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1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权力的体香 第三部:屏行会所】第1回:薛复山,元海依旧美——

    (上卷)

    第1 回:薛复山,元海依旧美

    元海公园,酒吧区。

    新的公历年刚刚到来,正是浓冬时分。好在的河溪的气候一向偏暖,所以元

    海的夜,并不会因为些些寒风而冷清下来,依旧喧嚣,依旧繁华,依旧浪漫。那

    些新台卡、装饰灯、铃声歌曲爵士乐、糖果糕点鸡尾酒,各种肤色的老外、各国

    饶舌的语言,还有本地年轻人也微醺得红扑扑的脸蛋,以及店家应景设计其实常

    年不断的各种促销折扣……都在告诉你:这里,才是河溪年轻人最喜爱的夜生活

    所在地。一年到尾,皆是如此。

    虽然河溪真正的「贵族会所区」是在西岭那幽密的林荫里,虽然河溪真正的

    「都市名片」还是Top Fuer那靓丽的城市天际线;但是对于大部分河溪的

    年轻人来说,元海,依旧是最有情趣、最适合他们的社交场所。西岭的消费,很

    多人还是不可企及的,Top Fun ,又未免俗气喧闹了点;元海,依旧还是元海,

    是河溪的食色男女们,最钟意的城市角落。

    在这里,男人们可以褪去工作时的严肃和紧张,用几杯啤酒,几个黄色笑话,

    让自己忘却白日里的烦恼和压力;在这里,女生们不仅可以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不用介意愤世嫉俗者的眼光,甚至还可以尝试一下,那买来之后常年挂在衣柜里

    并没有机会展示的、略微有些暴露的小礼服;在这里,熟知的三五同伴可以开怀

    畅饮,大声喧哗,用激情的狂放,来祭奠青春的尾巴;在这里,陌生的男女,也

    可以在夜色和酒精的掩护下,偶尔的,尝试一下西方文化中对于爱、性、吸引和

    禁忌更加开放的态度。如果你尚未成熟,元海,能让一个中学生品味人生第一次

    浪漫激吻;如果你即将老去,元海,能让一个大叔再一次回忆起年少时的冲动

    ……当然还有些别的:如果你带着业务目的,元海,也是一个很好的能让你的客

    户放下戒备的所在;如果你自持有够好的形象气质,又希望这种形象气质能够

    「体面的」换回一些什么,元海,也是一个很好的交易场所。

    再如果……你是一个平日里需要一本正经的公务人员,比如说,你是河西省

    河溪市观江区公安局经侦中队的中队长,……元海,也可以让你在女孩子的笑语

    喧哗、黑啤酒的爽口甘醇、英文歌的浪漫悠扬,还有暧昧情人那胸前的弧度里,

    忘记自己的「身份」。

    以薛复山的「身份」,本来是不太方便和姜楠一起出现在元海酒吧区的。毕

    竟,他是一个公安干警,甚至还可以说是比较有身份的中层公安干部;他是家有

    妻室的好丈夫,甚至还可以说是同僚眼中的和谐伉俪……好在,元海的夜色够浓,

    商家也永远知情识趣的,将灯光调节到尽量不去直射人脸庞的高度,何况,薛复

    山有一个先天的完美掩护:在外人看来,他是来「替哥哥看着疯玩的侄女」的。

    薛小艺、姜楠、莫彬彬、这三个年轻女孩,从某一个角度来看,简直就像是

    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三胞胎,想不成为闺蜜姐妹淘都难。她们都一样是25、26岁

    这样的青春好年华;她们都一样有着现代都市女性的独立个性和时尚气质;她们

    都一样有着体育运动员背景——当然了,莫彬彬是英国留学归来的体育营销学硕

    士,只能算半个,姜楠是一个省队的三流运动员,只有薛小艺……好歹曾经是可

    以争金夺银的国家级运动员,但是她们三个,今天的社会地位,又略略相仿,至

    少有着更多的共同话题;就说性格,这三个女孩都很相似,开朗、娇媚、贪玩、

    洒脱不羁甚至有点小疯狂,还有些可以一起骂骂「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的玩世不

    恭;甚至就连身材和穿着品味,三个女孩也都很相似,一样的都是高挑修长型的

    身段,一样都是喜欢穿一些更加塑身的衣裤来体现身材的细节。

    薛复山坐在单人沙发里,对面的三人沙发上,是莫彬彬和薛小艺,右侧的另

    一张单人沙发里,已经坐的快要埋进去的是姜楠。

    算上「侄女儿」薛小艺,薛复山的眼前,有着六条修美细润的长腿,包裹在

    两条牛仔裤、一条皮裤的裤管里,真是一条比一条挺拔,一条比一条圆润,一条

    比一条魅惑,小腿是那么的精巧,大腿却又有一些弹力的性感,他可以一边尽情

    的欣赏这人间美色,一边听三个女孩优雅娇俏的议论着各种不着调的闺蜜话题,

    甚至可以偷偷的瞄瞄姜楠和莫彬彬的胸脯,这一份轻松、快意、浪漫、休闲,使

    得他都快忘记了自己是被薛小艺叫出来买单的……

    「那个色号的Laper ,我肯定是买错了……」

    「你不是买了两套么?挺好看的啊……」

    「没有,我不是说颜色……」

    「是Size啊……哈哈,难道你二次发育了?」

    「你才二次发育呢。不是的……今年的Laper 的设计分前扣和侧扣……没

    有后扣的。我不知道啊,我以为只有前扣的呢……回来一查,才发现好像是侧扣

    更适合亚洲女性……」

    「那怎么办呀?」

    「我也着急啊……」

    「去专柜换啊……」

    「我去筑基的时候,在新约翰城买的,水货啊,这里专柜哪里肯换啊?」

    「那……等下次去筑基的时候再换吧。」

    「嗯……但是我想穿……」

    「穿呗……哦……我知道了……嘻嘻,觉得不够完美……对不对?怕你

    老公不喜欢啊……」

    「哈哈……她肯定是的。」

    「别胡说了!他懂个屁,他知道什么Laper 啊……」

    「那你穿给谁看啊?你男朋友啊?」

    「去去去……男人么。有几个懂这些的?」

    三个女孩子虽然声音不响,但是笑语嫣然,在说着一个明显挺不适合被异性

    听到的话题,个个晕红了两颊,还是薛小艺冲对面的薛复山飞了一个俏眼:

    「不信问问我们小叔,小叔,你知道什么是Laper 么?」

    薛复山大约能听懂她们是在说着某种内衣的款式,但是这种事情确实超越了

    他的知识范畴,何况,这个场合和身份,他回答知道也不好不知道也不好,只好

    拿起酒杯,笑骂了一句「你们就拿我开心吧!」,喝一口啤酒,遮掩一下。也说

    不清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他用酒杯遮挡着的目光,偷偷的瞧了瞧,自己这个侄

    女的醉人轮廓。

    薛小艺的头发披到两肩,左右精心的梳理分侧,在右侧略略烫起了一道微波

    流转的弧度,将她雪白可爱的脑门遮挡了一部分。她穿了一件米色的针织衫,除

    了一个大大的深V ,就是两条绒线绑绳松散的扎在胸口,里面是一件打底用的吊

    带雪纺小抹胸。那针织衫的设计特别纤细,虽然绑绳看上去很随性松散,但是偏

    偏将女孩子的腰肢收的异常的拢,那胸前两座傲人的山峰自然更加显得高耸饱满,

    在打底小抹胸里形成两个浑圆的球体。再配合她交叉在那里,两条被紧身皮裤扎

    的如同铅笔一样的长腿……即使是亲戚,薛复山都忍不住赞叹,自己这个侄女,

    无论是穿着品味、身材气质,都越来越性感妩媚,更有一种撩人情怀的原始魅力,

    如同元海一样,天生就会让人迷醉,即使是经历了许多风雨,依旧能够洗练出逼

    人的美艳来。

    自己的这个「侄女」薛小艺,比自己小十岁。薛家薛复山这一辈,共有四个

    兄弟姐妹,他年纪最小,薛小艺是他大哥的独生女儿,所以薛小艺叫自己「小叔」。

    薛家大部分家族成员,都在河东省柯阳市下的一个县城里生活,或是工人,或做

    点小生意,或是基层小职员,只有他这个小幺,居然一路在公安战线上飙升,才

    三十五岁,就已经做到大城市公安经侦队长(注:观江区是河溪市首设的中央城

    区,因为历史原因,河溪市公安局大部分跨区域经侦案件全部分配在观江区处理,

    所以薛复山虽然名义上只是地级分局的中队长,其实已经享受高配副处级待遇,

    算是手握实权的基层要员了),可以说是家族的光荣。到了再小一辈,薛小艺就

    更不得了了,在七、八年前,她才十七、八岁的时候,就已经不是家族荣耀那么

    简单了。她曾经是亚运会女子100 米蝶泳、200 米蝶泳双料冠军,世界青年锦标

    赛女子200 米蝶泳亚军,4*100 米混合泳铜牌,还得了个外号「薛小蝶」,再加

    上这个女孩明媚的样貌、娇美的身材、醉人的笑容,甚至都快要成C 国一线的奥

    运小明星了。

    然而,命运的轨迹,在薛小艺二十岁那年,划过了一个让人不由扼腕叹息的

    弧度:她在河溪市控江三中里封闭集训期间,居然莫名其妙的爱上了有妇之夫,

    整整比她年长十四岁的中年教师费亮,而且意外怀孕了。这惊天巨变,彻底的改

    变了这个游泳美少女,本来注定是要光彩熠熠的人生道路。虽然这个消息被游泳

    中心压的死死的,虽然薛复山的大哥差点被气死,虽然各种亲朋好友苦口婆心的

    规劝,但是年轻冲动又有个性的薛小艺,居然不顾一切,提前退役,和「为了他

    们的爱情而离婚」的费亮老师结婚了。这段荒诞、不般配,甚至可以说是违背了

    道德准则的婚姻,从来没有得到过家人的祝福,甚至被薛家引为家族耻辱。也就

    是薛复山和她年龄相近一些,才勉强能给这个倔强的小女孩一点理解和安慰。

    而更可悲的是,生活并没有上演电影里那种浪漫的爱情故事。薛小艺的婚姻

    不到一两年,就进入了急冻状态。以薛复山所知,在仕途上虽然升任了控江三中

    常务副校长,但是这位费亮老师,本质上,就是个外貌帅气,内里污浊的好色之

    徒,薛小艺也不过是他渔猎的无知少女之一;只不过当初薛小艺名声太大,他和

    薛小艺的「奸情」又被前任妻子发现,费亮一时走投无路,才硬着头皮扮演起了

    「为了忘年爱情而不顾一切」的角色;而真的和薛小艺结婚后,除了疯狂的性爱

    娱乐,他也并没有给予这个为了他抛弃了一切的小妻子真正的爱护,甚至依旧在

    外面玩些见不得人、上不得台面的勾当……而不可思议的是,薛小艺经历了这样

    的生活,竟然呈几何级数的迅速成熟起来,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就和费亮陷入了

    「互不搭理」的冷战状态。

    本来,薛复山以为薛小艺是肯定会离婚的。但是也好几年过去了,从薛复山

    的眼光里来看,自己的这个小侄女,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那星光熠熠的「薛

    小蝶」固然不在了,但是那个痴心以为和费老师之间的关系是「永恒的爱情」的

    傻女孩也不在了,却也并没有堕落成一个怨妇或者绝望的女人。她好像焕发了第

    二次青春;她经常出门旅行,去海外散心,养成了一些小资情调很浓的爱好,结

    识了一些朋友;她用一种都市少妇的时尚风格和生活情调来包装自己;她笑语嫣

    然的出入元海,仿佛和费老师之间的夫妻关系根本和她无关;就连她说话、调侃、

    娇笑的口气,也依旧像一个从未被悲剧婚姻笼罩过的少女……很多时候,在元海

    这种地方,男人们主动上来和她搭讪,都只当她是一个还在尽情消费青春的女孩

    子一般。

    她居然依旧这么美!费老师可能磨灭了她的清纯,但是却没有能磨灭她的青

    春。费老师可能消耗了她的生命,但是却没有能消耗她的灵性。尽管……今天的

    薛小艺的美,是另一种美。更加妩媚、更加性感,更加妖娆……在老家的人看来,

    甚至可能会获得「不正经」的评语。

    毕竟,一切都不同了。今天的薛小艺,也许可以迷倒元海里衣冠楚楚的男人,

    但是七、八年前,在游泳池里蝶翼逐波的她,曾经,整个世界都准备好了为她绽

    放!

    薛复山一直都很心疼这个侄女。

    一方面可能是年龄相近一些,另一方面薛复山的社会地位也决定了他的眼界

    和思想的开放性,所以他们这对叔侄相处的也很好,如同同辈相交的好朋友。从

    薛小艺的消费来看,薛复山几乎可以认定,自己这个侄女儿「在外面有人」,甚

    至侄女儿的情人应该是个颇有地位至少颇有经济实力的男人,甚至有一个传言,

    小艺的情人,其实是某位河西省委的年轻高官。但是……他既憎恶费亮,又疼惜

    侄女儿,对于薛小艺的「出轨」,他根本不觉得有什么道德上的问题。毕竟,即

    使有着六年的婚姻生涯,眼见的这个青春烂漫、笑语娇俏的女孩,也不过就是二

    十六岁罢了。

    何况,在这种问题上,薛复山也根本没资格拿出一本正经的面目来「教育」

    谁……他一样有个妻子,有一段名存实亡的婚姻,坐在右侧沙发上,是侄女儿的

    闺蜜姜楠……就在昨天,还和自己一起在酒店里翻云覆雨了整整一个晚上。而且

    他和姜楠的关系,薛小艺、莫彬彬明显是知道的一清二楚的。莫彬彬姑且不谈,

    经历了那么狗血和悲剧婚姻的薛小艺,又如何会觉得他和姜楠之间的关系有什么

    不妥的?

    这个如今多少有点狐媚气质的侄女儿,一边挑逗似的问他「知道不知道这是

    文胸的品牌」,一边不是还偷偷的用一双美目,在暧昧捉狭的瞄着姜楠么?

    真是的,包括莫彬彬在内,这三个女孩,简直都是狐狸精托生的。

    「小叔,你坐在这里听我们女生讲内衣品牌,会不会……嘻嘻……产生冲动

    啊?」

    薛复山交换了一下交叉腿的方向,实在忍不住看了姜楠一眼,笑着反击:

    「你小叔我……做公安的,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没见过?听听女生说说内衣品牌

    就要冲动……你当我是没见过世面的大学生么?」

    这次,连姜楠都忍不住媚眼如丝了:「对了哦,你们做警察的是应该比我们

    普通市民多看见点脏的臭的……前两天看新闻。好像你们抓了一个……色情窝点?」

    「对哦对哦……」连莫彬彬都笑的抿嘴了,好像特别爱说这类话题:「那新

    闻我也看了。好像很轰动的样子……薛叔叔……是不是你去抓的啊?」她喜欢调

    皮的叫薛复山「薛叔叔」。

    「是啊。」薛小艺更是一副饶有兴致的八卦嘴脸:「听新闻里说很神秘…

    …而且……很色情的样子。查获江渚码头制黄、卖淫、嫖娼窝点……还有情趣场

    景呢……就是新闻里说的含含糊糊的,到了重点啥都不透露了……小叔,快跟我

    们说说吧,有什么内幕啊?那些变态是怎么玩的啊?」

    薛复山连连摆手:「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当全河溪就是我一个做警察的啊?

    那是扫黄组同事的工作。我是经侦线,你们哪天要问经济犯罪,我还知道些…

    …扫黄的事情,我怎么知道细节?」

    「去去去……这些官话别跟我们显摆」姜楠似乎也不介意在闺蜜面前和薛复

    山显得亲热熟络,反正他们之间的「关系」,至少这个「深V 三人组」是个个心

    知肚明:「你们警察啊,内部也八卦着呢。当我不知道么……有稀奇古怪的案子

    都说来说去的……跟我们说说吧。」

    薛复山只好笑着咳嗽。

    就在两周前,河溪市观江区公安局一举捣毁了位于江渚码头的一个色情窝点。

    在河西卫视的新闻里,警方严肃、坚定的通告,本次行动,查获了大量色情光碟、

    色情读物、色情道具以及制作色情视频的专业设备,以涉案规模来说,是近年来

    河西最大的制黄案件。警方还逮捕了多名涉案人员,经过初步的侦查审讯,已经

    可以认定这起制黄案件还和有组织犯罪团伙有关,已经有证据表面此窝点涉及到

    拐卖、胁迫、引诱女子提供有偿色情服务,并且背后还有强奸、轮奸、性虐等一

    系列的胁迫失足女性的犯罪手段……

    这种新闻,本来只是刑事案件,但是坊间绘声绘色的一传,大家也未免饶有

    兴致的添油加醋想象一番,小报和公众号更是努力的在标题上诱惑着人们的性遐

    想「淫窟」、「强奸」、「情色小电影」、「淫辱少女」……反正一切能吸引人

    们点击的标题,都可以用上去。

    这当然是扫黄组的案件,为了这个案件,观江区公安扫黄组算是「立了一功」,

    但是这次还真是意外,这个案件,可以说从头到尾,薛复山这个经侦中队长就在

    里面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但是这涉及到重要的案件,是不方便和眼前的这几个

    女孩显摆的。

    他无所谓的挪开啤酒杯,在记忆中搜索着「可以说出口的话」,随意的打发

    着眼前三个女孩:「行行行……可以说一点……这次,是真的一个大案子。那个

    仓库其实是个摄影棚,对客户开展比如深入的情色服务。除了普通的嫖娼卖

    淫之外,也可以为客人设计情趣剧本,客人和提供色情服务的妓女,可以按

    照剧本上演一出完整的情色戏码。拍摄完成后,只留一个拷贝,交给客人永久

    珍藏……当然,这只是生意噱头,其实据嫌疑人交代,几乎所有的片子,他们

    都留了备份。不过那些备份可惜了……在最后一刻……都被证据毁灭了。」

    「情趣剧本?……带剧情的?那么会玩?」姜楠毕竟和薛复山关系不一般,

    薛小艺毕竟也是晚辈,莫彬彬只好来扮演进一步八卦女。

    「是啊……不是我管的,我不清楚细节。但是省局里确实都在传。他们也真

    是想得出来。比如,你可以在戏码里扮演……强奸戏,还可以设计强奸的剧情。

    剧本都很粗糙,无非是什么土匪强奸村姑啊,老爷强奸丫鬟啊,蒙面强奸啊之类

    的……但是即使如此……也可以想象,比一般的卖淫嫖娼要吸引人多了。」

    三个女孩虽然都是妩媚的性格,但是到底是女孩子,即使听薛复山这么说说,

    都忍不住脸孔红的如同酒醉。

    还是薛小艺啐了一口,似乎笑骂了一句「臭男人什么都干得出来……」,然

    后又换了一副表情,追一句:「……那怎么证据还被销毁了?你们警察也挺没用

    的……」

    薛复山向后靠了靠,换了一副懒懒的表情:「谁知道?也许是那些人听到了

    什么风声,也许是巧合……办案,也没那么容易。」

    他眯了眯眼睛,仰头看了看酒吧里昏暗的灯光……

    其实这个案件,他知道的远远比他能说的多。南海省葛副局长涉案的证据已

    经到手,他也上交了河西省厅,对「懂事」的他来说,这个案子可以说是完美落

    幕、告一段落了,没有必要再深查下去。多达12块硬盘都被销毁是一件大好事。

    否则,那么多视频资料……里面的女孩子也就罢了,无非是些失足少女,里面的

    男主角呢?能消费的起这种项目的男人,十有八九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不是

    自己「消费」的,那就更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说白了也就是风流罪过,一个一

    个彻查?观江区公安局怎么有那份担当?这座城市,只要依旧有男男女女,类似

    这些事情,就永远无法彻底消失。溪江依旧在,元海依旧美,不会因为一个色情

    窝点被查封了,就改变这个国家、这座都市、这个世界、这些男女,对性的强烈

    渴望!

    只不过,在所有已经被要求「收尾截止」的线索中,他注意到了「控江三中」

    的信息,很明显,这个学校的女生,似乎和这个淫窟案关联太多了一些。

    看着眼前笑得那么开怀妩媚、甚至有些疯癫,却掩饰不住瞳孔深处的悲哀的

    侄女……他竟然有些犹豫,要不要假公济私一把,继续追一手呢?如果真的追到

    费亮校长,对小艺,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还有就是一件很特别的「小事」。自己在协助扫黄组处理这个「河渚码头淫

    窟案」时,发现过一些零七八碎的线索……他已经让下属去稍稍探了探路,此刻

    他已经心里有数,如果细查……这件事情的背后,很可能顺藤摸瓜,牵出最近在

    河西风光八面的一些人物来。他又不愿意这个事情留「尾巴」。都已经结案了,

    立功受奖才是关键,已经有传言,自己因为这次葛副局长的案子办的漂亮,甚至

    可能调到省厅担任特侦组长,这是平级调动,但是却是机要职位,前途无量,何

    必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但是他是人民警察,必须秉公执法,该有的动作必须要做。

    所以……他已经俏俏的把风声放了出去……

    他要留给那些人一点时间,去切割尾巴。

    一个好市民举办一个公司的保安和江渚码头的案子有关?那些人是做掉那个

    保安也好……甚至是封上那个好市民的嘴也好……管他什么事。他是人民警察,

    他也只是……人民警察。

    元海,依旧妩媚的闪耀着迷人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