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3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3回:张琳,少女的悸动

    下午四点半后,结束了白天的训练,回到了女子更衣室,河西省新建的花滑

    队、短道队、冰壶队的大大小小的女孩子们,叽叽喳喳、说说笑笑、打打闹闹,

    褪去她们冰上精灵的装束,开始换衣服去休息了。

    她们一个个拉开胸前的拉链,褪下有着河西省标志性的红白两色相间的高领

    开衫队服,露出宽松的队服内,被塑身的紧身裤和短袖训练服包裹得曼妙玲珑、

    青涩委婉、婀娜多姿的曲线。

    她们又一个个,从腰肢到顶心,拉扯着脱下那有保暖设计的黑色短袖塑身训

    练服。这种训练服是短袖紧身T 恤,内里却衬有类似运动文胸一样的罩杯,里面

    是可以不用穿内衣的。所以,一片黑色的布料洒落之后,她们都直接的,没什么

    顾忌的裸露出她们因为年龄、体质、身形的差异,而有着各种形态、各种高度、

    各种色泽,象征了少女私密的乳房。当然也有饱满的,如同两颗弹弹的水球,或

    者如同两只调皮的兔子;但是大部分,还只是在发育中的两个悠悠坟起的小奶包,

    那些将来也许能孕育出更加美艳玲珑的乳球的小女生,此刻则还缀着比较尖翘一

    些的小果实;更有一些,还只是一片微微的弧度上点缀的两颗小乳芽……毕竟,

    这些女孩子,年纪最大的,也只是冰壶队姓祝的 大姐姐 祝蕊珺,她也只不过

    是22岁;年纪最小的,文件年龄只有十二岁,实际上,生理年龄可能只是十岁左

    右的小女孩;大部分,还是十三岁到十八岁之间的一群豆蔻女生。

    无论是什么形状,她们的乳房看上去都还那么青涩、刚刚开始膨胀出青春的

    活力,无论乳晕是否开始形成,她们的乳头都还那么幼嫩,有的还是如同粉白一

    般的肌肤色,有的已经开始凸显殷红如同樱桃、如同草莓、如果宝石一般的色泽

    变化。这些形形色色,大小不一,色泽不一的乳房,闹哄哄的共处一室,伴随这

    女孩子脱衣服的喺唆声,训练服擦过乳头时瞬间的弹动,还有她们自己都已经习

    惯的,那清幽的满屋子处女体香;尽管她们自己并不会意识到,却仿佛在争奇斗

    艳,用人世间最美妙的一幕景致,绘制着漂亮的女生第二性征发育的整个过程。

    然后,她们也不会害羞,开始一个个褪下最后遮掩着两条女腿的黑色紧身训

    练连袜裤,露出一条条高高矮矮、或者修长,或者紧致,或者软糯,或者玲珑的

    腿。那大腿上的肌理,膝盖上的褶皱,小腿上的婉转,小女孩的腿一般都还很娇

    小,仿佛两条削了皮的白萝卜那么剔透,一些年长一些的女生的腿,已经开始散

    发着性感的魅力,委婉动人的收合曲线,丰腴的大腿上,肌肤的白和静脉的青浑

    然一体,细润的小腿上,在气温变化下微微洒出一片红白交映,足踝、足弓、脚

    趾,已经开始有着鬼斧神工一般的蜷曲和精巧。

    然后,就是一个个被各色小内裤包裹的小臀瓣。这些女孩子大多来自农村或

    者普通工薪家庭,在这个年纪,还不会穿什么凸显性感的名贵内裤。但是少女内

    裤,哪怕是最朴素的白色高腰棉质款式,包着那因为训练而紧实弹翘的小屁股,

    也是一尘不染、清纯无暇,还未曾见过俗世的荒淫而懵懵懂懂的挺立在哪里;也

    多少有些可爱风格的,有的绘制着小圆点,有的有一些花瓣的纹路,还有个别的,

    画着一只可爱的小熊。这些生活化的内裤,包裹着一个又一个的臀瓣,有的圆鼓

    鼓的,有的高翘翘的,有的很圆如同一颗皮球,有的则尚未发育成熟,还娇小的

    像颗大个的水蜜桃。

    最后,就是臀胯的正面,被内裤裆部的布料也说不清是遮掩还是包裹的女孩

    的私处了。有的是很饱满的,在内裤下几乎能有一个弯弯的弧度鼓出来,有的则

    非常瘦弱,纤小玲珑,小盆骨的骨架拉扯出一个清晰的倒三角来。这个年纪的女

    孩子,大部分私处还很光洁,阴唇还没有彻底展开,包在裆部的,往往反而容易

    形成一个漂亮的骆驼趾。只有极个别的女孩,年龄稍微大一些,或者发育的稍微

    成熟一些,才会在内裤的边缘,看到几根黑幽幽他的耻毛,调皮的从裤裆的花边

    处探出头来,似乎在偷窥这个精彩的世界……

    当然,不会有男人可以欣赏到这女孩子更衣室里的这些春光。否则,眼前的

    这一幕的视觉冲击力,即使是饱览花丛的风流高手,也容易形成印刻在脑海中可

    以回味终身的震撼。

    活色生香、各异玲珑,女孩子,年轻的女孩子,而且是很多年轻女孩子的胴

    体……那种极限的青春和极限的纯洁交缠在一起的魅力。尽管这些女孩子并不是

    每一个都像欧露璐那么漂亮,有的五官很平庸,有的身材也未免有些单薄,但是

    ……这个年纪的女孩,几乎很少有所谓难看的。这就是真正意义上的上帝给予女

    性的恩赐,青春,永远是美好的。更重要的是,那种活泼可爱、笑语喧哗、玉体

    微颤下的逼人纯洁。这些女孩子中绝大多数,还没有品尝过性的滋味。她们在女

    生更衣室里裸露出自己诱人的胴体时,根本不会去想,这一幕如果落在异性眼里,

    有着多少象征意义。对她们中大多数人来说,暧昧、调情、接触、恋爱或者性生

    活,还是非常遥远的事情。她们的身体都还在成长、绽放、享受青葱岁月里的单

    纯,还没有做好迎接异性的生理和心理的准备。

    当然,有朝一日,她们今天裸露出来的乳房和还被内裤包裹的小臀,终究是

    要迎接一个男人的观赏、抚摸、亲吻的;有朝一日,她们会忽然之间意识到,对

    自己来说在平常不过的身体曲线、色泽、变化和凹凸,对于男人来说,是如同珍

    宝一样值得去爱惜和赞叹的;有朝一日,她们会娇羞的决定,要将自己的这些部

    位,献给一个她们觉得值得的男人去享用,即使那个男人会忍不住在爱惜的赞叹

    之后,变得粗暴起来,从爱抚逗弄,逐渐过度到更加激烈的侵犯和占有;有朝一

    日,她们会在羞涩和疼痛中去品尝交媾的滋味,尽管会有一些失落和伤心,但是

    依旧是幸福决绝的,尽着女孩子身体的义务,去带给那个他带来欢愉。

    甚至也许,有朝一日,她们中极其个别的人,会有着悲惨的命运;会在这座

    城市的某个阴暗角落,因为种种无可奈何的现实,因为金钱、因为权力、因为暴

    力,甚至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小事,会无可奈何的,把自己的这一切珍贵私密,

    呈现给一个她们并不喜欢,甚至厌恶、恐惧、痛恨的男人。她们会哭泣着,在羞

    耻和悲愤,在绝望和凌辱中,被那个男人肆意的奸污、糟蹋、淫辱、蹂躏,她们

    青涩的性快感会成为那个男人嘲笑和凌辱的对象,她们的痛苦和屈辱,则会化成

    那个男人的快乐源头,她们今天胴体上的每一处美妙,都会成为他人的祭品…

    …那个时候,她们也许会恨自己为什么是个女孩子,为什么要拥有这可以让男人

    们产生欲望的身体。

    但不是今天!

    今天,她们只是一群在更衣室里换衣服的少女。她们依旧青春、依旧单纯、

    依旧可爱、依旧毫无知觉的嬉闹……尽管这样的美景,在很多地方都在上演,但

    社会的法则,决定了,没有异性,有机会欣赏到这一切。

    但是,没有异性,有机会欣赏到这一切,却并不意味着,此时此刻,没有人

    懂得欣赏这一幕中蕴含的魅力和诱惑。

    张琳……只敢偷偷的看欧露璐那幼嫩光洁的身体。

    她一边若无其事的换上自己的少女文胸,系上后扣,自己都在疑神疑鬼,自

    己罩杯下的小奶包的肌肤是不是太纤薄,别人是不是都可以看见自己心脏在突突

    直跳?她一边故意大声说笑: 璐璐,今天来看采访的那个什么记者……一本正

    经的,却忍不住偷看你的样子,好好笑啊…… ,一边却在努力压抑着自己脸颊

    上的滚烫,希望别人以为那是自己因为说笑而泛起的潮红,而不是心里的那种奇

    怪的暧昧、酸涩和悸动……

    她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忍不住用眼睛的余光,偷偷去欣

    赏身边欧露璐那还平坦的胸脯上,粉红色的两颗乳豆;她甚至借着弯腰穿牛仔裤

    的机会,去偷看一下这个小妹妹雪白内裤下,那种的光洁的私密处的形态。

    张琳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最近一段时间,和欧露璐这个小妹妹相处

    了一段日子后,居然会对她产生这种奇怪的感觉。软软的胸脯?尿尿的那条小缝?

    自己没有么?自己比这个小妹妹大了近两岁呢,青春期的两岁,那可意味自己身

    体的发育,可比欧露璐成熟多了。举个例子来说,自己已经开始戴少女文胸了,

    欧露璐却还是在穿那种可爱小背心。自己的私处已经开始有稀疏的小毛生长出来

    ……璐璐……璐璐的那里应该还是一片光洁吧。

    自己又开始胡思乱想了。似乎只是好奇,又似乎很想看一下,在璐璐那条雪

    白的全棉小内裤下,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光景。

    一直到欧露璐终于也换上了便装衣裤,套上红火色的高领针织大毛衣,那蓬

    松的感觉,配合着璐璐精致的花苞头,使得她又变成了一个可爱的小公主,只是

    在胸前微微翘一道不容易察觉的弧度;至少,那裸露出来的雪白肌肤,好歹被遮

    掩了起来,张琳才觉得自己的呼吸平稳了一些。她依旧很友爱的看着眼前穿上衣

    服,更加漂亮、更加可爱的欧露璐,这样的欧露璐她也很喜欢,但是,张琳的内

    心好像有一种遗憾:什么时候,可以再看到光溜溜的璐璐的身体呢?

    琳琳姐姐,今天晚上去哪里吃饭啊?别去外头了,好冷,一起去食堂吃晚

    饭吧? 璐璐却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这些的异常,像个调皮的小妹妹黏着姐姐一样,

    攀上了自己的胳膊。

    不行啊……我老妈今天要来接我,说和我叔叔一起吃个饭。 张琳一边无

    可奈何的撅着嘴巴叹息,一边却舍不得放开欧露璐。

    你还有个叔叔啊……?

    是啊…… 张琳无奈的和璐璐蜷在一起,感受着这种亲密,觉得很舍不得

    ……但是,她也知道,今天晚上的这场 小家宴 ,她是不适合缺席的。

    张琳今年十五岁,她是在筑基出生,父亲早在她六岁时就去世了。六个月前,

    她跟着在筑基开着一家服装店的妈妈于雪倩,转学来到了河溪,在溪山新村里租

    了一间两室一厅的房子,母女两个人同住。母亲在她小姐妹开的公司里帮忙打一

    份工,她就在控江三中以借读生的名义念书。

    因为家庭的缘故,张琳心理年龄成熟得很早;小小年纪,就算是 看多了人

    间冷暖 ,也知道母亲这次带自己来河溪,是背负了很大压力的。

    从七岁开始,自己就因为机缘巧合,又天生体态轻盈玲珑,被教练相中,开

    始学花样滑冰。其实她对这事,并没有太多的兴趣;一开始,母亲也只是为了让

    自己能够在上小学的时候多一些资本,可以在 小升初 时因为这个兴趣爱好加

    分而已。后来,稀里糊涂的,两头抓瞎,她又是贪玩的 南妹 风格,文化课也

    拉下了不少,只是勉强混进了筑基市级少年花滑队。眼见就要升初三了,以她一

    塌糊涂的学习成绩,重点高中是根本够不上,能不能顺利初中毕业都不一定。如

    果说,想凭花滑谋出路或者加分特招,以张琳的天赋实力,在北海、河东这样的

    强省那根本是个笑话。即使在南海这样的冰上项目弱省,她恐怕也很难顺利过度

    到省队,过度不到省队,就不会有重点高中愿意收留她。文化课又一塌糊涂,因

    为各种原因,张琳又比较 贪玩 ,在外面什么都敢干,在母亲的眼里,这样下

    去,自己迟早变成个一事无成的小南妹。

    (注:因为筑基是C 国从殖民者手中回收的城市,又是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划

    为特区的城市,所以一些所谓的 不良风气 也是最早侵袭到筑基市的,又因为

    筑基处在C 国最南端,所以C 国人从80年代末,就有个市井俗称,小流氓为 南

    弟 ,女流氓为 南妹 )

    母亲也算是为了这事操碎了心,后来听了一个叫奚稼桑的教练的话,说河西

    省要新建女子花样滑冰队。新建队伍,要求比较低,需要几个有一些经验的孩子

    来充充数,可以算是省队成员,至少可以在控江三中之类的完中读完高中。母亲

    走了不少关系,还给了那个姓奚的一笔钱去伪造居住证明和打点领导,母女两个

    就懵懵懂懂的来到河溪市,先以借读生的身份念书,然后准备参加集训选拔。

    后来事情好像出了纰漏,那个奚教练的领导,什么陈处长出事了。奚教练也

    许是因为害怕,退还了钱还躲着不肯见,张琳本来以为,自己眼见就要马马虎虎

    读一张初中肄业文凭,开始在河溪城里找工作甚至混码头了……不想,母亲又不

    知道从哪里,通过自己的亲叔叔张琛,一个保安……居然挖出来了一条关系线,

    又费了些周折,还是将自己顺利的送进了省队的集训队。

    她居然真的成为了河西省花样滑冰女队的一员,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被命运推

    搡着,继续向前走着……

    也就是在省队短短两个月的冬季集训时间里,自己认识了这个比自己小两岁

    多的小妹妹。欧露璐是地道河溪人,今年也号称十五岁,其实离她十四岁的生日

    还差了四个月。她多报了两年年龄,事实上她是明确知道自己的出生年月日,还

    和自己说五月份的时候,要开生日派对呢……不过这种事情,在冰滑、体操之类

    的项目中很常见,张琳也不以为怪。

    本来,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无论如何总是很容易讨人喜爱的。但是这个欧

    露璐,真的是天生丽质,尖尖的下巴颏、大大的眼睛、黑得如同夜空一样的瞳孔,

    皮肤白的都不像亚洲人,简直跟个洋娃娃似的,感觉去当个小明星,拍个什么广

    告都可以了……而且两个女孩子之间,也不知道是投了什么缘分,就是非常的要

    好。没几天,就已经天天黏糊在一起,分都分不开。欧露璐是河溪长大的工薪家

    庭小女孩,就带着张琳今天去这里玩,明天去那里玩……就连主教练白荷,看她

    们两个要好,明显也是丝毫不在乎天赋有限的张琳的前途,要张琳练习一些男子

    动作,配合欧露璐的训练。明显,在白指导眼里,璐璐的前途要远大的多,张琳

    只不过想混一个高中学籍,自然也毫不在意。

    何况是为了璐璐,别说练几个男子动作配合了……怎么都行!

    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她竟然发现,自己对璐璐的那种喜爱,那种感情…

    …好像有点别的什么意思在里面。她们小姑娘家,有时候喜欢玩亲亲脸颊的游戏,

    但是……每一次她都好像舍不得挪开自己的嘴唇,想多亲一会儿;她特别关心璐

    璐的起居,有的时候,璐璐和其他女生玩的多一些,她竟然还有些醋意;至于两

    个女孩互相拉伸肌肉、互相扶着对方做动作练习,对于张琳来说,那种肢体的接

    触,除了亲密的感受外,都是有着很陶醉的味道……

    这还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她已经难堪的意识到,自己居然对璐璐

    的身体,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有的时候,不仅仅想偷偷看看她那白雪一般的肌肤,

    甚至有一种欲望,很想闻一闻、摸一摸。她觉得璐璐真是太漂亮,这个小公主,

    一定要用尽一切去呵护,去润养……只要和璐璐妹妹呆在一起,什么都行!

    因为家庭经历的不同,张琳最多也就是在母亲于雪倩这里扮演扮演乖乖女,

    扮演的还不太像。她和纯真烂漫的欧露璐是不同的……她做过很多 不该做 的

    事,有一些,像璐璐这样的女孩想都不敢想。她逃课,考试作弊,对老师恶作剧

    玩笑;五年级的时候,她就跟着一帮小姐妹去酒吧区偷偷尝过啤酒;她许多次,

    偷偷在老妈的钱包里拿过钱;她也跟屁虫似的跟着一群高年级的 大哥大姐 们,

    欺负一下低年级的小孩子,敲点零花钱;她偷过自行车,偷过隔壁班级同学的钱

    包,还在几个哥哥姐姐去超市偷提款机时望过风。她十一岁就偷偷看过色情书籍,

    尽管一点都看不懂;她初一的时候,还在网吧里,生平第一次偷偷看过A 片,尽

    管觉得恶心的一塌糊涂,完全不明白有什么好看的;甚至就在去年,自己快来河

    溪的前几个月,在筑基的学校后巷里,她还玩过 给叔叔摸一下胸,给100 块

    的游戏……用一种让她事后想想都要呕吐的方式,赚了点零花钱。

    这些事情……她都不想让璐璐知道。

    反正自己已经离开了一座城市,来到了一座陌生的城市,也许……自己可以

    做一个新的自己,乖乖女,小公主?至少……可以做一个纯洁、善良、讨人喜欢

    的小姑娘……只要和璐璐妹妹呆在一起,什么都行!

    两个女孩子腻腻歪歪的走出更衣室。河西省冰雪运动馆位于河西省北郊的河

    北区,这个场馆是非常现代化的,足以承载国际级赛事,但是却不是体校和训练

    基地类的设计,所以,各个队的男孩女孩没有住在这里的,除了欧露璐、张琳这

    类依旧住在河溪各自的 家 里之外,一些外地来的孩子,目前都是在控江三中

    住宿。这些孩子往往都早熟,他们三三两两,背着包,去公交车站赶车,要回学

    校宿舍去了……也有一些调皮的,敢于无视控江三中的 校园夜晚禁止出入 的

    禁令,开始揣着点零花钱,出去河溪的边边角角,调皮玩乐去了。

    比如张琳,叫她训练完就回家,那是不太可能的……如果不和璐璐一起吃晚

    饭,甚至到璐璐家里去吃饭过夜什么的……她就会一个人,跑到河北区的棚户区

    去找巷子美食,她是比较开朗的,来河溪才几个月,已经在这里认识了好几个

    姐姐 ,其中一个叫 七姐 的,都已经答应自己,回头带自己去拜河北区的

    大哥 铆钉哥的码头了……

    不过今天不行……

    冰雪运动馆的铁门外,停着一辆老式的丰田。自己的妈妈,于雪倩,一身黑

    紫色呢子外套,就在车边,翘首期盼,看见自己过来了,连连招手: 琳琳…

    …这里,这里……

    妈妈的身后,有一个个子很高的靠着车头灯上笑嘻嘻的男人;这是自己本来

    已经记忆很模糊的亲叔叔张琛。据妈妈说,自己的这个叔叔之所以没能来替爸爸

    照顾自己母女,是因为 犯了错误进去了…… ,如今是个保安组长,生活还比

    较稳定,似乎混的还不错,这次自己母女能够在河溪落脚,顺利进省队,全是自

    己的叔叔在帮忙操持。

    张琳觉得,妈妈这么解说,可能是怕自己对这位 从来不来看自己的 的

    劳改犯 叔叔有什么反感。其实老妈就是瞎操心,劳改犯算得了什么,张琳对自

    己的这位叔叔,如果说一开始是陌生的话,最近几个月来往了几次,简直感觉亲

    切的不得了。

    二叔好帅!二叔也好酷!二叔好有趣!二叔对我也好亲!

    这就是她的印象。她才不需要一个土里土气,所谓老实本分的亲戚。自己的

    这个叔叔,虽然只是个保安,长得黑漆漆的,但是留个利索的圆寸、经常穿一身

    皮夹克,眼睛那么有神,浑身上下肌肉发达,跟个退伍军人似的,酷的不得了

    ……张琳第一印象就是:二叔应该很能 打 吧?而二叔张琛,虽然长得一副酷

    酷的样子,和自己和妈妈说话的时候,却又跟个贫嘴笑星似的,口片子遛的很,

    一副嘻嘻哈哈、玩世不恭、啥都不在乎,甚至有意跟妈妈风言风语的模样……张

    琳,就喜欢这样的二叔!

    最重要的是,就那么几次有限的见面,二叔都会偷偷塞给自己钱!还有比这

    更好的事么?

    如果说,这些都是让她 喜欢 二叔的原因。那么,上次二叔还带了几个小

    兄弟,来自己家里,帮妈妈搬那些新买的铁艺灯具的场景,就让她有些 崇拜

    自己的这个二叔了。先不说那几个小弟,明显对二叔毕恭毕敬言听计从的一副模

    样……最让张琳觉得刺激的是,虽然是冬天,大家做体力活搬到都有些热了…

    …二叔脱了外套……露出来的,不仅仅是黝黑健壮的肌肉……

    还有,他肩膀上,纹着一只火红的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