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66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66:安娜,拒绝

    「我们现阶段不接待男性顾客,要是为了做出一点小个性来凸显品牌的特

    点……」

    夜已经深了,X-Girl里几个坚持夜训的客人也都已经陆陆续续的离开。今天,

    X-Girl这一期的几个比较玩得投入的学员,包括了后湾中心竞技赛事部的莫彬彬

    和她的几个闺蜜,什么「深V 三人组」,聚会去吃饭唱歌,也邀请了身为俱乐部

    老的安娜,但是安娜却忙不过来,借故推脱了。这会儿,训练变得静悄悄的,

    安娜独自一个人,在休息一张小圆桌边,对着对面坐着的笑眯眯的石川跃,她

    有点小心翼翼的在解释着自己的看法。

    石川跃是后湾中心的管理办公室任、后湾体育管理有限公司的副总,也是

    自己同学李瞳的老,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应该安娜亲自来恭谨接待的「领

    导」。但是以安娜的小个性,之所以自己的态度难得的,这么委婉、这么耐心,

    甚至有点唯恐石川跃不能理解她的苦衷,却是因为这个「帅哥」石川跃一路过来,

    实在给了自己太多的现实助力。

    平心而论,X-Girl从融资、场地、品牌建设到现在的运营维护,没有石川跃

    的全力支持,是根本不可能开展到今天这样的规模的。自从8 月开张以来,至少

    后湾体育中心附近方圆几公里,不少写字楼的女白领,都知道了后湾开设了一个

    虽然不够豪华,但是非常另类又有性格,又非常专业,由坛美女明星言文韵代

    言,省体育局下属几个中心都认可的女子专属建设俱乐部。而开张折扣也非常诱

    人,安娜在业内独树一帜的「3 月内退卡,退费半年」的口号也颇为大气,年卡

    的销售就非常火爆。当然,就健身行业的特点来说,至少有8% 的「年卡用户」

    一年也不会出现超过3 次,「3 月内退卡,退费半年」是具有一定的经营风险的。

    但是无论如何,安娜已经可以预见到自己的这个X-Girl今年的发展将会很不错,

    至少比自己原先预期的要顺利很多。这里面,实在是有很多现实问题,都托了石

    川跃的福和依靠了他的资源络。不说李瞳,就说杨诗慧的男友言文坤都帮了不

    少忙,他都尊称石川跃一口一个「石哥」,就连言文韵,传言都和石川跃关系暧

    昧。安娜自问,自己其实和石川跃的私交关系还是比较遥远的,石川跃如此真诚

    热心的帮助自己创业,她其实多少有点受宠若惊。

    所以,对于石川跃,她是有一份尊重,也有一份依赖,最起码不能得罪了。

    何况……从女孩子天生的外貌协会感性认识中来说,无论有多少关于石川跃「风

    流」的传言,至少……这位石任确实挺帅的,不是么?

    她遵循着自己早就有思想准备的「会法则」,甚至有意无意的会在和石川

    跃偶尔的相处中,稍微给一些甜蜜的微笑,温柔的眼神,甚至用握手之类的机会

    来一些肢体接触……她丝毫没有勾引石川跃的意思,她只是遵循着从络上看来

    的「女性创业指南」之类的文章指引,在找一种平衡。充分将女性的优势尝试

    着去发挥出来罢了。

    即让石川跃有一个「风流」的名声,那么自己当然要保护好自己,但是适当

    找2?请?

    的表示一些友好和尊重,甚至给一点点小旖旎和小亲昵,也是可以的。

    前几天,后湾中心的商务部经理吴振帆,居然来和她谈「考虑一下开设男子

    部」的时候,她先是一愣,旋即连想都没想就绝了。一则她的经营理念就是

    「纯女子」是一个重要的品牌诉求,另外一方面,X-Girl开张才半年都不到,无

    论是资金、教员、客户都还在试点阶段的不稳定,现在就要谈扩张?未免也太快

    了吧。但是,她之后也发现了,这不是吴振帆信口说说的,无论是五环基金,还

    是国资委,作为投资方,负责和她联络接口的投资经理,都向她表示过「跑马圈

    地,迅速扩张」之类的思想。这些人肯定是和吴振帆通过口风的,至少也代表了

    投资方的利益诉求。五环的那个经理,更是已经好几次和她谈起分店、B 轮之类

    的概念了。

    所以,今天都到了晚上十点了,也不知道哪阵香风,把在9楼办公的后湾中

    心管理事务办公室任石川跃吹下来,似乎是过来随便看看,安娜就特地来热情

    的「接待」了一下,想跟石川跃好好解释一下自己的想法……也算是征求一下石

    川跃的意见,也算是表达一下自己拒绝吴振帆必要的「歉意」。

    但是没想到的是,听自己小心翼翼的说完,石川跃却摇摇头笑着说:「安娜,

    我想你可能误会了……或者是小吴没有表达清楚。」

    「嗯?」

    「X-Girl要怎么经营,当然是你的意见为。创业者怎么想最重要,连资本

    方的意见你都仅做参考就可以了。何况我们只是场地方,怎么会干涉?是我们

    ……恩,或者说,是我私人,想牵个线搭个桥……邀请你担任一个私人的男子拳

    击的教练课程。可能小吴误会了,或者没说清楚,搞成要你以X-Girl的名义开设

    男子班了」

    「私人?男子拳击?专业的?」安娜倒是愣了,这未免和她原先忐忑踌躇的

    事离题万里。就算她曾经是省队的拳击运动员,以她的成绩,又没有受过教练方

    面的培训,担任专业的拳击教练,其实还差着好大一截。

    「哦,倒也谈不上专业的。」石川跃看出来她的困惑,笑得很温柔:「其实

    挺简单的……我一直在筹划,将整个后湾全面市场化。南楼是培训中心,北楼则

    希望走一些高端的体育会所路线。其中有一个项目,也是培训。不过是一对一的

    私人训练基地。属于专业和半专业之间……一些非专业的……恩……成功人士,

    其实希望能够在运动锻炼上得到比较专业的训练,但是也到不了职业比赛那个水

    准。在华尔街,这种私人高端专业体育教练,是很流行的。我们也想做一些这方

    面尝试,其实我们竞赛部的同事已经在做计划了……但是事关重大,国有企业么,

    你也知道,凡事都要层层报批,不是我一个人能做的。所以我希望能够先从私

    人的交络出发,积累一些案例,做一些成功的尝试性的小课程。」

    「……」

    「我一直在关注你这里发展。所以就是请你私人,来接一单一对一培训。」

    「具体是怎么样的呢?」挺石川跃说的挺认真,安娜也有些心动……但是她

    并没有完全听懂石川跃的意思,又感觉到有些不确定的危险感。石川跃说的很冠

    冕堂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字里行间都有些暧昧的感觉。私人教练?一对一?

    女教练培训男学生?培训谁?在哪里培训?高端会所?成功人士?会不会有些不

    可告人的背后含义在里面呢?

    「只是试点,其实也是巧。有一位年轻的机关工作者,也是体育爱好者,

    算是比较专业的健身爱好者了,他的家庭条件也比较好。他最近一直在训练上肢

    力量,不太得法。有一次和我聊起,什么样的训练最能够有效的结有氧和力量,

    又比较有趣一些不要太沉闷。我就想到了拳击,想到了你……当然,没有征得你

    的同意,所以我还没有和他确认。地点可以就在你们俱乐部内……如果你介意这

    里出现一位男性的话,也可以去北楼,或者去他家里,……北楼的很多楼层都在

    逐渐装修过程中,我们可以找一个简单的更加私密的场地……比如,一周三次,

    每次 个小时……费用方面,暂时由我们后湾出……你只管开价,不用客气。」

    「……」安娜沉吟不语,如果仅仅是按照石川跃口中所说的,她愿意帮忙,

    也愿意尝试,高端VIP 的私教她也考虑过。但是……

    ?|??

    结了河溪官面上对于石川

    跃的「风流」传言,听到「年轻的机关工作者」、「费用由后湾出」甚至「去他

    家里」……让她觉得有点毛毛的。

    该不会是传说中的「性贿赂拉皮条」的委婉说法吧?她实在忍不住有点不安

    的想。脸蛋也不自然的有点红了起来。但是总不知道应该怎么开口问,才是适

    的措辞、口吻。

    石川跃却好像真能看透自己的心事一样,温和的笑笑,说:「安娜……首先,

    这事一点都不复杂,完全符你的兴趣和X-Girl的发展。对X-Girl来说,也是一

    种拓展的前期准备,课程的钱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可有通过这样的

    课程,扩大一下自己的交圈,尝试一下不同的业务范畴。你既然走上了经商这

    条道路,就必须要明白……其实……创业,和做专业运动员一样,是一条不归路。」

    安娜警觉的抬起头来,看着石川跃,有点「请解释一下」的意思。

    「你离开省搏击中心已经有一段日子了吧……你自己忆一下,创业,是一

    条什么样的路……」

    「……」

    「你已经可以算是幸运儿。如果不是言文韵的名气和关系,如果不是你本来

    就是体育系统出生的……你自己想想,要经商,要创业,要融资,要租赁……有

    那么容易么?」

    「……」

    「其实创业和职业体育一样,是一条不归路。人们总容易看到运动员登上领

    奖台时候的光荣,有几个真的能体会背后的艰辛……至于那些被淘汰的,就没人

    关心了……商场和体坛一样,是一个大染缸,要阳春白雪,要一尘不染,就不要

    来走这条路。」

    「……」

    「我不想说的太浪漫了。说实话,以试点的名义,后湾来买单,干部来

    接受培训,确实有一点隐性的讨好领导的意思……另一方面,我也确实看中了女

    子教练,男子学员中隐含的某种暧昧因素……但是和你做X-Girl一样,不涉淫秽。

    你专攻女子健身,其实你也是明白了,女性健康的美丽诱惑,对么?……你尽可

    以放心,我们谈的只是这种培训中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异性相吸的暧昧因

    素,其他方面不会涉及。你的人身安全,更是绝对有保障的……对方只是个普通

    的机关领导,又不是什么黑会。而且你是老师,他是学生,当然是老老实实的

    练拳击,训练内容、过程、时间节点都由你来决定……不需要考虑任何别的东西

    ……你们搏击中心,也有的是男教练,女学员的吧。这点身体接触都有抗性…

    …那不成封建会了?」

    「石任……我……」

    「怎么忽然这么客气……还是叫我小石或者川跃就可以。」

    「嗯……川跃……呵呵,这么叫有点怪怪的……我能问一下,是什么样的机

    关学员,需要我去培训?」

    「哦,你还见过一面,他姓裘,是河溪市国资委资产审计处的处长……你放

    心,裘嵩我以前就认识,这个人嘻嘻哈哈的,其实为人很正派,除了是官员的身

    份之外,他其实也是英国伦敦商学院的管理学硕士……你们的那个学员,我们竞

    赛部的那个小莫,还叫他一声师兄呢。他是真心喜欢体育运动,这次也是努力要

    想练一练力量,但是又怕无氧训练太单调……纯粹是个人爱好,你就当是朋友帮

    忙。再说句市侩点的,如果你有本事让裘嵩认为你是他的朋友……对你,对

    X-Girl都会有很多好处的。」

    「……」

    「其实你不用想那么多,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无论男人在什么样的环境

    在和你接触,有一些好感是自然的。何况……你是个运动员。我一直相信,体育

    和性,密不可分。从古希腊时代开始,体育运动,就是为了显示最完美的适繁

    殖的男女身体特点……」

    安娜觉得有点坐立不安,听石川跃说的倒也挺坦诚的,倒显得自己有点小人

    了。但是她今天隐隐觉得,石川跃那种和蔼绅士的背后,似乎有些高高在上的压

    迫感,就像一个散发着香甜气味的黑洞,在吸引着自己跳下去,但是一旦跳下去,

    却再也无法头的感觉。而且这个话题,让她有点不愉快,听上去很「坦诚」,

    取悦领导,男女暧昧,一切都是生意……,但是总让她有一种浑身不舒服的感觉。

    她听着石川跃似乎还想继续发表他的「观点」,忍不住打断了他:

    「恩……川跃,不,石任……我能说一下我的想法么?」

    「……当然……」

    「石任……对于我办这个项目,您一直都很帮忙,我是很感激的。我对于

    开设高端一些的私密课程,也没什么抗性。如果有什么地方可以效力帮忙的,我

    也一定努力去做。」

    「听你的口气,是有个……但是?」石川跃似乎有愣了。

    安娜无辜的一笑:「好吧,但是……我想您还是误解了我开设X-Girl专一针

    对女性市场的用意。我承认,纯粹的女子健身训练,无论是画面上,还是实际质

    感上,都非常的性感,无论是对于女性身体美,还是健康美,或者其中可能

    带来的性暗示,都是有的……就像您说的,从古希腊开始,体育运动,就和性、

    繁殖密不可分么……」

    「……」

    「但是……我认为,一切源于性本能,和一切都要直接关联到性本能……就

    有点矫枉过正的意思了。我倒不是封建,不过我创办X-Girl确实无意开拓男性市

    场。现在不会,将来应该也不会……难道,除了诱惑男人,女人就不可以漂漂亮

    亮的?除了吸引男人,女人就不可以健健康康的?女人的身体只有诱惑男人一个

    作用?我们希望我们性感,我们也希望我们强大,也许其中一部分的原因真的是

    因为男人,但是也只是一部分……如果我失去了这种坚持,那么X-Girl就会失去

    项目的灵魂,和市面上普通的健身项目不会有别的。竞争那么激烈,我们是生

    存不下去的……」

    事实上,以前,她也只是隐隐约约的想过这些话题,今天似乎是乘这个机会,

    自己一边说,一边思路也更加清晰了起来:「每一个项目,都会说自己追求健康

    啊、活泼啊、向上啊、时尚啊,这些正面的观点。但是如果项目只能提出我们

    要什么,而缺乏我们不要什么,项目就会变得更加泛泛的缺乏尖锐的诉求

    ……我知道听上去有点偏激,但是我希望X-Girl可以有那种感觉我们不需要男

    人……嘻嘻……石任……很抱歉,高端培训我没问题,私人培训我也没

    ?????

    问题,

    需要取悦一下领导也可以……但是您看,能不能换成一个女性领导呢?女性拳击

    ……我一向觉得更美,更棒,更强……」

    她有点小激动,也有点小调皮,说到最后几句,居然忍不住吐了吐舌头,希

    望把这次对石川跃的Say No的氛围压缩到比较活泼的感觉中。

    她是想用这些俏皮的小女孩的动作,来稍微撒撒娇,缓和一下自己痛快的陈

    述之后的心里的小小不安。

    果然,面前的石川跃似乎有点发愣。即使安娜和这个年轻有为、彬彬有礼的

    石川跃也不能算多熟悉,也知道他是省局系统下如今的大红人,也能看出来他滔

    滔不绝的「劝解词」被自己一路打去,有点窘迫,有点愣神……甚至有点小小

    的恼羞成怒的意思。安娜有些不安,但是也有些小得意……

    她知道言文坤、李瞳、吴振帆、莫彬彬这些人,对石川跃是多么的崇拜和尊

    重。哪怕石川跃平时随口的一句两句,他们都要反复揣摩从中分析得失利弊。而

    自己,居然可以用一番有点狡辩的小理论,驳的石川跃哑口无言。有那么一瞬间,

    她感觉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是X-Girl起步阶段的成功,给了自己某种自

    信么?似乎自己已经和另一个世界的某些人平起平坐讨论问题了。而不是对他们

    言听计从,像听取报告文学一样仰视他们,从他们的言谈举止中去取得什么灵感。

    她觉得自己越来越成熟,越来越干练,越来越能信口开河了……她已经不再

    是那个有点玩世不恭又整天无所事是的拳击队候补队员了。她当然不能和言文韵、

    许纱纱、江子晏这些站在了河西体坛顶峰的选手相比,但是在另一个领域,在更

    加冷酷的现实世界和市场环境中,自己是不是已经领先这些人好几个身位了呢。

    想起许纱纱,那个挺讨人喜欢的小美人鱼,安娜也忍不住有点走神……就在

    刚刚结束不久的全运会上,许纱纱获得了一金一银一铜的成绩,但是安娜从熟人

    这里听到的是另一个八卦,据说,全运会期间有国际泳联的官员妄图调戏许纱纱

    被拒绝了。唉……这条小美人鱼,现在也不知道有多少追求者,自己大半年前,

    在林荫步道上看到她和绯闻男友江子晏在被几个流氓欺负,还去搭救过,可是许

    纱纱又不让自己报警,后来,自己在拍摄X-Girl的开业写真时,在江渚码头看见

    了那个调戏许纱纱的流氓,一气之下还是报了警,却隐去了许纱纱的名字,只说

    是看见有人调戏女孩,虽然明知道这种事情警察未必会当事,但是给那些不知

    死活的流氓添添堵也是好的。想起来,就连几个月报这种无聊警的自己,都太幼

    稚了。现在,自己真是成熟多了。

    哦……走神了……

    石川跃是不适得罪的。所以她才吐吐舌头、卖卖萌,话也没彻底说死。

    果然,石川跃似乎被自己说的有点不知道如何张嘴,好像眼神里闪过了某种

    阴冷,脸有点不自然的表情和通红,好半天,才似乎勉强笑着是在找些话:「拳

    击运动,毕竟偏力量和速度……还是男性比较适。」

    安娜咯咯一笑,她也听出来这已经不是成熟的对答,石川跃似乎被自己的

    「拒绝」有点震住了,这句反驳不过是顺口答音,她虽然刚才发表了一通「X-Girl

    的坚持」的演讲,但是也没有莫名其妙得罪石川跃的意思,正好顺坡赶话卖个萌

    ??◢32|

    「拳击更适男性?……嘻嘻……那你要不要和我打一场?」

    「和你……打一场?打什么?」

    「拳击啊……这里只有25 克通码的全包形拳击手套,只计有效击中,不会

    伤人的。你要是能赢我,我就答应你,去培训那个什么处长。嘻嘻,我能赢,你

    就替我找个女干部来试点……」

    她也知道这话有点「放肆」,有点「撒娇」,甚至有点娇蛮的意思了。她其

    实并不在乎石川跃是否同意,她只是隐隐有些得意之后的不安,不希望因为刚才

    一番话,和石川跃疏远了,才使用这种方法来拉近一下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石川跃似乎又被自己逗笑了,他笑了,……依旧那么绅士,那么温柔,甚至

    好像带上了一种尊重和欣赏。安娜也稍稍放了心,刚要说句「我也是开玩笑的,

    石任别介意啊……」,还没来得及出口。

    却听石川跃已经开口了,说:「OK,可以,反正我也下班了。我们玩一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