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77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77回:陈樱,梦徊惊变

    陈樱做了一个很诡异的梦。

    在梦境中,自己好像来到一个喧闹的交易市场。这里的氛围,有点像神话玄

    幻中描绘的异世界的奴隶市场。一个个有着各种肤色、各等年纪的女孩,失

    去了现实世界中独立的人格地位,如同一件件商品一样,在这个市场中被展览和

    买卖。模糊的视野中,她们有的是金发碧眼,有的是黑发,有的是棕发,甚至有

    的有一头漂亮的红发;她们有的穿着华丽的三点式内衣,像中的莉

    莉娅公主,有的却是那种麻布织造的粗制内衣,有的仅仅穿着一条内裤,上半身

    被迫裸露出女孩的乳房和乳头,还有的甚至根本就一丝不挂,连下体也没有任何

    的遮掩;她们有的是被镣铐吊绑在十字木架上,有的是被一根麻绳反手绑着,有

    的虽然任何的束缚,却也不敢反抗或者逃跑,只能用胳膊夹紧身体来遮挡羞处。

    她们都在羞耻的哭泣,却也不敢哭的太大声,因为身边总有一个个邪淫的打手,

    握着皮鞭抽打着,指挥着她们在如同展台一样的摊位上呈现身体的细节,供来往

    的买卖商贾,如同评判牛羊一样的参观、品评、砍价、购买。

    一切都那么诡异,却又带着浓浓的情色氛围。

    所有这些女奴的身边,都幻化出一张灰色的标签来,上面写着这些被发卖的

    女奴的标价。陈樱似乎可以一目了然的看到,一些姿色平庸,有了一点年纪的中

    年妇女,或者还根本不到年纪的小女孩,往往只有一些两位数的标价,虽然在梦

    境中,也不太清楚那标价的单位是什么……而一些正当妙龄、身材曼妙、姿色过

    人的少女,则价格会高一些,可以到三位数甚至四位数。那张标签的材质……如

    同魔法幻化出来的,又像是某种高科技的电子产品,因为标价上除了价格,还有

    类似人们给运动员做的技术统计一类的数据参数……似乎,是这些数据参数决定

    了这些女奴的标价,又是这些女奴全部人身的定义。

    梦境没有逻辑,这些参数当然是含混不清的,有的高,有的低,陈樱好像隐

    隐约约感觉到,这些参数,都是俗世对女孩子作为男人性欲宣泄对象的一些评判

    标准,但是具体是什么……也实在看不清楚。只是其中似乎有一些,是类似叫

    「纯洁度」、「敏感度」、「教育度」甚至「生育能力」之类的指标,后面跟着

    各种数值。很夸张……很魔幻,又好像很现实。

    当自己凑上去细看这张标签的时候,似乎在数值下面,还有着一行行小字简

    介,在描绘着这些被发卖女孩的「备注」。在梦幻的国度里,这些文字简介当然

    是模糊不清的,但是自己好像又能够分辨出来,都是一些刺激着男人欲望的「销

    售宣传」,诸如:「工匠的女儿、非常顺从」、「可以分泌乳汁的处女」、「被

    俘虏的女剑士,可以强暴」……梦当然是缺乏逻辑的,因为在这些如同玄幻

    一般的背景下,居然还有「女大学教师,很温柔」、「女明星,拍过电影」、

    「女警察,一级警司」之类的……居然还有「奥运会女子冠军」这样的头衔。

    这个魔幻一般的市场里,人来人往,各种饥渴贪婪的买卖者在吆喝、奔走、

    开价。但是最拥挤的,却是市场中心的一个展台。那里内外三层挤满了人,似乎

    所有的围观者,都在疯狂的叫价,要竞买一个最完美的女奴。梦会自动补上某种

    设定,好像……是某个什么王国的公主,但是王国已经覆灭,公主被沦落为女奴

    去拍卖,因为这种身份的特殊和刺激,使得竞买者更加的痴迷疯狂……陈樱很好

    奇,想上去看看这个最完美的女奴的标签上是什么样的价格,但是自己却被拥挤

    人群挤到了外围,根本无法凑上去看清楚那个公主女奴的面貌和标签。但是远远

    的,隐隐约约的,又似乎觉得那个女孩……很像自己的室友——石琼。

    「琼琼……,琼琼……」她忍不住惊怒的在人群的外围呼喊。

    周围嘈杂的人群声淹没了她微弱的声音,但是远远的,她依旧可以看到,整

    个市场里的女奴布料最多的穿着,也就是三点内衣,只有石琼,居然穿着一身雪

    白的公主裙,依旧华贵,依旧优雅……似乎,即使是被捋到女奴市场里来拍卖,

    她依旧保有某种与众不同的特权一样……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种深刻的反感和嫉

    妒,在她的内心深处泛滥起来,她停止了呼喊,竟然冷漠却愤恨的想着:由她去!

    逻辑和视角又开始混乱起来,好像自己的身份又发生了变化。自己不再是路

    过的游客,反而变成了也是这些被发卖的女奴之一。她开始瑟瑟发抖,却无法阻

    止梦境中自己的身份转变……我也是一个女奴,我是一个被发卖的女奴,我被我

    的饲养者带到市场上来贩卖,我只能顺从饲养者的调教,等待我未来的主人来购

    买我的全部,如果可以卖一个好价钱的话……

    忽然之间,想到这一点,她又好像非常介意自己的标签,以及标签上的价格。

    她很想转过头去看看自己的标签……然后,逻辑和视角又开始混乱起来,自己好

    像变成了一个飘荡在空气中的幽灵,可以从第三人称视角去看「自己」……那个

    自己,浑身赤裸,只穿了一件非常艳丽的皮质的内裤,连胸罩都没有资格穿戴。

    但是另一方面,似乎和市场中的其他女奴又有一些不同,自己的手腕上、脖子上、

    脚踝上,还挂着许多火红色的饰品,有点像镣铐,却又像某种图腾类的装饰品。

    似乎……自己虽然不如那市场中心的公主一样的耀目,但是自己也是非常特殊的

    一个女奴。梦境中的自己,好像又不那么像现实世界中的自己了。更加娇小,更

    加美艳,拥有现实中的自己不曾拥有的更加浑圆的臀,更加高耸的乳,更加纤细

    的腰,更加修长的腿……而且还有一头火红色的头发。配合着那些华丽的如同镣

    铐一样的饰品,这个「自己」,似乎就像自己曾经在童年的某本画册里,看到过

    的阿修罗女神一样……

    她忽然觉得很满意,因为梦境中的自己虽然有些诡异,但是美貌无双,身材

    火辣,那种如同古代女神一样另类的样貌和装扮,应该能够加分不扫,能够让男

    人奸污、凌辱、玩弄起来更加的爽快吧?梦境中的自己,似乎已经并不介意这种

    淫秽中的悲哀,而是首先很介意,这能给自己加价多少呢?这个如同阿修罗一样

    的自己,能卖多少钱呢?她很想看清楚自己的标签和价格。但是梦境里越发模糊,

    怎么都看不清楚……

    一个黑黑瘦瘦的买客,好像在旁边的摊位上已经看了好几个女奴,手里还用

    五彩的绒绳牵着几个已经买下的女奴……似乎注意到了自己那被几乎全裸束缚在

    展台上的身体,走了过来。

    天,那是爸爸!那是父亲!虽然在梦境中,父亲的名字当然已经含糊,连他

    的五官也只是一种象征性的存在,但是陈樱很清楚的意识到,那是自己的爸爸。

    「爸爸……爸爸……!!!救我!!!」她好像又忘记了自己「价格」问题,

    父亲在梦境中的出现,让她仿佛立刻找到了孩子扑向亲人怀抱保护的本能,她想

    大声的呼叫……但是梦中自有其奇怪的束缚法则,自己是女奴,只能被饲养者调

    教,被新任的主人的挑选,只能哭泣,不能叫喊,不能说话,要任由来往的过客

    品鉴。

    「这个女奴多少钱?」梦境中,爸爸似乎没有认出自己,而是很认真的开始

    看自己的标签……

    「一万块!」看守似乎开了一个在梦境中还算挺高的价格。她又竟然好像觉

    得有点高兴,有点释然……虽然梦境中一切混乱,她并不清楚一万块是一个什么

    样的价格,但是她好像能感受到周围其他的女奴和看客射来的称羡的目光。

    「一百块……」爸爸居然在冷冷的还价。而且还了一个非常低贱的价格。

    她忽然之间,觉得愤怒极了。她甚至想去打这个男人一拳,想去咬这个男人

    的肉,想去和这个男人理论,但是理论的内容,居然不是「你是我的爸爸,为什

    么不保护我?」,而是「为什么我只值一百块?」好像这个男人的符号,又从自

    己的父亲,自己的亲人,变成了一个她最厌恶,最痛恨,却又不得不依靠的男人。

    「这是真正的阿修罗女,值一万块!」看守在介绍自己的价格,一瞬间,似

    乎这个面目狰狞的看守都变得亲切和熟络起来。

    「但是不是处女了,很下贱,不值钱!」爸爸似乎很认真的翻了翻自己的标

    签。

    「放屁!!!你看清楚,我是处女,我是处女!!!我从来没有给男人奸过!!!」

    她在胸腔里愤怒的呼喊,但是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在梦中,她无可奈何,她无

    比羞辱,痛苦和屈辱的眼泪止不住,五脏六腑里全是伤楚……却又只能空洞的哭

    泣。她恨不得掰开自己的下体,来展示自己的处女象征一样……

    梦果然没有任何的逻辑,好像她身上的束缚又失去了作用,她真的可以掰开

    自己的下体,在一片娇嫩和耻红中展示那羞耻的所在……但是她找啊找啊……却

    好像不能再哪里找到类似某种标签一样的,印证自己是个处女的标记。

    ……

    「啊……」

    陈樱一声痛苦惊惶的尖叫,从诡异的梦境中醒来。上午的阳光,已经从招待

    所那不十分遮光的窗户里投射进来……

    眼角好像真的有泪,她擦掉……心中的那片痛苦和失落,她却擦不掉。

    好在,不管多么刺激灵魂的梦境,都会在几分钟内渐渐模糊而去。一直到自

    己挣扎着翻下床来,自己究竟做了一个什么样的梦,为什么那么伤心,记忆中已

    经荡然无存,只留下一片挥之不去的痛苦和失落。

    而当理智慢慢聚拢,她又是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忍不住在嘴角露出嘲讽而

    又得意的微笑:痛苦,失落,迷茫……但是居然还有一点兴奋和刺激:现在自己

    的书包里,居然有六百万!

    生活可能欺骗自己,父亲可能是头禽兽,贞操可能已经残破,但是……人民

    币,却依旧那么充满魅力和安全感。

    在破旧的梳洗台上,她看着镜中只穿着文胸和内裤的自己,因为远在落后的

    山区小镇,嫌弃床褥脏乱,她昨天晚上睡觉连内衣都没有脱……忽然之间,就好

    像是对着另一个自己一样,咧嘴笑了笑,镜中的自己,仿佛比昨日更加的窈窕妩

    媚,充满了女性的魅力,仿佛有一种成熟而骄傲的气质在自己的肌肤下流淌…

    …也许是性爱,给自己带来的冲破一切的决绝,即使……自己的性爱,说到底,

    是一次胁迫的强奸。笑一笑……过去无可改变,未来也只能迷迷糊糊的走下去,

    握紧那600 万,也握紧自己的乳房和腰肢……

    ……

    洗漱、换衣服、背上包,顺便再检查一下包里的那个USB-KEY 和那张假身份

    证。到楼下招待所前台退了房……这个地方太破烂了,她一分钟都不想多呆,快

    点再去揪着父亲,一起回河溪去,那老色鬼就去坐牢,自己……去找石川跃。不

    就是做他的小情人、小女奴之一,给他玩身体么?其实暗地里想起来,并没有那

    么痛苦,性这样东西,其实自己已经很熟悉,失身给石川跃后,仿佛是一种彻底

    的解脱,再也不用留恋什么,甚至感觉有点刺激,毕竟,比起乱伦,比起父亲,

    比起那些让她恶心的男人,石川跃至少挺帅,又有钱有资源,又那么会玩女孩子,

    被他奸玩身体的时候,虽然充满了屈辱和悲愤,但是也必须承认,也充满了刺激

    和快感,他的肌肉是那么紧实,冲击是那么有力,身上有一股很浓重的男性荷尔

    蒙的体味……何况……至少自己撒个娇,还可以住河溪洲际;至少自己也可以享

    受那份性快感和物质生活。她竟然忍不住觉得有点温暖和甜蜜,连梦境中的痛苦

    和失落都被冲淡了不少……

    外面的冬日暖阳,已经快要到日中了,即使是山区小镇,路上也有三三两两

    的行人了,走在发夹头镇的青石路上,陈樱的思绪已经飘回了河溪。快点回河溪

    吧,先去把那笔钱想办法弄出来。买辆车,买个包,买部新手机……再也没人可

    以管自己了,自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还是那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河溪城更加

    适合自己。更加适合账户上有了六百万的自己。

    前面,父亲租赁的那间镇子一头的民屋前,居然围了一大群闲人?!指指点

    点,熙熙攘攘……这一幕好像自己在哪里看见过?但是又想不起来了……

    有警察?!

    山区小镇可能没有像样的警车,只有一辆破破烂烂的警用面包车,停在那小

    屋的门口,车边,两个穿着制服的警察还在懒散的聊天,阻挡着围观者进入那小

    屋。

    她紧张极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好在,周围围观的群众,永远有着

    C 国群众爱看热闹和爱议论的本能。

    「李家阿妈家死人了。」

    「听说死人了……」

    「真的死人了。」

    「怎么回事啊?」

    「是个租房子的民工,死在里面了?」

    「你怎么知道啊?」

    「就李家阿妈说的,刚才还在这里哭的来……满地打滚呢,说这房子算是毁

    了。」

    「真的死人了?」

    「真的真的」

    「怎么死的啊?警察都来这么多?」

    「不知道啊……」

    「我知道我知道,派出所小顺是我的兄弟,他刚才说的……」

    「啊呀,我也听见了,说半夜里,这民工给警察打电话说要自杀。警察还以

    为是开玩笑的,结果早上过来一看,真的上吊死了……」

    「什么民工啊,什么半夜报警啊,你就胡说吧。现在110 接警是要出警的好

    不好?」

    「对对对,我也知道,不是民工,是个首都来的大贪官,因为反腐逃到我们

    这里,被发现了,只能自杀了。」

    「你就吹逼吧。说的跟真的一样,你怎么就知道什么首都来的大贪官?」

    「我听李家阿妈说的啊。」

    「别胡说了,李家阿妈说了,就是个来旅游的客人……」

    「我听小顺说,没排除……杀人案的嫌疑。所以派出所才来这么多人……」

    「杀人案……?啊!」

    「喔!」

    「哇!」

    围观的群众,似乎对于「杀人案」三个字尤其的震惊和满足,纷纷露出如同

    喝醉了一样的表情唾沫横飞的议论着。

    陈樱的心在往下沉!在这几分钟里,她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愤怒、悲伤、

    疑惑之类的情绪根本来不及升腾,因为恐惧……深深的恐惧已经占据了她全部的

    思维。彻骨冰冷的恐惧!

    她觉得腿都是麻的……耳朵里全是嗡嗡声,四肢都有些冰冷……她毕竟只有

    十九岁。有很多事情,她根本没有思想准备。

    「来了来了」

    「让开点让开点」

    「来了来了」

    两个工人,抬着一张担架出来来,担架上有一具被白单子覆盖着的人的躯体

    ……因为白单子已经盖上了脸,当然是一具尸体。一个警察跟在身后也走了出来

    ……

    一瞬间,亲情的本能又战胜了恐惧,陈樱几乎是马上就要踏步上去,扑向那

    尸体,她此刻唯一的念头没有别的,就是掀开那布单看一下……是不是父亲陈礼。

    怎么回事?

    是爸爸么?

    爸爸怎么出事了?

    爸爸会自杀?

    昨天还好好的啊?

    不会吧?

    杀人案?

    不至于吧?

    哪有那么夸张的?

    爸!!!!

    思绪混乱缤纷,在脑海中嗡嗡作响。

    就在她要开口大声呼喊,迈步上前的一秒之前……居然有人在身后狠狠的拉

    了自己一把。

    她本来就处在一片惊慌失措的状态下,几乎是脸都吓白了,激灵灵哆嗦的一

    回头。身后……

    李誊冲着自己,连连摇头,作手势示意自己不要出声!然后几乎是手上拼命

    用力,拉着自己,退了好几步……因为尸体的搬运出来,人群越发向前涌,李誊

    倒是轻易的把自己拉倒了一边的小店的屋檐下……

    「你……你干嘛?」陈樱忽然之间,觉得发自内心的感谢李誊,至少在这一

    刻。因为至少对着李誊这个她素来瞧不起的窝囊废,至少算是个「熟人」,在这

    陌生的小镇,在这一片惊魂不定的迷乱场景下,对着一个她一向占据心理优势的

    大学同学,她的恐惧在恢复,她依旧舌尖打颤,嘴唇发抖……但是至少,她终于

    能够轻声的说出话来:「你?……不是叫你回去了么?」喉头舌尖的运动,让她

    终于找回了一些真实存在的感觉。

    「嘘……」李誊也是一脸惶恐,作手势叫她轻声:「樱子,你听我说……听

    我说……」

    「……」

    「我不放心你一个人,我知道你家里遇到了事情。我没回去,我一直跟着你,

    昨天你来这里……还有今天。我昨天晚上其实就住在阿芳招待所,你楼下。因为

    我起得早,一早这里闹开,我就瞧见了……」

    「……」

    「听我说,樱子,樱子,你听我说。我在这里想了好一会了……是可能出事

    了。但是樱子……我觉得有点不对……你先别去和警察说事。」

    「你胡说什么?那可能是我……爸」她最后「爸」字都说出口了,但是声音

    也本能的变得很轻。她也开始觉得「有点不对」了。

    「我知道,我知道……樱子,相信我,我都是为了你好。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我就是觉得,你现在不能去……」

    「……」

    「樱子,我不知道你昨天和你爸说了些什么,但是樱子,我真的是为了你好。

    我觉得,你最好冷静一下,再去……我……我已经害了你一次,我不想你……再

    被卷进什么麻烦事里。」

    「……」

    「真的,我也说不清,我也不知道怎么做好。我站在这里等你,就是要拉着

    你,要你冷静一下再去……冷静一下……想一下……」

    「……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如果……那真是我……爸……我……」

    「我出来的时候,跟我姐姐说了,我担心你,跟着你来看看……我姐姐说

    ……遇到事情,打电话给她,问问她再说……你要同意的话,我给我姐姐打个电

    话,问问她……再说。」

    「你姐?谁啊?」陈樱确实太不清楚李誊的姐姐是何许人。

    李誊脸一红,他似乎也说不清自己姐姐是谁,他犹豫了一下,才苦着脸,似

    乎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我打电话给我姐……你……嗯……樱子,你……你…

    …有琼琼哥哥的电话么?」

    陈樱的脸腾的红了,却咬了咬下唇还轻声回答:「关……你什么事?」

    「如果,你觉得……他可以信任的话?打电话给他,先告诉他这里的情况

    ……问问他……其实没什么,和我姐一样,他们年纪大,可能……可能想得比我

    们多些,成熟些。」

    陈樱愣愣的看着一脸苍白却的确掩饰不住眼睛里的惶恐和关心的李誊……竟

    然忍不住,点了点头。

    石川跃……自己可以信任石川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