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73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73回:周衿,西体来客

    第73回:周衿,西体来客

    泓祺科创园,西体公司贵宾会议室。

    西体这间会议室的装修和布置,和许多有着国有企业情结的公司一样,都有

    点在仿照C 国国宾会议的风格。居中两个单人沙发,背后有个翻译席,两侧一排

    单人沙发,没有麦克风的话,说个话几乎要大声嚷嚷,背景挂着一副巨幅工笔国

    画的风格。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里的画面。平时,大家也都嫌弃这

    种会议室不伦不类,并不会启用。

    但是今天的阵仗,却让周衿有点懵,好像还真有点某种国家领导接待贵宾的

    感觉。名义上,西体公司的董事长一职是由河溪市体育局局长童万秋兼着的,难

    得居然连他都特地来了坐了主人位。西体总经理吴思江在稍稍靠后,西体企划部

    总监丁穹在更靠后一个位置陪坐,最末端,就给了自己这个明显是被找来当花瓶

    摆放的企划部小职员。以自己的容貌气质,在西体这种国营企业里也算醒目的了,

    总经理吴思江但凡有个人来客往都喜欢叫自己作陪……

    而客人只有两个人,其中一个陪坐的是明显的跟班。主要的宾客,则是一个

    器宇轩昂的年轻人。他穿着休闲西裤和休闲衬衫,脸庞胡须修得很干净,发梢也

    整理的一丝不苟,却掩饰不住骨骼的宽大和体魄的健壮,肤色也略略有些黝黑。

    他谈笑风生、不卑不亢,介绍周衿时也并没有和其他男人一样刻意的用色迷迷的

    眼神在女性的曲线上偷窥。很礼貌,很绅士,甚至还挺洋气的赞扬了一句「周小

    姐真是迷人……」,但似乎也只是普通的客套。

    周衿是努力的用牙齿咬着舌胎,发出一阵阵生疼,才让自己平静下来。

    因为这一位今天西体公司大费周章接待的贵宾,自己是认识的!居然就是自

    己在Avril 里「偶遇」,有过一夜之欢的「大海」。尽管两个人都默契的,装作

    一副从无交集、根本不认识的模样。

    ONS ,周衿以前也有过三两次的经历,但是在工作环境中遇到ONS 的对象,

    而且是公司的贵宾,却实在让人有点尴尬、紧张甚至恐慌。何况,只有她自己知

    道,她和大海之间的ONS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根本就不是ONS ,而是石川跃

    有意安排的「社交活动」;尽管直到今天,她也不太清楚石川跃的目的。那夜之

    后,她和这个「大海」之间毫无联络,他留给过自己一个电话,但是自己从来没

    有打过。她其实是可以预想的,这个叫「大海」的年轻人,应该是某个企业的高

    管或者某个什么富商之子……但是没想到,那么快,那么巧合,居然在这种场合,

    又遇到了这个「大海」,尽管,自己只是陪坐在末席的小职员。

    大海的真名原来叫王海,原来他的头衔是「五环奥运基金理事会投资调研部

    首席执行官」,好像是来谈五环基金和西体公司的什么「合作计划」。这多少让

    周衿有点奇怪,这种基金会当然也算是金主,也可以算是投资人,但是……居然

    能让河溪市局的童局长特地赶过来坐镇,还表现的如此恭敬谦卑,这却不是国有

    企业的风格,也未免有点不可思议了。

    这个大海……周衿至今都深刻的留恋着那一晚,他很俊朗、帅气,又温柔、

    体贴、多金、绅士。他的冲击很有力,却也很会照顾女性的柔弱。他的谈吐很浪

    漫,但是又绝对不显得低俗。和石川跃比起来,王海就像是一个纯白色的石川跃

    ……同样的稳重,同样的俊朗,同样的文质彬彬,同样的迷人体魄,同样的成功

    人士才有的谈吐气质……但是却没有川跃的邪魅,非常单纯、非常阳光、稍微有

    点前国家队成员的运动员的「憨」,但是一样的帅气……

    当然了,因为丁穹、周衿这种相对的「小角色」在场,双方是以冠冕堂皇的

    场面话为主。客套了半天,天南海北,将两个企业的「合作」说的云里雾里,谁

    也听不懂究竟是什么意思,怎么个合作法。好不容易,吴思江才使了个眼神,又

    笑着让周衿「去准备个午餐,我们一起过去……」,周衿和丁穹才识趣的站起来

    告别,走出这间莫名其妙的会议室。留下王海、吴思江、童万秋三个人。

    周衿逃也似的走出那条走廊,自己的上司,胖乎乎的丁穹呼哧呼哧的追上来,

    笑着说:「小周……你别走那么快啊,等等我,等等我……打个电话你就这么跑,

    做贼啊你?……哈哈……房间我已经订好了,就隔壁的艺术长廊那里的那家陀

    西楼,我们先去,我们先去,给领导点菜去……」

    对于这位喜感十足,说话像机关枪一样的上司,周衿其实是感觉挺亲切的。

    丁穹经常有意无意的和自己透露很多公司的上层小机密,有时候,还喜欢用讲笑

    话的口吻,和自己分析河西政体界的官场秘闻和圈子文化……即使是石川跃,有

    他这份心眼,也没他这份多嘴多舌的诙谐。周衿一开始甚至怀疑他是对自己有意

    思,在向自己献殷勤,后来逐渐的几次,听丁穹竟然不怕忌讳,提了好几次关于

    石川跃的事,她才意识到丁穹是有意向自己示好,竟然是想通过自己和石川跃

    「结识」一下。虽然有点羞愧,但是这种事情也惠而不费,自己在明面上曾经是

    帮石川跃拍过纪录片的,也说的出口,所以就介绍了丁穹认识了石川跃。这个丁

    穹也真能顺杆爬,他毕竟也是河西一个知名的老牌体育文化国企的部门主管,竟

    然也不怕人背后议论他走歪门邪道,去石川跃那里跑了好几次……虽然周衿并不

    清楚他们在搞些什么,但是和石川跃亲近的人,理论上和自己当然关系可以更加

    密切一些。甚至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认为是「自己人」。

    ……此刻,听丁穹招呼,她也调皮的摊手苦笑着:「我也要去么?好闷的

    ……」

    丁穹依旧是夸张的表情夸张的笑容:「当然啦。当然要去啊……都说了,你

    是我们西体的司花么?……你当我恭维你啊?是真的,真的……吴总要接待贵宾,

    你当然要一起去了。」

    周衿也只好笑笑,陪着丁穹去电梯过道里等电梯,有的没的和丁穹玩笑着:

    「说的那么夸张,既然是贵宾,怎么只订陀西楼。干脆去香钏中心好了,也

    不远……我们也顺便吃顿好的。」

    丁穹摆摆手说:「工作餐么,工作餐。要掌握尺度、尺度。他们几个领导下

    午肯定还要咬耳朵。要不是童局长坚持要订一个包间,按客人的意思,叫两份外

    卖就可以了,不适合太奢侈的……切……人家什么没见过,稀罕跟我们吃顿饭?」

    两个人进了电梯,周衿到底有点心虚,也是很好奇,忍不住找话题问道:

    「那个什么王总,究竟是什么来头啊?至于么?……连童局都来了。还那么矜持?

    吃个饭都瞻前顾后的嫌弃?」

    丁穹神秘兮兮的看着她:「你不知道?你真的不知道?啊呀……这两天,整

    个圈子里都在传这个消息呢?河溪市官面上都快轰动了……」

    最近好几天没看见石川跃,周衿确实一头雾水,问:「什么消息?」

    丁穹却说得好像有点讽刺:「咱们西体,要风光啦……哈哈……大风光哦

    ……」

    「……」周衿看着丁穹,等着他说下去。

    「这两天都在传,联合国旗下的奥运五环基金,向河溪市委提交了一份计划,

    有意要注资我们,注资啊!要成为我们西体第一大股东。然后整合河溪市的各大

    体育地产资源,将整个西体重新组合后整体上市,哈哈……整体上市啊。要成立

    什么……哦……西体集团公司呢。」

    「这……这是谣言吧。」周衿是昨天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种说法,但是却觉

    得有点不可思议。在她眼里,西体公司只是一个凭借着旧制度下河西省体育局资

    源的混日子的地方国有企业,旗下只有一家西体酒店,几个莫名其妙的赛事主办

    权,哪里有什么收购整合的价值?

    两个人已经迈步出了电梯,几步就到了泓祺科创园的大门口。西体公司当年

    受泓祺区邀请搬到泓祺科创园内,一墙之隔是一个艺术创业园区叫做泓祺艺术长

    廊。泓祺科创园也好,泓祺艺术长廊也好,都是偏创业型的新兴园区,虽然离开

    河溪豪华会所的象征——香钏中心其实也就是一公里路,但是这里大部分人群的

    消费能力也就是小资。在艺术长廊园区里有一家叫做「陀西楼」的餐馆,在这一

    代也算是豪华了,人均大约200-300 元的样子,从西体下去步行即可到达。平时

    工作餐当然不会光顾,但是有时候,接待个客户、部门小联谊什么的,西体的高

    管就习惯了在这里定个包间消费。

    一直到两个人进了「陀西楼」的包间,服务员恭敬给两人倒了茶,丁穹装模

    作样的看其实都已经能背的菜单,才继续着刚才的话题:

    「我本来……本来也以为是谣言的。但是你看今天这阵仗,啧啧,这阵仗

    ……我告诉你啊,昨天老吴已经找我们几个中层干部偷偷露过风声了。新的

    西体集团,不得了,不得了……光我听到的,就有屏行网球中心、泓祺体育馆、

    连后湾中心、现在还在建的天溪冰雪运动馆,都要被我们西体给收购合并、资

    产重组了,好像啊……哈哈,连万年篮球公园都没放过……听说,万年篮球公

    园的改造计划,其实早就动工了……哈哈……不得了,不得了啊……到时候,我

    们西体一转身,就成了地产巨无霸了。哈哈哈……不得了,不得了啊……改行当

    房地产公司了,这不是发达了么……哈哈……」

    周衿越听越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丁穹特地提到了「后湾中心」,她又怎么能

    无动于衷?她装作若无其事的问:「我们……西体那么有价值么?我们……去收

    购这么多项目,得多少钱啊?省局能同意么?」

    丁穹呡了一茶,嘿嘿笑着说:「我怎么知道?我和你其实一样,都是打工的

    ……看呗……」他又看看周衿,又呡一口茶水,才凑近一些,一副「我就告诉你

    吧」的表情,得意洋洋的说:「跟你说透了吧……几个圈子里内行谣言很多,很

    多……都说,人家其实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要。要的,就是西体这两个字

    而已……」

    「啊?!什么意思啊?买品牌?!」

    「这可是大手笔啊……表面上呢,是用西体的名义去整合资产。实际上,

    就是一口气收购西体公司、屏行网球中心、泓祺体育馆、后湾中心、天溪冰雪运

    动馆、万年篮球公园,当然还有好几个小项目,西体酒店那种的……算起来,除

    了天体中心之外,河溪几个重要的体育地产全部囊括了。一个新的,整个河西省

    都数得上的文体娱乐地产巨无霸不就诞生?……咱不说钱不钱的,这样大的手笔

    ……省局?省局同意不同意能算个屁!没有省委、市委两级头头点头怎么行?你

    以为光有钱就能这么玩的啊……」

    「那?……跟我们是……?」

    「借西体的名头啊。好歹咱们西体曾经是国有企业,现在产权又不明不

    白的。现在不是正在流行国有企业股份改革么?……只要保持西体两个

    字不变,不仅可以有一个国有企业改革的名义,也对以前的历任政府是个交

    代。这一招确实绝妙……只要保持西体这个名义,这么一来,就说明历史上

    所有的领导,都没有错,都是在为西体公司、河西体育的发展壮大做出了努力!

    哈哈……他们当官的这一套有趣吧……一个收购,只要名字用西体,所有的亏损

    都成了功劳了,所有的领导都有了成绩。哈哈……反正那些傻呵呵的市民什么的,

    也分不清楚,还以为新西体就是旧西体……还以为是国有企业做大了呢……哈哈

    ……哈哈……不过也对,新西体,旧西体……别说老百姓了,我们就能分清了么?

    哈哈……」

    「那……你的意思,注资后,咱们就不是国有企业了?成了……那个什么基

    金的控股公司?」

    「啧啧……我就说你冰雪聪明吧。不过……人家主要要的是西体两个字,

    咱们这些老西体人……是个什么待遇,现在说还为时过早。这其实啊,是另一种

    意义上的买壳……西体就是个壳,是个名义……我甚至怀疑,连五环基金都是一

    个壳,是个名义。这种基金下面,左一个子基金,右一个子基金,为了什么?就

    是为了把水搅浑,浑到外行根本分辨不出来实际控制人是谁……」

    「……」

    「你发什么愣啊……这其实是上面的事。」丁穹指指天花板:「上面的事

    ……其实不管我们打工的什么事,那么多钱流一遍,个个都会有油水的,市委、

    省委、体委、国资委,一个都不会拉下,反正那些地,是国家的么,哈哈

    ……对我们老西体,只能是好事,不能是坏事,最多换个大老板呗,只要吴总还

    在,你我管老板是谁呢……哈哈……其实,这方面,你可以去问问石主任,他现

    在知道的,一定比我知道的多的多呢……」

    周衿被他说的脸一红,丁穹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失言,笑着扯开话题说:「其

    实你别看今天童局都来了……童局算得了什么,就连他,在这个局面下,也就是

    个签字画押的……倒是省局,别说刘局长了,连郭副局长都不肯出面。不就是震

    惊之余,觉得烫手,不肯表态么。倒是我们西体的几个人,这次逃不掉了,只能

    当背锅的……哈哈」

    「背锅?那你的意思……是这次注册,有猫腻了?」

    丁穹嘻嘻一笑说:「吔……我可没这么说哦!当然,咱们老吴现在是热血沸

    腾,也有压力了。这事的规模太出乎意料了,谁能想到,居然有这么大的胃口,

    一口气吞下整个河西省小一半的体育地产,那已经不是几个亿的问题了,几十个

    亿,甚至上百个亿……啧啧……想想都瘆人啊……不过……要是我现在可以赌,

    我一定押注这次真能成。」

    「为什么这么说?」

    丁穹眯着眼说:「你回过头再看看晚晴集团啊……」

    「这又关晚晴集团什么事?」

    「你看,你看……跟我装糊涂不是?哈哈……晚晴集团前脚刚刚提交了几份

    收购后湾中心的草案,市委里就有人跟着义正言辞的嚷嚷最好有竞争者,意

    思要竞标……,看晚晴那志在必得的样子,人人都以为来竞标的注定是个陪跑的,

    心里正有点不忿呢……结果呢……哈哈……哈哈……别说我们小人物了,只怕就

    连省局、国资委的那些人都傻眼了。其实闹了半天,人家晚晴才是陪跑的。晚晴

    的那几份收购计划……如今看起来,唯一的作用……就是衬托今天新西体计

    划的伟光正。这……简直都可以去拍电视片了。哈哈……那个主题就是……民

    营资本虎视眈眈,收购市民体育场项目要作商业用途,拥有联合国背景的基金鼎

    力相助,让国有企业焕发新的活力,绝地大反击,反而促成了河溪体育地产的新

    生!。哈哈……哈哈……在如今这个背景下……尤其是官面的角度来看,对比

    着晚晴的计划来看,谁都会觉得这个新西体集团的计划更加诱人、更加正面、

    更加阳光、更加政治正确、更加符合中央精神啦……哈哈……连那些本来就对晚

    晴集团的背景有点偏见的官儿,如今都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台阶下,哈哈…

    …」

    「那晚晴不是很冤得慌……」

    丁穹低头思索了一会儿,点点头,又摇摇头:「当然吧。哈哈……也许吧。

    哈哈……不过……嘿嘿,其实……其实……我怎么觉得,这才是一开始的计划呢?

    啧啧啧……有些事,真是太会玩了,简直让人眼花缭乱啊……」

    周衿似乎懂一些,又似乎不太懂,她似乎有些意识到,丁穹并不是无聊和自

    己吹牛逼,而是有心在替自己分析河西体坛的这眼前巨变。这个毕竟没有政治背

    景的企业中层干部,似乎是一心在自己面前显示他的政治敏锐?显示给自己看干

    什么?男人天生的炫耀本能?追求自己献殷勤找话题?是想让自己「递话」给石

    川跃?……她只能试探着,稍微带着些崇拜的表情,笑着夸他:「你知道的还真

    多啊……」

    那边丁穹,舔了舔嘴唇,还是笑得跟个喜剧演员似的,声音却更低了:「唉

    ……我告诉你一个还没被证实的秘密中的秘密……」

    「哦……」

    「你以为今天来的那个王海,是五环基金的金主,所以吴总那么客气?童局

    还特地赶过来?……都不是……有人传言……虽然这个王总的职位,说到头只是

    五环基金的一个负责调研工作的部门老总,不是投资人,也不是合伙人,其实就

    是个类似职业经理人的角色。但是……既然这个王海出面了,这次注资也好,收

    购也好,上市也好,成也得成,不成也得成!省市两级、各局各厅、各部各处的,

    没有人会真的认真挡道的。何况……人家表面文章已经做得那么足了。最后…

    …王海同志的出面,就是漂亮的收官子啊!」

    「那是为什么?……」

    丁穹笑一笑,似乎有点不知道怎么说,凑近了才要开口,这个时候,门外已

    经传来人声,童万秋、吴思江已经带着王海进了包间。

    ……

    周衿偷偷看了一眼王海,也许是因为王海本身就留给她一个精彩的回忆,也

    许是刚才丁穹得意兮兮的八卦将王海的身上笼罩上了更加炫目神秘的光环,她的

    目光,忍不住带了一些春意。

    她发现,王海,好像也偷偷看了一眼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