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72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72回:裘嵩,收购计划来袭

    第72回:裘嵩,收购计划来袭

    「嘀嘀嘀嘀……」裘嵩的手机发出提醒的铃音,但是裘嵩是真的无暇顾及。

    他赤裸着身体,就这么仰卧在硕大无比,铺着雪白床褥的大床上。一个身材

    高挑、窈窕妩媚的女孩子,也赤裸着身体,就这么「跨坐」在自己的身上……是

    她自己,解除了自己女孩子的所有的防卫。是她自己,将自己的文胸和内裤脱落。

    准确的来说,也不能算是「脱落」,她的文胸虽然抛在床脚边,但是她那条薄纱

    的小内裤,此刻,就挂在她的脚踝上,和她鲜红色的脚趾甲相映成趣。是她自己,

    分开了自己潮湿娇嫩的蜜穴。是她自己,扶着裘嵩的阳具,深沉羞涩,却又肯定

    浪荡的「坐」了下去,现在……又是她自己,用着女孩阴部所有的动人诱惑,和

    紧致夹力,在那里上下耸动,用雪臀在自己的大腿上荡起一阵阵的臀浪和肌肤的

    拍打声,坚决又温柔的,在那里用阴道套弄自己的阳具,并且满足却又屈辱的呻

    吟、尖叫、呜咽……已经有整整十分钟了……即使不考虑男女高潮将至的汹涌,

    即使是单纯做这些动作的体能和柔韧性,就让裘嵩都有些怜香惜玉起来。

    「呜呜……出来吧……出来吧……呜呜……干死我了……我被你干死了…

    …」她在哭泣……却不是哀伤的,而是发自内心的喜悦,她用一只纤长的手臂,

    狠命的抓自己那略显娇小乳房,用自己的指甲,在乳房上抠出鲜红的血痕来…

    …她也许已经高潮了,但是她依旧在坚持。

    「出来……啊……出来……」裘嵩也到了极限,他嘶哑着下着含糊的命令,

    这个高挑的女孩,将自己的手掌支撑着自己的躯体,慢慢的将整个身体抬起来,

    裘嵩那根已经粗壮的憋成紫红色的阳根,从她那一丛阴毛笼罩的粉穴的泥泞沼泽

    中脱体而出。

    「吃……吃……」裘嵩已经到了极限,快要说不出话来,也无法表达完整的

    含义,牙齿都在打战,额头青筋爆出。但是这个女孩却好像能够读懂他的欲望和

    心意,又伏下身体去,一口将他的鸡巴含在口中。

    那唾液,那舌头,那温软如同蜜穴,却又不太一样的凌辱感,给了裘嵩最后

    的一击……他能感受到自己通体奔涌而来的快感,马眼上汹涌澎湃的喷射的力度,

    一股,一股,又是一股,整整三大股滚烫的精液,全都灌进了胯下美女的口腔,

    甚至因为精液的体量太多了,从嘴角都渗出来一股白色的浆汁。

    她居然呜咽着,流泪着,咕噜咕噜全都咽了下去……只有一抹浓浞的白色,

    在她的嘴角,诉说她的哀羞和刺激。

    裘嵩一声满足的爽叫……按着莫彬彬的头颅,拉扯着她的秀发,丝毫不顾忌

    她受得了受不了,用她的咽喉去撞击自己已经开始酥软的阳具,去品味那射精后

    的余韵。余韵……也很美妙……

    他仿佛是沉醉在余韵中,进入了一种幻境,也分不清是过去了几秒钟,还是

    几分钟……等到理智渐渐恢复……才发现莫彬彬,已经温柔的在用身边早就准备

    好的热毛巾,替自己打理下身。

    「彬彬……」裘嵩享受着美人的手掌和热毛巾温柔体贴的擦拭自己下体的快

    意,抚摸着她的秀发,似乎有点感慨……他是不轻易许人的,但是此时此刻,他

    甚至有点动情。尽管这种「动情」也可能是男人在征服满足后的自我慰藉,但是

    他真的有点动情。他甚至在一瞬间,考虑着要不要真的收这个莫彬彬做一个「情

    人」什么的……他的妻子带着5 岁的儿子在首都,他虽然常常玩女人,但是出于

    安全的考虑,也是自欺欺人的算是对妻子的尊重,他从没有圈养固定的情人的习

    惯。

    胯下高挑的美女抬起头,脸上却才伏显出一些羞涩来:「师兄……你会不会

    觉得……我太会了?是个不规矩的女孩啊?」

    裘嵩一愣……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这个问题……他正有此意。

    即使是投怀送抱,他也不会轻易和哪个女孩上床。对于这个莫彬彬的背景,

    他也是了解过的。

    莫彬彬是后湾体育中心实控的后湾体育产业管理有限公司竞技赛事部的「经

    理」,其实这个女孩子是有点学术背景的,她在英国念了一个体育传播学的硕士

    学位,从这点来说,和在伦敦商学院毕业的裘嵩互称一句「师兄师妹」也不为过。

    她去年才回国,通过家里的关系,来后湾谋了一份职。本来在后湾这种官僚气氛

    非常浓厚的公司里,除了一个高挑的海归研究生美女之外,也没什么特别的。反

    正,这里也没有任何机会和平台,有任何人需要你去做什么真正的「体育传播」

    或者「竞技赛事」。但是那个最近将河西体育圈搅的天翻地覆的叫石川跃的官二

    代的到来,改变了一切。如今的后湾,一方面是原本霸着位子的几个中年男女中

    层都已经「靠边站」,公司上下成了年轻人的天下,另一方面后湾的动作之大,

    涉及的领域之多,突破性的行为之广,在整个河西,都是让人刮目相看的。这个

    女孩,倒是也颇能把握机会,一来二去,就通过几个专业的赛事运动和提案,在

    石川跃的心里站稳了脚跟,成了竞技赛事部的「经理」。这个女孩出身在中产阶

    级家庭,家境算是不错,在海外读完了硕士归国,也染上了很多欧美习气,穿着

    打扮固然追求时尚,也常常和几个姐妹去元海酒吧区之类的地方玩。工作上不谈,

    生活上也算逍遥。

    但是裘嵩可不是什么去元海猎艳的高级白领;他是河溪市委下的「明星年轻

    干部」,34岁已经出任国资委审计处处长,堪称前途无量。以他的身份、年纪和

    官运,想用女人来取悦他的企业、单位、下属、同僚多了去了;出于各种目的,

    千方百计接近自己的女孩子也是不计其数。自己来后湾几次「办公视察」,这个

    叫莫彬彬的小女生,可能是当自己是练习官场社交的「作业」了,大着胆子向自

    己甚至有点僭越的放电……一开始,他也只是笑笑就罢了。上次来后湾听石川跃

    汇报晚晴集团提出的「收购预案」时,天知道这个女孩怎么想的,居然笑着主动

    约自己「师兄,要不要晚上一起去喝一杯……」

    裘嵩是很特殊的一类年轻官员。一方面,他已经浸润C 国官场文化好几年,

    不管愿意不愿意,已经习惯了C 国的机关风格和机关文化;但是另一方面,那种

    浪漫的、时尚的、年轻富有活力的现代西方文化,也在他留学期间在他心中刻下

    了烙印。在那一瞬间,他居然有点抗拒不了,仿佛自己不是深藏不露的河溪一方

    领导,而是在英国念书的毕业舞会上的一个学长,被学妹邀请去浪漫一下……他

    居然没有按照该有的「安全系数」去拒绝。

    对裘嵩来说,他当然看的出来这个女孩不是个处女,而且应该有一些性经验。

    对于海归一族来说这也没什么稀奇的。能够接受一些One Night Stay的文化也好。

    但是刻意的和自己的「大领导」这么玩……裘嵩觉得很新鲜,有些把持不住。

    而在床上……莫彬彬却彻底让他满意了。

    真的很难想象这个24岁的海归美女,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不是做爱,而是

    彻底的享受,这和你是否漂亮,身材是否好,气质是否好,象征意义是否足够无

    关。只是性服务上,你真的要获得这样的如同帝王一般的性服务,只有去找「专

    业的」,在这一点上,这个女孩,甚至比他玩过的几个「专业的」都更「会」

    ……但是这个女孩,却又明显不是什么「专业的」。

    真的不是么?所以,他不知道怎么回答莫彬彬的问话。

    女孩已经驯服的伏在自己的胸膛上,如同一只调皮的小猫一样,轻轻婆娑着

    自己的胸,似乎在帮自己解除疑惑,轻声的说:「逗你的……你别认真么……」

    裘嵩也只好笑了笑,也许是为了解除一下尴尬,他点亮了电视机,他是借电

    视屏幕里混乱的声音和画面,让自己的脑袋可以稍微清醒一点。如果真的要考虑

    收莫彬彬做自己的禁脔、玩物,甚至二奶、情人,而不是随便玩两次,付点好处

    就结束……他需要确认得失。

    但是这个女孩确实有那种自己妻子所不具备的温存和妩媚,还有聪明和眼力,

    她似乎看出来自己的患得患失,却不肯给自己思考的空间,而是像条蛇一样攀上

    来,轻轻的抚摸、挑逗自己的嘴唇,好像在玩什么好玩的玩具,吃吃的笑着:

    「师兄……别瞎想了……我什么都不要你的,叫你别认真了。」

    裘嵩再冷峻,听她这么安慰自己,这个时候也不好意思起来,轻轻的在她的

    肩膀上爱怜的抚摸,柔声道:「我没瞎想……我是真的喜欢你的……我爱你…

    …」他当然没有「爱」的意思,但是这种甜言蜜语,在此时此刻,也算是一种礼

    貌的回应。他忽然之间,想到了一个很圆润的「过度问话方案」,他装成有点天

    真有点嫉妒的模样,笑一笑,说:「我有点吃醋……想问个问题……你……答应

    我别生气好么?我是因为太喜欢你了……才介意的……」

    「嗯?」

    「你们……石主任……咳咳……石少……可是个著名的花花公子,又有钱又

    年轻又帅气。你这么漂亮,他有没有追过你啊?」他自己都被自己假装的天真少

    年的模样恶心到,但是这也是他必须要打听的……

    「切……」莫彬彬立刻听懂了,不屑的发出嗤声:「你当我是什么人啊…

    …公归公,私归私,我一向分得很清楚的。在办公室里,绝对不发生男女感情,

    是我的原则。石主任么,你都说了,花花公子一个,再说了,他身边女人那么多,

    连个刚毕业的小妹妹都弄来当自己的秘书,简直是滥交,我才瞧不上呢……哦

    ……啧啧……我知道了……你介意我不是处女啊……哈哈……滚一边去,我又不

    是要嫁给你,你管那么宽?」

    她这么娇媚的回应,裘嵩却觉得很满意……他才不介意石川跃是否对莫彬彬

    有兴趣,甚至石川跃和莫彬彬上床他都无所谓,就像莫彬彬说的,他又不是要娶

    她。他是必须分清楚,这个娇媚得都要出水的女孩,是自己的玩物,还是别人赠

    送的玩物。

    他觉得兴致又高起来,拉过莫彬彬来又要玩弄她的乳房……莫彬彬却好像多

    少有点不高兴,拍着自己的手说:「你可别……去跟我们石主任说我的好话什么

    的啊……公归公,私归私……让他知道……我们的事,我可没脸在后湾呆下去了

    ……嘻嘻……你倒是跟我透个底……都说石主任在后湾呆不长,是不是真的?还

    有,你为什么说他的那个计划是空想啊?」

    裘嵩多少也有些歉意自己疑心重了,他搂着莫彬彬,一般摸玩着她身体的曲

    线,一边回应着:

    「告诉你吧……这也不是秘密。你们石主任,太小看晚晴集团了,他呀,是

    被人坑了。」

    「哦?」

    「他呢,是相信了晚晴集团的承诺,在后湾大展拳脚,现在欠了一屁股

    债,晚晴却不肯注资了,提出全面收购后湾中心的计划。他现在是进退两难…

    …落了笑柄了。无论收购是否能开展,他都算是被人当枪使了。」

    「嗯……我也听说了,晚晴集团要全面收购就收购呗。反正后湾也是亏损。」

    「傻丫头……你懂什么。这种事情,我们国资委怎么可能随便批准?要不是

    后湾的产权和管理权的混乱,根本连讨论都拿不上台面讨论的……晚晴的收购计

    划已经提了两稿了,我们钱书记的意思,都是再看看……」

    「为什么不会批准啊?晚晴又不肯注资……难道任由后湾就这么垮了?」

    裘嵩倒也被她问的一愣,想一想,才笑笑说:「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国有资产

    的,维护国有资产的利益,就是维护人民的利益……」

    他是官话说惯了的,但是不经意发现莫彬彬嘴角的嘲讽,才嘻嘻一笑,挠了

    挠头,但是说到这种自己的份内公事,他又改不掉惯有的官腔:「无非是要看晚

    晴的收购方案,是否合理,是否照顾到各方的利益……其实无论如何,钱也到不

    了我的口袋里,我们也是按照国家的法律法规,秉公办理。我们还希望看看其他

    企业的计划……市委也希望有其他企业可以和晚晴对比着来看一下……其实晚晴

    也是下了血本的,不过他们这个企业,就是太喜欢搞歪门邪道……缺少企业的社

    会责任感……私营企业的背景也是问题。」

    「什么歪门邪道啊?」

    他知道莫彬彬听不太懂,此刻有点炫耀的心态,虽然也知道自己不该说这些

    八卦,又忍不住爆点事不关己的内幕:「你知道晚晴签约了一个曲棍球女队的队

    员的事么?」

    「那个唐漪?」

    「对啊……晚晴也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说服了曲棍球队,和唐漪签了

    五年的商业合同……」

    「那有什么……这和这个事情有什么关系?」莫彬彬听得一头雾水。

    裘嵩露出一丝冷笑:「那是给这次收购中说话算数的高官的伴手礼。这

    会儿,那个叫唐漪的小姑娘,不定在哪个有特殊癖好的市委领导床上呢……」

    莫彬彬也不是傻瓜,这次稍微听懂了一些,也露出厌恶的表情,但是似乎也

    不知道怎么搭腔。

    其实对于这件事情,裘嵩的情绪,连他自己也有点迷糊。

    「那我们石主任的计划……」

    「石少那是垂死挣扎,想在北栋搞高端体育会所,干脆将后湾的事情搞得更

    加复杂,让晚晴吃这一口吃的不舒服。一方面,北栋楼并不具备这样的硬件条件,

    你见过一个精品酒店,花点钱改造一下,就能变成高级会所么?纯属空想!另一

    方面,现在这个时候,他哪里去弄钱来做这些事情,钱少了什么都办不成,后湾

    现在这个情况,谁又会来填这种没有回报的无底洞?……你们这个川跃主任么

    ……是个人物,眼界很远、城府也深,他的这个后湾会所的构想,确实有有

    趣的地方,但是目前没有这个条件。具体到这种事务,他毕竟不够专业……很多

    事情,不是光有战略构想和阴谋诡计就可以的。专业的事情,还是要到专业上来

    谈。」

    莫彬彬当然听不太懂,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有点忧愁的说:「那你说,晚晴

    要是真的收购了我们……我会不会丢工作啊。不是说,收购整合都要裁员的么

    ……」

    裘嵩被她说的噗嗤一下差点笑喷了,一把捏上她的娇嫩的乳头就是一阵疯狂

    的挑逗:「傻瓜!你跟我要好……不管后湾的事情怎么整……你都只有升,哪有

    裁的……不过,你不是不让我透风给你们石主任么?这样吧,你好好的再服侍服

    侍我,我开心了……就绕个弯子,保证安全的拐着弯,让你们石主任也好,你们

    未来的老板集团公司也好,重用你,好不好?」

    莫彬彬冷笑一声,呸了一声说:「我才不在乎。我对自己有信心,自己的饭

    碗自己保……我跟你……,都说了,就是玩玩……我什么都不图你的。」但是,

    她还是低下头去,开始用娇嫩的小手玩弄裘嵩的阳具。

    「嗯……」裘嵩享受的挪动着臀部,并且用自己对莫彬彬乳房的挑逗,在回

    应她的「服务」。要不是莫彬彬的背景摆在这里:大学是在河西念得,然后家里

    出钱供着去伦敦读了一个硕士,归国后就到了后湾……非常单纯。实在要忍不住

    让人怀疑她怎么那么「会」。就说爱抚阳具吧……女孩子摸摸男人的那玩意,大

    部分只是会干巴巴的套弄、最多对着龟头稍稍抚慰一下,她却仿佛是在在自己的

    阳根上弹奏什么钢琴曲一样……那五根手指一时会揉、一时会弹,一时会转,一

    时会搓……力量并不重,但是频次富有变化。被她这么服务着,真的一种人间享

    受。

    「嘀嘀嘀嘀……」裘嵩的手机又弹出提醒……

    「切……大忙人……」莫彬彬娇俏却识趣的啐了一口,停下了动作。裘嵩也

    只好歉意的笑笑,懒懒的拿过手机,却是一封邮件提醒,提醒的内容却是刚才那

    封邮件……他又懒懒的点开,是自己的司机兼助手小顾发来的……是一个PDF 文

    件。

    他下载下来,伸着懒腰,随意的看了几行……脸色却略略变了。他几乎是有

    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眉头一皱,半爬起来,又看了几行,连嘴巴都有点合不

    拢了……翻到上面,又翻到下面,似乎已经被这份文件字里行间的玄机所震撼到

    了……他又翻回页眉,几乎是一行行的在搜索着信息……

    莫彬彬注意到了,眯着一对美目瞧着他:「有事?公事?……你要走?」

    裘嵩已经按下了手机,闭着眼睛,好像在整理自己脑海里混乱的思路。好一

    会儿,他才不自然的笑笑,摇摇头,又想了一下,对着莫彬彬做了一个用手指比

    着嘴唇的动作,示意她噤声,拨通了电话:

    「裘处……」电话那头,传来小顾的声音。

    「我收到了……」裘嵩的声音却平静了下来,他已经在尝试消化那份文件带

    来的震撼。电话那头是下属,身边是赤裸的媚娘,他需要保持自己的风度和城府。

    「裘处您看这……」

    「转给钱书记的秘书。再抄给……市委办公室的小窦。」

    「好……」

    「记得,把抄给过我的痕迹删除掉……在明天上午9 点之前,我没有收到这

    份文件,我也不知道这件事情。」

    「是。」

    小顾挂了电话,他当然不会问自己为什么这么处理。虽然是刚毕业的孩子,

    但是这点机灵还是有的。不过……身边的莫彬彬却不在乎这些,她像个妩媚的小

    兽一样,深情隽永的看着自己:「怎么啦?做了……嘻嘻……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了?」

    「没有,这都是正常工作而已……」裘嵩笑了笑,又将莫彬彬搂到胸前,感

    受她那两颗乳球的质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却实在压抑不住刚才的文件带来的

    震惊,和那种「透露一点秘闻」的炫耀心,仿佛若无其事的说了一句

    「就是你刚才说的事……这也是一份注资计划书,或者说收购计划书。」

    「嗯?」莫彬彬眨巴着一双大眼,疑惑的看着自己。「是你说的竞标者?谁

    呀?……」

    裘嵩实在忍不住苦笑了一下,虽然和他没有必然的利害关系,但是他心里的

    那种起伏和动摇,也是难以表述的。他似乎在凝眉思索,好半天,才露出了然的

    表情,似乎酝酿了一下措辞,才开口带着一些感慨,忍不住叹息说:「我刚才说

    错了……」

    「……?」

    「我刚才说,你们石主任,太小看晚晴集团了,被夏婉晴摆了一道……这句

    话,我说错了。或者说……哈哈……不够全面。」

    「那应该怎么说呢?」

    「应该说……我们所有人,都太小看这件事了……」

    他又长长了出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似乎仅仅是出于性欲在莫彬彬光洁的背

    脊上抚摸……又似乎,仅仅是在寻找某种平静,以等待更多的风起云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