外地来河溪的,父

    母在这个接亲场所也不过是演个过场,情绪上很难调动,所以连哭哭啼啼都免了,

    母亲将准备好的10001 元象征 万里挑一 的红包递给了女婿言文坤。车游、补

    妆、转到两个人在溪花苑安置的新房、见言文坤的父母、再改口、再喝茶,文坤

    的父母给了自己一整幅黄金饰品。

    穿着大红的喜服折腾了一个上午,自己却跟什么领导干部或者重要人士似的,

    中午要见客人赴宴,觉得中式喜服有点不衬,又换上一身时尚的红色的露肩礼服。

    这套礼服非常别致用料考究,据说是晚晴集团的 绾 品牌首席设计师送给自己

    已经改口叫 老公 的言文坤的新婚礼物。就在溪花苑,言家的 骄傲 ,C 国

    网球队队花言文韵帮着自己改头饰、化妆师第二次化妆,又带着伴娘伴郎前往万

    年酒店。这是接待几个领导、朋友、和以褚北峰为代表的几个特殊宾客,还有省

    局里的领导,言文坤一直口口声声叫 石哥 的陪同。午餐不过是走过场、劝酒、

    谈笑、社交,再道别。再补妆,然后带上两身礼服和两套备用婚纱,驱车前往滨

    江步道拍摄婚礼当天下午的外景照片。在滨江步道上,还要靠伴娘和姐妹们用事

    先准备好的遮挡裙遮着,换上不同的礼服和婚纱来完善镜头。

    这一组外景镜头是很重要的,特地请的河溪也算小有名气的摄影工作室的著

    名摄影师Tony,因为镜头里除了新娘新郎之外,最近几年都流行找几个朋友来辅

    助拍摄一些集体镜头,这一点……托老公的福,自己下午的 朋友镜头 可以说

    是颇有面子星光熠熠了。言文韵就不说了,亲哥哥结婚,又是自己的 合作伙伴

    ,再怎么忙,这点面子一定要给;但是有点意外的是,就连如今红透半边天的

    河西体坛 金童玉女 许纱纱和江子晏,都不知道被老公怎么邀请来参与了一下,

    作为陪衬出现在自己的婚纱外景镜头里。要知道,为了杜绝媒体的 猜测 ,除

    了非常正式的场合,许纱纱和江子晏现在是很少同框出现的。而他们也不知道卖

    谁的面子,居然特地跑来给自己的婚礼当了一回活布景。

    然后,再赶回万年酒店,换上洁白的鱼尾短裙婚纱,第四次补妆修妆,改换

    头饰和饰品,算是终于妆点成一个现代西方风格的新娘,和言文坤在门口站了个

    把小时迎宾、握手、合影,笑得连嘴都酸了……来宾里不仅有亲朋好友、领导同

    事、还有来捧场的企业、媒体,河西广电局居然还有一位省局副局长出席来贺,

    连来帮忙的后湾中心的叫吴振帆的小伙子都特地在耳边提醒自己: 这是副厅级

    首长大领导,一定要特别恭敬 ,的这样的宾客怎么能有丝毫的怠慢。

    一直到这会儿,言文坤已经去了前厅筹备婚礼仪式的第一部分,这是演示了

    好几遍的,作为新郎,等一下在仪式里,他是第一个出场的,他要在一片水晶雕

    成的 书籍的海洋 里出现,然后致谢宾客,开始念一段小诗,然后才是音乐响

    起,他邀请自己,自己才会在花厅的另一端,展开拱门出现……这是婚庆公司精

    心策划的:诗文会。

    而这会儿,前面大厅已经在筹备,自己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换婚纱,再次补妆,

    再戴上全套的饰品,这套水晶饰品,也是晚晴公司赞助的。据说是意大利进口货,

    是模特走秀用的,价值不菲,借来给自己妆点一下。刚才,她已经在安娜和化妆

    师的帮助下,终于换上了那套本来已经让自己兴奋了快小半年的来自Ra'Moon 的

    法式露背大婚纱,补了妆,也一样样的,在耳朵、领口、手臂上戴上了那套饰品。

    才有那么一点点时间,坐下来休一会……等候着和司仪约定的时间点,去婚礼现

    场,开始那最是高潮的半个小时的宣誓仪式。

    反而是今天这难得的片刻的平静,让杨诗慧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空落落

    的……也许没什么,也许就是觉得有点疲惫。

    也许是因为这场婚礼拖的太久了,也许是因为婚礼筹备自己要介入每一个细

    节,也许是因为在实质上自己和言文坤已经算是夫妻生活了,也许是因为别的一

    些原因……其实自己就是觉得有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并没有太多的紧张和兴奋,

    或者是浪漫、幸福、期待和感动?也谈不上……就连言文坤在婚礼上准备的特殊

    礼物、结婚誓言,她都一清二楚,很浪漫很感人,但是也谈不上惊喜。

    就这会儿,看着镜中的自己,尤其是身上那件美丽如童话中的服侍一般的巨

    大无比的婚纱,在自己的胸脯前勾勒出的完美弧线,她忽然意识到:自己之所以

    感觉到疲惫,也不仅仅是因为婚礼当天的安排太过密集,而是因为,这些密集的

    安排,有太多,来得有点快,有点措手不及,甚至有点觉得不安。

    在过去的两年多里,自己的老公言文坤,真的是 事业成功 了。这种事,

    也仿佛是在言情里才会出现。一个男生,一个普普通通的带点书生气的男生,

    向一个女孩求爱,在一开始,身边朋友都只是恭喜他:找到这么漂亮的一个女朋

    友。而短短的两年后,当两个人正式迈入婚姻的殿堂,居然倒过来,是很多女生

    身边的小姐妹在由衷的羡慕她:怎么找到这么一支潜力股。

    自己当初是曾经考虑过买房,但是居然能在溪花苑买一套三室两厅?

    自己当然也考虑过婚宴,但是居然能在万年酒店摆上三十八桌?

    自己也参与过宾客名单的拟定,但是来出席的,居然已经是密密麻麻的河溪

    各界的头脸人士?

    其余的,诸如许纱纱江子晏都跑过来替自己撑场面,副局长都来出席自己的

    婚礼,婚庆、摄影师、化妆师、摄像师、司仪,都已经找到了近万元价格的名匠?

    自己当然会觉得有点陌生……文坤是怎么在短短的两年之内,走到今天这样的地

    位的?

    还有婚纱……自己身上这件美轮美奂,足以让任何女孩子嫉妒,让任何男人

    痴迷的大露背婚纱……两天,五万!文坤居然都选择了买单?他有这个能力了?

    他居然有这样的经济能力了?

    自己应该觉得高兴,应该觉得幸福,应该觉得满足,应该带着无比的憧憬面

    对明天的生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有一种不那么真实的感觉。她心

    疼文坤工作很辛苦,她也崇拜他熬夜写稿时紧锁眉头的神情,她也支持他的事业,

    但是她就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一切来的太快,真的只是努力和才气就能换来

    的么。她总觉得,甚至有点害怕,在某种层面上,自己的文坤,是不是付出了一

    些什么,丢掉了一些什么,才能为自己披上这件婚纱的?

    对着镜中的自己,她又深深的吸了一口,让自己的情绪高昂一些。等一会,

    还要成礼、走台布、宣讲誓言、给爸妈送礼、切蛋糕、致辞、慰问宾客,然后还

    要换一套礼服,挨桌敬酒、点烟,文坤是文化人,结交的人也都是有头有脸,应

    该比较文明不至于太闹席,但是三十几桌也是挺累的。敬完酒,还要换最后一套

    礼服,送宾客……最后,为了婚礼的氛围,也是为了一天的疲累后能直接休息,

    文坤还在万年酒店楼上订了一间新婚套房。自己免不了……还要在那间房间里,

    和自己的丈夫,做爱!

    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这个时候,自己不应该胡思乱想、没事找事、疑神疑

    鬼的,而是应该亮出最绚烂最动人最真诚最性感的微笑,不是么?。

    至少,这场婚礼的规模,是让父母满足到老泪纵横,让老家来的亲戚姐妹们

    羡慕不已。当然比不了那些贵族豪门的婚礼,但是自己出身平平,说到底不过是

    个专科生,来大城市里闯荡的瑜伽教练,居然真的能过上这样的中产阶级生活,

    有这么体面风光浪漫精致的婚礼,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另一个角度去想想,自己也应该自信一些。人都说郎才女貌,至少……自己

    的样貌、身材、气质,连自己都暗地里自许,是出众的,不是么?

    想到这一点,她忍不住挺了挺胸膛,甚至自己都和认真的注视了一下镜中自

    己那大婚纱胸脯处,在水晶项链妆点下,刻意处理而傲然呈现的那条乳沟……她

    禁不住女孩天生的小性子,又忍不住羞涩的想起,文坤在自己的身体上索爱的时

    候,经常的,会快乐幸福满足到颤抖的那种表情。是啊……自己的身体还是有资

    本的,自己的乳房、腰肢、腿、臀瓣、还有那里……文坤每次享用的时候,是不

    是也会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呢?平复一下心情吧,老公在外面拼事业,自己给老

    公提供一个幸福温暖又绮丽满足的小家,应该是郎才女貌吧,应该是幸福的标准

    模板吧。

    当然,自己也有亏欠文坤的。经过事后的反复撩拨试探,确信言文坤在自己

    之前是没有正式关系的女朋友,但是自己……却没有能够把童贞交给这个男人。

    是的……虽然已经是现代社会了,文坤也未必介意,但是自己依旧觉得欠了他一

    些,欠了他一抹嫣红,欠了他一片小膜,其实是欠了他一段征服绝对的纯洁的快

    感。但是,这是可以用真爱和更多的性满足来弥补的……不是么?自己是已经有

    了那种决心,既然自己有一具如此曼妙的身体,能够让老公神魂颠倒,那么婚后,

    自己一定要好好经营自己的婚姻,至少,自己要更加放开一些,在闺房里,让老

    公得到更多的满足,不是么?

    想什么呢?怎么脸忽然红成这样? 身后,伴娘,也是自己的闺蜜,曾经

    的室友,如今的 事业合作伙伴 ,安娜,在和自己打趣。

    没想什么……

    我知道了。你想洞房了……哈哈……是不是……你说是不是? 安娜笑得

    直打跌。

    胡说! 因为真的是想到了性爱,杨诗慧被安娜取笑的脸涨的通红,甚至

    整个肩膀都臊红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的小美人…… 安娜伏底了脸蛋,靠在杨诗慧的肩膀上,

    和她一起注视的镜中的美人新娘: 想想也没事……你们以后就是合法夫妻了么?

    不是非法同居了……

    你还说……

    没事的…… 安娜好像是读懂了自己的情绪波动,居然握了握自己的手心:

    其实,我都很羡慕你的。你一定会的幸福的…… 她说的有些动情,语气从她

    一贯的调笑泼辣变得诚恳和温柔起来。

    这让杨诗慧也有些动情,转过头看了看她。

    安娜今天是伴娘,当然不至于像杨诗慧一样一天要换六、七套衣服,但是也

    有三套衣服要换。除了一套家常衣服是早上和晚上穿戴的,整个白天,都是一套

    杨诗慧和她一起精心挑选的伴娘服。这是一套玉粉色的缎面一字领露肩小巧连衣

    裙,通体都是光面的粉色绸缎,显得精致、时尚而性感,也不会像新娘裙那么累

    赘,倒是腰间,也用玉粉色缎面扎了一朵装饰花,凸显多少妩媚。一字肩的处理,

    使得整个肩膀都裸露出来,漂亮的乳房顶着缎面,拉起一座仿佛连体一样的乳峰

    效果,是一种直线条和曲线的完美混合,小裙子只到膝上,显得清纯而俏皮,两

    条小麦色的长腿别有一番迷人的风味,在今天这样的场合,竟然好像是个来自异

    域的时尚名媛一般吸引人的眼球……

    无论是玉粉色,还是缎面,无论是小连衣裙,还是露肩设计,都已经是尽量

    在寻找一些更适合安娜的风格,但是这种性感和妩媚、娇俏和清纯,却多少是为

    了婚礼所特定的环境而特地为伴娘设计的。老实说……杨诗慧一开始,也担心过,

    安娜这个风风火火的拳击妹,穿起来会不会有些不伦不类的,但是这个时候看着,

    她也忍不住由衷的称赞:

    安安……其实……你也应该多穿一些这样的衣服。你今天也好漂亮的…

    …

    是吗…… 安娜倒是很大方,开心的看着镜中的一对姐妹,接受了自己的

    称赞。

    真的。说真的,人都说,婚礼上是单身男女认识的好时机,你等一下可别

    管我了,找找有没有帅哥目标啊?

    哈哈。好好好……

    你别敷衍我啊,等一下敬酒后,你就没安排了……今天来那么多的男生,

    你可以社交一下啊……

    你不是给我也开了一间房?今天晚上我可以享受一下星级酒店啊……你这

    么急着要我找对象啊,是不是开房就有预谋啊?你呀……跟了你老公后,变得色

    色的。 因为身边没别人,安娜乐得满嘴跑火车和自己说笑。

    你看你……不过你说的也是,回头你可别喝多了……婚礼上有帅哥,也备

    不住有坏人……你可别……嘻嘻……酒后失身了。 杨诗慧是和她嬉笑打闹惯了

    的。

    切……哪个不要命的敢打老娘主意……我一拳头叫他这辈子都不敢参加任

    何婚礼了。

    去去去……三句话本性又暴露了……

    ……

    新娘,差不多可以下去准备了。 门口有人敲门,轻轻吆喝了一句,应该

    是司仪的助手。

    来了…… 安娜替自己答应了 走吧…… ,她又很认真的扶着自己的肩

    膀,鼓励了自己一句 走向你美好的婚姻吧……

    嗯 杨诗慧点了点头,从容的站了起来……一站起来,那件大婚纱的效果,

    才真的体现了出来,雍容华贵、长长的拖尾如同漫天洒雪。

    两个早就准备好的花童,过来拉着拖尾,安娜也替她带上了捧花……

    她深深的吁了一口,忽然转过头,对着室友、对着自己的闺蜜和合作伙伴,

    如今也算自己的小老板的亲密友人,居然轻轻的,在她的脸蛋上吻了一口:

    我去了……我有预感,今天晚上,你说不定也会遇到真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