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5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5回:张琛,女人从来都会说不

    【加长回】

    「不,不要……别这样。轻,轻点……琳琳就在隔壁。求你,轻,轻点…

    …」

    倩姐好像是在含着泪哀求自己。

    你来我往的已经推搡了一会儿,张琛将于雪倩的身体用一个公主抱,箍搂在

    怀里,一屁股霸道的坐上了她温软、清洁,铺着米黄色床单的卧床。其实他还没

    有开始真正意义上的侵犯动作,他只是用手掌在倩姐多汁的身体上捏揉,从她的

    胳膊、大腿,到她的腰肢和背脊,让她的衣裳发出「飒飒」的摩擦声,探索她的

    肌骨曲线;他甚至都还没有攀摸上她的乳房、臀瓣或者小腹这些重要的部位。但

    是怀中的倩姐,却好像已经羸弱、畏惧、屈辱、难过得快要化成水了,说话都已

    经含糊不清……

    她的眼眶里全是泪水;她的脸腮上全是晕红;她的嘴巴都有点合不起来,微

    微的一张一吸,雪白的牙齿探出来,在自己的下唇皮上刻出一个血痕印;她的身

    体,即使隔着衣服也是摸起来滚烫,像发烧了一眼;她的关节好像都化成了汁液;

    她的表情仿佛是挣扎在崩溃的边缘;她在无助的哀求「轻点,轻点……」,胸膛

    一阵阵无助的起伏;张琛都已经听不明白,她究竟是在哀求自己抚摸的时候轻一

    些?还是在在哀求她自己的声音轻一些,好不让隔壁的女儿察觉到异样。

    就在刚才,小客厅里,轻易的几个来回推搡、躲闪和抗拒的动作,张琛就把

    倩姐拖进了她的卧室。不需要太多的解释,倩姐当然知道他想要做什么,她当然

    也是有反抗的,无论是肢体还是语言上……

    但是,张琛能感觉到,这种抗拒的不坚决、挣扎和迷茫,非常的软弱、非常

    的犹豫,甚至与其说是在抗拒自己的侵犯,不如说只是惶恐于不要给隔壁房间里

    的小女儿听到什么……这和七年前是截然不同的。

    七年前,当自己喝多了,向倩姐求爱被拒绝后,可能是因为自尊受到了伤害,

    也可能是因为那压抑的性欲,或者更可能是自己对青春期性幻想的一种补偿,张

    琛疯狂的扑倒了倩姐……那一次,她几乎是拼命的在抗拒;她踢他,推他,打他,

    用指掌在他的肌肉里刺出血痕来,甚至用牙齿咬他……

    当然,在孔武有力、年轻力壮的张琛面前,那些抗拒终究是徒劳的。在他酒

    后也有些模模糊糊的记忆中,自己应该是恶狠狠的打了倩姐,压迫着倩姐的身体,

    让她无法动弹,直到她的体力逐渐耗尽。自己应该是撕破了倩姐的衣服,在她只

    穿着内衣,那诱人丰腴的身体上肆虐玩弄了好一阵,甚至将倩姐雪白的肌肤抠出

    很多淤痕来,才扯烂了她的贴身内衣。不仅是为了禁锢倩姐的反抗,更是为了更

    加刺激的视觉感受,他用倩姐的文胸将她的两只手绑在床头。那蕾丝的绑带,扎

    着女性雪白柔弱的手腕,限制着被强奸者的行动,让她无力抗拒、欲罢不能,无

    可奈何的接受着被插入奸污的命运,让张琛更加的兴奋和疯狂。甚至,在他都已

    经在趴在倩姐的肉体上,抽插了一阵,在倩姐的体内射精后,都觉得不够满足

    ……他要求倩姐再为他口交,倩姐不停的反抗,死活都不肯张开那张美艳的嘴唇,

    他甚至粗鲁、暴戾、疯狂的威胁她「不给我吹……就去隔壁弄死你女儿……」。

    尽管那个「你女儿」,其实恰恰是张琛的亲侄女,才刚去世的大哥唯一的血脉,

    被酒精、性欲和失望浸润的张琛也未必在乎。

    事后,倩姐是把自己赶出了筑基。不过倩姐也表示,那晚他喝醉了,很多事

    情,他的记忆不太清楚了,实际上的场面没有那么暴戾,他也没有威胁要弄死侄

    女儿,她也不可能去报警……当然,作为花媒街上的妈妈生,去报警说自己被小

    叔子强奸了本来也是不现实的;张琛也乐得稀里糊涂的,去忘记那酒后记忆中的

    一些细节。但是有一点,张琛可以肯定,那一夜,倩姐是真的在反抗,对于一个

    混过花媒街的女人,在老公去世后,她是不愿意和老公的亲弟弟发生这种关系的。

    女人永远都会说不!只不过有的时候,她们是认真的,有的时候却不是……

    而今天,倩姐也在抗拒,也在哀求,也在躲闪……但是张琛却同样肯定:这

    只是象征性的。甚至轻易的,自己就把倩姐从客厅生拉硬拽到了她的卧室。

    是什么改变了?自己比七年前更有吸引力了?也许自己是变了,但是张琛也

    不觉得自己能有多大的吸引力?还是七年的单身生涯,使得这个女人压抑了太久

    对于性的需要,使得她无法抗拒一个至少还算熟悉的男人的侵犯?还是说……另

    一种可能?从「花媒街的妈妈生」,「琰哥嫂子」的身份,转变了七年的「服装

    店小老板」的生涯,让这个单亲妈妈变得无助、惶恐?是不是对于倩姐来说,自

    己的「帮忙」,不是什么小叔给寡嫂和侄女儿的理所当然的协助,毕竟,过去的

    七年,自己从来没有尽到过什么亲戚的责任和义务;更不是一个曾经的暗恋者的

    一腔柔情,倩姐又不是初出茅庐的无知少女,应该明白「感情」这种东西的不可

    靠;而是这个世界上更加现实、更加冰冷的「交易」。

    我帮了你的忙,你一个曾经出来「做」过的单身女人,还能怎么回报我?当

    然是给我玩身体!女人永远都会说不!但是有的时候,女人其实并没有拒绝的权

    力。

    这种「可能性」侵袭到张琛的脑海,却让他烦躁和郁闷起来。这种烦躁和郁

    闷挥之不去,他只能将它们化成性欲。

    他没有直接去吻倩姐的嘴唇,而是在倩姐的脑门、鼻梁、脸腮这里琢吻、舔

    舐,用自己的口水去继续化解倩姐已经酥软的身体。另一边,他的两只手掌也已

    经不甘寂寞,开始解开倩姐毛衣的胸前纽扣。

    「不要……不要这样……别……」倩姐依旧在无力的反抗。但是那轻微的扭

    动,除了把她的乳峰送上来和张琛的手掌发出摩擦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别的意

    义。

    好软,好舒服,即使隔着衣服,蹭弄到倩姐的乳房,张琛也是觉得一阵阵的

    满足。他故意解的很慢,一颗,又一颗……他享受着那纽扣被解开时,女人衣衫

    分开的那种性感和无助,也享受着那丰满的乳肉无奈的擦过自己手掌时候的征服

    感。一颗,又一颗……那毛衣的纽扣被全部拉扯开,里面,打底的绸缎抹胸塑身

    内衣就露了出来,居然也是粉紫色的。那种细腻纤薄的内衣光泽,将倩姐的身体

    包的紧紧的,和她的肌肤起伏完美的吻合在一起,就连那肩胛上那条纹绣着花瓣

    的小花边,都仿佛是长在肉上的一样。更不要说,这种塑身内衣在领口这里完全

    是一个圆领低领的设计,里面,倩姐的文胸,包裹着那两颗饱满的乳球,夹着一

    条深邃而白皙的乳沟,已经从塑身内衣的领口,露了出来。

    好精致的文胸啊……那是浅蓝色蕾丝文胸,四分之三罩杯的设计,可以将乳

    房的一侧完全的展现出来,浅蓝色的蕾丝纹绣着繁缛的花纹,在那花纹和花纹的

    间隔里,是肉色的罩杯垫。仿佛有一些汗水味,仿佛有一股乳香……让张琛无法

    忍耐,一把就捏住了倩姐的乳房。用力的开始揉搓,用那文胸移动着去蹭弄那白

    皙的乳球和点拨那两颗乳豆。

    「啊……」倩姐似乎是本能的抓住了张琛的手腕,但是她微薄的力量当然无

    法阻止张琛继续着动作:「求你……不!!!别!!!不要这样!!!琳琳…

    …会听到的……」

    张琛喘息着,开始伏下身体,在倩姐的胸脯上、乳沟上留下自己的口水,一

    般继续在脱着倩姐已经快要支撑不住的毛衣:

    「倩姐……你的……胸……好漂亮啊。你别守着了,给我……啊……玩一玩

    ……再不给我玩一玩……啊……啊……就太浪费了……」

    他胡言乱语着,将倩姐的毛衣连那件本来就很容易拉扯掉的呢子套裙,也都

    被自己三两下就扯下来,抛在了一边。此刻的倩姐,上身是粉紫贴身纤薄的塑身

    内衣,胸口夹着浅蓝色蕾丝文胸,下身是一条灰黑色的连裤丝袜,包着她肥美的

    臀腩上,还有一条被丝袜网罩着的浅蓝色蕾丝内裤。即使时隔多年,倩姐的身体

    依旧有着花媒街上特有的风韵,那一身纤薄如蝉翼的内衣,与其是说是遮掩,倒

    不如说是勾勒她的女性曲线。

    张琛贪婪的在倩姐的身上每一处抚摸着,留下自己的抓痕,他真的很享受自

    己的指尖隔着塑身内衣和丝袜,在这个他魂牵梦绕的女人身上,留下一道道淫糜

    的痕迹。倩姐的奶子好温软,倩姐的大腿好光滑,倩姐的屁股好浑圆,倩姐的蜜

    穴有一股香味……

    于雪倩想来也是无法忘怀那花媒街上的本能,从被自己侵犯、抚摸中慢慢在

    升腾,那些徒劳的抗拒,也渐渐变成了迎合……甚至她的手掌已经在自己的背脊

    的肌肉群上抠出指痕来。那「别」「不要」「放开我」也已经含糊不清,更像是

    女人邀请温柔对待的呼唤。

    但是今天的张琛觉得很刺激,仿佛有一头奔跑的豹子在自己的体内的窜来窜

    去,他是温柔的亲吻倩姐的嘴唇、脖子和胸乳,却又忍不住用了很多暴力,在用

    手指狠狠的勾着倩姐的臀瓣玩弄着,居然猛烈的「啪」得拍一下。

    「啊……」仿佛是一下击打,那臀肉固然荡漾起让男人兴奋的波浪,但是女

    人也已经陷入半疯狂的状态,倩姐忍不住发出淫魅的一声呼唤。但是这一声声音

    太大了……于雪倩的脸色旋即变得苍白,她的眼泪从两腮滑落,似乎是用尽了全

    身的气力,在咬着自己的嘴唇,压抑着自己的感觉……她最怕的,是给隔壁的女

    儿听到吧。

    七年的居家生活,让这个花媒街上曾经小小有名气的妈妈生,多了太多的羁

    绊和家长责任。张琛却没有这种感受,他丝毫不介意隔壁的小侄女怎么想。甚至

    在他狂野的淫欲的催动下,他想到隔壁那刚刚发育的小侄女,能够听到自己和她

    母亲缠绵癫狂的声音,是一种别样的刺激……但是,他倒也不至于将嫂子逼到这

    种尴尬的状态下,他喘息着,一边继续脱倩姐的内衣,一边低声在倩姐的耳边弄

    乱她的思绪:

    「倩姐……你配合一点,我就轻点……琳琳听不见的。你再这么犟着……真

    折腾出大动静来,琳琳才真的听到了。没事……没事……给弟弟我……玩玩…

    …我知道你也想要的……好美啊……倩姐,你的身子,真是漂亮到爆炸了……我

    天天想,夜夜想……在牢里都想着呢。可给我……了……」

    「姐……你的奶子太香了……」

    「姐……你的屁股也好香……」

    「姐……你摸摸我这里,都硬得不行了……」

    「姐……你下面……也湿了……」

    「姐……你的奶罩都那么热啊……」

    「姐……」

    他一边喘着浓重的粗气,一边不停地在倩姐身上亲吻、舔舐、抚摸、抠挖,

    一边一件件的,把倩姐身上的塑身内衣、连裤丝袜脱下来……于雪倩几乎已经没

    有了反抗的欲望,甚至两只手、两条腿和那浑圆的美股,已经顺从的顺着他侵犯

    的动作抬起来,由得他脱她的内衣了……除了断断续续的「啊啊……啊……啊

    ……呜呜……啊……嗯……」呻吟之外,更是任凭他不停的淫玩她的躯体,挑逗

    她的反应。

    当他伏下脑袋,在倩姐的乳沟上舔舐的时候,那胸罩的作用,只是增强怀中

    女人的精致感和丰满感……但是他也感觉到了,倩姐已经不是在抵抗,而是在迎

    合了。他甚至一边继续吃着倩姐的奶子,将倩姐的乳肉和文胸都舔上了自己的口

    水,乘着倩姐被自己淫玩的已经昏昏沉沉,又把倩姐的文胸……用力粗暴的抬了

    上去,「挂」在倩姐的乳房上,让那多汁肥美的奶峰彻底的暴露在自己的视线和

    指掌中,让两颗已经鼓起来泛出赤红色的乳头,也彻底的落入自己的魔爪……而

    那浅蓝色的蕾丝文胸,挂在乳房的上沿,已经没有任何遮掩的意义,而更像一种

    臣服的女人才有的淫魅的配饰,在衬托她乳肉的白皙和肥美。

    张琛瞪着那两颗他也算是朝思暮想的乳头,似乎觉得颜色比自己记忆或者说

    想象中的要深一些,乳晕的直径也要更大一些,但是那种带着香香的又有点骚骚

    的气味,却好像更加的浓郁,拥有催情的功能……

    「姐……你的胸……啊……可想死我了……弟弟我过去几年,天天想,夜夜

    想,姐你就放开点……啊……给弟弟我好好玩玩吧。」他也是信口开河甜言蜜语,

    虽然倩姐对他来说似一个符号,一种回忆,一种欲望,但是也谈不上朝思暮想,

    过去几年,尤其是出狱后,女人,他其实也没断过档;但是这种话,对于此情此

    景,总是起到了烘托气氛,降低抗拒和挑逗女人的作用。

    果然,于雪倩的身体给到了更加迎合的反应,她不仅一动不动没有任何的抵

    抗和遮掩动作,甚至好像发出了一声「嗯……」的闷叫,身体稍稍在前倾,虽然

    她咬着下唇的表情依旧似痛苦的、羞耻的,但是身体的反应已经几乎是在邀请了,

    就差用言语来承认此时此刻张琛对她身体的奸玩权了。

    张琛得意的淫笑着,一下子扑过去,把整个脸庞埋在倩姐的乳沟里,四周全

    是成熟女人才有的那种温热的体香,带一点骚味,却又显得很干净。他激动的,

    用舌头卷着唾液,在倩姐两颗乳球崛起的边缘开始亲吻、吸吮,甚至将那乳肉一

    片片的叼在牙齿里「拎」起来,又让她「扑」的弹回去……一圈又一圈,从最边

    缘慢慢到最核心……他的口水也真是多,将于雪倩两颗白乎乎的乳球,一会儿,

    就弄的湿淋淋的,简直有一种淫糜的光泽在闪耀,更不要提那乳肉被这样的淫弄

    所升腾上来的温度了。而偏偏避开了最需要安慰的女性的象征,按乳尖已经充血

    高翘的部位……

    「啊……啊……阿琛……阿琛……」倩姐毕竟似久旷的女人,又是曾经在风

    月场里打滚的女人,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娇媚的挪动,晃悠,挤压,很明显是在张

    琛的玩弄下,无法抑制乳房最酥痒处的「需要」,那妖魅的身体动作,如同艳舞

    一般,其实就是要讲自己的奶头,挤到张琛的嘴边去寻求安慰。

    张琛发出一阵阵得意的淫笑,他偏偏还是躲开了倩姐的乳头部位,而是拖着

    倩姐的手,到了自己的胯下。那意思非常暧昧却也非常明晰:要我玩你的那里

    ……你先要臣服我,愉悦我……

    果然……于雪倩的手掌,开始不自觉的套弄起自己那根已经硬得发疼的鸡巴

    来。不管是嫁人了,还是生育了,哪怕女儿都十五岁了,过往的经历,毕竟会在

    这个美艳的熟妇身体里留下「如何取悦男人」的记忆。她的动作非常娴熟,非常

    温柔,也非常诱人,她只是隔着内裤几下,用一种很卖力的滚轴弹动的动作,仅

    仅用手指和手掌,就将张琛阴茎上的敏感点全部抚慰了一遍。

    然后……她又开始拉开张琛内裤的松紧带,将那内裤向下一撸,将张琛那黝

    黑的阳根解放出来,轻轻的替张琛的包皮向下理顺,将那龟头一层层的释放出来

    ……然后动作越来越快,避开龟头敏感区域,却在阴茎上一下一下越来越接近狂

    乱的套弄。

    「啊……谢谢姐……舒坦……舒坦极了……啊……」张琛投桃报李,在享受

    了一番之后,也终于开始了对倩姐乳头的攻击。但是和刚才用口水、舌头淫弄乳

    房不同,这次他偏偏更加的狂躁和粗暴。他用两只手箍着于雪倩的身体,让她的

    身体的左右前后没有一丝空隙可以摆动,然后用牙齿咬着于雪倩殷红的乳头,用

    力向外拉扯……

    「啊……疼……轻点,阿琛,轻点……」倩姐开始讨饶,但是她的身体更加

    激烈的颤抖,张琛几乎能感受到她内裤下早已经是一片泉眼喷涌……他却不肯善

    罢甘休,反而更加用力的在于雪倩的乳头、乳晕、乳肉、肩膀上咬一下一个个牙

    印……一般含糊着口水,在羞辱着这个女人

    「姐……你忍着点……嘿嘿……嗯……小心给……给……琳琳……听到…

    …看到……看到你这样子……这是报复,我的姐啊……我的姐……这么多年了

    ……这是报复……呜呜……咱们老家,都是一个嫂子,几个兄弟用的……呼呼

    ……你没给我用好几年……呼呼……弟弟我想死了……你要补偿我……」

    他胡说八道,却感受到于雪倩的身体更加的滚烫,似乎眼泪都流了下来,却

    依旧不敢停止在他阴茎上的侍弄。他得意的又挪动身体上去,在倩姐的雪腮上舔

    干净她的泪珠,下面却拉扯着倩姐的内裤,将那最后一条布料也顺着倩姐的大腿

    脱了下去……

    「嗯……姐……嗯嗯……补偿你……姐……嗯嗯……给你……」倩姐似乎也

    进入了高潮,呜咽着,哭泣着,认可着此刻的淫糜,甚至都开始主动的,拖拉着

    张琛的阳具,在靠拢她阴毛密布的阴道口……

    「这样不行……还不够……」张琛故意挪动着自己的鸡巴,在倩姐的阴户上,

    骚毛上,阴唇上,会阴上,点来点去,用自己的龟头和体液,将倩姐本来已经湿

    润泥泞的下体搞得一团糟,却喘息着,挪动着,不肯发力捅进去……捅进他其实

    也向往了很久的蜜穴温柔乡。

    「那……那是怎么样呢?……」于雪倩也已经昏昏沉沉,满口都是哀求。此

    时此刻,她已经过不是在交易,不是在奉献肉体给小叔子奸玩,而是在渴求男人

    的侵犯和凌虐了。

    「姐……你替我吹一下……」张琛贼兮兮的笑着,摇动自己的下体……

    于雪倩嘤咛一声,但是此刻,她的脸蛋早已经绯红,身体早已经酥软,乳房

    早已经鼓涨,下体更加是喷吐着女性的渴望。她也顾不得羞耻,趴下来,用两只

    手,捋动张琛的阳具,将他丛乱的阴毛理了一下,努力张开自己的雪唇,伸出一

    条温热的小舌头,对着张琛的龟头马眼就舔了上去。

    「啊……」张琛抬起头,舒服的发出长长的闷哼,这不是触感的问题,而是

    这个女人,趴在自己下体,像个性奴一样吃自己鸡巴的,那种征服感。那个高贵

    的、温柔的、亲和的嫂子……其实早就消失了吧。只剩下这个无助的母亲、孤单

    的女人、寂寞的熟妇,在无奈的找回昔日里纵情声色的本领,在取悦自己的性需

    求。

    「噗嗤噗嗤」胯下,倩姐已经开始吃自己的鸡巴,自己的鸡巴已经可以感受

    到那口腔里的温柔,没有齿感,舌头和上下的嘴唇包着她的牙齿,口腔壁里的薄

    薄的一层嫩肉和口腔本身的坚实,带给自己完美的包裹感,而龟头不时的可以撞

    击在一片深深的肉壁上,更是让马眼这里一阵阵的跳动……

    他被这种征服的快感所激烈,也顾不得甜言蜜语什么的,仿佛有一头暴虐的

    野兽在自己的胸腔里轰鸣,他按着倩姐那满头的秀发,狠狠的将她的脑袋按下去

    ……让自己的鸡巴深深的戳到倩姐咽喉的最深处……一下,又一下,又一下,让

    她口腔里的肉壁能够裹着自己的阴茎包皮来搓动,让她因为刺激而过分分泌的唾

    液包满自己的阳具……

    「欧欧……」于雪倩忍不住咽喉的痛苦,发出干呕的声音。但是目光更加的

    迷离,脸蛋、桃腮、脖子甚至奶头的颜色都泛上一层因为痛苦和屈辱所充血的深

    红……

    「倩姐……我的……啊……啊……鸡巴……好吃么?……啊……啊……你下

    面……要不要吃啊?」张琛快活的嘶吼着。

    他享受着这么折腾这个女人。他不是要做爱,而是要征服和占有,这也不是

    他对倩姐有什么情绪,而是每一个男人都有的,对青春期幻想对象进行凌辱的一

    种欲望,仿佛是在告别过去,又仿佛是在请过去的自己喝一杯性欲澎湃的酒……

    曾经在被窝里撸着青春期的阳具幻想的女人,终于被岁月洗练后,拜倒在自

    己的胯下供自己享用……那些亲昵、温存、慰藉,当然不如凌辱和折磨……不给

    倩姐那雪白多汁的肉体留下一些伤痕,已经是张琛客气了。所以鸡巴一定要吃,

    要卑微的吃,要折辱的吃,要像一条绝望的小宠物一样跪着吃……让她成熟的身

    体,化成一具羞魅的性具。仿佛那人格的象征在消失,而是用性来惩罚这个女人

    ……曾经对自己说的不。

    张琛终于没能控制住自己射精的欲望,觉得马眼这里已经快到了极限,他没

    有拔出来,而是抓着倩姐的头发,狠狠的又顶了一下……

    一股滚烫的精汁畅快的冲出自己的身体……奔涌向那女人的口腔深处。他不

    在乎……他想要的,就是这样的感觉……深深的快感,深深的满足,深深的冲动,

    深深的畅快。四肢骨骼都在发出旮旯旮旯的爆裂声,女人永远不会说是,过去不

    会,现在也不会,但是一切都有所不同,她不是依旧要匍匐在自己的胯下,咽下

    自己的子孙浆么……上一次是因为暴力,这一次……是因为一个母亲的无奈。

    一直到那汹涌的快感略略散去,他才歉然的低头,他也并不是要刻意的羞辱

    这个女人,只是一种欲望和饥渴而已……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自己的鸡巴已经

    被倩姐吐了出来,却依旧没有萎软的迹象,依旧硬邦邦的顶在那里。而倩姐,仿

    佛是失神一样的软倒在床褥上,呆呆的,畏惧的,却也是依赖的看着自己。

    「姐……不好意思啊……你太漂亮的……一时没控制住……」张琛又换了嬉

    皮笑脸。他享受刚才凌辱倩姐那一刻的快感,并不表示自己真的有什么动机刻意

    的去凌辱倩姐。

    而且,他是懂事的,自己的鸡巴爽了一炮,不管倩姐内心深处怎么想,总归

    有女人的天性欲望。她的下面恐怕已经欲渴难耐,他当然不能让这个自己青春期

    意淫的美少妇怨望,他伏下身子,用自己虬泾的身躯压着倩姐,一面在倩姐的脖

    子、胸脯、奶头、肚皮上亲吻,一面揉搓揉她已经软成一团的身体,而自己的鸡

    巴在逐渐又刚强起来,在磨蹭着,寻找着那最是幽深的入口。这一次,却不全是

    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这个女人,这个曾经让他青春期手淫的女人,他,可以给她

    快感和满足……

    「阿琛……阿琛……」被自己奸玩成这幅模样,倩姐似乎终于陷入了情欲的

    深渊,已经没有挣扎,而是磨动着身体,手掌已经不自觉的搂上了张琛的背脊,

    在张琛的背上又伸展开来,用指甲抓出一条条深刻的痕迹。

    有点痛感,却更加刺激。

    「噗嗤」一声若有若无的带着水花的声响,张琛的阳具找到了温柔乡的入口

    ……真是紧致……简直不能相信是一个女儿已经十五岁的美妇的下体,以张琛的

    经验,这种下体的紧致,不是后天锻炼可以获得的,而是女性天生的体态和天然

    器官的资本。是温柔乡……是哥哥曾经霸占的温柔乡,如今却不得不向自己开放。

    「噗嗤、噗嗤、噗嗤」「姐,姐,给我操的爽么?姐……说话……说话…

    …」张琛开始抽动……

    「爽……爽……阿琛,阿琛……别逼我说……别逼姐姐……啊……呜呜…

    …」于雪倩已经开始胡言乱语,满口娇吟,泪水却稀里哗啦的从眼眶里夺眶而出

    ……但是张琛能看懂,那不仅仅是被小叔子奸淫的屈辱,还有女人的快感,寂寞

    了很多年又得到慰藉的快感。

    女人不会说是……但是她们也要。

    她们要,我就给!!!

    张琛这一次,仿佛不再是为了自己的快感,也不再是为了往年的慰藉,而是

    仅仅是为了胯下的这个美妇,他吸了口气,仿佛是要挑战自己一样,开始憋着精

    关,也不顾什么九浅一深,而是像个带着马达的打桩机一样,像在做什么健身运

    动一样,疯狂而沉重的抽动臀胯……他要让胯下的美妇失去理性,失去尊严,失

    去矜持,失去贞守,却收获最极限的快感。

    「啊……」

    「啊……」

    「啊……」

    于雪倩一开始还在淫叫,在呼吁,在压抑着声音的高度而哀鸣,到后来,张

    琛居然在她身体上就这么疯狂的抽插了有整整五分钟好几百下,一次又一次都是

    高频率的冲击,她的阴道已经狂热的收缩高潮了三次,每一次,她都已经开始翻

    白眼,似乎要晕过去了,却又被下体的痛苦和快乐所激荡起神智来。

    「啊……」就连张琛的身体条件,也终于觉得腰肢这里有些酸楚,一声最痛

    快的虎吼,他终于将精液又一次喷射了出来……这一次,他甚至都没有拔出来,

    而是将那股滚烫的浓浆毫无保留的倾泻到倩姐的子宫里……

    ……

    ……

    一直到张琛穿衣服的时候,于雪倩居然还躺在那里一动不能动。看着床铺上

    那美妇依旧玲珑有致,却已经酥红滚朱的躯体,看着倩姐茫然痛苦却好像得到了

    满足的眼神,看着倩姐脸蛋上的泪痕,看着倩姐一片狼藉的下体,看着满床倩姐

    的衣服和贴身内衣……张琛又得到了某种满足。

    「姐……不好意思,怕吵醒琳琳,我……我得走了。」

    「嗯……」于雪倩似乎挣扎着,在一旁拉过被单来遮掩了自己的身体,红着

    脸,眼眶里流动着光泽:「阿琛……这……就当是嫂子谢你。不能有下次。啊

    ……」

    张琛听倩姐还要找台阶下,几乎噗嗤笑出声来,却装作一本正经说:「知道

    了,姐。你放心,我也不会那什么……那么禽兽的。不过其实男欢女爱什么的,

    也挺正常。姐你还那么年轻,也不用憋着,这又不是封建社会。我那死鬼大哥都

    过去多少年了么,琳琳现在也长大了,姐你也应该找一个……姐,不过明天,我

    有点正事,不能过来看你们了,可别怨兄弟薄情寡义,下床就忘什么的啊。后天,

    最晚大后天,我那里还有几瓶好酒,我给您送来,您留着送人也好,自己喝也好

    ……」

    「你还有正经事了?明天……说的那么认真,又要干什么去啊?阿琛,姐是

    多嘴,你可别学你死鬼大哥,别……做什么出格的事了。」于雪倩到底是跟过自

    己大哥的,似乎能从自己一大片胡扯淡中,敏锐的感觉到问题的重点。

    张琛也只好伸个懒腰,装作若无其事,却忍不住调侃一句:「我能干啥出格

    的事情。明天,有个婚礼,我老板让我去帮帮忙……捉只小野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