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2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2回:白荷,冰上玉璐新

    河溪冰雪运动馆。

    「你们就用手机拍?这样就可以么?……我们教练组有DV的。」刚刚履新的

    河西省冬季运动中心花样滑冰队教练组长白荷,有些惊讶的问身边的这个年轻主

    编。

    「我们不是电视台……我们的风格一向就是更偏向于网民更加草根的视角。

    手机拍摄的画质当然不如DV,但是却显得很真实,网民更容易接受……」

    这个网名是「坤三少」,真名叫言文坤,头衔是「新媒体事业

    部执行总监」的年轻人,在冰场远端,教练席的位置上,正和两个同行的年轻人

    一起,三个人在三个不同的角度,举着手机摄像头,寻找着最理想的位置,一边

    还笑盈盈的,耐心的回答着白荷的疑惑。

    ……

    和这座场馆一样,白荷也是个新人。

    白荷今年三十四岁,和年轻的女孩相比,如果仅仅从容貌身材上来说,白荷

    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逊色的。她保养得很好,她的脸蛋紧致光洁,并没有一丝一

    毫岁月痕迹;她的身材挺拔修翘,依旧有着娇小玲珑、惹人爱怜的既视感。甚至

    她胸前那一对美艳饱满,和她的身段有点不太相称的乳房,也丝毫没有任何下垂

    的痕迹,即使不用文胸罩杯去烘托,也依旧可以傲然挺立;反而,在岁月浸润之

    下,它们显得更加的丰满多汁,任凭谁,都要忍不住多看两眼。所以,她爱特别

    爱穿一些露一些些小沟的衣裳,去让女人们嫉妒,让男人们心动……但是,无论

    如何,三十四的女人,至少是无法再去扮演纯情烂漫、小鸟依人的小女孩了。她

    愿意也好,不愿意也好,都必须成熟起来。

    白荷还没有结婚、没有一个正常的家庭。曾经,有一个照顾她相当长一段时

    间的男人,离她而去了,如今,她必须自己一个人支撑着自己,继续生活下去。

    三十四岁,对于女人来说,是开始步入中年,走向另一个更加成熟阶段的年

    纪。但是对于主教练这样的职位来说,白荷又显得太年轻了。她在国家冰上运动

    中心担任花滑组的助教已经有好几年了,老实说,一开始,因为有男人养着,日

    子也过得也是浑浑噩噩的,她也并没有太多的需要在花滑事业上取得什么成绩的

    紧迫感。直到过去的两年,因为那个男人的离去,经济上开始捉襟见肘的白荷,

    才越来越紧张了起来。

    在少女时代,她有过三年的学花滑的经历,这根本不值一提,倒是大学毕业

    后,她去海外留学,考了加拿大的冰滑教练证书,又在加拿大做了两年的助教,

    回国后,担任了国家冰上中心的花滑助教……说是助教,其实就是在国家冰滑队

    拿份工资、混混日子。以她这样的背景和资历,想在过权力斗争非常激烈的国家

    队内有所作为,是纯属空谈。

    而就在去年,白荷听闻河西省有意重建冬季运动中心,第一次要从零开始,

    组建花滑、速滑、短道、冰球、滑雪、冰壶等队伍……她立即意识到这是一个不

    可多得的好机会。她走了不少关系,送了不少钱,甚至厚着脸皮,找到了以前自

    己还住在北山时别墅区里的邻居:现任河西大学体育研究学院代理院长柳晨老师,

    然后又通过了柳晨老师,找到了她的侄子,现任河西体育局下属后湾中心办公室

    主任石川跃,打通了不少关节,甚至在石少这里「奔走」了好一阵……年前,才

    拿到了一纸调令,作为「河西省引进人才」,调到新成立的河西冬季运动中心,

    向冬季运动中心范主任报道,来河西担任省花样滑冰组的教练组长。

    这份工作,对于白荷来说,简直是再合适不过了。

    先不考虑成绩问题,至少未来的三年,白荷可以在「教练组长」这个职位上

    获得一份省队的履历经验,这在哪里哪里都是讲级别讲资历的C 国来说,是非常

    重要的。虽然可能性很小,但是万一,河西省的花样滑冰真的能取得一些成绩,

    那么,她也将成为省里的「功勋女教练」,假以时日,虽然未见得能带国家队,

    但是在省局、总局谋个职位,总是多了一份资本的。

    而河西省局刘铁铭局长,对新任冬季运动中心主任老范,以及冰雪运动中心

    下各个项目的负责人,已经一再表态,「不要急功近利」、「要有三、五年的眼

    光」,说白了就是「死马当活马医」,压根也没指望冬季运动中心,这个刚刚搭

    建起来的草台班子,东拼西凑的教练组,能迅速出什么成绩。所以,她也不用有

    太大的压力。

    ……

    今天,新媒体事业部总监言文坤先生,带着几个编辑来新成立

    的花滑队采风。白荷这个新晋的「教练组长」,对于这位如今在河西体坛已经颇

    有威望的「坤三少」,自然是一点都不敢怠慢。以她如今「冬季运动中心第一美

    女教练」的身份,自然少不了热情接待,在办公室里和言文坤谈了好一会儿,又

    特地带着言文坤去冰场上,看几个孩子们练习。

    言文坤带来的两个编辑,继续用手机在捕捉着冰场上零碎的画面,天知道这

    些所谓的新媒体编辑回头都是怎么去发挥这些零星的素材的,白荷有意无意的用

    两只胳膊支撑着护栏,身体略略前倾,似乎是在观察远处的冰壶队的战术摆位,

    其实也会有意无意的凸显自己在高领教练服下,让人鼻血直喷的胸脯……

    「那是冰壶队下午的训练……这些孩子还小……」她看出来言文坤也在远远

    的观望,跟着解释一句……虽然冰壶队不是她的业务,但是一眼就看出来,远处

    那几个孩子,稚嫩的只怕连冰壶规则都没搞明白,动作生涩笨拙,就算言文坤是

    外行,只怕也看出来了……这也是没办法,冰壶这个项目太新,几个略经过训练

    一点的孩子,都集中在北海省了,河西要搭建省队,只能去各个体校里毫无经验

    的小孩子里去找。

    「冰壶项目是一个很特殊的项目,国际上有人五十岁还在参赛呢……没关系

    的,慢慢来。万事开头难,既然开了头了,谁又能保证,这些孩子里不出一两个

    未来的国家队主力呢……」言文坤倒是说的比白荷还要轻松懂行。

    白荷笑着点点头,表示感谢这位记者的理解,两个人又如同朋友聊天一般拉

    扯了几句,氛围更加的轻松起来,白荷也仿佛是自言自语似的感慨起来:

    「是啊……有时候,真的希望每一个项目都能像冰壶这样,对生理年龄的要

    求宽泛一些,人们就可以更加轻松、更加职业,也更加长远的去看待体育运动生

    涯……其实,运动员在黄金年龄、运动生涯这些个问题上,有的时候,

    是面临着非常残酷的要求和压力的。」

    言文坤转过头看着她,点点头表示理解,接过话题说:「比如花滑?……」

    白荷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她现在所带的「河西省花样滑冰队」准确的来说还

    只是一支青少年队伍。以前习惯了是别人来照顾迁就她,如今,她也不得不像一

    个,有些苛刻严肃内心却疼爱怜惜的「虎妈」一样,去照看这些小孩子们。这是

    一种身份的转变,也是一种心境的转变。她沉默了一会,看着冰场右侧的围栏边,

    几个花滑队的小姑娘、小男生裹得严严实实的开始入场了。和很多观众想象的不

    同,除了参加比赛,平时的训练,冰面温度很低,运动员们都是尽量穿着保暖的

    全身紧身训练服,上身还要套外套,才能在体感上获得平衡,那些光鲜靓丽的比

    赛服是没人穿的。白荷冲着他们做了一个「自己练习,不用过来」的示意动作,

    才幽幽的,用只有身边的言文坤才能听到的声音说:

    「花滑和体操类似,对身体的柔韧性、协调性、轻盈性要求很高……欧洲的

    一些国家队也有三十岁才退役的,但是那其实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合理的讲,

    亚洲人最理想的花滑黄金年龄,也就是十六岁左右;考虑到身心成熟、战术成熟、

    比赛经验,也许二十岁到二十二岁可以登上顶峰……但是那之后,就急转直下了

    ……唉……十六岁,哪怕二十岁……有些大城市里的孩子,在这个年龄,连水电

    煤的费用都从来没有自己去交过一次。这些孩子,却已经要面临国际大赛,一战

    不成,就要退役读书,从此走上另一条道路,这样的压力……唉……」

    「十六岁?那么国内……很多孩子很小就开始练了吧?」言文坤试探性的问

    了一句。

    白荷警觉的看了看言文坤的表情,想了想,这也是公开的秘密,笑笑说:

    「其实这个是很矛盾的。我说了,十六岁是黄金年龄……当然这个因人而异…

    …二十岁是顶峰状态,既然是这样,当然越早练越好。说的极端一点,就是要乘

    身体没有开始发育,就磨砺独特的柔韧性和协调性。十四、五岁,那都要开始强

    化技术训练了……其实国际奥委会和国际冰联,在这个问题上也是很矛盾的。」

    「……」

    「一方面,国际奥委会现在已经严格禁止十六岁以下的孩子参加成人比赛了。

    但是另一方面,骨龄检测又跟不上……就算骨龄检测能跟上,其实只要有少年组

    的比赛,你又怎么阻止家长和教练,在七、八岁就开始魔鬼训练呢?……关键,

    是国际上对于体育比赛的定义和社会意义,和我们国家是有差别的。」在这

    一类问题上,毕竟在国家队浸染了多年的白荷还是深有见识的。

    言文坤也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确实不是一天两天能改变的现实,他倒不愿意

    空谈,冲那堆正开始两个两个成对试滑热身的小队员指了指,轻声问道:「那咱

    们河西这次组建的冰滑队……又是个什么情况?」

    白荷听他问到自己的本职工作,她的回答也官方了一些:「这次我们是严格

    区分的。刘局和冬运中心都是再三强调的纪律,绝对不允许在年龄上弄虚作假。

    成年队十六岁,青少年队十二岁……都必须核对户籍和出生证明。不过……咱们

    河西队现在一共也没多少人,还好管理。未来人多起来,可能管理、核实上压力

    要大一些,也需要再补充教练队伍。」

    当然,这里的门道,白荷也是说不尽的。所谓的「户籍和出生证明」,一些

    地方作假的习惯依旧存在,只不过这几年才开始收敛。但是她毕竟只是主教练,

    不是管理委员会,只要不太离谱,很多问题也轮不到她来管,官面上的文章做好

    就可以了。

    「六个成年队?十二个少年队?……」

    「嗯……」她不想就这个问题继续说明下去了,明显闭了口。

    言文坤也意识到了,笑的很轻松,很随意,也有意转换了话题在聊天:「听

    说咱们的这次花滑队,有不少运动员还是初学?」

    白荷笑了笑,这个是她可以说明的:「是的。我们国家冰雪运动还比较落后,

    也没有那么多储备人才,包括教练和运动员都比较稀缺。所以这次我们河西的建

    队思路就是:不拘一格,从教练到队员都是的。这些孩子,大部分练了没几

    年,极个别的还根本没有经验,我们教练组也一样,就像我,其实当主教练也是

    个新人……不过,年轻人,有活力、有目标、有奋斗的过程,就有希望……对么?」

    言文坤连连点头表示赞同,又仿佛是远远的眺望了一下那堆仿佛冰上的小精

    灵一样的少男少女,问道:「那白指导觉着这一批孩子里,有什么好苗子么?」

    这句话本来也是随口问问,但是却问到了白荷的心坎里……她到底初次担任

    主教练这样的角色,接受言文坤这种媒体采访更没有经验,城府也不够深,实在

    忍不住炫耀一下,就用力拍了拍手,引起了那些小队员的注意力,然后两手又比

    着话筒的姿势喊道:

    「璐璐……来,过来……」

    远处,一个穿着一身黑色紧身衣裤,上身还包着高领运动开衫的娇小身影,

    本来是在一堆运动员当中半坐着在做拉伸动作;听到白荷的呼唤,连忙起来,足

    下发力,几个侧滑,慢慢的从远端渐渐滑近。

    那团娇小的身影在冰面上顺滑的舞动,黑色紧身训练服、高领运动开衫也并

    没有什么特别的,整个场地里所有的女孩子基本上都是这身打扮。但是,随着那

    孩子渐渐靠近,白荷用眼睛的余光,看到了……即使是见多识广的言文坤,眼睛

    都快直了……

    那个叫欧露璐的小姑娘,越来越近,再几个婉转的侧滑,已经到了两人的身

    边……是的,这和技术、天赋还没有关系,能让身边这个明显挺阳光正直的河西

    体坛大记者,有点「眼前一亮」的感觉,是这个女孩的容貌。

    这个叫欧露璐的小女孩,原本是北海省一个地级市隆州体校里学艺术体操的

    ……成绩非常平常,估计家长也看不到什么成才的希望,本来都要放弃了,抱着

    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参加了北海的花滑训练营选拔。也不知道是发挥失常还是

    确实技不如人,在冰雪运动人才济济的北海终究还是能没有能进省少年一队,进

    不了一队,就无法获得足够的训练资源和教练关注,一路形成一个恶性循环,整

    个职业体育生涯都不会有希望,就不说什么国家队啊世界冠军啊,连户籍、补贴、

    未来的工作都会成问题……而这次河西建省队,这些边缘孩子,算是找到一根救

    命稻草,个个拉关系走后门都要来试训。而白荷一眼就相中了欧露璐。

    首先就是「天赋」这个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因素。这个孩子虽然长得粉琢嫩

    嫩的,但是却和外表展现出来的娇弱不同,很能吃苦;而且很有悟性,身体柔韧

    性更是好得惊人,基本功其实也不差,基本的点冰跳跃、刀刃跳跃、阿克塞尔跳、

    直立旋转、燕式旋转、蹲距旋转、三字步法、括弧步法、莫霍克步都已经有板有

    眼的……甚至已经可以基本的完成三周跳,虽然动作有些青涩还不规范,但是白

    荷到底在加拿大受过国际级的教练培训,立刻意识到,这还真是个好苗子。

    而另一方面,白荷却也注意到:这个小女生,虽然还没有发育成熟,但是却

    实在是长得很漂亮很吸人眼球。尖尖的下巴、乌黑的瞳孔、大大的眼睛,肉嘟嘟

    的鼻梁,弯弯的眉毛、粉嫩嫩的小嘴……实在太漂亮,先天条件太好,简直都可

    以去拍萝莉广告。

    「体育运动,不仅仅是技术的比拼,从来也都是市场影响力的比拼……」这

    是石川跃那天和她聊天时提到的,她也深以为然。

    在她看来,欧露璐还小,虽然号称十五岁,那肯定是家长为了参加明年的奥

    运会做的手脚,这个小萝莉最多十三岁,身材明显还很娇小,发育根本没有完成

    ……技术可以再训练,但是这么漂亮的小女孩,简直跟一个小公主一样……既然

    河西的冬季运动中心整个就是一个面子工程,她何不顺应这种趋势?

    连言文坤都有点被这个小女孩的美貌震撼的局促不安的表现,不是一种最好

    的反馈么?……他们当然不敢承认,但是只要是个人,不论年龄,不论地位,不

    论男女,都对更加美好的事物会不由自主的注意……尽管他们往往出于某种虚伪

    不肯说出口。是啊……难道言文坤还好意思开口夸:「好漂亮的小姑娘啊……」

    么?

    欧露璐已经到了身边:「指导?……」瞪着一双黑的如同夜空一样的大眼睛,

    看着她和言文坤。

    她才想到这里,谁知道,身边的言文坤居然挠了挠头,丝毫不忌讳,当面夸

    了起来:「好漂亮的小姑娘啊……」

    白荷看着言文坤那一脸的真诚,立刻对言文坤的印象大大好了几分,笑着点

    头说:「我也说是……再过几年,根本就是又一个许纱纱么。论模样……只怕比

    许纱纱还要讨人喜欢……」许纱纱如今在河西,俨然已经和言文韵并列为两大美

    女运动员的象征了。在言文坤面前,夸言文韵是「美女」反而有些失礼。所以白

    荷选择了比喻许纱纱。

    欧露璐立刻脸红了,低了头有点不好意思,更不敢用目光去瞟言文坤,只是

    疑惑的看着白荷。

    「这是省里来的记者领导……没事,你不用管,去完成一组刚刚给你排的那

    组动作,我看一下……」

    「嗯……」欧露璐逃也似的滑开了,回头看了一眼白荷,开始了动作……

    「叫欧露璐?」

    「嗯……第一个露是露水的露,第二个是王字旁的璐,今年十五岁,是我们

    成年队里最小的孩子。不过很有天赋的……我很看好这个孩子。」

    言文坤笑着赞叹:「披明月兮佩宝璐……很美……」

    白荷释然的微笑,人生的经验告诉她:会如此真诚的夸赞女孩子的容貌,而

    不是憋在心里偷偷的想,带着淫秽的目光偷偷的看……这个叫言文坤的,也算是

    个君子!

    那边,欧露璐的动作进入第二阶段……仿佛是训练的安排,另一个女孩子也

    滑了过来,加入了动作……两个人一起开始旋转。

    「那个……」言文坤似乎看的有点一愣:「是男子动作吧……」

    「言总还真是懂行啊……」白荷点点头说:「我们这一组人冰滑队员还不够,

    男孩子尤其少,为了协调,我让部分身高高一些的女孩子也配合做一些男子动作,

    否则女队员……诸如托举之类的,岂不是没法开始练了……」

    言文坤的眉毛挑了一下,忍不住赞叹一句:「这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牺牲自

    己的陪练吧。」

    白荷一愣,低头想了想,似乎也有点道理,点点头说:「那个女孩子叫张琳,

    是南海来的……暂时让她配合一下……以后会调整的……」张琳是正杆子十五岁

    的女生了,花滑经验倒比较丰富,但是天资一般,虽然长得也是水灵灵的很可人,

    但是白荷毕竟不是选美,以她的标准,张琳本来是不够资格留下的,但是这个叫

    张琳的居然也多少算个关系户,省局公关办公室的李瞳特地打过招呼的,看在经

    验又比较丰富上,白荷就让她暂时和欧露璐结对,在没有找到合适的男生配欧露

    璐之前,做一些「牺牲」,陪练一下男子动作配合。反正以张琳的条件,能留在

    省队,就已经很满足了……她并没有想太多。

    嗯,言文坤点点头,继续目不转睛的欣赏着冰上的美妙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