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56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字数:552

    第56石川跃·附送礼包

    【加长】

    和其他所有男人一样,石川跃当然喜欢享用漂亮女孩的身体,来满足自己的

    本能欲望。

    但是,和其他男人不一样的是,因为已经有太多的资源、太多的经验、太多

    的选择,石川跃也已经不是非要找一切机会,要在每一个漂亮女孩身上,都要

    找一切机会去发泄性欲的那种男人。

    在今天这一场,莫名其妙的,仿佛是荒诞剧一般的突发事件中,陈樱,这个

    个子高高、身材窈窕、漂漂亮亮、有着独特个性和魅力的女生、陈礼处长的独生

    女儿、河西大学大二学生、河西大学女子篮球队队员、学生会干事……其实就像

    一个

    最?新?|2

    「追加奖励」一样的「附送礼包」,是属于意外所得。甚至可以说,是一个

    「小麻烦」。

    石川跃当然已经不能让陈樱就这么离开……该死的小强不知道尺寸,胡闹乱

    来,将陈樱带来了河渚码头甲-6号仓库,还绑在这里半天,就注定了陈樱不能简

    简单单的就这么离开。

    至少,陈樱也要留下一些什么,以作为对这个仓库秘密的保护和要挟的筹码。

    拍摄几张裸照、对着镜头做一些淫秽的动作、在强奸中被拍摄性爱视频、甚至直

    接「被消失」,都是在可选范围内的。想当年,河溪的影视圈小明星蒋敏因为知

    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就是在这个仓库里,被三个男人轮奸,并且拍摄了轰

    动一时的「疑似蒋敏被强奸」视频,虽然视频模模糊糊的「外流本」被蒋敏一

    口否认,但是因为拍摄者手上还握着更加清晰的甚至是多镜头全方位的本,蒋

    敏也就不敢自我毁灭多嘴多舌……当然,有了这样的经历的艺人下场最终还是很

    惨……蒋敏最后沦落为末线艳星,即使她在河溪时认识不少高官,也没人有兴趣

    去保护一个「被拍了毛片的女人」,男权会,人们永远会质疑:你究竟是被胁

    迫的?还是自愿的?这是人群对于得不到的漂亮女人在骨子里的恶毒。

    蒋敏当年还算是个小小有腕的艺人,何况陈樱……陈礼其实已经垮了,在石

    川跃的心目中,陈樱充其量不过是一个「没有价值和背景」的普通女大学生,既

    然被卷了进来,他不会有任何的怜悯,也不该有任何犹豫。

    河渚码头甲-6号仓库,可不是什么可以供游客随便参观的市容景点。

    这个摄影棚归根结底是晚晴的「地下买卖」,虽然石川跃现在受到了夏婉晴

    很大的挟制和压力,但是石川跃自己和这个仓库、和晚晴集团也有很多利害关联。

    他甚至隐隐约约感觉到,程绣兰似乎在替夏婉晴试探,看自己是否愿意接下来这

    个仓库的管理……对于这种暗示,他装傻充愣一副二世祖没听明白的模样,内心

    其实却是不以为然的。夏婉晴当他是什么人?家门失势后只能混黑会的二流子

    么?想要洗白?想金蝉脱壳把昔年那些不光彩的色情产业转到「反正已经倒了」

    的石家么?还是认为即使是这样的买卖,他石川跃也应该感恩戴德的收下这份「

    大礼」。

    昔年,这个仓库的确是在一些「茶党」体系官员的帮助下,晚晴集团刚来河

    溪时候的建设的重要「落脚产业」,如今,晚晴早就上岸,大家都想洗白,竟成

    了烫手山芋?他石川跃可是一步一个脚印,已经在河西体育政府圈站稳脚跟的一

    方新贵,怎么可能趟这趟浑水?

    但是依旧,河渚码头甲6号仓库,可不是什么可以供游客随便参观的市容

    景点。

    如果是在几年前,甚至连李誊,他都不会轻易放过。虽然这个傻呵呵的大学

    生,策划中的戏码是「英雄救美」,只能算是大学男生的胡闹;虽然石琼根本没

    被卷入事件;但是,即使只是「试图」绑架琼琼这一条,都是远远超过他容忍底

    线的……不过现在,他对事物、对人的看法和态度,也变了许多。石家的影响力

    和可以「胡来」的程度,也不比当年,如果可以用和缓的方式来解决,就不一定

    非要闹出人命;毕竟,还有闻讯而来的李瞳,那欲言又止、苦苦哀求时的眼神。

    当然,即使放李誊一马,他也需要留下一些什么当头来……这件事由李瞳自

    己去「处理」才最好。李瞳并没有筹码和自己讲价格,那只是一种怜悯,或者说,

    在李誊身上,石川跃也看到了一些有趣的利用价值……不仅要考虑麻烦,还要考

    虑李瞳。这也不仅仅是情感的问题,李瞳已经介入自己的事情太深,虽然相信她

    对自己的忠诚,但是能够有一些更加可靠的挟制,石川跃也是乐于接受的。「忠

    诚」这种东西,没有足够的利益关联和利害关系,是不那么可靠的。

    至于陈樱,既然已经剥成小白羊一样绑在这里,按照他来时的本意,算是一

    种「额外的所得」,是整个事件的「附送礼包」。这个高个美女大学生,那在很

    多人眼里,也算是珍贵的令人垂涎的少女的躯体上可以产生的快乐,那是留给张

    琛的,甚至可以是留给大强的……今天如果不是大强的坚持,天知道事情会被小

    强弄得何等不可收拾的地步。至于张琛和大强,玩完了之后,要怎么处理陈樱,

    是否有必要通知一下程绣兰……石川跃也没有特别想好。落到程绣兰的手里,陈

    樱这样已经失去父亲庇佑的、又卷入了不该知道的事情的女孩,她的下场,必然

    是非常悲惨的……当然,石川跃也不在乎这些,只是考虑到最近和晚晴之间的复

    杂的「作关系」,他倒真有点不高兴给程绣兰和夏婉晴送什么「额外的礼物」。

    这是一个意外的事件。好在琼琼没有收到任何伤害;小强,已经被发落去了

    罗山,要怎么处理小强,倒可以让程绣兰她们去考虑;李誊既然是李瞳的亲,

    那么无论如何,都可以让自己来「消化」;陈樱,这个被意外卷进来的女孩,既

    然年轻又有姿色,可以留给张琛、大强他们玩玩身体操操屄,然后再谈处理……

    反正怎么处理都可以。这是石川跃今天来时想到的结论。

    他很满意自己这种残酷、冷静和理智,他觉得,即使遇到这样的本来可以借

    机发泄一下的突发事件,自己的行事作风和思考问题的方法,也越来越像昔年的

    叔叔了。

    弄死李誊,多少要担负法律上的风险,留着李誊,却多少有些价值……人,

    不能情绪化。至于陈樱……他都没当事。

    但是,当他随着张琛轻手轻脚的走进摄影棚,看到李誊在陈樱身上肆虐淫玩

    时,看到陈樱那凄惨却美艳,被两手吊绑,无奈的一件件衣服被脱落,文胸被撕

    开

    ?

    ,乳房被亵玩,牛仔裤被脱落,内裤被扯下,下体耻处都暴

    最新???

    露出来,两条长腿

    又被压定了无法动弹的场面时……石川跃却感觉到了一种出乎他意料的吸引力。

    这个女孩,身上有一种特别的味道,一种令人侧目的凄美。

    她的乳房非常的饱满,有着这个年龄的女生不太有的规模;她的腿非常的修

    长,配她本来就超过一般女孩子的身高,会给人一种特别纤细又特别高高在上

    的视觉感,篮球训练还是带给了这个女孩特别的运动气质。而且,她就这么两只

    手臂被高高拉扯起来,吊绑在横栏上,所有的骄傲、矜持、清纯、冷漠、尊严都

    仿佛在被揉成碎片,这种无法抗拒挣扎不得,却又局促羞耻的画面,配着她因

    为这个姿态,而不得不高高挺起的胸,微微展开的臀,以及那掩饰都掩饰不得的

    神秘耻处……实在是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血脉膨胀。

    当然,如果仅仅是这样,并不足以吸引石川跃到改变最初的决定。只是一个

    漂亮女孩子么,自己又不缺女孩子玩。但是,自己在这里训斥耍笑李誊了半天,

    这个女孩,居然就这么耻辱的吊在那里,除了两条腿微微并拢了一下,徒劳的遮

    掩一下自己的耻处,居然能忍耐下来,不哭泣,不哀求,不呼救,而是咬牙在那

    里强忍着听完了自己和李誊的对话,这份也不知道是倔强还是冷静,却让石川跃

    产生了莫名的兴趣……

    而更让他感觉到不可思议,又非常香艳诱人的是:自己已经想要离开了,这

    个女孩却大声叫自己「等等」。

    「你……要了我好么?」

    「你要了我……」

    「上我!玩我!操我!我不要给他们……给你!」

    「我知道他们不会就这么放我走的……所以你要了我吧……」

    「我是处女……我给你……不仅是今天,我今后也给你……」

    「你一样可以拍下来……我就会更听话了……我愿意做你的女人……」

    「我愿意做你的情人……做你的性奴隶……」

    他真的觉得好奇极了,也觉得有趣极了。这个女孩,这个「附送礼包」,居

    然能在这种时候,能在这样的场面下,做出如此让他惊讶的举动,说出如此让他

    食指大动的话来……

    这已经不仅仅是少女身体,对男人天然的的吸引力的问题了。

    当然了,仔细替陈樱如今的处境想一想,事到如今,投靠自己、依靠自己、

    把身体给自己、给自己奸玩凌辱、侵犯亵渎、试图和自己拉近距离,确实是这个

    女孩可以找到的「最好的下场」。但是这份理性、这份冷静、这份判断、这份忍

    耐着耻辱的毅力,却很难让人相信,是一个普通的大二女生可以做出的。一般的

    女孩子,不是应该丧失理智的大声尖叫:「救命啊……」才对么?

    她的语气、她的口吻、她的声音、她的呼吸、她的眼神、她的嘴唇、她的肩

    膀、她的脖子、她的奶子、她那粉红的在扩散的乳晕、她两条并拢了略略有些摩

    擦的玉腿、那夹缝中乌黑靓丽的一小朵心形的阴毛……和她哀求的表情……石川

    跃竟然难以自制,觉得自己呼吸都沉重起来,阳具在裤子里涨的难受……本来,

    他已经打算离开,等一下去奸弄李瞳泄欲的……今天晚上,无论如何,可能觉得

    欠了自己无法偿还的人情的李瞳,应该可以带给他很多极限的尽心侍奉的享受

    ……但是此刻,他居然已经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欲,甚至有点口干舌燥难以自制

    ……尽管,他在表面上,还保持着冷漠和沉默。

    而接下来,陈樱惶恐的哀求和表白,却更让他吃惊和性趣暴涨。

    「我有我爸爸的事情,可以告诉你……他有一笔钱,他想给刘局长……」

    「我可以帮你……帮你……帮你上琼琼!」

    这个女孩……还想的真多……

    陈礼虽然已经倒台了,但是昨天晚上,他就知道陈礼「潜逃」了。这件事情

    非常诡异和复杂,他是在陈礼潜逃的消息传来后,才意识到陈礼的事件对他来说

    还没有结束。站在他或者石家的立场上,陈礼判重判轻根本无所谓,只要下台,

    不挡着石川跃的路就可以了。其实只要论证了陈礼是个「卑鄙小人」、「无耻之

    徒」,那么他的举报证词,在政治上自然也就失去了可信度。问题是,陈礼

    如果「就此失踪」,那么是个人都会怀疑是石家出于报复或者灭口的目的,弄死

    了陈礼,反而坐实了陈礼的举报。所以,关于陈礼的「动态」,不管是一笔钱也

    还好,陈礼的想法也好,能够从陈礼女儿这里得到一些资料,对他,还是非常有

    意义的……

    但是,与此相比,更不可思议的是,「我可以帮你……帮你……帮你上琼琼!」

    不可思议!自己对堂妹琼琼的那点遐想和欲望,甚至就连自己,都没有好好

    面对过或者正视过,更不要说诉之于口了。可以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知道他

    对琼琼的那种畸形的欲望。甚至在陈樱这句话开口之前的一秒,他都没有认真想

    过自己对堂妹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企图……但是,听着陈樱那仿佛是撕心裂肺、

    慌不择路的哀求,就像是打开了一道禁忌的闸门,仿佛是发自内心深处的心声,

    又仿佛是反过来被陈樱带走了自己的思绪,自己居然脱口而出

    「至于琼琼……琼琼一定是我的。」。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完全就是从内心中产生的赤裸裸的禁忌欲望在控制自己

    的发音,那一刻,他就已经决定……即使出于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这个女孩,他

    也要操了她!尽管,这也许又是自己的一种不成熟,是自己依旧很容易被欲望和

    性冲动所左右的一种体现。

    好在,在这方面,张琛是一向最懂事的……他替自己和晚晴做这个仓库的

    「司机」,漂亮女孩的便宜在这里占的多了,也不在乎多一个两个的,他已经很

    识时务的带着大强退了出去,还掩上了门。那意思很明白:「您随意尽兴

    ||2

    ,我们

    守着门」。

    而当陈樱的樱唇颤抖着贴上自己的胸膛,那种柔软、颤抖和芳香,和能感受

    到的屈辱、不甘和无奈……更让石川跃几乎一时迷失了。

    强奸她!逼奸她!侵犯她!占有她!

    一时之间,他对这个女孩的兴趣浓厚到了极点。此时此刻,即使有其他的理

    由,需要他舍弃这个女孩,他也会有点舍不得。甚至此时此刻,他忽然觉得,今

    天这份「意外所得」、「附加礼包」,竟然还真是一份惊喜。

    这个女孩太有趣了。这个琼琼的室友太有意思了。

    因为有趣、有意思;所以,要强奸她!逼奸她!侵犯她!占有她!这就是作

    为强者的男人所拥有的特权!这种快感,常常很容易侵蚀石川跃的思维。

    他从来不是自恋狂,他明白只有数面之缘的陈樱,当然不可能喜欢自己。此

    时此刻的她,是选择了一种「献贞求命」的立场。但是这种异常的关系和立场,

    所带来的淫靡和禁忌的滋味,却让石川跃感受到一种浓烈的满足感。

    我有决定生死的权力!所以女孩子要求我操她,用身体的羞辱来换取生死之

    间的机会……雄性荷尔蒙伴随着这种奇特的场景在疯狂的分泌。

    甲-6号仓库里的设备是非常完善的,轨道架设的移动摄像机位就有三部,固

    定机位也有三个,还有专门用做体现「偷拍效果」的鱼眼镜头……但是此刻,他

    居然被眼前的女孩撩拨的有点急色,懒得去开那些摄像机留下些「必须要留下的

    镜头」。而是忍不住就这么动起手来……

    石川跃借着自己几乎已经要和陈樱贴近的体位,缓缓的伸出自己的手掌……

    他觉得自己像是一个侃价收货的老,在带着故作挑剔的眼光,检验供应商送来

    的珍贵货物一样,漫不经心的、嘲笑暧昧的、却是努力掩饰着心头的喜爱和占有

    欲,搭上了那女孩挺立的两座赤裸的羊脂玉峰,在那饱满高耸的山峰顶端,扶着

    那颗嫣红色的樱桃小乳头,就这么轻轻一捻……

    指尖触及的酥软、娇嫩、如同潮水一般袭来,仿佛陈樱是本能的,有一阵恐

    惧

    点'b点'

    的退缩,整个上身胸脯在向后微微的躲闪。这种躲闪非但因为她整个身体依旧

    被吊绑着而徒劳无功,更是仿佛点燃了石川跃的淫虐欲望,他没有给予这个女孩

    任何「温柔」和「浪漫」,而是仿佛在惩罚她的「逃离」一般,稍稍手掌上加力

    一张,无根手指用力的从陈樱丰满多脂的乳肉上「掐」了进去。

    「啊……」陈樱似乎本意是要用缠绵的甜吻来缓和气氛,掌握动,但是被

    自己这么粗暴凌虐的用力一捏乳房,略略带一些粉铜色的乳肉上立刻泛出血痕来,

    几根本来象征着清纯的静脉,也仿佛在充血中膨胀,要在如同透明的肌肤中夺路

    而出一般,那颗精巧的乳头也立刻挺翘起来,掌心还能感受到少女特有的略略有

    些坚硬质感的乳核……而陈樱,也吃痛被辱,忍不住叫了起来……那种少女带着

    颤音的耻声,传递到川跃的耳朵里,更加增加了他的性趣。

    「你是说……让我这么要你?」他抛下习惯的「温文尔雅」的面具,带

    着深不可测的笑容,继续揉动着陈樱的奶子,感受着她那禁处的美妙触感,忍不

    住带着一份助兴的语调,去调侃和羞辱这个女孩。

    「轻点……疼……」陈樱在用凄楚的声音,小声求饶。那音色如泣如诉、清

    纯无暇、惹人爱怜,却偏偏带着一种魅惑的、邀请的魔力。「轻点?疼?」这是

    第一次被男人开垦的女孩常常会说的话……却也是懂得男人心理的情场老手常会

    脱口而出的台词……当然,陈樱是假装不来的,但是为什么……又能感觉到,她

    似乎就是明白怎么让男人满足和冲动呢?她是在哀求?还是在挑逗?

    「你不是说给我玩么?我玩女孩子喜欢用力一些……」石川跃继续带着阴冷

    的口吻调侃她,却也饶有兴致的继续扮演着自己「验货人」一般的角色,毫无顾

    虑的,用眼光在这个女孩赤裸的身体上上上下下的视奸扫射,是在欣赏她的胴体,

    也是在观察她的反应。

    他能感觉到,陈樱是很害怕的……害怕被自己强奸,害怕失身,害怕凌辱和

    折磨,但是以她刚才的表现,她应该也害怕自己「看不中」她的身体吧?

    这个有趣的、充满了奇特想法和魅力的女孩……还真是一份让石川跃觉得不

    可思议又特别好玩的「附加礼包」。

    她的眼神是迷离的,但是眼眶里依旧是泪汪汪的,也分不清楚这些泪水是刚

    才被李誊玩弄时分泌的还是此刻被自己凌辱时流淌着的,她的嘴唇微微张开一条

    小缝,波浪形的嘴唇有些小小的嘟起却又很绵长,显得异常性感,可以从她嘴唇

    开的缝隙中,隐隐看到她洁白的牙齿和粉色的舌尖;她的颈子很修长,锁骨也

    很纤挺,在柔美的肩膀上凸起两颗诱人的半圆形骨感小起伏;她的乳房虽然不

    「高」,但是很饱满,那种缓缓下降的海拔弧度,如同两个发酵的特别充分的白

    面馒头一样的诱人;这和她小腹的收敛和平坦有点略略不衬,但是却显得更加的

    健康;腰肢很纤细,但是并不柔弱,盆骨顶起的两颗小疙瘩,和锁骨的起伏相映

    成趣;而她的下体,那一从黑密的耻毛很浓,范围却很小,只有一颗小小的雏菊

    形状大小,在阴户周围却立刻变得很稀疏,真说不清是清纯娇嫩的感觉,还是淫

    靡渴求的感觉;她的阴唇是一圈精致的皱褶凸起,很纤薄,却婉转的在阴道外形

    成了一道如同蝴蝶打开翅膀一般的护翼,内里却依旧是一片粉红……依旧是那样,

    这个女孩身上,有一种说不清是清纯还是淫荡的感觉……仿佛都有,夹杂在一起,

    互相侵蚀,互相融……矛盾的存在。

    「是……」陈樱的身体在激烈的颤抖,牙齿格拉拉的作响,仿佛是在拼命的

    忍耐着身体被自己淫玩产生的反应:「那你……能不能先放我下来……我绑的…

    …手很疼……」

    她居然瞟了一眼在那边摄影棚正中央那张酥软精致华贵的大床。

    她真的已经接受了要被自己奸污占有的现实么?她甚至都已经在选择一个

    「稍微好一些」的失身环境么?这个女孩究竟经历过什么样的经历,居然有这么

    奇怪、坚强却也充满了功利义的念头?

    石川跃实在被这个有点古怪的女孩诱惑得,觉得自己的下身简直都有点涨的

    难受,他又不是第一次玩赤裸的女孩的身体,居然会如此渴望也有点让他惊喜…

    …他也顾不得旁的,用手「扑」的解开了自己的牛仔裤扣,将牛仔裤拉了下来,

    让自己已经硬邦邦的,在等待着品尝少女童贞的那根下体阳具,得到一些解放。

    然后一边,继续在陈樱饱满的乳房上亵玩她的丰满乳肉,一边开始肆无忌惮的蹂

    躏她的乳头。将那颗粉红色的小樱桃,拎起来、放下去,揉一揉,转个圈,拨动

    一下,又挤压一下,用他远远超越李誊的、熟练的技巧手法,将个小女孩逗弄的

    难以抑制本能的性欲,开始娇喘,并发出痛苦和羞恼的呜咽声,一边试探的带着

    暧昧的笑容逗她:「放开你……你好逃跑?」

    「不……不……我不会逃得……」陈樱那赤裸的粉铜色肌肤上,泛起一阵阵

    红色的充血的小鸡皮疙瘩,声音也变得迷离不堪……虽然是正常的对话,但是那

    种酸甜的、温润的、淫靡的、却带着哭音的哀鸣……石川跃却是很熟悉的。那是

    有经验的女孩才会发出的声音。

    他觉得奇怪的是,这个女孩刚才不是对着自己说过「我是处女」么?这种事

    情,如果撒谎,等一下被奸污时就会被揭穿,她有什么必要撒谎呢?但是说她是

    处女……却怎么看,都是曾经和男性发生过关系,甚至有相当的经验,才会有这

    种音色、这种表情、这种柔媚,这是没有经验的女孩装不出来的。这不是刻意的

    魅惑,却是在性行为中才能锻炼出来的尺度。

    她似乎就是懂得如何取悦男人……连哀求的声音、表情和语句也是的。

    「我不会逃的……我说了,我给你。我给你玩……都给你……今天就给,以

    后也给。你想对我的身体,做什么都可以……嗯……这样可以了么?……我是自

    愿的……你不是强奸我,你可以拍下来,我……我对着镜头说……好么?说我自

    愿的,自愿给你玩,自愿和你做……放开我,放我下来,我腰真的很疼,受不了

    了……好么?」

    她的牙齿在咬着嘴唇,她断断续续说这些话的羞恼和痛苦不是装出来的,这

    很凄美,但是她居然也懂得在争取自己的信任,也是在谈判生存的条件,甚至为

    自己考虑,在试图谋取某种平衡……最重要的是,她懂得如何去说这些话,那份

    楚楚可怜已经足以能够让大部分男人意乱情迷……她的这些话,真的不像一个大

    学女生、没有性经验的小处女会说出来的语句和音调。

    有趣……真的很有趣……

    但是石川跃却不是「大部分男人」,他很满足的听着陈樱的驯服甚至是挑逗

    的哀求,却依旧保持着动和强势;颇有趣味的,从陈樱饱满柔嫩的乳房上,移

    下了自己两只粗壮的手掌,留下那如同绚烂刻痕一般的指痕……下移,从陈樱骨

    感精巧的肋下,细细的品味她的躯体,再下移,在她的肚脐眼附近平坦的富有肌

    肉感的部位,留下一些触感,稍稍安抚一下自己的欲望,从她紧实的小腹上收获

    着少女的另一番暖香,轻轻的用指尖在她的小腹上按下去一个小凹槽……那光洁

    的小肚子,被男人肆意玩弄,陈樱本来是凄楚哀求,满脸羞辱和泪花,但是依旧,

    是身体敏感细腻、神经末梢密布域的本能,怕痒,几乎忍不住要笑出来,那种

    其实是酸涩的笑容,又因为她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变成了一种纠结、痛苦、淫靡、

    哀怨的扭曲的表情……好玩,很可爱,很清纯,依旧有着大二少女该有的本能…

    …

    这是细致的品玩、尽情的淫弄,石川跃能想象着陈樱的意图,却不愿意就被

    这几句诱人哀鸣就牵着鼻子走。猴急的放她下来,只是提抢插入,抽搐射精……

    玩女孩子,他的经验和情趣,又怎么是猴急的李誊可以比的?更何况,他又怎么

    能让这个自称是处女的小女孩在这种游戏中占据上风?

    这确实是逼奸!但是即使是过程,他也要彻底碾压、征服和享用。

    在小腹部位的玩弄,将陈樱的身体仿佛是揉面团一样揉的又烫又红,石川跃

    的手掌再向下。摸上了陈樱的美肉娇臀。

    这个女孩的身材真是特别性感;其实很高,腿很长,身体的脂肪含量也不高,

    明显的运动型的高个女孩,但是一对奶子,却饱满多汁,稍稍有些成人向;而她

    的臀胯,却又很收敛,不是那种肥美型的,颇有一些精巧的青春感,而且胜在肌

    肤细腻,光滑无暇,摸上去特别的舒服……就像摸涂满了树脂粉的滑腻表面一样

    ……

    分开手掌,让她两片可爱的股肉从自己的十指间满溢出来,向两侧用力,让

    股沟分开一段,又向当中聚拢,让她两片臀峰撞击在一起。而这种揉动的过程,

    仿佛是替她的蜜穴放松热身,那可爱的蝴蝶阴唇,不得不因为肌肉的牵引,开始

    柔软的骚动起来……

    「呜呜……」陈樱似乎是忍了又忍,终于没能忍住,发出情欲本能的呜咽声,

    伴随着这呜咽声,豆大的汗珠和泪水又齐刷刷的流了下来。

    石川跃就是欣赏这种她故作老练,妄图控制局面,却被自己又玩弄的手足无

    措、神魂俱裂的诱人模样。他借着揉玩陈樱臀部的一阵臀浪,已经伸过两根并列

    的手指,划过那褶皱的肛门,迈向女孩裆部的会阴域……

    伴随着这越来越接近要点的动作,他已经邪恶的笑着,接着陈樱刚才的哀求

    在继续考验着,她究竟有多少意志力,可以应付眼下的局面:「要是我不想放你

    下来,就喜欢玩捆绑强奸游戏呢?」

    然后,他不等她答,手掌直接按上了她的阴户,将她可爱的外阴那一圈蝴

    蝶翅膀一般的包皮邪淫的一揉,伴随着陈樱无可奈何的一声耻叫,对着她的宽厚

    性感的唇,和里头那一圈洁白的齿、芳香的舌,粗暴的吻了上去……

    在石川跃的世界观里,是自己在玩她!淫弄、侮辱、温柔、浪漫、粗暴、轻

    巧、剥夺、摧残,任凭自己调动……不管这个女孩,这个可爱的「附加礼包」,

    经历过什么,在想些什么,提出什么样的筹码,应对什么样的条件,都必须是自

    己掌控一切,任意妄为的在奸玩她……非但不可能颠倒过来,甚至不可以有平等

    的感觉。川跃拼命吸吮着少女才有的口香,那唾液,那舌苔,那牙龈,很娇俏,

    很舒服,很柔媚,也很淫靡……每一寸都是玷污,却也是一种温柔的安慰……

    有趣的是,这个女孩,居然在悲鸣之余,似乎是无意之间,动开始搅动舌

    头,迎自己对她口腔的奸污。这种迎……也许只是舌头搅动时候的一种意外,

    却依旧饱含着少女的春意。缠绵、唾液交换、舌尖的触碰、勾引……虽然明显是

    被迫的,甚至是无奈的在取悦自己,但是石川跃却惊喜的发现,在亲吻上,这个

    女孩的技巧更加的熟练……这样的湿吻,足以让对方产生快感,也足以让自己迷

    失理智……真不知道她是和什么大学里的男朋友锻炼来的?还是……?

    久久的缠吻,一边继续在陈樱的口腔中肆虐,甚至舔弄她的口腔内壁……一

    边,石川跃在摸玩陈樱的下体阴唇的手指,也开始感受到了湿润、滑腻的分泌物

    ……那片柔嫩的阴唇已经开始忍不住开,释放出气味和体液,她的两条大腿妄

    图夹紧,又松开,又夹紧,又松开,一直发出莎啦啦的肌肉摩擦声……不管是否

    是强奸,不管这个女孩内心深处的想法是什么……她的肉体却已经无可奈何的被

    情欲催动了本能的饥渴。

    良久,良久……舍不得那满口的芳香,一直吻到石川跃都觉得气息有点不畅,

    陈樱就是呜咽呜咽迷离的几乎已经失神……石川跃才松开了她的小嘴……但是这

    长久的缠吻,仿佛已经在她的口腔里永久刻画上了自己的印记一样。

    石川跃才喘息几声,要继续淫玩她,却出乎意料,已经被自己又吻又摸得昏

    沉沉的陈樱,居然开始扭动腰肢,两条白生生的诱人大腿也开始用力的振动,虽

    然气力上差很远,却在徒劳的踢自己的脚,似乎要把自己踢开一样的意思……嘴

    里也有着断断续续的听闻着不太清楚的呻吟:「不要,不要……放开我,放开我

    ……」

    石川跃几乎愣了一下……怎么刚才还在「我不会逃的,我给你玩」的女孩,

    居然会做出这明显是反抗的动作和声音?

    但是一转念,他立刻明白了……还真是不可思议,这居然是陈樱对自己那句

    「要是我不想放你下来,就喜欢玩捆绑强奸游戏呢?」的应。

    自己说要玩强奸……她居然就会开始反抗?!配自己,给自己更多强奸的

    感觉?

    简直是个尤物!石川跃几乎当场就要射出满足的精液来,居然有这样的女孩?

    这样的女孩怎么可能是个处女?她居然能够在已经如此意乱情迷、凄凉哀楚的处

    境下,立刻能尝试着让自己更加的满意?当然她被奸污肯定是痛苦的,但是她居

    然会如此自然的表露这种刚才被压抑的痛苦和羞辱,来展现出来让自己快活?

    哪里是什么「附加礼包」,简直是个尤物!她居然在这样的条件下……也懂

    得取悦自己,去增加自己的快感?尽管是因为害怕,是因为恐惧,是因为要为这

    场不平等的博弈增加筹码……

    他无法再忍耐,将自己的那根已经欲望满满的肉棒,从内裤里撩了出来,那

    红滚滚的龟头早就在冒着热气,粗鲁而霸道的顶上了陈樱紧实的腰眼,用那种终

    于和这个女孩裸体最亲热的摩擦,来聊解一下自己的饥渴,一边继续在陈樱的脸

    蛋、嘴唇上留下一道道吻痕,一边用手指探着陈樱那已经湿润的蜜穴,似乎恨

    不得找一下「她是处女」的证据……

    「你就那么怕我……害了你?……你觉得……我真的那么像个杀人犯?」他

    一边继续品玩这份额外的所得,作着用阳根去摧毁这个女孩的最后准备,一遍实

    在忍不住,好奇的问她……因为他已经能感觉到,今天一整天陈樱的表现,归根

    结底都是对生的渴望和对死的恐惧。一面说,一面已经忍不住,将自己的下体在

    陈樱紧实光滑细腻的腰肢上,摩擦来摩擦去,像是在奸插一样的慰藉自己的阳根、

    凌辱陈樱的身体。

    但是终于此刻的陈樱……已经浑身乏力,甚至眼神都开始迷离……似乎终于

    在今天一整天努力的克制、迎、取巧中败下阵来……凄楚的泪水哗啦啦的从两

    片雪腮中像断了线的珍珠链一样滴落。

    只有那一声声失神的呢喃,石川跃听得若有若无:

    「来吧……奸我吧……操我吧……就这样吧……」

    他觉得,这个女孩,也许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