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4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4回:张琛,岁月从来不会无痕

    夜半深。

    带着嫂子于雪倩、侄女张琳在溪月老街的一家本地特色餐馆里吃过晚饭,张

    琛又开车送这一对母女回他们在溪山新村的家。

    倩姐坐在后座看着车外的灯火出神……张琛从后视镜里看着她,看着道路两

    侧的路灯在她脸庞上划过的光影交叠,居然有些神不守舍的感觉。

    还是自己调皮的小侄女张琳,在副驾驶座上,挺着一对可爱的小胸脯,和自

    己逗咳嗽:「二叔……你怎么每次开的车都不一样啊?你偷车的啊?」

    「琳琳!怎么这么没规矩?」后座的倩姐忍不住骂着要教训女儿两句。

    「唉,你别说,你叔我这车啊……还真是常换!」张琛开的其实还是公司的

    车,后备箱里还装着他给倩姐带的一箱冬枣、一箱马蹄,但是他是习惯了满嘴跑

    火车,自然乐得和侄女有一句没一句的胡扯:「你不能老开A6是不是,老开豪车

    人家以为你是大款,就该抢你了,就算不抢,有些人瞧不得你开好车,就该划你

    车了;你也不能老开金杯,老开金杯人家以为你是土匪,就该怕你抢了,就算不

    怕你抢,还怕你蹭了他的车呢……常换。就让人家猜不中你是个什么来路,路上

    开着抢道人家还怕你呢……今儿啊,是带你们娘儿两去吃老街菜,开这个就正合

    适。下次,我蹬一三轮,咱们去河北区吃大排档呢……老板看我们可怜,都给打

    折呢……」

    于雪倩也是忍不住笑着嗔一句:「阿琛你也长不大,满口胡说八道,也教坏

    琳琳……」

    张琛嘿嘿直笑,就这么和侄女一路贫嘴,也逗得张琳叽叽咯咯的笑个不停。

    那两个在保险带的勾勒下分外妩媚的小奶包,荡起一阵阵的小波浪。张琛知道是

    亲侄女,又是十五岁的未成年少女,但是习惯了,余光依旧忍不住偷偷瞄了好几

    眼。除了那车厢里温柔的美熟妇、俏皮的美少女带来的惬意暧昧,那么一瞬间,

    他居然还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温馨感觉,那好像是一种「我可以照顾别人」甚

    至「我可以照顾家人」的成就感和满足感。

    去年十月份,多年不曾联系过自己的大嫂于雪倩,给自己打了一个突如其来

    的求助电话,告诉他她母女两个人已经到了河溪,却在张琳的入学和参加集训问

    题上有些走投无路,问他有没有门路。

    这可真是碰巧了,张琛别的门路没有,河西体育圈……他明的暗的还真有些

    路子。但是他也不想惊动程绣兰、石川跃这个级别的人物,只是通过省体育局公

    关办公室的职员李瞳,打听消息。很快,李瞳就找到了,同样是走的石川跃的门

    路才来到河西的,新任河西省花样滑冰队的美女主教练白荷。倩姐原本是准备了

    五万现金,想要搞定这件事,并且漏出意思来,实在不行十万也可以……可怜天

    下父母心,也是难为了倩姐这个从良上岸的昔日名花、单身母亲了。按照李瞳替

    张琛分析的「尺寸」,认为钱倒不是问题,十万差不多了,即使不够,张琛手上

    其实也有一笔钱可以垫上。别说自己对于雪倩的亏欠,就算是替死鬼大哥照顾一

    下侄女,他也是分内事。但是张琛知道自己上不了台面,又不好意思惊动石川跃,

    就让李瞳代自己去找白荷、范主任、费校长这些人打招呼疏通……反正,李瞳姐

    弟两欠自己的人情,那是还都还不完了。

    想不到,没几天,石少还是知道了这件事。估计是李瞳那小娘皮嘴巴不稳,

    又是一颗心全在石少身上,石少随口一问,她就全招了。石川跃倒是很客气,特

    地给自己打了个电话,耐心问张琳的过往成绩……听说张琳还是比较有一些花滑

    基础的,就笑着安慰自己:

    「我听着这个情况,觉得挺合适的。既然是市级青少年队的队员,来河西,

    就是我们非常需要的人才交流。对于河西新建的队伍,本来就很需要这样的储备

    队员……你不要去瞎跑瞎打点了,反而显得心怯。就是光明正大去报名吧……符

    合条件的人才,省局本来就给各个相关单位递过文件,要全力支持这次冬季运动

    中心的筹建;学籍什么的,按照政策,就是应该落实……你去白指导这里通过私

    人关系打招呼,她反而政策上不好把握尺度……」

    张琛虽然搞不清什么政策,但是却是个人精,一听就明白了。张琳根本没有

    在河溪的就学履历,户口也不是河西人,成绩也不过是筑基那种城市的青少年队,

    「符合条件」那根本就是石川跃信口开河。但是石少做事,就是这个风格,明明

    是暗箱操作的事,也偏偏要说的滴水不漏。也许张琳的条件本来就还凑合,对于

    石川跃来说,也是顺手人情,但是无论如何,石少能主动给自己打个电话,这份

    心意是难得的,这个电话背后,其实也只有一个意思:「不用出钱了,一切有我

    搞定。」

    果然,也不知道石少怎么打的招呼,很快,学籍、集训名额的事情都顺顺利

    利的搞定了。连于雪倩原本准备的五万,都一分钱没花。张琛虽然也知道,石少

    的情不是那么好欠的,每一笔都要用刀和血来还,但是在于雪倩面前,他多少也

    有点得意,有点「看看你弟弟这手段」的快乐。

    反正,石少的人情也还不完,最后了不起,拿命来还呗。就好比……最近有

    一件挺「烫手」的事情,自己又莫名其妙多欠了石少一个大人情。

    晚晴公司总部的总裁助理程绣兰大姐找过自己,虽然话说的很晦涩,但是大

    体意思却是:码头漏风了,有人看见了自己,可能要向警察举报,为了说不清道

    不明的牵连,自己可以认承是那个码头仓库里的干活拉人的司机,「教唆卖淫」

    而且是「从犯」,不会判太重,进去蹲个一年半载的,公司可以给30万安家费。

    总比一问三不知,引出更多的调查查到公司头上要好。

    程绣兰的意思,他其实是不太敢违逆的。本来,进去蹲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自己也不是第一次进去,替一个色情窝点当当司机也不算什么大罪,有晚晴和石

    少给自己斡旋,说不定,一年都不到,就可以「保外就医」什么的出来了……但

    是,正赶上这个档口,自己的嫂子和侄女要来河溪定居,这种情况下,自己又进

    去了?实在有点……说不过去。

    他还挺想正正经经的接待一下自己的嫂子和侄女的。他还想乘这个机会亲亲

    倩姐的芳泽……就算是给自己的过去一点安慰,或者嘲笑一下自己也没什么感情

    的那死去的大哥什么的。

    谁知道,自己还没来得及和程绣兰打打马虎眼、探探口气,石少却通过李瞳

    告诉自己:不需要!

    老实说,他都有点愣,石少居然会替自己出这种头。要知道,自己不肯进去,

    那么问题就会复杂起来,要么,就搞定那个举报线上的民警,要么就要「搞定」

    举报人……那举报人说不定跟整个事情压根没关系,搞定不搞定也很容易多生枝

    节,甚至「搞定」本身就是一个大麻烦,以石少谨慎的性格,居然肯卖自己这个

    本来就靠刀和血赚钱的保安,这么大一个人情?

    他都有点吃不准石少的意图了,还是李瞳安慰自己:石少有石少的打算,又

    暗示了一下石少和晚晴的关系现在挺复杂的,他也无奈的接受了这份「好意」。

    车停在小区楼下,张琛熄了火,抱着后备箱那两箱冬枣和马蹄,和母女两个

    一起上了楼、进了屋。于雪倩笑着招呼张琛坐,又给倒茶;只张琳是没规矩惯了

    的,也不肯打招呼陪着说话,就自己去洗漱了。

    张琛坐下来,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于雪倩在溪山新村租的这间房,虽然

    在老式小区里,还算挺大的,大约七、八十个平方,小三室一厅,装修的也算挺

    整洁的。张琛也知道于雪倩不是精穷的穷人,这样的房子应该也还负担得起,至

    于倩姐在筑基的房子究竟是怎么处理的,他自然也关心不着……然后……他又忍

    不住,把目光移动到倩姐身上打量起来。

    筑基的那个夜,过去有七年了吧……倩姐的神色略略有些疲惫,却依旧是那

    么的美。

    她留着中长及肩的头发,略略烫起一些波浪卷,一侧梳理在前肩,还染上了

    一层华贵的棕色;她耳垂上刻着两颗闪烁的耳钉,手腕上还戴了一只白玉镯子;

    她的脸蛋上化着淡淡的底妆,眉毛细细的描成弯弯的柳叶条,也微微用唇彩点缀

    着她娇艳的唇皮;她上身穿着一件立领粉紫色呢子外套,这外套的设计非常特别,

    只用领口的两颗兰花纽扣搭着,呈现一种开衫的内外遮掩感,更像一件披肩或者

    斗篷;但是她里面贴身穿着,到底却也不肯用太多春色,而是纯黑色的长袖打底

    羊毛衫,包着她依旧风韵多汁的身体,却也另有一番诱人;她下身穿的是粉紫色

    的及膝呢子套裙,可能和上身那件外套是成套的;膝盖往下,就可以看到她黑色

    的保暖连裤袜,一个线头也不多余,顺着两条美腿,蜿蜒一体……

    张琛并不是太懂这些女性的穿着,他只是由衷的觉得倩姐是懂得打扮的…

    …在筑基的时候,陪伴着死鬼老哥的时代,倩姐可以把自己装扮成风尘大姐大;

    而今天的倩姐,依旧是那么精致、迷人、妩媚,却也多了一份庄重、典雅和内敛。

    要知道,以前的倩姐,不管春夏秋冬,不管在什么场合,身上至少要露三分肉一

    条沟,那毕竟是花媒街的「基本款」。而今天,算算年龄,其实倩姐应该四十岁

    都还没到,可能只有三十七?还是三十八?刚才说琳琳是几岁了来着?十五?十

    六?

    岁月从来不会无痕,人……真的可以改变自己的所谓「气质」么?

    当然,倩姐的身材,也有了一些变化。她依旧有着「花媒街倩倩姐」的那种

    风韵,肩膀很圆、腿很美,但是整体的身形,似乎略略丰腴了些……这并不影响

    她的美艳,只是略略有些岁月留痕的滋味;甚至从张琛的眼光来说:这使得倩姐

    的胸脯,显得更加饱满了。要知道,以前的倩姐虽然也是以靓丽著称的妈妈生,

    但是却也谈不上美胸,花媒街上有的是巨乳尤物。但是现在,也可能是因为那种

    遮掩和灰黑色衣裳的视觉效果,也可能是张琛的错觉,他就是感觉到,倩姐的胸

    更饱满多汁了,更肥硕了,甚至有点像哺乳期后没有恢复的感觉,在黑色打底羊

    毛衫下,都有点要包不住了。

    女性的身体真是奇妙,好像是在提醒别人:她曾经独自哺育过一个,如今已

    经亭亭玉立的女儿了么……其实琳琳也不错,虽然怎么看着都稍微有点南妹的意

    思,但是那股子水水嫩的少女身体却是掩不住的滋味……说真格的,刚才说琳琳

    是几岁了来着?十五?十六?

    岁月从来不会无痕,人是真的会改变的。

    「倩姐……」张琛到底不是多情温柔感慨郎,就这么坐着干瞧,他也受不了,

    忍不住又开始跟倩姐风言风语的磨嘴皮子:「您现在到底是在哪里上班啊?做什

    么啊?……啧啧……瞧你现在这一身,这气质,整个一个企业老板娘啊,您还真

    是能干。啧啧啧……兄弟我这个劳改犯,坐这儿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我那死鬼大

    哥真没福气……那么早就过去了,倒错过您这黄金年华了……哈哈……」

    于雪倩脸微微一红,尴尬的笑了笑,说:「别贫了。什么老板娘啊……我的

    店早盘出去了,我……其实把筑基的房子也卖了,手上是有一笔钱。本来打算用

    这笔钱来河溪也开个店的……但是正巧,我有一个以前的姐妹介绍了一份工作,

    我现在在个小公司里替人家搭把手。其实她还劝我不要租房,干脆在河溪买个房

    子。我是想……看看,万一,琳琳在河溪还是呆不住,我们还是要回筑基去的

    ……琳琳这孩子,其实是真不让我省心,比较闹,太贪玩……这里……我人也不

    熟,地也不熟,有些……」她说到后来,一个单身母亲,带着一个正处叛逆期的

    女儿,毕竟是满腔的孤单寂寥,未免眼圈都有点儿红。

    张琛咧嘴一笑,将满腔的柔情、歉意……还有欲望,压了又压,一副嬉皮笑

    脸的样子继续胡扯着:「倩姐……您和我说这些,这是不拿我当外人……这个

    ……我……我……当初……那个……」

    于雪倩的脸更红了,知道他是为当年强奸自己的事情道歉,紧张的看了一眼

    卫生间……只轻轻说了一句:「别说了……」

    张琛也识相,马上改了话题,笑嘻嘻说:「倩姐……论理您是我嫂子,我不

    该说这个。你就当我小弟八卦啰嗦。我死鬼大哥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您真该再

    找一个……您还这么年轻,又这么漂亮,该能找到好的……」

    于雪倩似乎呆了一呆,抿抿嘴,叹口气,勉强笑着说:「你自己还没成家呢,

    懂什么?别跟我这瞎扯了……我……我什么出身我自己知道。哪里……」

    「唉,姐……您这话就不对了……」张琛还要贫下去。

    那边,卫生间的门开了,张琳居然已经草草洗完了澡,穿着一件少女居家的

    吊带小内衣,一条宽松的睡裤,头上还包着毛巾,浑身上下还冒着水蒸气,就跑

    了出来……

    于雪倩的脸色都变了,张琛这次……却有点顾不到倩姐的脸色,未免看的有

    点眼睛都直愣愣的。别说他性格本来就是这样,也没什么道德观念,就算是个普

    通人,眼前的这一幕,也实在容易让男人扯旗……活色生香,刚刚出浴的未成年

    少女,还不把自己当外人,只穿了一件小吊带睡衣,明显里头已经是真空的,那

    纤薄的奶黄色布料,轻柔的搭在少女娇小玲珑的肢体上,那小奶子顶起的两颗奶

    包,两颗乳头和一条粉腻粉腻的小沟……肩膀上、脖子上、锁骨上,甚至小乳房

    的上沿,都挂满了没来得及擦干的水珠。下身虽然是一条七分睡裤,但是包着的

    那小屁股,圆溜溜的如此可爱……

    张琛毕竟不是柳下惠,真的在瞬间觉得下体都硬了硬,他对过世多年,对自

    己也谈不上有多好的老哥没什么感情可言,却也不至于对侄女就有什么难以言状

    的欲望,张琳也谈不上什么美少女……但是这个小妞,也真是太不把自己当外人

    了。

    「琳琳!」于雪倩是脸都白了,又不好斥责张琛,对着张琳就是一通也不能

    说透的脾气:「你怎么一点都不懂事呢。家里有人,穿成这样就乱跑……快回房

    去睡觉!一点都不懂事!」

    张琳斜着眼,看了两人一眼,鼻子里冒气呲了一声,好像也确实意识到了自

    己的形象有点不雅,略略缩了缩脖子,手臂箍起来,遮挡了一下胸口的春光,回

    应着:「知道了知道……二叔又不是外人……真啰嗦……」反手逃进了自己的房

    间。

    于雪倩毕竟是风月场里打滚出来的,其实是看出来张琛一时瞧着有点走神,

    也觉得怪不得张琛,倒是意味深长的冲张琛提醒一句:「阿琛……」

    张琛却不愿意尴尬,宁可说破,挠了挠头,笑着说:「琳琳还……挺漂亮的。

    一时瞧住了,嫂子你别见怪啊……哈哈……嫂子你带大她也真不容易……要我说,

    您就留在河溪吧……买个房子,瞧这样子,房价还要涨呢。筑基那种地方……不

    适合琳琳成长不是?在河溪,咱们还能有个照应……」

    于雪倩交叉了一下两腿,似乎想换个话题,正色道:「说实在的……阿琛,

    你现在到底在混些什么路数啊?挺有本事的么?……琳琳的事情,我本来都是死

    马当活马医了……你居然能搞定?」

    张琛摇摇头说:「这是碰巧了……」想想于雪倩也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女

    人,干脆就说:「我还能混什么路数,瞎混呗……不过我现在跟的两路老板,正

    好是混河西体育圈的……大佬!对了,就是大佬!我两个老板都是大佬!所以我

    说,倩姐你就留河溪吧。别的地方咱没招,琳琳读控江三中那点事,包在我身上,

    您别说什么在河溪站不住,有兄弟我在,一准能站住……」

    于雪倩叹了口气说:「我也就是和你说说,我看琳琳挺喜欢你这个二叔的。

    说不定还能听你两句,你要帮我多训训她……琳琳其实挺不让人省心的。我没指

    着她能多有出息,大富大贵,就希望她好好做个好孩子。别……别和我们一样,

    走到死胡同里了。」

    张琛再怎么粗心也听出来了,时至今日的于雪倩,对于自己当年的事,非常

    的介意。他自问也没什么立场规劝,只能缩缩鼻子,抬头再看看于雪倩……

    他不是什么多情少年郎,他也不是什么负责任的好男人,他更不是什么后悔

    人生的怨气男,张琳左右也回房睡觉了,他似乎没什么顾忌,就这么直愣愣的盯

    着于雪倩看,一直看的于雪倩都低了头,开始有些慌乱。

    他咧嘴一笑,仿佛是什么都不在乎式的信口胡说,又仿佛是认真的:

    「倩姐……」

    「嗯?」

    「我……挺想你的……」

    他的眼睛里,欲火在熊熊的燃烧。手……已经伸过去,轻轻搭在倩姐的手腕

    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