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70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7:李誊,带球突破

    河西大学,室外篮球场。

    最近,离河西大学其实只有不到一公里路程的万年篮球公园封场改建。传言,

    万年集团已经将这一块本来是「篮球公益」的场地,彻底的卖断给了一家不知道

    什么公司。那个公司正在进行整个场地的系统改造,任谁都能看出来,虽然改造

    后肯定硬件设备要提升一个档次,但是彻底的商业化也是在所难免,引入一些更

    加容易收费和做推广路演的项目也是必然的。附近不少来打野球的爱好者也都忍

    不住唏嘘起来,骂两句人心不古之类的。

    在短时间内,这也导致了河西大学的保安更加忙碌了:因为总有三三两两的

    打野球的篮球爱好者,无可奈何之下,改为混进河西大学来打球。如果是纯粹的

    社会上的团建和比赛,一幅幅中年上班族的面孔当然是进不来。但是,总有一些

    刚刚踏上社会的工薪小白领,和大学生也差不了几岁,保安又哪里有那份能耐,

    一个一个的检查他们的身份。至于还有一些,根本就是内部有学生带着一起混进

    来,就更是无从阻止,也只能睁眼闭眼,校园保安队也只好安慰一下自己,这也

    算是「大学体育设备馈周遍社区」了。

    ……

    夜幕渐渐浓了。这里毕竟不是万年篮球公园,球场没有安排灯光照明条件,

    人群也渐渐散去。只有几堆锲而不舍的球友,还在借着冬日傍晚最后的余晖奋力

    鏖战。

    李誊一边运着球,脑海里,居然全是陈樱的形容笑貌。

    有陈樱的脸庞、嘴唇、眉毛,有时候,也会有她标志性的凄冽的笑容;但是

    忽闪来忽闪去的最终的,还是那天震撼到李誊的,她的裸体。她的胸、她的臀、

    她的手臂和大腿……她的私密处的褶皱和红宝石一样的乳头。

    无论一个女孩子,是哭是笑,外表是多么的强大,是多么的不在乎,裸体,

    都会凸显出女性天然的羸弱来,会让人产生摧残的快感和保护的冲动。既想摧残,

    也想保护。

    「咚……咚……」皮球在水泥地上敲出有规律的鼓点来……李誊的舌尖都在

    发苦……对于这个已经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女孩,他既无权摧残,也无力保护。

    面前防守他的张琛,已经把重心压到非常低,眯着眼不去看球,而是盯着自

    己的腰和腿……这是专业教练都会讲的,但是真的能在赛场上做到,那需要一颗

    非常冷峻的心。

    「咚咚咚咚」运球的声音加快了,李誊向左侧一个试探步。他不需要在乎防

    守队员是会中计还是不会,打过篮球的都知道,那只是本能,无论你的大脑是做

    出什么样的判断,防守时,你的小脑一定会指挥你的躯干,对于对方哪怕是假动

    作,也做出一些重心上的移动反馈来。

    左侧试探步,立刻身后运球,然后将皮球交到左手,同时身体向右微微一晃,

    向左侧一个闪身……这是「左-右-左」的假变相突破策略。看上去就跟没有什

    么假动作一样,对于新人反而是毫无作用的,但是其实却是经年训练才能磨砺出

    来的,足以秒杀一些老球痞的高招,也是李誊的变相带球突破中最熟悉的动作。

    但是这一次,却失灵了……当陈樱的裸体又在他的眼前闪过,他感觉到手上

    一松……皮球已经被张琛截断了。

    ……

    这是一对一的斗牛……自从上次的事件之后,小强似乎连影子都没了。张琛

    却好像没事人一样,打电话给自己说要打球,因为万年篮球公园在改建,问自己

    能不能带到河西大学来玩玩。对李誊来说,那件他原本以为会把自己送进监狱,

    至少也要断送前程的「绑架事件」,在石川跃的出现后,居然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过……陈樱第二天就出现在课堂上,只是不和自己发生目光交集;石琼更加是一

    无所知;小强不知踪影;唯一值得说说的,就是姐姐李瞳,在见自己之后,眼圈

    红红的看着自己半天,打了自己一记耳光!然后……居然什么教训劝导的话都没

    说……就让自己「别乱来,别乱说,别乱想……没事的。」

    他巴不得见见张琛,探探「那件事」的口风,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以他校篮

    球队队员的身份,带几个「朋友」进来玩玩更是不费吹灰之力。但是张琛却好像

    真的没什么事,只是活动活动筋骨罢了。他、张琛、大强组了一个三人队,和几

    个校内学生队过了几招之后,眼见天色越来越黑,这个篮筐下只剩下了他们三个,

    张琛就提议打一对一。一对一他们几个也玩过,总体来说,李誊毕竟是大学校队

    成员,论起专业球技来,无论大强魁梧,小强迅速,他还是远胜大强、小强的,

    即使张琛似乎也练过几招专业的,但是还是无法和自己相比……

    但是今天,他却打的很不顺,屡屡被张琛攻防得手。

    ……

    「你小子,还心不在焉啊……都说了没事了,你姐会护着你的,眼一闭就过

    去了。你那点事,根本谈不上绑架,24小时都没到,禁锢人身自由都谈不上,别

    说没人会报警,就算报警,警察也就当你们是同学闹着玩,批评教育就完了。就

    值得你失魂落魄的?」

    张琛还是一副凡事都满不在乎的样子,递过来一瓶矿泉水。

    李誊接过来,拧开瓶盖,咕咚咕咚灌了几口,勉强笑笑。

    他来之后,是反反复复的琢磨来琢磨去,将整件事情颠来倒去的思量,才

    意识到自己是在一个荒诞的剧本中,介入了一个自己不应该介入的世界。绑架石

    琼……哪怕是假绑架,他是到了事后,才意识这是一个足以闹出人命的荒唐念头。

    与其说他在害怕警察的介入,校方的知晓,或者石琼知道之后的蔑视和憎恶,更

    让他感觉到无比恐惧的是,张琛那天对小强做的事……他想想都心有余悸。那个

    仓库……似乎是个色情影片的摄影棚,自己是自作自受又卷入了一个什么非法的

    窝点么?还有陈樱……几天后,她就正常的出现在校园里,继续上课,继续出入

    图书馆、体育馆、操场、食堂……但是李誊不相信那天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他没有勇气去面对陈樱,更不要说在这个时候继续去面对石琼。唯一能给他

    安全感的姐姐李瞳,他更是完全不敢去见……这个时候,唯一能给他一点点安慰

    和安全感的,就是张琛约他打球了。

    一方面,打球,他真的很擅长,他可以在球场在找到自己的一点点信心和勇

    气。但是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他还有其他擅长的事情,最近几天,他在那

    个被石琼斥之为「小孩子过家家」的河西大学大学生创业竞赛中,以一个「虚拟

    现实/增强现实技术,模拟篮球教练」的项目,刚刚拿下了二等奖。还颇被几个

    导师评为「很有市场价格」,还说要给「省体育局和投资商参考一下是否有投资

    价值」。

    但是从一方面来说……这些事情,他已经有点心不在焉,对他来说,和张琛

    一起打场野球,是更加实在的,更加确切的某种安全感。

    张琛约自己打球,是不是从一个侧面在告知自己:没事了呢?

    「小强……他还好么?」他喝着矿泉水,都感觉到嘴唇有些颤抖,实在忍不

    住问出了口。

    「嘿嘿……我就知道你小子是个拿得起放不下的……来套哥哥的话?你能

    不能不要那么怂啊?那么狗胆包天的事你都做了,做的时候怎么没想后果呢?小

    强没事……我让他去罗州呆几天,养伤,也醒醒神,顺便办点事……没事!石少

    说了不计较,就是不计较了……他都不计较,你自己跟自己计较个啥,你有没真

    的伤到他妹妹……一切有你姐呢。」

    「姐……」想起姐姐,他忽然觉得鼻子酸酸的,他颓然的坐在地上,傻呵呵

    的看着眼前水泥地的沟痕起伏……姐姐当然会在石少面前替自己说好话,替自己

    哀求,姐姐会不会被石少奸玩身体呢?一定会的……姐姐本来就是石少的情人,

    可是这次,因为自己,也许一切的性质都会变得不同。也许姐姐会无奈的承诺更

    多的奴性,更多的成为那个人的泄欲工具,丧失更多的人格和尊严,也许姐姐会

    被性虐?也许姐姐会被卖给什么肥头大耳的领导或者老当性奴?……毕竟,想

    来想去,如果要谈判,如果要交易,他们姐还有什么筹码?唯一的……就是姐

    姐的身体……虽然也许事情没有严重,也许姐姐和石少之间的关系很亲密,可以

    搞定这一切,但是无论如何,都是自己把事情搞砸了,却还是只有用姐姐的身体

    来偿还么?

    而自己,还禽兽不如的,曾经只是想着奸玩姐姐……

    自己还不如去死了算了。

    「你这傻逼吊样真没出息!」张琛又开始骂了。

    「琛哥……」

    「哥今天找你,就是知道你会怂成这样……看着哥,听哥说。」

    「……」

    「第一,那个叫什么石琼的大学生,你真的痴心妄想追,也得用追的,不能

    用抢的啊……」

    「?」李誊一愣,抬起头,几乎不可思议一样的看着张琛。

    「你以为你是黑社会啊?你是大学生……风花雪月诗情画意郎才女貌那才是

    你的台词。我是不知道你姐跟石少……嘿嘿……有多滋润……不过我可以告诉你,

    换了二一个,你哪怕就是打打意……绑架石琼?看着哥的眼睛……我是认真的

    ……你,会,被,弄,死,的。死你懂不懂,真的会出人命的,而且不会有警察

    来追你的案子,你的亲人去首都自焚告状都没用?那是省部级领导的女儿!就算

    下台了,也是原省部级领导的女儿,你敢用绑架?!你他妈的脑子坏掉了吧!!!!

    你应该烧高香看看哪路城隍这么保佑你,你这次幸亏绑错人了,否则,你跟小强

    都已经一起被人扔到溪江里去喂王八了!」

    「……」

    「第二,过去了就过去了……哥以前也到过穷途末路,可是后来就明白了,

    啥穷途末路啊,都是自己编出来给自己增加点悲壮气氛的。站直了别趴下……既

    然做出事来了,就要敢作敢当,我跟小强就是这么说的,废你一只手,老不同

    意,就废你两只……你有本事,来做了老报仇啊!真有本事的话,我也不拦着。

    没本事,老说过去了,就是过去了……好好重新爬起来做人。你真以为你是号

    角色,那么多有势力的人,有那闲工夫来计较你这个未成年的傻逼啊!!!」

    「琛哥……」

    「哎,我跟你说,在什么地界,就得唱什么戏。哥其实是个混混,就唱混混

    的戏,非要惦着脚尖去装上流社会,是装不来的。你呢,是个大学生,就好好唱

    你大学生的戏……你不是在混学生会么,你不是会编程么,好好搞,搞的好一点

    ……总有一天,你也有会资格,唱别人今天在唱的一些戏的……」

    「……」

    「嘿嘿……那天……瞧你那副狼样,差点居然爽到了一个大学生同学吧…

    …跟哥说实话,爽不爽……奶子和下面都给你摸到了吧……?」

    「她……她后来没事吧?」

    「不知道啊……」

    「琛哥……」

    「不该我打听的事,我从来不打听……你要有火气,走,今天晚上哥带你去

    玩玩?绯红是去不了了,那里在整顿。哥带你去有君来……你要真有骨气,只要

    今天还活着,就得有个人样……这样……才算不辜负你姐……说真的,你姐是真

    不错……要不是哥只是个保安,否则真他妈的想追一手了……」

    「琛哥……谢谢你……」

    「谢个毛,年轻,一切啥都不知道,一切都可能……就是好啊,不像我,都

    已经这样了,你听说过哪个劳改犯,真能通过劳动改造,重新走上社会的,

    嘿嘿……所以,哥是羡慕你啊,还是一张白纸。说不定哪天,你真的混成了黑社

    会老大,想绑哪个女孩子就绑哪个,想操哪个就操哪个……多好。也说不定哪天,

    你成了什么大老,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多好……」张琛仰面到底,似乎

    挺感慨的看着满天的星斗。

    「当然了,你要真想玩哪个女人就玩哪个……光当黑社会老大和大老都不

    行……最好,当个大官……哈哈哈」张琛又哈哈大笑起来。

    「再来!」经过张琛的一番安慰,李誊似乎觉得心里舒服多了,他站起来,

    冲张琛招招手。张琛也站起来,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将手中的篮球抛给他。

    李誊一步步的退出三分线,低手一个击地传球传给张琛,张琛已经压低了

    腰眼,两手扶着膝盖,接到球又传给李誊。这种一个往返的传球,是一对一斗

    牛的基本礼仪或者说程序。

    手中抚摸着硬地用球那种特有的粗糙结实的外皮颗粒,转动球体,在自己的

    手掌里擦一种更加厚实的感觉,李誊甩了甩头,似乎要将满腔的烦恼和思绪甩到

    天边去。

    「咚……咚……」左手运球,这不是惯用手,但是经过常年的训练,基本的

    变速运球,依旧是游刃有余……注视着张琛的腰部动作,向左,向着圈顶,缓慢

    的移动,运球的击地频次其实在匀速的增加。张琛也跟着,稍稍的向左移动,但

    是重心依旧非常稳定。

    抬头假意看一下篮筐。这是要射球的暗示,但是这个程度的暗示和假动作,

    只是一种本能,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张琛也不会有任何的动摇。

    忽然之间,仿佛找到了某种节奏,左手触碰反弹起来的球体的掌心略略向后

    摆动,那颗

    皮球顿时开始侧向一个折射的角度。背后运球!交到右手!重心脚已

    经悄无声息的转到了右侧。

    张琛的反应也很快,重心略略一移,也准备跟着李誊的身形随时要开始高速

    移动。

    但是李誊的大脑、小脑都作着已经酝酿好了这个过人的动作。球在背后折

    ,只不过是一瞬间的电光火石,立刻,右手又是一个折线,球两次在背后划过,

    又划了左手!这是高难度的两重变相……动作并不花哨,但是重心的协调是非

    常不容易的。野球堆里的玩家,都可以做出一些匪夷所思也很具有观赏性的动作,

    但是真正意义上要达到一对一高效过人,还是这些更加基础的,教科书一般的大

    学校队训练动作更加有效!

    其实只有.秒的瞬间,重心已经完成了一次交叠,皮球已经在地面发出了

    两次碰撞,李誊猛地发力,左手运球,向左侧一个突然加速……而张琛这一次,

    来不及跟上他的节奏,只是在调节自己的重心的瞬间,两个人的肩膀已经擦过!

    带球突破成功!

    李誊的左手,已经抄起篮球,翻过手腕,大踏步的持球冲向篮筐!

    一步!两步!腾空而起!

    张琛已经被甩到了身后,面前就是篮筐!距离不够近,无法做出上篮的动作,

    但是做一个小抛投,正是李誊最擅长的得分方式!

    在这里!他依旧拥有忘记失败,重新来过的勇气!关键不是勇气的问题,而

    是他有这个实力!实力,带给他勇气!

    ……

    「嘭!!!」背后的张琛,已经来不及转身,好像被李誊带球过的有点丢人,

    终于没有忍住,反手一肘,就将李誊连人带球推到在地上!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犯规,犯规,我的,我的……」张琛连忙过来,要

    拉起李誊。

    李誊也笑了!

    「没事,可以再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