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71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71回:裘嵩,公事私事

    河溪市体育局。

    今天,是河溪市分管副市长施炯同志的基层慰问日。在河溪九个分管副市长

    中,施炯分管体育、旅游、文史、档案、知识产权、侨务等相对「清水」的工作,

    加上他今年正好六十二岁,熟悉官场规则的人都明白,这是他退休前最后一站了。

    越是在这种岗位上,施炯同志越是能发挥他那种「每天都在忙碌,却什么都不做」

    的神奇本领。今天一整天,他率队一口气走访了八个单位,河溪市侨联、河溪电

    视台、河溪市旅游局、河溪市档案馆、河溪妇联、控江三中、天体华苑居委会、

    河溪市体育局……走马观花、脚不沾尘。而且都是不通知基层的「突击访问」,

    按照市长秘书的话来说,为的是「不打扰到基层工作,让大家把心思都放在工作

    上,而不是接待领导上」。施市长是非常繁忙的……所有的慰问点,都是三言两

    语,问几个问题,提几个要点,听几句汇报,道几声辛苦,就要赶下一个站点。

    可巧,今天下午河溪市体育局里,正在召开一个小型的高层碰头会。河溪市

    体育局局长童万秋、河溪市国资委审计处处长裘嵩、环溪月湖马拉松组委会秘书

    长盛小汐、河西卫视分管副台长魏广元、河西的老一代长跑健将陶启东、晚晴集

    团品牌执行副总裁郑阔云……还有三四个基层工作人员,正在商讨「环溪月湖国

    际马拉松赛」的筹办事宜。

    施市长来了,还和大家合影留念,独看见裘嵩,他们也算是世交叔侄了,还

    特地亲切和蔼的打招呼:「小裘啊,你又不是体育战线的……怎么也来这里凑热

    闹啊?」

    裘嵩当然是毕恭毕敬的笑着解释,自己是河溪市委下的「体育爱好者协会」

    会长,还是曾经参加过业余马拉松比赛的选手,所以市里特地派自己作为「爱好

    者」、「参赛代表」来学习学习……会议室里的与会者听了,都发出了爽朗的大

    笑。童局长还很激动的指出,「环溪月湖马拉松赛」如果不是施市长的慧眼独具,

    看到了国际上这一空缺,是绝对不可能以那么快的速度开始筹办的,他干了这么

    多年体育项目,居然有机会参与这样的盛举,都有点激动的坐不住;盛小汐女士

    是主角,而且女士说话可以稍微动情一些,已经是含着眼泪说「这次的国际赛,

    是市长留给我们河溪人民的一份珍贵的礼物」;郑阔云在这种场合是小角色,但

    是也不得不代表企业发言:「很感慨、很激动」,甚至有点小幽默的表示「在施

    市长领导下,咱们河溪政府机关的办事效率也可以直追世界五百强企业」……

    一直到施炯副市长的车队远去,众人回到会议室,大家才又把目光集中到左

    侧的座位身上。所有人都知道,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这次「环溪月湖马拉松」的

    政府方面的主角和代言人,既不是童万秋局长,也不是盛小汐女士,而是他这位

    「爱好者」,河溪市委年轻干部群里的红人:裘嵩。等着他为今天的会议收尾。

    裘嵩的职位是河溪市国资委审计处处长,和体育项目,确实也八竿子打不着,

    甚至都不能算是施市长下属单位的官员,但是这些都不重要,因为什么原因,也

    不重要,裘嵩一体出面,协调完成的这次「环溪月湖马拉松大赛」筹委会,注定

    将成为施炯副市长退休前辉煌的一笔,当然也会成为裘嵩履历上精彩的一笔……

    裘嵩是很享受这种游刃有余的感觉,他清了清嗓子,继续刚才的话题说:

    「就按照刚才说的。大家也都看到了,施市长也是非常关心这次赛事的。各位都

    是前辈、领导……专业上我更是外行,就是来摇旗呐喊来了……」他又斜了一眼

    郑阔云,又补充一句道:「当然了,我是负责协调一些市委市政府这里的资源,

    真正的摇旗呐喊,还是要靠有志于体育运动的企业啊……」

    郑阔云是非常企业高管范的,即使初春也脱了西装,一身白衬衫,还把袖管

    掖到手肘,一副热情投入工作奋战在第一线的模样,微笑着听裘嵩说完,见大家

    等自己表态,却一点也不含糊,左右环顾才如同演讲一般开口:「裘处、童局、

    魏台、还有盛秘书长,你们尽管放心……这次本来是我们集团的心愿,哪成想政

    府正好提供了这么好的平台。旁的不说,我来的时候,我们夏总是给到我充分授

    权的,我们晚晴一定全力以赴做好后勤工作……组织比赛、扩大影响力、让河溪

    走向世界,这些事情,都要靠各位领导,我们做企业的还能有什么说……摇旗呐

    喊、出钱出力,都不是问题啊。我看就按照裘处刚才的提议启动吧,先做一个方

    案,成立筹委会,我们先把筹委会这一阶段需要的资金准备好……盛秘书长,这

    个我们都是外行,全要靠您这里了……」

    盛小汐今年也快四十岁了,虽然不能和夏婉晴相提并论,却也算个风姿绰约

    的中年美妇。她是从首都调来河溪,担任这个「环溪月湖马拉松组委会」的秘书

    长,算起来是个官方不官方、民间不民间的闲职。河西体育圈大多传言她以前是

    首都某政商大佬的「前二奶之一」,只是一个基层的小学教师,后来年纪渐长色

    衰了,那大佬应该也算有情有义,不仅给了钱,还颇给了一些社会资源,她就来

    这里大展鸿途,要把自己洗成文体名流了。

    可能是习惯,虽然有了年纪,盛小汐女士却也是秋波流转,声音依旧那么柔

    软:「不敢说内行,我们一定尽力就是了……在座各位都是我的领导,而且都是

    大忙人,怎么也不可能耽误你们的时间,这件事情也是我们协会的本份。就由我

    们先拟定筹委会的事宜,我们已经有了草稿,根据今天的会议精神回去再修改一

    下,两三天就可以看到完整的方案了……各位抬爱,那我就踮踮脚尖,来做这个

    筹委会的执行委员。反正目前只是筹委会,等到有了初步的框架,还要建立正式

    的组委会……但是这个筹委会会长的名义……裘处……您看?……」

    裘嵩是颇有绅士风度的,他恭敬而亲切的看着盛女士的一双美瞳,微笑的很

    认真的在听她解说,心里头却忍不住骂她「蠢货」。这个自说自话所谓的「筹委

    会」,完全就是圈钱办事的一个名义,自己和童局长是官员、当然不能参与,找

    盛小汐来的目的就是以这种民间机构的名义,先把第一笔钱转起来。说句实在点

    的「找你来就是洗钱的,你不当冲头谁当」?这个女人却傻呵呵的还在当什么荣

    誉推让。难道这个筹委会会长还能自己来当?难道还敢打施市长的主意?

    但是他谁都不想得罪,即使只是一个过气二奶,此刻毕竟也是自己人,而且

    是用得到的人,他依旧平和礼貌的聆听,还装模作样的思考了一下,才沉稳的笑

    着说:「就这样吧……盛姐您就别客气了。我只是一个来旁听的爱好者……童局

    长是官身不自由。而且最关键的是,我们都是以做好这件事为主。将来自然还要

    邀请国内甚至海外的一线马拉松人才作为组委会。所以这个筹委会,也应该以专

    业人士为主,我们就不参与了,就这么决定了……嗯……今天要不先到这里?我

    还约了一个项目……」

    这次,连童万秋局长都一愣:「裘处,一起用个便饭啊……我已经在西体订

    了席了。工作餐么……一点不复杂的。知道你是峻岸很高的,你放心啊,就是普

    通工作餐,绝对不超标……」

    裘嵩嘻嘻一笑,摇头说:「童局,您的好意我可心领了。没事,吃饭么,有

    的是机会,等盛姐把这个事情启动起来,我们有的是聚的机会,到时候,咱们也

    不公款,我私人请各位去西岭吃我自己钓的白水鱼……哈哈,童局、魏台……我

    可真不是装爱好,我可是个铁杆的体育爱好者……我不瞒两位,今天是真有事

    ……后湾要办精英体育培训班。后湾的石主任让我去看看,约了我好几次,我也

    是真忙,石主任也忙,好不容易今天还能排个把小时出来。后湾是我们国资委重

    点的项目,现在又是关键时期,这是份内的工作,不能不重视啊……哈哈……只

    能先走一步了……」他转过头,冲郑阔云意味深长的笑笑:「说起来,后湾这个

    精英培训班,还是你们晚晴投资的业务呢。怎么样……我的郑总,我给你们义务

    当排头兵做调研。你们可要付我小时工资啊……」

    众人都识趣的大笑起来。裘嵩在市委里喜欢体育运动是出了名的……什么足

    球排球马拉松、田径游泳高尔夫一样都少不了他,还认认真真的参加了河溪市的

    一支业余篮球队在参加河溪业余篮球联赛,这种「爱好」既不费钱又很健康向上,

    他也乐得到处宣扬。最近石川跃又在后湾北楼不知道捣鼓些什么,裘嵩查看后湾

    的安排也算是份内的工作,众人当然也不好再拦他,说笑着也就送他出来了。

    ……

    半个小时后,裘嵩的别克停在了后湾的停车场,他让助手兼司机,那个刚刚

    从首都大学毕业的自己的小跟班小顾先回去,自己回头要骑单车回家,小顾也司

    空见惯他这种生活习惯,就打了招呼去了……

    其实裘嵩是撒了个小谎。虽然的确是石川跃约他来视察指点一下「后湾北楼

    ——精英体育培训」的项目进展,但是石川跃本人今天并不在,说是临时有紧急

    会议,出差去筑基开会了……今天接待裘嵩的,是那个个子很高,身量纤细挺拔,

    有着迷人笑容和时尚气质的女孩,后湾体育中心新晋竞赛事务部经理,海归女硕

    士莫彬彬。

    莫彬彬身高可能要有1 米72左右,身材非常高挑苗条,本来是后湾中心竞赛

    事务部的职员,石川跃履新后湾后,不到三个月,就提拔她出任竞赛事务部「副

    经理」,主要行使比赛招商方面的工作……当然,以石川跃的工作风格,这也并

    不算出人意料。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个莫彬彬,和裘嵩、石川跃这些同样有着海

    外留学背景的人员,都算是C 国机关里的「新鲜血液」。

    莫彬彬的风格……也的确是石川跃所欣赏的那类风格。尽管后湾不同外企一

    样注重职业套装,她却一样每次都穿着非常时尚得体。今天是一条银色的高腰西

    装裙裤,使得她本来就挺修长的腿,显得更加的挺拔,这种裙裤在裤管这里设计

    的飘飘若仙,在臀部这里却是用意收紧,使得女性柔美的臀部被约束出迷人曲线

    来;上身是烫得笔挺的银灰色衬衫,胸扣这里稍微用了一些蕾丝的花边设计,透

    显几分柔媚;虽然你不能在她的领口欣赏到美妙的乳沟风景,却可以看见小巧的

    乳房,在衬衫下顶着文胸刻意勾勒出来的,清晰的内衣轮廓……这是这几年流行

    的设计风格;迷人的耳垂上有两颗闪耀的耳钉,手腕上有一支木制的手镯;浑身

    上下,也谈不上名贵,却很精致时尚。海归、美女、硕士、性感、时尚,即使不

    考虑这个女孩甜美的笑容、得体的言谈、和撩人的眼神,光是这些具有象征意义

    的概念,用来接待领导或者客户,本身就非常合适。

    在裘嵩直勾勾欣赏的眼神里,莫彬彬谈不上绝色美女,她最大的资本还是身

    材和那种留过洋的女孩特有的妩媚。她的身形,是属于这两年非常流行的欧式

    「仙气」风格,身量很高,人偏纤细,腿很长,腰肢很细,脖子和锁骨非常露骨

    性感……虽然这种风格的女孩子,有一个也说不清是优点还是缺点的特征:往往

    她们的胸乳不是非常的饱满,甚至会有一些偏平胸……但是,这对具有另一些审

    美嗜好的人来说,也是一种唯美。而这些女孩,这几年受这种审美思潮的影响,

    甚至会故意穿一些单薄的衣服、不戴加厚罩杯,大方而骄傲的呈现自己就是比较

    偏中性的胸型,也算别有一种「仙气翩翩」的骨感美。至少……裘嵩就很欣赏。

    留过洋的女孩子,往往具有的一个特点就是做什么事情都很「得体」,不会

    过于谄媚,也不会过于倨傲。她亲切、大方、温柔,也带着偏商务礼仪,寒暄之

    后,带着裘嵩象征性的参观了一下,又接通了石川跃的漫游电话,连声抱歉,才

    邀请裘嵩去小会议室里坐。不要其他人跟着,亲自端茶,拉上窗帘,打开投影仪

    ……露出几分有点「献丑了」的讪笑,莫彬彬开始讲解:

    「裘处……这是我们一期做的效果图……这是规划表、这是项目表。计划是

    整个北栋全部重新装修,开设18-25 个私人体育精英培训中心……工期还在核算。

    就我们目前做的市场分析,主要面对的,是家庭年收入在300 万以上的中高收入

    群族。其实,这样的人群在河溪已经相当有规模,外企高管、私企高管、优秀的

    专业人士……目前市场上,为这样的人群提供的会所或者其他兴趣爱好类的服务

    很多,但是体育培训类,我们还没有看到,只有河溪高尔夫协会的一个俱乐部,

    但是也不太专业。这是我们参考的,华尔街的案例:叫做Funder Fighter……他

    们的年费75万美金起,黑卡年费300 万美金起,提供12个项目的专业培训和内部

    赛事服务。全部由专业运动员教练作为培训讲师……NBA 、NFL 、MLB 、ATP 、

    F1、国际象棋大师、北美健身俱乐部联盟都有参与师资,赠送赛季套票,还有爱

    好者的分级联盟比赛……其实我理解,更多的,是一种社交场合。」

    裘嵩似乎听得很认真,看看周围没人,从会议桌一侧领导席的座椅里站了起

    来,抱着肩膀,似乎是饶有兴致的看着投影幕布,走上几步,来到莫彬彬所在的

    演讲位……他好像是要提什么问题,又好像是要拿过那镭射指示笔来亲自指点一

    下……

    但是其实,他是微笑着,一把拖过了莫彬彬挺拔却也柔软的身躯,将这个刚

    才还在滔滔不绝这会儿却已经羞红了两颊紧张的女孩,搂进了自己的怀抱。

    「说了好几次了……别叫我裘处……」

    莫彬彬并不意外,但是也被他突然的举动,弄的羞红了两颊:「轻点……给

    外头人看到了……师兄。」

    裘嵩听了这个女孩的回应,仿佛被打了激素一样,他的手掌,也立刻箍上了

    她的腰肢,并且向下抚摸,去探索这个女孩臀部的圆润,爱抚那两片小丘,传递

    着自己的亲昵……和侵犯她身体的欲望。「师兄」是他在和她几次「聊天相处」

    的过程中,听闻她在英国念书时是在伦敦,尽管两个人不是一个学校,也差着8 、

    9 岁,但是却开玩笑或者说是调情的让她称呼自己「师兄」……这个称呼,比较

    亲昵,也比较安全,像是男女之间拉近关系的一个昵称,而且也可以调动他某种

    类似角色扮演一样的情欲。

    「我的小师妹,我的好彬彬……我可想死你了……你想我不?」他呜咽着,

    手掌在莫彬彬的臀瓣上划出一道又一道的凹痕。

    「师兄……别……这样,别在这里……给人看见了……」莫彬彬脸蛋憋的通

    红,几乎要软倒在裘嵩的怀抱里,说着「别这样」,却也没有刻意的挣扎,反而

    是那张小嘴,都有点闭不起来,吞吐着一股又一股甜糯迷醉的气息。

    「这里怎么了?你们石主任不在。就算在,谁还敢来管我……?」裘嵩知道

    莫彬彬刚才就已经有意拉上了窗帘,他毫无顾忌吻上了她的唇,开始品尝那口腔

    里的性爱高潮……和很多机关里看似高明其实庸俗的干部不同,裘嵩对自己的法

    式吻技是非常自信的。果然,一阵阵唇部和舌胎的蠕动,对女孩子口腔和唇舌的

    挑逗,两条舌头缠绕着进行汁液的交换……一会儿,他就感觉到莫彬彬已经软成

    一团了。

    他的手更加大胆……伸下去,在莫彬彬领口微微露着的那一笑片白皙的肌骨

    上抚摸,感受她锁骨的走势,再向下,隔着衬衫和文胸,轻柔的抚摸她的乳房,

    直至那一颗包裹在衣衫下都已经凸起来的乳头……她的乳房果然不大,大概只有

    B-罩杯。但是摸起来很舒服,显得很柔弱、很清纯、很无奈。他隔着衣衫捏那颗

    乳头,指尖却已经可以感觉到那种女性最私密肌理处的弹性和魅惑……像一个高

    贵的仙子,褪下防卫后变成一只柔弱的小兽,无助的接受着魔鬼的亵渎。

    「啊……别……真的别……,我……啊…………是给你……嗯…………汇报

    工作呢……」莫彬彬把头埋在自己的怀抱里,她很会呻吟,带着呜咽能够把男人

    的心都融化了,她的牙齿里仿佛带着哭音,却是那种很舒服的哭音。她的眼神迷

    离,她的牙齿在打战,她的身躯在微微的扭动的逃避……但是她却不会真的抗拒。

    裘嵩获得了很大的满足,不仅仅是爱抚逗玩这个女孩,还有那种身份的变化

    带来的奇特趣味。但他还是有分寸的,这里……毕竟不是「做事」的地方。好一

    阵……在获得了一些满足后……他依依不舍的终于松开了莫彬彬,在她的耳边低

    语:「走吧,一起去吃晚饭吧,晚上我带你去兜风,去玩……我特地来这里,可

    不是来听你汇报什么工作的……」

    莫彬彬红着脸,整理着凌乱的衣衫,却忽然撩了撩鬓发,噗嗤一笑说:「我

    可是认真向你汇报工作的……你是我师兄……但是……也是我领导的领导啊…

    …我们石主任交代的,这个计划很重要。」她仿佛要找回几分工作的状态,眉梢

    挑挑,又变成了知性的海归女硕士。

    裘嵩喜欢她这幅百变狐狸精的模样,笑着又捏捏她的脸蛋:「你懂什么…

    …既然很重要,你们石主任不会找时间亲自和我说?你们石……少,今天……不

    是叫你来跟我汇报工作的。是叫你来跟我汇报工作的……懂么?是给我

    们相处创造机会么……」

    莫彬彬当然懂……她的眼帘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不满,拍下了裘嵩又开始

    不规矩的手,旋即换了个话题:「你别毛手毛脚的了……不管怎么样,师兄也倒

    是说说啊……我们这个计划怎么样啊?这里面也有我的心血啊……」

    裘嵩抬头看着她……看着她的眼睛,看着她的眉毛,看着她的嘴唇,又忍不

    住去看她起伏的小乳房……那乳尖居然会这么性感……他又开始想入非非。

    ……

    明显是石川跃几次刻意留机会,给自己和这个莫彬彬相处。自己一开始是有

    些警觉的。他也不是不敢玩,而是比较谨慎,比较懂得价码。那些性贿略得手法

    过于粗暴简单的土包子,他才懒得搭理。要安全、性感、浪漫,有托辞和退路,

    要好像男女正常的谈恋爱,要稳定,在控制范围之内,将来脱手也要简单。不过,

    这个莫彬彬,也不知道是天生的演技高超,还是石川跃教导有方,似乎很懂得他

    的心意,两个人仿佛是出演一处「只是偶尔擦出爱的火花」的戏码,很西方,很

    都市,很浪漫,即使将来,也很容易收场……只是他有点吃不准,是莫彬彬本人

    的意思?还是石少的筹码?不管别人怎么想,曾经也在首都混过纨绔子弟圈的他,

    是绝对不敢小看石川跃,即使石家已经出事了……一个想攀龙附凤的小姑娘,容

    易打发,石少的情……可不是那么好欠的。

    ……

    「你倒是说说啊……我们的这个计划怎么样啊……?」莫彬彬娇嗔的打断了

    他的思路。

    裘嵩「哼」了一声,沉默了一会,放开了莫彬彬,在一边的椅子上又坐了下

    来,两只手掌交叉在下颚,平静的说:

    「两个字:空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