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67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67:石川跃,搏击场

    【加长】

    最后一个值班员工也已经离开了X-Girl,大厅里的照明都已经熄灭;却在健

    身训练中乳胶拳击台的位置,留了孤独的一盏顶灯。

    石川跃当然不会有什么专业的拳击服。他换上了一件灰色的T 恤,一条七分

    沙滩裤,一双羽毛球鞋聊以充数,这是他留在办公室里,偶尔锻炼一下时候用的

    运动服。只有当他在手腕上,扎上了特大号简易松紧搭扣的黑色拳击套后,才能

    清晰的显示出此刻的题:拳击。

    他碰了碰拳套,心里打着不可告人的意,有点勉强的微笑着,看着拳击台

    对面,也同样去换过了衣服,微笑着,却是认真的,站在他对面,轻轻做着小碎

    步跳跃的热身动作的安娜。

    其实算起来,虽然安娜是拳击运动员出身,还开着一个健身俱乐部,但是因

    为她已经退役了,也不太负责教练工作;石川跃每次见到她,都是谈工作、谈场

    地、谈投资。他印象中的安娜,永远只是一身休闲装,为了表示尊重和礼貌,还

    要穿个带领子的衣服以示郑重……当然,他也不觉得安娜的时尚品味有多么出众,

    值得他去关注或者赞赏。但是今天,站在拳击台上的安娜,却似乎完全变成了另

    外一个人。

    此刻的安娜,扎起了她的头发,用一根皮筋束出了一个小巧的马尾。她的上

    身,是一件灰色高领的半截小背心。修身的面料,温润的色泽,虽然这种设计下,

    高领将整个脖领和胸口的春光都严严实实的遮了起来;但其实,这是一种「裸露」

    和「遮挡」的刻意对比;和领口的羞涩、遮掩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彻底的暴露在

    背心之外,女性圆润的肩膀,和胸乳下腰肢上清晰的马甲线,反而会起到一种收

    拢视线、聚焦性感的效果。何况,你又怎么能拒绝那种修身材料包裹下的两座美

    艳高耸的乳球,那种圆润、挺拔、饱满,充满了活力。这种小背心其实就是文胸

    设计,内里也有罩杯衬垫,但是衬垫只是为了塑形,很纤薄,你隐隐约约能够在

    灰色的吸汗面料下,看到两颗若隐若现的凸起……可以充分的体现这个女孩身材

    有料和性感逼人。而她的下身,是一条亚光黑色的修身弹力七分裤,这种塑身裤

    面料非常纤薄透气,将两条美美的大长腿包裹得秀挺细紧;因为配上身的半截

    背心,黑色的布料细致的包

    ??2

    裹下,最醒目的,就是那一方美艳的香臀了;圆圆的,

    鼓鼓的,挺挺的,因为是临时换穿,估计安娜都来不及准备无痕的内衣,都可以

    看见她内裤的纹绣边缘,在那纤薄的塑身裤下,在大腿和臀胯的交界处,勒出的

    小凸痕来,让人忍不住去遐想她私密处的旖旎风光。安娜的肌肤并不白,是一种

    带着一点点金黄的颜色;如果在平时穿着休闲装,也许会略显得有些土气,但是

    此刻,她的肩膀、她的肚腹、她的胳膊、她的脚踝,她裸露在空气中的肌肤,非

    但没有因为这几分黝黑而显得失色,反而更加撩人。她浑身上下,都洋溢着健康,

    透射着活力,弥漫着香甜的气味,闪耀着浓郁的诱惑。

    而她的手腕上,也已经套上了,是和石川跃手腕上的同款的硕大的拳击套,

    不过颜色却是火红色。

    显然,安娜也没有带什么专业的拳击服到俱乐部里来,一切都是只是一时兴

    起的一次友谊赛。但是此刻,石川跃却有些庆幸。因为安娜的这一身行头,这一

    身说拳击不像拳击,说健身不像健身,说休闲不像休闲,稍微有点不搭配的穿着

    下,居然焕发了一种让人瞠目结舌的诱惑力……也许,是运动带来的风尚;也许,

    是是那种紧身塑身的效果带来的视觉冲击力;也许,是少有的瞬间,让这个女孩

    有机会显示自己身体上最骄傲的那些部位……总之,对面的女孩可能并没有意识

    到,或者只是意识到了一部分。

    此刻的她……美得惊人!

    而且此刻的她……已经让石川跃有一些欲火中烧了!

    是欲火中烧?还是怒火中烧?石川跃也觉得有点分不太清楚。

    他并没有想到,安娜会委婉的再次拒绝自己。他本来是非常轻视这个女孩的。

    在他原本的认知中,「X-Girl」这个女子健身俱乐部,根本就是自己一手扶

    植起来的。通过吴振帆来通知安娜,要扩充男子班,要还是基于后湾的利益考

    虑,但是对「X-Girl」也谈不上坏事;谁知安娜竟然那么有个性,当场就拒绝了。

    即使如此,他也没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今天晚上,自己过来,只是随便做个铺

    垫,找个台阶下,给安娜另外安排一份体面的「私教工作」去见见裘嵩。在他的

    想象中,已经拒绝了自己一次的安娜,作为自己一手扶植的小创业团队的新人,

    是不可能再会有Say No的勇气。安娜虽然也有几分姿色,但是毕竟不是名声在外

    的言文韵,或者许纱纱……在石川跃眼里,过去的安娜,只是一个不得志的三流

    运动员,今天的安娜,不过是仰人鼻息、无足轻重的一线创业者……以他的世界

    观来说,这样的女孩子,无论性格多么倔强,多么有见,都只能接受会的现

    实,随波逐流,屈服于权力世界的法则。安娜已经是幸运的不可思议了,能够凭

    借着「室友的男朋友的妹妹」这种拐弯关系搭上言文韵的便车,又充分利用了高

    中同学李瞳的关系,像她这样的「三级跳」式的创业,能够和自己,或者和其他

    拥有更多权力、更多资源的利益方,进行一些利益交换,她应该诚惶诚恐的庆幸

    自己有这份幸运才对。

    但是利益交换,这个无足轻重的女拳手,又有什么筹码可以来交换?当然只

    有身体!

    甚至在石川跃的某种侧面的狂野世界观看来……安娜受到了自己这么多的

    「照顾」,早就应该动匍匐到自己的膝下来,献身给自己操玩才对。这个世界

    的法则本来就是这样的,二十多岁的女孩子出来玩「创业」,难道没有陪人睡觉

    给人奸玩的内心觉悟?这个世界上又哪里有什么免费的午餐?

    但是,安娜居然会Say No?!

    要她去接近一下裘嵩,找个什么「私人拳击训练」的借口,也算比较冠冕堂

    皇;顺便讨好一下这位河溪国资委的年轻干部……又不是强奸她,拿了一堆裸照

    和欠条,逼迫她去陪裘嵩睡觉!这种看上去还挺浪漫的「好事」,换了河溪城任

    何一个女性健身私教,都会觉得是祖上积德,简直如同彩票中奖一样的幸运。要

    不是石川跃牵线搭桥,真以为什么女人都有资格接近裘嵩么?!即使不考虑后湾

    的立场,对于任何一个普通的创业者来说,这都是不可想象的接触河溪市委下实

    权人物的大好机会。

    人在江湖走,还能跑得开官路?何况自己都暗示了不会有强迫性交易,又会

    给钱……她只是个三流运动员,即使有几分姿色,又不是什么电影明星,又不是

    什么冠军运动员,哪成想有这份好事?

    安娜居然会Say No?!

    当然,石川跃是不自觉的忽略了自己在这件事情中的暧昧态度,也忽略了自

    己最近的烦躁心情。

    他早在当年没出国时,在首都就认得裘嵩。那时候的裘嵩,还是一个不知道

    什么部门的小秘书,不过和自己的首都纨绔子圈,有一些拐弯的关系罢了;和

    石川跃谈不上朋友,但是裘嵩性格活跃好动,也算有几分小交情。时移势迁,今

    天的自己,和裘嵩这种人,居然又有了业务上的往来,虽然谈不上什么深交,大

    家也都心照不宣的不提当年的事,但是互相稍微「照应」一下是有必要的。比如,

    他发现那天裘嵩和自己的下属,那个叫莫彬彬的海归研究生女孩开玩笑说是「师

    兄师妹」,就立刻暗示莫彬彬,可以「和裘处多探讨一下项目」,还立马升了莫

    彬彬担任竞赛部的部门经理……至于安娜,那天裘嵩来后湾视察,就隐约表达过,

    对安娜「印象很好,很热情的女孩子」。

    在石川跃的世界观里,这根本就是安娜的机会……他从中撮一下,安娜和

    裘嵩之间,最终只是保持了纯洁的教练和学员的关系也好,有了暧昧的往来也好,

    甚至就是被裘嵩强行奸污了也好……裘嵩又不是黑会,他都会「买单的」。有

    这份买单,安娜的所得,应该远远大于所失。而他石川跃,作为知道一些来往所

    以的中间方,至少也会卖了对方一个人情。甚至安慰一下自己的道德良心,往浪

    漫的公梦话里想,以裘嵩的条件,万一真的促成了一对可以长期处处的婚外情

    人……完全是一个三赢的局面么。

    安娜居然会Say No?!

    当然……在石川跃看来,这只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如果裘嵩真的有需要,

    他

    ?地?

    有的是办法可以胁迫安娜一定要就范,他甚至可以为裘处长准备一出「大戏」。

    但是他不愿意那么做,他不希望裘嵩误会自己在晚晴集团全面收购后湾事件中立

    场。

    这件事情,他其实是有些尴尬,甚至有些无奈和窘迫的。

    后湾的投资,已经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账面告罄不说,连石川跃能够动用

    的资金关系,都已经捉襟见肘了。夏婉晴却迟迟不肯按照最初的两人约定,动手

    支援。石川跃也知道,自己被夏婉晴耍了。但是他没有怨恨夏婉晴,他也没有后

    悔……在他看来,这就是他筹码不足,所必须承受的风险和压力。技不如人,资

    源也不如人,那么被人当成棋子来下是很正常的,怨天尤人只是小孩子脾气而已。

    夏婉晴的意思其实已经昭然若揭:注资,她一点没兴趣,她夏婉晴凭什么要

    来为一堆烂到骨头里的国有资产买单。她从一开始,就是布下了陷阱,好让石川

    跃接盘后湾;而接盘的目的,不是为了石川跃的利益,而是为了由晚晴集团全面

    收购控股后湾。

    石川跃知道自己被夏婉晴摆了一道。但是事到如今,他也只能顺着夏婉晴的

    意思走下去。现在这个时候,退步已经迟了,装糊涂也只能走下去……难道要告

    诉整个河西体育圈,他无力收拾后湾的场面,一切都只是自己被资本利用了?就

    算有人会同情他,从此以后,「无能」、「幼稚」这样的考语会伴随他很久。

    收购就收购,摆烂就摆烂……后湾又不是我石川跃的,后湾甚至都不是体育

    局的。本来国有资产么,谁想啃就看谁的本事了……他只能这么安慰自己,在夏

    婉晴的局中,继续无奈的落子……

    前两天,晚晴集团已经正式向河溪市委、河溪市国资委提交了「注资后湾体

    育文化管理有限公司」的计划书,虽然风传被搁置了,市委同意了注资,但是要

    求竞标。但是,在石川跃看来,那只是施副市长替河溪市委出面做的一个姿态而

    已。竞标而已么……随便找一个陪跑的象征一下不就完了。当然,更可能的,这

    只是市委或者国资委在「要点好处」的意思。

    他也替晚晴想到过,裘嵩就是一个很好的桥梁和资源方。裘嵩是国资委的资

    产审计处处长,而且又是年轻新贵。对于河西省体育局来说,后湾固然是天大的

    资产了,但是对于重权在握的河溪市国资委来说,毕竟只是河溪那么多国有资产

    中的一部分而已……只有名义得当,各方利益都照顾好,有裘嵩做,或者通过

    裘嵩在河溪市国资委钱书记这里疏通,后湾的「低价转让」就不是问题,甚至能

    被包装成一次民营资本拯救体育项目的公益事业。

    但是,他又不甘心!具体怎么收购,怎么作壳,怎么玩资本游戏,收买谁,

    用什么来收买,那是夏婉晴的事,是她的舞台,是她的搏击场。他已经被夏婉晴

    摆了一道了,弄得自己人不人、鬼不鬼,连新东家是谁都不知道,凭什么要替夏

    婉晴买这份单!?

    而且,从这件事情中,折射出来的一个现实更让他愤怒和窘迫,那就是:原

    来在夏婉晴心目中,从来都没把自己当事!在夏婉晴的心目中,自己依旧是那

    个京城纨绔,愣事不懂,可以随意的玩弄在股掌之上,根本没有资格登上权力的

    搏击台!她压根没想到过自己的感受,或者自己可能的反弹。

    所以,尽管裘嵩是言文韵的「粉丝」,也好几次表达了想一亲芳泽的意愿,

    但是他却对程绣兰的暗示「可以让小言见见市面」视若无睹。他不是舍不得言文

    韵,但是他也需要告诉程绣兰和晚晴:自己不是别人可以肆意拨弄的傀儡,自己

    的一切,也需要用筹码来「购买」。他甚至故意暗示许纱纱,拒绝了夏婉晴替许

    纱纱安排的「陪Baldwin 先生聊聊」的安排。这本来是符三方利益的一次安排,

    即使对于许纱纱自己来说,明年的奥运,也需要认识一些国际泳联的高官做一些

    铺垫。但是他依旧要把夏婉晴的安排搅黄了。反正今天的许纱纱,是已经被他征

    服会按照他的意愿去办事,他即使是出于恶作剧一样的报复心理,也要警告一下

    夏婉晴:

    我是石川跃,我在这里!这个权力的搏击场上,也有我的一份!

    但是安排安娜和裘嵩「娱乐」一下,那是不同的。那毕竟只是鸡毛蒜皮的小

    事。

    安娜只是一个没名气的小女生,退役运动员,三线拳击手。既然裘嵩表达了

    「印象很好」……那么,为裘嵩安排一个他有一些好感的姑娘,过去给他做点

    「私人培训」。既不违反原则,各方也根本没损失,就连安娜,石川跃都觉得而

    是受益方。他本来只是一招闲棋,随便下下罢了,也可以顺便,用这种操纵女孩

    子身体和命运的游戏中的成就感,安慰一下自己最近有点受伤的心灵。

    安娜居然会Say No?!

    当然,安娜是否同意,对于已经图穷见匕的后湾「私有化」大戏来说,只是

    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但是依旧,石川跃却觉得有点愤怒……因为安娜的Say No

    不仅仅是拒绝,而是将他准备好的一系列说服台词整的七零八落。自从来到后湾,

    不比在省局,他已经习惯了一方诸侯说一不二的风格,这样的拒绝,让他多少有

    点窘迫和尴尬。他已经习惯了,自己一番看似很真诚的言论,总能将各种说服对

    象说的哑口无言,被自己牵着鼻子走;居然会在这个小姑娘身上吃了憋?

    他也觉得有点欣赏……他甚至觉得自己要重新评价对面的这个女孩……但是

    窘迫和恼羞,依旧是他的情绪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也许从某种意义上,安娜的拒

    绝,是在嘲笑他那一套「一切都是交易,一切都可以交易」的会法则。甚至从

    某种角度来说,安娜根本就没意识到这种法则……这种清高自我的感觉,让石川

    跃有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不想跟裘嵩睡?难道是想跟我睡?!他只能恶狠狠的在内心深处咆哮。尽管

    表面上,他依旧是在绅士的微笑。

    「来吧!!!Round One !」安娜依旧笑得那么洒脱。也许在她的眼里,真

    的将自己当成了年轻富有活力,可以交朋友,可以平等相对,可以玩玩游戏和个

    性的基层小干部吧。

    难道,她觉得自己也有资格下这个搏击场来玩玩?

    「来吧!!!」健身俱乐部里的拳套,是比比赛用拳套还要巨大的一种,戴

    在手上其实有点可爱的卡通味。而且因为巨大,所以击打的力度会大大下降,

    要还是为了安全,但是对于手臂的肌肉训练和上肢力量训练来说也是一种帮助。

    基本上,健身房里的「拳击」,其实大部分都是单练或者沙包,其实是给一种借

    助白领阶层压力大、需要发泄的冲动,来进行有氧训练罢了。不过因为安娜毕竟

    是专业拳手出身,所以X-Girl对于步伐、拳法、摆动、尤其是上肢力量和协调性,

    确实比外面的充数的健身拳击教练要专业多了。这也是石川跃想找安娜帮忙的原

    因之一。

    当然,在石川跃看来,拳击专业运动员,和「打拳」又是另一事。石川跃

    自负一直都很注意锻炼,他自小在田径队集训,一米、三级跳、铅球的成绩也

    不错,后来虽然没有走上专业运动员的道路,但是接触训练过很多体育项目,又

    自信男女有别,无论是速度、力量、爆发力,他都认为自己还是有一些优势的。

    他甚至都在想,出于男女对战的基本风度,自己是否应该缓一缓再发力。难道真

    的认认真真的和一个小姑娘「打拳」?

    但是当两个人碰了碰拳击套,开始身形交错,几乎只用了一分钟的时间,石

    川跃就知道自己大错特错了。专业和业余的差距,足以弥补男女的性别差距。戴

    上拳套的安娜,已经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她不再是那个咬牙坚持、懵懵懂懂、

    被资本方推来挤去、对于身边发生的一切有点应接不暇的创业新人。她虽然比不

    上国内的一线运动员,但是依旧,十年训练的痕迹,在她娇美的躯干上,通过拳

    击,闪耀出了炫目的光芒。她的身形闪动,如同一条灵活的小闪电,带着火红色

    的残影,在石川跃的左侧、右侧、侧向变换着身形。她的上肢自然而灵活的摆动,

    石川跃的几次试探刺拳,都仿佛完全打歪了……而实际上石川跃却看的清楚,是

    自己的出拳那一刻,她就能用上肢的摆动,来将整个身体侧过去……石川跃到底

    没有经过专业的训练,一时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预判这种躲闪的技巧。而另一方面,

    安娜的两个火红色的拳套,却跟两团魔法火球一样,明明是左臂收拢,右拳进行

    着刺探,却会忽然从不可思议的角度,猛的变换攻守的节奏,从左拳发起突然的

    袭击……

    当然,正如安娜说的,其实这些拳套都是经过处理的加大号拳套,而且做了

    蓬松处理,与其说是拳套,倒不如说是一种负重训练的器械,即使打在身上,也

    跟枕头拍在身上一样并不会觉得疼痛。但是十几个身形交错下来,石川跃的脸上、

    胸上、手臂、甚至背心,都被安娜照了好几下,而自己只不过在间歇的过程中,

    在安娜的耳边擦了两下罢了。就算安娜让让自己,这种「擦过」也算得分,自己

    的有效击打点数,也差的太远了。

    「啪」又是一次交错的试探,好不容易自己开始找到一些节奏,安娜的左侧

    摆拳被自己的右臂稍稍阻挡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稍稍向前倾,几乎是凭借着运动

    神经反应的本能,自己的左拳迅速的点刺,安娜也可能失去了一些重心,来不及

    反应拳防守……自己的拳头还是稍稍击中了安娜的胸膛。

    是胸膛,虽然隔着厚厚的拳套,虽然其实并没有触感上的感觉,但是这就是

    男女肢体接触深处的本能,石川跃能感觉到自己的拳头是击打到了安娜的乳房上。

    如果拳套也有感觉,一定会被那种绵绵的酥软所震撼。

    石川跃玩过很多女人,抚摸淫弄女孩子的乳房更不算什么……但是此刻,他

    绝对没有吃安娜豆腐的意思,他真的只是在努力的尝试着击中安娜,却是一次

    「意外」碰到了她的酥胸。他居然像个纯情的大男生一样,有一种很青涩的不好

    意思的羞涩感,居然如同避开什么似的,猛的将手腕慌乱的划开。而安娜的脸

    ……也明显绯红了。

    两个人碰了碰拳套,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各自退了半步,又开始了攻防。

    不过这样的贴身的竞技性运动,不一会儿,石川跃的汗水就已经从毛孔中渗

    透出来,抬眼看看安娜也是一样。她的发际线上全是晶莹的汗珠,不过气息却是

    很平和,跳动的小碎步也没有任何凌乱的征兆。倒是那件灰色的高领背心上,汗

    水映出一个浅浅的「Y 」字来,即使不是如此,经过刚才无意的触碰,石川跃也

    忍不住将视线,投向了安娜的胸乳和赤裸的小腹。

    安娜的胸并不大,至少比起言文韵那样的美乳来说,算是不显山露水的,目

    测也许只有B 罩杯,但是配她小腹上带着金黄色的肌肤,却显得非常性感,连

    石川跃都产生了一种浓重莫名的好奇:她的胸,会不会和她身上其他的肤色一样

    的,带有一些小麦色呢?那么她的乳头呢?那么她的更加禁忌更加私密的部位呢?

    此刻,在小碎步垫步跳跃的她,如同一个精灵,即使那件小背心再怎么紧贴,两

    座有点小巧的美峰也会自然的在那里跳动。人体的跳动频率,和脂肪的跳动频率

    因为密度的不同而有一些起伏……这仿佛是一幕美景,你可以看到一种神秘而健

    康、热情而妖娆的舞蹈。

    石川跃觉得脑子有点嗡嗡的……适才的压抑和不快还在,甚至因为拳台上的

    「失利」变得更加强烈起来。但是另一方面,他却承认,自己有一种原始的冲动,

    哪怕是为了安慰自己的自尊心,或者仅仅是被这美艳的女拳手的姿态所吸引,或

    者仅仅是一种摧毁美好的东西的恶趣味,一种浓烈的欲望在心头越来越盛。

    「啪」「啪」,逐渐熟悉了拳击节奏的川跃,在安娜也有一些刻意相让的意

    思下,两个人的拳套越来越多的接触,这种拳套碰拳套的基础动作,其实才是健

    身房拳击中最常见的锻炼方式。石川跃毕竟是男性,每一次出拳的力度其实是远

    远高于安娜的,这方面也给安娜造成了一定的困扰,而另一方面,其实他也看到,

    安娜也逐渐刻意的收了右拳,转向了防守……这点小动作,石川跃还是能看出

    来的。

    是要让让我么?是要讨好我么?

    其实以石川跃的体能和运动素养,这会儿的运动量还不足以让他感觉到疲惫,

    但是拳击的特点,和其他比较匀速的运动相比,节奏变化特别快。在呼吸的调整

    上,川跃确实缺乏这方面的经

    验和锻炼,再几个交错,有点气喘吁吁的意思

    了,加上汗液出了不少,看上去真有点筋疲力尽的样子。

    「休息一会……」安娜笑了,动退了半步。用圈套擦了擦额头的汗水。

    川跃点点头,看她也退了半步,两臂分开,靠在泡沫材质的护栏上,这个动

    作让她的整个前胸都显露了出来,那种匀称的画面感更加的诱人。如果不是周围

    的灯光昏暗,如果不是刚才两个人交错臂拳来往了十来分钟,真让人怀疑这是一

    个拍摄拳击写真的现场,面前的姑娘,只是在摆一个POSE等待着快门和闪光灯而

    已。

    「你很漂亮」川跃点点头,表示同意休息一会儿,但是又忍不住开口称赞一

    句。这句称赞是由衷的,但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只是他的常用台词而已。夜

    色阑珊,汗如雨下,运动衣衫,贴体塑型,适才的拒绝,娇俏的应战,甚至在拳

    击台上也是落在下风的不舒服的感受,让他稍微有些失态……

    他不是那种不懂得女孩子心理的人。在理性上,他非常清楚安娜对自己

    虽然也有感激、尊重甚至有点仰望的小心态,也不能说没有好感,但是根本谈不

    上男女之情。但是今天的挫折感,让他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他决定要试一

    试。

    你不是不想陪裘嵩么?难道你想陪我?

    带着一些恶毒的赌气,也是带一种对自己权力边界的探欲望。他用牙齿咬

    开左手的拳套搭扣,将拳套摘了下来,又将右手的拳套也一起摘了下来,在安娜

    错愕的眼神中,靠近了她。

    靠近了。

    又靠近了……

    几乎是就这么压迫着她的身躯到了擂台的一侧。

    这次,连安娜也注意到了川跃的异常,脸通红着,有点尴尬的躲闪着眼神,

    是在忍不住了,才憋出一句带着紧张的「干嘛啊?」

    「在拳击台上,你才是真的漂亮,和你平时不能比……」称赞,虽然和刚才

    的称赞也是类似的,虽然这句话的内容也是「真心」的。但是川跃清楚,这已经

    是技巧,这已经是套路……称赞,永远是必要的开场白。

    然后,他就肆无忌惮的用眼神,死死的盯着安娜的眼睛,然后开始下移,到

    鼻梁,到嘴唇,到半包着灰色高领T 恤的细长脖子,再到胸口……然后常常的停

    留在胸口。

    眼神就是告白,就是「我要你」的信号……很认真的,很贪婪的,带着占有

    和侵犯的色彩去看一个女孩子,会进一步的技巧,是进一步的套路。女孩是能够

    感受到你的眼神中带有赞赏的意思,但是也同样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你的眼神中带

    有「我要你」的意思。

    停留在胸部这里,也是技巧。像安娜这样的女孩,十有八九,会因为自己的

    胸部不是「巨乳」而有过一些小计较和小自卑。其实她的罩杯并不小,形状也很

    漂亮,毕竟,塑身背心下,已经没有太多的罩杯衬垫的运作空间,以川跃的经验,

    已经足以用眼光就去度量她的胸型。但是这种小自卑和小计较,你多几眼,表示

    赞赏,表示很美,在她并没有足够自信的地方停留的时间久一些,就足以融化她

    们的心。

    果然,安娜的喘息开始粗重起来,胸脯随着这种喘息而起伏,显得更加娇媚

    诱人。她的脸蛋上泛起一阵阵的红晕,是意识到了自己的「意思」么?

    你不是不想陪裘嵩么?那你一定是想陪我!

    川跃伸手过来,仿佛是亲密朋友甚至情侣之间的小动作一样,将安娜因为临

    时绑马尾不能彻底的绑定,又是激烈的运动之后,总有几缕青丝飘洒到前额,又

    被汗水沾染浸润贴在额头,轻轻的撩开……

    这是非常亲密的动作,带着亲昵也带着暧昧,带着挑逗也带着邀请……

    安娜躲开了,脸上露出羞涩也似乎有一些厌恶……嘴里已经开始慌乱的找借

    口了:「我也累了……差不多了,我们也要关门了……」

    躲闪?避?在川跃看来,这是女孩子表示矜持的一种姿态而已。当然要躲

    闪,当然要避,女孩永远是要「不肯」的,但是最终,女孩子永远都是要屈服

    的……不是么?

    拒绝我公务上的邀请?难道你还能拒绝我的柔性的表示?你能出来创业是靠

    的谁?真以为这个世界上有免费的午餐么?不!这个女孩应该懂事的……自己已

    经表达了柔情的一面,既然没有「利益交换」的包装,傻呵呵的女孩子们应该会

    找到台阶给自己下。

    你不是不想陪裘嵩么?那你一定是想陪我!

    安娜的手臂上还包着拳击拳套,很不方便,乘着这个机会,川跃的两只手掌,

    按住了安娜的肩头,汗水在肩膀上滋润着肌肤的手感,显得更加真实和富有活力,

    但是这已经不重要……对着她饱满的唇,他吻上了上去。

    安娜似乎完全没有料到自己会这么直接,这么突然……来不及

    ¨地???

    反应,两片温

    润可爱的嘴唇,已经落入了川跃的唇齿攻击之中。

    不急着撬开唇齿,只要先攻陷她的嘴唇……女人的上面嘴唇一旦被攻陷,下

    面的也只能洞开了。自己的吻技是很高明的,自己的样貌也不丑陋,气质也很讨

    女人欢喜,自己又是领导,又是安娜这个小小的俱乐部掌握着生死资源的人,自

    己又是那么礼貌、那么温柔、那么体贴,今天晚上也没有任何利益包装,刚才的

    拒绝应该也敲响了她不安的警钟……

    你不是不想陪裘嵩么?那你一定是想陪我!

    屈服吧,和我接吻吧,被我抚摸吧,脱掉衣服吧,给我看奶子,给我看下体,

    给我摸屁股,给我奸身体吧……这是你们必然的选择,也是你们早就心知肚明的

    选择……

    「咚……」

    石川跃完

    最?新????

    全没有料到,或者是料到了也不想去考虑这种可能性:安娜一把推

    开了自己,并且毫不犹豫的用戴着拳套的左拳,一记非常凶猛的后甩直拳击打在

    自己的腭骨上……这和刚才的力度完全不同,即使是石川跃这样的体格,也整个

    人被击得一个踉跄,眼前都有一些金星,退了好几步……原来,即使在这样的拳

    套的保护下,这个女孩,也可以挥舞出如此有力的勾拳!

    「石任!……你……你……请你自重!!!我,我,我……我不是……那

    种你随随便便……可以……怎么样的女人!!!」

    这只小野猫,狠狠的瞪了自己一眼,委屈的泪水已经忍不住在眼眶边沿漫延

    出来,但是更要的,依旧是愤怒的火焰在燃烧。她脱开了拳套,狠狠的在一边

    拎起衣服……就这么扬长而去,连X-Girl的大门都不管了。

    ……

    川跃像个傻瓜一样呆在这里,完全愣住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都想扑过去按到安娜强行施暴。无论安娜是否是练拳击的,

    真正的比赛格斗和身体对抗,都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但是今天的挫折感,和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的郁闷,都包围了他……安娜似乎

    是给了他补足点数、最终摔倒的一拳……

    他,只是呆呆的站在这里。

    究竟在哪一个搏击场上,他才能必胜呢?!他忽然觉得茫然,又疲惫!

    「嘀嘀……」手机讯息声在他脱下外衣堆放的角落里响起。像是现实世界的

    振动,将他从一片茫然中唤醒。

    他努力挣扎着复自己的理性,从拳击台的角落里抄起手机来看……

    「跟丢了」简短的三个字的讯息。

    又是一个打击!

    这条讯息是来自张琛,虽然只是三个字,说的却是一件「要紧事」。陈礼自

    从逃离了纪委罗家店看守所后音讯全无,再加上那个叫陆咪的女孩也是继续失踪

    中,民间自然不清楚这种小事,但是在首都,在更加灰暗的官场角落里,却隐隐

    传来骇人的谣言。很多人都在说,是陈礼举报石束安,石家人「杀人灭口」弄死

    了陈礼。这些谣言,当然做不得准,无论是石家还是柳家,至少表面上都不放在

    心上。问题是,陈礼又不是什么特工,只是一个体育局处长,活要见人、死要见

    尸,哪有一个犯了错误的基层官员,能莫名其妙消失在C 国的土地上?

    各方都在找陈礼,只不过,有的找的心急火燎,有的找的不紧不慢,有的

    找的明目张胆,有的找的避讳鬼祟,川跃的选择,是让表面上出去「反省避风头」

    的,张琛的小那个叫小强的,去大罗山追踪陈礼……他知道陈礼在罗山县,只

    是不太清楚具体的位置。

    这都能「跟丢」?!

    有那么一瞬间,他都恨不得将手机砸碎,在搏击台上那个火红色的大沙包上

    痛击上一万拳,来宣泄内心的愤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