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79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79回:夏婉晴,风起云涌在河溪

    第79回:夏婉晴,风起云涌在河溪

    【加长回】

    Miss Panda. 甲-9栋。

    和很多人想的不一样,坐落在溪月湖南岸公园区的私密豪华餐馆会所Miss Panda,

    滨江的那几间独立包房里,最豪华的不是甲-1号房,而是甲-9栋……这么命名,

    是为了防止部分喜好虚荣的客人误订这间房。因为这间房间,不仅是Miss Panda

    里最奢华的房间,也是唯一一间拥有私家小泳池的包间;更重要的是,这几乎是

    Miss Panda实际控制人,晚晴集团总裁夏婉晴的私人长包间,除了夏婉清本人,

    和夏婉晴介绍的重要的朋友之外,一般人,根本不知道Miss Panda还有这么一间

    房。

    这里毕竟不是香钏中心。如果不是亲眼目睹,你是很难想象,在溪月湖南岸

    的公园区一片草木丛影里,居然还有Miss Panda这种「不可思议之浪漫奢华」的

    场所。一家以牛排、鹅肝酱、蜗牛著称的「餐馆」里,居然还会有酒店包间?难

    得的是,每一间包间,都用巧妙的设计保证正面临着溪月湖却又互相绝不干涉。

    而到了甲-9,更难以让人相信的是,居然濒临着溪月湖畔,还能巧夺天工的,设

    计出一汪椭圆形的温泉无边泳池……你浸泡在泳池里,就能让泳池里的水波从无

    边泳池的边缘泛出一些,流淌到溪月湖里……周围三面的湘妃竹篱笆保证了这个

    泳池的绝对私密性。除了房间里,你从Miss Panda的任何角度、任何地点都无法

    窥视到这里的一草一木;而偏偏如此,在房间里或者泳池里的你,却能在正北眺

    望整个溪月湖,和湖对岸Top Fun 的夜景。

    我静赏河溪这座都市的美貌,河溪却不知道我的存在……这是一种充满了高

    高在上的典雅浪漫情怀,这是夏婉晴当年亲自设计的得意之作。除了她自己之外,

    她只会和几个关系非常密切的,可以姐妹相称的朋友,分享她在Miss Panda的这

    个「作品」。

    这会儿已经快要午夜了,溪月湖上的夜星,从泳池里的天蓝色糅合成更加浪

    漫的幽蓝色。如果有人有幸可以走进这里,无论男女,都一定会被惊艳到目瞪口

    呆甚至如坠梦境的。

    泳池边,一条宽大厚实的多人毛巾毯,一大半搭在泳池边的银色马赛克地表

    上,一小段还浸泡在泳池里沐浴星光和池水。而毛巾毯上,两具身穿着比基尼的

    曼妙女体,在夜色中,吐尽芬芳的重叠交缠在一起。

    夏婉晴胴体上的比基尼,是深红色光面绸缎的Loo ,真正的法国品牌,其

    实只有两小段的布料,纤细毫发都是精心织造。无肩带的背交叉泳衣文胸,超低

    腰的护臀泳裤……用一种华贵、时尚、性感,也用交叉背带和泳裤侧臀上的绳环,

    微微映射一些无助和捆绑的诱惑滋味,那布料勉强得遮掩着她的羞处,也意味着

    尽情的裸露着她除了羞处之外所有的肌理。

    她的长发被盘成一个乌黑的花苞球,用发网轻轻的束扎着,淋淋沥沥的渗出

    这适才在泳池里浸润的池水。她精致的嘴唇上,点缀着一颗颗水珠,嘴唇的线条,

    用一种诱惑的蜷曲,微微张开着,雪白的牙齿,粉红的牙龈,若隐若现的舌尖

    ……喷吐着一股股带着乳白色雾状的气息。她修削的脸庞上,有着一片慵懒而满

    足的潮红,仿佛能看到雪白的肌肤下毛细血管的张合活力,那仿佛雪里看梅一般

    的红色,从雪腮一路蔓延到她细长的颈子,再向下,到她浑圆的肩胛,一直染上

    她笔挺的锁骨,再向下……一直到那两颗仿佛羊脂融成的雪白的乳球。在深红色

    的泳衣罩杯下,她尽情的用女性的柔媚诉说着自己那逼人的饱满,在她这个年纪,

    却依旧有着如此坚挺的胸脯,甚至是那种委婉尖翘的所谓「桃乳」,一直都是她

    傲人的资本,只不过也很少有机会用纤薄的泳装来彻底的炫耀。她的腰肢在缓缓

    的扭动,从她平坦光洁的小腹上,那残留的池水化为一颗又一颗晶莹的水珠,慢

    慢的顺着她傲人纤细的腹肌的纹理,向池边的地面滚淌过去,仿佛是露珠,也是

    在品尝了她肚皮上的美味后迷失了方向。她的美臀被包在那片红色泳裤的布料下,

    那泳裤的设计,低腰到了极限,只有悉心修剪自己的阴毛,才能保证在穿这种泳

    裤的情况下,不露出羞人的森林,但是那肌理的起伏,已经不是小腹,而是已经

    完全属于女性阴阜上那片最娇嫩的草坪了。而这上万元一件的泳衣的下裤,还有

    更加美妙之处,那就是,前后摆幅的弹力设计略有不同;她盆骨上两颗性感到让

    人足以眩晕的凸起,顶着那泳裤的边缘似乎可以拉出一条迷人的直线来,任凭谁,

    看到这一幕,都会忍不住想象那泳裤下的风景,但是后片,却依旧能够贴合她的

    臀瓣,利用臀瓣的弹力和女性身体的曲线特征,保持着泳裤不会自动脱落。她的

    两条腿……也许只有在此时,才是真正的尽显魅力,绷紧着,交织在一起,盘绕

    在一起,雪白的大腿在不由自主的扭动和摩擦,而上面,挂满了幽蓝透明的露珠,

    连膝盖都似乎是平滑无痕的。还有……她两只赤裸的玉足,纤细、玲珑、娇媚、

    此刻,却绷紧了,将足弓拉扯到极致,即使只是看到这足部的力量,都仿佛能听

    到这个熟透的河西第一女强人此刻的欢愉低吟。

    在河西,人们可以看到电视里与会的夏婉晴,她端庄大方,体面雍容,一身

    合体的西服,扎着一朵领花,她是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们也可以看到晚晴集

    团里的夏婉晴,她雷厉风行、沉着刚强,一身正装也会偶尔的微露峥嵘,她是集

    团总裁、铁血佳人;人们也可以看到参加各种社交场合的夏婉晴,她用各种性感

    时尚却款款大方的礼服,点缀着名贵耀目的配饰,她是河溪名媛,时尚贵妇……

    但是,此时此刻的夏婉晴,用赤裸,用泳衣,用周身走滚的露珠,用肌肤下

    膨胀的血流,仿佛才能说尽这个昔日里「小口琴」无比的妩媚和绚烂……又有几

    个男人,此生能有机会欣赏到这让溪月湖都失色的这一幕!

    也许,只有此刻,蜷伏在她身体上的,另一个女孩……有这样的机会,可以

    欣赏。

    但是,这个女孩的姿态、动作、表情、声音,却不是在欣赏着什么。「欣赏」

    这个词太平等了,她是在那里,卑微的侍奉、小心的取悦、羞耻的奉献、生涩的

    举动、臣服的哀求……

    这个女孩身上穿了一身天蓝色的比基尼……和夏婉晴那仿佛浸润了一池春水

    的成熟妩媚相比,这个女孩,就是另一种滋味。青涩、纯洁、幼嫩、有着露珠第

    一次看见阳光的羞涩,有着花苞尚未绽开时的芬芳,有着小燕第一次飞出巢穴时

    的惶恐……

    她的肌肤更加的娇嫩,即使只是池水拍打在她的小腿上,都让人爱怜,唯恐

    伤到了她;她的秀发更加的漆黑,有着年轻女孩才有的蓬勃活力;她的声音更加

    的稚嫩,仿佛是雏燕在生涩的学习歌唱。

    问题是……她的姿态。

    这会儿,她整个人,俯卧在夏婉晴的身体上,也许……有点像一个女儿,俯

    卧在母亲的身体上撒娇……如果有人在池边旁观,能够看到她那年轻女孩才有的,

    紧绷绷的小臀,羞涩的包裹在天蓝色的泳裤下,用两片美肉,一条小沟,尝试着

    叙说性欲的征兆。她的小臀,就这么一起一伏,饱满,弹翘,紧致,柔和。她的

    这种屁股一起一伏的动作,其实完全是无意识的……她的背脊末端,那性感的线

    条收敛的非常舒展……如果视线再向上,才能看见性感淫魅到足以让人喷血的一

    幕:她的比基尼的上装,那一小条天蓝色的绑带,其实已经被抽开了那个小花结,

    其实……她已经没有穿着上装了,她的乳房……已经赤裸!

    不仅仅是赤裸……原来,她居然是用一种极其淫荡、驯服、魅惑的姿态,用

    手掌,「捧」着自己的乳房,挤压自己的那颗乳头,在夏婉晴的身体上,从脖子,

    划过乳头,一路蹭弄到小腹……再从脖子,划过乳头,一路蹭弄到小腹……

    即使这个世界上有憎恶同性恋的神,如果可以窥见这一幕,也许……第一个

    抱怨的念头会是:怎么没有一个男人,能有这种幸运,可以目睹到这一幕!在此

    时,在此刻,河溪这座城市,也许在发生着无数次男欢女爱,也许处女在此刻破

    贞,也许强暴在此刻凌虐,也许乱伦的禁忌在都市的死角上演,也许是新婚的夫

    妇第一次尝试交媾……但是,真的会有一幕,能和眼前的美色相提并论么?

    ……

    夏婉晴无比投入的享受着身体上女孩的「服务」。在这里,她不用压抑自己

    的欲望,她可以尽情的品味,肆意的享受,一点一滴在灵肉交织中体验着自己的

    身体的感官美妙,一分一寸在毛孔深处里品尝身体上这个女孩的清纯稚嫩。

    「啊……晴姐……啊……晴姐……啊……」女孩服从、听话,乖巧,有些耻

    辱,有些痛苦,却也是恰到好处的满足了自己征服她、得到她、享用她的那种心

    理快感……在用自己最青涩羞耻的乳头,就这么捧着,好像捧着一片沾满了沐浴

    露的浴棉一样,在细巧的摩擦自己周身的敏感地带。

    这是一种性爱的快乐,也是一种征服的快乐。是这个女孩,只能用自己最纯

    洁、最宝贵、最珍爱、最美妙的部位,奉献过来,用摩擦时的触感,和她激动的

    哀鸣,来融化夏婉晴身体上的每一个细节。这个女孩很清纯,其实对性爱还几乎

    一无所知,因为她的乳房已经摩擦了半天,本能的已经失神呓语,但是连这种呓

    语,她也还只会「晴姐、晴姐」的痴痴的叫唤自己的名字。

    这更好。越清纯,越贞洁,越稚嫩,越没有性经验,自己就能拥有越多的征

    服快乐!

    她毕竟不是男人,即使用假阳具去捅破这个女孩的处女膜,也毕竟只是象征

    性的。她可以用这种仪式感更加强烈的「服务」,来形成某种感受:你是我的了!

    你的身体,只能给我玩!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个女孩,也是在享受自己的身体。从某种社会

    学学说来说,或多或少,尤其是女性,都会有一些同性恋情结,能够在这幕天席

    地的游泳池边,在溪月湖上的月光下,「玩」到夏婉晴的裸体,对这种不谙世事

    的女孩来说,也许也是一生中无法忘怀的禁忌回忆!

    想到这一点,就让夏婉晴更加的兴奋!下体更加的一股又一股的泛滥着热流!

    这个女孩叫姜笙儿,是夏婉晴在一次酒会上遇到的大学生,她还在河溪音乐

    学院念大一,是一个刚刚来到大城市的,拥有着迷人清纯的艺术气质的小女生。

    肌肤胜雪、清音如雀、身材娇小玲珑、五官精致可爱,都是她的特点。但是…

    …即使她自己也知道,她还有一个「优势」无法不去羞涩的面对:她长了一对非

    常饱满坚挺的少女乳房。

    其实从夏婉晴第一眼看到她,就有了兴趣。几句「上门家教」的谎言,一些

    浪漫的引逗,一些物质上的诱惑,一些关于演出机会的承诺……夏婉晴很轻易的

    就将这个女孩弄上了自己的床。这一切,换一个男性老板来实现,恐怕要费一些

    周折,也比较容易失败。但是女性的身份,在这种环境下,是一种先天的优势和

    完美的掩护!

    又有几个女生会那么警惕,想到「河西民企第一美女」的夏婉晴,邀请自己

    的目的……是奸玩自己的身体呢?即使她对同性欢好毫无兴趣,至少,夏婉晴风

    华绝代的容貌气质不会让这些女生产生「讨厌和警惕」。甚至连那些安慰「同性

    之间,更容易有默契,有爱……」「姐妹要好一下,不会像男人那样造成后果

    ……而且一点也不脏……」,都成了很好的掩饰。毕竟,这些非常西方的思想,

    在清纯无知的少女这里,很容易产生浪漫的遐想和好奇……

    借口,理由,诱惑,快乐……很轻易的就给了这些不谙世事的女孩一个逃避:

    和女人做,和晴姐这样的美人做,不是出来「卖」!她们甚至根本不会觉得这是

    什么堕落羞耻的事,甚至容易产生错觉,这是一种很高贵很典雅的尝试……尽管,

    她们需要在夏婉晴的「教导」下,用各种屈辱、臣服、淫荡的姿势,践踏自己的

    尊严,来换取夏婉晴的快乐。尽管,其实在内心深处,她们只是想要钱,想要呵

    护,想要资源和人脉;这和给男人做情人、性奴并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她们

    可以有更多的借口,理由,诱惑,快乐……

    「啊……」姜笙儿又一次,仅仅是用乳房来蹭弄夏婉晴的身体,就明显到了

    高潮,身体都在打哆嗦,从那天蓝色泳裤的裆部,其实已经泛滥成灾……这个丝

    毫没有性爱经验的小女生,居然是如此敏感的体质,夏婉晴除了满足、快乐、愉

    悦之外,本能的……开始想着这个挺有些魅力的女孩的「用处」……

    这不是性本能!这是另一种本能!

    她今天带了姜笙儿来Miss Panda甲-9栋「过夜」。最主要的目的,其实用这

    个刚刚弄到手的小猎物,来庆祝一下。

    她只能这么庆祝!因为很多事情,即使是在集团公司里,也无法说出口。

    她酝酿了整整三年的大戏,终于来到高潮了!

    在五环基金下,连同多个投资人成立子基金,注资西体公司,成为西体第一大股东;从而全面拥有了西体这个名义上的「国有企业」或者说「机关企业」的

    「壳」;然后以西体为壳,以「国有企业股份所有制改革」、「整合闲置社会资

    源」、「管办分离,引入社会资本」等等冠冕堂皇的名义,一举将泓祺体育馆、

    后湾中心、河溪冰雪运动馆、屏行网球基地、河溪排球馆、西体酒店、万年篮球

    公园全部收购,纳入一个新的巨无霸级的「西体集团」旗下!

    别说河溪了,即使是整个C 国历史上,能有这样的大手笔,利用时间差和信

    息差,一举吞并这么多的国有资源,从无到有,像变魔术一样变出一个拥有一体

    化产业链的文体娱乐地产巨头……这出大戏,她已经唱了三年,终于绚烂的开花

    结果了!

    此刻,文件还是没有批下来,但是她已经肯定,这只是时间问题了。她做了

    太多的筹备,太多的谋划,太多的计算,造就了各方面的条件,混同了各方面的

    利益,如今的局势,又有谁,有那个能力,或者胆略,或者必要,来阻止这个崭

    新的「西体集团」的诞生呢?

    可笑的是,就在几周前,一些自以为「知道内幕」的圈内人,还都在赞叹自

    己的手段,自己是利用了石川跃的年轻无知和急功近利,在玩收购后湾中心的好

    戏……如今的他们,应该一个个都目瞪口呆了吧?!

    石川跃算什么?!后湾中心算什么?!你们都太小瞧我了,你们都太小瞧我

    的野心和欲望了!

    男的我要!女的我也要!金钱我要!权力我也要!

    引入五环基金,以这个基金为主题,那么背后就是宋家!这是自己筹谋了三

    年的一击!没有几个人知道这里的玄机,但是省委、市委的核心层不可能不顾忌

    到太子党在里面的利益。而辗转了许多圈子,甚至在时间点上费尽了心机,就是

    为了让这次注资西体的基金项目具体负责人,毫无痕迹的落到王海身上。王海可

    不是那么容易调动的,自己甚至动用了非常婉转的关系网,为王海「介绍女朋友」,

    打通了王家和柯家,才能让王海觉得欠自己一份情,来顺水推舟做点「投资调研」。

    王海的身份特殊,他并不是五环基金的资本方,而是一个在五环进行操盘的高级

    管理人员。对王海来说,也许只不过是一次「锻炼能力的公事公办」,他只是投

    资西体的负责人,也算是基金瞎了眼,要注资一个吊儿郎当的国有体育事业,一

    片阳春白雪、道德高尚。但是,这种狐假虎威的游戏的妙处就在这里,全河西,

    又有哪一家势力,敢来冒这种险,阻挡「河西衙内」的第一次试水资本市场?只

    怕还有不少人,会暗地里阴谋论的猜测王鼎书记在里面的角色呢。就连石川跃

    ……也无可奈何的参与了一手;当然石川跃只是小角色,但是石家虎瘦雄风在,

    石家的「参与」,柳家就不可能置身事外。为了让这个石家第三辈唯一的男丁,

    在仕途的初期不要太难堪,恐怕首都的一些人,也都会默许这一切继续发展下去。

    不仅这些大局自己酝酿把控得妙到纤毫。即使是各方的利益细节,她都有所

    准备,有所安排。

    河溪分管体育的副市长施炯马上要退休了,500 万现金和一个水灵灵的叫唐

    漪的小狐狸精,是给施市长的「礼物」……这次的露头工作,要这位老黄牛市长

    来做,反正他要退休了,胆子反而大起来,在这一片浑浑噩噩中,谁又能料到施

    副市长也是受益者?至少,市委有人会为自己的项目开绿灯。官场规矩,马上退

    休的老干部,谁也不会却他的面子。何况,这次施市长扮演的角色,根本就是一

    脸正义的宣告「不能让民间资本那么容易得逞,要有竞标者!」,才理所当然的

    引出了五环的庞大计划。一切都在算计之中,又非常的安全。

    河溪市国资委党委书记钱郯这里,倒是只送了几分不轻不重的礼品,替他女

    儿出国做了一些准备工作,就买他一个不干预。在河溪市国资委审计处裘嵩这里,

    一个「赞助河溪国际马拉松」,就让他有足够的理由,至少不要干预和阻碍。再

    在河西大学里投资一些「社会学」研究项目,制造一些「国有企业改革」的春风,

    让学界也会正面评价这种从未有过的大面积资产整合。在清水衙门的河西体育局,

    早在去年,自己投入到河西水上运动中心的天价代言合同,总不能白扔了吧?可

    惜……当初本来计划的省局里的利益代言人,陈礼同志,太不合作,已经出局了。

    那个糊里糊涂的刘铁铭同志,应该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出面阻挠,而继续「糊涂」

    下去的吧。

    最妙的还是,让自己的晚晴集团充当了打头阵的「炮灰」,当所有人都在防

    备着晚晴,盯着晚晴,嫉妒着晚晴甚至仇视着晚晴的时候,在最需要的时候,才

    推出本次计划真正的目标。虽然瞒不过真正的局内高手,但是至少河西政商两界

    不少人,还是会认为这次是「晚晴集团跌了跟头」……多妙?连竞争对手和敌人

    的心理利益都照顾到了。至于五环基金子基金的背后的实控资金运作,又有几个

    人能想的明白。等再过一阵,再运作一两个「合作计划」,自己就可以冠冕堂皇

    正大光明的站到台前来亲自操控这个新的「西体集团」了。等到那时候人们再回

    过味来,生米已经煮熟了。

    一切都在计算之中!

    现在唯一剩下的,其实已经是「分蛋糕」的游戏了。

    这一块蛋糕做的太大,实在太大。自己是不可能独吞的……她作为操盘者,

    需要设计一个让各方都能获利的利益分配计划……就连石川跃,自己也要安抚到

    位,给他一个交代,一块美味的蛋糕,尤其是宋家,更是要自己小心的上供应付。

    但无论如何,这蛋糕最美味的一块,是她夏婉晴的。

    当然……除了分蛋糕之外,也永远有各种各样的旁支细节需要去「扫尾」。

    ……陈礼处长莫名其妙在大罗山的小镇里上吊自杀了,警方盘问了他女儿一

    圈也只能定性为自杀,这件事情很蹊跷,需要小心翼翼去厘清和晚晴集团的关联。

    陈处长在河西这么多年,和晚晴之间也多的是来往,这个时候不要节外生枝。

    ……一个莫名其妙的热心市民举报电话牵连出保安部的张琛来。事关码头仓

    库的事,必须要切断,但是石川跃居然装聋作哑,死活不同意让张琛进去蹲一下。

    自己已经开了30万的「安家费」,只是一个有前科的保安……够可以了。

    ……江子晏和逗逗……这一对不让人省心的少年少女,居然被狗仔拍到了在

    酒店的照片。毕竟是自己的人,还要花钱买回来那些照片。

    ……首都已经传来音讯,新的省局竞技赛事处处长人选基本上定为徐泽远。

    ……卓依兰传来话:和王海约了几次,没感觉,不想再联络了。但是王海却

    好像兴趣依旧很浓……

    当然,至少今天,这些千奇百怪的「琐事」也并不能让她太过烦心。今天,

    她是带着庆祝的心情来的。

    唯一的可惜的是,她不能明目张胆的庆祝。所以,她要带这个刚刚弄到手的

    河西音乐学院的大一小女生来Miss Panda,用疯狂的禁忌性爱,来庆祝一下。

    女孩子柔嫩青涩湿润的舌头,在笨拙的探索她的阴道口,她可能是怕羞,可

    能是嫌脏,可能是不适应,更可能是缺乏技巧,总不知道该怎么淫糜的舔舐、慰

    藉和冲击……姜笙儿才被自己捋为玩物没几次,在取悦自己方面,还是太稚嫩。

    没关系,今天的夏婉晴,心情实在太好了……她也有的是一整个晚上可以慢

    慢的玩。

    「来……笙儿……让姐姐来……」她喘息着,将正伏在自己胯下颤抖着侍奉

    自己的小女孩,轻轻的「拖」上来……那稚嫩的身体上,还闪耀着泳池里池水润

    泽的波痕,那彻底赤裸的上身,那已经从粉红色充血扩大变深成红宝石色的小奶

    头,那和她年龄身份都不太相衬却显得更加娇媚可人的两座羊脂乳峰,那纤细的

    腰肢,那扁扁圆圆的肚脐眼,然后……就是那已经小片的不能再小片的一片天蓝

    色的布料……那是女孩身上仅仅剩下的泳裤,与其说是遮挡最后的羞耻,还不如

    说是用纤薄的布料,去包裹和描绘那柔软的蜜穴的形体。而这一切的美妙……都

    不如这个女孩羞耻、迷茫、苦痛、浸淫却又在掩饰的那种可爱的表情。

    她本来想给这个明显是稚嫩的女孩一点温柔,本来是想说「让姐姐来疼你」

    的……但是那醉人的挑逗语言到了唇边,却变得更加的激烈:

    「来……笙儿……让姐姐来……来……玩你!」她仿佛是心情特别好,也特

    别兴奋,特别具有攻击性,所以选择了更加充满凌辱意味的用词。然后,用力的

    吻上了女孩的乳房和乳头。

    舔,有啧啧声;吸,用力将乳肉和口腔的交汇处吸成真空,让乳头在自己的

    口腔里弹跳,在乳晕上刻下牙齿的痕迹……她知道怎么取悦女人,但是她是刻意

    的,要给这个女孩一些耻痛……

    果然……这个女孩没忍住,哭了,但是哭音中又带上了更加激烈的呻吟…

    …「啊……呜呜……,啊……呜呜……」。她还是一个处女,从来没有男人品味

    过她的身体,但是……被一个女人这么的淫弄,她就算是纯洁了么?处女膜只是

    女孩子们欺骗不谙世事的男子的把戏而已。玷污,从来都是灵魂的侵犯作为最后

    的标准。

    舔下去,姜笙儿的乳房已经热的不堪,软的不堪,那种奇特的少女乳香已经

    散漫得仿佛有了确实的形态,女孩已经在娇媚的呜咽,那可爱的表情如同痛苦,

    如同享受,如同绝望,如同沉醉,完全失去了平日的矜持。她再一路顺着乳房的

    下沿舔下去,在少女的小腹上,停留了好一会,亲吻她的腹皮,用舌头将口水递

    送到她的肚脐眼里,用手指轻轻的在她的肚脐眼里刮出泥垢来……这是女人才知

    道的如何对付女人的动作,在她敏感而又不那么敏感的区域,要好好的做一下过

    度的亲昵。

    再往下,轻轻的环抱着她的小屁股,一边抚摸她胯骨的弧度,一边爱抚她泳

    裤勒着臀瓣的边沿……那天蓝色的泳裤富有弹力,却又纤薄不堪,不仅将女孩所

    有的私密纹理全部展现出来,甚至呼之欲出的仿佛在召唤别人的侵犯。然后…

    …再用牙齿,用舌头,吻上她私密中的私密,精华中的精华,淫魅中的淫魅:童

    贞的小穴。

    「别……那里……嗯……别……」姜笙儿作着徒劳的反抗,但是根本不能避

    免自己的纯洁小穴,被夏婉晴肆意的隔着泳裤亲吻舔舐。她幼嫩的身体和纯白的

    经历根本无法承接这种接触,早就已经高潮横溢,那泳裤虽然是浸透了泳池里的

    池水看不出来,其实却可以清晰的闻到少女高潮后散漫出来的淫水的香味……

    很快,那身体上最后一片小巧的布料,那遮挡着女孩最后的私密的小泳裤,

    就被夏婉晴用牙齿咬了下来……姜笙儿的阴户、阴唇、阴毛甚至阴蒂那颗小肉粒,

    就这么近距离的落在夏婉晴的鼻尖前。

    她对着那朵女孩的娇花妙蕊就这么吻了上去,这和男人奸玩女孩子的阴户一

    样的充满了凌辱感,却又有着男人所永远都学不会的聪慧和技巧。这个音乐学院

    的大一新生的阴户是那么的娇嫩……当自己的舌头从她的大阴唇上舔过,就好像

    舔过果冻一样的光滑和酥弹,这是明显的没有性经验的女孩子才有的阴部特征;

    而那当中那条小缝,除了阴唇外侧的一圈略略带一些褐红,里面更是一泉水汪汪

    的粉色,可能是因为被自己舔舐到了高潮,那里面的粉色褶皱如同花朵儿的花芯

    一样层层叠叠,却已经略略向外翻了出来,闪耀着晶莹的光泽,似乎有体液的珍

    珠在流淌分泌……

    「唔……晴姐…………我不行了……」随着自己的舌尖开始从那阴唇的唇皮

    上稍稍挤压进入一些,姜笙儿整个身体都发出激灵灵的颤抖,两条臂膀忍不住还

    从自己的背后交叉过去,在自己的同样光洁的美背上,用指甲掐出红印来……但

    是她到底胆小害羞青涩,又立刻意识到这样好像冒犯了自己,又松开了……

    但是那一丝丝在背脊上的刺痛,却好像激励了夏婉晴,似乎让她回忆起了自

    己被男人凌辱和折磨时候,那种凌辱和折磨深处蕴藏着的快感,她加大了幅度,

    一面在姜笙儿的阴户里开始疯狂的吸吮、舔舐、侵犯,将她的淫液一点点的吸出

    来,将她的唇皮舔上去,又舔下来,甚至粗暴的在她的阴唇上咬下牙印去……

    「叫你服侍姐姐,你不会……服侍的不好,所以……就要罚你……」她呜咽

    着,带着媚笑,用言语挑逗这个女孩,也继续对这个女孩的最敏感的部位进行着

    细致到微米的侵犯。

    「啊……」「啊……」「啊……」「饶了我……晴姐」「求求你……晴姐」

    「下次……我一定弄好一些……」女孩子一遍遍的高潮,下体一遍遍的分泌爱液,

    身体软的好像所有的骨骼都已经融化成汁液,口中是无比的殇软,却明显更加的

    臣服顺从……

    夏婉晴从来都明白,玩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或者年轻帅气的男孩子,用金钱,

    用权力,用资源,也一定要充分的调动性本身的魅力,才能将她们牢牢的控制。

    当她们抛下自己的尊严和矜持,怀疑自己的淫欲和人格,产生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的幻像……她们才会安全又驯服的成为自己的裙下之臣。

    「是不是……是不是和晴姐这样在一起,给姐姐这样疼你,最舒服?」

    「嗯……」

    「你以后都做晴姐的小性奴好不好?」

    「……」

    「问你好不好……?说啊?」

    「啊……好……」

    「说出来……说完整……」

    「……我……我以后都做晴姐的小性奴……」

    「啊……」

    「啊……」

    两个女人此起彼伏,又各自陷入癫狂的状态的呻吟媚叫……姜笙儿虽然清纯

    稚嫩,但是女孩的本能也让她找到了某种感觉,似乎也是本能的开始吸吮洗晚晴

    的乳房、抠挖夏婉晴的阴户、亲吻夏婉晴的肩膀,努力在寻找着怎么带给这个用

    这种变态的方式占有了自己的身体和灵魂的「晴姐」以快乐的动作和姿态……她

    终于进入了状态,尽管动作还很生涩。

    「以后……晴姐叫你过来就过来好不好?」

    「好……」

    「以后……给晴姐各种疼好不好?」

    「好……」

    「以后……晴姐戴个玩意儿……你把处女膜给了晴姐好不好?」

    「……」

    夏婉晴其实也只是癫狂和高潮中的随口淫语,但是她却感觉到了,这最后随

    口的一句时,怀中女孩在忽然之间的「停滞」,甚至身份再发出恐惧的颤抖……

    她忍不住自嘲的笑了……

    她喜欢玩弄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也喜欢和年轻帅气的男孩子做爱,对她来说,

    性质都一样,都是一种得到漂亮东西的乐趣以及性爱本身所带来的快感。但是她

    知道,对于她们来说,男女不同,那本质还是有所不同的。小男生和自己做爱,

    多多少少是会迷恋自己的身体和性爱的快乐,甚至很多男生会觉得诚惶诚恐,是

    天上掉下来的福利一样;但是女孩子还是不一样的。这个女孩和其他很多女孩一

    样,并不是同性恋,至少不是纯粹的同性恋,和自己做爱,做自己的性奴,取悦

    自己,供自己淫玩,虽然也能被身体的本能释放出性爱的快感,但是毕竟是不同

    的。除了那种现代年轻人对于禁忌的好奇和刺激之外,她们无非是为了钱、为了

    机会、为了资源、为了挤入上流社会的虚荣,甚至有的还是被自己用更加黑暗的

    手段胁迫,无可奈何的一边留着屈辱的泪水,一边和自己做爱……但是有很重要

    的一点,那就是基于社会的一般法则和生理的现实,她们都会安慰自己:和女人

    做,不算!

    所以,当她只是无意中胡乱提起,要这个女孩身体的残破,来证明些什么的

    时候,这个女孩明显的恐惧和犹豫,却又不敢回答自己,怕触怒自己,又怕失去

    已经用身体的屈辱才换来的机会……

    她忍不住微微的冷笑,嘴里却换了更加安慰温柔的口气:「怕成这样?…

    …姐姐和你说笑呢……」

    「……」

    「你一个黄花大闺女,姐姐怎么舍得用个假的来弄你……下次,姐姐给你介

    绍个有钱又帅气的男朋友?」

    「嗯……」

    姜笙儿仿佛是娇羞的又安慰的伏在了自己的肩膀上,这一次是更加动情和真

    诚的亲吻着自己的锁骨……

    但是夏婉晴的心,已经从炙热的纯粹欲望中回到了更加平静和俯视的享受中

    ……

    是的,这不是「做爱」,这就是主人对性奴的宠幸。是的,她根本没认真想

    过要用假阳具什么的来戳破这个女孩的处女膜,她只是在享受这个过程。

    就像此刻的河溪城,就像自己亲手导演的这一幕河溪体育地产的大戏!这不

    仅仅是金钱的问题……她就是享受这种「你不愿意,也只能装作愿意」的征服感!

    这和玩弄怀中的稚嫩少女本质其实是一样的!所以,她才享受这个过程!

    ……

    曾经,她也这么被男人玩弄过,曾经,她甚至被迫这么表演「玩弄女孩子」

    给那个男人欣赏,曾经,她也不愿意,也只能装作愿意……她以前也疑惑过:为

    什么凌辱、折磨、控制、征服、践踏这些赤裸裸的淫辱行为,会在性爱中,可以

    给男人带来快感,但是现在,也许是自己已经被折磨的走了形,也许是自己明白

    了:

    这不仅仅是性的快感。而是对年轻女孩子最珍贵的东西:她们的身体,征服

    和控制的欲望,本身象征着征服世界的欲望!

    今天是庆祝,今天是安慰,她知道姜笙儿其实不是同性恋,她知道姜笙儿其

    实是被自己威逼利诱不得不来陪自己做爱,她知道这个女孩只是无法抵挡金钱的

    诱惑,她知道这个女孩此刻内心已经屈辱的快要崩溃。

    但是她更加享受……

    因为以前,她也只能这样被男人糟蹋践踏和凌辱,为男人换取快感,但是此

    刻的一幕……已经没有男人配高高在上的在一旁欣赏。

    此刻……河溪城风起云涌,此刻……她夏婉晴,才是高高在上的帝王!

    她抬起头……一方面是享受姜笙儿的服务。另一方面,她仿佛是在星空中,

    看到一张脸,是那个男人的脸。

    「怎么样?我干的漂亮么?!」

    (全文终,敬请期待《权力的体香第三部:

    屏行会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