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63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63:费亮,下船难

    香钏中心,西月厅。

    夜已深。

    河溪高尔夫爱好者协会举办的慈善酒会已经接近尾声。

    这样的活动,身为控江三中常务副校长的费亮,是不太适应的。从外貌气质

    来说,费亮也多少算是个「帅气大叔」;以身份地位来说,在河溪的教育、体育

    两界,他也算是一号尊长,并不寒碜。但这是涉外酒会,他毕竟只是体育老师出

    身,平日里更多是在机关里打滚,或者和那些体育特招生小屁孩打交道,在这种

    场,他多少显得有点窘迫,很难真正融入这所谓的「上流会」,就连那套西

    装,他都觉得穿得很不舒服。刚才,他就希望能和晚晴集团的总裁夏婉晴寒暄几

    句,套绕套绕;但是连他自己都感觉到了,在这个高高在上、优雅体面的商界女

    强人面前,自己就有点舌头打结。夏婉晴的应,很礼貌,也似乎很热情……但

    是仔细品味,依旧是敷衍。

    他本来不想来的……但是没办法,今天实际上他是和人有约,要在这个不容

    易引起别人注意的地方,见一个在外人看来,和他毫无联系的人:晚晴集团总裁

    办公室总裁助理程绣兰。

    人群已经渐渐散去,悠扬的钢琴曲还在大厅里飘荡,就连大厅里弹奏背景音

    乐的女孩那漂亮的小胸脯,此时也都无法吸引费亮的注意力……好不容易到个

    空档,他才若无其事的,在大厅一侧稍微冷清一些的沙发座上坐了,和一旁跟个

    街道大妈似的程绣兰,有了私下里对话的空间。

    「我的程姐,你就不要玩我了……我可比不了你,说是个教师,其实也是个

    党员干部,总要有组织纪律和党性党纪要讲的……官身不自由,你们要理解。现

    在你们是得意了,又是赞助,又是注资,整个河西体育都是你们的戏,连万年这

    种大集团都退避三舍了。还要怎么样?你们有的是钱,也有的是门路。何苦还来

    缠我这个流年不利的穷教书匠,有意思么?……我现在的情形,都已经是架在火

    上烤了……陈处失意人快口,只要在里头随口咬上几句,我赶明儿说不定也要去

    罗家村常住了……你们也不想被我牵连的吧?」

    他今天有点守不住城府,心直口快,连珠炮似的,好像是求饶,又好像是威

    胁,好像是抱怨,又好像是发怒,就是为了打程绣兰一个措手不及,要把事情撇

    撇干净。其实他心里,是非常怵这位看上去人畜无害的大妈的。

    他和程绣兰互相之间「作」的那些秘密,在今天这个时刻,实在是太烫手

    了。

    和程绣兰搭上关系,是在六年前。那时候,他还刚刚升任控江三中初中部的

    体训任,因为负责安排「省少年集训队学籍」的工作,求他办事的人络绎不绝。

    一个才十三岁,却长得非常灵秀,跟个小妖精似的初一小女生,为了谋一个学籍,

    三番两次,几乎是明着来勾引自己,口口声声「怎么都行,就请费老师一定要指

    导我、帮帮我……」。他倒不是怕玩小女生,也不是觉得这个幼嫩的小女孩不够

    吸引力,不过那个时候,他正好在追求暂居控江三中的国家队蝶泳队花薛小艺,

    有点「无暇旁顾」;而且因为自己是出名的帅哥教练老师,这样不谙世事的幼女

    女孩,他也玩过好几个了,也逐渐有了些「不过是那么一事」的疲倦感,竟然

    起了「兑现」的念头。

    也是巧,他通过关系遇上了一个所谓的「通路掮客」。在C 国,这种「通

    路掮客」没有组织身份、却游离在企业和政府机构之间,帮助企业和政府机关进

    行一些不方便走明道的交易,人脉非常广博。然后介绍他了一桩和程绣兰有关的

    「买卖」。说起来,倒也并不复杂,按照可以说得出口的说法是:某个影视公司,

    在拍摄「广告」,要点「童星」;他负责推荐几个「听话乖巧,气质好一些」的

    学生过去,可以拿一份「课外辅导费」。

    程绣兰口口声声只是以「双方的朋友的朋友,牵个线」自居,其实在费亮心

    中,那是心照不宣,她程绣兰才是那个所谓「影视公司」的后台老,那个「小

    金导演」不过是个幌子。当然了,再往深里想一层,她程绣兰背后,甚至可能就

    是夏婉晴。只这一点却也无从证实,晚晴公司官面上的人,是一个都不会出现在

    这种买卖里的……那会儿,晚晴集团在河西的影响力还没有今天那么大,他费亮

    也还不是校长,双方各取所需,有什么不敢干的?!

    在费亮看来,那个所谓的「影视公司」也算很有「创意」,应该是弄了些模

    样出众的嫩模、想捞点外快的小明星,给指定的贵客「拍片」……有的可能只是

    拍点A 片牟利;有的可能拍片是幌子,就是和客人「玩玩」;最有「创意」的,

    其实还是为客人设计脚本,按照某种情趣的扮演套路,来陪客人玩「拍片」;甚

    至发展到后来,真的拍下来片子,留给客人「做纪念」。

    至于找到他费亮,无非是因为,总有客人「口味特别」,嫌弃那些模特个个

    都是皮肉生意的气场,要点「纯的」、「小的」、「嫩的」、「有学生味的」

    ……这方面,他费亮可以说是有着得天独厚的资源。控江三中里的小女生,来自

    穷乡僻壤、完全依靠政府补贴才能继续学业的无知女孩很多。和那个小金导演

    「作」了几次,费亮也是鼻子灵,隐隐闻到,这个影视公司的「赞助商」,就

    是客人,其实都是些有钱有权人家的子,甚至很多服务,都是免费的……这几

    年,他除了「辅导费」之外,利用这个「特殊平台」,也算结交了一些了人物,

    获得了一些政治资源,他能够39岁就当上控江三中常务副校长这样的职位,除了

    自己钻营之外,也颇有一部分是借助了这种渠道带来的助力。

    但是最近几年,情势却发生了变化。一方面,晚晴已经渐渐壮大,就连程绣

    兰,要的精力也都集中在「正道」上,明显对那个「生意」有避的意思;对

    费亮来说,自己的常务副校长当得有滋有味的,跟着陈礼处长,明显在河西还有

    更宽广的政治前途,那种太见不得光的生意,他也避之唯恐不及。但问题是,双

    方都掌握了对方太多见不得人的秘密,程绣兰固然不会让他轻易上岸,他也不能

    轻易放过程绣兰去;双方都想脱手,双方又都没兴趣接手,这个生意几乎彻底转

    成个黑道买卖了。

    当然了,这几年,他也这门「胜利」里借鉴了不少灵感。过去一两年,他自

    己也认识了一些官员里的「客户」和「需求方」,诸如省局的陈处长之类的;他

    出手「教育、训导、提点」的,学籍挂在控江三中里「有姿色,没成绩」,所以

    有求于人的小女娃是还有好几个。比如田径青少年队的那个叫盛小玫的,小妞水

    灵灵的,又自称是个没交过男朋友;年纪虽小,却有一股天生的风骚气质;奶子

    虽然不大好像没发育成熟,但是小屁股特别翘,腿又特别长,简直跟嫩模一样诱

    人。去年被查出药检阳性,报告还压在省局这里,发控江三中来「安心读书,

    反省错误」。这种女孩子,错过了多少光阴,哪里还有能力读书参加高考?自己

    已经「教育」了好几次,盛小玫就差直接表态:愿意陪任何领导上床,但求放她

    一码了。这小尤物还是个小处女,把柄还捏在手里,他既不舍得用来换钱,也能

    忍住自己不去碰……这种好货色,他宁可孝敬陈处长之类的实权人物,换点人情

    来……费亮已经习惯了这一类游戏规则,尝到了担任官员渔色「中间人」的好处,

    又何必仅仅替程绣兰或者小金导演他们做一个「货源方」?利润不够丰厚,风险

    还不是一样大?

    至于到了最近一段时间,一切已经更加另当别论了。陈礼处长出事,费亮已

    经是惊弓之鸟,他甚至非常担心自己会被牵

    ň

    连进去,那些荣华富贵、风流金银、

    娈童娇娃都要一炮变成灰了。在这种时候,他还怎么肯招惹什么「影视业务」。

    「胁迫幼女参与卖淫」,光这一条就足以让他万劫不复,何况真要彻查,那个河

    渚码头的仓库根本很可能是「河溪历史上最荒淫最轰动的情案件」。他真恨不

    得自己从来没认识过这个程绣兰……

    但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那个小金导演前几天又打电话给自己,支支吾吾说

    着「新项目」,他是踌躇再三,决定来见见程绣兰,一开口就是转守为攻,连连

    抱怨,甚至在威胁「你们不想被我牵连的吧」。

    但是程绣兰,依旧是那副叽叽喳喳的街道大妈的模样:「费老师……你都说

    到哪里去了啊?还不是就是那些小年轻、搞文艺传媒的,有一些推广特种体育方

    面的想法。这一不违法、二不违纪,其实都是为了咱们河西老姓的群众体育工

    作谋福利么……你是做校长的,什么没见过,现在的小孩子,动不动就吧打游

    戏啊、早恋啊、也不注意锻炼身体;咱们国家的体育宣传片啊,动不动就是第几

    套广博体操,啊呀,不要说现在的年轻人不爱看,就算是我这个老阿姨,也腻味

    啊……我看,一些省队里的小孩子队员,又跟装在瓶子罐子里似的,跟会脱节,

    这样下去,对身心健康和全方位发展都没有好处的。您是教育家,肯定比我们都

    懂行啊,如果有一些好的课外会实践,让运动员可以参与到带领普通群众也开

    展一些比较少见的运动……推广了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又能够起到走入,

    是件好事么……一些企业又愿意赞助,它们的企业品牌也露出了,学生也能勤工

    俭学,父母的负担也减少,也不用担心小孩子课余没有好事情做……简直是三全

    其美啊……当然了,我懂什么,我就是牵个线、搭个桥,一切都要看费校长您斟

    酌啊……其实也怪我,我就是瞎热心,就喜欢兜揽朋友的事……哈哈……弄到现

    在……都说是我的意,其实我真是上船容易下船难啊……哈哈……」

    费亮真是打心眼里佩服这个程绣兰的滴水不漏,两个人可以说是知根知底的,

    偏偏就是能硬着头皮说的那么冠冕,一句露骨的话都不肯漏,而且那句「上船容

    易下船难」,怎么听着都是点点自己的。他只好摇摇头:「那这次,他们是

    想拍哪个运动项目的宣传片呢?」

    程绣兰歪着头,似乎是在忆:「嗯……我记得……是什么团体项目……不

    是足球排球什么的,好像也不是篮球……其实我这个年纪了,哈哈……能懂什么

    ……反正就是那些老外玩的,弄的神神道道的呗。」

    费亮沉吟了一下,知道程绣兰是要逼自己说出口。拢共就这么几个省青训的

    出挑的小美人寄在控江三中的学

    ◢最新??

    籍,以他的「工作习惯」,这些集训女生的成绩

    他未必记得住,但是里面有几个模样出挑的女孩,他当然门清。团体项目,又不

    是排球、篮球、足球三大球,还能有什么?当然是这次全运会里出了不小风头的

    曲棍球小美女那个叫唐漪的了。

    那个小妞的背景费亮也大约了解一些,本来是河溪市少儿女子垒球队的小孩

    子,但是没通过省级选拔,也不知道走了什么后门,莫名其妙调任到非常冷门的

    曲棍球队。曲棍球这种项目,河西根本还是刚刚起步,论水平完全属于不入流,

    想进国家队也是根本不可能,想在国际上出成绩更是属于天方夜谭,想来家长无

    非也是想通过全运会打个替补,给这个唐漪弄到加分或者特招,帮助这种文化课

    早就拉下的小丫头上个像样的大学罢了。

    但是这个叫唐漪的小丫头,形象气质却是特别出众。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

    两片天然嘟起有点可爱风的粉嫩嘴唇,连着那胸前两颗「会弹跳」的水滴型的乳

    球,虽然略略有些小胖,但是脂肪都算是长点子上,完全是那种吸引男人的「肉

    肉的性感」。这次全运会,明显也有摄影师和记者刻意在「捧」,抓了好几个镜

    头,球技虽然看不过去,但是论上镜,却是「美轮美奂」,颇为引起了一些关注。

    后来还发生了,全运会期间,有观众妄图闯入曲棍球队的更衣室偷拍,成为了全

    运会的花边新闻。这一来二去的,在黑暗世界里,这个女孩只怕早就有了不菲的

    「标价」,还有人叫她「小言文韵」……当然还不能和河溪当红的诸如言文韵、

    许纱纱等人相提并论,那两位毕竟是有世界一级至少也算是国家级的实力做基础

    的,但是也算是一些人竞相追逐的对象了。

    他实在不耐烦跟程绣兰玩这种捉迷藏的游戏,叹了口气,四下张望一下没人,

    才冷冷的开口说:「冷门团体项目?那是曲棍球吧?是有个形象不错的孩子…

    …叫什么唐漪的?这次全运会可出镜了。还闹什么偷拍风波,这又是哪位

    制片给看上了?程姐……这种孩子又不是农村里来的,地地道道的河溪本地

    人;要户口有户口,要身份有身份的……我有什么能耐,说服她去拍什么宣传片?」

    程绣兰似乎也看出来今天自己的火气大,她笑了一笑,在这一笑之间,似乎

    有一丝阴冷流过她的眼眸,只在那一瞬间,费亮好像才看到她胸中的千丘万壑:

    「说服的工作么……让制片方去做么。我们都只能算是帮忙的,只需要从旁

    边协助一下就好了……」

    费亮吁了一口气,揉揉自己的睛明穴,似乎思着,才淡淡的说:「我把话

    说在前头,我这次只安排她去和制片方谈谈。谈得成、谈不成我都绝对不掺和,

    连辅导费我也一分钱不要的」他顿了顿,又说:「你……也最好和制片方说

    说,不要乱来……尽量用说服教育、片酬报来讨论。清清世界、朗朗乾坤的,

    违法乱纪的事情,是不能做的。」他似乎不甘心,又冷冷的笑了笑,追了一句露

    骨的讥讽和敲打:

    「程姐啊,我是好心劝你一句。你常说,这个事情和你们公司没关系。但依

    着我看,你们晚晴集团可不比当年了,如今上上下下好几千个员工,人也多,做

    的事情也多。万一……有个什么张三李四王五赵六,什么司机保安摄影摄像,遇

    到个熟人,或者有什么特征给人认出来,随口说一句好像是晚晴集团的人

    ……嘿嘿,你没听过一句古话么?一个线头,扯翻一艘船呢。」

    ??

    这几句话,他其实憋了很久了,今天算是彻底跟程绣兰摊牌:这个事情,以

    前规模小,大家也都做的收敛谨慎,费亮和程绣兰都可以自我安慰「和我无关」。

    但是搞了那么久,控江三中的那么多女生,晚晴集团的那么多「特殊员工」都有

    参与,万一哪天不小心,在江渚码头遇到个熟人?或者漏了些风,让人感觉到

    「和控江三中有关」,或者「有晚晴集团有关」。一旦事发追起来,哪里那么

    容易过关?!

    就算程绣兰,听了这话,瞳孔里仿佛闪过一丝恼羞,冷冷的了一句:「真

    要有什么诽谤我们的人,我们也是相信……法律的。」

    她看了费亮一会儿,又换了笑容,叹了口气说:「费老师您放心……这是最

    后一次……」

    费亮皱了皱眉,问一声:「哦?」表情却是一副不相信的意思。

    程绣兰的目光却变得柔和起来:「费老师。我知道你最近压力很大……不过

    你也不要太担心了,陈处长是陈处长,您是您,能有什么关联?刘局长目光如炬,

    作为领导是很有大局观的,我相信他不会把省局闹得风风雨雨的。大家都要开展

    工作的么?河溪的体育教育工作没了谁也不能没了您啊……您只管想开点,过一

    阵就好了……河西现在体育事业可以说是如火如荼的,我看大有未来呢……如果

    实在觉得工作太累了,你可以联络小金他们,一起放松一下……相信我,姐姐我

    什么没见过,但凡这种烦心事,十有八九都是杞人忧天,过一阵再头看看,就

    都没事了。」

    费亮听她说起这话,尤其是「可以联络小金他们,一起放松一下」居然连鸡

    巴都忍不住跳了一下……小金就是那个「导演」……因为参与这个事情,有过几

    次,作为某种答谢也好,作为某种「上船的凭证」也好,小金还特地为自己安排

    过「节目」。这些「搞文艺工作」的说起「花样」来真是层出不穷,总能在非常

    安全的环境下,搞出让人意想不到的惊喜。有一次,本来是乘着周末,约他去屏

    行县郊外采摘,小金还安排了两个当真是如花似玉、丰乳翘臀的年轻女演员,居

    然在采摘园里,和自己玩了一出「大戏」……在其实是私家看护的桃树园深处,

    和两个精心装扮的女孩子,玩虚拟的「土匪强奸村姑」游戏。自己假扮土匪,要

    进村抢劫杀人,两个女孩子假扮姐妹村女,

    点点'

    颤颤巍巍跪在地上,假戏真做十足十

    的柔声「大王饶命,只要不杀奴奴,奴奴愿服侍大王,只求大王不要杀村里人」,

    简直跟真的一样。然后在光天化日之下,桃花叠影深处,两个水灵灵的女孩子,

    动脱了外头衣服,而且里面贴身都穿着很古典又很精致的肚兜,一个跪在地上,

    居然当场假戏真做,哭得很伤心,一副很无奈的胁迫模样为他口交,一个则贴上

    身体来用乳房按摩他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肤……事后,这么一次「角色扮演」,小

    金只收了他5 元象征性的「试镜费」。「付了钱就是两不相欠,您不欠我人情」、

    「不插入就不算嫖娼」,这帮人连客人的心理都照顾到了细节……但是那滋味、

    那场景、那种新鲜刺激、满满的角色扮演的真实感,简直令他如在云端了好几天,

    连梦里都是「土匪大王奸淫村女」的爽快感。

    但是到了此刻,他是真的没有兴致。程绣兰的意思其实已经很明白,这个唐

    漪她志在必得,她费亮办也得办,不办也得办。胁迫要挟这女孩子就范的工作应

    该由「制片方」去做,但是协助工作,他费亮一样无法避。

    唉,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再首已年身啊。自己可是一个教育工作者,

    灵魂工程师,怎么沦落到这般田地,人不人,鬼不鬼的……

    费亮无奈的摇摇头……左右是左右,反正也是这样了,还不如就联络小金,

    再玩玩,得快活时且快活吧。程绣兰的意思,这次,该是她程绣兰来买单,他只

    需要享受就可以了。何况,程绣兰似乎也隐隐的暗示:陈礼的事件,省局的意见

    是到此为止,不愿意再扩大了,自己并不在清算范围内,无需杞人忧天。

    周围,如同迷幻梦境一般悠扬的钢琴曲,又再荡着……仿佛是慰劝着香钏

    中心里的男男女女:夜还漫长,尽情享受。

    是啊,夜还漫长,反正,这座表面上光鲜亮丽、时尚明快的河溪城,当夜深

    时,有多少有头有脸的人物,不在一个个夜色笼罩的角落里,纵情的狂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