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体香 第二部:晚晴集团】第54回

作品:《权力的体香

    字数:9286

    第54:李誊,强奸的滋味

    【加长】

    李誊是个正当其龄的男人。他有着男人的本能。

    李誊的确在迷迷糊糊中想到过,也许自己可以借着这「英雄救美」,和石琼

    的身体发生一些亲密的接触;在「英雄救美」变成阴差阳错的「绑架」后,也许

    可以占占陈樱的便宜什么的。毕竟,美丽女孩子的身体,永远是男生向往的圣地。

    在仓库门外傻站着的个把小时里,他甚至在某种幻想的方案中,描绘过自己强奸

    陈樱,先得到她的身体作为某种宣泄再说的画面;但是,他走进这间河渚码头甲-

    6号仓库时,却并不是打算来把陈樱怎么样的,他甚至是打算着和陈樱好好道歉,

    放了陈樱的。

    在他浅层次的、自我描绘的世界观里,他认为自己是一个对石琼痴情不渝的

    爱人,他唯一所喜爱的女孩子,就是石琼。他将自己对dy 的追逐,解释为仅

    仅是泄欲的本能,甚至是对石琼的替代性的性幻想。他甚至选择性的忽略了,他

    和自己的姐姐李瞳的不伦关系。所以,他一开始并不认为,自己有足够的理由或

    者欲望,像个色狼、像个流氓、像个淫贼一样,在陈樱的身体上要做点什么。

    但是,此时此刻,他还是撕开了陈樱的衣服,吸吮上的陈樱的嘴唇。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他甚至不知道、也不敢想自己是怎么落到这种

    同样痛苦、尴尬和龌龊的田地的。

    自己居然会真的选择……尝试强奸一个女孩子?

    也许,是因为这个诡异的仓库形摄影棚的环境,充满了性暗示吧。天知道,

    大强小强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一个地方的钥匙。就不说小小的仓库里的「布景」

    其实唯一的作用就是拍「床戏」,光是四周五花八门的衣服、道具,那浓浓的性

    味,就看了让人耳热心跳。

    也许,是因为捆绑陈樱的时候,实在是给了一个非常禁忌、又刺激的画面感。

    他第一次注意到,被迫抬起双手,用包装带捆扎起来的女孩子,充满了无力柔弱、

    予取予求的诱惑力。而且,他似乎是第一次注意到,因为被迫抬起双手,还要挺

    直腰肢的陈樱,让她的胸部显得更加的圆润、丰满,充满了青春的气息和诱人的

    波动。

    也许,是因为当陈樱开始嘲笑自己、痛骂自己的时候。其实是给了自己一个

    发狂的理由,一个报复的借口。毕竟今天一整天,他实在积蓄了太多的郁闷,太

    多的狂躁。他甚至在内心深处安慰自己说,也许陈樱是故意激怒自己,好给自己

    一个理由,让自己去做自己想做又不敢做的事。

    也许,他只是「事情已经这样了,还能糟到什么地方去」的一种破罐子破摔

    的心态。自己的英雄救美的浪漫戏剧,生生给自己演成了荒诞滑稽戏;然后又从

    滑稽戏,变成了一出龌龊的流氓绑架剧,他已经解释不清楚。他已经无奈的承认:

    自己不是英雄。但是如果在小丑和色狼之间选一个,他宁可选择色狼。

    他选择性的无视了自己的本能……男人,用暴力奸污女人的本能。

    到了这个神秘的仓库后,小强拗不过大强,给张琛打了电话……似乎在这一

    刻,李誊才发现自己不敢找张琛的真正理由:其实在他内心深处,那个嘻嘻哈哈

    插科打诨的琛哥,他是意识到是一个非常冷酷和危险的角色……他甚至真的认真

    考虑着:事情演砸了,陈樱已经看到了自己、小强和大强,甚至被绑架来到了这

    个明显「见不得人」的仓库,等一下张琛过来,不说可能强奸轮奸陈樱,为了平

    息事端和灭口,

    |地2?◢

    甚至真的可能选择:杀掉陈樱!

    他有一种绝望的感觉!所以,他走进来,他不停的告诉自己,自己依旧可以

    选择做一个英雄,自己可以冒着被张琛责怪甚至把自己弄进监狱的风险,想放掉

    陈樱,尽到最后的作为同学男生的义务。但是真的被陈樱激怒了之后……借着陈

    樱破口大骂代理的愤怒的荷尔蒙,却仿佛有一个魔鬼一样的声音,在他的耳边

    荡:

    反正陈樱等一下一定会被张琛、大强、小强他们脱衣服、玩弄、轮奸甚至杀

    掉。还不如先给了自己?相比之下,她也会愿意这样的吧?

    也许自己马上就要进监狱了。在那之前,让自己尝一尝和电影里才有的

    美妙滋味吧:强奸一个女孩子。

    猥琐!邪恶!但是真实的欲望!

    总之,他亲了上去,他撕开了陈樱的胸衣。

    其实,当那粉紫的蕾丝堆花文胸,凸显在他的面前的一瞬间,他就已经陷入

    了迷乱和癫狂。他拼命的将陈樱娇俏的樱唇,整个吸入自己的口腔,除了品尝那

    种香甜滑腻,温软柔和的女孩子嘴唇的滋味之外,就是为了让自己先静一静,先

    不要看那面文胸,好进入状态……

    他只看了一眼,就觉得下体涨的难受,真怕自己立即就射出精液来。他从来

    没有意识到:

    原来,被捆绑束缚、缺乏反抗和行动力的女孩,是如此性感迷人,在露出她

    文胸的一刹那,那两根粉红色的肩带,柔弱的搭在陈樱的肩膀上,他真的感觉到,

    那是一种让他无法禁止的对比感。一样是「吊带」,手腕上的包装带是如此的坚

    固、粗糙、丑陋,控制着这个女孩没有反抗的能力,只能任凭自己来奸玩淫弄,

    将她的身体随意的处置……而肩膀上的文胸吊带是如此的纤弱、精致、美艳,甚

    至上面还有绣的可爱的蕾丝花纹,仿佛只要轻轻一挑,就能让女孩最精心呵护的

    胸乳,再无遮掩的,落入男人的掌握。

    而且陈樱的胸肌乳肉……真是太诱人了。她的肤色,和姐姐李瞳的那种纤白

    是截然不同的,也许某些人会觉得有点黑,其实是一种美艳的粉铜色,却又不是

    那么浓烈黝黑,而是一阵淡淡的细腻的小麦的感觉。这种色泽,仿佛和健康、健

    美、青春、细腻这些词语更加靠近一些。尤其是细腻,只是一瞥,就可以看到她

    胸前的乳沟,乳沟上方的一片细致的肌肤上,那种肤色的润泽有着灵动的光影,

    能隐隐看到清洁的毛孔的分布,比起白乎乎的感觉来,反而显得更加的肤质细嫩。

    而她的乳房……啊……她的乳房。也许是因为双手被高吊的无奈,陈樱必须保持

    一个刻意挺胸收腹的姿态才能坐在地面上。但是她的乳房,在粉紫色文胸的包裹

    下,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乳峰骄傲的挑逗和乳球完美的形态。四分之三的罩杯映

    入眼帘,已经可以肯定她没有垫很高的衬垫,她也不需要垫很高的衬垫,她的乳

    峰足够的饱满、足球的圆润。圆溜溜的,和姐姐李瞳那种尖笋形的乳球是不同的,

    但是显得充满了健康和活力。而整颗乳球的轮廓看得清清楚楚,几乎要从那罩杯

    的边沿满溢出诱惑的滋味来,论高度和饱满度,无论是姐姐李瞳,还是dy ,

    应该都还不如她的胸「够大」。

    他不敢马上细看那两座美峰,他真怕自己立即就泄出精液来,他伏上去亲吻,

    其实是在吸,吸陈樱口腔里的空气,吸陈樱唇瓣里的香味,吸陈樱舌尖上的唾液。

    吸收这女孩的贞操和纯洁,仿佛是在吸取某种精华和无法再生的灵气。

    但是他的一只手,却无法控制的,在陈樱的粉紫色的罩杯上用力的揉捏。好

    软,又好弹,文胸酥和棉软的质地上,还有一道道绣花的小蕾丝绣花,摸上去真

    是精致,细巧,但是更感人的是,掌心中传来,这个女孩最肉感的部位,那丰满

    的乳球骄傲屈辱的弹动。好酥,好多,好深……似乎永远有无穷的深度可以让他

    去摸玩、抠弄。手掌上的每一条神经都在欢愉的跳跃,在传递给大脑一阵又一阵

    的歌颂:摸到了,摸到了!

    「呜呜……」被用自己的嘴捂住嘴的陈樱,无力谩骂,只能发出痛苦和娇羞

    的闷哼声。每一声闷哼,都仿佛是在为李誊注入动力,他吻得更加的狂热,手上

    的动作也更加的粗野。他的两条腿压着陈樱的两条腿,使得她彻底失去了反抗的

    能力,他的一只手继续在陈樱的文胸和文胸边缘的蕾丝小花瓣和乳肉的交叠处玩

    弄,一只手继续将陈樱上身的T 恤残片扒拉开。直到那些无辜的残片,彻底的离

    开陈樱的身体。

    等到他吻的足够疯狂足够满足,甚至在一片纠缠中,自己的嘴角好像都被陈

    樱的牙齿咬开了一个小口子,他才喘息着退开。

    「畜生!禽兽!流氓!啊……!啊……!」陈樱的脸蛋已经全是潮红,满头

    的秀发因为刚才的亲吻而一片凌乱。她依旧怒气冲冲,却到底掩饰不了面对性侵

    犯的恐惧和羞耻,她的身体明显在颤抖,因为乳房被玩弄而发出无奈的呻吟,但

    是她似乎咬着牙也要骂两句:「你不是就要上石琼么?原来……谁都可以啊?!

    只是想玩女孩子的身体把?承认吧!只是想玩女孩子的身体!男人都一样……只

    是想玩女孩子的身体……」她的泪水蔓延出眼眶,声音也变得嘶哑。

    李誊咬着牙,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她的头颅稍微扬起一些,乳房挺的更高了。

    此刻,陈樱上身已经几乎彻底赤裸了,小麦色的肌肤,润泽的肩膀,有着美艳马

    甲线的小腹,只有一面粉紫色文胸配着粉红色的肩带,护卫着女孩身体最诱人

    的芳香峰峦,甚至可以说,是凸显着女孩身体最诱人的芳香峰峦。戴着文胸的女

    孩,丝毫不能遮掩乳峰,其实只会把男人的视线集中到乳房上。那种遮盖和掩饰,

    是清纯和淫靡的混体

    他喘息着,愤怒的

    ?|??

    应着:「是!谁都可以!谁都可以……现在就是你…

    …等一下他们来了,他们马上就来了,你一定会被他们糟蹋的……还不如给了

    我。给了我……」。

    他拎起了陈樱文胸两个罩杯交汇的心口固定帮结处,用力向上一扯一抬。顿

    时,芳香满溢,欲念暴涨,思维停顿!仿佛是具有象征性意义的一种仪式感,两

    座美艳高耸的少女乳房,骄傲却又无奈的弹射到了李誊的眼前,甚至激溜溜的发

    出一阵弹动的乳浪,粉嫩、酥软、饱满,而两颗娇滴滴的少女乳头,呈现一种淡

    淡的殷红色,却已经不可避免的落入了李誊的眼帘。像两颗小樱桃,像两颗精致

    镶嵌的红宝石,但是依旧有着浓烈的肉感。

    文胸被挂到了乳球的上方,两座肉感的羊脂美峰彻底的落入了李誊的掌握,

    而那精致的粉紫的蕾丝堆花文胸,被乳肉抬在锁骨处,不仅没有了丝毫遮掩的意

    义,反而让这画面更加的淫靡,更加的诱惑。

    「不要……呜呜……」陈樱的骂声,还是被本能的乳球暴露时的羞耻和恐惧

    感淹没了,她发出悲耻的痛泣,甚至能够从这种「不要」中隐约听到了哀求的声

    音。

    但是李誊已经失去了理智,那两颗充满了诱惑的嫣红的乳头又实在充满了让

    男人丧失理智的魅力,他埋头就咬了上去。

    吃、吻、舔、吸、咬……女孩的奶头,是哺乳婴儿的粮仓,却也是具有某种

    象征意义的所在。是男人即使在梦想中也渴望攻击和亵玩的标志。

    他生涩的,只凭本能的用舌头,用唇嘴,用牙齿,轮流,在陈樱的两颗柔嫩

    的乳头上,乳晕上,留下口水,留下吻痕,留下齿印。

    他其实并不肯定怎么做才正确,但是他感觉到了浓浓了侵占感和征服感。因

    为陈樱一边在骂,一边在哭,一边却已经无奈的发出了呻吟声和细微不可闻的隐

    隐的哀求声……最让李誊魂飞天外觉得美妙无比的是:自己的口腔内,满口都是

    乳香,而那颗肉肉的富有质感的小乳头,居然在自己的吸吮舔弄下,发生了质地

    和形体的变化,更坚硬,更挺翘,更勃起……明明只是普通的肌理,却仿佛是世

    界上最美味可口的珍宝。吃不够,继续吃,舔不够,继续舔,玩不够,继续玩

    ……

    李誊明白,陈樱已经表现的很倔强,甚至可以定义为坚强。她平时虽然对人

    不冷漠,但是谈笑间都有一层高高在上的味道。不知道她经历过什么,能够在此

    刻还能有着一丝控制自己反应和情绪的能力,这已经很不可思议,换做另一个女

    孩这会儿估计早就情绪失控了……但是无论如何,此时、此刻,哪怕她鄙视自己、

    谩骂自己、痛斥自己、甚至嘲笑自己,但是她依旧是个女孩子……在她的身上,

    尤其是她双臂被绑,无奈的承受着自己撕开衣服,脱文胸,玩奶子的凌辱的状态,

    充满了强弱对比的刺激感。她是弱者,她是弱者,她居然也是一个弱者。无论她

    怎么想掩饰,想保护,都充满了弱女子的悲哀。

    她的「不要」,其实已经隐约可以听闻到跟着的「求你」。这种发自本能的

    哀求,让李誊的欲火更加的点燃了,求我啊,求我啊!再求我啊!卑微的哀求我

    啊!只是把你的手臂绑起来,你就只能哀求我了,不是么?你平时高高在上,悉

    心呵护,偶尔一露边缘的春色,来逗弄那些愚蠢的男生的奶子,只能赤裸裸的彻

    底的给我玩弄,像两颗珍贵的却也是卑贱的玩具,是一种臣服的象征,你求我啊!

    你求我放过她们啊?!你大声哀求出来啊!

    舔、吻、吸、甚至咬……每一口在陈樱乳房上的蹂躏,都能感觉到嘴唇四周

    乳肉细腻的触感。每一口,都仿佛是有一个进度条一样,在刻画着自己对这个女

    孩的占有和侮辱。其实并没有味觉,但是触觉上却实在是一种享受。能感觉到陈

    樱的乳头被自己玩的越来越挺立,越来越坚翘,甚至那两颗乳头,满满已经变成

    一小颗圆柱体一样的拔起。无论自己的舌头和牙齿怎么去玩弄她们,压瘪她们,

    她们都会顽强的再次挺立起来。

    这就是女孩子的身体,这就是女孩子的乳房,这就是女孩子的奶头,它可以

    是完美的,它可以是性感的,它可以是时尚的,它可以是作为艺术品只供你在画

    面上瞻仰的,它甚至可以是密密的包裹起来只允许你遐想的。但是当你得到

    ^点^^b点

    她,

    当你拥有她,当你开始奸污她、玩弄她、凌辱她、折磨她、淫玩她时……她只会

    按照生理的本能,露出羸弱的本质来。男人奸玩女人,女人被男人奸玩。

    李誊在此刻,忽然有一种狂喜的享受……强奸被吊绑着的女孩,居然能有这

    样的快感。那种「我想怎么想就怎么样」「你只能哭着哀求,等待着我的判决」

    「你只能用身体来取悦我,等待我的宽恕」「无论你愿意不愿意,都只能被我侵

    犯」的爽快感,压过了今天一天的不快。

    这就是强奸的快感么?这就是强奸的滋味么?

    你不愿意,却也无力抗拒,只能用身体的所有私密,来供男人泄欲享用。你

    的耻辱,无论如何压抑都会变现出来,在你的脸蛋上,在你的皮肤上,在你的奶

    头上。你平时所有的矜持都变得可笑,变得一文不值。身体会出卖你,会让你相

    信,女人只是男人的性玩偶……这就是强奸的滋味么?

    「啊……恩……啊……呜呜……」陈樱带着哭音的呻吟越来越凄冽,自己也

    已经不满足于仅仅在赤裸的乳房上肆虐。他伸出手,穿着粗气,让欲望引导着自

    己,将陈樱的牛仔裤的门襟扣结胡乱的解开,扯着在陈樱肉感的腰臀交界处的裤

    腰,就向下扯落……陈樱的两条腿其实被自己压在身体下已经彻底的酥麻,早就

    失去了反抗了能力。不过是扭了扭腰肢,晃了晃臀胯表示抗拒,但是这种「抗拒」

    哪里像抗拒,更像是邀请,甚至像是一种表演。在表演女孩子的裤子被脱掉,露

    出羞人的三角地带,包裹在内裤下的见不得人的场景。

    牛仔裤很包体,很塑身,脱起来有点儿碍事,但是抵挡不住李誊被欲火催起

    的力气,几下就被李誊从陈樱两条长腿上扯了下来。但是李誊没有完全把它脱掉,

    而是箍在了陈樱的脚腕处……这样可以进一步限制陈樱的反抗动作,更方便自己

    在她的身上予取予求。

    裸露出来的小麦色的大腿,好圆,好细,而且好结实……陈樱到底和自己一

    样是打篮球的,两条腿真是漂亮,大腿和小腿都有富有肌肉感,细密的肌肤上一

    丝瑕疵都没有,女孩子的大腿真是神秘,而且可爱,似乎是脂肪和肌肉的完美组。

    女孩子的腿上根本没有汗毛感,完全是细如脂粉的肌肤,修长挺拔,摸上

    去如此的快乐……真是那句话:光这条腿就够玩一年的……

    可是,对比起陈樱下体的那条粉紫色的蕾丝小内裤,包着的神秘的三角地带

    ……李誊的注意力,已经很难集中到陈樱的腿上去了。

    这条内裤的设计,在侧边缘部分是非常细巧精致的蕾丝花瓣,全是粉紫色的

    纹路线条和织工,但是在真正的裆部,少女最私密的所在,却是一片光滑的纤薄

    棉质布料,呈现一个低腰的小巧的三角形,包着一片平整的小肉丘,只在肉丘的

    中央,似乎有一条微微凹下去的缝隙,虽然小内裤的布料并不是很通透的材质,

    但是依稀依旧可以看到一些些阴毛带来的底色的小小的渐变……

    这就是女孩子的小穴,女孩子的禁地,女孩子的秘密,女孩子的羞耻……这

    个地方就是给男人们享用,给男人们奸淫,给男人们占有,给男人们玷污,给男

    人们播撒下能够改变一切的种子的秘密所在么?

    李誊瞪着已经布满血丝的眼球,一把用手掌包围上了那团耻肉,爱抚起了她

    的禁地。

    「嗯啊……」陈樱似乎是被这个动作深深的刺激到了,脸色已经涨成紫红,

    咬着牙关憋着自己的痛苦或者浪叫。身体在继续做着无谓的挣扎。两只被拉扯捆

    绑向上的手臂在发出吃剌剌的关节和肌肉的声响。

    其实就是抚摸到两片糯嫩的贝肉,包裹在酥滑的小内裤下,但是李誊却有一

    种深深的占有感。仿佛在这一瞬间,自己已经得到了这个少女的而一切一般的成

    就感涌上心头。

    不论是谁……再也不能小瞧我?我已经玩到了一个大学同学的最私密的小穴

    了。

    她给我玩到了,她给我摸到了,我得到了,我得到了,我得到了!!!

    我可以得到更多,我可以摸玩更多,我可以侵犯更多!!!

    没关系的,这个陈樱这么风骚,这么漂亮,一定和很多男人玩过,给我玩一

    下不算什么……

    无所谓的,等一下陈樱就要被张琛他们轮奸,还不如先给了我,她心里应该

    会好过一些吧……

    他安慰自己,不算什么,不算什么,凶一点,霸道一点,老练一点,即使陈

    樱被绑着不能反抗,也不要给她小瞧了去,自己要像久经风月的老手一样的侵犯

    她,占有她,淫辱她。来,插进去,和她的小穴零距离的接触。

    他恋恋不舍的从陈樱可爱又温暖的内裤裆部移开手掌,从陈樱的内裤边缘,

    将自己的一只手毫无怜惜的,拉开了内裤的边缘,插了进去,手上全是女性盆骨

    部位骨骼和脂肪美妙的组感,摸着,将那条可怜的小内裤用力,顺着宽广饱

    满的臀肉,拉了下来……

    陈樱只是本能的挣扎,那种挣扎的动作,因为她现在被绑吊着的窘态,甚至

    很可笑,她几乎是用力在向下「坐」,用臀肉妄图压住那条内裤不要让它离开自

    己的小穴处。但是这种挣扎注定是徒劳的,李誊插在她内裤中的手掌几乎是没费

    什么力气,就在她酥软滑弹的臀瓣上找到了脂肪的缝隙,将那条内裤剥离了她的

    私处,一直褪到了她的脚腕处

    ?找?请??◢

    ……

    「啊……」陈樱的泪花都快要飘到空气之中,发出凄洌的一声耻辱的呻吟,

    两条光滑的大长腿作着最后无谓的挣扎动作……但是都不能改变,她的下体,她

    少女的私密,她淫耻的蜜穴,她羞人的体毛被李誊彻底的视奸到的事实。

    女孩子的小内裤真是小啊……褪下来简直跟一条小绳子一样的小布条,一直

    褪到膝盖就差不多了。而往上细细观赏,那毛发、褶皱、光滑、酥软、湿润、滑

    腻、凹凸……那万丛绿中一点红,女孩子身上最隐秘的耻辱的部位,那带着芳香

    和腥臊,带着隐藏和诱惑,带着贞洁和繁衍所有象征意义的小穴,露了出来。彻

    底的暴露在李誊的面前。

    他不是第一次玩女孩的下体,但是和姐姐、和DY 都是不同的,原来的强

    奸的滋味如此的美妙。征服、暴虐、侵犯、凌辱……女孩子的痛苦和贞洁,都能

    在不愿意和无法反抗中,让男人如此的快乐。

    他喘息着,仿佛一种原始本能的兽性已经压抑了所有的人性,他颤抖着伸过

    手指,用指尖在陈樱已经略略湿润的下体中一顿摸,仿佛从指尖、手掌、小臂、

    上臂上所有的神经都在酥麻的快乐吟唱:

    奸污你!玩你!让你变脏!让你变成我的!仅仅是摸到,都能感受到自己和

    这个控制中的女孩仿佛发生了肉体和灵魂上的连接。

    手指梳理那些可爱的毛发,那两片有一些凸起的褶皮……陈樱的耻毛是一小

    团,中央茂盛一下,周边却很稀疏,如同一朵乌黑色的雏菊点缀在蜜穴的上方。

    而陈樱的阴唇,和姐姐的那里好像不太一样,那两片鲜美的贝肉更加的坟得高一

    些,如同两片精巧的花瓣,呈现蝴蝶的翅膀一般的盛开,那肉瓣的底端依旧是粉

    嫩嫩的粉红色,简直如同婴儿的肤色,但是顶端却已经是一片充血的深红,微微

    用肌理的褶皱堆砌出一些淡褐,而两片贝肉,当中夹着的,是微微绽开一条缝隙

    的一种娇嫩的粉红,如同一条小蚕宝宝一样的圆润、细巧又有着饱满的视觉感。

    这就是传说中的蝴蝶逼么?怎么这么漂亮,怎么这么诱人……李誊手指在颤抖,

    手腕在颤抖,连手臂都在颤抖。

    手指在探着少女最后的私密,那最粉嫩的缝隙这里,似乎很精致很小巧,

    自己的一根手指进入里面,陈樱的屁股马上耻辱的扭动,发出「啊……啊……」

    即难过又如同舒适的呻吟,手指头好干燥,并没有传说中的大量淫水什么的,但

    是指尖依旧感受到了滑腻和一种汁液感,跟好像是自己进入之后立即呼应分泌的

    一般。好紧,一根手指放进去,四周充满了娇嫩感的四壁肌理就包围了上来,怎

    么这么娇小,怎么这么紧致,如果等一下,自己充血后的阳具插进去,那不是要

    登入了仙境?

    进去……进去……,用我的鸡巴去插那里,让我的鸡巴感受到最温柔的触感

    和仙乡……只要插进去,一定能获得无边的快乐。让那段无人光临的私密,彻底

    的吻我的鸡巴,供我以享用……只要插进入,不仅可以在生理上获得登仙的快

    乐,而且在人和人的关系上,可以有「你成为我的」那种霸占的快感。

    他甚至都来不及思考顺序,也没功夫继续用手指挑逗陈樱的下体,多弄出一

    点汁液来温润那个即将被自己侵犯的圣地。

    他慌乱的脱自己的裤子,把长裤几乎是抛扔似的脱到膝盖,把内裤也胡乱的

    一解,连上身衣服都懒得或者说是慌得不去脱了,就露出自己的鸡巴……让自己

    的阳具先得到一些放松……

    好舒服,即使还没有接触到陈樱的那里,即使只是鸡巴裸露出来,裸露在一

    个已经被自己脱的几乎一丝不挂的美丽的高挑少女的裸体面前,仿佛从龟头到阴

    茎,从阴囊到睾丸,都已经得到了快感一样的舒适和紧张。

    奸你,奸你,奸你……强行奸你!

    强奸,强奸,强奸!!!只要强奸,就可以拥有一切!只有强奸,才可以改

    变一切!!!女孩子的高贵、纯洁、矜持、会在强奸中崩塌,成为男人快乐的源

    泉!暴虐和变态的性行为,将粉碎一切会关系的虚伪。从此以后,她将无可改

    变的成为他的性具!

    强奸,强奸,强奸的滋味美妙无比!

    而陈樱,已经哭的梨花带雨,雪腮上全是泪珠,头发也已经散乱不堪,奶头

    儿乱颤,两腿还在做无用功的挣扎,可惜依旧两手臂被高高扯起动弹不得,一副

    淫靡无奈的诱

    ?¨度???2

    惑模样,还死死的闭上了眼睛,仿佛已经认命,等待着被自己真正

    的插入、奸辱、占有。

    顺序究竟应该是什么样的呢?那小穴处还那么干燥,自己的鸡巴可以直接插

    进去么?还是应该先用阳具在她的阴户附近尽情的摩擦亵玩一会儿?AV片子里,

    女角在被插入前,都要给男角先吃一会儿鸡巴的……不过看陈樱这样,李誊也不

    太敢想……怕她咬一口。

    自己的鸡巴已经够硬,这个场也不是什么风花雪月浪漫的婚房,快一点

    ……插进去,享受那片刻抽插的快乐吧……玷污她,弄脏她,并通过这个玷污和

    弄脏的过程来获得男人的快乐吧。

    就在李誊已经在琢磨着,先用自己的阳具,去触碰陈樱具体哪个部位的时候

    ……忽然之间,李誊也听到了……

    自己的身后,传来「嘿嘿」一阵带着嘲弄的窃笑声……

    李誊吓得一哆嗦,猛的头,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身后,居然已经

    站了几个人。也许是自己刚才玩弄陈樱太兴奋了,都没有注意到他们是什么时候

    进来的,站在身后多久了。

    一个是大强,跟一座黑铁塔一样的,面无表情的站在最左侧,似乎即使是眼

    前赤身裸体的女大学生,都不能令他的表情发生什么变化。

    而右侧,在发出「嘿嘿」笑声的,理个平头,穿了个背心,肩膀上纹着一只

    红彤彤的蝎子,抱着肩膀,挫着牙花子,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这幅窘迫模样,正

    是张琛……他还不时用赤裸裸的猥亵眼光,饶有兴致的在陈樱的身体上打量。

    李誊的脑子「嗡」的一下,一时几乎变成一张苦瓜脸,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

    逃避还是应该讪笑,应该扯上裤子拉上拉链,还是继续自己强奸女孩子的行径

    ……他的大脑几乎停止了转动。甚至没有意识到:一向形影不离的大小强,这会

    儿却只留下了大强,小强已经不知所踪;他也没有意识到的:一向是张琛左膀右

    臂的大小强,这会儿的站位,却是大强在左,张琛在右,拱卫着当中的另一个男

    人。

    而当中的这个人,却是一个个子挺高,穿了一件POLO衫,戴了一副黑边的眼

    睛,斯斯文文,却也挺高大俊朗的男人。带着捉摸不透的微笑看着他……