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68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68:陈礼,暴虐的裁判

    罗山县,发夹头镇,镇西的一间隐蔽的村屋。

    「呜呜……别打了……求求你了,陈处!不,老公!!不,人!!!还不,

    还不,呜呜……爸爸!亲爸爸!!!别打了……真的不行了,你操我吧,呜呜,

    你还是操我吧……呜呜……我是您的乖女儿小鹿啊,呜呜,我就是来给我的亲爸

    爸操的啊……怎么操、怎么玩都行啊……呜呜……求求您,别打了。再打,真的

    会把我打死的啊……呜呜……」

    陆咪在哭泣、娇喘、哀求着……

    出租屋里,那张有点脏兮兮的,有一股子发霉的棉絮味道的大床上,陆咪赤

    身裸体一丝不挂,被陈礼绑成一个四肢被尽可能拉扯开来的「大」字形,却是背

    对着天花的俯卧姿态。

    陈礼气喘吁吁的,只穿着一条大裤衩,拎着皮带站在她的身后,额头上的青

    筋爆起来,裤裆下的鸡巴挺立着,喉咙里一阵阵吞咽,听着她的哀嚎,看着她将

    美艳的臀瓣不停的拱动,在哀求着自己施舍一点怜悯……和性欲。

    陆咪的背脊、臀瓣、大腿上已经被自己用皮带,抽出了一条又一条横七竖八

    的清淤血痕。少女粉嫩白皙的肌肤,受到创伤后,血污在皮下泛滥,形成了一种

    让人触目惊心的颜色混杂。仿佛是一件洁白无瑕的艺术品,被刻上无法修复的破

    碎痕迹……每一道,都如同刻在鉴赏者的心窝里,形成了一种残酷的美艳。

    即使她如此俯卧着,少女最诱惑的私密,娇嫩的乳头和魅惑的阴户,都勉强

    压在床单上算是遮掩着。但是,眼前的一幕,依旧充满了淫糜的张力。即使是那

    些象征了虐待和凌辱的血痕,也不能彻底拉走自己的吸引力。因为俯卧的姿态,

    尤其是运动系女生俯卧的姿态,她那圆滚滚的小屁股,会如同一个小西瓜一样高

    高翘起在那里,诉说着青春的弹力和饱满。其实她只是俯卧着,也许并没有刻意

    的翘起臀瓣来,但是依旧,那种完美的浑圆曲线,像是一颗美艳的递送上来的果

    实,足以让丝毫没有恋臀癖好的男人,都会忍不住去抚摸、逗弄、抠挖和凌辱这

    两片造物的杰作。而且,这样的俯卧着被拉扯着四肢的姿势,那饱满的蜜缝美穴,

    并不能完全遮掩住,在那两片肉臀和大腿交接处,不仅有臀瓣鼓起来的两道娇艳

    的肉弧酒窝,还有当中夹的一条混杂着稀疏阴毛的润泽风光。

    何况……眼前这个已经被制服的小妖精,一边在嚎啕大哭的哀求「你操我吧,

    呜呜,你还是操我吧」,一边在努力的,一拱一拱的,抬着她的美臀。这是为了

    让她的小穴,可以更多的展示在自己的眼前,也是为了,用臀肉的波浪来撩拨自

    己的欲望。

    陈礼能看出来,她是真的,在哀求着自己去继续奸辱她……可能是因为她的

    娇嫩的躯体已经承受了太多的抽打,也可能她也嗅到了愤怒和危险的气息。这个

    女孩子,虽然只有十八岁,但是其实已经是「久经世事」。此时此刻,她也许已

    经意识到:她现在唯一能依靠的,只剩下年轻的肉体对男性本能的吸引力了……

    她并不愿意,但是只能疯狂的取悦自己,诱惑自己,让自己去继续奸污她

    ……至少,性交,哪怕是性虐,都比毒打要容易承受一些。

    那天,在网吧里,自己发现了陆咪后,这个小狐狸精就试图逃跑。好在陈礼

    虽然年纪不小了,倒底也还保持着年轻时候的运动量,何况他的潜意识中,捉到

    他叫做「小鹿」的陆咪,是他唯一的希望。所以,在一番追逐之后,在一条小胡

    同里,他还是踹倒并且制服了这个将河溪体育圈搅得天翻地覆的高中生、游泳队

    预备队员。寂静而落寞的山城……夜晚并没有多少行人,即使有……也没什么人

    愿意管这种闲事,陈礼把陆咪轻易的扭押了自己租的小屋子。

    本来,将这个小狐狸精带出租屋,强箍着她娇嫩多汁的身体,陈礼的第一

    反应就是再次奸污她。但是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也许是某种感受到危险的第

    六感觉,似乎总觉得有人在跟踪自己,而且好像不止一波人,他俏俏的换了一个

    镇子西郊野外,更加隐蔽的村屋……

    然后,拘着陆咪,都顾不上质问,首先就是愤怒涌上心头后的殴打……

    在内心深处,陈礼其实明白,事情的背后没那么简单,陆咪的失踪事件只不

    过是一个导火索。但是,如果没有这个女孩的「失踪」,把事件引向刑事案件,

    甚至是「杀人灭口」这种恐怖的境地,他还不至于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轰然倒

    台。他其实也明白,即使找到陆咪,证明陆咪还活着,也不可能翻盘……他已经

    臭了,他已经完了,他已经被他的「战友」和「上级」抛弃了。混官场的人就是

    这样,一旦失去了那层光鲜的外衣,就会发现自己脆弱不堪,很多人都在瞬间变

    得因为恐惧而疯狂。当陆咪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还在那里装无辜「陈处啊…

    …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爸爸……我就是出来玩啊……」真的让他的情绪无法遏

    制,把积压许久的愤怒和绝望,统统发泄到这个女孩身上。

    他发疯似的殴打这个女孩,在肚子上,在脸蛋上,在乳房上,在四肢上,用

    巴掌扇她的脸,用拳头锤她的腹部和胸部,用皮带抽她的四肢和臀瓣……一边骂

    她「贱货」、「婊子」、「你他妈的故意伙同人来害我是不是?」,一边,在她

    的娇嫩的躯体上刻下一道道血痕……

    然后就是强奸。在殴打中,陆咪的哀求和柔弱,甚至她身体的律动,就已经

    激发了他的欲望。他剥光了陆咪的衣服,拖到卫生间里的瓷砖地上,用冰凉的

    淋浴笼头里的水柱冲击这个女孩,将她浑身浇灌得湿透后,开始了强奸……这个

    女孩的身体,她的乳头、她的阴道、她的臀瓣,他都再熟悉不过。但是在极端的

    愤怒中,去彻底的糟蹋和凌辱、践踏和折磨她的肉体,乃至她的灵魂,将她按在

    瓷砖上用力的冲击,让她的背脊被冰冷的地砖压瘪……都让他又获得了无上的快

    感。那不是性交的快感,而是某种压力宣泄,在一片黑影瞳瞳中,在一连数周的

    绝望和无力感下,他终于再一次感受到了,自己对另一个生命的支配权的快感。

    那也是权力的快感。

    他拼命的捏她娇嫩的乳头,将整个乳晕全部扭曲到72度,最后变成一片紫

    红色的血痕;他用力将鸡巴伸到她的喉咙里,不仅命令她动摇动窄小脆弱的口

    腔去迎摩擦自己,甚至捏住她的鼻子,使得她窒息了好几分钟;他正面、反面、

    侧面、拉扯、撕开、卧倒,用各种姿态,在她的阴道里抽插,将她的阴道内壁疯

    狂的蹂躏,毫无预防措施的用精液浇灌她的子宫……

    第二天清醒过来,他恢复了一些理智,去镇上买了一些创伤药膏给陆咪敷药

    ……但是,当陆咪颤颤巍巍的哀求自己:「陈处,不,爸爸……你带我河溪吧,

    我一定去给学校里和公安局里解释清楚……」。看着这个女孩,虽然饱受摧残却

    依旧明亮的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还有被自己奸污凌辱的裸露的乳房和小穴…

    …他却压抑不住自己的愤怒和欲望,将浑身上下都是青紫和污痕的女孩,推到在

    冰冷的水泥地上再次奸污起来。

    「我叫你发浪,我叫你搞事,我叫你犯贱……我操死你……」他咬着牙,毫

    无中心的谩骂着,用鸡巴继续疯狂的捣杵着女孩子娇嫩的阴户,一直顶到子宫壁

    上,将她腔子内所有的屈辱都化成悲鸣、嚎哭和呻吟,一直到气息奄奄为止。

    这个女孩真的很聪明,不等自己开口就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你带我河溪

    吧,我一定去给学校里和公安局里解释清楚」……但是,也正是这一份无辜的驯

    服和顺从,却让陈礼感受到了越发强烈的绝望和无助。

    他也是第一次认真的去想:「真的带她河溪,就能说清楚么?」

    今天是第三天,他将这个女孩绑在床上,努力稳定了自己情绪,想要理出一

    个头绪来,教她几句「去后怎么说」的台词……教了一会儿,陆咪当然都没口

    的答应,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又开始愤怒起来,用皮带开始抽她的背脊和屁

    股。

    在他的内心深处有一种悸动,他也是第一次,体验这种「彻底折磨一具女体」

    的快感……和绝望。只有当失去一切,也无法考虑什么后果的时候,男人使用暴

    力去征服一个弱小的女孩子,并且在她的身上体会那种「只有在这里,我才是强

    者」时,才有的快感……和绝望。

    不!来不及了!

    带她河溪,就能说清楚么?

    带她河溪,自己就能脱罪么?

    带她河溪,自己就能恢复自由么?

    带她河溪,自己就能再次拥抱权力么?

    带她河溪……自己还能如此快乐和满足的,奸污到年轻女孩子雪嫩的身体

    么?

    不!要奸污年轻女孩子雪嫩的身体,要体味在她们洁白的肉体上播撒精液的

    快感……他再也不能了!

    除了此时,除了此刻……

    「自己把屁股抬高!再给你老爸来爽一下……」他控制不住,从下体传来的

    饥渴,超越了脑海中理性的力量,他把鸡巴又掏出来,在陆咪的臀瓣上摩挲,让

    龟头上的神经细胞,去感受这个女孩依旧的温润和光洁,还有那些淤痕的张裂和

    红肿……

    陆咪果然听话的,努力用两条训练有素,即使是饱受折磨之后还残存的体力

    的玉腿,支撑着她整个下身,乖乖的将漂亮又污浊的臀部抬高,让她饱满的多汁

    的却也是淤痕满布的幼嫩阴户,彻底的暴露出来,拉扯张开,好方便自己从她的

    臀后进入她的身体,再次奸污,再次糟蹋,再次凌辱,再次得到,再次占据……

    扶着陆咪的两条腿,依旧是一种小巧。男女肢体的差别,使得陈礼越在这样

    的形态下,越能感受到被奸污少女的那种娇小。像一个小玩具,像一个精致的、

    悉心雕刻后的小洋娃娃。上帝鬼斧神工的制造的少女的身体,用温柔去呵护、用

    岁月去洗练、用美妙去妆点、用芳香去点缀……然后,给自己奸污、凌辱、射精

    ……去换取自己瞬间的快乐。

    陈礼又忍不住,死死握着那两条腿,再一次将自己的阴茎「噗嗤」一下,插

    入那温润的少女阴道。紧致,湿润,娇嫩,四面八方都是密密的褶皱……虽然在

    性行为上来说,这个女孩其实已经被无数次的玷污和奸污,但是依旧,十八岁的

    少女,是得到上帝的垂爱的,在身体的构造上,依旧保有着最能让人欲罢不能的

    魅惑。

    抽插,抽插,抽插……拉扯她的腿,用自己的臀胯和她那饱满的小西瓜一样

    的屁股发生撞击。「啪、啪、啪……」

    「叫爸爸。叫……快叫……」

    「爸爸!爸爸!!!爸爸!!!」

    「说,爸爸在干什么?说骚点……否则打死你……呼呼……」

    「呜呜……女儿做错了事……爸爸在惩罚女儿,爸爸在惩罚你的小鹿……爸

    爸在惩罚你的Yinyin,爸爸在操女儿的小骚逼……呜呜……应该的……女儿犯错

    了,爸爸好好操一会……呜呜……就消气了……女儿的小骚逼,就是为了给爸爸

    操长出来的啊……啊啊……啊……呜呜……好深,好难过……呜呜……飞了,我

    飞了……死了,我死了……呜呜……爸爸,女儿给你操死了……真的要操死了

    ……」

    陈礼听得出来,陆咪疯狂的淫叫,有着表演的成分……她太害怕了……她应

    该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绝望。如果自己真的绝望了,那么可想而知,自己什么都

    做得出来。所以……在被强暴时,疯狂的配自己,淫荡的取悦自己,是她本能

    的自救反应。但是陈礼也听得出来,三天来疯狂的虐待和奸污,已经将这个女孩

    的神智折磨的有点崩溃,她也的确是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沉浸到性爱的癫狂中了

    ……他很享受这种能将女孩子操到癫狂的成就感和满足感……甚至在记忆中,他

    也是第一次将陆咪玩成这幅模样。

    阴茎在继续抽动,呻吟越来越尖锐,快感在包围自己……男人的成就感!

    但是自己的心头,却不知道为什么,伴随着这如同光返照一样的成就感,

    泛上了绝望和恐惧……

    似乎在这个奇特的环境下,在性交快感的伴随下,他的大脑,从陆咪失踪事

    件爆发,到被纪委带到了罗家村,见石川跃,见女儿陈樱,见费亮,再到逃离罗

    家村,到找到陆咪……第一次恢复了彻底的理智和思考的能力。

    阴谋!一切都是阴谋!不要说之前的种种,最可怕的是,可能,连自己逃离

    罗家村,来到罗山,找到陆咪……都可能是阴谋!陆咪为什么会在这里?费亮怎

    么可能有胆子来暗示自己可以逃亡?不可能,费亮只是一个无赖小人,这个时候

    和自己撇清都来不及!那又是什么人指示费亮来暗示自己?如果没有人在暗中出

    力,自己又怎么可能那么顺利的逃离纪委的监视拘押?自己又不是什么7?这

    又不是拍什么谍战片?阴谋!一切都是阴谋!可是谁的阴谋呢?他们图什么呢?

    自己已经被捕,已经倒台了……自己和石川跃的那点办公室斗争说穿了不过是鸡

    毛蒜皮的小事……就算是体育系统的几个政敌看自己不顺眼,有必要费这么大的

    周章来整自己打这种落水狗么?

    难道,此时此刻……自己还真能带着这个伤痕累累的女高中生,游泳队员

    河溪?

    他闭上眼,不敢再想下去……继续把自己的神智,交给性快感。

    「呼呼……小婊子,你自己夹……我数到……呼呼……数到……十……夹不

    出老子的子孙浆来……呼呼……就把……呼呼……你的……骚毛……呼呼……一

    根一根……的拔光!」他愤怒的吼叫着。

    「呜呜……」

    「一!」

    陆咪果然怕了,开始努力的收缩她那漂亮的臀部的肌肉,在自己的小屁股上

    收出两片挤压的峰峦来;她只能用这样的动作,让她的整个臀部收缩,尽量的促

    进她的阴道收,产生压迫力,仿佛要将陈礼的阳具在阴道里用力的挤压一般

    ……可惜,从臀胯到阴道,复杂的肌肉群,无法传递那么透彻的力量,只是产生

    了些微的蠕动和舔舐。她又努力开始前后扭动的拱她的屁股……尽量让陈礼的阴

    茎,和她的下体产生一下下的深邃的撞击。

    「二!」

    「爸爸……别这样……呜呜……我是Yinyin啊」

    「三!」

    「爸爸……呜呜……你别生气了……我是您的女儿啊……」

    「四!」

    「我是……啊……啊……你以前射出来的亲女儿啊……我的小穴也是你射出

    来的啊……呜呜……你现在再射到我里面,我再给你生个女儿……我女儿养大了,

    再给你操……好不好啊?……呜呜……求求爸爸……给我吧,给我吧……呜呜

    ……啊……给我!!!给我吧!!!」

    「啊……」陈礼的神智已经迷蒙……也没有能再数下去,伴随着陆咪像虚脱

    一样癫狂淫荡的呼喊,又是一股热流,从他的下体里奔涌泄出,他甚至能感受到

    那种汁液冲出马眼时的冲击力……和征服、满足、侵犯、得到、奸淫的无上快感。

    他又软倒在陆咪的身体上……

    ……

    男人就是这样……每一次,当射精的冲动传来,理智就会荡然无存;但是,

    当射精完成,那余韵退散……却又必须到充满了荒谬逻辑的现实世界中来。

    好半天,陈礼才清醒过来,胡乱擦完自己的下体,才将捆着陆咪四肢的绳子,

    一个一个绳结的松开。陆咪浑身是泪、是伤、是污痕血迹,在床上蜷成一团抽噎

    着,又不敢哭出声来,死死的咬着嘴唇。她浑身的血污依旧触目,她颤抖的肉体

    也依旧诱惑……也有了一份惹人疼惜的楚楚可怜……终究,这只是一个十八岁的

    女高中生。

    陈礼扔过去一块毛巾,冷冷的喝道:「自己去洗一下……别动歪脑筋,敢逃

    ……我一定弄死你……」

    陆咪「嗯」着,继续抽泣着,一只手拿过毛巾,挣扎着起身。无论在被强奸

    时表现的多么的配和淫荡,十八岁的少女依旧难免的羞耻,她稍微的用手臂护

    着乳头和下身,逃也似的遛进了卫生间……她本能的,想反手关上浴室的门,但

    是偷偷看了一眼眼神冰冷的陈礼……她没敢……

    陆咪拧开热水龙头,蜷缩着身体,等待这水温变热,不一会……那冒着蒸汽

    的水柱,就浇灌上少女的胴体,流过脖子、流过锁骨、流过乳房、流过小腹、流

    过臀瓣、流过耻毛……仿佛热水真的可以冲尽一切的污浊和伤痕一般……陆咪小

    心翼翼的用两手鼓舞着水柱,在自己的胴体上奔流。热水从莲蓬头冲出来后触地

    的「哒啦哒啦哒啦哒啦」声,和触及女孩子胴体时「哗啦啦啦」的混杂声。

    陈礼呆呆的看着这一幕……下体居然又翘了起来……

    这一幕当然有些暴虐,也有些禁忌,但是这一幕又很美妙……一个女孩子,

    被自己刚刚奸污完,去冲洗身体,却不敢遮掩,还要这么赤裸裸的给自己观赏她

    洗澡的春色……

    其实陆咪和女儿陈樱长得没什么相似的地方。樱樱的身材没那么娇小……至

    少现在没那么娇小,要高多了,樱樱喜欢扎马尾,陆咪却留了短发……但是也不

    知道怎么了,陈礼的眼帘里又浮现起女儿的身影来,甚至……有了泪花。

    自己偷看过好几次女儿洗澡……从十一岁开始,看到过十七岁……后来女儿

    严防死守,又去念了大学,自己也没机会了……樱樱洗澡的画面,好美啊,好诱

    人啊……就和眼前这个女孩在用热水冲洗自己的身体一样。所不同的是,眼前这

    个女孩,至少在此时此刻,自己还可以肆意的玩弄和蹂躏,但是樱樱呢……自己

    为什么不珍惜每一次偷看她洗澡的时候的冲动,将她强暴呢?戳破她的处女膜,

    夺走她的第一次……自己要进监狱了?不!陈礼已经本能的感觉到,自己要彻底

    的完了。也许会死,也许会逃亡……会有一个男人,做女儿的什么「男朋友」、

    「未婚夫」甚至「丈夫」,然后有一天,代替自己原本拥有的权力,用阳具穿透

    女儿最美艳的下体,用精液去浇灌她的子宫么?……自己都错过了什么啊?反正

    人人都是要死的,自己为什么不强奸了女儿,去享受那父亲才配享受的终极快感

    啊?!

    想什么,都没用……

    他站起来,咽了一口唾沫,走进浴室……冷冷的看着陆咪。

    陆咪用哀求、惶恐又不敢询问唯恐触怒他的眼神怔怔的看着他……

    他又扑了上去,将陆咪压倒在墙壁上……开始了新一轮的强奸。

    「樱樱……樱樱……」他呢喃着。老泪却已经控制不住,从眼眶的角落里流

    淌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