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59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59:陈礼,大山中

    河西省,罗州市,罗山县,发夹头镇。

    河溪市离开市向东南约8公里左右的丘陵山脉,学术名称是「溪山山脉群」,

    其实包括了「溪山」、「纪墨山」、「斧头山」……等一系列低海拔山岭。翻过

    了溪山山脉,再向东南5 公里,山势就高峻起来,是为「大罗山」,也是C 国

    进入南方平原前最后一片山脉系。行政域上,这里属于河西省罗州市罗山县。

    虽然离开已经是国际化大都市的河溪,满打满算也不过就是25 公里直线距离,

    但是其实,和灯红酒绿、车水马龙、纸醉金迷的河溪,是不可同日而语的。这个

    贫瘠、封闭、枯燥的山城,简直,就像另一个国家,另一个大洲,另一个世界。

    陈礼是在罗山县位于大罗山落坡处的发夹头镇上,在一家靠山坡的民屋里租

    了一个房间。

    他知道,利用上厕所的机会,翻窗逃离罗家村纪委监视居住处,这是接近疯

    狂的举动,他没多少钱,也没有曾经为自己准备过什么「逃跑的后路」,女儿还

    在河西大学念书……他也明白,自己压根逃不了几天。这又不是拍电影,朗朗乾

    坤、光天化日,他还能躲过国家机器无所不在的眼线么?

    但是,已经做出来了,他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不过,他并没有打算逃走或

    者出境,而是给了自己一周的时间和自由,来到大罗山,要把那个害自己成这副

    模样的小婊子陆咪,给「找出来」。

    一方面,他是怎么都咽不下这口气……自己的风声不对,他明白的,但是就

    这么莫名其妙折在他一向以为自己吃的定定的陆咪手里,他简直觉得是一场滑稽

    剧。而且,那天控江三中的费亮来访,故意「泄露」给自己的消息,陆咪根本就

    是和一个小白脸友来大罗山厮混了,如今她的家人闹这么大要找人,又牵涉到

    那么多舆论压力,估计更是不敢去了……什么绑架,什么强奸,什么杀人灭口,

    民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吧。居然就把自己弄的这么灰头土脸的。

    另一方面,他也听明白了费亮的暗示。他也有着他的政治嗅觉,经过反复的

    衡量分析,他也想明白了:一定会有一些人,故意要设计让公安找不到陆咪。对

    于他陈礼当然是大事,但是对于纪委和公安来说,「一个体育局的处长睡女高中

    生」这种芝麻绿豆的小菜,根本就不是什么上得了台面的事。找不到一天算一天,

    找不到两天算两天。他不能指望这个时候,还有什么朋友肯帮自己做这种脏事。

    而陆咪如果一直不出现,憋到自己的「其他罪名」坐实了,到时候再出现也就晚

    了。那些络暴民,到时候才不会为他们在这个问题上冤枉了自己而道歉,而自

    己坐实的「其他罪名」,才是足以碾碎自己的。

    他要自己来,找到陆咪,带陆咪河溪、纪委……只要没有「刑事方面的

    问题」,自己就不至于落到死地。何况,陆咪如果能找去,民的借口没有了,

    自己的事没有了舆论压力,发现自己是「被冤枉」的,也许事情能有转机,其他

    的事情轻轻抛下,不判刑,只是撤职的可能性都是有的。

    陆咪不就在大罗山么?……老子自己来找!

    3

    当然,他也明白,这件事情怎么想,都有几个「不可思议」的地方。

    第一是费亮,费亮这个「帅叔叔校长」虽然算是自己的嫡系,但是他打心眼

    里就明白,费亮是个绣花枕头,除了一张好看的脸蛋,一副只能忽悠忽悠不谙世

    事的小女生的身材,剩下的全是草包。自己都已经落难了,费亮居然敢冒这么大

    的风险,伙同在「组织上来规劝自己好好交代问题」人员中来探望自己,给自己

    送消息?

    更不可思议的是,自己逃离罗家村,明显有人暗地里给自己了方便,甚

    至连那个「不小心」掉在门口的钱包,也未尝不是替自己解燃眉之急的。他不相

    信自己的朋友、下属、同僚在这种时候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来「搭救」自己。就

    算要搭救自己,也应该是去找刘局长说情送礼,哪怕直接找到副省长李零这里,

    哪里有玩「协助潜逃」的,这又不是拍警匪片……他能感觉到内里的黑影丛丛,

    有着危险的政治阴谋的气息。

    究竟是什么人?居然一定要把自己「救」出罗家村?就算是救,这样跟逃犯

    一样的救出来又有什么意义呢?

    但是已经做出来了,他也只能继续在这条荒唐的临时逃亡路上走下去。他也

    明白……事到如今,自己还想翻身是难如登天。但是……既然有一线机会,他就

    得最后试一试。留给女儿陈樱的讯息,是自己在某个账户里还有六万,那是准

    备上贡给刘铁铭局长的了……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不能光指望女儿和

    刘局……他得先给自己争取时间和机会。

    而且……他有点不敢想下去的是:樱樱……真的会替自己操作么?他有点选

    择性的忘却自己和女儿之间难以启齿的关系。

    他当然不敢联系以前的「朋友」,更不敢联络女儿。好在自己还有一张用亲

    戚名义办的借记卡里还有几万备用的零花钱存在别的地方,他就提了几千元,坐

    长途车来到发夹头镇。他这种倒台的基层官员,又不是什么大案子,一时三刻也

    谈不到通缉那么严重,反正,这种小镇上的所谓的旅馆,其实就是民宿租房,公

    安的「必须身份证才能办理入住」对他们来说也是一句空谈。自己轻易的就租了

    一间房。每天窝在这里早出晚归,满镇子找那个害苦了自己的小婊子,二房东

    才懒得来管他。

    不过真的安顿下来之后,他才发现,要在一个山小镇里找个人,其实也不

    是那么容易的……他除了在长途车站和镇上的小街道这里晃悠来晃悠去之外,还

    能有什么特别的法子?他也想过去几个小店问问,反正他手机里也有陆咪的照片。

    但是才开口问了几家,人们那疑惑的「你是他妈的谁啊」的眼神,就让他却步了,

    毕竟,他自己才是在逃疑犯。

    晚上,穷极无聊的时候,他甚至去镇上的一个小巷子里,找了个看着还勉强

    凑的洗头妹来操玩。可能是在罗家村的生活,让他觉得「时光宝贵」或者是

    「也许人生再也没有下文了」,女人,只有在女人身上驰骋的时候,他才觉得能

    获得一点点的平静和满足。此时此刻的他,已经操不到天真可爱、健美纯洁的小

    女运动员,也玩不到风骚魅惑、秋波流转的女公关,只能用4 人民币,在一个

    从他的眼光来说,只能是凑凑,勉强不让他觉的丑陋的女人身上宣泄一下欲

    望。

    到旅馆那几天晚上,也正巧,是C 国全运会的赛事直播期间,他就窝在房

    间里看电视……虽然是偏远山村,电视总还是有的。电视里,全运会已经到了尾

    声,他呆呆的看着这些所谓的「赛事」,其实是「节目」,忽然产生一种绝望和

    恐惧。

    这些光鲜亮丽的装扮一新的「节目」,是体育圈用来娱乐大众的。上亿的

    投入在一场全运会,数十个大项数个子项数千个运动员,他仿佛是人生第一次

    感受到:原来,体育……至少在表面上,是那么的美,那么的纯,那么的精致,

    那么的典雅,那么的五彩缤纷性感时尚……

    是因为自己要失去了么?……

    而可悲的是,这些……曾经自己都是幕后的操盘手之一……哪

    ?

    个运动员上,

    哪个运动员下,哪个项目要争,哪个项目要让,都只是他和另一群人的盘中餐

    ……巨大的资源,孕育着巨大的权力,巨大的权力,也就会有巨大的利益……

    而此时此刻,这盘棋依旧在下,这个节目依旧在上演,不会因为牌桌上少了

    他陈礼一个人而停摆。而自己,却在穷乡僻壤的大山小镇上,躲在一家脏兮兮的

    小民房里,成为了一个旁观者,在这里像个傻逼一样的看着电视……

    自己还能拥有这些东西么?自己还能再品尝权力带来的快感么?哪怕只是一

    天也好啊。

    当然,即使只是看看电视,他毕竟也是干了一辈子体育的真正内行。他的眼

    睛当然会毒很多,除了那些叱咤风云,明年即将出征奥运的各省的「宝」之外,

    今年的全运会,还是有一些不为人瞩目但是其实是好苗子的……

    河东当然最多……河东省的政策就是偏向体育,光「体育特色中小学」,在

    首都和赫州就有2几所,首都大学、首都工业大学,凌云大学、赫州大学、首都

    外国语大学、稷下大学、都有定向的体育人才委培名额……河东依旧在跳水、乒

    乓、举重、游泳、体操这些传统项目上保持着很好的世代交替能力。这也是C 国

    在国际赛场上争金夺银的基础保障。在一些团体大项,比如男女足、男女排、男

    女篮上也总是能保持国内的一线水准。听说河东省今年来在梯队中有一个叫苗芷

    若的女排选手,才5岁身高就高达92 公分,这种身高还弹跳出众扣杀犀利,是

    河东和国家队都在重点培养的攻手,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这次全运会没看见她

    出场。

    南海省最强的是男足,目前的C 国国足有三分之一来自南海,这块「全运第

    一金牌」他们是志在必得的。另外南海的男篮也强了不少年,不过今年河东通过

    「籍贯调配」弄来好几个高手,鹿死谁手也不好说。南海在小项上最强的是球,

    目前C 国的坛一姐梁晓悦就是南海的当家花旦,不过梁晓悦其实年纪已经摆在

    这里,状态也有极限,其实是巅峰已过,逐渐走下坡路了,河西的言文韵,不仅

    更加抢镜,而且未必就不能拿下这块金牌。还有几个新兴项目,南海跟的很紧,

    自行车、帆船、铁人三项也会有所斩获的。

    北海省在田径上依旧是一枝独秀,而射击是他们的传统项目。今年尤其值得

    注意的是那个射箭队女队团体赛中的最小的小将,虽然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比赛,

    但是陈礼一眼就看出来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苗子。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没有获得单

    人赛参赛的资格……天知道背后又有什么样的利益交换。不过才6岁,射箭这种

    项目可以玩到3好几,她还有的是机会……而且……这

    ◢?||?

    个叫沈玫儿的小姑娘,长

    得真是英气勃勃,眉宇之间有一股子说不尽的从挺拔里带来的风流气质。身材虽

    然还没有发育成熟,但是依旧有着非常动人的少女曲线。天资这么好,样貌也出

    众,虽然现在年纪小点,但是假以时日,说不定能成为C 国射箭女队的上镜翘楚

    呢,颇为惹陈礼注意。当然了,北海省今年最大的焦点,肯定是 米栏的「巨

    星」褚北峰,不过这次全运会他明显有所保留,随随便便拿块金牌并没有冲击极

    限也就是了。对于褚北峰来说,国内已经没有对手,全运会不过是走过场,他的

    真正考验还是在明年的奥运会。

    相比河东、北海这种第一集团省份,甚至相比南海这种「准第一集团」省份,

    河西省,只不过是全运会第二军团,甚至第三军团的了。不过今年河西参加全运

    会,可以说是与众不同,虽然未必能在金牌榜上有什么大的突破,但是论起抢镜

    来,竟是有不输给第一军团的意思。

    河西男女跳水的江子晏、许纱纱是金童玉女,走到哪里都有人关注,这哪里

    像是体育小将参加全运会,整个一个演艺明星出班站台的意思。现在跳水项目已

    经收官,江子晏的成绩略为逊色,男子十米跳台上只获得一块铜牌,三米更是

    表现平平只获得第五;但是许纱纱的成绩还是让各方可以满意的,十米跳台同样

    获得一块铜牌,但是三米却为河西拿下了为数不多的一块金牌。还在十米跳台

    女子双人上,为河西再下一枚银牌。一金一银一铜算是光芒四射、颇为难得了。

    其他项目里,除了「河西球公」言文韵之外,还有比较引人瞩目的就是那个

    叫鲁振华的76公斤级的举重运动员,非常健谈,拿下金牌后居然当场唱了一嗓子,

    成为全运会上的一个小娱乐亮点。

    而河西省队,这次另一个亮点,就是女子曲棍球运动员中,河西的小将7 号

    唐漪,形象气质特别好,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两片小小天然嘟起有点可爱风的

    粉嫩嘴唇,连着那胸前两颗「会弹跳」的水滴型的乳球,虽然球技平平,但是在

    全运会里几个镜头,被认为「美轮美奂」,颇为引起了一些关注。甚至有一些观

    众妄图闯入曲棍球队的更衣室偷拍,引起一阵小风波。加上这个叫唐漪的小美女

    在内,言文韵、许纱纱、江子晏……河西这次被人戏称为「全运第一养眼军团」

    了。

    陈礼是在电视里看,才想起这个叫唐漪的小运动员的「来历」……原本是控

    江三中里练垒球的,但是技术平平,根本没机会参加河东、北海这样的省份的垒

    球队,也不知道通了什么关系,走了什么后门,居然来曲棍球队里混个名额?自

    己隐约记得……在自己还在位期间,和晚晴集团谈判关于水上中心的时候,晚晴

    集团的一个什么副总谈到过这个唐漪……是晚晴的「关系户」「加塞」的?看着

    这个唐漪,在镜头前那嫣然一笑、仪态万千、闭月羞花的模样,两颗奶子骚骚的

    跳动的时候,陈礼的鸡巴又硬了。曲棍球队才成立不久,居然藏有这样的小美女

    ……如果自己还在位,捞过来玩玩也是很正常的啊,玩不到,摸两下占点便宜也

    好啊……可惜,自己估计再也没有品尝这些新生代女运动员小将身体的机会了

    ……真不知道这种「有样貌,没实力」的小花瓶,是要被哪个领导弄到床上去爽

    个够了。

    「都要怪小鹿那个小婊子……」陈礼狠狠的叹了口气,甚至在自己因为看到

    电视屏幕里沈玫儿、唐漪这样的小美女,又想到了被他称为「小鹿」的陆咪,而

    狠狠的在自己又饥渴起来的鸡巴上搓了两把。

    全运会虽然在C 国体育界算是「大事」,但是因为关注度不高,卫视转播了

    几场重要的比赛,也就开始播放新一期的了,也不可能为了小小的

    「全运会」而改变原定的播出计划。屏幕上,卓依兰那张艳冠河西的脸蛋,又风

    姿卓越的微笑着出现在镜头前,今天她的访谈嘉宾是河西大学的校长肖亚兵,讲

    的话题又是非常犀利,要是针对学术造假……

    但是这些节目,陈礼是没什么兴趣看下去了,即使是以前,自己还在任职时,

    肖亚兵、卓依兰这种级别的河溪人也不是他能轻易高攀的起的,何况今日。看看

    窗外夜色阑珊,山小镇的道路上几乎连个行人都没有,单调的柏油小路只能双

    向勉强通行,偶尔来往一两辆「突突突」的燃油小摩托,只靠几盏老式的路灯照

    明,远处乌影彤彤、墨色交染的是大罗山那巍峨的深浅叠印……这地界儿真是安

    静,习惯了河溪的灯火,习惯了TOP FUN 的喧嚣,真是不能想象原来夜还可以是

    这样的,甚至有一种错觉,自己可以在这里呆上一阵子,纪委也不可能找过来一

    样……

    当然,他也知道那只是幻想,他披起了一件衣服,决定一个人出去走走散散

    步……

    该死的小鹿,你这婊子养到小婊子,你究竟躲在哪间房里呢?

    他想到小鹿,想到她的小奶子、小屄、小屁股,想到她第一次失身于自己时

    的痛苦表情和逐渐变得淫荡世故的体态。

    他想到女儿,这一次是孤独和惶恐中对亲人的眷恋,不再仅仅是垂涎思慕女

    儿陈樱的肉体:樱樱,樱樱,你这会儿在哪里呢?

    他甚至想到了亡妻,但是撇撇头,又把那个最后只留给自己一副神神叨叨、

    枯黄肌瘦的病态的女人,从自己的脑海中赶出去。

    他想到了刘铁铭局长,那个老草包、老王八蛋,如今却是自己唯一的指望,

    但愿老刘还能看在同事一场的份上,拉自己一把。

    他想到了石川跃,真没想到一眨眼过去了那么多年,自己还是被石家人,甚

    至是石家的一个纨绔晚辈压在仕途上,真是那句话「朝中无人莫做官」……

    他想到了……

    忽然之间,走着走着,一路胡思乱想的他,有点愣神的看着前方一条小岔路

    上的情形:小镇上到了晚间,并没有什么店铺还会开着门,但是那岔路上有一排

    绿色门框的半掩着的门面房,却明显亮着灯火,还挂着一盏破旧的霓虹招牌灯

    ……

    「发夹头吧」

    对啊!!!自己怎么就没想到呢?!如今的C 国,即使是山,

    最?新??◢

    吧这种特

    殊的营业场所,至少也能铺到镇一级的单位上。而像陆咪这种年纪不懂事的丫头,

    既然跑到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来躲着,镇上也没什么娱乐项目,一定会熬不住,

    晚上肯定是在吧里玩那些年轻人才玩的、自己也看不懂的东西啊!!!而这种

    镇子上估计吧也只有这么一两家吧。

    陈礼的呼吸都粗重起来,眼睛里开始冒出饿狼一样的狰狞。

    他深深得吸了一口气,努力在平复自己的激动,脑子里在飞快的在转着…

    …他必须要找到陆咪,然后第一时间带陆咪河溪去「解释情况」,这才是眼下

    他能获得最好下场的唯一机会……但是他又必须控制好陆咪的情绪,他要带去

    的是一个说明情况的陆咪,而不是一个撒泼打滚的小妓女。但是如今,自己既没

    有任何的资源可以去贿赂或者收买陆咪,也没有任何的威力可以真的去恫吓陆咪

    了……甚至,自己还有一大堆把柄落在陆咪手里……虽

    ??

    然这个小婊子到底年纪小,

    懂的事不多,但是自己依旧要小心处理。

    他装作若无其事的缩了缩肩膀,将脑袋尽量埋得低一些,迈步进了这家「发

    夹头吧」。以他的年龄和身份,其实也不太懂这种地方的消费习惯和生活形态,

    在前台这里不知所云的扔下二十块钱,「开了一台机器」……拿了个写着一串数

    字的号码牌,就蹑手蹑脚的进到了昏暗的大厅里面……

    相比这种小镇的空气清醒,这个大厅里的气味就稍稍有些污浊,大厅里挤着

    三四十台电脑,这会儿夜深了,只稀稀拉拉坐着十来个缩成一团,噼里啪啦在键

    盘和鼠标上耕耘的人影,有男也有女,但是陈礼扫视了一圈,并没有发现自己说

    熟悉的那个娇小玲珑、妩媚窈窕的背影。

    再往里走,迈过一道墙壁,里头又有十来台乱七八糟堆放的电脑,靠着内墙,

    却仿佛是几间用隔隔开的所谓「小包间」。

    他稳了稳神,装作路过的模样,轻手轻脚的一间间的走过去,稍稍都探头朝

    里面看看……头两间都是空的,第三间里是一个小刺毛头在看着动画片,第四间

    里一个猥琐的枯瘦男生正搂着一个小妞在摸玩胡闹,也不是陈礼要找的人……

    就在陈礼快要皱眉失望离开的时候,他才注意到,在走道的尽头,还有几间

    略干净一些、略宽敞一些的小包房……里面隐隐有人影人声。

    他踱步过去,还没有来得及探头进去观望,就听到了一阵银铃般的少女笑声,

    似乎是有人在吧包间里打电话:

    「咯咯……咯咯……想得美……」

    「咯咯……别啰嗦了,过几天,过几天就去找你……」

    「咯咯……臭不要脸,不说了……我可下了啊……我还要看全运会呢,我可

    是运动员……」

    「咯咯……滚蛋,就这样,我挂了啊……哈哈……知道了知道了……」

    那娇蛮的,却掩饰不住童真的声音,那银铃一般,其实还是纯纯的却已经带

    上风尘色的口音,他很熟悉。曾经,就是那种声音,在自己的胯下,娇滴滴的发

    出痛苦而缠绵的呻吟;曾经,就是那种声音,在凄洌和无奈的向自己诉说过少女

    的梦碎,只是为了满足他射精时的快感。

    居然真的是陆咪!

    这个把河西体坛撬动得天翻地覆的玲珑娇小的高中生,河西游泳队的备选队

    员,正穿着一件贴胸塑身的弹力小背心,顶着诱人的奶包,裸着一对娇媚的脚丫,

    一个人窝在屏幕前,看着上转播的「江子晏全运会失误集锦」的花絮,咯咯娇

    笑……

    陈礼的拳头都捏得咯咯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