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75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75回:陈樱,罗山行

    第75回:陈樱,罗山行

    河西省罗州市,罗山县,县城里如今也有了第一家肯德基。

    河西全省,设有十三个直辖市,下辖三十六个市辖区、二十三个县级市、三

    十八个县、三个民族自治州。罗山县,是属于罗州市下辖的一个县城。

    作为河西省首府的河溪市,其城市规模、经济地位、人口密度、产业价值、

    现代化程度,即使在整个C 国,也可以列入仅次于首都、筑基等,属于准一线城

    市的行列。作为太江东西向航运的必经之地,也是C 国南北高速公路网络交汇点,

    河溪,不仅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也是政策和资本倾斜的冲要之地。即使和

    欧美的一些大城市相比,河溪,也是毫不逊色的一个国际化都市。

    但是河西省其余的地级市和县城,其中有一些,却还是相对贫瘠和落后的。

    从河溪向东南80公里,就是「溪山山脉群」,再向东南150 公里,则是「大

    罗山山脉群」,行政区域上属于河西省罗州市罗山县,即使受到了河溪经济圈的

    辐射,这里也依旧是河西相对比较落后的区域。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交通相对

    不便捷,整个罗州市连机场都还没有建设,而从罗州市区到大罗山谷地中的罗山

    县城,更是只有盘山长途小巴士可以搭,一天也就是十来个班次。直线距离上,

    这里离河溪只有250 公里,但是其实单程就要花上一整天才能到达,非常不便。

    这几年,随着经济的发展,这个背靠大罗山的县城,也终于算是有了一些起

    色,罗山县城最繁华的城中路上,也终于开始可以见到肯德基、麦当劳等国际快

    餐连锁的身影了。而县城里的年轻男女们,也终于抛开猎奇的心理,开始习惯着,

    日常走入这些装潢靓丽的店铺里去消费了。

    不过这会儿……坐在肯德基橱窗口一张餐桌上的一对少男少女,看穿着打扮,

    却怎么都不像罗山县城里的本地人。

    ……

    陈樱厌恶的,好像看一堆垃圾一样的看着她面前手足无措的李誊:「快吃,

    吃完,麻利利给我滚回去!再跟着我,我就报警了!」

    ……

    在两周前,像是罪案电影一样的光怪陆离、不可思议,父亲陈礼居然用一个

    陌生的号码,给自己打了个电话:「樱樱,我逃出来了……」。

    然后就是电话那头的痛哭流涕、欲言又止。陈樱正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这荒谬

    的情节,陈礼却给了她一个远在罗州市罗山县一个小镇上的地址,让她去拿一个

    Usb key 和一张假身份证……父亲还关押在纪委看守所自己去探视时,就俏俏和

    自己说过,他有一笔钱,一个虚假身份证注册的银行账户里,有六百多万现金。

    不过那个时候,父亲的暗示是,自己要取这笔钱出来,想办法「不露痕迹」的交

    给刘局长,甚至陈樱感觉到,在那个时候,父亲似乎还在暗示,自己可以去「接

    近」一下刘局长,求个情通通路子什么的。而这一次,父亲颤颤巍巍的,说的却

    是另外一个意思:「樱樱,你来找我,我不行了……这笔钱……你将来留着…

    …创业」。

    陈樱觉得很滑稽,父亲说的很真诚,有点像是凄婉的最后遗言。她也觉得很

    心痛,很难过,父女天性,让她也有些担心父亲的境遇……但是真的去审视自己

    的内心,她居然发现,自己唯一真正关心的,还是那笔钱。

    父亲居然会从看守所里逃出来?为了什么?难道要过逃亡生涯?至于么?自

    己问过几个懂行的朋友,如果不追究诸如「强奸幼女」之类的罪刑,父亲那点事,

    最多也就是十几年;甚至如果操作掩饰的好,各方打点也到位,说不定就是一个

    「双开」就完了……当然,如果那个叫陆咪的女孩子真的被父亲杀人灭口了,那

    就另当别论,但是陈樱不太相信父亲真的敢杀人。

    问题是,父亲如果留在纪委看守所,要自己用那六百万去疏通,她其实并不

    知道具体该怎么操作。父亲如果亡命天涯,要从此过上逃亡的生活,不说她会被

    日夜监视,重要的是,那六百万留给父亲逃亡中使用,似乎更合理一些……留给

    自己?还他妈的创业?老娘会创个毛线业啊?但是……六百万……

    这算是遗言么?他是要自杀么?她觉得有些茫然。她犹豫再三,也不知道为

    什么,她甚至想过把这个事情交代给石川跃。但是最终,但是六百万的吸引力是

    足够……她甚至冒险偷看了石川跃手机里的信息,了解了石川跃的什么小弟,好

    像也在罗山县里找陈礼,但是并没有找到,似乎「跟丢了」……这排除了她最担

    心的疑虑:她本来最担心的是,一切都是石川跃的设计,对于这个夺走她贞操、

    控制她身心的男人,她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依赖和畏惧。

    她也明白,如果父亲真的是莫名其妙在逃了,自己这个女儿应该是被首要监

    视的对象。纪委和公安的人通过河西大学校方找她谈过,要她「配合组织上的工

    作」。好在室友琼琼的妈妈,河西大学体育学院代理院长柳晨老师,难得的亲自

    出面维护,以柳老师的特殊地位,就是纪委和公安也要给三分面子,而且好像纪

    委的人也没怎么对这个案子上心,才使得办案的同志没有太过骚扰到她。

    她设计了好一段时日,充分的找了借口,绕了好多弯子,才瞒着学校里,瞒

    着如今对她可以予取予求的石川跃,乘石川跃不在河溪的日子里,倒换了好几部

    车,迤逦来到了罗山县。尽管直到现在,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怎么样。父亲给

    的地址,还在罗山县下属的一个镇子,离罗山县城,还有40公里的山路……

    而更让她觉得不可思议、荒谬可笑甚至气急败坏的是,看起来,自己的伪装

    和反跟踪能力弱得可以。还没等什么纪委、石川跃的人发现她,她已经发现有人

    偷偷在跟踪她;但是她一吓唬,那个人就露了头……居然是这个不知所谓李誊。

    她又好气又好笑,只能拖着李誊来肯德基里随便吃一顿,要赶这个脑子有点

    问题的学生会干部回河溪。

    「我……是担心你……」李誊坐在自己对面,挺高大个男生却不敢抬头看自

    己。

    「担心我?我需要你担心么?……你不觉得滑稽么?你难道不应该看见我就

    躲么?你居然还有脸在我面前出现?你傻逼也就算了,我就纳闷了,你怎么能这

    么不要脸呢?」陈樱虽然倔强,但是看见这个李誊,却气恨的连眼泪都要流出来

    了。尽管是阴差阳错的意外,但是自己的遭遇、命运的变迁、贞操的沦丧,李誊

    这个二杆子在里面扮演的角色,可不是什么「迁怒对象」。那一天,根本就是他

    蓄意制造的荒诞剧情,更不要提在那仓库中,他明显也是对自己动手动脚,起了

    一不做二不休奸淫自己的念头。这会儿跑到这里来装纯情小王子,陈樱恨不得吐

    他一脸口水。

    李誊低着头,憋红了脸,呢呶了两三个音节,也不知道是在说些什么……

    「别跟着我,听见没有。马上给我滚回河溪去。我出来玩玩……操你妈的。

    你是变态吧?玩好绑架,玩跟踪啊?你不去参加黑社会真是屈才了你。」

    「不……不是的……那天……之后……」

    「闭嘴!夹上你的嘴!别问那天!那天不是你个大情圣一手导演的么?别问!

    别摆出一副纯情的嘴脸,找我啐呢?!」

    「我是想……道歉。或者……我可以做点什么事情来补偿一下。」

    「道歉你妈逼!补偿你妈逼!不需要,我也什么事都没有……哦……我知道

    了……你不就是想问老娘有没有给人睡么?有啊!但是管你什么事啊?满世界都

    是公狗,多一条少一条我在乎么?……老娘陪睡觉的男人多了……管你什么事啊?」

    她努力让自己的愤怒宣泄,但是眼泪却也忍不住流了出来。没有一个女孩,是愿

    意自己的身体是这样被人侵犯的,是自己几乎接近无耻的淫荡的为了偷生,哀求

    着将自己少女的童贞奉献给一个男人……甚至直到最后回想起来,那个男人根本

    没有开口威胁自己,一切都像是自己在犯贱!

    「对不起……我……对不起……我跟着你……是怕你想不开……我……」

    「想不开?傻逼!你那么歉意,去自首啊……跟我这儿装什么大尾巴狼啊。

    不想自首啊,放心,你又没有强奸我,也没有打勒索电话,最多算你个非法限制

    人身自由,24小时都没到,说不定,就是罚款拘留了事了……怎么?怕留案底啊?

    要跟我这儿找点良心安慰啊?行啊。给钱啊!你给我十万块,就当是道歉了…

    …行不行?给钱,我就立马原谅你!不想给啊?没钱啊?没钱,那你说个屁啊!

    滚,滚,听见没有……永远不要在我面前出现。老娘出来玩玩,旅游你懂不懂?

    为了你那点事情就要寻死?你想得多美啊……滚回去,继续去宿舍楼下意淫你家

    琼琼去。」

    老实说,她这么破口大骂一通,李誊别说还嘴,窘迫的像个犯错的孩子一样,

    低着头任凭自己作践,她的心情倒好了很多……这么多天来的郁闷、痛苦、耻辱

    和压抑,倒真的随着唾沫星的挥洒而宣泄了不少。

    她一直都很想骂街。骂父亲,骂母亲,骂石川跃,或者骂石琼……但是总有

    这样那样的理由让她无法开口,只能在朦胧的梦境中宣泄。父亲……她懒得骂;

    石川跃,她不敢骂;石琼,她不忍骂;母亲……母亲去世这么多年了,关于母亲

    的记忆其实已经开始模糊了,她又从哪里去通向另一个世界传播自己的愤懑。

    至少,今天对着李誊的挖苦和唾弃,让她仿佛能够找到一些自己还存在在真

    实世界中的感觉。

    「别他妈的装逼了,现在就给我走,你还能赶上回罗州的车……马上给我滚

    回去……我看见你就跟看见一坨狗屎一样熏的慌……你让我消停玩几天成不成?」

    陈樱恨恨的把可乐杯子按在餐桌上,拖着李誊的胳膊,拉着他走出肯德基,

    几乎是一推一推,沿着小马路,将这个大男生推向马路尽头的长途汽车站。李誊

    也不敢犟,只好由得她像拖不懂事的小屁孩一样的拖拉着走路……如果不是细看

    他们两个的表情是那么的古怪,一个是尴尬窘迫,一个是厌恶嘲讽……倒也有一

    点像两个来大罗山野营的男女朋友在打情骂俏。

    县城的道路上,虽然也有一些现代化的店铺,但是那种山城的气质是掩饰不

    住的,人流不够稠密,地上也稀稀拉拉的摆着各种在河溪绝对看不到的山民的地

    摊。走过那些和河溪风光不同的更偏山区风格的小店铺,走过柏油味很浓的马路,

    走过吆喝的小贩,倒卖破旧光盘的,卖年糕的,卖山货的,卖药材的,甚至耍猴、

    卖艺、乞讨的……一边,她可以像虐待什么人似的,继续无厘头的咒骂和挖苦着

    李誊……

    而这短短的几百米的路程,竟然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也许真的是因为李

    誊的出现,让自己大骂一顿出了一口胸中的恶气,陈樱的思路和逻辑,反而前所

    未有得清晰起来:

    自己来的没错!即使有一些风险,来罗山也是没错的!

    连李誊都能跟踪自己过来,保不齐还有纪委或者其他什么人也跟着自己…

    …但是无论如何,这都是自己去见一下父亲陈礼的最后机会。而且,即使是纪委

    的人跟着,或者万一没有人跟踪自己,毕竟不是什么要死要活的事,只要能在没

    有第三方在场的情况下见到父亲一面,自己应该还是有时间拿到那个Key 和那张

    身份证的。那个老流氓是要最后扮演一下慈祥的父亲也好,深爱自己的痴情乱伦

    男也好……那六百万,都还是有可能弄到自己名下的……这不是扮性格的时候,

    老流氓就算不死,也肯定是要进监狱,自己还在念书,将来的一切都没有着落。

    没有人可以保护自己。难道还真能指望石川跃?不。难道还能指望这个傻呵呵的

    李誊?不。只有自己可以保护自己,或者说,只有人民币可以保护自己。明明知

    道有危险,但是最多也是给那个老流氓带去危险。自己又能损失什么?说句难听

    点的,自己的童贞都留在了那间黑暗的仓库里……自己又有什么可怕的。

    钱,为了钱,自己可以冒险。自己也应该冒险。

    ……

    「走啊……墨迹什么……」看见李誊的步子又慢了下来,她又忍不住骂骂咧

    咧起来,眼下,首先是要把这个碍事的大男生从自己身边赶走。自己去见父亲,

    是要弄到一笔「非法来源」的钱,可不是带着假男朋友去见家长过年的。

    但是旋即……她发现了李誊在磨蹭什么,连她的注意力也被路边的一个撂地,

    也不知道是卖药还是卖艺的吸引住了。

    县城的道路是老式的柏油路,并没有多少车辆来往,居然有一个传说中的

    「卖艺人」在街头表演苦力「绝活」,身边还有一辆小推车,可能是卖些什么膏

    药或者所谓的保健品,周围已经多多少少围了一圈看热闹的山民。

    这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汉子,脸色蜡黄,皮肤黝黑,个子很矮小似乎只有

    一米六左右,大冷天上身居然脱了个光膀子,露出一身倒三角的黑黄虬泾的肌肉,

    而且明显是种种污浊的伤痕布满了躯干,有砍伤,也有跌打的老淤痕,像是一个

    山城里挑大活的老民工……他表演的,是那种最普通的硬气功,无非是拿砖头砸

    自己的脑袋,用钢筋扎自己的脖子,用刀背砍自己的肩膀,其实是利用着力的技巧来展示自己躯体被伤害时的刺激,换取人们起哄的喝彩和几张毛票。但是,在

    一段廉价而无聊的表演后,这个皮肤蜡黄,简直像是泥巴里捞起来的汉子,居然

    还当场翻了几个跟斗,才开始卖一种所谓的人参药丸。

    围观的人群免不了不懂装懂的喊几声「哦吆」表示惊叹,但是李誊好歹是正

    规的篮球校队队员,陈樱更是标准的体育家庭出身,两个人都略略看住了。前手

    翻、接腾跃、手支撑米尔斯倒立、360 度托马斯全旋……很多动作,毕竟不适合

    中年人做,这已经让稍稍懂行的两个人有点忍不住替这个汉子捏了一把汗,更不

    可思议的是,那汉子居然还做了一个虽然不太标准老态疲现,却也勉强有点模样

    的,分腿侧空翻转体90度,落地在柏油路上重重的踩出一团泥土灰尘来……

    周围的人虽然看不太懂,却也懂得为这个看上去「挺不容易」的动作喝彩。

    那汉子才捧出一个盘子来,木讷的开始向人群收着一块两块的小票。

    一到收钱,人群自然就散了。倒是李誊,忍不住从口袋里摸索出了一张20元

    的票子,看了一眼,也就不放回去了,搁到了那汉子的盘子里。那汉子惊讶的看

    了一眼李誊,连声道谢。

    陈樱冷冷「哼」了一声,推了李誊一把,轻声又开始嘲讽起来:「快走吧

    ……」

    李誊尴尬的扭捏了一下,又开始向前迈步,却也忍不住回头又开始絮叨:

    「樱子,你要真没事……我就回去了……你……别想不开,也早点回河溪。」

    陈樱哼了一声,又走两步,冷笑道:「我有什么可以想不开的啊?我都说了,

    我就是出来玩玩散散心。真受不了你,你该不是爱上我了吧?别恶心我了。继续

    去宿舍楼里意淫你家琼琼是正经……你个傻逼能不能有点出息?你别扮演救世主

    了,你真的是看太多了,这是现实世界,不是……就像刚才那卖艺的大

    叔……你给他20块,什么意思啊?跑这里来摆阔啊?」

    李誊一愣,辩解道:「我只是……看他不容易。这把年纪了,还做这种动作,

    很容易挫伤肌肉的。他其实挺不容易的……」

    「你能给那大叔两千么?」

    「什么?」

    「我问你,为什么给他二十块,而不是两千块……?」

    「……」

    「不能吧。你看……你不能给我十万,你也不能给那大叔两千。其实只要钱

    到位了,什么都可以有了。钱不到位,你的那点同情也好,怜悯也好,想负责的

    心态也好,还有你所谓的爱情也好,其实都一钱不值。我说了,你给我十万,我

    就原谅你,我可以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过……,哼,如果你想要,再给我十万,我

    可以陪你睡觉啊。没问题啊……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挺想和我玩一次的,说不定,

    你还指望我两能擦出什么火花来吧?所以你大老远跟个变态似的跟踪我来这里

    ……这算是来安慰一下你内心深处觉得挺对不起我的小心思呗……可我不需要,

    OK?你想弥补,就给我十万,十万就够了。就像你真想在那街头卖艺的这里扮演

    大侠,你就给那大叔两千,那大叔可能一两个月不用吃这种苦了。可是你能么?

    你既给不了我十万,也给不了那大叔两千。你那些腻腻味味的事儿,其实就是你

    自己的折腾……满足你自己那点恶心人的小遐想……」

    陈樱指了指不远处那个土墙小房子的候车亭:「我自己能照顾自己,你马上

    给我消失!」

    李誊憋红了脸,似乎勉强咽回去了一肚子的话,无可奈何的点了点头。

    ……

    陈樱一直到确认李誊买了车票,甚至上了那辆破旧的小巴,才又回到了售票

    口:

    「去发夹头镇……今天还有车么?……我要一张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