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6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6 回:石川跃,婚礼之茶话

    万年酒店,露天茶室,下午三点一刻。

    虽说还是春寒料峭的节候,但是河溪城纬度偏低,此刻,已经有些些的暖风

    拂过大地,万年酒店旁的花苑里已经是桃李满园、迎春花开、红绿交映、蜂蝶缭

    绕、芳香怡人,是一片春日光景了。

    今天,石川跃难得的改换了一下自己的形象设计,他换上了一身深蓝色的休

    闲西服,里面衬着一件笔挺的白色衬衫,配着一条深蓝色的领带,再配上他那副

    标志性的黑边眼镜,干净利索的短发也打理的帅气有形,手腕上还戴上了漆黑的

    全钢腕表,脚上也难得的穿上了黑亮的皮鞋,洗去他自来河溪那满身的运动范,

    倒有点恢复了几分他昔日里「京城石少」的风流倜傥,坐在万年酒店露天草坪的

    休闲区喝茶。

    如果此时此刻,有什么熟人路过,看到石川跃今天的这幅模样,不仅会吃惊

    于他形象的改变,恐怕对他身边坐着的「女伴」也会刮目相看。即使在河西安分

    于基层公务员的工作,石川跃的身边也从来不缺少女人,但是此刻就坐在太阳伞

    下,和石川跃一起喝茶谈天的,既不是他的绯闻女友言文韵,也不是是他的老下

    属李瞳,甚至都不是他现在的「行政助理」孔瑶,而是一位四五十岁的妇女,一

    身崭新的春装,眉梢额头爬满了皱纹,慈眉善目如同街道大妈一般:晚晴集团总

    裁办公室特别总裁助理程绣兰女士。

    今天,是如今的「知名编辑」新媒体事业部总监言文坤大婚的

    日子,万年酒店最大的宴会厅已经被言文坤订下了一整天。只不过这会儿才是午

    餐时间刚过,言文坤已经换上礼服,和他的新娘杨诗慧,带着一群伴郎、伴娘和

    摄影师,坐着礼宾车去江边的林荫步道这里拍摄外景婚纱照了……以石川跃的身

    份,这种活动,言文坤是不太好意思邀请他的,所以他就在这里,和程绣兰一起

    喝喝茶,聊聊天。

    以言文坤今日在河西体育圈、媒体圈的地位,和两年前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各方都要给三分面子。除了亲朋好友之外,就不说了,各级主编、

    总监都邀请到了,其他好几家平日和言文坤有些业务往来的媒体单位也都要来捧

    了个小场,河西省体育局、河溪市体育局里平时和言文坤略有私交的几个年轻的

    基层干部晚上也都会来,河西体育圈许多能排上号的运动员都会来捧场,再加上

    言文韵的面子,晚晴集团、Redox 、万年集团、以及正在筹建的新西体集团等都

    送了一份礼金,晚上也都会派个人来观礼。毕竟,和如今在河西体育媒体圈的

    「坤三少」打好一些关系,总是没错的。

    正宴是安排在晚上,一共预订了三十八桌,算是大场面了。但是即使如此,

    还有几个特别有面子的朋友、领导从河东省首都、赫州、甚至南海的筑基、北海

    的北滨等地赶过来的,有的是「本来有安排、顺道来看看」留不到晚上,有的是

    确实有急事因为各种原因晚上要赶回去,为了各方都照顾到,所以中午,言文坤

    和新娘杨诗慧就已经开了两小桌,和全天服务的伴娘安娜一起,请这几位一起坐

    坐吃顿饭,算是「预备婚宴」。

    中午来的客人中,有一位重量级的人物是C 国国家田径队110 米栏名将褚北

    峰。褚北峰是上一届奥运会银牌获得者,在去年的田径世锦赛上更是力克世界排

    名第一的牙买加名将托尔多斩获金牌,而就在4 个月前的国际田联钻石联赛摩纳

    哥站上,他一举追平了12秒90的世界纪录,可以说目前正处在巅峰状态,是110

    米栏运动全世界范围内最顶尖的选手。C 国这几年虽然斩获个把世界冠军已经是

    家常便饭,但是田径运动相对欧美非等具有先天优势的国家而言,还是比较落后

    的,褚北峰的出现,在官方来说,是C 国举国运动体制「大满贯、大成功」的例

    证,从民众层面来讲,也是足以振奋国人、载入史册的民族体育英雄。

    这是C 国体坛顶尖的明星级人物,和言文坤其实也谈不上什么特别的交情;

    其实是某次接受采访的时候,言文坤偶尔聊起自己快要结婚了,这个东北大汉一

    时兴起,露了句「我来喝你喜酒」。不过以他的身份和日程安排,实在是抽不出

    时间来,为了不失信,所以是当天来当天回,就吃了顿午饭,就要匆匆赶回北海

    去继续集训。虽然是言文坤的私人访客,但是褚北峰的地位是不同的,即使在C

    国的奥运冠军堆里,都属于明星级人物,河西体育局的意思要找个「中层干部」

    接待一下,尽一下地主之谊。石川跃就讨了这个差事,也算是结交一下这位C 国

    体坛的耀眼明星。

    这么一来,石川跃就成了今天就是少有的,要陪言文坤参加中午、晚上两场

    婚宴的人了。言文坤当然是受宠若惊,连声道谢「太麻烦石哥了」,石川跃却也

    不觉得有什么太多的不便;只不过午餐到晚间婚礼的间歇,周末的午后,正好无

    所事是,又不方便走开,而晚晴集团的程绣兰说过,有事要找他说说话,他就干

    脆约程绣兰在这里喝会下午茶。

    「小石啊……你看什么呢?看的那么出神?」

    「看那边的姑娘呢……」石川跃在程绣兰面前的时候,总是觉得很好玩,所

    以干脆就顺着她的口吻去玩角色扮演游戏,既然她程绣兰喜欢装街道大妈,他就

    陪她,装装社区里的无聊青年。

    远处,几个穿得红红绿绿的小礼服的女孩子正在扎气球,可能是言文坤请来

    帮忙的下属实习生或者是杨诗慧的小姐妹,她们叽叽喳喳,嬉笑打闹,穿着那裁

    剪得体,装饰精美,略略的暴露出一些青春白腻的肌肤,平时是没有机会穿的礼

    服……好一幕春色怡人。

    「国内和美国在这一点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女孩子大多还是穿的比较保守。

    至少没什么太多的机会可以穿礼服……所以我其实特别喜欢参加婚礼,可以少有

    的机会,欣赏一下东方女孩子穿礼服时候的性感魅力。」他说的很认真,今天似

    乎就是变成了一个道道地地的花花公子,即使是这种即兴闲聊,也是带了浓浓的

    纨绔风和一些好色的痞气。

    果然,程绣兰是改不掉的习惯,几乎是某种条件反射反应一样的,笑嘻嘻的

    信口邀约起来了:「这样啊……我们那下面几个模特公司经常办正装派对的,你

    程姐是不懂,但是很多小姑娘都是借机穿礼服的啊。她们年轻,又身材好,当然

    有机会就要穿穿漂亮衣服啦。下周正好有一场,最 '绾' 的庆功宴,小石你要不

    要一起来坐坐啊……」

    石川跃听几乎要「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有时候,他还是挺欣赏这位程姐说

    来事就来事的这种本事,他抿了一口杯中的咖啡,正色说:「好啊。程姐到时候

    要给我介绍你们旗下的几朵司花哦……程姐,您特地来这里,该不是和我说什么

    庆功宴,给我发请柬吧?……您是忙人,约我一定有事,是您这里的事情?还是

    晴姐的事情?跟我就不用客气,尽管吩咐就是了。」

    程绣兰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眼前的纨绔毕竟不是费亮老师,而是昔日的京

    城石少,送几个嫩模给出川跃玩玩,确实不应该是她特地来的目的。她尴尬的缩

    了缩头,也品了一口她杯中的橙汁,才开口笑咪咪的说:「小石啊……上次夏总

    约你和几个朋友一起下午茶,你怎么没来呢?首都的小王、小吕、小金都在…

    …哦,还有dy ,她也一直在念叨你呢……」

    石川跃这才想起,年前,夏婉晴以晚晴旗下媒体公司年会的名义,约了几个

    昔日首都玩的纨绔,一起在Miss Panda派对,也特地邀请了自己;从夏婉晴的立

    场来看,也可能是觉得这次「新西体集团整合后湾」的事件中,未免太把自己当

    猴耍了,所以有意示好或者拉拢或者缓和关系的意思。夏婉晴开给自己的价码,

    无非是钱和女人,也可能有一些其他的资源助力,但是那几天,自己真的是因为

    在省局忙新的冬季运动中心的事情,脱不开身,倒不是有意给夏婉晴脸色看。新

    西体的雏形这两天已经搭建的差不多了,唯独在省体育局这里还有一些官样文章

    要走,五环也好,新西体也好,既然收购的核心对象是原体育局实际控制的西体

    公司。那么这里至少也要付一笔钱给到体育系统的,钱的事情好说,但是刘铁铭

    局长迟迟不肯开口要个数,这件事情的实际幕后操作人夏婉晴未免有些心焦了。

    今天让程绣兰来见自己,多少也是试探自己这里的意思。看来自己的态度,还是

    给夏婉晴造成了一定的压力和困扰,但是此时此刻他也不屑于去特地解释,只是

    静静地看着远处的婚礼鲜花拱门,等着程绣兰说下去……

    他知道,一方面,夏婉晴和自己远日无怨近日无仇,除非万不得已,是不愿

    意真正得罪自己的,这次约自己去派对也好,今天程绣兰特地跑过来和自己喝下

    午茶也好,多少是在安慰自己,或者说是试探自己的「需要」,看看能不能满足

    一下。而另一方面,他也明白,程绣兰是夏婉晴夏总在某些灰暗角落的影子,今

    天特地跑过来,肯定也不仅仅是跟自己说说好话套套交情那么简单,要谈补偿省

    局的费用,也应该直接去找刘铁铭局长或者罗建国处长……甚至说透一点,如果

    仅仅是说说好话套套交情,夏婉晴倒不介意亲自出面,以自己的背景,也是属于

    夏婉晴要极力笼络的……但是程绣兰既然来了,这个黑手套……就一定是有夏婉

    晴无法说出口的话要说。

    「小石啊……我们公司那个小张,保安公司的……对……是姓张……,好像

    以前是个犯过错误的小伙子。其实人不怕犯错误,只能要改正,还是对社会有用

    的好青年么。嗯……但是,改造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也需要一定的空间,有时

    候,还会重新犯错误。唉,其实程阿姨知道,现在的社会么,就是个大染缸…

    …你和小张虽然认识,但是你毕竟是不一样的,是有文化有教养的书香门第出身

    的社会栋梁……啊……小张……」

    程绣兰啰里啰嗦跟个街道大妈在八卦邻居关系似的……一路把话题带到张琛

    身上。石川跃才明白了程绣兰今天真正的来意。

    还是为了那件事……

    一个「热心市民」向河溪110 举报,含糊不清的举报内容,其实就是张琛曾

    经带人在江边绿化带调戏小姑娘,然后在江渚码头仓库里出现……这本来是不值

    一提的小事。但是随着「江渚码头淫窝案」的爆发,一条细细的若有若无的线,

    可以从张琛一路牵连到费亮老师和晚晴集团……什么事情都小心翼翼的夏婉晴当

    然不能容忍这个时候为了这个小保安节外生枝。按照晚晴的意思,既然已经有人

    举报了,反正这次淫窝案也抓了不少不知就里的小喽啰,张琛属于知道一些内幕,

    干脆就认了,只要抵死咬口就是当卖淫的马夫司机,顶多判个三年,再疏通一下,

    一年左右就可以出来了。公司会以安抚的名义给张琛三十万。那这条线就算掐断

    在张琛这里了。

    当然,夏婉晴和程绣兰都了解,张琛其实是自己的人,所以,早在几周前,

    就特地来问自己的意见。估计本来,她们是认定自己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就会

    同意这个各方都得利的方案的。

    但是,自己却拒绝了,并且表示自己不会让晚晴难做,宁可乘警方还没有特

    别重视这一条若有若无的线索的情况下,去「查证并且搞定举报源头」。自己的

    这个态度,程绣兰是非常吃惊的。但是自己坚持,她也无可奈何,今天除了是来

    做最后的努力,估计也是希望能提醒自己注意利害关系。

    之所以拒绝了程绣兰的方案,一开始,川跃自己都觉得有点意外。按照利弊

    去考量的话,晚晴的方案是最安全,最妥当的,说白了就是花钱消灾。张琛这种

    人,只要拿了钱,必然守口如瓶,有自己压着,乖乖进去坐一年半载的牢狱,也

    不是什么问题,自己曾经反复在内心深处模拟过,如果是叔叔石束安,遇到类似

    的事情,一定会同意晚晴的方案。毕竟,这确实是最安全的,最简洁的处理方案

    ……至于张琛本人的意愿,那根本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但是,自从那天,婶婶柳晨提出的「每个人都可以自己的风格」,并且暗示

    了爷爷史沅涑可能采用不同的处理方案,却给了川跃勇气,去重新审视这个方案,

    并且最终拒绝了晚晴。当然,这里面的原因是多样的,有各种因素在里面。眼下,

    他更需要张琛这样的人在身边替自己办事,而不是进去蹲一年;眼下,他也需要

    通过这样的个案,去给夏婉晴施加压力,对于晚晴集团的「新西体整合上市」大

    戏,他需要表达自己的不满,他也要需要开出自己的盘口来;而且,他也很清楚,

    这样的决策,足以让张琛对自己感恩戴德,虽然张琛本来就欠自己的人情,但是

    能够进一步笼络住这个其实杀人都不眨眼的痞子,也是很有用的……

    但是,真正促使他决定去冒险「搞定举报人」的理由,却是一个各方其实都

    无法理解的理由:

    就在一个月前,今天的新郎,河西体坛新媒体事业部总监,言文坤同学,支

    支吾吾的和自己说起,那个「举报群众」……居然是那只曾经尴尬决绝的拒绝过

    自己的「善意邀请」的小野猫——安娜。

    阴差阳错?机缘巧合?无巧不成书?不管怎么样,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意

    外的巧合,竟让石川跃有些兴奋起来……既然安娜碰巧知道了这么多,既然自己

    还有用得着张琛的地方,那么如今看起来,即使在利弊上来说,「搞定」这只小

    野猫,是要比「搞定」张琛更加合理一些。对于夏婉晴来说,事后完全可以理解

    为,自己是为了保护费亮老师(也是保护晚晴),才冒这么大的风险;对于张琛

    来说,自己又是为了保护他不至于坐牢,才折腾的事情如此麻烦;甚至对于许纱

    纱来说,这完全是为了保护她的名声和节操,自己才会这么做……当然了,许纱

    纱也许根本不需要知道这些。

    不过他有知道,这些都是自己的借口。

    那天,在后湾中心,安娜在拳击台上的风采,和拳击赛后给自己的沉重打击,

    居然在自己的内心深处留下了一团火焰,现在,自己有足够的「借口」去狠狠的

    出一口气,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么?他有一种报复的快感在胸腔里奔涌。甚至从

    某种意义上来说,和欲望都没有关系,他只是想向其实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一切的

    叔叔去证明:用不同的方法,自己,却可以做的更加出色,也更加决绝!

    川跃抿了一口茶,微微笑着对期待他开口的程绣兰女士依旧是说的淡淡的:

    「程姐,你不用担心,我会搞定的……」

    程绣兰似乎没想到川跃会这么直接,笑得有点不自然:「小石啊,我们都要

    遵纪守法……」

    川跃抬眼,看了看绿荫上洒满的午后阳光,又看了看远处已经在搭的新娘新

    郎照片墙,停顿了一会,才淡淡的说:「当然要遵纪守法,我们……都应该遵守

    法律的底线,也应该遵守社会的公德。那个举报人,我会和她谈谈。捕风捉影,

    污人清白的话,就是造谣,不能因为几个谣言,就让一个已经改过自新的前科犯

    被警方误解不是么?」

    「……」程绣兰只好低头喝口茶,无奈的微笑着摇摇头。

    「哦,程姐,既然今天来了,还有点公事,我跟您也汇报一下……」

    「吆……汇报两个字,你程姐可不敢当的……小石你可别吓着你程姐了。」

    「刘局长已经找我谈过了……下半年,刘局长希望我的工作重心,转到河溪

    的远景体育商旅项目中去,部分项目可能和新西体集团有所重叠,这也是河溪市

    委的要求,可能会涉及到屏行区的一些项目……比如那个屏行网球中心,既然不

    能作为小球中心的基地了,市区其实也想做一些试点,都已经请示到省委和总局

    去了……所以,我们希望可以一如既往的得到晚晴集团的在资金上的大力协助

    ……」他略为公事公办的嘴脸说完这一遛话,又转了一个灿烂的微笑:「我相信,

    程姐……会照应我的吧?……」

    「那是当然的了……」程绣兰立刻换上了灿烂的笑容:「程姐不是说啥,我

    是看着我们夏总工作生活学习的……她在河溪的这些年轻人里啊,一直都最赞赏

    小石你了……你的事情,夏总只要在能力范围内的,一定是会尽力协助的……」

    石川跃很轻微的摇了摇头,似乎是示意程绣兰没听懂自己的话,他装作漫不

    经心的补充着:「不……我说的不是夏总……哦,当然了,晴姐肯定会照应我的

    ……我说的,是程姐您……程姐,您,程绣兰程姐,您……应该也会照应我的吧?」

    这一次,石川跃用诚恳却带着寒意的眼光,很认真的看着程绣兰,仿佛要从

    她那街道大妈一般慈祥的笑容深处……看到更深处……

    程绣兰眯了眯眼,似乎有点不习惯川跃的眼神,甚至难得的,有点想回避和

    川跃眼神的交流,她是晚晴公司的总裁助理,在外人眼里,是夏婉晴养着的一个

    街道大妈似的行政老职工,也许在有些人眼里,她又是夏婉晴的代言人之一,负

    责说一下夏婉晴其实不会说出口的话……无论哪一种身份,她,都只是夏婉晴的

    影子……但是,被别人点名到自己的头上,被别人关注她自己……她却多少有点

    不习惯了。

    川跃似乎感受到了她的窘迫和警惕,也很为自己这小小的一步的效果而得意,

    却也不想再为难她,指了指酒店的前门过道:「程姐,你看……新郎新娘的车队

    ……好像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