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55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第55:陈樱,一搏

    【加长】

    从自己十三岁、母亲过世那年开始,从还是一个幼小的、刚刚开始发育的豆

    蔻少女开始,为了保护自己的贞操,陈樱就和父亲陈礼玩起了勾心斗角、讨价还

    价、你来我往的游戏。

    她威胁过父亲,也取悦过父亲;她阻止过父亲,也迎过父亲;她守护了自

    己的童贞,却也付出了无数次其实也是「乱伦性交」的代价……如果说,一开始

    她真的只是为了保护自己脆弱而珍贵的少女童贞而无可奈何,甚至牺牲了自己的

    尊严和矜持,落入了伦乱和羞辱。那么这几年,她其实早就疲倦了……不就是一

    层膜么?自己已经被迫和父亲做过了那么多肮脏龌龊的事情,其实早就谈不上纯

    洁了,一层膜,又有什么了不起?现在这个会又是那么开放,发起脾气来,老

    娘自己弄破了她。

    但是,当李誊真的开始强吻自己,摸自己,脱自己的衣服,脱自己的文胸,

    舔弄自己的奶头,脱自己的内裤,甚至伸手过来亵玩侵犯自己的小穴时,直至露

    出杀气腾腾的阳具,一副准备插入的模样时,她依旧是羞耻、痛苦乃至绝望的。

    没有一个女孩子,会希望自己的童贞,是在不知何处的阴暗的仓库摄影棚里,

    双手被捆绑吊起,被一个自己毫无感情的大学同学用强奸的手法攻破,导致沦丧

    失身的。即使只是象征意义,即使处女情结也被自己嘲笑过……她依旧是羞耻、

    痛苦和绝望的。

    但是绝望、羞辱和失身前的恐慌之中,她仍然努力控制自己最后的理智和尊

    严,不能阻止自己的眼泪,那就少流几滴;不能阻止自己的哭泣,那就压抑一些

    声音;不能阻止自己本能的性欲,至少要鼓励自己不要淫叫出声来……她不愿意

    在李誊这里就丢失了自己的一切,也不愿意真的触怒李誊到足以伤害自己性命的

    地步。

    在已经习惯了权衡利弊的自己的潜意识下,自己是明白的:能够说服李誊放

    自己走,是今天最好的结局;但是

    ??

    被李誊奸污……已经不能算今天最坏的下场了。

    也许自己配一点,能够等李誊玩完自己的身体后,感受到足够的愧疚,那也是

    自己今天逃出去的机会。即使为了这个,自己要付出的代价是贞操。

    直到她听到一阵窃笑声,李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她也还是努力的平复着心

    中的波澜,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她没有抬头,继续抽噎,她也没有呼叫,继续

    喘息……

    她知道自己浑身赤裸,所有羞处都在眼前的几个男人面前裸露着,但是她依

    旧不敢乱动……她明白,那笑声,那李誊身后的来客,这种变化,可能是自己唯

    一的转机,却也同样可能是自己真正堕入万劫不复的危机。毕竟,相比起来,李

    誊只是一个傻呵呵的大学同学,尽管做的事情已经超过了疯狂的界限,但是她依

    旧不相信李誊会残害自己……他也许真的会忍不住强奸自己,但是他还没有疯到

    会弄死自己……不过,后面那几个人就说不定了。

    她能感觉到危险,这是一种女孩子的敏感。

    她眯着眼,继续抽噎着,却也鼓起勇气,偷偷的从眼缝里去看身后的几个人

    ……

    那个大个子是那个绑匪司机,跟一座黑铁塔似的,大概都快有一米九五高了

    吧;还有个平头的男人,纹着身光着膀子,这两个人都很吓人,很危险。尤其是

    那个肩膀上纹着蝎子的平头,虽然笑嘻嘻的看着李誊,但是总感觉到不是什么善

    类……而且他的眼睛,一直在自己被李誊分开的两腿这里瞟啊瞟的,肆无忌惮,

    却又淫意满满。

    但是最让她吃惊的,还是中间那个人……一身POLO衫牛仔裤,温文尔雅,

    戴着一副黑边眼镜,天,那不是……那不是琼琼的堂兄石川跃么?!那个曾经送

    了自己一个橙色的篮球护腕的男人?!那个传言中是把自己的父亲「陷害」到了

    纪委的男人?!

    可能是今天一路的遭遇都太恐怖,石川跃又是她除了李誊之外唯一也算「认

    识」的人,几乎在一瞬间,她的本能反应是向石川跃呼救。但是只是一个刹那的

    犹豫……她压抑了自己的这种呼救的欲望……

    这是和父亲几年来玩可笑的父女之间的斗智斗勇的守身游戏锻炼出来的嗅觉。

    即使在最屈辱、最痛苦、最羞耻的情景下,她依旧能迅速的恢复着理智……

    石川跃?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们进来多久了?看他笑嘻嘻的样子,看见自

    己……自己现在这幅窘迫的模样,还光着身体,但是他应该也认得出来吧?就算

    他认不出来,一个女孩子,赤身裸体被绑在这里,他的反应,怎么会那么镇定,

    毫无表示?看那个大个子和纹身男一左一右在他身边的情形,似乎还是唯命是从

    以他为的样子。

    难道?他才是谋?是他,指示李誊来绑架自己,强奸自己?

    这种可能性的设想,吓得陈樱几乎一哆嗦……自己的父亲和石川跃之间的办

    公室斗争,她甚至比父亲还要警惕。如果,今天自己会被绑架到这里来,真的是

    石川跃因为和父亲之间的恩恩怨怨而导致的……她的血都快在刹那间凉了。也不

    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能感觉到,这个石川跃的不简单和危险。如果他是因为父亲

    的原因,有心要对付自己,所有他才会那么镇定,若无其事的看着现在赤裸羞耻

    的自己的模样?自己落在他的手里……他会怎么对付自己?他是谋?却在这个

    时候敢现身?那就是不怕自己去报警了?那就一定会致自己于死地了?他和父亲

    之间真的有那么大的仇恨么?他会怎么处置自己?绑架?勒?强奸?轮奸?先

    奸后杀?……陈樱的血都几乎要凉了。

    不对!她又想起车上李誊和两个绑匪的对话,还有刚才李誊自己说的话,

    虽然自己也不能完全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大意好像:应该这一切是一场误会,

    李誊是想「绑架」石琼,因为今天下午琼琼去找柳晨老师了,自己又正好逃课在

    宿舍里休息,是被那个小个子绑匪误认为石琼才会落到这里的。

    但是……这依旧不能解释,石川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是来救自己的?还是

    ……她乘着李誊茫然无措的时机,稍稍并拢了自己的大腿,遮掩一下自己的下体,

    虽然这是徒劳的,但是依旧是女孩子遮羞的本能……却不能挡住自己阴户的毛发

    和凸起。

    而那一边,那个身上纹着火红蝎子的男人,已经笑嘻嘻的走到了如同石塑木

    雕李誊的身边。

    「可以啊,我的大学生。你还真出息了。就不说胆大包天学人家玩绑架,玩

    英雄救美,这才一会儿功夫,怎么又在这里剥这个妞光光了?你倒还真不挑食啊?」

    他说话的表情笑嘻嘻的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似乎和李誊还挺亲热的,只是

    开开玩笑。但是他说到最后,脸上的肌肉好像瞬间一寒,似乎要飞起一脚就要迎

    面踢向李誊的意思。

    「住手!」身后,石川跃却淡淡的喝止了他……果然不出陈樱的意料,即使

    只是一句淡淡的「住手」,那个红蝎子纹身男人也立刻退了一步,笑嘻嘻的摆出

    一副唯命是从的模样来……没错,石川跃,似乎是这几个流氓绑匪的「头」?

    那个红蝎子纹身男人,过身似乎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嘟哝了一句:「跃

    哥,我能搞定的……要不……还是我来处理?」

    那边,石川跃却是横了他一眼,似乎有意无意的也瞥了瞥依旧无奈淫靡的绑

    这里的自己,摆摆手,走上两步,却在李誊面前蹲了下来,冲着李誊还暴露在外

    却已经疲软的下体皱了皱眉头,做了一个「请」的示意动作。那李誊,脸红红的,

    连忙胡乱将裤子内裤一拉拉上,算是遮羞,就要用手支撑着地面爬起来说话。

    但是,石川跃却按住了他的肩膀,做了一个别动的手势,却是温和的,好像

    聊天一样的对李誊说:「你应该认识我吧?」

    陈樱半眯着的眼帘中,李誊脸红红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一个看不太清的

    点头的动作。

    石川跃继续淡淡的,带着琢磨不定的表情,平静的说着:「我先跟你解释一

    下,刚才你们困在这里的一个多小时里,其实已经发生了很多事。是你们胡闹的

    不行……大强还算懂事,知道你们的事演砸了要收场,去告诉了你们的琛哥……

    就是张琛,你也认识的吧?」他过头,冲那个红蝎子纹身,显然名字叫「张琛」

    的男人瞥了一眼,继续说:「恩……张琛就更懂事了,觉得这个事情道德败坏、

    违法犯罪、也很难收场,而且好像和我家里人有点关系,正好我们也认识,他就

    打电话给我,我就过来看看……」

    他平静的诉说着,好像真的是在跟李誊解释「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但是陈

    樱这次却能很清楚的听出他口吻中的嘲弄……似乎还有愤怒?

    是啊……如果这个石川跃是几个绑匪的「头」,李誊其实是想绑架石琼啊…

    …现在给石川跃知道了,那不是……?陈樱似乎略略看到一些希望……

    「我……」李誊似乎是想辩解两句,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石川跃却摇摇头示意他先别说话,继续说道:「张琛的意思,是他来处理,

    我就不用出面了……不过我觉得,我还是过来看看你比较好。我也怕……张琛胡

    来。」

    背后的那个张琛似乎「嘿嘿」讪笑了两声,嘟囔了一句:「哪能呢?我一向

    不胡来的。」

    「石……石大哥,我不是,我其实……」李誊似乎找到了一个勉强适的

    「称呼」,但是他的舌头还是有点打结。

    「你不用怕,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要明明白白的答我:你,想绑架我们

    家琼琼?!」

    「不!不是的,不是的……我不是的……是小强,是小强胡闹……」

    「所以,你不是想绑架琼琼?这种事情只有是或者不是两个答案。」

    「不,我没有想绑架她,我只是和她开个玩笑,我只是……我……」

    「开玩笑?你觉得这是一个玩笑?OK!……姑且算我相信你。那下一个问

    题:你想追琼琼?」

    「我……」张琛跟个考试作弊被老师捉到的小学生一样,窘迫的脸色灿白,

    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嘟囔了一句:「都是小强,你可以问小强……我只是要开

    开玩笑的,我就是想……证明一下我是喜欢琼琼的……都是,都是小强搞砸了。

    石大哥,你可以问小强的……」

    石川跃意味深长的一笑,依旧是带着淡淡的笑容在说话,说出来的话,却让

    陈樱和李誊都打了一个发愣:「小强,张琛已经替我问过了啊。不管你们最初的

    企图是什么,事实就是,持械非法潜入校园、挟持女生、限制人身自由,加上现

    在……算是强奸未遂吧……一条条都是违反了刑法的。小强么……张琛已经让他

    去外地避一下也算是反省一下了,这会儿已经在路上了。」

    别说李誊了,就是陈樱在一旁听了都愣住了,她能分辨石川跃不是在开玩笑。

    但是她也能分辨石川跃在说「持械非法潜入校园、挟持女生、限制人身自由,加

    上现在……算是强奸未遂吧……一条条都是违反了刑法的。」时候带着嘲弄的口

    气……这个石川跃,究竟有什么能量,居然一句话,就发落了刚才那个凶恶猥琐

    的绑匪?这几个人明显是对他唯命是从,似乎这个肩上纹着红蝎子的叫张琛还是

    他们的头?难道石川跃也是个黑会?……不是没可能啊……自古官匪一家,就

    像自己父亲,哪怕只是在体育局当政时,其实也和一些黑道有往来。但是相比较

    起来,这个石川跃的气场,带着阴冷和强势,口吻虽然平静,却好像有一团黑雾

    笼罩着他……他淡淡的口吻,诉说着「小强已经在路上了」,却仿佛有一股让人

    惊惧的魔力……一瞬间,陈樱都怀疑,那个小强,是不是还活着?

    是啊……李誊是想要绑架石琼?不管他是想玩英雄救美也好,是想要绑架来

    奸污也好。石琼是石川跃的堂妹啊……石川跃能不护着他妹妹么?在这个事情中,

    自己只是一个受害者,被牵连者……也许,自己会没事的?但是……

    却听那边石川跃把冰冷的口气收去,继续温和的说:「恩,就算你和小强

    说的是真的。你想追琼琼,你说你喜欢琼琼,所以,你就要绑架她?或者,假装

    绑架她?」

    「我,我错了……我错了……我是脑子一时糊涂了,都是小强……不,也不

    能怪他,都是我,是我犯浑了……」这次,似乎连李誊都感受到了石川跃的一片

    平和下,越来越重的威压的感觉,开始沮丧的低头认错了。

    「好,知道错了就还有希望……不过,就算按照你说的,一切都是搞错了?

    那你……为什么刚才……好像是要……上我们小陈同学呢?」陈樱发现,石川跃

    说到这里,似乎朝自己这里瞥了一眼,说到「我们小陈同学」时似乎还意味深长

    的对着自己笑了一笑。

    就连陈樱,明明是窘迫羞耻的继续被双手吊绑在那里,赤裸着身体,但是也

    觉得这个问题问得很解气,她甚至一时都忘记了自己的危险,也带着某种幸灾乐

    祸的心态等着李誊答。估计李誊这个时候,大概地上有个洞都能钻进去……吭

    哧吭哧不知道嘟囔了一句什么……忽然,李誊翻身跪到在地,猛地做了一个磕头

    的动作,逼红了脸庞,连声说道:

    「石大哥,我错的。我真的知道错了。但是我也不知道今天为什么会搞成这

    样……我真的只是喜欢琼琼,想,想,想给她一些好感,想找个机会来证明,我

    可以为她做任何事,甚至为了她去死……但是……我……我用错了方法……我还

    信错了人……找到小强这个王八蛋……后来,后来就越来越乱,越搞不定了。我

    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刚才,刚才是……是她……激我……我一时没控制住自己

    才会……总之,千错万错都在我……石大哥……你看……现在琼琼其实什么事都

    没有。陈樱也没……没受伤。你给个机会,给我个机会,放我一马……放我一马,

    就这么算了,好么?不要告诉学校里,不要告诉琼琼,也不要……」

    身后,那个叫张琛的,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石川跃头瞪了他一

    眼,又转过头,依旧是温和的,却也忍不住带着微笑对李誊说:

    「告诉学校?……你还真是纯情啊?你以为这是你在超市里偷了一包方便面,

    和店员商量一下,在考虑你的学籍前途?学校里受不受处分?」

    「不是,我不是……但是我……」

    「嘘……」石川跃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口吻虽然平静,但是这一次,那种

    冷酷和阴沉,却已经不再掩饰,而是赤裸裸的在依旧平缓的语调中爆发出来了:

    「你听我说。你,想绑架的那个女孩,名字叫石琼……她的爸爸是外交

    部正司级官员,至少过去是;她的爷爷是副国级退休干部;她的妈妈是全国人大

    代表、政协委员;她的外公是副部级教育官员,科院院士……她的哥哥……看

    好……是我!如果,现在是五年前,别说你已经有行动了,就算你只是想

    想,要绑架石琼,给我知道了,你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死!」

    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知道李誊在想什么,但是连一边的陈樱,听到那个「死」

    字的时候,居然打了个哆嗦。她忽然意识到,石川跃是认真的……他不是在简单

    的恐吓或者威胁,而是认认真真的考虑着李誊的生死。这个场面,居然让她也不

    寒而栗。一直到现在,石川跃也没有放下自己的意思,依旧让自己这么尴尬的、

    赤裸的、淫靡的挂在这里……他在打什么意?难道,他不仅仅在考虑李誊的生

    死,也在考虑自己的生死么?甚至说……他已经考虑过了?否则,他为什么一直

    都不看自己一眼,不和自己说一句话呢?正常情况下,自己这个受害者、受牵连

    者,至少至少,应该先放自己下来对么?想到那种可能……想到今天见到的这些

    人,想到这个仓库这个环境,想到父亲和石家的恩恩怨怨……陈樱感觉到心脏附

    近的肌肉抽搐了一下。

    难道……这个石川跃的出现,并不是意味着自己的「得救」,而是意味着自

    己将遭受比被李誊强奸更可怕的下场?难道在石川跃的眼里,吊在这里的自己,

    其实是已经是一个死人?

    李誊似乎瞥了一眼张琛,他似乎也感觉到了石川跃不是在开玩笑,吓的脸色

    惨白,愣愣的看着石川跃,已经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你放心……现在不会了。我都说了,那是五年前我的做法。现在,我们…

    …都是遵纪守法的市民么。违法犯罪的事情,不好做的。」石川跃继续似乎是认

    真又似乎是嘲讽的说着:「不过,你,违法犯罪在先,却是事实。谋绑架、限

    制人身自由、猥亵、强奸未遂……对么?我一条都没有冤枉你……如果,你没有

    动这个女孩,我们是可以算了……你喜欢我妹妹么,很正常啊。我妹妹这么漂亮,

    就应该有很多人喜欢啊。你想用点特殊手段追我妹妹么,也很正常啊,你家世一

    般,要追我妹妹,当然要用点特殊手段……琼琼那个小无赖,本来就不喜欢太木

    头的男生,说不定知道了你这非常手段,还挺喜欢的呢……OK,我都可以轻轻

    放过……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过……」

    李誊已经被石川跃一放一收,明显弄的六神无了,似乎是捉着一根救命稻

    草一样的露出殷切的眼神,看着石川跃。

    「但是……小陈同学……怎么办呢?你自己把事情搞的这么砸……你打算怎

    么给小陈同学一个交代呢?」石川跃手一指陈樱。

    李誊四顾茫然的看着所有人,忽然爬过来,对着陈樱就是「咚」一个头,连

    声说:「陈樱……我错了……你饶了我好不好。我马上放了你,马上放你走……

    我头……赔钱给你……」

    石川跃忽然蹲过来几步,轻声轻语的说:「这样也不行啊……」

    「石大哥……」

    「你四周看……这里是什么地方?」

    「……」

    「我听人说,这里是一个非法的影视拍摄基地,要就是拍摄色情视频和从

    事高端的色情服务的。嘘……别吭声,让我说……以前河溪的小明星蒋敏那段

    遗似被强奸的视频就是在这里拍摄的,前两天闹得沸沸扬扬的商学院女生

    奶茶迷奸案也是在这里拍摄的……我相信很多人都看过,你这个年纪的大学生

    应该也下载来看过吧……你们把人绑到这里,她都看见了这里的环境……头泄

    露出去,或者现在答应不报警,头报警,你不就完了。你完了不说……这里的

    老和关联人事,也要跟着出事。黑会吔,他们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张琛、

    大强他们也要受背累……你说该怎么交代?」

    石川跃明显是在戏耍李誊,用着极度调侃已经如同开玩笑一般的口吻说着,

    却听得陈樱更是心惊胆战。

    「那怎么办?怎么办?」李誊更是六神无。

    「我想了一个办法……」

    「石大哥,你说,你说,我都听你的。」

    「你看……她也挺漂亮的……你刚才不是玩的很开心么?你继续啊,这里都

    是现成的设备,我们打开摄影机来拍一段……完整的……头你捏着录像带,她

    一辈子就在你手心里捏着了……你要她扁,她就不能圆,你要她圆,她就不能扁

    ……大学女生被绑奸真实多角度全高清……啧啧啧,她绝对不会冒险的。」

    陈樱的心沉了下去……她从刚才开始,就感觉到石川跃在这个场的身上气

    场是截然不同的,充满了黑暗和阴沉的氛围……虽然强奸被阻止了,但是她丝毫

    没有「得救了」的感觉,果然……石川跃要接手李誊的这个烂摊子来乘机折磨自

    己了……因为他和爸爸的恩怨?还是因为自己看到了不该看的地方?还是因为他

    进来时看到了自己的裸体,恶趣味的要凌辱自己?

    这是个陷阱……这太明显了,是个陷阱……李誊强奸自

    最?新???

    己录像,一定会落入

    这些人的手里,他们不仅可以控制自己,也可以控制李誊……可是……他们究竟

    为什么要控制自己和李誊呢?自己和李誊能有多少利用的价值呢?……但是无论

    如何,李誊都一定会跳下去的,他其实已经没得选择了。自己的命运,不会改变,

    只会更加悲惨,不是被李誊强奸失身,而是被李誊强奸失身的同时还要被拍摄视

    地3?度?|

    频,然后……等一下肯定会被轮奸,从此以后沦为他人控制的性奴?还是依旧会

    被灭口什么的?

    「拍……?我……和她?」李誊一脸的懵懂和慌乱,麻木和失措。又环顾了

    一下四周的环境。

    「对对对,这里啊,有好多道具的,还有好多好他妈骚的衣服,你喜欢的话,

    一会儿可以让这个妞换了一套又一套给你上啊……哈哈」那个张琛在背后起哄:

    「你放心,一会儿和这个大学生好好说说,让她动和你做啊,这么一拍下

    来,她肯定从此以后不敢说出去。说不定,还能爱上你呢,以后天天给你上也不

    一定啊。」

    石川跃笑嘻嘻的看着李誊……

    张琛也笑嘻嘻的看着李誊……

    陈樱已经绝望了,她甚至连开口哀求李誊或者石川跃的勇气都在流逝……

    而李誊,终于也转了过头来,似乎茫然的,又似乎如同在审视一件玩具一样

    的审视自己的身体。

    陈樱几乎能感觉到自己的肌肤上,都在起鸡皮疙瘩……自己的脸,自己的发,

    自己的乳头,自己的腰肢,自己的臀瓣,甚至自己的蜜穴……都这么赤裸裸的展

    现在这些根本不问自己意见,却在判决自己命运的人手中。自己的命运,完全由

    得他人任意的摆布……陈樱相信,李誊一定会屈服的,李誊并不是傻子,也应该

    能明白在这里当面强奸自己,被拍摄下视频,不禁意味着自己的沦陷,也意味着

    他也将被要挟至永久,但是此时此刻,已经把事情搞成一团糟的他……还有选择

    么?何况……他依旧可以奸到自己……

    奸污、侵犯、糟蹋、淫辱……男人依旧可以得到瞬间的快感和满足。仅这一

    条,就足以让男人在理性上沦陷。

    刚才被阻止的奸污,要继续了……自己从失身的边缘才得到喘息,又要开始

    被奸污的命运了,而这一次,等待着自己的,不仅仅是奸污,不仅仅是失身,还

    是摄像,凌辱,以及肯定要到来的轮奸和胁迫,沦为性奴……甚至死亡。自己,

    还能把握自己的命运么?还是连最后一点尊严都不能把握呢?

    ……

    「不行!」在沉默了半天,甚至下死眼狠狠的在自己的下体蜜穴这里流连了

    半天的李誊,居然呢喃着,说出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两个字。

    包括石川跃在内,所有人都愣了。

    「石大哥……我已经错了。不能再一错再错下去……我不能……我刚才是昏

    头了,但是现在不可以……石大哥……都是我的错……陈樱……她是被无辜牵连

    进来的……」

    「……」

    「石大哥,你放了陈樱吧。她一定不会多嘴的。她一向很成熟很懂事的。她

    家里出了事,其实很可怜的……都因为我,又被卷进这种事情……她不应该……

    我也不配……她是琼琼的好朋友,石大哥……就当看在琼琼的面子上,咱们放了

    她吧。你要怎么处置我都行啊?放了她吧……放了她吧……放了她吧……」

    李誊的声音并不响亮,似乎也没想清楚到底怎么处理,但是连绵不绝的「放

    了她吧」荡在空旷的仓库里,却一声声仿佛击打在所有人的心里。

    陈樱愣愣的终于抬起头,看着这个可笑的,却似乎终于有一丝可爱的李誊…

    …

    只有石川跃却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傻。你走吧……」

    「走……?」

    「你姐姐在外面等你……」

    「我姐姐?」

    石川跃的脸色又变得凝重起来:「我都说了,刚才一个小时已经发生了很多

    很多的事情。你今天已经来了不该来的地方,也做了不该做的事,来了不该来的

    地方……哪里有那种好事,给你什么好下场,还想和我们小陈同学翻云覆雨呢…

    …要不是你姐姐护着你,现在说什么都迟了,你都已经给人扔到溪月湖里了……

    你姐姐说,你还是个好孩子还有救,并且说拿她的一辈子来抵押你……哈哈……

    我就说试试你……看看你究竟是想追我妹妹,还是只是想找个女生来上。」

    「石大哥……我……」

    「当然没那么容易了结了……不过就像你刚才自己说的,也没人受伤,至少

    我,可以当成什么都没发生过……至于这里,其实也没几

    ??

    天了……你先去吧……」

    李誊茫然的过头,又看了陈樱一眼。

    石川跃笑笑:「别再胡思乱想什么英雄救美了……她老爸是我老领导,我会

    照顾她的,也会帮你在她这里说好话,让她放你一马的……你先去吧,你姐

    姐在外面,还有一些手续你跟她去办一下……」

    李誊抖抖的站了起来,也终于没有那个勇气再管顾陈樱,慢慢的拖着蹒

    跚的步伐走了出去。

    摄影棚里,虽然张琛和大强还站在身后,但是仿佛就只剩下了石川跃和陈樱

    了。

    ……

    仿佛,有一股寒气又升了起来,陈樱能感觉到刺骨的寒。「她老爸是我领导,

    我会照顾她的,也会帮你在她这里说好话,让她放你一马的」这话……她不

    敢相信。

    但是石川跃,却转身也要离开的意思……

    身后,那个叫张琛的似乎追了一句:「跃哥……这位同学……怎么办?」

    石川跃似乎毫不介意的说:「随便。」

    这两个字声音并不响,似乎也没什么其他的意味……但是陈樱不知道哪里来

    的恐惧和判断,忽然,半天都没有开口的她,大声叫喊起来:「等等!!!等等!!!」

    从张琛发出窃笑,一直到石川跃撮弄李誊,一直到李誊离开,其实也快要十

    几分钟了,陈樱一直都保持着两手被吊,衣服被剥、文胸脱落、内裤被褪到膝盖,

    其实是一丝不挂,等待着被奸污的羞耻姿态的……她没有昏死过去,没有失去意

    识,在这幅荒谬淫靡的姿态下,她却没有叫嚷,没有呼救,没有表态,没有哭泣

    ……甚至一直都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直到此时、直到此刻……

    「等等!!!等等!!!」

    她不知道「随便」意味着什么……但是某种本能,某种和父亲十几年勾心斗

    角训练出来的警惕,这一段时间,脑子一片空白却其实也在不停的思考……让她

    依靠某种女孩子的直觉,发出了好像积蓄了好几年的叫嚷:

    「等等!!!等等!!!」

    一切都变了!父亲已经出事了!她不能就这么沉沦在这里!「随便」可能意

    味着更可怕的命运,如果那样……真还不如刚才给李誊了算了!即使什么都不发

    生,即使自己能离开这里,又怎么样?她有太多的问题,她有太多的苦难,她有

    太多的扭曲……她需要改变!她需要赌一赌!

    她要把握自己的命运!即使自己已经没有筹码!

    石川跃一头,带着疑惑看着她。

    「你过来……我有话和你说……」陈樱的脸憋的通红,她在为自己的姿态羞

    耻,也在为自己即将要说的话痛苦……她的声音很轻,尽量控制在石川跃能听见,

    但是身后的人听的不是很清楚的音量。

    石川跃似乎不解的一笑,倒是按照她所说的走近了几步,蹲下来,几乎脸要

    贴上了她的发顶。

    「你……你,要了我好么?」陈樱凄楚却是坚决的说着。

    「什么?」

    「你……要了我……」陈樱的脸已经红的不可思议,那种羞耻和屈辱、痛苦

    和折磨,还有着无法明装的渴望和好奇:「我知道……你一走……他们就会轮奸

    我……拍视频……说不定,还会杀了我……」

    「……」

    「你要了我……」

    「什么叫要了你?」石川跃似乎饶有兴致的问。

    「就是……就是……」虽然和父亲已经有很多次性行为,但是依旧,羞辱和

    痛苦涌上她的心头,她挣扎着,努力冲牙关中挤出字眼来:「就是……上我!玩

    我!操我!我不要给他们……给你!」

    「……」

    「我知道他们不会就这么放我走的……所以你要了我吧……」

    「……」

    「我是处女……我给你……不仅是今天,我今后也给你……」

    「……」

    「你一样可以拍下来……我就会更听话了……我愿意做你的女人……」

    「……」

    「我愿意做你的情人……做你的性奴隶……」

    「……」

    陈樱的声音越来越轻……她明白,在理性上,她其实并没有筹码,什么筹码

    都没有。已经这样了……别说石川跃未必对自己的身体有那么大的兴趣,即使有,

    此时此刻,他要奸污自己,是手到擒来,自己根本无法反抗,他要录像胁迫自己

    俘获自

    ?最新?¨度??

    己作为性奴,她也一样无可奈何,她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表态,自己的温

    驯,自己的羞辱,可以打动这个男人……就像当年,自己还是个无力的小幼女的

    时候,父亲要奸玩自己,自己从毫无机会中找到机会一样。给男人一个选择,

    「温驯的玩物」是永远的一个吸引男人的形象……男人有的时候,就是会用下半

    身思考的。

    但是她一点都没有把握,自己能否打动这个男人,能否把握住仿佛是自己最

    后的机会。

    ……她继续挣扎,胡乱加着她能想到的一切筹码……

    「我有我爸爸的事情,可以告诉你……他有一笔钱,他想给刘局长……」

    「……」

    「我可以帮你……帮你……帮你上琼琼!」

    她忽然有点吃惊……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没有根据的话来?石川跃会心动么?

    还是会不高兴?还是会……

    ……

    石川跃似乎终于,饶有兴致的「愣了一下」,嘴里说出来的话,却更加深不

    见底:「陈樱同学,我想你误会了吧。我们不会怎么样你的啊,你等一下就可以

    穿衣服离开了啊……至于琼琼……」他凑得更近,似乎都要跟陈樱的身体贴在

    一起了……甚至陈樱可以从自己最敏感的乳头上,感觉到一种靠近靠近再靠近的

    韵味……但是他的嘴里的话,却让陈樱的身体不由的一阵颤抖:「至于琼琼……

    琼琼一定是我的。」

    可能是自己提到了石琼带来的连锁反应,陈樱能看到,他的眼中,仿佛有一

    团激烈的火焰在燃烧,陈樱甚至能感觉到,和自己的身体已经很贴近的他……开

    始发烫。两个人的身体并没有接触,但是陈樱能感觉到一种从丹田小腹里泛起的

    酸涩和晕眩,迷茫和酥软……自己的奶头在翘起,自己的下体在麻痒,甚至比刚

    才,李誊即将要奸污自己时还是严重……

    和李誊不同的是,她不相信石川跃说的每一句话,她宁可相信身体的本能。

    「不管怎么样……要我!」她鼓起了所有的勇气,动的将自己的嘴唇,递

    送了上去,含着羞辱,在石川跃的喉咙下,胸膛上,点了一下……

    屈辱的泪水,流淌了下来……这已经是她能做的最后的一搏……

    身后……那个张琛和大强,居然已经一声不吭的动退了出去……并且传来

    「吱呀」的关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